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我的布鲁斯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罪的起源与本质
2499 次点击
10 个回复
我的布鲁斯 于 2019/4/2 11:37:1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圣经用心理学的方式深入浅出地阐述了人堕落的历史以及罪产生的历史。罪一直存在着。罪首先使人的悟性昏暗,继而激起人的幻想,刺激人内心的私欲,以意志的行动为其高潮。

    的确,始祖犯罪的起因与所有人后来犯罪的起因大相径庭。后来犯的罪是由于人继承了罪性,使之成为犯罪的接触点。而亚当、夏娃却不存在罪性,因为他们是照着上帝的形象造的。但是我们必须记住,他们毫无疑问是在可能堕落的条件下被造得尽善尽美的,而且罪总是具有不合理性与主观武断性,这是罪的性质使然。人犯罪时,总是要找一个借口,总是会原谅自己,但是在这一点上人只能是枉费心机。罪从来就没有一个合理的根据。罪的存在是不法的,而且总是不法的。的确,今天有些人力图辩护说,人犯罪是由环境造成的,或出于他的性格。但是这种内在、外在的必然性,却总是与人的良知发生激烈冲突。在理性上、在心理上罪不能由某种性格或行为溯及根由,罪根本没有理由存在,也没有权利存在。

    人类所犯的头一宗罪,就是始祖在乐园中所犯的头一宗罪,尤其如此。今天的做法常常是改善环境,这些做法虽然不能为罪开释,却也限制了犯罪。可是始祖犯罪却无丝毫的环境原因。事实上,正如告知他们的那条试验性诫命所特别启示的,当时的背景是:诫命本身只要求一点点的舍己,如果干犯了,刑罚极其严厉,后果不堪设想;并且始祖具有圣洁的本性。所有这一切都加重而绝非减轻了罪的程度。

    对堕落的可能性我们能够有所理解,但对它过渡到的真实性却茫然不知。圣经丝毫没有把这个过渡说得易于明白。因此,圣经也让罪以其本来面貌赤裸裸地站立。的确有罪这个东西存在,但不合法,它过去、现在、将来永远都与上帝的律法相抵触,与我们的良知相抵触。

    一方面用心理学解释罪的存在,告诉我们每个人每时每刻都感受到的真实;一方面使罪赤裸裸地暴露出其不合理、不公义的本性——《创世记》第3章将这两方面联系起来阐述了人的堕落。《创世记》第3章对人堕落的阐述,远远超越了人类千百年来在罪的起源问题上所表现出的聪明智慧。毕竟,有罪与愁苦存在这回事,我们不仅从圣经得知这回事。而且我们每天的生活、整个受造界的呻吟叹息,时时刻刻都在述说这回事。全世界都处于人的堕落的印记中。即使周围的世界不向我们述说有关人堕落的事,我们也会时时刻刻受到良心的提醒,因为我们的良心会不断地责备我们;内心的贫乏也在时时刻刻地提醒我们,因为我们内心的贫乏见证了无名的祸患。

寻找罪、恶、苦难的答案


    所以人类时时处处都会发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有恶?为什么有邪恶、有苦难?如此的问题,比人的起源问题又更进了一步,已经占据了人的思想,时时刻刻压抑人的心思意念。现在我们就这个问题,将人用自己的智慧所作出的种种答案与圣经给予我们的简单答案做一个比较。

    人用自己的智慧所作出的种种解答,当然也迥然不同。尽管如此,它们还是表现一定的关系,因而可以据此进行分类。最普通的答案就是:罪不是住在人内心,也不是出于人,而是罪本身从无有附在人身上。这种观点的本质是:人是良善的,人心并非败坏。罪恶存在于人出生、成长的条件、环境与社会。如果除去这些条件,例如,在物质平等地分配给所有人的条件下,所有人自然都会成为君子。因为不再有使人作恶的理由了。

    关于罪的起源与本质问题,这种思想历来受到广泛支持,因为人总是趋向于将自己的罪过归诸环境。18世纪以来,这种观点特别被尊荣,人们看见了政治与社会的腐败,将彻底推翻国家与社会推崇为解决所有罪恶的唯一灵丹。但是,在人性本善的问题上,19世纪又带来了相当的困惑与迷惘。目前,认为人性本恶、人不可救药的人绝非少数。

    另一种解释是从人肉体的本质中寻求罪的根源,这种解释也很流行。人有生命,也有身体;人属灵,也属肉体。肉体本身肯定有罪的倾向与趋势,或多或少地有污秽的欲望、低下的情感,因此自然而然地与有形象、有思想、有理想的精神相敌对。因为,人生下来后要数年持续过一种属动植物性的生活,以具体的形象过小孩子的生活。这就是说,肉体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主要因素,精神处于从属地位。根据这种观点,精神只能渐渐地脱离肉体的控制。但是,人脱离肉体控制进入精神的过程,在整个人类、在每个个人,都进行得极为缓慢。

    思想家与哲学家就这样喋喋不休地说到罪的起源。但近来他们又从这样一个理论获得强有力的支持,即人是从动物变来的,在人的内心中他还是一个动物。

    有些人进而推论说人将永远是个动物。但是有些人却心存一线希望,认为人与其祖先相比已经进步得出神入化,他会继续进步下去,或许会成为天使。无论如何,人是从动物演变来的说法,似乎为罪的问题提供了一个不同凡响的解决方案。如果人能够追溯到动物的生命,那么那个原先的动物性将继续在他里面发挥作用,有时仍旧挑衅人的行为准则——这再自然不过了,无需大惊小怪的。

    因此,在许多人看来,罪只不过是一种残余的影响,是早先动物性遗留下的残余。淫荡、偷窃、杀人等远古人中是习以为常的,他们好像是与动物为伍一样。这些行为今天再次出现在落后的群体身上,出现在所谓的罪犯当中。但是,这些人即使倒退到史前,像原始人那样行事为人,不应当被视为罪犯,而应当被视为落后的、体弱的、有疾病的、多少有些神智不正常的人。他们不应当在监狱受刑罚,而应当在医院里接受治疗。罪犯之于社会,犹如创伤之于身体。罪是一种疾病,是人从动物那里先天遗留下来的,只能逐渐地被制服。

    如果有人要根据这种论证,在逻辑上得出结论,从肉欲、肉体和动物起源来解释罪的问题,他自然会认为(过去常常是这样教导的):罪以物质为出发点,或者更概括地说,所有的受造物都有罪。古时候,这是很受欢迎的一种观点。这种观点认为,精神与物质,就像光明与黑暗一样彼此对立、互不相容。对立是永恒的,双方永远也不能达到真正完全的统一。物质不是被造的,光明的上帝不可能造出黑暗这个东西。物质必定是与上帝永远共存的,它混沌、黑暗,排除了一切的生命与亮光。就是后来当上帝使它成形并用来建造世界时,它仍然不能容纳精神,也不能返回精神。黑暗本身不容许思想之光存在。

    有些思想家将这种黑暗物质的起源追溯到上帝那里。若是这样的话,有两个神从亘古就共存了:一个是光明之神,一个是黑暗之神;一个是良善之神,一个是邪恶之神。还有些人力图主张善与恶这两大永恒的原则出自同一位神,如此一来上帝就具有了双重性。在这位上帝里面,有一个无意识的、黑暗的、隐秘的基础存在,在这个基础之上表现出一个有意识、清洁、光明的本质来。头一个就是世界上黑暗与恶的基本起源,第二个就是一切光明与生命的来源。

    如果我们再进一步探究下去,就能得出某些哲学家所教导的那种结论,即所谓上帝不过是一个黑暗的自然、一种盲目的力量、一个永远的饥饿、一个蛮横的意志,它只在人类中才有意识,才成为光明。毫无疑问,这样的观点与圣经启示所教导的完全背道而驰。圣经告诉我们,上帝是光,在他毫无黑暗,从起初万物就都是从上帝的话造成的。可是我们今日的哲学却说上帝是黑暗,是自然,是深渊,光只在世界、在人类中才为他而发。因此,不是人需要上帝来拯救,倒是上帝未被拯救,必须仰望人来拯救他。

    当然,并非所有戏弄罪起源的人都会如此苛刻、如此唐突地得出最后这个结论,但是所有赞成上述各种关于罪起源的观点的人,都会殊途同归。无论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都有一个共同点,即他们不在受造者的意志中寻找罪的根源与罪的所在,而是在万物的构造与性质中寻找,结果找到了那结构与性质的本源——造物主身上。如果罪隐伏在环境、社会、肉欲、肉体、物质中,那么上帝应当负有责任,因为上帝是万物的创造者、护理者,人就没有任何责任了。如此一来,罪就不是在人堕落时开始,乃是在创造时就存在。创造与堕落就是一回事了。那么,存在本身就是罪。道德不完全与道德有限完全一样。救赎是绝对不可能的,抑或它的顶峰就是真实的毁灭——涅磐。

   上帝的智慧远远高过人的这种悬想。后者攻击上帝要负责任,为人开脱罪责;但上帝的智慧证明了上帝的公义,指控人有罪。圣经自始至终都在证明上帝无过,指出人有罪。圣经是一篇伟大非凡的神正论(theodicy),论证了上帝的公义。上帝所有的属性与他一切的作为,所有人的良心在这一点上共同作见证。诚然,罪也逃脱不了上帝的护理,人堕落并非在他的预知、计划、旨意的范围之外发生。罪的全部发展与历史为上帝所导引;一直到末了,罪都要受上帝的约束。罪不能使上帝变得一筹莫展、无能为力;面对罪,上帝仍然是上帝,全智全善全能。

    事实上上帝是如此良善、如此大能,他能从恶中生出善来,他能迫使恶一反其本性,共同为荣耀他的圣名、建立他的国度而工作。尽管如此,罪仍然继续保留其罪恶的本质。如果有人说在特殊的意义上是上帝要人犯罪的,因为若没有上帝的旨意,或在其旨意范围之外,什么事也不能发生,那么他应当永远记住:罪,就是那些反常的事、根本不应该存在的事、非法的事,都与上帝的诫命相抵触——上帝的旨意就是如此。

    圣经在证明上帝正确的同时,也强调了罪的本质。如果罪不是出于造物主的旨意,而是先于造物主的旨意而存在,它立刻就丧失其道德性,成了一个物质、一个自然物,与事物的存在及事物的本质不可分割。这时的罪是一个独立的实体、一项原初的原则、一件邪恶的事——过去人们也是这样看待疾病的。但是圣经教导我们罪并非如此,也不能如此。因为上帝创造了万物,也创造了万事,当创造之工完成时,他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

    因此,罪不属于事物的本质。罪是道德性的表现,在伦理范围内发挥作用,包括离弃上帝用他的旨意为有理性的人所设立的道德规范。人类的第一宗罪就是干犯上帝试验性的诫命,以至干犯了全部的道德律。这道德律与这条试验性的诫命一样,同属上帝的权威。圣经用了许多名称来指认罪,如过犯、悖逆、不义、不敬虔、与上帝为敌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指向罪。保罗明明地说: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马书3:20);约翰声称:所有的罪,不论最大或最小的罪,都是不义、违背律法与过犯(《约翰一书》3:4)。

    如果过犯就是罪的本性,那么这本性不可能存在于事物的本质内,无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因为事物的本质与本体是唯独从上帝而来,他乃是众善之源。因此恶只能随着善而来,只能借着善、依赖于善而存在,并且只能包括由善而来的败坏。就是恶的天使,虽然罪败坏了其本质,然而就受造物而言,他们是善的,并且依然是善的。更何况,善,就其事物的本质与实体而言,是不会被恶所灭的,尽管会被蹂躏、被践踏。人尚未因犯罪而丧失他的本体,丧失他的人性。人依然有灵魂,有身体,有理性,有意志,有各种情感,有各种情趣。

    所有这些恩赐、良善本身都是出自众光之父,如今却被人当作抵挡上帝的武器,成为不义的器皿。因此,罪不仅仅是一种缺乏,甚至不仅仅是缺乏人原先曾拥有的。这时的情况并非是一个人过去富有,现在贫穷;并非是一个人蒙受了损失,只能接受今非昔比的现实。罪远非如此。罪剥夺了人——真正的人所应当有的一切,同时又将人本不该有的缺陷、欠缺引入人类。

    近代科学发现,疾病并非一种特别的物质,而是由于人生活在已经发生变化的环境中,身体的器官与功能都因人的日常活动变得紊乱,而人生命的规律依旧是身体健康时的规律。即使是死人的身体其功能也没有停止,而是开始了另一种活动,一种毁坏性、解体性的活动。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罪本身不是一种物质,而是对人所被赋予的恩赐与能量的某种骚扰,它使人偏离上帝、离开上帝。理性、意志、情趣、情感、情绪、心理能力、身体能力等等,这些以前曾为义的兵器,如今却被罪神秘地变成了不义的兵器。人在受造时所得到的上帝的形象不是一种物质,而是真正属于他的人性;丧失了上帝的形象,人完全被扭曲,人变得畸形。

    如果有人能彻底地看穿人,他会发现人的属性更像撒旦,不像上帝(约翰福音8:44)。属灵的疾病与死亡取代了属灵的健康。但是构成人本性的却是前者而非后者。圣经坚持罪的道德属性,同时也指出了人的可救赎性。

    罪不属于世界的本质,罪是被人引入世界的。这就是罪为什么可以被上帝恩典的权能再次从世界铲除的原因,因为上帝恩典的大能超过一切受造物。

    摘编自赫尔曼•巴文克《我们合理的信仰》第十三章第二节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 11:49:08    跟帖回复:
       沙发
    不太明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 20:10:17    跟帖回复:
       第 3

    罪恶与死亡
      
        1天使的堕落与人的堕落



        人所处的环境与天使所处的环境极为相似。圣经没有详细告诉我们天使的受造与堕落,只将我们需要了解的人的受造与堕落告诉了我们,以便我们对人的受造与堕落有正确的理解。但是我们的确知道有天使存在,而且其中有一部分堕落了,这堕落发生在世界开始时。当然,有些人认为天使的受造与堕落的时间远在《创世记》1章1节以前,但圣经中没有这样的证据。

        所有创造之工都是始于《创世记》1章1节中,而《创世记》1章31节完全可以说是指全部的创造之工,并非仅仅是指地的创造被上帝看为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天使的堕落与悖逆,必定是在第六日创造之后发生。

        另一方面,可以很肯定地说,天使的堕落先于人的堕落。罪不是首先在地上爆发的,乃是在天上,是在上帝的面前,并在他的宝座脚下。反抗上帝的思想、愿望、意志首先在天使的心中被挑起。也许骄傲是罪魁祸首,是天使堕落的起因。在《提摩太前书》3章6节中,保罗劝勉教会不要拣选初入教的作监督(长老),免得他们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中。如果这里所说魔鬼所受的刑罚,就是魔鬼因高抬自己抵抗上帝而受的刑罚,那么我们可以看出,魔鬼的罪始于高抬自己与骄傲。

        不论如何,天使的堕落先于人的堕落。毕竟,人干犯上帝的律法并不仅仅出于他自己,而是受到外界的驱使。女人受到蛇的诱惑、引诱,陷在罪里(哥林多后书11:3;提摩太前书2:14)。当然我们不能以为蛇是象征性的出现,它实际上就是一条蛇,因为圣经明明告诉我们这蛇比田野中的一切活物更狡猾、更聪明(创世记3:1;马太福音10:16)。然而,圣经接下来更进一步的启示让我们看到,魔鬼的权势利用了这蛇,使蛇去迷惑人、领人误入歧途。旧约有几处已经说到撒旦控告人、试探人(约伯记1:1;历代志上21:1;撒迦利亚书3章)。当上帝的光亮首先在基督里向世界现出如同晨曦,黑暗势力的狰狞面目也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时也显明了,原来这地上之外还有一个罪恶的世界存在,还有一个邪灵王国存在——其中有无数个鬼魔、邪灵、污鬼,一个比一个凶残(马太福音22:45),它们都是撒旦的差役,撒旦乃是它们的首领。这撒旦有许多不同的名称,它不仅被称为撒旦(对手、仇敌之意),也被称为魔鬼(亵渎者之意,马太福音13:39)、仇敌(马太福音13:39;路加福音10:19)、恶者(马太福音6:13;13:19)、控告人的(启示录12:10)、试探人的(马太福音4:3)、彼列(卑下、无价值之意,哥林多后书6:15)、别西卜或巴力西卜(鬼王之意,最初是指以革伦的苍蝇之神,列王纪下1:2;太10:25)、鬼王(马太福音9:34)、空中掌权者的首领(以弗所书2:2)、这世界的王(约翰福音12:31)、这世界的神(哥林多后书4:6)、大龙、古蛇(启示录12:9)。

        黑暗的权势并非创造之初就有,而是因撒旦及其使者的堕落才存在。彼得概括地指出,天使犯罪,所以受到了上帝的刑罚(彼得后书2:4)。《犹大书》6节专门指出了它们犯罪的性质,并宣称它们没有守住自己的本位——上帝赐给它们的地位,于是它们离开了它们在天上的住处。它们不满于上帝安排给它们的身分地位,贪恋更多的东西。这种悖逆从起初就发生,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约翰一书3:8),从起初撒旦的目的就是要败坏人。耶稣明明说到撒旦从起初就是杀人、说谎的,在它心中没有真理(约翰福音8:44)。

        人所受的试探就是从这个撒旦而来,是伴随着上帝赐下不可吃分别善恶树上果子的诫命而来。使徒雅各见证说,上帝不受试探、也不试探人。当然,这意思并不是说上帝不试炼人。圣经屡次描述了上帝试炼人,如亚伯拉罕、摩西、约伯、基督本人以及始祖亚当那时所受的。当人在试炼中失败时,他立刻就会因这堕落犯罪责难上帝,说上帝试探他,说上帝的本意就是要使他跌倒。

        我们看到,亚当堕落后立刻就提出这样的责难。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这种隐秘的倾向。使徒雅各竭力抵挡这种倾向,他明确而坚定地指出,上帝自己绝不受试探,也从不试探人。他从来没有本着叫人跌倒的意思去试炼人,并且上帝试炼人的时候总是叫人能担得起这个试炼(林前10:13)。上帝赐给亚当这条试验性的诫命,目的是要使他显出顺服来,而且守这条诫命绝非超出他的能力范围的事。从人这方面来说,这条诫命并不难守,因为它很轻松,在分量上根本不能与赐给他的其他诫命和允许他做的所有事相比。

       正如上帝的意思总是好的一样,撒旦总是处处施行败坏。撒旦将上帝试验性的诫命篡改成试探,隐秘地攻击了始祖对上帝的顺服,借此公然图谋使人堕落。首先,上帝赐给人的试验性诫命被再现为专横地加给人的重担,是毫无原由地限制人的自由。如此一来,夏娃心中撒下了怀疑的种子,怀疑上帝赐下的这条诫命,怀疑其公正性。其次,当夏娃想到上帝赐下这条诫命是为了防止人变得像上帝那样能知道善恶时,怀疑发展成为不信。这种不信反过来促进了想象,觉得干犯上帝的这条诫命不会踏上不归之路,而会通往永生,且能与上帝平起平坐。想象这时使人产生了跃跃欲试的念头,于是禁果开始穿上了另一件外衣。它成了眼目的情欲,成了内心的私欲。私欲既怀了胎,就摒弃了意志,产生出罪恶的行为来。所以夏娃就摘了树上的果子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世记3: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3 21:43:50    跟帖回复:
       第 4

    上帝的形象在人身上的丧失和恢复
        


    (根据巴文克《我们合理的信仰》145-156页编辑)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创世纪1:26)

        一、上帝的形象

        既然人是如此被造,那么上帝怎样,人就怎样。人虽然在上帝面前无限卑微渺小,却与上帝有关系。作为一个受造物,人绝对依赖于上帝;作为一个人,他是自由独立的存在。限制与自由、依赖与独立、不可测的鸿沟与同上帝的亲密关系,这些都不可思议地在人身上融为一体。一个卑微的受造物居然同时拥有上帝的形象,这真是超越人的想象!

        上帝的形象,也是彰显在男人、女人身上。“男人是神的形像和荣耀,但女人是男人的荣耀。”(林前11:7)这里是强调男人是先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的,上帝是先向男人显明他自己的荣耀,如果女儿也有上帝的荣耀,也是间接通过男人而得的。男人是直接的、原始的成为上帝的形象和荣耀,而女人是从男人得到上帝的形象和荣耀。人虽然有种族、才干等等差异,但是每个人都有上帝的形象。

        上帝的形象也是指人在属灵上的健全、健康。当人身心有病,或者神志不清时,他仍然是一个人,不过这时他已经失去了某种使人和谐的东西,得到了某种与那种和谐相冲突的东西。同样,人因着罪丧失了原初的义,虽然他还是人,但是他已经丧失了某种与人的概念不可分割的内容,取而代之的是某种与人的概念相敌相排斥的内容。这样,人丧失了上帝的形象后,他并非不再是人,他还有理性和道德。他丧失的本性并非一开始不属于他。正如人原初的义是人属灵的健全、健康一样,罪就是人属灵的疾病,罪是道德的败坏、灵性的死亡,是死在罪恶过犯之中,正如圣经所描述的。

        人堕落之后,上帝的恩典仍然允许人继续为人,继续将他视为有理性、道德和责任心的人,继续以这样的方式对待他;同时也认为,人由于丧失了上帝的形象而完全败坏,倾向于作恶。历史能充分证明这一点。因为即使是处于最深层、最严重的堕落,人仍然是人。而另一方面,人无论达到怎样的巅峰,他依然是渺小而卑微的人、有罪而污秽的人。唯有上帝的形象才能使人成为真正的、完全的人。

        人有肉体,也有灵性。人有魂,这在本质是就是一个灵。亚当从神领受了生命气息。上帝将灵赐给每一个人(传道书12:7),造了人里面的灵(亚12:1),因此,上帝不同于人生身的父,而被称为万灵的父(来12:9)。只有人死亡时,他的灵魂要归到赐灵的上帝那里(传道书12:7)。而动物并非如此,它死了就结束了。人的灵魂在身体死亡时并不会消失(太10:28),继续以灵的形式存在(来12:9、彼得前书3:19)。

        此外,上帝的形象在所赋予人的灵的能力和力量上显明出来。人有抽象思维能力,理性、道德、语言、宗教、科学、艺术等等,都是人类独有的。

        人的身体也与上帝的形象有关。上帝是身体和物质世界的创造者,身体是进行思想活动的载体。“造耳朵的,难道自己不听见吗。造眼睛的,难道自己不看见吗。”(诗篇94:9)就身体是灵的工具与器皿而言,身体所显示的,正让我们想到上帝的能力。

        以上都是属于广义的上帝的形象。

        上帝赐给亚当的原初之义,就被称为狭义的上帝的形象。人有上帝的形象,主要不在于人有理性、悟性、心思、意志,主要是在真理的仁义与圣洁上显明出来。这些在人被造之初就领受了。

        亚当被造之初的圣洁,就是没有受罪的污染,没有罪恶的念头,也没有罪恶的想法和欲望。但他并非无知,他有与其环境相适应的知识和能力认识上帝。仁义是说他的心思意念清纯圣洁,能完全遵行上帝的命令,满足上帝的公义要求,可以毫无愧疚的站在上帝面前。真理与慈爱带来的是和平,就是人与上帝和好,与自己和好,与世界和好,能处理好这一切关系。所以,罪原本不属于人性,而且罪也能够从人性中清除出去。

        在人类历史中,除了创造之初,另外有耶稣质问: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约翰福音8:46)他是真正的人、完全的人。

        当第一个人堕落、犯罪时,第二个亚当就兴起了,他毫无罪孽,因而能使以其牺牲来替罪,使堕落的人脱离罪恶,并洗净人一切的污秽。人按上帝的形象被造,他有堕落的可能性,也被拯救的可能性。人在丧失上帝的形象之前,曾经拥有上帝的形象,需要恢复与上帝的关系,也是恢复上帝的形象,是借着信无罪的、愿意替罪的耶稣基督完成的。

        人被造,治理全地不是唯一目的,而是主要目的。工作本身并不是最终目的,当最终目的实现时,工作就停止了。安息,才是那最终的目的。安息日的信息告诉我们,人在工作6日之后,就在安息中结束。

       二、上帝的形象与治理全地

        上帝造人,是有特殊的目的: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人类通过治理大地来彰显上帝的形象,这个治理包括各种科技、艺术、文化、职业等等。

        人堕落之后,圣经依然称之为上帝的形象,始终这样看待人。圣经始终视人为有理性、有道德的存在,他的一切思想、行为、言语都向上帝负责,并且注定要服侍上帝。

       三、上帝形象的丧失和恢复

        与此同时,我们发现人因为罪的缘故丧失了上帝的形象。罪使人不再无辜、不再公义、不再圣洁,使人心败坏,悟性昏暗,趋向于恶;罪彻底改变了人的性情,使他的身体及其所有的肢体都:4,有与基督联合才能享有这一切的福祉,因为基督就是上帝的形象(林后4:4、西1:15),我们必须效法他的模样(罗马书8:29)。因此,这新人是借着信与基督联合,是按照上帝的旨意被造,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以弗所书4:24);这新人是照着造他主的形象,在知识上渐渐更新(西3:10)。基督徒借着与基督联合所得到的知识、仁义与圣洁,都是从上帝来的,都是上帝设立的标杆,都是上帝的最终目的,而这一切使得人再次与上帝的性情有份(彼得后书1:4)。

        四、一个试验性的禁令----顺服与否的考验

        在创世纪2:16-17,上帝给了人一个命令,这不是出自亚当创设的禁令,而是来自上帝的。这个命令,使得亚当在他的工作和休息中,不能奔走自己的道路,而是要行走在上帝为他安排的道路上。这个命令也给了亚当充分的自由,因为他只有一个禁令。如果亚当违反了这个禁令,他就失去上帝的形象,断绝与上帝的交流,并要受死。这个命令是试验他是否顺服上帝。不是需要他明白这个禁令的合理性和价值,而是因为这个禁令出自上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4 9:41:04    跟帖回复:
       第 5
        
      

    圣经有关罪之普遍性的观点



        如果我们理解圣经以及圣经对人类犯罪的普遍性问题的光照,就会对这些问题有清楚的认识。圣经承认并尊重良知所建立的事实。圣经不承认人来到世界以前灵魂先在的幻想,不承认每个人来到世界以前或在世界生活期间就已堕落。

        人类是一个联合体,或者说,是一个身体多个肢体、一棵大树多个树枝、一个国家多个国民。人类也不是只有在将来用某种外界综合的方式才能成为这样的联合体。人类从起初就如此,现在依然如此,而无论它怎样分离、怎样纷争,因为人类只有一个本源、一个本性。从肉体上讲,人类就是一体,因为都是源于一个血缘;从法律道德上讲,人类都处于同一个上帝的律法——工作之约的法则之下,因为基于一个本性。

        根据圣经我们可以推论出,人类也一同堕落。圣经就是这样看待整个人类历史的。如果人中间有地位、身分、职分、荣誉、才干等方面的区别,如果被上帝拣选为自己产业的以色列民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那完全是上帝的恩典(哥林多前书4:17)。但是所有人在上帝面前都是一视同仁的,因为他们都是罪人,都犯了罪,都是污秽不堪,都要死,都需要救恩。上帝将众人都圈在不顺服之中,特意要怜恤众人(罗马书11:32)。无人有权利骄傲,无人有权利自暴自弃。

        使徒保罗在他写给罗马人的书信中,首先阐述了整个世界被上帝定罪的事实(罗马书1:18;3:20)。接下来当他解释因信称义、罪得赦免、与上帝和好、新生命等这一切如何由基督完成实现,并且信徒可以在基督里得到这一切时(罗马书3:21;5:11),再次概述我们在基督里得到的救恩的全部内容,并且将此放在整个历史的背景中与我们在亚当里招致的罪孽与愁苦相比较,最后得出结论。

        保罗说,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始祖所犯的罪,其性质不同于其他的罪。始祖所犯的罪,被称为罪过,其类型不同于亚当与摩西之间的人所犯的罪(罗马书5:14);这罪过又称为过犯(罗马书5:15以下)、悖逆(罗马书5:19),如此与基督绝对的、以至于死的顺服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罗马书5:19)。

        因此,亚当所犯的罪,不仅只限于他本人。这罪一直繁衍,遍及全人类。因为圣经告诉我们:罪不是从一人临到一人,而是从一人临到世界(罗马书5:12),从罪而来的死也就公平地临到了众人,因为众人都在那一个人里犯了罪。

        保罗的这个思想为下面的事实所证实,即保罗从亚当的过犯追溯出亚当与摩西之间那些人的死,那些人所犯的罪不可能与亚当的过犯相同(因为那时还没有积极的律法,即没有附加特殊条件与后果的盟约)。

        《罗马书》5章12节告诉我们,死临到众人首先不是因为他们或他们的祖宗犯了罪,而是众人早已在亚当里死去。死临到众人,这在亚当的犯罪与死亡中早已命定。问题不在于众人都在亚当里该死,而在于众人在客观的意义上已在亚当里死去。这时死刑已经宣判,接下来的就是执行宣判。所以保罗只承认由罪而来的死(罗马书6:23)。如果众人都在亚当里死去,那么他们也都在亚当里犯了罪。罪与死借着亚当的过犯一同进入世界,临到众人,因为亚当的过犯具有特殊性,即亚当干犯了一条特殊的律法,而且他是作为全人类的代表来干犯的。

        如果这样来理解保罗在《罗马书》5章12-14节中所阐述的思想,就能准确无误地理解接关于亚当犯罪后果的阐述。因为这些都是对一个基本思想的发挥。因着一个人(亚当)的过犯,众人(其后裔)就都死了。因这一个人犯罪而定的罪——审判者上帝所作的宣判,就成为对全人类的审判。因这一个人的过犯,死就在世界作了众人的王。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最后,因这一个人的悖逆,众人(亚当所有的后裔)都成为罪人。因着那一次的悖逆,所有人立刻作为罪人站在上帝面前(罗马书5:15-19节)。

        在亚当里,人类因着一人的过犯被定罪;在耶稣基督里,人类被上帝宣布为义,得以自由。正如罪因一人进入世界,成为辖制众人的力量一样,一人也在肉身里使上帝的恩典作王。死经由一人进入世界,这就是罪掌王权的明证;恩典也经由一人——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借着通向永生的义开始作王。亚当与基督的对比,方方面面都可适用。只有一个不同:罪有能力、有能量,而恩典却是丰丰盛盛、充充满满。

        基督教神学的原罪教义包含了圣经中的这些思想。整部世界史都证明了人类——既包括整个族类,也包括每个人——在上帝面前都是有罪的,都是本性败坏,而且时刻都在衰残、死亡。因此,原罪首先包括原孽(original guilt)的事实。从亚当而出的众人,因着亚当的悖逆被上帝公义地宣判为罪人(罗马书5:18)。

        其次,原罪也包括原污(original pollution)。所有人都在罪中成胎,在不义中出生(诗篇51:5),在邪恶中长大,因为无人能使洁净之物出于污秽之中(约伯记14:4;约翰福音3:6)。这污秽不仅遍及全人类,而且渗透每个人。罪攻击人心,使人心比万物都诡诈,病入膏肓,坏到极处,无人识透(耶利米书17:9)这人心既是人一生果效的策源地(箴言4:23),也是一切不义之事的发源地(马可福音7:21~22)。由人心发出的污秽,使人的悟性昏暗(罗马书1:23),使人的意志向恶,使人无能为力行善(约翰福音8:34;罗8:7),也玷污了人的心地、天良(提多书1:15),使人的身体及其所有器官,如眼、耳、手、脚、口、舌等,都成了不义的器具(罗马书3:13~17;6:13)。这个罪首先不是每个人自己积极的罪(sins of commission),而是从他在母腹时起就注定要死亡,注定要败坏(罗马书5:14)。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哥林多前书15:22)。

        父母为儿女积攒资产,儿女绝不会反对支取父母身后给他们留下的财产,他们不会拒绝接受遗产。另外,儿女从父母那里继承的还有精神上的财富,如地位、身分、荣誉、名声、科学、艺术等方面的价值。这也是他们不劳而获的。因此可以说,这样的继承定律在各家庭、各世代、各民族,在各国家、各社会,在科学、艺术以及全人类中普遍通行。下一代享受着上一代积攒的财物,后代全方位地承担起前辈的工作。无人能够会反对上帝的这种恩惠的安排——如果他有利可图的话。

        然而,当这同一的继承定律对某人不利时,一切就都变了。当子女受到劝告要奉养贫寒的双亲时,他们立刻断绝与父母的关系,将父母推给教会救济,向政府要救济金。如果家庭中有人是低就的婚姻,或是做了不光彩的事,他们会感到丢面子,立即弃之不顾,与之疏远。在某种程度上,今天的人多多少少喜欢享受团体的、人与人相互间的利益,逃避相应的责任。这种倾向本身强有力地证明了人与人之间权利与义务共享。对于权利与义务的这种一体性、一致性、共存性的存在与作用,无人可以否认。

        这种权利与义务的结合体,在人与人的相互关系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并且再自然不过地反映了少数代表多数的概念。在家庭中,父亲充当同样的角色。经理对所在公司,董事会对所在社团,将军对自己的军队,国会、议会对其选民,君王对其国家,也都是如此。从属者要承担其代表因行为而产生的相应的后果。

        然而,这些也仅仅涉及很少、很有限的人。尽管有的人会在某种程度上给很多人带来祝福或者咒诅,但其影响力毕竟很有限。但是圣经告诉了我们两个地位非常特殊的人物——二人都代表了全人类,其力量与影响涉及全人类,涉及地极,涉及永恒。这两个人就是亚当与基督。他们一个站在历史的起头,一个站在历史的中端。一个是旧人类的始祖,一个是新人类的元首;一个是世界中罪恶与死亡的本源,一个是仁义与生命的源头、泉源。

       由于亚当与基督作为人类代表的绝对特殊的地位,亚当与基督对人类所具有的重要性无与伦比,任何征服者或超一流的天才都不足挂齿。亚当在他的过犯中留给我们的遗产,使我们有可能在基督里与上帝完全和好。

        毕竟就是这条定律在第一个亚当里定了我们的罪,在第二个亚当里赦免了我们的罪。我们不知道,如果我们在亚当的罪里没有份,也就不可能以同样的方式在基督里得到恩典。既然我们乐意得到这份并非我们自己赚来而是恩赐给我们的益处,我们就无权埋怨它带来的灾祸。我们不要指责亚当犯罪,而是要感谢那无限地爱我们的基督。我们不要回首伊甸园,而是要仰望十字架。十字架的背后,是那永不衰残的冠冕。

        摘编自赫尔曼•巴文克《我们合理的信仰》第十三章第八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4 22:13:53    跟帖回复:
    6
    【箴14:6】亵慢人寻智慧,却寻不着,聪明人易得知识。
      【箴14:7】到愚昧人面前,不见他嘴中有知识。
      【箴14:10】心中的苦楚,自己知道;心里的喜乐,外人无干。
      
      【箴14:27】敬畏耶和华,就是生命的泉源,可以使人离开死亡的网罗。
      
      【箴15:2】智慧人的舌善发知识;愚昧人的口吐出愚昧。
      【箴15:4】温良的舌是生命树,乖谬的嘴使人心碎。
      
      【箴16:2】人一切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为清洁,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
      
      【箴16:3】你所作的,要交托耶和华,你所谋的,就必成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3 6:26:56    跟帖回复:
    7
    上帝的智慧证明了上帝的公义,指控人有罪。圣经自始至终都在证明上帝无过,指出人有罪。罪的全部发展与历史为上帝所约束;一直到末了,罪都要受上帝的约束。罪不能使上帝变得一筹莫展、无能为力;面对罪,上帝仍然是上帝,全智全善全能。
    人自己解决不了罪的难题,就该顺服上帝的方式。如果心里刚硬不承认自己的罪(撒谎、伤害人、贪婪等等),就是对上帝的一种“犟”的态度、一种强烈的抵挡、是虚张声势。想一想,原本属于君王的耶稣基督,竟然愿意为了拯救罪人脱离黑暗和死亡的辖制,顺服永恒里的计划来道成肉身、经历试探、经历人间的羞辱、鞭打、背负十字架、被打死在十字架上承担本由人去承担的刑罚。我们以他为标准对照自己,该是多么感恩啊!
    愿读者您能通过圣经的学习和在上帝面前谦卑的心得到这个恩典、这个存到永远的福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20 8:31:29    跟帖回复:
    8
    犯罪的个人,给自己和所在家庭带来祸患!
    犯罪的群体,也给所在的社会群体带来更大范围的祸患。
    信主的人,唯有警醒、祈祷、积极参与到正义和正当的事业中,给所在的环境带来亮光!

    罪恶与死亡




        1.     天使的堕落与人的堕落

        人所处的环境与天使所处的环境极为相似。圣经没有详细告诉我们天使的受造与堕落,只将我们需要了解的人的受造与堕落告诉了我们,以便我们对人的受造与堕落有正确的理解。但是我们的确知道有天使存在,而且其中有一部分堕落了,这堕落发生在世界开始时。当然,有些人认为天使的受造与堕落的时间远在《创世记》1章1节以前,但圣经中没有这样的证据。

        所有创造之工都是始于《创世记》1章1节中,而《创世记》1章31节完全可以说是指全部的创造之工,并非仅仅是指地的创造被上帝看为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天使的堕落与悖逆,必定是在第六日创造之后发生。

        另一方面,可以很肯定地说,天使的堕落先于人的堕落。罪不是首先在地上爆发的,乃是在天上,是在上帝的面前,并在他的宝座脚下。反抗上帝的思想、愿望、意志首先在天使的心中被挑起。也许骄傲是罪魁祸首,是天使堕落的起因。在《提摩太前书》3章6节中,保罗劝勉教会不要拣选初入教的作监督(长老),免得他们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中。如果这里所说魔鬼所受的刑罚,就是魔鬼因高抬自己抵抗上帝而受的刑罚,那么我们可以看出,魔鬼的罪始于高抬自己与骄傲。

        不论如何,天使的堕落先于人的堕落。毕竟,人干犯上帝的律法并不仅仅出于他自己,而是受到外界的驱使。女人受到蛇的诱惑、引诱,陷在罪里(哥林多后书11:3;提摩太前书2:14)。当然我们不能以为蛇是象征性的出现,它实际上就是一条蛇,因为圣经明明告诉我们这蛇比田野中的一切活物更狡猾、更聪明(创世记3:1;马太福音10:16)。然而,圣经接下来更进一步的启示让我们看到,魔鬼的权势利用了这蛇,使蛇去迷惑人、领人误入歧途。旧约有几处已经说到撒旦控告人、试探人(约伯记1:1;历代志上21:1;撒迦利亚书3章)。当上帝的光亮首先在基督里向世界现出如同晨曦,黑暗势力的狰狞面目也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时也显明了,原来这地上之外还有一个罪恶的世界存在,还有一个邪灵王国存在——其中有无数个鬼魔、邪灵、污鬼,一个比一个凶残(马太福音22:45),它们都是撒旦的差役,撒旦乃是它们的首领。这撒旦有许多不同的名称,它不仅被称为撒旦(对手、仇敌之意),也被称为魔鬼(亵渎者之意,马太福音13:39)、仇敌(马太福音13:39;路加福音10:19)、恶者(马太福音6:13;13:19)、控告人的(启示录12:10)、试探人的(马太福音4:3)、彼列(卑下、无价值之意,哥林多后书6:15)、别西卜或巴力西卜(鬼王之意,最初是指以革伦的苍蝇之神,列王纪下1:2;太10:25)、鬼王(马太福音9:34)、空中掌权者的首领(以弗所书2:2)、这世界的王(约翰福音12:31)、这世界的神(哥林多后书4:6)、大龙、古蛇(启示录12:9)。

        黑暗的权势并非创造之初就有,而是因撒旦及其使者的堕落才存在。彼得概括地指出,天使犯罪,所以受到了上帝的刑罚(彼得后书2:4)。《犹大书》6节专门指出了它们犯罪的性质,并宣称它们没有守住自己的本位——上帝赐给它们的地位,于是它们离开了它们在天上的住处。它们不满于上帝安排给它们的身分地位,贪恋更多的东西。这种悖逆从起初就发生,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约翰一书3:8),从起初撒旦的目的就是要败坏人。耶稣明明说到撒旦从起初就是杀人、说谎的,在它心中没有真理(约翰福音8:44)。

        人所受的试探就是从这个撒旦而来,是伴随着上帝赐下不可吃分别善恶树上果子的诫命而来。使徒雅各见证说,上帝不受试探、也不试探人。当然,这意思并不是说上帝不试炼人。圣经屡次描述了上帝试炼人,如亚伯拉罕、摩西、约伯、基督本人以及始祖亚当那时所受的。当人在试炼中失败时,他立刻就会因这堕落犯罪责难上帝,说上帝试探他,说上帝的本意就是要使他跌倒。

        我们看到,亚当堕落后立刻就提出这样的责难。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这种隐秘的倾向。使徒雅各竭力抵挡这种倾向,他明确而坚定地指出,上帝自己绝不受试探,也从不试探人。他从来没有本着叫人跌倒的意思去试炼人,并且上帝试炼人的时候总是叫人能担得起这个试炼(林前10:13)。上帝赐给亚当这条试验性的诫命,目的是要使他显出顺服来,而且守这条诫命绝非超出他的能力范围的事。从人这方面来说,这条诫命并不难守,因为它很轻松,在分量上根本不能与赐给他的其他诫命和允许他做的所有事相比。

       正如上帝的意思总是好的一样,撒旦总是处处施行败坏。撒旦将上帝试验性的诫命篡改成试探,隐秘地攻击了始祖对上帝的顺服,借此公然图谋使人堕落。首先,上帝赐给人的试验性诫命被再现为专横地加给人的重担,是毫无原由地限制人的自由。如此一来,夏娃心中撒下了怀疑的种子,怀疑上帝赐下的这条诫命,怀疑其公正性。其次,当夏娃想到上帝赐下这条诫命是为了防止人变得像上帝那样能知道善恶时,怀疑发展成为不信。这种不信反过来促进了想象,觉得干犯上帝的这条诫命不会踏上不归之路,而会通往永生,且能与上帝平起平坐。想象这时使人产生了跃跃欲试的念头,于是禁果开始穿上了另一件外衣。它成了眼目的情欲,成了内心的私欲。私欲既怀了胎,就摒弃了意志,产生出罪恶的行为来。所以夏娃就摘了树上的果子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世记3: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26 23:15:22    跟帖回复:
    9

    圣经证实罪的普遍性及救恩的盼望



        “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10-11、3:23)

        圣经证实了人类宣告的这个对自己不利的宣判。《创世记》第3章记叙了人的堕落,接下来的几章叙述了罪如何在人类蔓延激增、如何最终登峰造极,以至只能用洪水来刑罚。洪水以前的人罪大恶极,人心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都在上帝面前败坏(创世记6:5,11,12)。但是洪水没有改变人心。洪水之后,上帝在说到从挪亚一家而出的新人类时说,人从小时心里就怀着恶念(创世记8:21)。

        旧约中所有的圣徒都同意上帝所作的这个见证。所罗门在圣殿献礼时,在祷告中认罪说:世上没有不犯罪的人(列王纪上8:46)。《诗篇》14篇、53篇告诉我们说,耶和华从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没有,有寻求上帝的没有。他们都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污秽,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没有一个人能够站立在耶和华上帝面前,因为在上帝面前“凡活着的人没有一个是义的”(诗篇143:2)。“谁能说,我洁净了我的心,我脱净了我的罪?”(箴言20:9)简言之,时常行善而不犯罪的义人,世上实在没有(传道书7:20)。

        这些话所指非常普遍,放之四海皆准,无一例外。这些话并非出自作恶犯罪之人的口,这种人从不思想自己或他人的罪孽;而是出自敬虔人的心,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在上帝面前是个罪人。这个论断不仅仅指那些罪孽昭彰的外邦人,他们不认识上帝。事实上,他们说这些话首先是针对自己和自己的百姓。

        圣经中所记载的众圣徒并不是指世上完全圣洁的人。圣经把他们描述为罪人,他们有时会犯大罪。准确地说,圣徒就是自觉罪孽深重、以谦卑认罪的心来到上帝面前的人(诗篇6,25,35,38,51,130,143)。当他们起来见证百姓的不是,证明他们背道、不忠时,他们最后也将自己包括在内,与百姓一同认罪:我们在羞耻中躺卧吧!愿惭愧将我们遮盖。因为从立国(原文作幼年)以来,我们和我们的列祖常常得罪耶和华我们的上帝,没有听从耶和华我们上帝的话(耶利米书3:25;以赛亚书6:5,53:4~6;但以理书9:5以下;诗篇106:6)。

        新约圣经也毫不怀疑全人类的这种犯罪情况。福音的传扬正是建立在这个前提上。当施洗约翰传讲天国近了的时候,他要求人悔改、受洗。因为割礼、献祭、守律法并不能赐下义给以色列人,虽然他们需要这个义才能进上帝的国。因此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的人都到约翰那里,在约旦河受他的洗,承认自己的罪(马太福音3:5,6)。基督出来传道时,也同样宣讲上帝的国,他也见证说人唯有重生、信福音、悔改后才能进上帝的国(马可福音1:15,6:12;约翰福音3:3)。

        同样,《马太福音》9章12到13节中,耶稣说健康人不需要医生,他来不是要召义人,乃是要召罪人悔改。但是从上下文看,耶稣说这话时,想到的是法利赛人。因为当时法利赛人看到耶稣与税吏和罪人一同坐席,就非常鄙视。法利赛人认为自己高于这些人,他们自以为义,因此不需要寻求耶稣的爱。第13节中耶稣明确地说道,如果法利赛人认识到上帝在律法中所要求的不是外在的祭物,而是内心的属灵的怜悯,他们就会认为自己与税吏、罪人一样,是有罪的、污秽的,需要奉主的名悔改。

        耶稣在世传道的工作,一段时间里是为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马太福音15:24);但是在他复活之后,他吩咐门徒要到全世界去向万民传福音,因为救恩是为所有信他名的人而预备的(马可福音16:15~16)。    

        使徒保罗写给罗马人的书信,就是以全面论述整个世界都在上帝面前犯了罪、没有一个人可以因行律法称义这个论点开始的(罗马书3:19~20)。不仅外邦人不认识上帝、不荣耀上帝(罗马书1:18~32),就连那享有诸般特权的犹太人也完全犯了同样的罪(罗马书2:1~3:20)——所有人都被圈在罪里(罗马书3:9;11:32;加3:22),这就是要塞住各人的口,唯独让上帝的恩慈在他们的得救上得到荣耀。

        的确,罪的普遍性正是传扬新约中福音的最基本的内容。有鉴于此,“世界”一词含有贬义。当然,世界以及其中所有的一切,都为上帝所造(约翰福音1:3;西1:16;来1:2),但是因着罪,世界已经无比败坏,成为抵挡上帝的敌对势力。它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上帝的道而存在的(约翰福音1:10)。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的手下(约壹5:19),以撒旦为王(约翰福音14:30;16:11),但世界以及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约壹2:17)。爱世界的,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2:15)。凡与世界为友的,就是与上帝为敌了(雅各书4:4)。

        “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现在我们既靠着他的血称义,就更要藉着他免去神的忿怒。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藉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罗马书5:8-11)这是上帝给所有人的盼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21:22:40    跟帖回复:
    10
    判断是非、对错,需要有标准,也需要智慧和正确的方法,最可靠的方法,就是以圣经的教导为准绳,我们来读下面的话:

    “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林前2:11)
    “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罗马书8:14-17)

    “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罗马书11:33-36)
    这是原本抵挡耶稣的扫罗、后来被耶稣拣选、被圣灵引导生命发生改变,对众人说:“就热心说,我是逼迫教会的。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都当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并且得以在他里面,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义,乃是有信基督的义,就是因信神而来的义。使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或者我也得以从死里复活。”(腓立比书3:6-11)他在监狱里发出这样的感慨。

    亲爱的读者,愿上帝赐福给你、光照你、引导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21:27:14    跟帖回复:
    11
    认识罪,才知道需要解除罪的必要性;认识上帝的圣洁,才知道罪的后果多么可怕。
    当今的社会、教育、道德,都没有给我们一个判断罪的依据,本文判断罪与非罪,不是指国家刑法的依据,而是以圣经的教导为准绳。

    我们来读下面的话:

    “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林前2:11)
    “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罗马书8:14-17)

    “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罗马书11:33-36)
    这是原本抵挡耶稣的扫罗、后来被耶稣拣选、被圣灵引导生命发生改变,对众人说:“就热心说,我是逼迫教会的。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都当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并且得以在他里面,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义,乃是有信基督的义,就是因信神而来的义。使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或者我也得以从死里复活。”(腓立比书3:6-11)他在监狱里发出这样的感慨。

    亲爱的读者,愿上帝赐福给你、光照你、引导你!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罪的起源与本质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