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9 8:51:03    android
4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9 10:34:48    引用回复:
4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9 13:39:37    引用回复:
4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9 13:43:45    引用回复:
4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9 13:48:58    引用回复:
50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杨里克 2019/4/16 5:27:16  的原帖:题图第一句就书写错了。
汉皇重色思倾国    误为   汉皇重色思国倾
谁写的?
后面还有一句“回头一叹百媚生”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9 14:04:20    引用回复:
5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9 14:05:30    引用回复:
52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山野乙 2019/4/15 23:38:01  的原帖:经典长留史册。
“长恨歌”,寓意天道无情而用意深邃。
大众,因马嵬坡之变及其悲剧结局,才由白居易描写的凄美爱情故事生发出恻隐之心(或共情现象),并代代传承下去。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或许如此吧。
转至第22楼第 22 楼 塞外布衣人 2019/4/16 7:53:56  的原帖:前面几旬说得很对,后而一句你自己品味吧!
你所说的“因马嵬坡之变及其悲剧结局,才由白居易描写的凄美爱情故事生发出恻隐之心”与我的主帖观点是一致的。
转至第32楼第 32 楼 山野乙 2019/4/16 12:45:48  的原帖:后一句非说你,说我自己。

曲高和寡,知音难觅。
谷堆上听故事长大的,不明白你们说什么,路过此地,多说了两句。
转至第35楼第 35 楼 塞外布衣人 2019/4/16 17:06:22  的原帖:向您致歉!真诚地致歉!我写完回帖后有点不妥的感觉,但因急于外出办事就耽误了,望谅解!
    路过,不过是想表达一下敬意。

    前面即没有生气,因此后面也无需你的歉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9 15:10:15    引用回复:
53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山野乙 2019/4/15 23:38:01  的原帖:经典长留史册。
“长恨歌”,寓意天道无情而用意深邃。
大众,因马嵬坡之变及其悲剧结局,才由白居易描写的凄美爱情故事生发出恻隐之心(或共情现象),并代代传承下去。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或许如此吧。
转至第22楼第 22 楼 塞外布衣人 2019/4/16 7:53:56  的原帖:前面几旬说得很对,后而一句你自己品味吧!
你所说的“因马嵬坡之变及其悲剧结局,才由白居易描写的凄美爱情故事生发出恻隐之心”与我的主帖观点是一致的。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32楼第 32 楼 山野乙 2019/4/16 12:45:48  的原帖:后一句非说你,说我自己。

曲高和寡,知音难觅。
谷堆上听故事长大的,不明白你们说什么,路过此地,多说了两句。
转至第35楼第 35 楼 塞外布衣人 2019/4/16 17:06:22  的原帖:向您致歉!真诚地致歉!我写完回帖后有点不妥的感觉,但因急于外出办事就耽误了,望谅解!
转至第52楼第 52 楼 山野乙 2019/4/19 14:05:30  的原帖:    路过,不过是想表达一下敬意。

    前面即没有生气,因此后面也无需你的歉意。
还是需要致歉!以文共勉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9 15:12:43    引用回复:
5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9 15:17:25    引用回复:
55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杨里克 2019/4/16 5:27:16  的原帖:题图第一句就书写错了。
汉皇重色思倾国    误为   汉皇重色思国倾
谁写的?
转至第50楼第 50 楼 罗马的公民 2019/4/19 13:48:58  的原帖:后面还有一句“回头一叹百媚生”呢。
你看得很仔细,向你学习。是我想当然了,觉得书法不应该犯常识性错误,结果却真地犯了常识性错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19 18:26:48    引用回复:
5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0 7:55:52    引用回复:
5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0 8:25:20    跟帖回复:
58
    【往事钩沉】 妄 人


    
  

    我所要表述的这个妄人,或许应该加引号,因为他不是辞书上所定义的妄人。他的“妄”,仅是局限在言语上,从不伤及任何人,不过加引号又太过麻烦,就只好省略了。这样或许也好,可以给读者留下解读的空间,也用不着我在这里下“结论”了。而今,好些高明之士都喜欢下结论,比如要说中国的古典文学是如何的好,就把外国文学一杆子扫下来全都不好。等等。这种高屋建瓴的结论,让我一介布衣只得退避三舍。只是,一退避就免不了要自省,究竟因何而退避?于是便要寻点答案,其结果,寻来寻去,就联想到了妄人。当然,这个妄人仅局限在我生活的范围之内,很具体,仅此而已。
  
    我说的这个人姓王,他们家原先与我们家住在同一幢楼房,之后便搬走了,见面的时间自然少了许多。他对人很礼貌,一直称呼我为大哥;从外表看,也相貌堂堂,高高的额头似乎还表征着某种极高的智商。他毕业于北京石油大学。如若有人问他毕业于哪所院校,他就会简称“北石”,一下就让人会莫名其妙地想到国画大师齐白石。当然,他绝不会敬仰齐白石,只看重这个“北石”,因为在石油系统,北京石油大学比起西南石油大学、西安石油学院、大庆石油学院等院校来,无疑是翘楚,就如清华与北大是所有院校的翘楚是同一个道理。他学的专业是采油工艺,主要是研究油井隔层的封隔器,即在出油管线的某一段装上封隔器来获取不同油层的含油参数等等。他毕业后,就一直工作在本市的采油工艺研究院,并获得了高级职称。这些,或许属题外话,只好点到为止。
  
    他搬走后,相见的时间自然很少,而且就算没搬走之前,我们似乎也从来没有进行过什么深入地交谈,从人心相印的角度看,还是很陌生的。不过,这种陌生如果换成另一种视觉观照,倒还是好事,大家彼此间客客气气,或许会促成美学意义上的“距离美”也说不准。
  
    然而,或许是我们生活的空间太过仄逼太过狭小的缘故,在我们单位搬到本市西区某路段时,竟与他又成了邻居,他的家就在后面的居民小区里。也就这样,他无事时便常过来与我聊天。其实,所谓聊天,基本上就是他个人“聊”,因为我与他根本就“聊”不到一块。或许,不知什么缘故,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才真正发现,他原来竟是一个“出口炎炎”不能自已的人。当然,可能是存在决定意识,客观作用主观之故,想不到复杂浇漓的社会世相,也会让一个学理工的高级工程师同样不能免俗,同样要以一种高调的或者说极端的姿态表现出一种唯其独有的存在感。他每说上一句话或两句话的后面,就会带出“你懂吗?”这样一句正问或反问的句式,其表情和语音的肯定,大有血脉膨胀不能自持之势,让人顿感谔然。事实上,这种诘问如果用于公开的辩论场合,或许会有先发制人的效果,但用于两人间的交谈,也就在这十几平方的办公室里的交谈,无异于关门擂鼓,让人横竖左右都不自在。不过幸好,他算是遇到了我这样一个从来不愿意让谁当众难堪的人,许多时候也就得过且过了,你姑妄言之,我也就姑妄听之罢了。
  
    据我所知,他近几年不知是旅游或是考察,曾多次去过美国、欧州、日本等“先进国家”,或许正是这样,就让“你懂吗”之类的语句,有形或无形地成了一种既已如此就只好如此的口头禅。当然,到各个国家去开开眼界,接受一些新鲜事物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并不能因为出了几趟国就可以见人就来“你懂吗”这样的诘问,如果是在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场合来这样的句式,肯定会被人嗤之以鼻。就算美国,似乎也没有在外交场合使用过这样的句式。那么,说到底,还是一种浅尝辄止的肤浅之使然。
  
    其实,这些都罢了。让人难以接受或忍受的,是他那种无根无据又耸人听闻的言说。他或许是想诱人耳目,或许是想语惊四座,总是逆常人的思维,说出一些你想像不到的话来。比如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美国人就有美国那样的政府,中国人就只配这样的政府。穷能怪谁?只能怪自已。中国人死掉一半也不嫌多……”;又比如说,“美国人其实很懒,但日子却过得很舒服,是中国人养着他们,用中国的外汇来养…..”。这些,或许还算马虎,并不独到,网上一搜也有一大堆。只是,接下来,就越发让人匪夷所思了。他说:“我根本不要小孩,所有的小孩长大了都是废物,都是些想当奴隶都不知道怎么当的人。我爱人是中学英语教师,我是高级工程师,应该算是高智商的家庭吧,我们都不要,更不用说工人家庭的子女了……”;他又说:“我是公开的无政府主义者,不管谁打进来,我第一个当汉奸,所有人对我都是障碍和地狱……”等等。其它,均可以此类推,不胜枚举。剖析开来,这些既不像巴库宁的“无政府主义”,又不像萨特的“存在主义”,更不像尼采的“超人说”的话语,其源头在哪里,一时半会也弄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眼下在比起过去还算得上较开放的社会里,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事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东西绝不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也没有半点理论的“深度”,恐怕是道听途说和文过饰非,或者陷入了一种自己都弄不明白的如同庄子所说的“虑叹变执,姚佚启态”的怪圈里,更或是人身上一种普遍性的精神主体的失落,代之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来表示某种存在的行为罢了。如此而已。
  
    结果,依然是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你不这样,又能怎样?只是,真正让我忍无可忍、拍案而起的是,他竟然无缘无故、连一知半解都说不上地贬损起了托尔斯泰、《红楼梦》、唐宋诗词和鲁迅先生来了。语气照样是那样咄咄逼人,照样是充满了“你懂吗”之类的诘问。
  
    这是不久之前的事情。他又来我这里“闲聊”。不知什么原因,他竟向我谈起了“悲剧”的问题。他说中国以后再不可能出现悲剧了,谁被压迫了谁就要杀人,哪来什么悲剧不悲剧,悲剧这玩意只是无聊和可怜的代名词。云云。我说,悲剧与杀人不杀人没有什么关系,它在文学上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如托尔斯泰、莎士比亚的书,以及《红楼梦》等等,都是大悲剧……我还未说完,他即刻打断了我的话说:“怎么?大哥的思想还停留在这些东西上?在美国和日本,这些东西早就过时了!什么唐诗宋词这些玩意,全是中国人的一种意淫,还有那个鲁迅,现在不是也被弄出教科书了吗?……”我也随即反驳道:“你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文学!文学从古至今哪来的过时不过时?现在哪些东西超过了《红楼梦》和唐诗宋词?你连这些书都没读过就胡下结论…..” 他的嘴角一下呶起来,脸上显露出了鄙夷的神态:“没有读才好呢!说明我的思想还没有落后于时代!你说说,现在谁还会看这些玩意!过时就是过时嘛,在美国和日本谁也不会沉下心来读这类东西呀!全是信息化阅读了,你懂吗!?——”听着这句“你懂吗”,一股无名火就在心中升起,我觉得他不仅是在展现自己对文学的一无所知,更是在展现一种对文学的亵渎,而唯其对文学的亵渎,就说明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根本没有半点通融之处,如若再对其解释这解释那,就无异于共同在亵渎文学。于是,我就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提高了声音说道 :“你一个字也不要说!你之所以在文学上如此肤浅,就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读过这些书!——”他刚要开口,我又斩钉切铁地说道:“你一个字也不要说!——”这样,接下来就只能是难堪的沉默。我知道 ,这样说肯定太过“无理”,也凸显武断,但是若不如此,他肯定还会顺着他的思维,用一大堆“你懂吗”来不断纠缠和诘问,不断把问题弄得更加的诡异和极端,结果只能是更加的难堪……
  
    这之中,我不自觉地又瞅了瞅他那隆起的近似于苏格拉底式的额头,也不禁顿生疑窦:他为什么不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好好专研业务呢?为什么非要跑到这里来对文学发些颠三倒四的议论呢?或许,他是在用油田工艺的种种公式来套文学,把文学当成了技术,把他认为的信息化当成了包罗万象的模式。不过,似乎又不是这样。如若再深究一下,他的这些语气语式好像都似曾相似,不是在这里听过,就是在那里见过;我猜想,他的这些做派,绝非是从书本的阅读中获得了某种启迪,而是从那些反复不断的酒桌上和大言炎炎的场合以及荡来荡去的网络里,你学他,他学你的各种摹仿中克隆而来的。事实上,油田工艺是极具科学性和实践性的,来不得半点虚假,它原本可以撑起他坚强的神经,但不知为什么,他却偏离到了他根本不知究里的文学或者说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时政方面来,让神经变得极端的诡异及至脆弱。这样,由于通往精神的道路被大量裹夹着时髦外衣的泥沙给堵住了,潮水一来,一切就像雪崩一样滑下去了,他的对技术的或许上乘的理解能力,也随之被这些奇形怪状的泥沙给淹没了!他说没有悲剧,而事实上,其思维形态如果继续这样无度地发展下去,说不定自身就会演绎出一种无形的、如同鲁迅先生所说的“近乎无事”的精神上的悲剧……
  
    实话实说,我希望他不要再来,因为不仅浪费时间,还会弄得彼此都不痛快。但是,也就在之后不久的某一天上午,我正准备写写他的时候,他又来了。这次,他似乎有所收敛,再不咄咄逼人地表述那些匪夷所思的思想以及文学上的事情了,只是把话题转向对国内城市的批评。他说中国的各大城市都不好,尤其武汉和重庆,闷热得让人难受不说,还到处脏乱差,住上三天就再也呆不下去了。云云。其虽然看问题还是绝对化,还是一张口就下结论,但却明显地少了许多妄气。他做梦也没想到,我正准备写写他呢,不禁自个会心一笑,还真有点黑色幽默。其实,他这次来,还有一层主要的意思,即他准备去俄罗斯旅游,并问我有没有兴邀,如有兴趣,即可结伴而行,等等。我呢,“兴趣”肯定是有,但与他一块去,“兴趣”恐怕就会变成“无趣”。因为,以托尔斯泰为代表的俄罗斯文学是其贬损的对象,而我去俄罗斯如果不谈点俄罗斯文学或参观相关的景点,“兴趣”又从何谈起呢?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0 9:13:31    跟帖回复:
59
      【蝶恋花】 梁 祝

      十里楼台依惜别,寄语鸳鸯、柔缕凝千结。
      一任冰心霜浸月,同窗执手情痴绝。

      双蝶凄飞相泪咽,梦剪烛花、点点晶莹雪。
      索寞人间圆月缺,梁祝遗恨终无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0 9:19:00    引用回复:
60

51942 次点击,69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超越意识形态的爱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