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鱼制造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鲁迅对朱安,为何不能像胡适对江冬秀,凌望超对…
31609 次点击
74 个回复
老鱼制造 于 2019/3/14 18:38: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鲁迅对朱安,为何不能像胡适对江冬秀,凌望超对张敏娴?

    




    (凌子风全家照)

    1

    朱安不安。

    每想起鲁迅的结发妻子朱安,就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不幸。

    如果她不嫁给鲁迅,不嫁给一位斗士,或许会很幸福。

    也经常想,同为新派人物,新文化运动大将的胡适,也是旧式婚姻,母亲做主,他为什么就能与江冬秀相伴一生?

    等再看到大导演凌子风,说他父母间的深情,就更增唏嘘。

    凌子风的父亲凌望超,也是十足十的新派,当年曾把家里的灶王爷像扯下,神像摔碎,麻将扑克扔上屋顶,人家还是精通八国语言的先锋。

    但他却跟母亲指定的妻子张敏娴,堪称璧人。

    凌子风的祖父是清朝考官,慈禧太后当年还曾送他照片。凌子风的祖母很了不得,丈夫去世后,家里生活艰难,她立刻辞退佣人,带着孩子搬进小院。

    那时的满族、贵族子弟倒驴不倒架子,大多坐吃山空,活得一塌糊涂,而这个女人,却孤身打理家业,不但还清外债,还日子越过越好,他人闲言混不管。

    老太太不识字,但人豁达,见识不凡,处在新旧之间。

    张敏娴是布店老板的独生女,本很娇惯,从小养在闺房,不是绣花、剪纸,就是跟小猫小狗玩,然而,老太太却一眼看好。

    凌望超结婚时,老父亲还在,仍在做官,按照身份与观念,本该跟官宦人家结亲,但老太太却不管礼教规矩面子那一套,她果断做主,就说张敏娴贤惠,。

    老太太这眼真正是巨眼,此后儿媳果然像她一般,而且还跟她儿子好的就像一个人。

    新派人物凌望超也很奇怪,他反这反那,却就是不反对母亲给他安排的婚姻。

    这大概就跟他的穿衣打扮一样,西洋式偏分,一副金丝眼镜,但一身长袍马褂,西装却不穿。脚上穿洋袜子,腿上却扎着裤眼。

    中西结合,半土半洋,半传统半现代,整个像极了那个承上启下的大时代。

    张敏娴不识字没关系,他可以教,像教小学生一样教。

    从识字开始,逐渐算术、历史、地理,耐心得很。只除了他精通的外语,或许是因为用不上。

    他还布置作业,让妻子练书法,每天一张大字,然后中楷、小楷。

    后来,张敏娴就读书看报记账统统没问题,毛笔字也颇有些火候,儿子的作业,都是她来批。

    凌子风小时候见到的父母,很温馨。

    每天早上起来,是母亲给父亲梳头。

    父亲收拾好上班,母亲会一直望着他出门。

    她日日夜夜照顾父亲,父亲的什么事都管,比管孩子还多,还重要,家里家外,不是一般的贤惠。

    父亲对母亲也好,两个人从来没吵过架,凌子风他们长大后才明白,人家那梳头,就因为那么好。

    他们两个也从来都给孩子宽松的环境,那种爱,很现代。

    凌望超自己是不看电影和戏的,但妻子可以看,孩子可以看,他每天回家就是看书,大家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来。

    他做法官的同时,还曾出去贴广告,招了6个学生,教外语。这个英文,那个德文,一人一个文。星期天就带学生们玩,光赔钱。

    那只是一种乐趣而已。

    大家一个时代的人啊,还都是母亲做主,妻子不识字,鲁迅和凌望超的差距,为何这么大呢?

    (发于九鸦人物,敬请关注)




    (朱安)

    2

    朱安难道不好?

    她相貌中等,性情温和厚道,懂礼数,很孝顺,顺从安静。

    新婚之后,她虽然自始至终只担了个名份,比窦娥还冤,但她却很少有怨言。

    鲁迅是很早就剪了辫子的人,当年在绍兴是稀奇事,结婚那天,很多人来看,鲁迅装了根假辫子。

    母亲的话他是肯听的,他从来不把决绝用到亲人身上,绝不肯伤害她们,他的斗一般不涉及个人,他是现象派。

    他是被母亲骗回国结的婚,但结了也就不离,他说那样朱安会被世俗杀死。可朱安因此也成了活寡妇。

    朱安结婚那天,为了丈夫不喜欢小脚,曾特意穿了一双大鞋,里面塞了棉花,不料下轿子时一只鞋子掉了,大庭广众之下,还是露出了三寸金莲。

    这就像一个预兆一般。

    结婚第二天,鲁迅没有按照规矩去祠堂,第三天,他就又回了日本,朱安从此就成了一个符号,那夜漫漫,好长好长。

    鲁迅回国后,他们在一起,倒曾生活过一段时间,但那依旧是分居。

    那年,鲁迅兄弟反目,鲁迅搬出,问她是回娘家,还是继续跟他,大概意思是想结束,但朱安毫不犹豫地说,我跟你。

    两个人一天只有三两句日常,就连东西都要分开放,就像沾上都是罪。但朱安依旧爱着丈夫,照顾婆婆,做家务,洗衣做饭,忠诚、贤惠。

    她还经常说,大先生对我很好,那么容易满足。

    鲁迅除了做丈夫的义务,大概对朱安也真的很好,至少尊重是有的。他买东西,总是先给母亲,再给朱安,最后才是自己。

    朱安后来对许广平也很好,她不嫉妒,那时候她只有一句悲凉:大先生连话也很少跟我说,哪里会有孩子啊。

    许广平怀孕之初,朱安当然也曾非常绝望,这是人之常情,但后来也就接受、释然。

    她甚至还爱起了海婴,说大先生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不会让我做孤魂野鬼。

    她是那么善良单纯忍耐有爱。

    朱安与婆婆一起生活了13年,鲁迅去世后,她们的生活主要由许广平、周作人等供养,后来婆婆去世,许广平也给她寄钱。

    周作人那时偶尔也会寄,但她不肯要。因为大先生跟他不好。

    她也因为骨气。

    当年,很多人知道鲁迅发妻生活困难后,曾主动捐款相助,但她一一拒绝,据说一分钱都没拿。

    她在最苦的时候,也拒绝出售鲁迅遗作。

    她后来放出出售鲁迅遗作的消息,与许广平有的那场著名纷争,其实是一种无奈,一种不满,一种策略。

    许广平有一段时间不寄钱,她活不下去,也觉得人们把她遗忘了,她需要存在感。

    那年,当上海来人劝阻、说合时,她第一次有了悲愤:我也是鲁迅遗物,你们为什么不好好保存我!

    许广平那时其实也很困难,她还曾被日本人关进监狱一段时间,朱安一听到这些,立刻就为许广平担心,急着问她及海婴,现在怎么样了。

    她善良、心宽,对人无敌意,总能记着别人的好,跟许广平其实也感情很深。

    她去世之前,除了要求葬在鲁迅身边,就只剩下一个心事。想许广平和海婴,挂念他们。

    大先生的亲人,就是她的亲人!

    朱安的遭遇和性情,足以令人心酸飙泪,她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偏偏是这种命运?

    鲁迅为什么就不能像胡适对江冬秀,凌望超对张敏娴那样,对朱安?

  




    (胡适夫妇)

    3

    “胡适大名垂宇宙,小脚夫人亦随之。”

    胡适与江东秀的婚姻,在民国被视为一大奇事,足见人们对这种婚姻的观感。这也因为江冬秀,是奇观。

    人们经常说,江冬秀是乡村小脚老太太,这话其实是胡说。

    江冬秀虽然缠过脚、不识字,但出身官宦之家,当地望族,只是身上带着旧家庭的印记而已。人家后来在美国,不懂英文,也敢上街买菜。

    江冬秀跟朱安一样,也订婚挺早,结婚却晚,是个老姑娘。

    胡适的母亲也算奇人,那时的风俗虽然认为女大一,很不好,但她却依旧认定了这门婚事。

    胡适当年回来结婚,跟鲁迅还有一点相同,那就是,也有传言说,胡适已在国外结婚生子,这弄得家里人很着急。

    但是江东秀跟朱安却又有很大的不同。

    当年鲁迅写信让朱安进学堂,放脚,朱家一概不听,而江东秀却曾主动放脚。这让胡适听到,大加赞赏。

    胡适结婚那年27岁,曾经写过二副婚联,一副是“旧约十三年,环游七万里”,一副是“三十夜大月亮,廿七岁老新郎”。那天是阳历的年三十。

    后一联胡适写了上句一时续不下去,还是他一个本家哥哥补上的。

    胡适当时接受新思潮,本来也不大喜欢妻子,但他同样接受了安排。有意思的是,江冬秀在婚前,很守旧,很娇羞,但婚后立刻变了模样。

    她果断泼辣,绝不像朱安那样顺从,绝对属虎。

    她一发现胡适有外遇,立马发飙,大吵大闹不算,还动剪刀,这让胡适赶紧悬崖勒马,收了浪心。

    她就是别人的婚姻也要干涉。

    梁忠岱要跟妻子离婚,她立刻把梁忠岱妻子接到家中,出谋划策,陪她上庭。梁忠岱那阵子被她弄得灰头土脸,真正上火。

    我的地盘我做主,女人的地盘谁也别想随便介入,她的寸土不让,刀枪剑戟,到底把胡适降服。

    胡适的怕老婆在民国是出了名的,就是做官,有时候也得老婆做主。

    胡适温和、妥协、好面子,江冬秀看清了他这一点,这算是一物降一物。

    这么说,鲁迅的婚姻,首先是因为自己与胡适不同,然后是因为朱安与江冬秀不同。

    有些男人肯定是不能惯的,但鲁迅这种,怕是招惹不得。如果江冬秀遇到鲁迅,那就是遇到了对头,朱安幸亏是那种性格,这才能在周家待下去。

    虽然只有名分,却还能得到鲁迅照拂。

    鲁迅其实也是苦的,他当年很少跟人提起他的婚姻,只有一次曾跟朋友袒露心扉。

    那是我母亲的太太,不是我的。那是我母亲送我的礼物,我只负有赡养的义务,爱情我是不知道的。

    朱安不上学,不放脚,太守旧,两个人在思想文化上的距离,就像隔着条天河。

    或许,她的顺从恰恰也是一个问题。

    鲁迅常常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鸣,如果朱安婚后能有些新意,大概也会不同。

    母老虎、狮子吼这类,未必降得住鲁迅,但上进有活力,却可能对他有吸引,婚姻最怕的是安于现状,一湾死水。

    他当年到底曾写信让朱安上学,那就是打算认可的。

    然而,鲁迅不是最肯于教育人,提携后进的吗?他当年在年轻人身上不是最肯付出时间、心血、财力的吗?他难道不可像凌望超带张敏娴那样玩?

    一句话,他的确不爱,实在爱不起来。

    鲁迅当年的结婚现场,很多人回忆说,他像个木偶,很机械地接受一切,人家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以他这种性格,这是很难为的,差不多就代表心死。

    还有人说,第二天,曾见到鲁迅脸上留着被子的颜色,应该是哭过。

    反驳者说那是夏天,不会盖被子,不可能,这显然是思想狭窄,脑袋瓜子像芦苇。一个痛苦哭泣的男人,怕人看到,不只是可能捂在被子里。

    一个思想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对于不爱的人、外人,也会关注、指导,但对于一个不爱的妻子,却就不一定。

    距离太近,与我有关,见到就是痛苦,太关切反而会让对方更加贴近,生成误会,那就只有疏离、排斥。

    更何况朱安跟学生们不同,她本身没有那种向上趋新的诉求。

    一个时代的悲剧,一个爱的悲剧而已,朱安不幸,张敏娴大幸,鲁迅也不幸,这种事,无法以道德要求。

    在那个时代里,江冬秀那种捍卫,所捍卫的其实也是名分,她要的不是爱,而是爱人。

    她用雌威将胡适降服,却一生都在为胡适忙活,很少有她自己。

    但这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传统女性的伟大,你不但要佩服她的牺牲,也不能不服她的活泼生命力,她为了自己权利的争取。

    既然社会是这样,观念是这样,大家都是这样,那我就不能做委屈小媳妇,任人揉捏,任人抛弃。

    你可以不爱,我也可以对你好,但我不能什么都牺牲,什么都由着你,至少,你这个人得是我的。

    旧时代里,这也是一种抗争,一种大气,甚至是一种先进。去他的三从四德,礼教人言,这种情况下,母老虎很了不得,江冬秀很了不得。

    这世上有无数夫妻没有爱情,但他们过着过着,就有了亲情。

    很妥协,很文人气的胡适,在这样一位有担当,有性格光芒,一生为他的妻子手里,到最后,一定也是陷在她构筑的小窝里爬不出的吧?

    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婚姻,什么是幸福,谁知道?心这玩意儿,变化多端,谁也没法捉摸,胡适如果跟曹佩声过,什么结果,照样难说。

    一辈子很短,不想入非非,求全责备,其实都好。太平盛世,不需要去做什么斗士,家里的斗士,更加做不得。

    张敏娴挺好,朱安挺好,江冬秀挺好,找对就好,适合就好,既然结了,磨磨就可能好,现在若还有悲剧,那肯定都是自己找。

    文 | 九鸦

    图 | 网络
公众号:九鸦人物,敬请关注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18:50:08    跟帖回复:
       沙发
    前排占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1:06:08    跟帖回复:
       第 3
    这个问题很难讲。有空再说吧
    回帖人:
    wian30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1:54:12    android
       第 4
    喜欢鲁讯的文章,但不喜欢这个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2:01:19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1楼第 1 楼 老鱼制造 2019/3/14 18:38:31  的原帖:    鲁迅对朱安,为何不能像胡适对江冬秀,凌望超对张敏娴?

        




        (凌子风全家照)

        1

        朱安不安。

        每想起鲁迅的结发妻子朱安,就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不幸。

        如果她不嫁给鲁迅,不嫁给一位斗士,或许会很幸福。

        也经常想,同为新派人物,新文化运动大将的胡适,也是旧式婚姻,母亲做主,他为什么就能与江冬秀相伴一生?

        等再看到大导演凌子风,说他父母间的深情,就更增唏嘘。

        凌子风的父亲凌望超,也是十足十的新派,当年曾把家里的灶王爷像扯下,神像摔碎,麻将扑克扔上屋顶,人家还是精通八国语言的先锋。

        但他却跟母亲指定的妻子张敏娴,堪称璧人。

        凌子风的祖父是清朝考官,慈禧太后当年还曾送他照片。凌子风的祖母很了不得,丈夫去世后,家里生活艰难,她立刻辞退佣人,带着孩子搬进小院。

        那时的满族、贵族子弟倒驴不倒架子,大多坐吃山空,活得一塌糊涂,而这个女人,却孤身打理家业,不但还清外债,还日子越过越好,他人闲言混不管。

        老太太不识字,但人豁达,见识不凡,处在新旧之间。

        张敏娴是布店老板的独生女,本很娇惯,从小养在闺房,不是绣花、剪纸,就是跟小猫小狗玩,然而,老太太却一眼看好。

        凌望超结婚时,老父亲还在,仍在做官,按照身份与观念,本该跟官宦人家结亲,但老太太却不管礼教规矩面子那一套,她果断做主,就说张敏娴贤惠,。

        老太太这眼真正是巨眼,此后儿媳果然像她一般,而且还跟她儿子好的就像一个人。

        新派人物凌望超也很奇怪,他反这反那,却就是不反对母亲给他安排的婚姻。

        这大概就跟他的穿衣打扮一样,西洋式偏分,一副金丝眼镜,但一身长袍马褂,西装却不穿。脚上穿洋袜子,腿上却扎着裤眼。

        中西结合,半土半洋,半传统半现代,整个像极了那个承上启下的大时代。

        张敏娴不识字没关系,他可以教,像教小学生一样教。

        从识字开始,逐渐算术、历史、地理,耐心得很。只除了他精通的外语,或许是因为用不上。

        他还布置作业,让妻子练书法,每天一张大字,然后中楷、小楷。

        后来,张敏娴就读书看报记账统统没问题,毛笔字也颇有些火候,儿子的作业,都是她来批。

        凌子风小时候见到的父母,很温馨。

        每天早上起来,是母亲给父亲梳头。

        父亲收拾好上班,母亲会一直望着他出门。

        她日日夜夜照顾父亲,父亲的什么事都管,比管孩子还多,还重要,家里家外,不是一般的贤惠。

        父亲对母亲也好,两个人从来没吵过架,凌子风他们长大后才明白,人家那梳头,就因为那么好。

        他们两个也从来都给孩子宽松的环境,那种爱,很现代。

        凌望超自己是不看电影和戏的,但妻子可以看,孩子可以看,他每天回家就是看书,大家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来。

        他做法官的同时,还曾出去贴广告,招了6个学生,教外语。这个英文,那个德文,一人一个文。星期天就带学生们玩,光赔钱。

        那只是一种乐趣而已。

        大家一个时代的人啊,还都是母亲做主,妻子不识字,鲁迅和凌望超的差距,为何这么大呢?

        (发于九鸦人物,敬请关注)




        (朱安)

        2

        朱安难道不好?

        她相貌中等,性情温和厚道,懂礼数,很孝顺,顺从安静。

        新婚之后,她虽然自始至终只担了个名份,比窦娥还冤,但她却很少有怨言。

        鲁迅是很早就剪了辫子的人,当年在绍兴是稀奇事,结婚那天,很多人来看,鲁迅装了根假辫子。

        母亲的话他是肯听的,他从来不把决绝用到亲人身上,绝不肯伤害她们,他的斗一般不涉及个人,他是现象派。

        他是被母亲骗回国结的婚,但结了也就不离,他说那样朱安会被世俗杀死。可朱安因此也成了活寡妇。

        朱安结婚那天,为了丈夫不喜欢小脚,曾特意穿了一双大鞋,里面塞了棉花,不料下轿子时一只鞋子掉了,大庭广众之下,还是露出了三寸金莲。

        这就像一个预兆一般。

        结婚第二天,鲁迅没有按照规矩去祠堂,第三天,他就又回了日本,朱安从此就成了一个符号,那夜漫漫,好长好长。

        鲁迅回国后,他们在一起,倒曾生活过一段时间,但那依旧是分居。

        那年,鲁迅兄弟反目,鲁迅搬出,问她是回娘家,还是继续跟他,大概意思是想结束,但朱安毫不犹豫地说,我跟你。

        两个人一天只有三两句日常,就连东西都要分开放,就像沾上都是罪。但朱安依旧爱着丈夫,照顾婆婆,做家务,洗衣做饭,忠诚、贤惠。

        她还经常说,大先生对我很好,那么容易满足。

        鲁迅除了做丈夫的义务,大概对朱安也真的很好,至少尊重是有的。他买东西,总是先给母亲,再给朱安,最后才是自己。

        朱安后来对许广平也很好,她不嫉妒,那时候她只有一句悲凉:大先生连话也很少跟我说,哪里会有孩子啊。

        许广平怀孕之初,朱安当然也曾非常绝望,这是人之常情,但后来也就接受、释然。

        她甚至还爱起了海婴,说大先生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不会让我做孤魂野鬼。

        她是那么善良单纯忍耐有爱。

        朱安与婆婆一起生活了13年,鲁迅去世后,她们的生活主要由许广平、周作人等供养,后来婆婆去世,许广平也给她寄钱。

        周作人那时偶尔也会寄,但她不肯要。因为大先生跟他不好。

        她也因为骨气。

        当年,很多人知道鲁迅发妻生活困难后,曾主动捐款相助,但她一一拒绝,据说一分钱都没拿。

        她在最苦的时候,也拒绝出售鲁迅遗作。

        她后来放出出售鲁迅遗作的消息,与许广平有的那场著名纷争,其实是一种无奈,一种不满,一种策略。

        许广平有一段时间不寄钱,她活不下去,也觉得人们把她遗忘了,她需要存在感。

        那年,当上海来人劝阻、说合时,她第一次有了悲愤:我也是鲁迅遗物,你们为什么不好好保存我!

        许广平那时其实也很困难,她还曾被日本人关进监狱一段时间,朱安一听到这些,立刻就为许广平担心,急着问她及海婴,现在怎么样了。

        她善良、心宽,对人无敌意,总能记着别人的好,跟许广平其实也感情很深。

        她去世之前,除了要求葬在鲁迅身边,就只剩下一个心事。想许广平和海婴,挂念他们。

        大先生的亲人,就是她的亲人!

        朱安的遭遇和性情,足以令人心酸飙泪,她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偏偏是这种命运?

        鲁迅为什么就不能像胡适对江冬秀,凌望超对张敏娴那样,对朱安?

      




        (胡适夫妇)

        3

        “胡适大名垂宇宙,小脚夫人亦随之。”

        胡适与江东秀的婚姻,在民国被视为一大奇事,足见人们对这种婚姻的观感。这也因为江冬秀,是奇观。

        人们经常说,江冬秀是乡村小脚老太太,这话其实是胡说。

        江冬秀虽然缠过脚、不识字,但出身官宦之家,当地望族,只是身上带着旧家庭的印记而已。人家后来在美国,不懂英文,也敢上街买菜。

        江冬秀跟朱安一样,也订婚挺早,结婚却晚,是个老姑娘。

        胡适的母亲也算奇人,那时的风俗虽然认为女大一,很不好,但她却依旧认定了这门婚事。

        胡适当年回来结婚,跟鲁迅还有一点相同,那就是,也有传言说,胡适已在国外结婚生子,这弄得家里人很着急。

        但是江东秀跟朱安却又有很大的不同。

        当年鲁迅写信让朱安进学堂,放脚,朱家一概不听,而江东秀却曾主动放脚。这让胡适听到,大加赞赏。

        胡适结婚那年27岁,曾经写过二副婚联,一副是“旧约十三年,环游七万里”,一副是“三十夜大月亮,廿七岁老新郎”。那天是阳历的年三十。

        后一联胡适写了上句一时续不下去,还是他一个本家哥哥补上的。

        胡适当时接受新思潮,本来也不大喜欢妻子,但他同样接受了安排。有意思的是,江冬秀在婚前,很守旧,很娇羞,但婚后立刻变了模样。

        她果断泼辣,绝不像朱安那样顺从,绝对属虎。

        她一发现胡适有外遇,立马发飙,大吵大闹不算,还动剪刀,这让胡适赶紧悬崖勒马,收了浪心。

        她就是别人的婚姻也要干涉。

        梁忠岱要跟妻子离婚,她立刻把梁忠岱妻子接到家中,出谋划策,陪她上庭。梁忠岱那阵子被她弄得灰头土脸,真正上火。

        我的地盘我做主,女人的地盘谁也别想随便介入,她的寸土不让,刀枪剑戟,到底把胡适降服。

        胡适的怕老婆在民国是出了名的,就是做官,有时候也得老婆做主。

        胡适温和、妥协、好面子,江冬秀看清了他这一点,这算是一物降一物。

        这么说,鲁迅的婚姻,首先是因为自己与胡适不同,然后是因为朱安与江冬秀不同。

        有些男人肯定是不能惯的,但鲁迅这种,怕是招惹不得。如果江冬秀遇到鲁迅,那就是遇到了对头,朱安幸亏是那种性格,这才能在周家待下去。

        虽然只有名分,却还能得到鲁迅照拂。

        鲁迅其实也是苦的,他当年很少跟人提起他的婚姻,只有一次曾跟朋友袒露心扉。

        那是我母亲的太太,不是我的。那是我母亲送我的礼物,我只负有赡养的义务,爱情我是不知道的。

        朱安不上学,不放脚,太守旧,两个人在思想文化上的距离,就像隔着条天河。

        或许,她的顺从恰恰也是一个问题。

        鲁迅常常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鸣,如果朱安婚后能有些新意,大概也会不同。

        母老虎、狮子吼这类,未必降得住鲁迅,但上进有活力,却可能对他有吸引,婚姻最怕的是安于现状,一湾死水。

        他当年到底曾写信让朱安上学,那就是打算认可的。

        然而,鲁迅不是最肯于教育人,提携后进的吗?他当年在年轻人身上不是最肯付出时间、心血、财力的吗?他难道不可像凌望超带张敏娴那样玩?

        一句话,他的确不爱,实在爱不起来。

        鲁迅当年的结婚现场,很多人回忆说,他像个木偶,很机械地接受一切,人家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以他这种性格,这是很难为的,差不多就代表心死。

        还有人说,第二天,曾见到鲁迅脸上留着被子的颜色,应该是哭过。

        反驳者说那是夏天,不会盖被子,不可能,这显然是思想狭窄,脑袋瓜子像芦苇。一个痛苦哭泣的男人,怕人看到,不只是可能捂在被子里。

        一个思想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对于不爱的人、外人,也会关注、指导,但对于一个不爱的妻子,却就不一定。

        距离太近,与我有关,见到就是痛苦,太关切反而会让对方更加贴近,生成误会,那就只有疏离、排斥。

        更何况朱安跟学生们不同,她本身没有那种向上趋新的诉求。

        一个时代的悲剧,一个爱的悲剧而已,朱安不幸,张敏娴大幸,鲁迅也不幸,这种事,无法以道德要求。

        在那个时代里,江冬秀那种捍卫,所捍卫的其实也是名分,她要的不是爱,而是爱人。

        她用雌威将胡适降服,却一生都在为胡适忙活,很少有她自己。

        但这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传统女性的伟大,你不但要佩服她的牺牲,也不能不服她的活泼生命力,她为了自己权利的争取。

        既然社会是这样,观念是这样,大家都是这样,那我就不能做委屈小媳妇,任人揉捏,任人抛弃。

        你可以不爱,我也可以对你好,但我不能什么都牺牲,什么都由着你,至少,你这个人得是我的。

        旧时代里,这也是一种抗争,一种大气,甚至是一种先进。去他的三从四德,礼教人言,这种情况下,母老虎很了不得,江冬秀很了不得。

        这世上有无数夫妻没有爱情,但他们过着过着,就有了亲情。

        很妥协,很文人气的胡适,在这样一位有担当,有性格光芒,一生为他的妻子手里,到最后,一定也是陷在她构筑的小窝里爬不出的吧?

        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婚姻,什么是幸福,谁知道?心这玩意儿,变化多端,谁也没法捉摸,胡适如果跟曹佩声过,什么结果,照样难说。

        一辈子很短,不想入非非,求全责备,其实都好。太平盛世,不需要去做什么斗士,家里的斗士,更加做不得。

        张敏娴挺好,朱安挺好,江冬秀挺好,找对就好,适合就好,既然结了,磨磨就可能好,现在若还有悲剧,那肯定都是自己找。

        文 | 九鸦

        图 | 网络
    公众号:九鸦人物,敬请关注
    楼主瞎扯淡。




    舔封建还是反封建,不是一目了然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2:14:54    跟帖回复:
    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2:20:38    android
    7
    封建不是完全不对  有一部分可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2:29:23    android
    8
    胡适,善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2:30:17    android
    9
    转至第7楼第 7 楼 譕二三 2019/3/14 22:20:38  的原帖: 封建不是完全不对  有一部分可取 什么是封建 封土建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2:42:37    android
    10
    我们只是一个时代里尘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2:44:15    跟帖回复:
    11
    鲁迅这么做就是缺德啊。为了给自己的缺德找冠冕堂皇的理由,所以,死命抨击封建礼教。
    对这样一个女子,无论爱还是不爱,只要不是恨就应该给她一个名分,老婆。鲁迅再娶简直就是畜生不如。你特么憋不住了,嫖不行吗?为啥要娶女学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2:52:47    跟帖回复:
    12
    中国孙大夫的道德有一条,就是“糟糠之妻不下堂”,考上科举做官的士大夫千千万,无论好人坏人,无论忠臣奸臣,无论君子小人,竟然没有一个违背这条道德的,实在让人惊心动魄。所以,反对士大夫的中国人,就不能不虚构出一个陈世美来污蔑他们,让中国人认为士大夫都是陈世美。真是颠倒黑白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呵呵
    臭虫们无论搞出啥道德戒律,天才都可以完全遵守,虫臭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不讲任何道理杀掉他们。他们杀李牧的时候,以为终于找到了把柄,说李牧袖子里暗藏凶器,意图刺杀国王,李牧当场辩护,把袖子撸起,原来,李牧是残疾人,两只胳膊都是假肢,但这又能怎样?照样杀。宁可国家灭亡,也要杀掉这种人。呵呵
    当年释迦摩尼和他的儿子联手诬陷舍利弗,说舍利弗吃的是大鱼大肉,给释迦摩尼的儿子吃的是窝窝头,舍利弗不说一句话,当场将胃里的东西吐出,驳的释迦摩尼哑口无言,弄了个当众下不来台。呵呵
    俺的意识仅仅是,白人再染也染不黑,黑人再漂也漂不白。(申明一下,俺仅仅是打个比方,绝对木有颜色歧视的意思。有自卑感的种族千万别多心。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2:57:17    跟帖回复:
    13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3:02:26    android
    14
    鲁迅,风骨不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3/14 23:07:02    android
    15
    好男人和渣男
    31609 次点击,74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鲁迅对朱安,为何不能像胡适对江冬秀,凌望超对…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