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笤帚疙瘩
15066 次点击
44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19-02-10 17:47:1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笤帚乃上古神器,后流落北方,北方人叫它笤帚疙瘩。小时候我们必须经过它多次生死劫才能成长。每次犯错爸妈都是拿着它念洗涤我们心灵的咒语:还敢不敢了?我们必须回答密语:再也不敢了。现在的孩子就缺这个……

    笤帚疙瘩如果仅是床头炕尾的除尘工具似乎也就不足为道了,毕竟每日与尘土打交道多少让人有种不屑之感。笤帚疙瘩之所以能钩起人类的情感记忆,更多源于其问世之后就是天然管教孩子的“利器”。在现代教育尚未普及的年代,笤帚疙瘩确实是母亲们教训“熊孩子”颇为实用的工具。常言道:“棍棒底下出孝子”,若真的要拿着棍棒“家法伺候”,对于大多数普通百姓来说过于残忍,下不得手。而笤帚疙瘩就是棍棒最好的替代品,既能起到棍棒的威慑作用,又没有棍棒那么强的伤害性。

    笤帚疙瘩软硬适中、大小适度,用力适当,落在皮肉上的痛感足以让顽劣的孩子们长点记性。在扯破嗓子也管不住淘气的孩子们时,只要拿起笤帚疙瘩,那气势也足以让孩子们愣一愣神。有了笤帚疙瘩,任凭孩子怎样躲避,也能大大延长母亲施展“武功”的半径,同时也免除了母亲在徒手惩治孩子过程中的手掌之痛。相较于当今以人为本、激励肯定、因势利导的现代家庭教育理念,棍棒式的惩罚教育固然有着很多弊端,但是,经历过笤帚疙瘩追打的孩子长大之后依然会觉得那是一段颇具生活气息的童年岁月、无法重现的童年光景。

    因此,家里的笤帚疙瘩就是孩子们的仇人。聪明的孩子在犯错后,会把家里的笤帚疙瘩藏起来,害得妈妈四处寻找,实在找不到只好以手代劳,啪啪啪地摔上几巴掌。巴掌是没法与笤帚疙瘩相比的,手劲再重也比不上笤帚疙瘩,疼痛自然要少些。

    雁北农家,家家炕上都放着针线笸箩、烟笸箩、笤帚疙瘩。过去,这三样都是家庭必备的用具。针线笸箩是以前农村妇女专门用来盛放针、线、剪刀、尺子、碎布之类的筐子。烟笸箩是农村家庭装烟叶的用具。
  
    在雁北城乡长大的人,几乎都尝过笤帚疙瘩的味道。笤帚疙瘩就在当妈的手跟前,随手可探。惹恼当妈的,一把抓起来,啪叽一下,啪叽一下:“我让你再害!”

    很早前就见过一个挨打歌,此歌曰:“一次挨打拼命哭,两次挨打声息无,三次挨打无所谓,四次挨打乐悠悠。”笤帚疙瘩下边是出不了孝子,更打不出人才的。所以望子望女成龙成凤,还是手下留情的好。

    扫炕用的笤帚,粗粗的把子用麻绳勒得非常结实,用得时间久了,笤帚头磨的小了后,把子就显得更大更结实了。那时孩子多,又没有什么好玩的所在,农家的孩子们一天到晚地在炕上胡乱拾翻,调皮捣蛋。有时候惹得当妈的火了,用手握住笤帚头,把子朝外就往屁股上遛。笔者小时候在得胜堡和表兄弟们玩的时候,嘴里常常念叨这样一句顺口溜:“连鞋(hai)上炕(kuo),笤帚疙瘩算账(zuo)”。
  
    依稀记得,随着姥姥年龄的增大,笤帚疙瘩越来越没有了力量,我感到好悲哀。姥姥1963年就去世了,后来,每当我看到笤帚疙瘩时,就会想起姥姥。感谢姥姥的笤帚疙瘩,在我成长时对我的陪伴。

    雁北黍子为主粮,因此做笤帚多用黍子。雁北人认为糜子穂柄偏脆不耐用,高粱穗太粗糙太硬,只宜做扫帚。

    扎笤帚用的是黍子上边的穗。在黍子成熟后,而穗还发着青的时候,女人们就到地里掰黍子穗。黍子穗要挑长的好的、大的、成熟早的。女人们罩一块头巾,到了黍子地里,顺着垄背找,一穗一穗地踅摸。她们把掰下的黍穗,先是搭在胳膊弯里,等到胳膊搭不动时,就放在地头,接着再掰。快到晌午时,大家把掰下的黍穗捆起来,背在背上回家做饭。黍穗捆在一起背在身上很好看,弯弯的齐齐的,随着女人们的脚步一下一下地颤着。把黍穗放在院子里晒干,摔掉上边的粮食,再一小把一小把地捆扎好,就放在闲杂房里备用。摔黍子不是很费劲,可是特别麻烦,扬起来的细毛毛飞得到处都是,灌进脖子里,三五天后仍扎得难受。

    雁北的冬天,尤其雪后,男人们没事干,就蹲在地上扎笤帚。一把、一把、又一把。直到把所有的黍子穗都扎成了笤帚。刚扎好的笤帚不好用,打扫卫生的时候,带得黍壳到处都是,经常是扫完一遍再扫一遍。

    扎笤帚的黍子穗整理好后,最好先要用热水浸泡。浸泡过的黍子穗变得柔软了,扎笤帚时才会得心应手。扎笤帚,除了手要灵巧,还要使上全身力气。绳的一头系在腰上,另一头系在一根擀面杖粗细的棍儿中央,用双脚蹬住。刹绳在黍子穗上缠上一圈,然后脚和腰一齐用力,将黍子穗勒紧,直至勒出一道凹痕。拿起事先捻好的麻绳经子,沿沟槽缠绕两圈儿后系紧,把绳经子头剪断,经子头用剪子尖儿塞进穗儿缝隙。

    再取一把黍子穗,缠上刹绳滚动勒出沟槽,复沿沟槽缠绕两圈绳经子系紧;把两把穗子平行勒紧绑扎到一起,作为笤帚前端;然后再取一把穗子,并列地两把穗子里侧紧紧攥到一起。但第三把穗子要比前两把穗子稍大,颈部要比前两把儿往里错两三公分,同时缠绕上刹绳,腰部用力后靠,勒出一道沟槽来,依旧用绳经子缠绕两圈儿后系紧。

    以下类推,每把穗子都要比前一把后错三公分。扎上十来把穗苗子就差不多了。然后顺穗杆儿往后绑扎数道绳经子。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