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DLt丁礼庭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在市场经济历史发展阶段全球化进程中政府的职责
114967 次点击
387 个回复
DLt丁礼庭 于 2019/2/13 16:36:1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在市场经济历史发展阶段全球化进程中政府的职责

    ——兼论大规模政府基建投资不可持续及危害

    丁礼庭

    最近在网上读到面对消费萎缩的客观事实和对外贸易顺差面临大幅度下降的危机,中央政府再一次祭出“政府基建投资”的杀手锏:“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短短33天,发改委连续批复了三个投资规模300亿元以上的基础设施项目,合计投资金额达1324.09亿元。…… 从发改委公布的有关数据来看,国内固定资产投资自今年三季度以来出现明显增长态势。今年三季度发改委审批核准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金额是二季度的4.8倍,是一季度的2.6倍。……11月14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1~10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5.7%,增速比1~9月份回升0.3个百分点。其中,1~10月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3.7%,增速比前三季度提高0.4个百分点,实现了今年以来的首次回升。 ”【1】重要的是“增加政府基建投资”并不是“发改委”这一级机构的决定,而是来自中央政治局的决策:“ 今年7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就明确,把补短板作为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2】

    记得早在2012年,林毅夫先生提出了超越“凯恩斯主义”的依靠政府基建投资来促进经济增长的政策:“中国经济从2011年年初到现在出现连续七个季度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中国作为一个中等发展中国家,城市化进程、基础设施的建设也还有非常多的空间,尤其是大城市内部的基础设施,……还有环境的改造、社会工程的改造,这些都是需要投资的,都可以有非常高的回报。不仅有好的投资机会,中国政府的财务状况还是非常好,……不仅是政府有钱,我们的民间储蓄也非常高,再加上还有3万亿美元的储备,在投资的时候,不管是机器、设备、原材料,中国都有足够的资金。所以我相信在未来几年,中国靠这些有利的条件维持8%的经济增长应该是没有疑问的。而更重要的,我觉得中国还要维持20年8%增长的潜力。”【3】

    当时我就著文提出商榷:“如此大量的投资又怎样来消化,或者还债?如果以投资收入来还债,那么在原本就供给过剩的潜在危机下,林毅夫先生准备怎样来、以什么来填补和消化这种超大量政府投资产生的超大量供给!”【5】六年后的今天回过头来检视,中国大陆经济增长并没有如林毅夫所说“保持20年8%的增长”,已经下滑了近2个百分点,而且继续进一步下滑也已经是全世界的共识;虽然尚未爆发债务危机,但各级政府债务增加已经濒临债务危机,这也是全世界的共识;更不要说产能过剩的隐患和危机不但没有解除,而且进一步加深,也已经是全世界的共识。在此实践的检验之下,当今中国政府再次祭出以巨额“政府基建投资”来填补消费萎缩和贸易顺差下降的缺口,实在是匪夷所思,甚至可以用“饮鸩止渴”来形容也不为过。

    众所周知的是,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向来反对政府干涉经济运行,主张完善市场调控,由市场来决定资源分配及经济运行。我个人虽然认为政府行为“不可能”完全缺位,市场经济“必需”政府调控的辅助,至少必需政府来保障市场的“公平竞争”,保障市场经济的顺利运行。但是我坚定认为,政府的调控只能局限于对“市场机制”不足和缺陷的弥补和完善,绝对不能超越市场经济的规范和原则。也就是说,政府对于宏观经济调控,既不能完全袖手旁观,又不能画蛇添足,更不能喧宾夺主,只能以市场经济的原型来依样画葫芦!宏观经济必须以市场为主导,政府调控只能拾遗补阙。

    就相对完善的市场经济来说,主导投资的主体因该是民间企业家,根据市场客观环境做出的判断,但是在当今中国集权政治制度绝对控制之下的权贵市场经济环境中,所谓“产业政策”和“政府基建投资”,且不说绝对权力通过对市场行为的干涉达到对市场经济效益的掠夺根本不可避免;就纯粹的经济分析,所谓“产业政策”和“政府基建投资”不可避免地依赖“国企”来操控。如果以国企为主体来操作“产业政策”和“政府基建投资”,就难免跌落“国进民退”的陷阱。而所有这些“国进民退”的根源、过程和结果都离不开“不公平竞争”,而所有“不公平竞争”的结果:第一,完全彻底是市场效率的杀手,第二,也是“企业家”及“企业家精神”的最恐怖杀手!在“不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中不可能孕育和催生“企业家”及“企业家精神”!第三,也是国企企业竞争力和企业效率的最恐怖杀手!这是因为,在政府权力保护、和支持下,国企规模的壮大,必然、也只能是通过包括行政垄断在内的各种垄断行为来扩大利润,同时也依靠“行政兼并”来扩大企业规模。这二大政府行为的直接结果就算扼杀国企自我发展的竞争活力和正常的发展能力!此其一。

    其二,政府主导的“产业政策”和大规模“政府基建投资”的资金来源,大多数都超越以税收为基础的“财政支出”,大多数都来自于包括银行贷款在内的各种借款!这些用于“政府基建投资”的巨额债务如何来归还?根本不可能依靠以税收为基础的财政支出,只能依靠投资收入来归还。于是就产生了一系列问题。

    问题之一是,所谓凯恩斯主义“积极财政政策”的理论依据就是填补“消费不足”,所以凯恩斯主义“积极财政政策”的投资项目是不能“以收款来回笼投资资金”的,即使投资基建,也是不能收取“买路钱”的。否则的话,政府投资收费就意味着创造大规模供给,就无法实现和达到“填补消费不足”的凯恩斯主义的目标了,就完全彻底不是什么“积极财政政策”,而完全彻底只能是政府“与民争利”的“买卖”了!

    问题之二是,如果政府“与民争利”的“买卖”的资金回笼期为8到10年,甚至更长期,那么连续20年的大规模“政府基建投资”每年必然会累积80%左右的投资债务,逻辑的结果,就不可能是“维持20年8%增长的潜力”,逻辑的结果一定就是在20年以内,债务危机就一定爆发!

    问题之三就是,这些政府“与民争利”的“买卖”资金回笼所创造的大规模“供给”如何来消化?

    综上所述,所谓政府基建投资只是“与民争利”的政府“买卖”,只能是短期行为,就长期分析,必然是对宏观经济极端严重的危害!完全彻底就“饮鸩止渴”的荒谬政策!

    顺便来分析一下林毅夫先生提出的,落后国家只要依靠“技术模仿”,根本用不到“真的模仿”就足以赶超发达国家!但是实践依据充分地证明了“制度模仿”完全缺位的,单纯依靠“技术模仿”的法治道路很难成功,甚至可以说是根本走不通。这仅仅是因为:

    问题之一是,如果在中国这种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统治之下的国家中,所谓“技术模仿”的“产业政策”必然依靠“国企”为主体,而就“国企”来说,不但本身就存在“产权不清晰”的先天性痼疾,尤其是在当今中国,国企基本上就是“政府所有制”,为政府所有!于是就必然引发以“政府补贴”等一系列针对国际私有企业的“不公平竞争”,其必然的结果,就一定会引发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抵制,甚至是围剿!

    问题之二就是,所谓“后发优势”的“技术模仿”,就不但是技术研发时间上的捷径,更重要的是在科研经费投入上的“取巧”之路。且不说这种“取巧”手段和过程在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统治下很难不走“违规”和“投机”之路,即使在手段和过程中完全合法,正因为在科研经费上的“低投入”,就必然形成针对竞争对手的“低价恶性竞争”!这就很难避免国际贸易“不公平竞争”的事实,其后果不说是必然,也完全高概率引发全世界各国的抵制,甚至是围剿!

    问题之三是,尤其是中国这种在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上和发达国家存在敌我对抗矛盾的国际环境中,发达国家肯定会对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国家实行“高科技封锁”!这同样是不以任何人、任何政党和任何国家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必然!

    其结论就是,发展中国家赶超发达国家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必须杨小凯先

    生提出的“制度模仿”,如果“制度模仿”完全缺位,仅仅依靠“技术模仿”的话,其成功完全是低概率、低可能的事实,甚至可以说基本不可能实现。这同样也已经被全世界各国人民的实践所证明: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哪怕一个例外,是在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统治下成功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先例!市场经济体制及国际市场秩序容不下集权政治制度下的权贵市场经济,也就是说规范的、程序公正的市场经济必需民主宪政的辅助。“看不见的手”和“自发秩序”必然会出手纠错,自发、自然地遏止权贵市场经济的坐大!

    2018年12月19日

    【1】、【2】:《33天超1300亿!发改委密集批复大块头基建项目》

    http://www.sohu.com/a/276602970_115479?_f=index_news_0

    【3】:林毅夫:《超越凯恩斯主义与“新新常态”》

    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684.html

    【4】:丁礼庭《就“继续政府基建投资”的政策向林毅夫提出商榷》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803.html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3 16:48:14    跟帖回复:
       沙发
    请大声告诉我这是几楼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4 13:32:43    跟帖回复:
       第 3
    答上面那位先生,我文章贴出后十分钟你就跟帖,那理所当然是第二楼了。难道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5 18:16:32    跟帖回复:
       第 4
    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6 17:57:49    跟帖回复:
       第 5
    顶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6 20:14:02    跟帖回复:
    6
    “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哪怕一个例外,是在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统治下成功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先例!”

    这是有的:德国正是在俾斯麦集权期间,不但统一了德国,而且建成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德国是世界上第一个福利国家。德国在全球率先实行了每周6天定时工作制,雇主不得拖欠工资,禁用14岁以下童工,工人生病雇主承担三分之二的医疗费,并由雇主支付意外和残疾保险费用,65岁退休享受养老金,65岁前死去,家属得到企业年金赔付。以上措施,均有立法保障。全国除普及中等职业教育外,全民文盲率从5.5%降到0.33%。几乎所有的中等以上城市纷纷仿造柏林大学的模式,建立大学。一大批科学家、发明家爆炸式涌出。德国的电力工业和化学工业成为世界最强。德国经济三十年走完英国百年走完的路,超过英国,仅次于美国。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6 20:14:50    跟帖回复:
    7
    “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哪怕一个例外,是在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统治下成功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先例!”


    这是有的:德国正是在俾斯麦集权期间,不但统一了德国,而且建成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德国是世界上第一个福利国家。德国在全球率先实行了每周6天定时工作制,雇主不得拖欠工资,禁用14岁以下童工,工人生病雇主承担三分之二的医疗费,并由雇主支付意外和残疾保险费用,65岁退休享受养老金,65岁前死去,家属得到企业年金赔付。以上措施,均有立法保障。全国除普及中等职业教育外,全民文盲率从5.5%降到0.33%。几乎所有的中等以上城市纷纷仿造柏林大学的模式,建立大学。一大批科学家、发明家爆炸式涌出。德国的电力工业和化学工业成为世界最强。德国经济三十年走完英国百年走完的路,超过英国,仅次于美国。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7 16:45:43    跟帖回复:
    8
        答6楼“李非ABC”先生:

        李非先生在6楼例举了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首创人类社会福利制度的事实,企图以此来论证人类社会在非民主宪政制度下,也可能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并企图以此来反对我提出的观点:“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

        但我的观点是:首先,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虽然首创了福利制度,但是很难证明已经实现了“共同富裕”!

        其次,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虽然还不能说是民主宪政国家,但是完全可以论定是正向民主宪政发展的民主宪政前期,或者说是民主宪政的雏形。虽然后续产生的纳粹法西斯,也只能算是历史发展的插曲,历史发展的弯路,如果没有俾斯麦治理下德国打下的经济、政治、文化、和教育的基础,二战之后的西德不大可能如此迅速地建立完善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

        顺便解释一下,如果德国纳粹上台以后,没有彻底摧毁和颠覆俾斯麦建立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的基础,尤其是摧毁和颠覆了俾斯麦治理后期的普选制度,德国完全存在和平修正纳粹罪恶统治的可能,通过选举推翻纳粹统治。这是因为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存在着民主宪政政治制度的前期因素和原则!

        所以李非先生所举俾斯麦治理下德国的孤例,并不足以推翻我提出的观点:“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哪怕一个例外,是在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统治下成功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先例!”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7 16:59:59    跟帖回复:
    9
    开放之初,有哪个国家会害怕中国经济发展?只是现在中国的体量太大,发展太快了,对各国经济造成威胁。因为资本主义市场,赢者通吃;

    “作为掌握国家经济命脉的国有企业,并非社会主义国家所独有,资本主义国家也有不少国有企业。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发达国家的国有化运动盛极一时,国有企业的规模及其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迅速增大。
    “我们的改革实践证明:亏损的工业化企业完全可以变为健康的现代化国有企业。”一位奥地利经济学家如是说。
    奥地利共和国拥有世界上国有化程度最高的资本主义工业。奥地利国有企业包括采矿(煤、铁矿、铅和铝)、石油和天然气;交通(造船、火车箱和火车头制造);电子技术;机械制造;化学工业、基础工业和钢铁工业等。奥地利经济是按照私有经济原则组织的,也就是说生产资料为生产者或经营者所拥有。国有化企业是按《国有化法》组织起来的股份公司.不过其占有者是联邦和联邦州。”
    “奥地利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2012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46330美元。其人类发展指数在2011年排世界第19位,其工业特点是国有化程度高,国有企业控制了95%的基础工业和85%以上的动力工业,产值及职工人数均占其总数的70%,””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8 18:16:17    跟帖回复:
    10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9 14:15:30    跟帖回复:
    11
    “dakanke”先生说:“开放之初,有哪个国家会害怕中国经济发展?只是现在中国的体量太大,发展太快了,对各国经济造成威胁。”

    其实,发达国家,国际民主阵营并不是因为中国经济、军事的“体量太大”,才感到遭受威胁。日本、欧盟的“体量”同样很大,为什么不成为民主阵营的威胁?所以,发达国家和国际民主阵营感到中国威胁的根源,恰恰就在于中国的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这种威胁是由二种政治制度和二种意识形态的对抗性矛盾所决定的!只要中国不能通过政治体制改革彻底改变和取缔集权政治制度,中国永远无法摆脱被发达国家和国际民主阵营的抵制和围剿,中国的经济、军事力量越强大,发达国家和国际民主阵营的抵制和围剿就一定会越激烈!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9 16:33:15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8楼第 8 楼 DLt丁礼庭 2019/2/17 16:45:43  的原帖:    答6楼“李非ABC”先生:

        李非先生在6楼例举了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首创人类社会福利制度的事实,企图以此来论证人类社会在非民主宪政制度下,也可能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并企图以此来反对我提出的观点:“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

        但我的观点是:首先,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虽然首创了福利制度,但是很难证明已经实现了“共同富裕”!

        其次,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虽然还不能说是民主宪政国家,但是完全可以论定是正向民主宪政发展的民主宪政前期,或者说是民主宪政的雏形。虽然后续产生的纳粹法西斯,也只能算是历史发展的插曲,历史发展的弯路,如果没有俾斯麦治理下德国打下的经济、政治、文化、和教育的基础,二战之后的西德不大可能如此迅速地建立完善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

        顺便解释一下,如果德国纳粹上台以后,没有彻底摧毁和颠覆俾斯麦建立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的基础,尤其是摧毁和颠覆了俾斯麦治理后期的普选制度,德国完全存在和平修正纳粹罪恶统治的可能,通过选举推翻纳粹统治。这是因为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存在着民主宪政政治制度的前期因素和原则!

        所以李非先生所举俾斯麦治理下德国的孤例,并不足以推翻我提出的观点:“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哪怕一个例外,是在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统治下成功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先例!”

    首先,你用现在的标准定义共同富裕,这就是不恰当。你只能用同时期的标准比较共同富裕程度。那么彼时俾斯麦德国的共同富裕程度远高于英法美等列强国家。所以德国是当时全球学习的榜样。这一点,我已经用德国工人享受的福利和德国教育普及率说明了。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9 16:43:04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8楼第 8 楼 DLt丁礼庭 2019/2/17 16:45:43  的原帖:    答6楼“李非ABC”先生:

        李非先生在6楼例举了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首创人类社会福利制度的事实,企图以此来论证人类社会在非民主宪政制度下,也可能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并企图以此来反对我提出的观点:“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

        但我的观点是:首先,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虽然首创了福利制度,但是很难证明已经实现了“共同富裕”!

        其次,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虽然还不能说是民主宪政国家,但是完全可以论定是正向民主宪政发展的民主宪政前期,或者说是民主宪政的雏形。虽然后续产生的纳粹法西斯,也只能算是历史发展的插曲,历史发展的弯路,如果没有俾斯麦治理下德国打下的经济、政治、文化、和教育的基础,二战之后的西德不大可能如此迅速地建立完善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

        顺便解释一下,如果德国纳粹上台以后,没有彻底摧毁和颠覆俾斯麦建立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的基础,尤其是摧毁和颠覆了俾斯麦治理后期的普选制度,德国完全存在和平修正纳粹罪恶统治的可能,通过选举推翻纳粹统治。这是因为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存在着民主宪政政治制度的前期因素和原则!

        所以李非先生所举俾斯麦治理下德国的孤例,并不足以推翻我提出的观点:“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哪怕一个例外,是在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统治下成功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先例!”

    其次,你把俾斯麦德国定义为向正向民主宪政转变的国家。更是严重违背史实。俾斯麦后,德国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彼时威廉一世统治,正是一个标准的帝制国家。所谓向民主宪政转变,是因为一战后德国战败,被英法美强加到德国人头上的制度。德国人对此充满愤恨和怨毒。这正是希特勒上台的民意基础。只又到了德国人又一次战败。全球被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左右后,德国做为反苏阵营的次要国家,才接受了民主宪政制度。这不能证明这是德国人的主观愿望。德国人究竟要什么,只有当德国主导的欧盟成气候,甚至建立新大国的时候,才会暴露出来。现在说什么都太早。因为德国历史上就是个军国。别国是为保卫国家建立军队。德国是为了维持军队才建立的国家。国家民族的本性要改变是很难的。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9 16:56:42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8楼第 8 楼 DLt丁礼庭 2019/2/17 16:45:43  的原帖:    答6楼“李非ABC”先生:

        李非先生在6楼例举了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首创人类社会福利制度的事实,企图以此来论证人类社会在非民主宪政制度下,也可能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并企图以此来反对我提出的观点:“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

        但我的观点是:首先,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虽然首创了福利制度,但是很难证明已经实现了“共同富裕”!

        其次,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虽然还不能说是民主宪政国家,但是完全可以论定是正向民主宪政发展的民主宪政前期,或者说是民主宪政的雏形。虽然后续产生的纳粹法西斯,也只能算是历史发展的插曲,历史发展的弯路,如果没有俾斯麦治理下德国打下的经济、政治、文化、和教育的基础,二战之后的西德不大可能如此迅速地建立完善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

        顺便解释一下,如果德国纳粹上台以后,没有彻底摧毁和颠覆俾斯麦建立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的基础,尤其是摧毁和颠覆了俾斯麦治理后期的普选制度,德国完全存在和平修正纳粹罪恶统治的可能,通过选举推翻纳粹统治。这是因为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存在着民主宪政政治制度的前期因素和原则!

        所以李非先生所举俾斯麦治理下德国的孤例,并不足以推翻我提出的观点:“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哪怕一个例外,是在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统治下成功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先例!”

    你把德国描述为“完全存在和平修正纳粹罪恶统治的可能,通过选举推翻纳粹统治。”更是一厢情愿的历史臆推断。恰恰相反,希特勒正是通过合法选举上台的。能让他通过合法选举上台的,恰恰是德国被强加的民主宪政威玛共和制度。若一战中协约国像二战后美国保持日本天皇地位那样,保持威廉皇帝帝位。一个退伍的步兵下士,一个街头流浪的乞丐,是绝不可能通过选举上位的。若要“通过选举推翻纳粹统治”。那么彼时德国最大的反对党是共产党。共产党有能力“通过选举推翻纳粹统治”。但遭到双重血腥镇压。先是在屠杀了德共高层上千余人后,德国的魏玛共和才得以建立。后是希特勒领导的法西斯党,恰是在街头用暴力打击德共的打手团体。这在希特勒《我的奋斗》中多有总结。共产党通过选举,战胜法西斯党上台。这恐怕是丁先生更加不愿看到的。这一点,德国的资本家和国际的资本家集团也不愿看到。所以他们选择全力支持纳粹党上台执政。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2/19 17:13:41    跟帖回复:
    15
    关于俾斯麦德国和后来德国走向的讨论
      
      李非
      
      D先生:李非先生例举了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首创人类社会福利制度的事实,企图以此来论证人类社会在非民主宪政制度下,也可能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并企图以此来反对我提出的观点:“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

         但我的观点是:首先,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虽然首创了福利制度,但是很难证明已经实现了“共同富裕”!

         其次,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虽然还不能说是民主宪政国家,但是完全可以论定是正向民主宪政发展的民主宪政前期,或者说是民主宪政的雏形。虽然后续产生的纳粹法西斯,也只能算是历史发展的插曲,历史发展的弯路,如果没有俾斯麦治理下德国打下的经济、政治、文化、和教育的基础,二战之后的西德不大可能如此迅速地建立完善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

         顺便解释一下,如果德国纳粹上台以后,没有彻底摧毁和颠覆俾斯麦建立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的基础,尤其是摧毁和颠覆了俾斯麦治理后期的普选制度,德国完全存在和平修正纳粹罪恶统治的可能,通过选举推翻纳粹统治。这是因为俾斯麦治理下的德国存在着民主宪政政治制度的前期因素和原则!

         所以李非先生所举俾斯麦治理下德国的孤例,并不足以推翻我提出的观点:“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全世界凡是已经相对完善地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国家,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实行民主宪政政治制度和信仰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的国家。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哪怕一个例外,是在集权政治制度和集权意识形态统治下成功实现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共同富裕的先例!”
      
      
      李非:首先,你用现在的标准定义共同富裕,这就是不恰当。你只能用同时期的标准比较共同富裕程度。那么彼时俾斯麦德国的共同富裕程度远高于英法美等列强国家。所以德国是当时全球学习的榜样。这一点,我已经用德国工人享受的福利和德国教育普及率说明了。
      
      其次,你把俾斯麦德国定义为向正向民主宪政转变的国家。更是严重违背史实。俾斯麦后,德国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彼时威廉一世统治,正是一个标准的帝制国家。所谓向民主宪政转变,是因为一战后德国战败,被英法美强加到德国人头上的制度。德国人对此充满愤恨和怨毒。这正是希特勒上台的民意基础。只有到了德国人又一次战败。全球被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左右后,德国做为反苏阵营的次要国家,才接受了民主宪政制度。这不能证明这是德国人的主观愿望。德国人究竟要什么,只有当德国主导的欧盟成气候,甚至建立新大国的时候,才会暴露出来。现在说什么都太早。因为德国历史上就是个军国。别国是为保卫国家建立军队。德国是为了维持军队才建立的国家。国家民族的本性要改变是很难的。
      
      你把德国描述为“完全存在和平修正纳粹罪恶统治的可能,通过选举推翻纳粹统治。”更是一厢情愿的历史臆推断。恰恰相反,希特勒正是通过合法选举上台的。能让他通过合法选举上台的,恰恰是德国被强加的民主宪政威玛共和制度。若一战中协约国像二战后美国保持日本天皇地位那样,保持威廉皇帝帝位。一个退伍的步兵下士,一个街头流浪的乞丐,是绝不可能通过选举上位的。
      
      若要“通过选举推翻纳粹统治”。那么彼时德国最大的反对党是共产党。共产党有能力“通过选举推翻纳粹统治”。但遭到双重血腥镇压。先是在屠杀了德共高层上千余人后,德国的魏玛共和才得以建立。后是希特勒领导的法西斯党,恰是在街头用暴力打击德共的打手团体。这在希特勒《我的奋斗》中多有总结。共产党通过选举,战胜法西斯党上台。这恐怕是丁先生更加不愿看到的。这一点,德国的资本家和国际的资本家集团也不愿看到。所以他们选择全力支持纳粹党上台执政。
    | 举报
    114967 次点击,387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26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在市场经济历史发展阶段全球化进程中政府的职责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