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5 11:40:12    引用回复:
106
转至第103楼第 103 楼 撑的 2019/2/15 11:08:47  的原帖:


真实版丧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5 11:48:06    跟帖回复:
107
颜回不过是赵括一类的人物,只会纸上谈兵,平日袖手谈心性一类的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5 11:57:52    引用回复:
108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足囚协会 2019/2/11 19:11:12  的原帖:楼猪文章写的不错。其实只要颜回不出来求官,志于山水之间,与子贡学以致用闻达于诸侯,都是人格学问高贵之士!相反孔子着急做官不分好歹,遭到子路面斥就很尴尬了。后世宋明程朱之辈给孔孟颜回子路排座次,抬高颜回曾子,贬斥子路子贡,就愚不可及了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向天一 2019/2/11 20:40:21  的原帖:谁都不是完人。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山野乙 2019/2/11 20:54:08  的原帖:腐儒孔老二比你们差太多了。
转至第90楼第 90 楼 浆糊店老板_732 2019/2/14 21:07:40  的原帖:                                             孔子临终遗言
    孔子临终前,叫他的弟子们都跪在了他的床旁边。孔子虽然说话声音小且慢,但精神却很好。并开始嘱咐弟子们:

    我多年来游说各国的君王,但最终也没有看到秩序恢复,舆论一律的局面。我这一辈子,没吃啥好的,没穿啥好的,乘的车也很不像样。快到死了我才明白,上天让我享受的东西我却没有去享受,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你们跟我学的那些东西,都是些为了巩固君王的王位,控制老百姓,或着是歌颂君王的学说。但君王听不进道理,美妙的音乐他们听起来就像是麻雀喜鹊乱叫。他们随便给了我一个司空的官来糊弄我,是对我的莫大侮辱。这样的君王不会长久。

    我的伟大理想没有实现是因为我只知道给他人做奴才,而不知道自己当主子。手中没有权利,就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是白白浪费自己的智慧,这一点我知道的太晚了。唉,鲁国啊,你是我当官路上的伤心之地呀。你们可千万不要走我的老路,当不成国王,也要当侯,再不行也要成为大商人。当教书先生最多也就是混口饭吃,还不如江洋大盗活得滋润。

    我给你们说的这些都是我悟出来的,但你们必须记住:只有行动才能事业昌盛,只是空谈便一事无成。把一个想法真正地付诸实施了,胜过把一百个想法写在竹子上。今后那些有作为的君王,肯定会按照我的办法管老百姓,并且为我修庙塑像,把我当作老百姓顶礼膜拜的精神偶像。然而,他们并非真心尊崇我以及我的说教,不过是借我的名字巩固他们的王位罢了。

    拥有军队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人君,他们把老百姓看得就像虫子一样微不足道。出谋划策的人只能给国王当奴才,要想吃好的穿好的还得看主子的脸色。再能说会道的舌头能和军人的利剑比试吗?太愚蠢了。自古以来很少见到有书生当君王的,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掌握军队。智慧都消耗在了写文章上。即使有个别实践者,也不过是给掌握兵权的人打下手,或者给那些想图谋篡位的人当谋士。这样怎么能号令天下呢?

    君王的宝座是建立在白骨之上,君王的酒杯里盛满了鲜血。各朝各代都如此。君王总是希望他的帝国能世世代代存在下去,然而这只能是痴心妄想。如果财物可以通过打劫得到,强悍的人就会效仿。如果王位可以被抢过来,那些英雄豪杰就会想办法夺取。这样就会没完没了的你争我夺,得到的会失去,其他人再夺到,再失去。就和自由市场上的紧俏商品一样,经常换买主。

    概括地说,实践得法者就可以成王,那就是神;读书读得好可以当官,但终究也不过是个奴才;谋划精道经商可能成功,那就是富豪;迷信书本而不怀疑书本的人就是愚蠢之人。

    聪明的人在夺取天下时,会声称他这样做是为了老百姓,所以追随者就很多。等他的事业成功了,原先许的诺言就不见影了。但他会换个说法,让老百姓拥戴他为王,而老百姓也觉得应该是这样。所以,想得天下的人必须善于借助老百姓的力量。民众愚蠢了,国家就稳定;老百姓聪明了,世道就会乱。

    人们都对周武王赞誉有加,对殷纣王却大肆声讨。实际上他们是一路货色。他们都把国土和百姓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财产拥有者最怕的就是失去财产。大多数国王往往干什么都没有节制,想咋胡来就咋胡来,只要你们投其所好,伺候国王其实就和哄小孩一样容易。明白了这些道理,你们就会把国王玩弄于股掌之中,对付同事就像拿起一根羽毛一样轻松,很快就会飞黄腾达。如果不这样的话,国王就会像老虎,同事就是老虎的爪子,你突然死了都不知道是咋死的。遇到你伺候的君王是个糊涂蛋,那就有机可乘了,你就应当毫不犹豫地夺取他的王位。

    统治国家的人明白要让老百姓穷的道理,老百姓的欲望少了,就会感谢国王。老百姓的欲望多了,国王给了老百姓好处,他们也不领情。你给饥饿的人一点吃的,他就会赞誉你仁慈,你把轻的礼物送给大户人家,连他家的佣人都瞧不起你。仁慈难道不是个鱼饵吗?把老百姓赚钱的路都堵死,而他们想要什么只能从国王那里得到,老百姓才会称颂国王仁慈。

    控制老百姓的方法,上策是控制他们的思想,不得已时才把他们关在监狱里,杀头是下策。让男人把女人都管住,国王就只用管一半的老百姓。再让父亲把子女都管住,国王就只用管四分之一的老百姓。我所说的忠、义、孝实质是不违背上级的意思。

    所谓礼,就是锁住老百姓灵魂与肉体的枷锁。锁住或者打开全由国王说了算。自古以来也没见过礼能约束国王的。而那些制订礼的人却有不少蹲了大狱,更何况普通老百姓呢。礼虽然摸不见,但却是锐利的武器,胜过千万勇敢的军人。

    所谓乐,就是歌颂国王的文章。舆论一律了,老百姓思念国王就像久旱盼甘露一样,如果让老百姓想说啥就说啥,那些煽动群众的人就会得利。不要让老百姓胡说八道,那些犯上做乱的人也就无计可施了。不明智的国王,只知道刀枪可以镇住百姓,却不知道言论也可以把大堤毁了。所以,他们的国家都完蛋了。对于用言论煽动百姓的人,一定要格杀勿论。

    我是就要死的人了,绝不会胡说,如果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必会走上阳关大道。一定记住我说的话。

    说完这些话后,孔子去世。[2]

转至第91楼第 91 楼 山野乙 2019/2/14 22:06:53  的原帖:谢谢您,帮我们还原了墙头草和稀泥的大骗子孔老二的真实面目。

你说说,是通过论语包装的孔丘更招人恨,还是你还原的孔老二更招人恨?
转至第93楼第 93 楼 向天一 2019/2/14 22:25:51  的原帖:原来如此,
孔子何辜!?
转至第104楼第 104 楼 山野乙 2019/2/15 11:11:34  的原帖:你喜欢论语包装的孔子,还是喜欢还原后的真实的孔老二?
转至第105楼第 105 楼 向天一 2019/2/15 11:23:10  的原帖:与偶何关?
偶只看那些思想是否适用。
至于到底是孔子说的,还是别人说的,重要吗?
更重要的是正确解读人家的原意。

有道理,给你点赞。
与你不同,偶更喜欢“孔子临终遗言”还原的真实的孔老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5 12:31:15    引用回复:
109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足囚协会 2019/2/11 19:11:12  的原帖:楼猪文章写的不错。其实只要颜回不出来求官,志于山水之间,与子贡学以致用闻达于诸侯,都是人格学问高贵之士!相反孔子着急做官不分好歹,遭到子路面斥就很尴尬了。后世宋明程朱之辈给孔孟颜回子路排座次,抬高颜回曾子,贬斥子路子贡,就愚不可及了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向天一 2019/2/11 20:40:21  的原帖:谁都不是完人。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山野乙 2019/2/11 20:54:08  的原帖:腐儒孔老二比你们差太多了。
转至第90楼第 90 楼 浆糊店老板_732 2019/2/14 21:07:40  的原帖:                                             孔子临终遗言
    孔子临终前,叫他的弟子们都跪在了他的床旁边。孔子虽然说话声音小且慢,但精神却很好。并开始嘱咐弟子们:

    我多年来游说各国的君王,但最终也没有看到秩序恢复,舆论一律的局面。我这一辈子,没吃啥好的,没穿啥好的,乘的车也很不像样。快到死了我才明白,上天让我享受的东西我却没有去享受,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你们跟我学的那些东西,都是些为了巩固君王的王位,控制老百姓,或着是歌颂君王的学说。但君王听不进道理,美妙的音乐他们听起来就像是麻雀喜鹊乱叫。他们随便给了我一个司空的官来糊弄我,是对我的莫大侮辱。这样的君王不会长久。

    我的伟大理想没有实现是因为我只知道给他人做奴才,而不知道自己当主子。手中没有权利,就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是白白浪费自己的智慧,这一点我知道的太晚了。唉,鲁国啊,你是我当官路上的伤心之地呀。你们可千万不要走我的老路,当不成国王,也要当侯,再不行也要成为大商人。当教书先生最多也就是混口饭吃,还不如江洋大盗活得滋润。

    我给你们说的这些都是我悟出来的,但你们必须记住:只有行动才能事业昌盛,只是空谈便一事无成。把一个想法真正地付诸实施了,胜过把一百个想法写在竹子上。今后那些有作为的君王,肯定会按照我的办法管老百姓,并且为我修庙塑像,把我当作老百姓顶礼膜拜的精神偶像。然而,他们并非真心尊崇我以及我的说教,不过是借我的名字巩固他们的王位罢了。

    拥有军队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人君,他们把老百姓看得就像虫子一样微不足道。出谋划策的人只能给国王当奴才,要想吃好的穿好的还得看主子的脸色。再能说会道的舌头能和军人的利剑比试吗?太愚蠢了。自古以来很少见到有书生当君王的,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掌握军队。智慧都消耗在了写文章上。即使有个别实践者,也不过是给掌握兵权的人打下手,或者给那些想图谋篡位的人当谋士。这样怎么能号令天下呢?

    君王的宝座是建立在白骨之上,君王的酒杯里盛满了鲜血。各朝各代都如此。君王总是希望他的帝国能世世代代存在下去,然而这只能是痴心妄想。如果财物可以通过打劫得到,强悍的人就会效仿。如果王位可以被抢过来,那些英雄豪杰就会想办法夺取。这样就会没完没了的你争我夺,得到的会失去,其他人再夺到,再失去。就和自由市场上的紧俏商品一样,经常换买主。

    概括地说,实践得法者就可以成王,那就是神;读书读得好可以当官,但终究也不过是个奴才;谋划精道经商可能成功,那就是富豪;迷信书本而不怀疑书本的人就是愚蠢之人。

    聪明的人在夺取天下时,会声称他这样做是为了老百姓,所以追随者就很多。等他的事业成功了,原先许的诺言就不见影了。但他会换个说法,让老百姓拥戴他为王,而老百姓也觉得应该是这样。所以,想得天下的人必须善于借助老百姓的力量。民众愚蠢了,国家就稳定;老百姓聪明了,世道就会乱。

    人们都对周武王赞誉有加,对殷纣王却大肆声讨。实际上他们是一路货色。他们都把国土和百姓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财产拥有者最怕的就是失去财产。大多数国王往往干什么都没有节制,想咋胡来就咋胡来,只要你们投其所好,伺候国王其实就和哄小孩一样容易。明白了这些道理,你们就会把国王玩弄于股掌之中,对付同事就像拿起一根羽毛一样轻松,很快就会飞黄腾达。如果不这样的话,国王就会像老虎,同事就是老虎的爪子,你突然死了都不知道是咋死的。遇到你伺候的君王是个糊涂蛋,那就有机可乘了,你就应当毫不犹豫地夺取他的王位。

    统治国家的人明白要让老百姓穷的道理,老百姓的欲望少了,就会感谢国王。老百姓的欲望多了,国王给了老百姓好处,他们也不领情。你给饥饿的人一点吃的,他就会赞誉你仁慈,你把轻的礼物送给大户人家,连他家的佣人都瞧不起你。仁慈难道不是个鱼饵吗?把老百姓赚钱的路都堵死,而他们想要什么只能从国王那里得到,老百姓才会称颂国王仁慈。

    控制老百姓的方法,上策是控制他们的思想,不得已时才把他们关在监狱里,杀头是下策。让男人把女人都管住,国王就只用管一半的老百姓。再让父亲把子女都管住,国王就只用管四分之一的老百姓。我所说的忠、义、孝实质是不违背上级的意思。

    所谓礼,就是锁住老百姓灵魂与肉体的枷锁。锁住或者打开全由国王说了算。自古以来也没见过礼能约束国王的。而那些制订礼的人却有不少蹲了大狱,更何况普通老百姓呢。礼虽然摸不见,但却是锐利的武器,胜过千万勇敢的军人。

    所谓乐,就是歌颂国王的文章。舆论一律了,老百姓思念国王就像久旱盼甘露一样,如果让老百姓想说啥就说啥,那些煽动群众的人就会得利。不要让老百姓胡说八道,那些犯上做乱的人也就无计可施了。不明智的国王,只知道刀枪可以镇住百姓,却不知道言论也可以把大堤毁了。所以,他们的国家都完蛋了。对于用言论煽动百姓的人,一定要格杀勿论。

    我是就要死的人了,绝不会胡说,如果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必会走上阳关大道。一定记住我说的话。

    说完这些话后,孔子去世。[2]

转至第91楼第 91 楼 山野乙 2019/2/14 22:06:53  的原帖:谢谢您,帮我们还原了墙头草和稀泥的大骗子孔老二的真实面目。

你说说,是通过论语包装的孔丘更招人恨,还是你还原的孔老二更招人恨?
转至第93楼第 93 楼 向天一 2019/2/14 22:25:51  的原帖:原来如此,
孔子何辜!?
转至第104楼第 104 楼 山野乙 2019/2/15 11:11:34  的原帖:你喜欢论语包装的孔子,还是喜欢还原后的真实的孔老二?
转至第105楼第 105 楼 向天一 2019/2/15 11:23:10  的原帖:与偶何关?
偶只看那些思想是否适用。
至于到底是孔子说的,还是别人说的,重要吗?
更重要的是正确解读人家的原意。

转至第108楼第 108 楼 山野乙 2019/2/15 11:57:52  的原帖:有道理,给你点赞。
与你不同,偶更喜欢“孔子临终遗言”还原的真实的孔老二。
呵呵,几千年前的东西了,只能说努力还原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5 15:52:10    引用回复:
110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0:41:42  的原帖:颜回短寿是华夏文明的最大灾难。

转至第34楼第 3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4:19:04  的原帖:你这话说的好。楼帖里说“ 孔子的道德学问当然在颜回之上”,这不过是俗人之见,事实恰恰相反。但孔子的名声和功业却远远不是颜回能比的。孔子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孔子也是有私心的。颜回死后,连孔子的学生都造了反,非厚葬颜回,出一下孔子的丑。但这对孔子也是无所谓的,因为颜回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取代孔子了。
孔子到底要把他的精神王国传给谁呢?谁也不传,他才是永远的太阳。呵呵
俺为陈独秀、普列汉诺夫感到悲哀,要是他们把比自己强的人都干掉该多好啊,那样,他们的光辉就无人能遮蔽了。呵呵
然而,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唯真理是从,否则就完全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马主义者必须全身都是反骨而无一丝一毫唯上之心,否则就根本不是马主义者了。呵呵
就是耶和华、释迦牟尼也是有私心的,俺这里就不扯了。马克思也许会说,在私有制社会里,谁没有私心呢?谁又能超出三界外呢?我若是遇到比我强的人,也许就能发现自己的私心了。呵呵
如果中国的鲁迅遇到比自己强的人,会让他比自己更高吗?俺估计会的。真正的中国人从来都是把荐贤视为最高道德。李斯因为杀了韩非,无论他功业如何,也永远不被人待见。这就是中国人的逻辑。庞涓以布衣取大将之位,何等厉害,但因为嫉妒孙膑,就永远成了被人唾弃的丑角了。呵呵
人永远不可有嫉妒之心,一有此心则万法皆灭。呵呵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49楼第 49 楼 山野乙 2019/2/12 11:43:40  的原帖:高人,一看就洞察了孔老二的私心很重。
转至第51楼第 5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2:31:27  的原帖:你错了。假如你是毛粉,那俺就告诉你,毛的私心比孔老二大一万倍。情人眼里出西施。谁又能看出情人之丑呢?外人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呵呵
俺这里说孔老二有私心,是为颜回报不平。用最高道德要求解剖孔子。呵呵
知道共党的解剖和自我解剖的武器吗?呵呵
转至第52楼第 52 楼 山野乙 2019/2/12 13:21:08  的原帖:    颜回的道德水平那么高,又那么尊敬老师孔夫子,孔老二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还是“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这还不是私心重吗?随后,颜渊死了,死的很冤啊。
    你是高人,一眼洞察了孔老二的很重的私心。我给你点赞!
    打到孔老二,人人有责。

转至第54楼第 5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4:27:38  的原帖:孔子不是“卑鄙小人”,而是彻底摧毁了旧世界思想体系的圣人,俺仅仅是说,太阳也有黑子。和你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呵呵
至于那种浑身上下都是私的人,俺还会说他们吗?呵呵
米国的爱迪生也是个有私心的,这表现在他得罪了手下的一个天下,结果得了现世报,那个天才宁可自己不要诺贝尔奖金,也决不让爱迪生得到。很有意思。呵呵
希特勒也有私心,他宁可让战争失败,也绝不把苏德战场的指挥权让给曼斯坦因。呵呵
大人物的事,可不是咱们这这些凡夫俗子、苍蝇臭虫,木头阿斗能理解的。呵呵


转至第56楼第 56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18:08  的原帖:太阳黑子,你戴深色墨镜看到的吧?这公平吗?
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很厉害。
转至第58楼第 58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6:36:27  的原帖:俺还不明白你的意思呢。但俺有马克思的照妖镜和解剖刀,你有吗?俗话说“知己知彼”。骗子总是反对“攻乎异端”的,然而不“攻乎异端”又怎能知彼?不能做彼,又焉能知己?因为彼此总是相互联系的。呵呵
别说戴“深色墨镜”,只有戴了“深色墨镜”,你才能看到炫目的强光下掩盖着的真相。呵呵
鲁迅不就是戴了“深色墨镜”才看到字缝里的东西的吗?他明白的说,他从来都是用最坏的心思揣度中国人的。呵呵
奴才敢用最坏的心思去揣度主子吗?估计是不敢的。呵呵
转至第60楼第 60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45:19  的原帖:“攻乎异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怎么到你这里,变成了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了呢?
言多必失,难免的。但我把你当英雄,缺点在所难免,人无完人吗。哦,对了,苍蝇喜欢“人无完人”这种话,但我明显不是说给苍蝇听的。

转至第64楼第 6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7:37:55  的原帖:“攻乎异端”是指钻研、攻读异端邪说的意思,不是你理解的的“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意思。呵呵
孔子不赞成他的门徒去研究学习其他思想体系。这就好比一切“邪教”(正教也罢),都是不让信徒学习、知晓别的东西的,否则就会形成思想的混乱,信心就不那么坚定了。只能封闭起来,关起门来做家家。呵呵
但马主义却不是这样的,马主义认为,不精通人类一切思想体系的人,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马主义者。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有道是,攻城不怕坚,攻书不怕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攻的意思也就是专研、研究。共军的部队里都设有敌工部,就是为了研究敌人。了解敌人的,这才能百战百胜。懂了吗?
退一步说,就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你也要先了解异端邪说不是?但作为小喽啰,往往了解之后很容易中毒,所以,还是不让小喽啰了解为妙。呵呵
转至第65楼第 65 楼 山野乙 2019/2/12 17:56:22  的原帖:你真的应该好好“攻读”一下你对“攻乎异端”这句话的解释,然后想一想,你不“猛烈抨击异端邪说”,却“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你这能叫“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吗?
转至第66楼第 66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8:16:14  的原帖:俺的理解,“攻乎异端”就是钻研、研究异端邪说的的意思,这也是大部分人的理解。而马克思主义恰恰是“攻乎异端”的结果,不仅要“攻乎异端”,而且要攻乎一切异端,这才有可能成为马主义者,成为大无畏的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外国学者好像已有公论,那就是,在中国。连一个马主义者都木有。折腾了N多年,终于折腾出一个大笑话了。呵呵
至于前苏联,倒是有一些经院马主义者的,但也是个大笑话。呵呵
转至第67楼第 67 楼 山野乙 2019/2/12 18:26:28  的原帖:我们自身存在的很多错误理解,真的不是我们自身的过错。甚至,我都不敢说,都一定是错误的。
或许,你可以去学习康德的书,看看他是如何攻读传统经典的。不明白也没关系的,很正常的现象。
您是高人,在下已受教良多,但这里的争议,你可以选择谨慎对待的。
转至第71楼第 7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3 0:54:06  的原帖:错误不怕,人类多少万年的东西,有几样是正确的?也许大家认为官哲是正确的,但那种一读欲呕,再读必呕的东西,就是正确又有啥意思?呵呵
关于“攻乎异端”的解释,本来是再清楚不过了,结果却又被专家弄成了经院学问,成了一堆乱麻,实在可笑。就连康有为那样泰斗级别的达人竟然也解释错了。呵呵
因为康有为解释错了,结果就在实践中吃了大亏,最得力的干将梁启超,就因为攻异端攻的太多(攻击、钻研、研究),最后也被异端俘虏,离康有为而去了。康有为怕是把肠子都悔青了。呵呵
大概是官哲大师何新翻译说,“孔子说,攻击见解不同的异端,这是最有害的”。俺以为,还是何大师说的对,他深知咱们的大厦早已腐朽不堪,任何异端邪说的只言片语都是颠覆性的,哪怕大声咳嗽一声,都有可能让其崩塌。呵呵
转至第73楼第 73 楼 山野乙 2019/2/13 9:27:22  的原帖:    你知识极其广博,思维又极其活跃,让我实在难以抓住要点,领悟你想表达什么。
    “经院学问”并不应是一堆乱麻。“一人一义,十人十义,百人百义”,这才是一堆乱麻,而“经院学问”本是解决一堆乱麻问题的。
    对康有为,我只能呵呵了,不评论。
    梁启超猛烈抨击异端,后果很严重,这让你害怕了,很正常。我们普通人比你更害怕,但这是你反对“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理由吗?我们普通人,是非辨别力差,该取谨慎的态度,不好随意抨击异端,但并不反对抨击真正的异端邪说。是不是该如此啊。小梁启超年轻,吃的就是不懂这个理的亏,但英雄气概值得点赞,有苏格拉底的勇气。
    你研究异端邪说,又反对抨击异端邪说,你这种做法,与异端邪说分子不是一样的吗?
    何新大师不简单,但人无完人,错误也在所难免。据说,他皈依佛门了,这是真的吗?
    
转至第75楼第 75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3 11:12:55  的原帖:你完全把俺理解错了。这样说吧。主观上说,俺始终是坚决反对愚民政策的,俺认为,愚民政策是人类有史以来,统治者为统治被统治者而一贯坚持使用的工具,特别是在人类的第一个历史形态,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法师、巫师、法老、长老,等等这种专门从事忽悠人勾当的东西,总是要绝对推行愚民政策的。这怕是任何对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有一点常识的人都能想象到的,是不证自明的。呵呵
谁要是敢对他们的愚弄人民的那一套表示怀疑,那就要受到最残酷的惩罚,比如“点天灯”(俺把太平天国那一套穿越到原始社会了,呵呵)。无论哪个时代的统治者,都是千方百计的搞愚民政策的,对异端邪说也都是坚决打击不留情的。不要说钻研、学习了,连抨击、批判也不准,直接就干净、彻底的灭绝掉了。例如,杨墨之徒曾经遍天下,现在扬子的论述,竟然连只言片语都无存了。任何不利于统治者的东西,都是会被彻底消灭干净的,连批判文章都是不许留下来的。能留下的,多少都是可以被统治者歪曲利用的。呵呵
但马主义认为,统治者的一切努力,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因为生产力的改变必然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进而导致一切都改变。呵呵
你说到经院哲学的用处,自然不错,但是,随着前苏联的垮台,世界上最庞大的马主义经院学者群也都统统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呵呵
真正的马主义者,并不需要读多少马主义的书,也不需要知道他们说过什么话,只要知道马主义的一般原理就足够了。然后根据马主义的原理说话,那就要比马克思等说的更好、更正确了。呵呵
你说俺“知识极其广博”,实不敢当,在层层愚民政策压迫下的俺,是不可能有多少知识的,至于你说思维活跃,这不过是一种觉醒了的被压迫者的一种本能的反应。呵呵
你提到何新出家,俺对呵新的事不了解,他大概就属于巫师、法师之类,如果他出家了,这说明他还有“良知”,不愿再为那些醉生梦死的行尸走肉编造谎言了。当然,很多法师、巫师自己也会相信自己编造的哪一套的,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自欺欺人”。呵呵
只有当新的统治者挑战老的统治者的时候,才会暂时放弃一下愚民政策,但当挑战成功之后,就又会故伎重演了。呵呵
俺在改开前的那个思想“大”解放时代,的确找到了一些知识,并且像孔子一样找到了“一以贯之”的思想方法,这就让俺无论对啥事都能乱说几句了。呵呵
转至第76楼第 76 楼 山野乙 2019/2/13 12:41:12  的原帖:    说着说着,你又把我带到一个极其宏大和深邃的背景中来了,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我能轻松驾驭的境地。
    先拿你提到的“愚民政策”和“自欺欺人”的话题来说,难道上古那些法师和巫师,就真的如你所想象的都那样不堪吗?或许,事实恰恰相反,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悲天悯人的伟大的思想者和救世者。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我理解,这里的母自欺,是指比如闻到恶臭,你厌恶,你就直率接受你的感官感受,不该欺骗自己说,那是香的,一点儿也不臭。若你说那是香的,这就是自欺欺人,误导大众。若别人都说臭,而你闻着就是感觉到很香,你也可以诚实表达你的感受。比如大众对汽油的气味感受差异就很大,因为大家都能诚实表达,我们才能更全面了解实际情况。这里,若你很喜欢汽油的香味,每天要在家里撒点汽油,那你的家人会是什么感受?这就涉及到“齐家”的问题了。“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母自欺仅仅是进阶的第三步,在儒家那里还远远不够。
     对古代的那些伟大的思想者们来说,问题的核心可能还是围绕“我们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以及如何尽可能释放过大的压力和尽可能化解人间的苦难。犹如大众迷途于森林或沙漠之中,并陷入绝望之时,如何走出困境,你作为带队者,偶尔“望梅止渴”一下,这不能说是愚民政策。
     ......
     问题过于宏大,把握不好,不想深究。
转至第77楼第 77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3 13:44:53  的原帖:你说“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悲天悯人的伟大的思想者和救世者”,那只是他们自己的想象和要求别人也这样想象而已。或者说,在谋个阶段他们是这样的,但事情总是会变化的。少年必然要变成老人。新生力量必然要变成腐朽力量,人民的拯救者必然要变成人民的压迫者。这就是辩证法的逻辑。呵呵
不管你怎样看待族群内部的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也不管族群的统治者是因何种丰功伟绩取得统治地位的,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这个基本的事实总是存在于一切族群之中的。你可以寻找一切理由为他们辩护,俺绝不否认你辩护的真实性,但俺作为现代人,无法接受他们的那些不能自圆其说或能自圆其说的理论。呵呵
这里牵涉到合理性问题,你可以认为,一切存在的都是合理的,俺也可以认为,一切合理的也是必然要灭亡的。而一切合理的,都必然要转化为不合理的。这应该也是常识吧?最近的历史上,有个太平天国,无论太平天国那一套在现代人眼里如何荒诞和残暴,但同情他们的人却照样用种种理由为他们辩护,并且用本朝的官哲为他们做彻底的辩护,这就是用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的观点为他们辩护,给予他们彻底的肯定。至于俺,既不想谴责他们,也不想为他们辩护,俺只想说一句话,即便用宗教(或邪教)的形式组织和动员被压迫人民是无可指摘的,但不用高人,与高人为敌,灭亡也是必然的。周朝的统治者为什么不灭亡能兴起,就是因为他们的最高统治者日夜都在盼望上天能降下高人帮助他们。他们的真诚感动了上天,上天就让姜子牙来帮助他们了。于是他们就成功了。判断真诚与否非常简单,哪怕有一丝一毫的真诚,都是不会拒绝用高人的。呵呵
俺又扯高人问题了,但并不见得俺就是高人。千万别误会。呵呵
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那一套,也仅仅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方面,如果文盲都能懂,有点知识的人随便撇一眼,也就比文盲懂的更多了。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大家都不愿说而已。呵呵
问题越宏大,越可以随便乱扯,你总不会要求句句是真理吧?呵呵
转至第78楼第 78 楼 山野乙 2019/2/13 15:25:06  的原帖:    我说的原话是:
    先拿你提到的“愚民政策”和“自欺欺人”的话题来说,难道上古那些法师和巫师,就真的如你所想象的都那样不堪吗?或许,事实恰恰相反,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悲天悯人的伟大的思想者和救世者

   我没有你那么自信,自信地认为,古代那些法师和巫师都是大搞愚民政策的邪恶坏蛋。我宁愿相信,上古那极其艰难的蛮荒时代,我们的祖先们,不管是法师和巫师,还是你口中的愚民们,即那些法师或巫师的追随者们,他们大多数都很伟大,他们经受住了常人难以经受的严峻考验,把接力棒一代代传承了下来。是他们点燃了人类文明的火炬,不管你喜欢不喜欢这点,反对还是欣赏这一点,事实如此,人类由此踏上文明建设的道路。今天,你我的血管里依然流淌着他们高贵的血液。若今天我们有所进步,那也是站在他们那些巨人的肩膀上成就的。
    
    另,这里提醒你,辩证法的运用有规范要遵循的。上古的法师,与中古的法师,与今天的法师,与自称的“张大师”或“李大师”,是不同的人。你不能说张大师昨天犯了错误,该今天的李大师承担,因为昨天的张大师辩证法地变成了今天的李大师。你也不能说,近古的法师邪恶,该中古的法师们担责,因为中古的法师辩证法地变成了近古的法师。中古的法师堕落,该上古的法师们承担,因为上古的法师辩证法地变成了中古的法师。
    一代人完成一代人的使命。犹如长征,我们今天所处的位置,乃至我们今天得以存在,那是前辈们不惧困苦,克服艰难险阻,克服重重阻力,乃至克服各种拖后腿的力量,甚至不排除被某些人误导走了许多弯路,就这么一代代地默默奉献,努力探索,以及争论和斗争,接力棒地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今后向何处去,该如何做,这是现在这辈人面临的和需要解决的问题。而前辈们的探索和经验教训,应该成为你少走弯路,多走正确道路的宝贵历史积淀。

转至第79楼第 79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3 23:35:03  的原帖:看了你说的这些,俺真不知道咋说才好。这样把,俺也给你增添点信心好了。现在俺就找点本朝的歌词,献给伟大的太平天国运动。
天国的旗帜迎风飘扬,
天国的人民奋发图强,
奋起扫除一切妖孽,
誓把人间变成天堂
我们的道路多么宽广,
我们的前程无比辉煌,
我们献身这壮丽的事业,
无限幸福无尚荣光。
若是为原始共产主义以及人类不断的返祖现象做辩护,俺觉得俺的底气比你还足呢。呵呵
然而,天国的事业终于烟消云散了,他们的统治者是最低级无能的统治者,把他们自己和他们的人民统统带进了地狱。假如你对天国的人民有一丝一毫的爱,你就应当无情的谴责他们的统治者,哪怕被点天灯也在所不惜。问题是你敢吗?呵呵
俺无论谴责谁,从来都是站在他的立场上的,而这正是别人最嫉恨的。呵呵
李斯杀韩非,并不是因为韩非和李斯政见不同,而是高度一致,且韩非的水平远在李斯之上,所以才不能不杀、不敢不杀,否则自己的位置就很难保住了。呵呵
你把他们看的很高尚,俺却把他们看的很卑污。呵呵


转至第80楼第 80 楼 山野乙 2019/2/14 12:37:59  的原帖:    如是我闻:韩非的书里,人性极其阴暗,没有未来,只有绝望。因此,司马迁把韩非归入老子一脉。而李斯,人性视角与韩非一样阴暗。对未来,虽然也看不到希望,但李斯还没有彻底绝望,他试图想做点什么。
    至于他们的知识水平高下,我没听说过,这里不做判断。
    李斯韩非所处的周围的时空,社会为何堕落成他们眼中的那样阴暗的境地,这个问题复杂,我回答不了。

    您觉得,你更接近韩非呢,还是更接近李斯呢?这里,你这伟大的“智叟”又能给我何种“信心”呢?是不是想告诉我,你的那些祖先们不过是一群野蛮愚蠢的猴子,然后你通过努力变成高级的了。但是,达尔文告诉你,你的努力没有意义,不会让你变得更高级。
    如此,我能理解了,你为什么那么怕“返祖”。
    即没有前进的方向,又恐惧返祖,还生活在无处可逃的极其阴暗的囚笼里,确实令人纠结。

    你我已老,可以回顾一下老人的历史。孝道的中国,一直希望建立一个老有所养的世界,希望老人们可以活得更有尊严。几千年的持续努力和奋斗,走到今天,越来越多的人依靠退休工资和社保,就能维持有尊严的自立的生活。在此意义上,你是不是该感谢一下上古那些发现和建构这一理想的伟大的法师和巫师们,并为未来多维护一些信心。

    至于“太平天国”问题,前面“攻乎异端”的讨论已涉及。你努力钻研异端,但反对抨击异端,甚至执异端而乐此不彼,所以“太平天国”问题该是要你反思的问题。

转至第81楼第 8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4 13:33:09  的原帖:看来,咱们的讨论已经走入歧途,只是各说各话了。
还是找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吧。那就是无论什么社会形态,什么样的人可以当领导的问题。这才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如果硬要扯李斯、韩非谁的水平高,俺认为韩非的水平高,但别人会认吗?怕会要争论一万年了。当秦始皇读到韩非的文章时说,如果能见到此人,死而无憾。这话是和李斯说的,李斯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水平远不如韩非。因为领导的话就是圣旨,那是无法辩论的。专制制度下的这点常识,你怕不会不懂吧?当年毛说某人“人才难得”,立马就让他当领导人了,谁又敢说他不是人才呀?俺说韩非比李斯强,是建立在现实政治基础上的,可不是凭空乱扯的。呵呵
所以,李斯就要不顾一切的杀掉韩非,否则就会被取代了。你说韩非阴暗,俺认为韩非光明,他用大量的事实揭露论证了人治社会的黑暗(在人治社会里,就连统治者的人权都无法保障),认为只有法制才能让社会走向光明。而李斯,正在把社会拉向人治的泥潭。秦统一中国后,统治者内部充满了狗血剧,连半点法制的影子都木有了,这才让秦朝急速走向灭亡。呵呵
俺现在站在秦朝的立场说话,俺认为,如果秦始皇用韩非取代李斯,死后让扶苏和韩非当政,秦国就很难灭亡了。李斯、赵高、胡亥之流正是导致秦朝灭亡的人。关键问题是最高统帅部的问题,是贤才和庸才和蠢才的问题,而不是其他问题,或者说,在那样的历史节点上,统帅部人员的优劣是有决定性意义的。呵呵
你认为,李斯、赵高、胡亥之辈,对秦朝的灭亡没有责任吗?连他们自己后来也不得不对掐起来了。呵呵
为了不暴露自己身上的反骨,你当然可以回避这些问题,但当你刻意回避这些问题的时候,不正好暴露了自己身上的反骨了吗?呵呵


转至第82楼第 82 楼 山野乙 2019/2/14 13:52:53  的原帖:     是你把我拉到这个高深的话题中来的,我力不从心啊。
     韩非和李斯,谁更适合当领导,这个我层次低,真的看不出来。
     如是我闻:所谓“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君王适合当领导。
     如果说,擅长理论研究的与擅长政治的相比,擅长理论研究的不适合当领导,那韩非就不适合当领导。想把问题考虑周全了才说,说话就显得不利索,这怎么适合当领导呢。因此说,李斯比韩非更适合当领导,你也适合当领导。
转至第83楼第 83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4 15:08:11  的原帖:你说“君王适合当领导”,君王不就是领导吗?并且是最高领导,你是在绕俺吧?呵呵
或许,你的意思是说只有血统高贵的,才能当领导,这就对头了,这也说明你木有反骨。因为中国自古都是这样的,只有高贵的精子才能当领导。呵呵
至于理论家和实干家谁能当领导的问题,那根本就是个伪命题,以俺看,谁都可以当领导,就是几岁的小娃娃当领导也是可以的,只要他来源于高贵的精子。请看,满洲人让一个六岁的小娃娃当皇帝,不就入关征服了中国吗?你也可以说,实际当权的是多尔衮,但他十一岁的时候,就把多尔衮也给打倒了,挖墓出尸,挫骨扬灰,真霸气,简直就跟西游记里的红孩儿一样了。多尔衮征服了中国,对满人有盖世之功,竟然都被这个小娃娃皇帝给打倒了,实在太厉害了。这个小娃娃怕是古今中外最厉害的皇帝了。呵呵
你说俺适合当领导,算你说对了,闭着眼都能当领导,总不会比那几岁大的小娃娃更差吧?你说说,六岁的儿皇帝顺治,是理论家还是实干家呢?呵呵
有道是,粪土当年万户侯。啥理论家、实干家,统统伪命题。只要是粪土,就可以当领导。呵呵
现实点说,领导做报告的时候,只要不把秘书写的稿子念错别字,就算水平很高了。呵呵
最近,特朗普把美国政府关门一个月,美国还不是依然如故?可见,就是米猪国家选出的那些猪领导,也是可有可无的。庸人世界,统统一个样。呵呵


转至第85楼第 85 楼 山野乙 2019/2/14 15:50:36  的原帖:您也认可,你是高人。
你们高人适合当领导,那6岁小娃娃,能有多高?
转至第86楼第 86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4 17:43:48  的原帖:看来,俺的帖子你没细看,只好再重复一下,“有道是,粪土当年万户侯。啥理论家、实干家,统统伪命题。只要是粪土,就可以当领导。呵呵”
俺的意思是说,领导水平低,就会让千千万万的屁民生出不安分之心,这就是社会不安定的根源之一。或者凭精子高贵定高低,或者凭选举,这样,大家就无话可说了。呵呵
古往今来,有多少民族、部落、国家、政权,被无能的统治者领上灭亡之路,实在是应该深思的。
那些把民族、部落、国家、政权领到灭亡或灾难深渊的酋长、巫师、法老、国王、皇帝等等统治者和统治者集团,难道不应该被谴责吗?
当敌人被消灭完了的时候,社会矛盾就是人民内部矛盾了,而人民内部矛盾,说到底,就是谁当领导的问题,是任人唯亲还是任人唯贤的问题。任人唯亲必然导致人心离散,一切完蛋。呵呵
转至第87楼第 87 楼 山野乙 2019/2/14 17:56:30  的原帖:您也认可,你是高人。
你们高人适合当领导,那6岁小娃娃,能有多高,适合当领导吗?

先请回答上面的问题。
转至第89楼第 89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4 19:58:34  的原帖:这问题还要回答吗?两千年前中国人就回答过,世无英雄,才让娃娃成名。呵呵
敌人太猪,谁都可以对付,娃娃都可对付,泥塑木雕都可对付。但是,若是遇到强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懂吗?呵呵
以满洲那种兵民合体的乌合之众,人数又少,但宰杀举国皆猪的大明,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要说他们还有个六岁的儿皇帝,就是木有皇帝,也照样能宰掉大明猪。你信吗?大明的国策是见高人就杀,杀光了高人,就只能等别人来杀猪吃肉了。呵呵
你们村搞围棋争霸赛,一段棋手就能杀他们片甲不留,但若和日本人比赛,就只能让九段高手出马了。这种简单的道理还不懂吗?呵呵
举个本朝的实例吧,当年林彪打了辽沈战役,三野二野就急了,不顾敌强我弱,拼命也要打淮海战役,说是倾家荡产打淮海。结果就60万打败了80万。好像很会打仗一样。但其实这都是国民党太猪,不愿用白崇禧才让本朝得到胜利的。假如国民党让白崇禧打淮海战役,白崇禧随便把桂系拉两个兵团上来,共军还能胜利吗?任何有一点淮海战役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这样,共军就只能赶紧收兵转移了。呵呵
你肯定会下棋吧?肯定也赢过不少棋吧?但你跟高手下过吗?怕是随便就下的你找不到北了。呵呵
转至第92楼第 92 楼 山野乙 2019/2/14 22:10:12  的原帖:您也认可,你是高人。
你们高人适合当领导,那6岁小娃娃,能有多高,适合当领导吗?

看你的回应,我非常佩服,并认为,你极具政治家的才干!
虽然高人极少,但每个时代都有高人。古往今来,高人不被社会待见,不被人民待见,不被统治者待见。只有在极其罕见、极其偶然、极其个别的情况下,高人才能出线。并且,无论出线与否,都很难有好下场。呵呵
瞎扯一气,见笑了。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5 16:23:05    引用回复:
111
转至第107楼第 107 楼 好利获得 2019/2/15 11:48:06  的原帖:颜回不过是赵括一类的人物,只会纸上谈兵,平日袖手谈心性一类的人。纸上谈兵是富贵荣华的高干子弟的专利。假如孙子、吴起,范雎、商鞅没有展示才能的机会,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纸上谈兵呢?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5 16:57:34    引用回复:
112
转至第31楼第 31 楼 就是這样 2019/2/12 0:41:42  的原帖:颜回短寿是华夏文明的最大灾难。

转至第34楼第 3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4:19:04  的原帖:你这话说的好。楼帖里说“ 孔子的道德学问当然在颜回之上”,这不过是俗人之见,事实恰恰相反。但孔子的名声和功业却远远不是颜回能比的。孔子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孔子也是有私心的。颜回死后,连孔子的学生都造了反,非厚葬颜回,出一下孔子的丑。但这对孔子也是无所谓的,因为颜回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取代孔子了。
孔子到底要把他的精神王国传给谁呢?谁也不传,他才是永远的太阳。呵呵
俺为陈独秀、普列汉诺夫感到悲哀,要是他们把比自己强的人都干掉该多好啊,那样,他们的光辉就无人能遮蔽了。呵呵
然而,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要求,就是唯真理是从,否则就完全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马主义者必须全身都是反骨而无一丝一毫唯上之心,否则就根本不是马主义者了。呵呵
就是耶和华、释迦牟尼也是有私心的,俺这里就不扯了。马克思也许会说,在私有制社会里,谁没有私心呢?谁又能超出三界外呢?我若是遇到比我强的人,也许就能发现自己的私心了。呵呵
如果中国的鲁迅遇到比自己强的人,会让他比自己更高吗?俺估计会的。真正的中国人从来都是把荐贤视为最高道德。李斯因为杀了韩非,无论他功业如何,也永远不被人待见。这就是中国人的逻辑。庞涓以布衣取大将之位,何等厉害,但因为嫉妒孙膑,就永远成了被人唾弃的丑角了。呵呵
人永远不可有嫉妒之心,一有此心则万法皆灭。呵呵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49楼第 49 楼 山野乙 2019/2/12 11:43:40  的原帖:高人,一看就洞察了孔老二的私心很重。
转至第51楼第 5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2:31:27  的原帖:你错了。假如你是毛粉,那俺就告诉你,毛的私心比孔老二大一万倍。情人眼里出西施。谁又能看出情人之丑呢?外人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呵呵
俺这里说孔老二有私心,是为颜回报不平。用最高道德要求解剖孔子。呵呵
知道共党的解剖和自我解剖的武器吗?呵呵
转至第52楼第 52 楼 山野乙 2019/2/12 13:21:08  的原帖:    颜回的道德水平那么高,又那么尊敬老师孔夫子,孔老二这个卑鄙小人竟然还是“最担心的就是颜回取孔子而代之。”,这还不是私心重吗?随后,颜渊死了,死的很冤啊。
    你是高人,一眼洞察了孔老二的很重的私心。我给你点赞!
    打到孔老二,人人有责。

转至第54楼第 5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4:27:38  的原帖:孔子不是“卑鄙小人”,而是彻底摧毁了旧世界思想体系的圣人,俺仅仅是说,太阳也有黑子。和你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呵呵
至于那种浑身上下都是私的人,俺还会说他们吗?呵呵
米国的爱迪生也是个有私心的,这表现在他得罪了手下的一个天下,结果得了现世报,那个天才宁可自己不要诺贝尔奖金,也决不让爱迪生得到。很有意思。呵呵
希特勒也有私心,他宁可让战争失败,也绝不把苏德战场的指挥权让给曼斯坦因。呵呵
大人物的事,可不是咱们这这些凡夫俗子、苍蝇臭虫,木头阿斗能理解的。呵呵


转至第56楼第 56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18:08  的原帖:太阳黑子,你戴深色墨镜看到的吧?这公平吗?
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很厉害。
转至第58楼第 58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6:36:27  的原帖:俺还不明白你的意思呢。但俺有马克思的照妖镜和解剖刀,你有吗?俗话说“知己知彼”。骗子总是反对“攻乎异端”的,然而不“攻乎异端”又怎能知彼?不能做彼,又焉能知己?因为彼此总是相互联系的。呵呵
别说戴“深色墨镜”,只有戴了“深色墨镜”,你才能看到炫目的强光下掩盖着的真相。呵呵
鲁迅不就是戴了“深色墨镜”才看到字缝里的东西的吗?他明白的说,他从来都是用最坏的心思揣度中国人的。呵呵
奴才敢用最坏的心思去揣度主子吗?估计是不敢的。呵呵
转至第60楼第 60 楼 山野乙 2019/2/12 16:45:19  的原帖:“攻乎异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怎么到你这里,变成了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了呢?
言多必失,难免的。但我把你当英雄,缺点在所难免,人无完人吗。哦,对了,苍蝇喜欢“人无完人”这种话,但我明显不是说给苍蝇听的。

转至第64楼第 64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7:37:55  的原帖:“攻乎异端”是指钻研、攻读异端邪说的意思,不是你理解的的“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意思。呵呵
孔子不赞成他的门徒去研究学习其他思想体系。这就好比一切“邪教”(正教也罢),都是不让信徒学习、知晓别的东西的,否则就会形成思想的混乱,信心就不那么坚定了。只能封闭起来,关起门来做家家。呵呵
但马主义却不是这样的,马主义认为,不精通人类一切思想体系的人,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马主义者。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有道是,攻城不怕坚,攻书不怕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攻的意思也就是专研、研究。共军的部队里都设有敌工部,就是为了研究敌人。了解敌人的,这才能百战百胜。懂了吗?
退一步说,就是“猛烈抨击异端邪说”。你也要先了解异端邪说不是?但作为小喽啰,往往了解之后很容易中毒,所以,还是不让小喽啰了解为妙。呵呵
转至第65楼第 65 楼 山野乙 2019/2/12 17:56:22  的原帖:你真的应该好好“攻读”一下你对“攻乎异端”这句话的解释,然后想一想,你不“猛烈抨击异端邪说”,却“执异端而乐此不彼”,你这能叫“马主义要的不是迷信的信徒、奴才,而是真理的捍卫者。”吗?
转至第66楼第 66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2 18:16:14  的原帖:俺的理解,“攻乎异端”就是钻研、研究异端邪说的的意思,这也是大部分人的理解。而马克思主义恰恰是“攻乎异端”的结果,不仅要“攻乎异端”,而且要攻乎一切异端,这才有可能成为马主义者,成为大无畏的真理的捍卫者。呵呵
外国学者好像已有公论,那就是,在中国。连一个马主义者都木有。折腾了N多年,终于折腾出一个大笑话了。呵呵
至于前苏联,倒是有一些经院马主义者的,但也是个大笑话。呵呵
转至第67楼第 67 楼 山野乙 2019/2/12 18:26:28  的原帖:我们自身存在的很多错误理解,真的不是我们自身的过错。甚至,我都不敢说,都一定是错误的。
或许,你可以去学习康德的书,看看他是如何攻读传统经典的。不明白也没关系的,很正常的现象。
您是高人,在下已受教良多,但这里的争议,你可以选择谨慎对待的。
转至第71楼第 7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3 0:54:06  的原帖:错误不怕,人类多少万年的东西,有几样是正确的?也许大家认为官哲是正确的,但那种一读欲呕,再读必呕的东西,就是正确又有啥意思?呵呵
关于“攻乎异端”的解释,本来是再清楚不过了,结果却又被专家弄成了经院学问,成了一堆乱麻,实在可笑。就连康有为那样泰斗级别的达人竟然也解释错了。呵呵
因为康有为解释错了,结果就在实践中吃了大亏,最得力的干将梁启超,就因为攻异端攻的太多(攻击、钻研、研究),最后也被异端俘虏,离康有为而去了。康有为怕是把肠子都悔青了。呵呵
大概是官哲大师何新翻译说,“孔子说,攻击见解不同的异端,这是最有害的”。俺以为,还是何大师说的对,他深知咱们的大厦早已腐朽不堪,任何异端邪说的只言片语都是颠覆性的,哪怕大声咳嗽一声,都有可能让其崩塌。呵呵
转至第73楼第 73 楼 山野乙 2019/2/13 9:27:22  的原帖:    你知识极其广博,思维又极其活跃,让我实在难以抓住要点,领悟你想表达什么。
    “经院学问”并不应是一堆乱麻。“一人一义,十人十义,百人百义”,这才是一堆乱麻,而“经院学问”本是解决一堆乱麻问题的。
    对康有为,我只能呵呵了,不评论。
    梁启超猛烈抨击异端,后果很严重,这让你害怕了,很正常。我们普通人比你更害怕,但这是你反对“猛烈抨击异端邪说”的理由吗?我们普通人,是非辨别力差,该取谨慎的态度,不好随意抨击异端,但并不反对抨击真正的异端邪说。是不是该如此啊。小梁启超年轻,吃的就是不懂这个理的亏,但英雄气概值得点赞,有苏格拉底的勇气。
    你研究异端邪说,又反对抨击异端邪说,你这种做法,与异端邪说分子不是一样的吗?
    何新大师不简单,但人无完人,错误也在所难免。据说,他皈依佛门了,这是真的吗?
    
转至第75楼第 75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3 11:12:55  的原帖:你完全把俺理解错了。这样说吧。主观上说,俺始终是坚决反对愚民政策的,俺认为,愚民政策是人类有史以来,统治者为统治被统治者而一贯坚持使用的工具,特别是在人类的第一个历史形态,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法师、巫师、法老、长老,等等这种专门从事忽悠人勾当的东西,总是要绝对推行愚民政策的。这怕是任何对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有一点常识的人都能想象到的,是不证自明的。呵呵
谁要是敢对他们的愚弄人民的那一套表示怀疑,那就要受到最残酷的惩罚,比如“点天灯”(俺把太平天国那一套穿越到原始社会了,呵呵)。无论哪个时代的统治者,都是千方百计的搞愚民政策的,对异端邪说也都是坚决打击不留情的。不要说钻研、学习了,连抨击、批判也不准,直接就干净、彻底的灭绝掉了。例如,杨墨之徒曾经遍天下,现在扬子的论述,竟然连只言片语都无存了。任何不利于统治者的东西,都是会被彻底消灭干净的,连批判文章都是不许留下来的。能留下的,多少都是可以被统治者歪曲利用的。呵呵
但马主义认为,统治者的一切努力,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因为生产力的改变必然导致生产关系的改变,进而导致一切都改变。呵呵
你说到经院哲学的用处,自然不错,但是,随着前苏联的垮台,世界上最庞大的马主义经院学者群也都统统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呵呵
真正的马主义者,并不需要读多少马主义的书,也不需要知道他们说过什么话,只要知道马主义的一般原理就足够了。然后根据马主义的原理说话,那就要比马克思等说的更好、更正确了。呵呵
你说俺“知识极其广博”,实不敢当,在层层愚民政策压迫下的俺,是不可能有多少知识的,至于你说思维活跃,这不过是一种觉醒了的被压迫者的一种本能的反应。呵呵
你提到何新出家,俺对呵新的事不了解,他大概就属于巫师、法师之类,如果他出家了,这说明他还有“良知”,不愿再为那些醉生梦死的行尸走肉编造谎言了。当然,很多法师、巫师自己也会相信自己编造的哪一套的,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自欺欺人”。呵呵
只有当新的统治者挑战老的统治者的时候,才会暂时放弃一下愚民政策,但当挑战成功之后,就又会故伎重演了。呵呵
俺在改开前的那个思想“大”解放时代,的确找到了一些知识,并且像孔子一样找到了“一以贯之”的思想方法,这就让俺无论对啥事都能乱说几句了。呵呵
转至第76楼第 76 楼 山野乙 2019/2/13 12:41:12  的原帖:    说着说着,你又把我带到一个极其宏大和深邃的背景中来了,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我能轻松驾驭的境地。
    先拿你提到的“愚民政策”和“自欺欺人”的话题来说,难道上古那些法师和巫师,就真的如你所想象的都那样不堪吗?或许,事实恰恰相反,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悲天悯人的伟大的思想者和救世者。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我理解,这里的母自欺,是指比如闻到恶臭,你厌恶,你就直率接受你的感官感受,不该欺骗自己说,那是香的,一点儿也不臭。若你说那是香的,这就是自欺欺人,误导大众。若别人都说臭,而你闻着就是感觉到很香,你也可以诚实表达你的感受。比如大众对汽油的气味感受差异就很大,因为大家都能诚实表达,我们才能更全面了解实际情况。这里,若你很喜欢汽油的香味,每天要在家里撒点汽油,那你的家人会是什么感受?这就涉及到“齐家”的问题了。“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母自欺仅仅是进阶的第三步,在儒家那里还远远不够。
     对古代的那些伟大的思想者们来说,问题的核心可能还是围绕“我们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以及如何尽可能释放过大的压力和尽可能化解人间的苦难。犹如大众迷途于森林或沙漠之中,并陷入绝望之时,如何走出困境,你作为带队者,偶尔“望梅止渴”一下,这不能说是愚民政策。
     ......
     问题过于宏大,把握不好,不想深究。
转至第77楼第 77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3 13:44:53  的原帖:你说“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悲天悯人的伟大的思想者和救世者”,那只是他们自己的想象和要求别人也这样想象而已。或者说,在谋个阶段他们是这样的,但事情总是会变化的。少年必然要变成老人。新生力量必然要变成腐朽力量,人民的拯救者必然要变成人民的压迫者。这就是辩证法的逻辑。呵呵
不管你怎样看待族群内部的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也不管族群的统治者是因何种丰功伟绩取得统治地位的,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这个基本的事实总是存在于一切族群之中的。你可以寻找一切理由为他们辩护,俺绝不否认你辩护的真实性,但俺作为现代人,无法接受他们的那些不能自圆其说或能自圆其说的理论。呵呵
这里牵涉到合理性问题,你可以认为,一切存在的都是合理的,俺也可以认为,一切合理的也是必然要灭亡的。而一切合理的,都必然要转化为不合理的。这应该也是常识吧?最近的历史上,有个太平天国,无论太平天国那一套在现代人眼里如何荒诞和残暴,但同情他们的人却照样用种种理由为他们辩护,并且用本朝的官哲为他们做彻底的辩护,这就是用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的观点为他们辩护,给予他们彻底的肯定。至于俺,既不想谴责他们,也不想为他们辩护,俺只想说一句话,即便用宗教(或邪教)的形式组织和动员被压迫人民是无可指摘的,但不用高人,与高人为敌,灭亡也是必然的。周朝的统治者为什么不灭亡能兴起,就是因为他们的最高统治者日夜都在盼望上天能降下高人帮助他们。他们的真诚感动了上天,上天就让姜子牙来帮助他们了。于是他们就成功了。判断真诚与否非常简单,哪怕有一丝一毫的真诚,都是不会拒绝用高人的。呵呵
俺又扯高人问题了,但并不见得俺就是高人。千万别误会。呵呵
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那一套,也仅仅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方面,如果文盲都能懂,有点知识的人随便撇一眼,也就比文盲懂的更多了。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大家都不愿说而已。呵呵
问题越宏大,越可以随便乱扯,你总不会要求句句是真理吧?呵呵
转至第78楼第 78 楼 山野乙 2019/2/13 15:25:06  的原帖:    我说的原话是:
    先拿你提到的“愚民政策”和“自欺欺人”的话题来说,难道上古那些法师和巫师,就真的如你所想象的都那样不堪吗?或许,事实恰恰相反,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悲天悯人的伟大的思想者和救世者

   我没有你那么自信,自信地认为,古代那些法师和巫师都是大搞愚民政策的邪恶坏蛋。我宁愿相信,上古那极其艰难的蛮荒时代,我们的祖先们,不管是法师和巫师,还是你口中的愚民们,即那些法师或巫师的追随者们,他们大多数都很伟大,他们经受住了常人难以经受的严峻考验,把接力棒一代代传承了下来。是他们点燃了人类文明的火炬,不管你喜欢不喜欢这点,反对还是欣赏这一点,事实如此,人类由此踏上文明建设的道路。今天,你我的血管里依然流淌着他们高贵的血液。若今天我们有所进步,那也是站在他们那些巨人的肩膀上成就的。
    
    另,这里提醒你,辩证法的运用有规范要遵循的。上古的法师,与中古的法师,与今天的法师,与自称的“张大师”或“李大师”,是不同的人。你不能说张大师昨天犯了错误,该今天的李大师承担,因为昨天的张大师辩证法地变成了今天的李大师。你也不能说,近古的法师邪恶,该中古的法师们担责,因为中古的法师辩证法地变成了近古的法师。中古的法师堕落,该上古的法师们承担,因为上古的法师辩证法地变成了中古的法师。
    一代人完成一代人的使命。犹如长征,我们今天所处的位置,乃至我们今天得以存在,那是前辈们不惧困苦,克服艰难险阻,克服重重阻力,乃至克服各种拖后腿的力量,甚至不排除被某些人误导走了许多弯路,就这么一代代地默默奉献,努力探索,以及争论和斗争,接力棒地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今后向何处去,该如何做,这是现在这辈人面临的和需要解决的问题。而前辈们的探索和经验教训,应该成为你少走弯路,多走正确道路的宝贵历史积淀。

转至第79楼第 79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3 23:35:03  的原帖:看了你说的这些,俺真不知道咋说才好。这样把,俺也给你增添点信心好了。现在俺就找点本朝的歌词,献给伟大的太平天国运动。
天国的旗帜迎风飘扬,
天国的人民奋发图强,
奋起扫除一切妖孽,
誓把人间变成天堂
我们的道路多么宽广,
我们的前程无比辉煌,
我们献身这壮丽的事业,
无限幸福无尚荣光。
若是为原始共产主义以及人类不断的返祖现象做辩护,俺觉得俺的底气比你还足呢。呵呵
然而,天国的事业终于烟消云散了,他们的统治者是最低级无能的统治者,把他们自己和他们的人民统统带进了地狱。假如你对天国的人民有一丝一毫的爱,你就应当无情的谴责他们的统治者,哪怕被点天灯也在所不惜。问题是你敢吗?呵呵
俺无论谴责谁,从来都是站在他的立场上的,而这正是别人最嫉恨的。呵呵
李斯杀韩非,并不是因为韩非和李斯政见不同,而是高度一致,且韩非的水平远在李斯之上,所以才不能不杀、不敢不杀,否则自己的位置就很难保住了。呵呵
你把他们看的很高尚,俺却把他们看的很卑污。呵呵


转至第80楼第 80 楼 山野乙 2019/2/14 12:37:59  的原帖:    如是我闻:韩非的书里,人性极其阴暗,没有未来,只有绝望。因此,司马迁把韩非归入老子一脉。而李斯,人性视角与韩非一样阴暗。对未来,虽然也看不到希望,但李斯还没有彻底绝望,他试图想做点什么。
    至于他们的知识水平高下,我没听说过,这里不做判断。
    李斯韩非所处的周围的时空,社会为何堕落成他们眼中的那样阴暗的境地,这个问题复杂,我回答不了。

    您觉得,你更接近韩非呢,还是更接近李斯呢?这里,你这伟大的“智叟”又能给我何种“信心”呢?是不是想告诉我,你的那些祖先们不过是一群野蛮愚蠢的猴子,然后你通过努力变成高级的了。但是,达尔文告诉你,你的努力没有意义,不会让你变得更高级。
    如此,我能理解了,你为什么那么怕“返祖”。
    即没有前进的方向,又恐惧返祖,还生活在无处可逃的极其阴暗的囚笼里,确实令人纠结。

    你我已老,可以回顾一下老人的历史。孝道的中国,一直希望建立一个老有所养的世界,希望老人们可以活得更有尊严。几千年的持续努力和奋斗,走到今天,越来越多的人依靠退休工资和社保,就能维持有尊严的自立的生活。在此意义上,你是不是该感谢一下上古那些发现和建构这一理想的伟大的法师和巫师们,并为未来多维护一些信心。

    至于“太平天国”问题,前面“攻乎异端”的讨论已涉及。你努力钻研异端,但反对抨击异端,甚至执异端而乐此不彼,所以“太平天国”问题该是要你反思的问题。

转至第81楼第 81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4 13:33:09  的原帖:看来,咱们的讨论已经走入歧途,只是各说各话了。
还是找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吧。那就是无论什么社会形态,什么样的人可以当领导的问题。这才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如果硬要扯李斯、韩非谁的水平高,俺认为韩非的水平高,但别人会认吗?怕会要争论一万年了。当秦始皇读到韩非的文章时说,如果能见到此人,死而无憾。这话是和李斯说的,李斯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水平远不如韩非。因为领导的话就是圣旨,那是无法辩论的。专制制度下的这点常识,你怕不会不懂吧?当年毛说某人“人才难得”,立马就让他当领导人了,谁又敢说他不是人才呀?俺说韩非比李斯强,是建立在现实政治基础上的,可不是凭空乱扯的。呵呵
所以,李斯就要不顾一切的杀掉韩非,否则就会被取代了。你说韩非阴暗,俺认为韩非光明,他用大量的事实揭露论证了人治社会的黑暗(在人治社会里,就连统治者的人权都无法保障),认为只有法制才能让社会走向光明。而李斯,正在把社会拉向人治的泥潭。秦统一中国后,统治者内部充满了狗血剧,连半点法制的影子都木有了,这才让秦朝急速走向灭亡。呵呵
俺现在站在秦朝的立场说话,俺认为,如果秦始皇用韩非取代李斯,死后让扶苏和韩非当政,秦国就很难灭亡了。李斯、赵高、胡亥之流正是导致秦朝灭亡的人。关键问题是最高统帅部的问题,是贤才和庸才和蠢才的问题,而不是其他问题,或者说,在那样的历史节点上,统帅部人员的优劣是有决定性意义的。呵呵
你认为,李斯、赵高、胡亥之辈,对秦朝的灭亡没有责任吗?连他们自己后来也不得不对掐起来了。呵呵
为了不暴露自己身上的反骨,你当然可以回避这些问题,但当你刻意回避这些问题的时候,不正好暴露了自己身上的反骨了吗?呵呵


转至第82楼第 82 楼 山野乙 2019/2/14 13:52:53  的原帖:     是你把我拉到这个高深的话题中来的,我力不从心啊。
     韩非和李斯,谁更适合当领导,这个我层次低,真的看不出来。
     如是我闻:所谓“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君王适合当领导。
     如果说,擅长理论研究的与擅长政治的相比,擅长理论研究的不适合当领导,那韩非就不适合当领导。想把问题考虑周全了才说,说话就显得不利索,这怎么适合当领导呢。因此说,李斯比韩非更适合当领导,你也适合当领导。
转至第83楼第 83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4 15:08:11  的原帖:你说“君王适合当领导”,君王不就是领导吗?并且是最高领导,你是在绕俺吧?呵呵
或许,你的意思是说只有血统高贵的,才能当领导,这就对头了,这也说明你木有反骨。因为中国自古都是这样的,只有高贵的精子才能当领导。呵呵
至于理论家和实干家谁能当领导的问题,那根本就是个伪命题,以俺看,谁都可以当领导,就是几岁的小娃娃当领导也是可以的,只要他来源于高贵的精子。请看,满洲人让一个六岁的小娃娃当皇帝,不就入关征服了中国吗?你也可以说,实际当权的是多尔衮,但他十一岁的时候,就把多尔衮也给打倒了,挖墓出尸,挫骨扬灰,真霸气,简直就跟西游记里的红孩儿一样了。多尔衮征服了中国,对满人有盖世之功,竟然都被这个小娃娃皇帝给打倒了,实在太厉害了。这个小娃娃怕是古今中外最厉害的皇帝了。呵呵
你说俺适合当领导,算你说对了,闭着眼都能当领导,总不会比那几岁大的小娃娃更差吧?你说说,六岁的儿皇帝顺治,是理论家还是实干家呢?呵呵
有道是,粪土当年万户侯。啥理论家、实干家,统统伪命题。只要是粪土,就可以当领导。呵呵
现实点说,领导做报告的时候,只要不把秘书写的稿子念错别字,就算水平很高了。呵呵
最近,特朗普把美国政府关门一个月,美国还不是依然如故?可见,就是米猪国家选出的那些猪领导,也是可有可无的。庸人世界,统统一个样。呵呵


转至第85楼第 85 楼 山野乙 2019/2/14 15:50:36  的原帖:您也认可,你是高人。
你们高人适合当领导,那6岁小娃娃,能有多高?
转至第86楼第 86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4 17:43:48  的原帖:看来,俺的帖子你没细看,只好再重复一下,“有道是,粪土当年万户侯。啥理论家、实干家,统统伪命题。只要是粪土,就可以当领导。呵呵”
俺的意思是说,领导水平低,就会让千千万万的屁民生出不安分之心,这就是社会不安定的根源之一。或者凭精子高贵定高低,或者凭选举,这样,大家就无话可说了。呵呵
古往今来,有多少民族、部落、国家、政权,被无能的统治者领上灭亡之路,实在是应该深思的。
那些把民族、部落、国家、政权领到灭亡或灾难深渊的酋长、巫师、法老、国王、皇帝等等统治者和统治者集团,难道不应该被谴责吗?
当敌人被消灭完了的时候,社会矛盾就是人民内部矛盾了,而人民内部矛盾,说到底,就是谁当领导的问题,是任人唯亲还是任人唯贤的问题。任人唯亲必然导致人心离散,一切完蛋。呵呵
转至第87楼第 87 楼 山野乙 2019/2/14 17:56:30  的原帖:您也认可,你是高人。
你们高人适合当领导,那6岁小娃娃,能有多高,适合当领导吗?

先请回答上面的问题。
转至第89楼第 89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4 19:58:34  的原帖:这问题还要回答吗?两千年前中国人就回答过,世无英雄,才让娃娃成名。呵呵
敌人太猪,谁都可以对付,娃娃都可对付,泥塑木雕都可对付。但是,若是遇到强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懂吗?呵呵
以满洲那种兵民合体的乌合之众,人数又少,但宰杀举国皆猪的大明,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要说他们还有个六岁的儿皇帝,就是木有皇帝,也照样能宰掉大明猪。你信吗?大明的国策是见高人就杀,杀光了高人,就只能等别人来杀猪吃肉了。呵呵
你们村搞围棋争霸赛,一段棋手就能杀他们片甲不留,但若和日本人比赛,就只能让九段高手出马了。这种简单的道理还不懂吗?呵呵
举个本朝的实例吧,当年林彪打了辽沈战役,三野二野就急了,不顾敌强我弱,拼命也要打淮海战役,说是倾家荡产打淮海。结果就60万打败了80万。好像很会打仗一样。但其实这都是国民党太猪,不愿用白崇禧才让本朝得到胜利的。假如国民党让白崇禧打淮海战役,白崇禧随便把桂系拉两个兵团上来,共军还能胜利吗?任何有一点淮海战役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这样,共军就只能赶紧收兵转移了。呵呵
你肯定会下棋吧?肯定也赢过不少棋吧?但你跟高手下过吗?怕是随便就下的你找不到北了。呵呵
转至第92楼第 92 楼 山野乙 2019/2/14 22:10:12  的原帖:您也认可,你是高人。
你们高人适合当领导,那6岁小娃娃,能有多高,适合当领导吗?

看你的回应,我非常佩服,并认为,你极具政治家的才干!
转至第110楼第 110 楼 人间正道1 2019/2/15 15:52:10  的原帖:虽然高人极少,但每个时代都有高人。古往今来,高人不被社会待见,不被人民待见,不被统治者待见。只有在极其罕见、极其偶然、极其个别的情况下,高人才能出线。并且,无论出线与否,都很难有好下场。呵呵
瞎扯一气,见笑了。呵呵
说的有道理,高人您多保重。

“谁适合当领导?”,一个看似简单而又极具争议的话题,贯穿了7000年人类文明史,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人类前进的方向。
也许,没有答案,这为政治家提供了施展才智和权谋的广阔舞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20 9:36:08    跟帖回复:
113
我以前也品味过孔子与子路,虽然孔子对子路的态度颇为玩味,动辄拿他当反面教材“启示”其他弟子,说子路跟高雅的人站在一起也不感觉羞愧,但是当子路在诸弟子中低位下降时又出来替他站台,他说子路的学问已经达到“登堂入室”之升堂了。我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初次见面戴着雉鸡尾系着野猪配饰,穿的不着边副的“任侠”。子路是个武夫,但偏爱搞学问,初见孔子后跟他说了两句话,觉得此人确有水平,就拜入门下,孔子见他这个样子,不见得是会主动提出请他到座下受教的,子路之拜孔子为师,应该是自己的主动“献身”,这是一种重贤行为,不以自己是武人为出发点欺他人是文人,投到一个自己并不了解的领域去。子路自身气质举止跟“孔门”学府众人不搭,时间久了差别慢慢就出来了,子路无宿诺,一口吐沫一口钉,感觉事情干的不对劲,一瞪眼,孔子都仿佛受到了审视。人们喜欢称赞正直刚毅的人和他们的事,但是真跟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时,又感觉不舒服。这个时候可以看出孔子的“道”,他出手替子路发声,保护了这个表现一向刚强的人,没说子路为人不错云云,而是肯定他的学问功底。
77493 次点击,112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孔子到底更喜欢穷学生颜回,还是富学生子贡?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