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yadtwt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6:55:40    跟帖回复:
61
古代取士德行第一,所以颜回、曾参都排在子贡的前面。孔子教学分四科,德行、言语、政事、文学。颜回德行第一,子贡言语第一,但这两个第一如金如银有质的区别。当然在这里是文章作者最厉害,孔子和子贡两人都说自己不如颜回,作者却说颜回没啥用,所以说作者道德文章为世第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6:58:46    引用回复:
62
转至第61楼第 61 楼 yadtwt 2019/2/12 16:55:40  的原帖:古代取士德行第一,所以颜回、曾参都排在子贡的前面。孔子教学分四科,德行、言语、政事、文学。颜回德行第一,子贡言语第一,但这两个第一如金如银有质的区别。当然在这里是文章作者最厉害,孔子和子贡两人都说自己不如颜回,作者却说颜回没啥用,所以说作者道德文章为世第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7:34:05   
63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0:41:42  的原帖:颜回短寿是华夏文明的最大灾难。

转至第55楼第 55 楼 撑的 2019/2/12 15:24:06  的原帖:孟子曰:禹、稷、颜子易地则皆然。
转至第59楼第 59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16:42:16  的原帖:《论语》的论述充满感情,《孟子》则显得有些钻死胡同。

我不是说孟子的论述不对,而是以为孟子有些“名相”,也就是说其论述多少出自对概念(名)的叙述,而不是出自感触(性)的叙述。这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比如,孟子论述“独夫民贼”虽然铿锵有力,但却成为历代二臣反叛的借口。孔子论述同一件事则显得游刃有余,他只是说周三分天下有其二之后才反商的,给的情感上就觉得周得天下是来自自己得民心,而不是反商。

对比《论语》和《孟子》,论语往往是几句话就讲完,孟子则总是长篇大论。这可以看到二者的高低之别。

孔子对颜回短寿的痛心就在于颜回是有感觉的人,而不是仅仅有认知的人。对道统的认知往往是低层次的,因为那些是语言的表现。而对道统有感觉,有感情则不然,因为那是与道统一化之后的结果,也就是自己本身就是不用言说的道统本身。颜回对孔门之道的理解就是在于他对孔子之道有某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因此,但颜回死后,对道统的感觉已经无法传下去,只能靠言辞去传道。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其损失几乎让华夏文明失去对核心文化的把握。

直观点说,如果颜回不是短寿,那么儒家可能就不会产生法家,没有法家就没有商鞅,没有李斯,就没有变法之后的新秦国,就不会有秦法,就不会有刑家。

刑法家对中国文化造成什么影响呢?大英帝国的马嘎尔尼对大清的印象是:清朝从来没有尊重私人财产。可是,不尊重私人财产的何止是清朝,历朝历代士大夫阶层什么时候尊重过普通百姓的私人财产,他们只尊重士大夫阶层的财产与权利,而普通百姓连政治地位都没有,何来的私人财产保证?

当然,当中华帝国一直在东方强大的时候,这种模式的缺点当然不会显示出来。可是,一旦到与西方尊重私人财产的西方文明一对比,高下立判,于是就有了鸦片战争与后来的近代史耻辱。直到现在,官僚们口中的言辞虽然从圣人书换成了马克思,但其潜意识里依旧还是旧社会来的,以为老百姓根本就没有政治地位,因此才会口口声声要老百姓当无产阶级,要剥夺老百姓的私人财产。——这不就是明摆着的吗?刑法一旦立家,那老百姓的灾难就到了。因为刑法是暴力,不是道德本质,暴力自然不用尊重没有暴力的人,如老百姓。

实际上华夏文明因颜回的短寿而带有先天的野蛮文化性质,也就是靠暴力化为权力,靠权力凌驾权利,凌驾法律。于是老百姓的私人财产就得不到保护了,只有当了无产阶级才是良民,要不然就是十恶不赦的资产阶级。

本人不同意德仁义礼法刑一说,这种发展是必然。说句俗话:人多了,队伍不好带了!而并不是由仁到义再有法。管仲时代已现法的强大,有没有孟子的义都会有后来的法,它们并不应该有承接关系。但义者杀也,确实对法的兴起推波助澜了。颜回应该是孔子最理想的继承人,如果不是早逝,也许儒家文化会更丰富。但他有没有能力继续化解华夏文明中的野蛮成分?还真不好说,他好像还不具备孔子的魅力。而且当时社会的基本单位是家,每个人都是家的一份子,在当时,这个谁也改变不了,所谓保护私人财产根本就无从谈起。要说耻辱,鸦片战争不是唯一,五胡蒙满也并不是因为华夏文明比他们低,但这次确实让我们认识到了不足,是整个社会体制的不足。呵呵,谁知道五胡(或辽金)时是怎么反省的?~~~~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2/12 17:46:04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7:37:55    引用回复:
64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0:41:42  的原帖:颜回短寿是华夏文明的最大灾难。

转至第34楼第 3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4:19:04  的原帖:你这话说的好。楼帖里说“ 孔子的道德学问当然在颜回之上”,这不过是俗人之见,事实恰恰相反。但孔子的名声和功业却远远不是颜回能比的。孔子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孔子也是有私心的。颜回死后,连孔子的学生都造了反,非厚葬颜回,出一下孔子的丑。但这对孔子也是无所谓的,因为颜回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取代孔子了。
孔子到底要把他的精神王国传给谁呢?谁也不传,他才是永远的太阳。呵呵
俺为陈独秀、普列汉诺夫感到悲哀,要是他们把比自己强的人都干掉该多好啊,那样,他们的光辉就无人能遮蔽了。呵呵
然而,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唯真理是从,否则就完全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马主义者必须全身都是反骨而无一丝一毫唯上之心,否则就根本不是马主义者了。呵呵
就是耶和华、释迦牟尼也是有私心的,俺这里就不扯了。马克思也许会说,在私有制社会里,谁没有私心呢?谁又能超出三界外呢?我若是遇到比我强的人,也许就能发现自己的私心了。呵呵
如果中国的鲁迅遇到比自己强的人,会让他比自己更高吗?俺估计会的。真正的中国人从来都是把荐贤视为最高道德。李斯因为杀了韩非,无论他功业如何,也永远不被人待见。这就是中国人的逻辑。庞涓以布衣取大将之位,何等厉害,但因为嫉妒孙膑,就永远成了被人唾弃的丑角了。呵呵
人永远不可有嫉妒之心,一有此心则万法皆灭。呵呵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49楼第 49 楼 山野乙 2019/2/12 11:43:40  的原帖:高人,一看就洞察了孔老二的私心很重。
转至第51楼第 5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2:31:27  的原帖:你错了。假如你是毛粉,那俺就告诉你,毛的私心比孔老二大一万倍。情人眼里出西施。谁又能看出情人之丑呢?外人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呵呵
俺这里说孔老二有私心,是为颜回报不平。用最高道德要求解剖孔子。呵呵
知道共党的解剖和自我解剖的武器吗?呵呵
转至第52楼第 52 楼 山野乙 2019/2/12 13:21:08  的原帖:    颜回的道德水平那么高,又那么尊敬老师孔夫子,孔老二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还是“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这还不是私心重吗?随后,颜渊死了,死的很冤啊。
    你是高人,一眼洞察了孔老二的很重的私心。我给你点赞!
    打到孔老二,人人有责。

转至第54楼第 5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4:27:38  的原帖:孔子不是“卑鄙小人”,而是彻底摧毁了旧世界思想体系的圣人,俺仅仅是说,太阳也有黑子。和你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呵呵
至于那种浑身上下都是私的人,俺还会说他们吗?呵呵
米国的爱迪生也是个有私心的,这表现在他得罪了手下的一个天下,结果得了现世报,那个天才宁可自己不要诺贝尔奖金,也决不让爱迪生得到。很有意思。呵呵
希特勒也有私心,他宁可让战争失败,也绝不把苏德战场的指挥权让给曼斯坦因。呵呵
大人物的事,可不是咱们这这些凡夫俗子、苍蝇臭虫,木头阿斗能理解的。呵呵


转至第56楼第 56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18:08  的原帖:太阳黑子,你戴深色墨镜看到的吧?这公平吗?
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很厉害。
转至第58楼第 58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6:36:27  的原帖:俺还不明白你的意思呢。但俺有马克思的照妖镜和解剖刀,你有吗?俗话说“知己知彼”。骗子总是反对“攻乎异端”的,然而不“攻乎异端”又怎能知彼?不能做彼,又焉能知己?因为彼此总是相互联系的。呵呵
别说戴“深色墨镜”,只有戴了“深色墨镜”,你才能看到炫目的强光下掩盖着的真相。呵呵
鲁迅不就是戴了“深色墨镜”才看到字缝里的东西的吗?他明白的说,他从来都是用最坏的心思揣度中国人的。呵呵
奴才敢用最坏的心思去揣度主子吗?估计是不敢的。呵呵
转至第60楼第 60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45:19  的原帖:“攻乎异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怎么到你这里,变成了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了呢?
言多必失,难免的。但我把你当英雄,缺点在所难免,人无完人吗。哦,对了,苍蝇喜欢“人无完人”这种话,但我明显不是说给苍蝇听的。

“攻乎异端”是指钻研、攻读异端邪说的意思,不是你理解的的“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意思。呵呵
孔子不赞成他的门徒去研究学习其他思想体系。这就好比一切“邪教”(正教也罢),都是不让信徒学习、知晓别的东西的,否则就会形成思想的混乱,信心就不那么坚定了。只能封闭起来,关起门来做家家。呵呵
但马主义却不是这样的,马主义认为,不精通人类一切思想体系的人,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马主义者。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有道是,攻城不怕坚,攻书不怕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攻的意思也就是专研、研究。共军的部队里都设有敌工部,就是为了研究敌人。了解敌人的,这才能百战百胜。懂了吗?
退一步说,就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你也要先了解异端邪说不是?但作为小喽啰,往往了解之后很容易中毒,所以,还是不让小喽啰了解为妙。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7:56:22    引用回复:
65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0:41:42  的原帖:颜回短寿是华夏文明的最大灾难。

转至第34楼第 3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4:19:04  的原帖:你这话说的好。楼帖里说“ 孔子的道德学问当然在颜回之上”,这不过是俗人之见,事实恰恰相反。但孔子的名声和功业却远远不是颜回能比的。孔子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孔子也是有私心的。颜回死后,连孔子的学生都造了反,非厚葬颜回,出一下孔子的丑。但这对孔子也是无所谓的,因为颜回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取代孔子了。
孔子到底要把他的精神王国传给谁呢?谁也不传,他才是永远的太阳。呵呵
俺为陈独秀、普列汉诺夫感到悲哀,要是他们把比自己强的人都干掉该多好啊,那样,他们的光辉就无人能遮蔽了。呵呵
然而,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唯真理是从,否则就完全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马主义者必须全身都是反骨而无一丝一毫唯上之心,否则就根本不是马主义者了。呵呵
就是耶和华、释迦牟尼也是有私心的,俺这里就不扯了。马克思也许会说,在私有制社会里,谁没有私心呢?谁又能超出三界外呢?我若是遇到比我强的人,也许就能发现自己的私心了。呵呵
如果中国的鲁迅遇到比自己强的人,会让他比自己更高吗?俺估计会的。真正的中国人从来都是把荐贤视为最高道德。李斯因为杀了韩非,无论他功业如何,也永远不被人待见。这就是中国人的逻辑。庞涓以布衣取大将之位,何等厉害,但因为嫉妒孙膑,就永远成了被人唾弃的丑角了。呵呵
人永远不可有嫉妒之心,一有此心则万法皆灭。呵呵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49楼第 49 楼 山野乙 2019/2/12 11:43:40  的原帖:高人,一看就洞察了孔老二的私心很重。
转至第51楼第 5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2:31:27  的原帖:你错了。假如你是毛粉,那俺就告诉你,毛的私心比孔老二大一万倍。情人眼里出西施。谁又能看出情人之丑呢?外人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呵呵
俺这里说孔老二有私心,是为颜回报不平。用最高道德要求解剖孔子。呵呵
知道共党的解剖和自我解剖的武器吗?呵呵
转至第52楼第 52 楼 山野乙 2019/2/12 13:21:08  的原帖:    颜回的道德水平那么高,又那么尊敬老师孔夫子,孔老二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还是“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这还不是私心重吗?随后,颜渊死了,死的很冤啊。
    你是高人,一眼洞察了孔老二的很重的私心。我给你点赞!
    打到孔老二,人人有责。

转至第54楼第 5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4:27:38  的原帖:孔子不是“卑鄙小人”,而是彻底摧毁了旧世界思想体系的圣人,俺仅仅是说,太阳也有黑子。和你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呵呵
至于那种浑身上下都是私的人,俺还会说他们吗?呵呵
米国的爱迪生也是个有私心的,这表现在他得罪了手下的一个天下,结果得了现世报,那个天才宁可自己不要诺贝尔奖金,也决不让爱迪生得到。很有意思。呵呵
希特勒也有私心,他宁可让战争失败,也绝不把苏德战场的指挥权让给曼斯坦因。呵呵
大人物的事,可不是咱们这这些凡夫俗子、苍蝇臭虫,木头阿斗能理解的。呵呵


转至第56楼第 56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18:08  的原帖:太阳黑子,你戴深色墨镜看到的吧?这公平吗?
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很厉害。
转至第58楼第 58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6:36:27  的原帖:俺还不明白你的意思呢。但俺有马克思的照妖镜和解剖刀,你有吗?俗话说“知己知彼”。骗子总是反对“攻乎异端”的,然而不“攻乎异端”又怎能知彼?不能做彼,又焉能知己?因为彼此总是相互联系的。呵呵
别说戴“深色墨镜”,只有戴了“深色墨镜”,你才能看到炫目的强光下掩盖着的真相。呵呵
鲁迅不就是戴了“深色墨镜”才看到字缝里的东西的吗?他明白的说,他从来都是用最坏的心思揣度中国人的。呵呵
奴才敢用最坏的心思去揣度主子吗?估计是不敢的。呵呵
转至第60楼第 60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45:19  的原帖:“攻乎异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怎么到你这里,变成了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了呢?
言多必失,难免的。但我把你当英雄,缺点在所难免,人无完人吗。哦,对了,苍蝇喜欢“人无完人”这种话,但我明显不是说给苍蝇听的。

转至第64楼第 6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7:37:55  的原帖:“攻乎异端”是指钻研、攻读异端邪说的意思,不是你理解的的“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意思。呵呵
孔子不赞成他的门徒去研究学习其他思想体系。这就好比一切“邪教”(正教也罢),都是不让信徒学习、知晓别的东西的,否则就会形成思想的混乱,信心就不那么坚定了。只能封闭起来,关起门来做家家。呵呵
但马主义却不是这样的,马主义认为,不精通人类一切思想体系的人,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马主义者。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有道是,攻城不怕坚,攻书不怕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攻的意思也就是专研、研究。共军的部队里都设有敌工部,就是为了研究敌人。了解敌人的,这才能百战百胜。懂了吗?
退一步说,就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你也要先了解异端邪说不是?但作为小喽啰,往往了解之后很容易中毒,所以,还是不让小喽啰了解为妙。呵呵
你真的应该好好“攻读”一下你对“攻乎异端”这句话的解释,然后想一想,你不“猛烈抨击异端邪说”,却“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你这能叫“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8:16:14    引用回复:
66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0:41:42  的原帖:颜回短寿是华夏文明的最大灾难。

转至第34楼第 3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4:19:04  的原帖:你这话说的好。楼帖里说“ 孔子的道德学问当然在颜回之上”,这不过是俗人之见,事实恰恰相反。但孔子的名声和功业却远远不是颜回能比的。孔子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孔子也是有私心的。颜回死后,连孔子的学生都造了反,非厚葬颜回,出一下孔子的丑。但这对孔子也是无所谓的,因为颜回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取代孔子了。
孔子到底要把他的精神王国传给谁呢?谁也不传,他才是永远的太阳。呵呵
俺为陈独秀、普列汉诺夫感到悲哀,要是他们把比自己强的人都干掉该多好啊,那样,他们的光辉就无人能遮蔽了。呵呵
然而,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唯真理是从,否则就完全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马主义者必须全身都是反骨而无一丝一毫唯上之心,否则就根本不是马主义者了。呵呵
就是耶和华、释迦牟尼也是有私心的,俺这里就不扯了。马克思也许会说,在私有制社会里,谁没有私心呢?谁又能超出三界外呢?我若是遇到比我强的人,也许就能发现自己的私心了。呵呵
如果中国的鲁迅遇到比自己强的人,会让他比自己更高吗?俺估计会的。真正的中国人从来都是把荐贤视为最高道德。李斯因为杀了韩非,无论他功业如何,也永远不被人待见。这就是中国人的逻辑。庞涓以布衣取大将之位,何等厉害,但因为嫉妒孙膑,就永远成了被人唾弃的丑角了。呵呵
人永远不可有嫉妒之心,一有此心则万法皆灭。呵呵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49楼第 49 楼 山野乙 2019/2/12 11:43:40  的原帖:高人,一看就洞察了孔老二的私心很重。
转至第51楼第 5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2:31:27  的原帖:你错了。假如你是毛粉,那俺就告诉你,毛的私心比孔老二大一万倍。情人眼里出西施。谁又能看出情人之丑呢?外人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呵呵
俺这里说孔老二有私心,是为颜回报不平。用最高道德要求解剖孔子。呵呵
知道共党的解剖和自我解剖的武器吗?呵呵
转至第52楼第 52 楼 山野乙 2019/2/12 13:21:08  的原帖:    颜回的道德水平那么高,又那么尊敬老师孔夫子,孔老二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还是“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这还不是私心重吗?随后,颜渊死了,死的很冤啊。
    你是高人,一眼洞察了孔老二的很重的私心。我给你点赞!
    打到孔老二,人人有责。

转至第54楼第 5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4:27:38  的原帖:孔子不是“卑鄙小人”,而是彻底摧毁了旧世界思想体系的圣人,俺仅仅是说,太阳也有黑子。和你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呵呵
至于那种浑身上下都是私的人,俺还会说他们吗?呵呵
米国的爱迪生也是个有私心的,这表现在他得罪了手下的一个天下,结果得了现世报,那个天才宁可自己不要诺贝尔奖金,也决不让爱迪生得到。很有意思。呵呵
希特勒也有私心,他宁可让战争失败,也绝不把苏德战场的指挥权让给曼斯坦因。呵呵
大人物的事,可不是咱们这这些凡夫俗子、苍蝇臭虫,木头阿斗能理解的。呵呵


转至第56楼第 56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18:08  的原帖:太阳黑子,你戴深色墨镜看到的吧?这公平吗?
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很厉害。
转至第58楼第 58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6:36:27  的原帖:俺还不明白你的意思呢。但俺有马克思的照妖镜和解剖刀,你有吗?俗话说“知己知彼”。骗子总是反对“攻乎异端”的,然而不“攻乎异端”又怎能知彼?不能做彼,又焉能知己?因为彼此总是相互联系的。呵呵
别说戴“深色墨镜”,只有戴了“深色墨镜”,你才能看到炫目的强光下掩盖着的真相。呵呵
鲁迅不就是戴了“深色墨镜”才看到字缝里的东西的吗?他明白的说,他从来都是用最坏的心思揣度中国人的。呵呵
奴才敢用最坏的心思去揣度主子吗?估计是不敢的。呵呵
转至第60楼第 60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45:19  的原帖:“攻乎异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怎么到你这里,变成了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了呢?
言多必失,难免的。但我把你当英雄,缺点在所难免,人无完人吗。哦,对了,苍蝇喜欢“人无完人”这种话,但我明显不是说给苍蝇听的。

转至第64楼第 6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7:37:55  的原帖:“攻乎异端”是指钻研、攻读异端邪说的意思,不是你理解的的“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意思。呵呵
孔子不赞成他的门徒去研究学习其他思想体系。这就好比一切“邪教”(正教也罢),都是不让信徒学习、知晓别的东西的,否则就会形成思想的混乱,信心就不那么坚定了。只能封闭起来,关起门来做家家。呵呵
但马主义却不是这样的,马主义认为,不精通人类一切思想体系的人,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马主义者。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有道是,攻城不怕坚,攻书不怕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攻的意思也就是专研、研究。共军的部队里都设有敌工部,就是为了研究敌人。了解敌人的,这才能百战百胜。懂了吗?
退一步说,就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你也要先了解异端邪说不是?但作为小喽啰,往往了解之后很容易中毒,所以,还是不让小喽啰了解为妙。呵呵
转至第65楼第 65 楼 山野乙 2019/2/12 17:56:22  的原帖:你真的应该好好“攻读”一下你对“攻乎异端”这句话的解释,然后想一想,你不“猛烈抨击异端邪说”,却“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你这能叫“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吗?
俺的理解,“攻乎异端”就是钻研、研究异端邪说的的意思,这也是大部分人的理解。而马克思主义恰恰是“攻乎异端”的结果,不仅要“攻乎异端”,而且要攻乎一切异端,这才有可能成为马主义者,成为大无畏的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外国学者好像已有公论,那就是,在中国。连一个马主义者都木有。折腾了N多年,终于折腾出一个大笑话了。呵呵
至于前苏联,倒是有一些经院马主义者的,但也是个大笑话。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8:26:28    引用回复:
67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0:41:42  的原帖:颜回短寿是华夏文明的最大灾难。

转至第34楼第 3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4:19:04  的原帖:你这话说的好。楼帖里说“ 孔子的道德学问当然在颜回之上”,这不过是俗人之见,事实恰恰相反。但孔子的名声和功业却远远不是颜回能比的。孔子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孔子也是有私心的。颜回死后,连孔子的学生都造了反,非厚葬颜回,出一下孔子的丑。但这对孔子也是无所谓的,因为颜回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取代孔子了。
孔子到底要把他的精神王国传给谁呢?谁也不传,他才是永远的太阳。呵呵
俺为陈独秀、普列汉诺夫感到悲哀,要是他们把比自己强的人都干掉该多好啊,那样,他们的光辉就无人能遮蔽了。呵呵
然而,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唯真理是从,否则就完全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马主义者必须全身都是反骨而无一丝一毫唯上之心,否则就根本不是马主义者了。呵呵
就是耶和华、释迦牟尼也是有私心的,俺这里就不扯了。马克思也许会说,在私有制社会里,谁没有私心呢?谁又能超出三界外呢?我若是遇到比我强的人,也许就能发现自己的私心了。呵呵
如果中国的鲁迅遇到比自己强的人,会让他比自己更高吗?俺估计会的。真正的中国人从来都是把荐贤视为最高道德。李斯因为杀了韩非,无论他功业如何,也永远不被人待见。这就是中国人的逻辑。庞涓以布衣取大将之位,何等厉害,但因为嫉妒孙膑,就永远成了被人唾弃的丑角了。呵呵
人永远不可有嫉妒之心,一有此心则万法皆灭。呵呵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49楼第 49 楼 山野乙 2019/2/12 11:43:40  的原帖:高人,一看就洞察了孔老二的私心很重。
转至第51楼第 5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2:31:27  的原帖:你错了。假如你是毛粉,那俺就告诉你,毛的私心比孔老二大一万倍。情人眼里出西施。谁又能看出情人之丑呢?外人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呵呵
俺这里说孔老二有私心,是为颜回报不平。用最高道德要求解剖孔子。呵呵
知道共党的解剖和自我解剖的武器吗?呵呵
转至第52楼第 52 楼 山野乙 2019/2/12 13:21:08  的原帖:    颜回的道德水平那么高,又那么尊敬老师孔夫子,孔老二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还是“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这还不是私心重吗?随后,颜渊死了,死的很冤啊。
    你是高人,一眼洞察了孔老二的很重的私心。我给你点赞!
    打到孔老二,人人有责。

转至第54楼第 5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4:27:38  的原帖:孔子不是“卑鄙小人”,而是彻底摧毁了旧世界思想体系的圣人,俺仅仅是说,太阳也有黑子。和你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呵呵
至于那种浑身上下都是私的人,俺还会说他们吗?呵呵
米国的爱迪生也是个有私心的,这表现在他得罪了手下的一个天下,结果得了现世报,那个天才宁可自己不要诺贝尔奖金,也决不让爱迪生得到。很有意思。呵呵
希特勒也有私心,他宁可让战争失败,也绝不把苏德战场的指挥权让给曼斯坦因。呵呵
大人物的事,可不是咱们这这些凡夫俗子、苍蝇臭虫,木头阿斗能理解的。呵呵


转至第56楼第 56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18:08  的原帖:太阳黑子,你戴深色墨镜看到的吧?这公平吗?
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很厉害。
转至第58楼第 58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6:36:27  的原帖:俺还不明白你的意思呢。但俺有马克思的照妖镜和解剖刀,你有吗?俗话说“知己知彼”。骗子总是反对“攻乎异端”的,然而不“攻乎异端”又怎能知彼?不能做彼,又焉能知己?因为彼此总是相互联系的。呵呵
别说戴“深色墨镜”,只有戴了“深色墨镜”,你才能看到炫目的强光下掩盖着的真相。呵呵
鲁迅不就是戴了“深色墨镜”才看到字缝里的东西的吗?他明白的说,他从来都是用最坏的心思揣度中国人的。呵呵
奴才敢用最坏的心思去揣度主子吗?估计是不敢的。呵呵
转至第60楼第 60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45:19  的原帖:“攻乎异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怎么到你这里,变成了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了呢?
言多必失,难免的。但我把你当英雄,缺点在所难免,人无完人吗。哦,对了,苍蝇喜欢“人无完人”这种话,但我明显不是说给苍蝇听的。

转至第64楼第 6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7:37:55  的原帖:“攻乎异端”是指钻研、攻读异端邪说的意思,不是你理解的的“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意思。呵呵
孔子不赞成他的门徒去研究学习其他思想体系。这就好比一切“邪教”(正教也罢),都是不让信徒学习、知晓别的东西的,否则就会形成思想的混乱,信心就不那么坚定了。只能封闭起来,关起门来做家家。呵呵
但马主义却不是这样的,马主义认为,不精通人类一切思想体系的人,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马主义者。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有道是,攻城不怕坚,攻书不怕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攻的意思也就是专研、研究。共军的部队里都设有敌工部,就是为了研究敌人。了解敌人的,这才能百战百胜。懂了吗?
退一步说,就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你也要先了解异端邪说不是?但作为小喽啰,往往了解之后很容易中毒,所以,还是不让小喽啰了解为妙。呵呵
转至第65楼第 65 楼 山野乙 2019/2/12 17:56:22  的原帖:你真的应该好好“攻读”一下你对“攻乎异端”这句话的解释,然后想一想,你不“猛烈抨击异端邪说”,却“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你这能叫“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吗?
转至第66楼第 66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8:16:14  的原帖:俺的理解,“攻乎异端”就是钻研、研究异端邪说的的意思,这也是大部分人的理解。而马克思主义恰恰是“攻乎异端”的结果,不仅要“攻乎异端”,而且要攻乎一切异端,这才有可能成为马主义者,成为大无畏的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外国学者好像已有公论,那就是,在中国。连一个马主义者都木有。折腾了N多年,终于折腾出一个大笑话了。呵呵
至于前苏联,倒是有一些经院马主义者的,但也是个大笑话。呵呵
我们自身存在的很多错误理解,真的不是我们自身的过错。甚至,我都不敢说,都一定是错误的。
或许,你可以去学习康德的书,看看他是如何攻读传统经典的。不明白也没关系的,很正常的现象。
您是高人,在下已受教良多,但这里的争议,你可以选择谨慎对待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9:01:09    android
68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足囚协会 2019/2/11 19:11:12  的原帖:楼猪文章写的不错。其实只要颜回不出来求官,志于山水之间,与子贡学以致用闻达于诸侯,都是人格学问高贵之士!相反孔子着急做官不分好歹,遭到子路面斥就很尴尬了。后世宋明程朱之辈给孔孟颜回子路排座次,抬高颜回曾子,贬斥子路子贡,就愚不可及了 孔子不是急着想做官,是想有块地盘实现他的政治理想而已。为此他甚至想当别人的家臣,请问那是“官”吗?而且,春秋时代的官,与后来皇帝的官,是完全不同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19:59:06    android
69
孔子是提倡“厚葬”的,楼主说孔子反对厚葬完全是以己度人。孔子说的厚葬是隆重的意思,其主旨在于“慎終”,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就是“尊重生命”,并不是单指物质上的“厚”,所以他反对人死后草草了事。颜回家贫,却要孔子卖车办丧事,这根本违背孔子的主张,孔子当然不会答应。

孔子看重颜回,是因为颜回是“立身”的榜样,孔子认为“立身”是本。他办教育也主要在育人。《大学》所谓“修身治国平天下”,修身为本,身不能修,是没资格“治国平天下”的。所谓子贡有本事,能经商能政治等等,都是现代中国人的功利观点,完全不是孔子的看法。哪个大奸大恶没本事

说孔子周游讲学,是靠子贡经营,楼主真能信口开河,有何根据?孔子的学生中不乏公族(国君之族)和贵族子弟,孔子是大名人,国君贵族都极为礼遇,多有馈赠,这些都史有明文,孔子根本不缺钱。弟子三千,靠子贡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2 23:56:05    引用回复:
70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0:41:42  的原帖:颜回短寿是华夏文明的最大灾难。

转至第55楼第 55 楼 撑的 2019/2/12 15:24:06  的原帖:孟子曰:禹、稷、颜子易地则皆然。
转至第59楼第 59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16:42:16  的原帖:《论语》的论述充满感情,《孟子》则显得有些钻死胡同。

我不是说孟子的论述不对,而是以为孟子有些“名相”,也就是说其论述多少出自对概念(名)的叙述,而不是出自感触(性)的叙述。这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比如,孟子论述“独夫民贼”虽然铿锵有力,但却成为历代二臣反叛的借口。孔子论述同一件事则显得游刃有余,他只是说周三分天下有其二之后才反商的,给的情感上就觉得周得天下是来自自己得民心,而不是反商。

对比《论语》和《孟子》,论语往往是几句话就讲完,孟子则总是长篇大论。这可以看到二者的高低之别。

孔子对颜回短寿的痛心就在于颜回是有感觉的人,而不是仅仅有认知的人。对道统的认知往往是低层次的,因为那些是语言的表现。而对道统有感觉,有感情则不然,因为那是与道统一化之后的结果,也就是自己本身就是不用言说的道统本身。颜回对孔门之道的理解就是在于他对孔子之道有某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因此,但颜回死后,对道统的感觉已经无法传下去,只能靠言辞去传道。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其损失几乎让华夏文明失去对核心文化的把握。

直观点说,如果颜回不是短寿,那么儒家可能就不会产生法家,没有法家就没有商鞅,没有李斯,就没有变法之后的新秦国,就不会有秦法,就不会有刑家。

刑法家对中国文化造成什么影响呢?大英帝国的马嘎尔尼对大清的印象是:清朝从来没有尊重私人财产。可是,不尊重私人财产的何止是清朝,历朝历代士大夫阶层什么时候尊重过普通百姓的私人财产,他们只尊重士大夫阶层的财产与权利,而普通百姓连政治地位都没有,何来的私人财产保证?

当然,当中华帝国一直在东方强大的时候,这种模式的缺点当然不会显示出来。可是,一旦到与西方尊重私人财产的西方文明一对比,高下立判,于是就有了鸦片战争与后来的近代史耻辱。直到现在,官僚们口中的言辞虽然从圣人书换成了马克思,但其潜意识里依旧还是旧社会来的,以为老百姓根本就没有政治地位,因此才会口口声声要老百姓当无产阶级,要剥夺老百姓的私人财产。——这不就是明摆着的吗?刑法一旦立家,那老百姓的灾难就到了。因为刑法是暴力,不是道德本质,暴力自然不用尊重没有暴力的人,如老百姓。

实际上华夏文明因颜回的短寿而带有先天的野蛮文化性质,也就是靠暴力化为权力,靠权力凌驾权利,凌驾法律。于是老百姓的私人财产就得不到保护了,只有当了无产阶级才是良民,要不然就是十恶不赦的资产阶级。

转至第63楼第 63 楼 撑的 2019/2/12 17:34:05  的原帖:本人不同意德仁义礼法刑一说,这种发展是必然。说句俗话:人多了,队伍不好带了!而并不是由仁到义再有法。管仲时代已现法的强大,有没有孟子的义都会有后来的法,它们并不应该有承接关系。但义者杀也,确实对法的兴起推波助澜了。颜回应该是孔子最理想的继承人,如果不是早逝,也许儒家文化会更丰富。但他有没有能力继续化解华夏文明中的野蛮成分?还真不好说,他好像还不具备孔子的魅力。而且当时社会的基本单位是家,每个人都是家的一份子,在当时,这个谁也改变不了,所谓保护私人财产根本就无从谈起。要说耻辱,鸦片战争不是唯一,五胡蒙满也并不是因为华夏文明比他们低,但这次确实让我们认识到了不足,是整个社会体制的不足。呵呵,谁知道五胡(或辽金)时是怎么反省的?~~~~

如果保护私人财产无从谈起,那么社会就只能是野蛮社会,不是文明社会。试想一下,个个都能出去抢劫,那还有谁有安全感呢?

也许中国现在确实如你所说“保护私人财产无从谈起”,但我还是希望彻查其根源所在。

百年革命,如果连老百姓的政治地位都不能保证,那革命不是白革了?——而不幸的事实是,那些人就是阴的暗的不承认老百姓的政治地位,因此那些人是穿着革命外衣的反革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3 0:54:06    引用回复:
71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0:41:42  的原帖:颜回短寿是华夏文明的最大灾难。

转至第34楼第 3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4:19:04  的原帖:你这话说的好。楼帖里说“ 孔子的道德学问当然在颜回之上”,这不过是俗人之见,事实恰恰相反。但孔子的名声和功业却远远不是颜回能比的。孔子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孔子也是有私心的。颜回死后,连孔子的学生都造了反,非厚葬颜回,出一下孔子的丑。但这对孔子也是无所谓的,因为颜回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取代孔子了。
孔子到底要把他的精神王国传给谁呢?谁也不传,他才是永远的太阳。呵呵
俺为陈独秀、普列汉诺夫感到悲哀,要是他们把比自己强的人都干掉该多好啊,那样,他们的光辉就无人能遮蔽了。呵呵
然而,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唯真理是从,否则就完全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马主义者必须全身都是反骨而无一丝一毫唯上之心,否则就根本不是马主义者了。呵呵
就是耶和华、释迦牟尼也是有私心的,俺这里就不扯了。马克思也许会说,在私有制社会里,谁没有私心呢?谁又能超出三界外呢?我若是遇到比我强的人,也许就能发现自己的私心了。呵呵
如果中国的鲁迅遇到比自己强的人,会让他比自己更高吗?俺估计会的。真正的中国人从来都是把荐贤视为最高道德。李斯因为杀了韩非,无论他功业如何,也永远不被人待见。这就是中国人的逻辑。庞涓以布衣取大将之位,何等厉害,但因为嫉妒孙膑,就永远成了被人唾弃的丑角了。呵呵
人永远不可有嫉妒之心,一有此心则万法皆灭。呵呵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49楼第 49 楼 山野乙 2019/2/12 11:43:40  的原帖:高人,一看就洞察了孔老二的私心很重。
转至第51楼第 5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2:31:27  的原帖:你错了。假如你是毛粉,那俺就告诉你,毛的私心比孔老二大一万倍。情人眼里出西施。谁又能看出情人之丑呢?外人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呵呵
俺这里说孔老二有私心,是为颜回报不平。用最高道德要求解剖孔子。呵呵
知道共党的解剖和自我解剖的武器吗?呵呵
转至第52楼第 52 楼 山野乙 2019/2/12 13:21:08  的原帖:    颜回的道德水平那么高,又那么尊敬老师孔夫子,孔老二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还是“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这还不是私心重吗?随后,颜渊死了,死的很冤啊。
    你是高人,一眼洞察了孔老二的很重的私心。我给你点赞!
    打到孔老二,人人有责。

转至第54楼第 5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4:27:38  的原帖:孔子不是“卑鄙小人”,而是彻底摧毁了旧世界思想体系的圣人,俺仅仅是说,太阳也有黑子。和你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呵呵
至于那种浑身上下都是私的人,俺还会说他们吗?呵呵
米国的爱迪生也是个有私心的,这表现在他得罪了手下的一个天下,结果得了现世报,那个天才宁可自己不要诺贝尔奖金,也决不让爱迪生得到。很有意思。呵呵
希特勒也有私心,他宁可让战争失败,也绝不把苏德战场的指挥权让给曼斯坦因。呵呵
大人物的事,可不是咱们这这些凡夫俗子、苍蝇臭虫,木头阿斗能理解的。呵呵


转至第56楼第 56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18:08  的原帖:太阳黑子,你戴深色墨镜看到的吧?这公平吗?
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很厉害。
转至第58楼第 58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6:36:27  的原帖:俺还不明白你的意思呢。但俺有马克思的照妖镜和解剖刀,你有吗?俗话说“知己知彼”。骗子总是反对“攻乎异端”的,然而不“攻乎异端”又怎能知彼?不能做彼,又焉能知己?因为彼此总是相互联系的。呵呵
别说戴“深色墨镜”,只有戴了“深色墨镜”,你才能看到炫目的强光下掩盖着的真相。呵呵
鲁迅不就是戴了“深色墨镜”才看到字缝里的东西的吗?他明白的说,他从来都是用最坏的心思揣度中国人的。呵呵
奴才敢用最坏的心思去揣度主子吗?估计是不敢的。呵呵
转至第60楼第 60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45:19  的原帖:“攻乎异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怎么到你这里,变成了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了呢?
言多必失,难免的。但我把你当英雄,缺点在所难免,人无完人吗。哦,对了,苍蝇喜欢“人无完人”这种话,但我明显不是说给苍蝇听的。

转至第64楼第 6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7:37:55  的原帖:“攻乎异端”是指钻研、攻读异端邪说的意思,不是你理解的的“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意思。呵呵
孔子不赞成他的门徒去研究学习其他思想体系。这就好比一切“邪教”(正教也罢),都是不让信徒学习、知晓别的东西的,否则就会形成思想的混乱,信心就不那么坚定了。只能封闭起来,关起门来做家家。呵呵
但马主义却不是这样的,马主义认为,不精通人类一切思想体系的人,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马主义者。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有道是,攻城不怕坚,攻书不怕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攻的意思也就是专研、研究。共军的部队里都设有敌工部,就是为了研究敌人。了解敌人的,这才能百战百胜。懂了吗?
退一步说,就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你也要先了解异端邪说不是?但作为小喽啰,往往了解之后很容易中毒,所以,还是不让小喽啰了解为妙。呵呵
转至第65楼第 65 楼 山野乙 2019/2/12 17:56:22  的原帖:你真的应该好好“攻读”一下你对“攻乎异端”这句话的解释,然后想一想,你不“猛烈抨击异端邪说”,却“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你这能叫“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吗?
转至第66楼第 66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8:16:14  的原帖:俺的理解,“攻乎异端”就是钻研、研究异端邪说的的意思,这也是大部分人的理解。而马克思主义恰恰是“攻乎异端”的结果,不仅要“攻乎异端”,而且要攻乎一切异端,这才有可能成为马主义者,成为大无畏的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外国学者好像已有公论,那就是,在中国。连一个马主义者都木有。折腾了N多年,终于折腾出一个大笑话了。呵呵
至于前苏联,倒是有一些经院马主义者的,但也是个大笑话。呵呵
转至第67楼第 67 楼 山野乙 2019/2/12 18:26:28  的原帖:我们自身存在的很多错误理解,真的不是我们自身的过错。甚至,我都不敢说,都一定是错误的。
或许,你可以去学习康德的书,看看他是如何攻读传统经典的。不明白也没关系的,很正常的现象。
您是高人,在下已受教良多,但这里的争议,你可以选择谨慎对待的。
错误不怕,人类多少万年的东西,有几样是正确的?也许大家认为官哲是正确的,但那种一读欲呕,再读必呕的东西,就是正确又有啥意思?呵呵
关于“攻乎异端”的解释,本来是再清楚不过了,结果却又被专家弄成了经院学问,成了一堆乱麻,实在可笑。就连康有为那样泰斗级别的达人竟然也解释错了。呵呵
因为康有为解释错了,结果就在实践中吃了大亏,最得力的干将梁启超,就因为攻异端攻的太多(攻击、钻研、研究),最后也被异端俘虏,离康有为而去了。康有为怕是把肠子都悔青了。呵呵
大概是官哲大师何新翻译说,“孔子说,攻击见解不同的异端,这是最有害的”。俺以为,还是何大师说的对,他深知咱们的大厦早已腐朽不堪,任何异端邪说的只言片语都是颠覆性的,哪怕大声咳嗽一声,都有可能让其崩塌。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3 1:19:37    跟帖回复:
72
侃大山时需要颜回来配合、花银子就找子贡掏腰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3 9:27:22    引用回复:
73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0:41:42  的原帖:颜回短寿是华夏文明的最大灾难。

转至第34楼第 3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4:19:04  的原帖:你这话说的好。楼帖里说“ 孔子的道德学问当然在颜回之上”,这不过是俗人之见,事实恰恰相反。但孔子的名声和功业却远远不是颜回能比的。孔子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孔子也是有私心的。颜回死后,连孔子的学生都造了反,非厚葬颜回,出一下孔子的丑。但这对孔子也是无所谓的,因为颜回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取代孔子了。
孔子到底要把他的精神王国传给谁呢?谁也不传,他才是永远的太阳。呵呵
俺为陈独秀、普列汉诺夫感到悲哀,要是他们把比自己强的人都干掉该多好啊,那样,他们的光辉就无人能遮蔽了。呵呵
然而,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唯真理是从,否则就完全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马主义者必须全身都是反骨而无一丝一毫唯上之心,否则就根本不是马主义者了。呵呵
就是耶和华、释迦牟尼也是有私心的,俺这里就不扯了。马克思也许会说,在私有制社会里,谁没有私心呢?谁又能超出三界外呢?我若是遇到比我强的人,也许就能发现自己的私心了。呵呵
如果中国的鲁迅遇到比自己强的人,会让他比自己更高吗?俺估计会的。真正的中国人从来都是把荐贤视为最高道德。李斯因为杀了韩非,无论他功业如何,也永远不被人待见。这就是中国人的逻辑。庞涓以布衣取大将之位,何等厉害,但因为嫉妒孙膑,就永远成了被人唾弃的丑角了。呵呵
人永远不可有嫉妒之心,一有此心则万法皆灭。呵呵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49楼第 49 楼 山野乙 2019/2/12 11:43:40  的原帖:高人,一看就洞察了孔老二的私心很重。
转至第51楼第 5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2:31:27  的原帖:你错了。假如你是毛粉,那俺就告诉你,毛的私心比孔老二大一万倍。情人眼里出西施。谁又能看出情人之丑呢?外人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呵呵
俺这里说孔老二有私心,是为颜回报不平。用最高道德要求解剖孔子。呵呵
知道共党的解剖和自我解剖的武器吗?呵呵
转至第52楼第 52 楼 山野乙 2019/2/12 13:21:08  的原帖:    颜回的道德水平那么高,又那么尊敬老师孔夫子,孔老二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还是“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这还不是私心重吗?随后,颜渊死了,死的很冤啊。
    你是高人,一眼洞察了孔老二的很重的私心。我给你点赞!
    打到孔老二,人人有责。

转至第54楼第 5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4:27:38  的原帖:孔子不是“卑鄙小人”,而是彻底摧毁了旧世界思想体系的圣人,俺仅仅是说,太阳也有黑子。和你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呵呵
至于那种浑身上下都是私的人,俺还会说他们吗?呵呵
米国的爱迪生也是个有私心的,这表现在他得罪了手下的一个天下,结果得了现世报,那个天才宁可自己不要诺贝尔奖金,也决不让爱迪生得到。很有意思。呵呵
希特勒也有私心,他宁可让战争失败,也绝不把苏德战场的指挥权让给曼斯坦因。呵呵
大人物的事,可不是咱们这这些凡夫俗子、苍蝇臭虫,木头阿斗能理解的。呵呵


转至第56楼第 56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18:08  的原帖:太阳黑子,你戴深色墨镜看到的吧?这公平吗?
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很厉害。
转至第58楼第 58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6:36:27  的原帖:俺还不明白你的意思呢。但俺有马克思的照妖镜和解剖刀,你有吗?俗话说“知己知彼”。骗子总是反对“攻乎异端”的,然而不“攻乎异端”又怎能知彼?不能做彼,又焉能知己?因为彼此总是相互联系的。呵呵
别说戴“深色墨镜”,只有戴了“深色墨镜”,你才能看到炫目的强光下掩盖着的真相。呵呵
鲁迅不就是戴了“深色墨镜”才看到字缝里的东西的吗?他明白的说,他从来都是用最坏的心思揣度中国人的。呵呵
奴才敢用最坏的心思去揣度主子吗?估计是不敢的。呵呵
转至第60楼第 60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45:19  的原帖:“攻乎异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怎么到你这里,变成了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了呢?
言多必失,难免的。但我把你当英雄,缺点在所难免,人无完人吗。哦,对了,苍蝇喜欢“人无完人”这种话,但我明显不是说给苍蝇听的。

转至第64楼第 6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7:37:55  的原帖:“攻乎异端”是指钻研、攻读异端邪说的意思,不是你理解的的“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意思。呵呵
孔子不赞成他的门徒去研究学习其他思想体系。这就好比一切“邪教”(正教也罢),都是不让信徒学习、知晓别的东西的,否则就会形成思想的混乱,信心就不那么坚定了。只能封闭起来,关起门来做家家。呵呵
但马主义却不是这样的,马主义认为,不精通人类一切思想体系的人,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马主义者。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有道是,攻城不怕坚,攻书不怕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攻的意思也就是专研、研究。共军的部队里都设有敌工部,就是为了研究敌人。了解敌人的,这才能百战百胜。懂了吗?
退一步说,就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你也要先了解异端邪说不是?但作为小喽啰,往往了解之后很容易中毒,所以,还是不让小喽啰了解为妙。呵呵
转至第65楼第 65 楼 山野乙 2019/2/12 17:56:22  的原帖:你真的应该好好“攻读”一下你对“攻乎异端”这句话的解释,然后想一想,你不“猛烈抨击异端邪说”,却“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你这能叫“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吗?
转至第66楼第 66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8:16:14  的原帖:俺的理解,“攻乎异端”就是钻研、研究异端邪说的的意思,这也是大部分人的理解。而马克思主义恰恰是“攻乎异端”的结果,不仅要“攻乎异端”,而且要攻乎一切异端,这才有可能成为马主义者,成为大无畏的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外国学者好像已有公论,那就是,在中国。连一个马主义者都木有。折腾了N多年,终于折腾出一个大笑话了。呵呵
至于前苏联,倒是有一些经院马主义者的,但也是个大笑话。呵呵
转至第67楼第 67 楼 山野乙 2019/2/12 18:26:28  的原帖:我们自身存在的很多错误理解,真的不是我们自身的过错。甚至,我都不敢说,都一定是错误的。
或许,你可以去学习康德的书,看看他是如何攻读传统经典的。不明白也没关系的,很正常的现象。
您是高人,在下已受教良多,但这里的争议,你可以选择谨慎对待的。
转至第71楼第 7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3 0:54:06  的原帖:错误不怕,人类多少万年的东西,有几样是正确的?也许大家认为官哲是正确的,但那种一读欲呕,再读必呕的东西,就是正确又有啥意思?呵呵
关于“攻乎异端”的解释,本来是再清楚不过了,结果却又被专家弄成了经院学问,成了一堆乱麻,实在可笑。就连康有为那样泰斗级别的达人竟然也解释错了。呵呵
因为康有为解释错了,结果就在实践中吃了大亏,最得力的干将梁启超,就因为攻异端攻的太多(攻击、钻研、研究),最后也被异端俘虏,离康有为而去了。康有为怕是把肠子都悔青了。呵呵
大概是官哲大师何新翻译说,“孔子说,攻击见解不同的异端,这是最有害的”。俺以为,还是何大师说的对,他深知咱们的大厦早已腐朽不堪,任何异端邪说的只言片语都是颠覆性的,哪怕大声咳嗽一声,都有可能让其崩塌。呵呵
    你知识极其广博,思维又极其活跃,让我实在难以抓住要点,领悟你想表达什么。
    “经院学问”并不应是一堆乱麻。“一人一义,十人十义,百人百义”,这才是一堆乱麻,而“经院学问”本是解决一堆乱麻问题的。
    对康有为,我只能呵呵了,不评论。
    梁启超猛烈抨击异端,后果很严重,这让你害怕了,很正常。我们普通人比你更害怕,但这是你反对“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理由吗?我们普通人,是非辨别力差,该取谨慎的态度,不好随意抨击异端,但并不反对抨击真正的异端邪说。是不是该如此啊。小梁启超年轻,吃的就是不懂这个理的亏,但英雄气概值得点赞,有苏格拉底的勇气。
    你研究异端邪说,又反对抨击异端邪说,你这种做法,与异端邪说分子不是一样的吗?
    何新大师不简单,但人无完人,错误也在所难免。据说,他皈依佛门了,这是真的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3 9:59:59    跟帖回复:
74
海瑞与张居正的关系也是如此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3 11:12:55    引用回复:
75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0:41:42  的原帖:颜回短寿是华夏文明的最大灾难。

转至第34楼第 3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4:19:04  的原帖:你这话说的好。楼帖里说“ 孔子的道德学问当然在颜回之上”,这不过是俗人之见,事实恰恰相反。但孔子的名声和功业却远远不是颜回能比的。孔子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孔子也是有私心的。颜回死后,连孔子的学生都造了反,非厚葬颜回,出一下孔子的丑。但这对孔子也是无所谓的,因为颜回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取代孔子了。
孔子到底要把他的精神王国传给谁呢?谁也不传,他才是永远的太阳。呵呵
俺为陈独秀、普列汉诺夫感到悲哀,要是他们把比自己强的人都干掉该多好啊,那样,他们的光辉就无人能遮蔽了。呵呵
然而,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唯真理是从,否则就完全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马主义者必须全身都是反骨而无一丝一毫唯上之心,否则就根本不是马主义者了。呵呵
就是耶和华、释迦牟尼也是有私心的,俺这里就不扯了。马克思也许会说,在私有制社会里,谁没有私心呢?谁又能超出三界外呢?我若是遇到比我强的人,也许就能发现自己的私心了。呵呵
如果中国的鲁迅遇到比自己强的人,会让他比自己更高吗?俺估计会的。真正的中国人从来都是把荐贤视为最高道德。李斯因为杀了韩非,无论他功业如何,也永远不被人待见。这就是中国人的逻辑。庞涓以布衣取大将之位,何等厉害,但因为嫉妒孙膑,就永远成了被人唾弃的丑角了。呵呵
人永远不可有嫉妒之心,一有此心则万法皆灭。呵呵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49楼第 49 楼 山野乙 2019/2/12 11:43:40  的原帖:高人,一看就洞察了孔老二的私心很重。
转至第51楼第 5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2:31:27  的原帖:你错了。假如你是毛粉,那俺就告诉你,毛的私心比孔老二大一万倍。情人眼里出西施。谁又能看出情人之丑呢?外人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呵呵
俺这里说孔老二有私心,是为颜回报不平。用最高道德要求解剖孔子。呵呵
知道共党的解剖和自我解剖的武器吗?呵呵
转至第52楼第 52 楼 山野乙 2019/2/12 13:21:08  的原帖:    颜回的道德水平那么高,又那么尊敬老师孔夫子,孔老二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还是“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这还不是私心重吗?随后,颜渊死了,死的很冤啊。
    你是高人,一眼洞察了孔老二的很重的私心。我给你点赞!
    打到孔老二,人人有责。

转至第54楼第 5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4:27:38  的原帖:孔子不是“卑鄙小人”,而是彻底摧毁了旧世界思想体系的圣人,俺仅仅是说,太阳也有黑子。和你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呵呵
至于那种浑身上下都是私的人,俺还会说他们吗?呵呵
米国的爱迪生也是个有私心的,这表现在他得罪了手下的一个天下,结果得了现世报,那个天才宁可自己不要诺贝尔奖金,也决不让爱迪生得到。很有意思。呵呵
希特勒也有私心,他宁可让战争失败,也绝不把苏德战场的指挥权让给曼斯坦因。呵呵
大人物的事,可不是咱们这这些凡夫俗子、苍蝇臭虫,木头阿斗能理解的。呵呵


转至第56楼第 56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18:08  的原帖:太阳黑子,你戴深色墨镜看到的吧?这公平吗?
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很厉害。
转至第58楼第 58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6:36:27  的原帖:俺还不明白你的意思呢。但俺有马克思的照妖镜和解剖刀,你有吗?俗话说“知己知彼”。骗子总是反对“攻乎异端”的,然而不“攻乎异端”又怎能知彼?不能做彼,又焉能知己?因为彼此总是相互联系的。呵呵
别说戴“深色墨镜”,只有戴了“深色墨镜”,你才能看到炫目的强光下掩盖着的真相。呵呵
鲁迅不就是戴了“深色墨镜”才看到字缝里的东西的吗?他明白的说,他从来都是用最坏的心思揣度中国人的。呵呵
奴才敢用最坏的心思去揣度主子吗?估计是不敢的。呵呵
转至第60楼第 60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45:19  的原帖:“攻乎异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怎么到你这里,变成了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了呢?
言多必失,难免的。但我把你当英雄,缺点在所难免,人无完人吗。哦,对了,苍蝇喜欢“人无完人”这种话,但我明显不是说给苍蝇听的。

转至第64楼第 6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7:37:55  的原帖:“攻乎异端”是指钻研、攻读异端邪说的意思,不是你理解的的“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意思。呵呵
孔子不赞成他的门徒去研究学习其他思想体系。这就好比一切“邪教”(正教也罢),都是不让信徒学习、知晓别的东西的,否则就会形成思想的混乱,信心就不那么坚定了。只能封闭起来,关起门来做家家。呵呵
但马主义却不是这样的,马主义认为,不精通人类一切思想体系的人,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马主义者。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有道是,攻城不怕坚,攻书不怕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攻的意思也就是专研、研究。共军的部队里都设有敌工部,就是为了研究敌人。了解敌人的,这才能百战百胜。懂了吗?
退一步说,就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你也要先了解异端邪说不是?但作为小喽啰,往往了解之后很容易中毒,所以,还是不让小喽啰了解为妙。呵呵
转至第65楼第 65 楼 山野乙 2019/2/12 17:56:22  的原帖:你真的应该好好“攻读”一下你对“攻乎异端”这句话的解释,然后想一想,你不“猛烈抨击异端邪说”,却“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你这能叫“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吗?
转至第66楼第 66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8:16:14  的原帖:俺的理解,“攻乎异端”就是钻研、研究异端邪说的的意思,这也是大部分人的理解。而马克思主义恰恰是“攻乎异端”的结果,不仅要“攻乎异端”,而且要攻乎一切异端,这才有可能成为马主义者,成为大无畏的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外国学者好像已有公论,那就是,在中国。连一个马主义者都木有。折腾了N多年,终于折腾出一个大笑话了。呵呵
至于前苏联,倒是有一些经院马主义者的,但也是个大笑话。呵呵
转至第67楼第 67 楼 山野乙 2019/2/12 18:26:28  的原帖:我们自身存在的很多错误理解,真的不是我们自身的过错。甚至,我都不敢说,都一定是错误的。
或许,你可以去学习康德的书,看看他是如何攻读传统经典的。不明白也没关系的,很正常的现象。
您是高人,在下已受教良多,但这里的争议,你可以选择谨慎对待的。
转至第71楼第 7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3 0:54:06  的原帖:错误不怕,人类多少万年的东西,有几样是正确的?也许大家认为官哲是正确的,但那种一读欲呕,再读必呕的东西,就是正确又有啥意思?呵呵
关于“攻乎异端”的解释,本来是再清楚不过了,结果却又被专家弄成了经院学问,成了一堆乱麻,实在可笑。就连康有为那样泰斗级别的达人竟然也解释错了。呵呵
因为康有为解释错了,结果就在实践中吃了大亏,最得力的干将梁启超,就因为攻异端攻的太多(攻击、钻研、研究),最后也被异端俘虏,离康有为而去了。康有为怕是把肠子都悔青了。呵呵
大概是官哲大师何新翻译说,“孔子说,攻击见解不同的异端,这是最有害的”。俺以为,还是何大师说的对,他深知咱们的大厦早已腐朽不堪,任何异端邪说的只言片语都是颠覆性的,哪怕大声咳嗽一声,都有可能让其崩塌。呵呵
转至第73楼第 73 楼 山野乙 2019/2/13 9:27:22  的原帖:    你知识极其广博,思维又极其活跃,让我实在难以抓住要点,领悟你想表达什么。
    “经院学问”并不应是一堆乱麻。“一人一义,十人十义,百人百义”,这才是一堆乱麻,而“经院学问”本是解决一堆乱麻问题的。
    对康有为,我只能呵呵了,不评论。
    梁启超猛烈抨击异端,后果很严重,这让你害怕了,很正常。我们普通人比你更害怕,但这是你反对“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理由吗?我们普通人,是非辨别力差,该取谨慎的态度,不好随意抨击异端,但并不反对抨击真正的异端邪说。是不是该如此啊。小梁启超年轻,吃的就是不懂这个理的亏,但英雄气概值得点赞,有苏格拉底的勇气。
    你研究异端邪说,又反对抨击异端邪说,你这种做法,与异端邪说分子不是一样的吗?
    何新大师不简单,但人无完人,错误也在所难免。据说,他皈依佛门了,这是真的吗?
    
你完全把俺理解错了。这样说吧。主观上说,俺始终是坚决反对愚民政策的,俺认为,愚民政策是人类有史以来,统治者为统治被统治者而一贯坚持使用的工具,特别是在人类的第一个历史形态,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法师、巫师、法老、长老,等等这种专门从事忽悠人勾当的东西,总是要绝对推行愚民政策的。这怕是任何对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有一点常识的人都能想象到的,是不证自明的。呵呵
谁要是敢对他们的愚弄人民的那一套表示怀疑,那就要受到最残酷的惩罚,比如“点天灯”(俺把太平天国那一套穿越到原始社会了,呵呵)。无论哪个时代的统治者,都是千方百计的搞愚民政策的,对异端邪说也都是坚决打击不留情的。不要说钻研、学习了,连抨击、批判也不准,直接就干净、彻底的灭绝掉了。例如,杨墨之徒曾经遍天下,现在扬子的论述,竟然连只言片语都无存了。任何不利于统治者的东西,都是会被彻底消灭干净的,连批判文章都是不许留下来的。能留下的,多少都是可以被统治者歪曲利用的。呵呵
但马主义认为,统治者的一切努力,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因为生产力的改变必然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进而导致一切都改变。呵呵
你说到经院哲学的用处,自然不错,但是,随着前苏联的垮台,世界上最庞大的马主义经院学者群也都统统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呵呵
真正的马主义者,并不需要读多少马主义的书,也不需要知道他们说过什么话,只要知道马主义的一般原理就足够了。然后根据马主义的原理说话,那就要比马克思等说的更好、更正确了。呵呵
你说俺“知识极其广博”,实不敢当,在层层愚民政策压迫下的俺,是不可能有多少知识的,至于你说思维活跃,这不过是一种觉醒了的被压迫者的一种本能的反应。呵呵
你提到何新出家,俺对呵新的事不了解,他大概就属于巫师、法师之类,如果他出家了,这说明他还有“良知”,不愿再为那些醉生梦死的行尸走肉编造谎言了。当然,很多法师、巫师自己也会相信自己编造的哪一套的,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自欺欺人”。呵呵
只有当新的统治者挑战老的统治者的时候,才会暂时放弃一下愚民政策,但当挑战成功之后,就又会故伎重演了。呵呵
俺在改开前的那个思想“大”解放时代,的确找到了一些知识,并且像孔子一样找到了“一以贯之”的思想方法,这就让俺无论对啥事都能乱说几句了。呵呵
71861 次点击,112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孔子到底更喜欢穷学生颜回,还是富学生子贡?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