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0 11:05:49    跟帖回复:
61
    这之中,我不自觉地又瞅了瞅他那隆起的近似于苏格拉底式的额头,也不禁顿生疑窦:他为什么不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好好专研业务呢?为什么非要跑到这里来对文学发些颠三倒四的议论呢?或许,他是在用油田工艺的种种公式来套文学,把文学当成了技术,把他认为的信息化当成了包罗万象的模式。不过,似乎又不是这样。如若再深究一下,他的这些语气语式好像都似曾相似,不是在这里听过,就是在那里见过;我猜想,他的这些做派,绝非是从书本的阅读中获得了某种启迪,而是从那些反复不断的酒桌上和大言炎炎的场合以及荡来荡去的网络里,你学他,他学你的各种摹仿中克隆而来的。事实上,油田工艺是极具科学性和实践性的,来不得半点虚假,它原本可以撑起他坚强的神经,但不知为什么,他却偏离到了他根本不知究里的文学或者说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时政方面来,让神经变得极端的诡异及至脆弱。这样,由于通往精神的道路被大量裹夹着时髦外衣的泥沙给堵住了,潮水一来,一切就像雪崩一样滑下去了,他的对技术的或许上乘的理解能力,也随之被这些奇形怪状的泥沙给淹没了!他说没有悲剧,而事实上,其思维形态如果继续这样无度地发展下去,说不定自身就会演绎出一种无形的、如同鲁迅先生所说的“近乎无事”的精神上的悲剧……(《妄人》摘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2 12:26:11    跟帖回复:
62
      【七律】 唐明皇游月宫

       清蟾水满浸寒宫,别恨连绵又梦同。
       羽化霓裳歌御宛,澹疑素桂韵融葱。
       银桥百里无环佩,阙宇千重有古风。
       仲令阖欢皇族意,玄宗叩月秉秋琼。




     注:  据《唐逸史》记载:唐朝开元年间,中秋之夜,方士罗公远邀玄宗游月宫,掷手杖于空中,即化为银色大桥。过大桥,行数十里,到达一大城阙,横匾上有“广寒清虚之府”几个大字,罗公远对玄宗说“此乃月宫也”,见仙女数百,素衣飘然,婀娜多姿,随音乐翩翩起舞于广庭中。玄宗看得如痴如醉,默默记下仙女们优美的舞曲。回到人间后,玄宗即命令伶官依其声调整理出一首优美动听的曲子,然后配上模仿月宫仙女舞姿的舞蹈,这就是闻名后世的《霓裳羽衣曲》。唐明皇游月宫由此成为千古佳话,月宫从此也有了“广寒宫”之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8 10:47:07    跟帖回复:
63
        【念奴娇】 嫦娥奔月
  

        宇琼银汉,中庭缈、天际水逐娇月。
        桂树常开常又愈,频岁穿梭如雪。
        失误灵丹,蟾蜍怅叹,素女宫帷缺。
        缈茫空阔,几多遗恨生灭。


        北斗凝映寒宫,吴刚捧酒,玉兔盈盈跃。
        寂寞心花秋露冷,长袖凌空挥绝。
        犹忆它年,羿夫强弩,颔首同心热。
        嫣华倏逝,留得相念殷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9 11:21:14    跟帖回复:
64
     【莺声绕红楼】 宝黛情痴


      一夜梨花满玉枝,红楼絮、冰阙银姿。
      珠帘卷素恋千丝,凭问几多痴。

      泪染寒塘碧,孤鹤月、梦里依稀。
      待得瑞雪荡心漪,两情并莲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30 8:58:25    跟帖回复:
65
        【西江月】 千里相思共悯


        几盼月明翦照,琼纱浓淡轻盈。
        如烟往事遂秋殷,是夜寒宫玉沈。

        把酒临楼叩问,蟾睴岂解心魂?
        素娥寂寥念尘痕,千里相思共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30 9:06:58    跟帖回复:
66
    为什么无数的平民百姓都能从《长恨歌》中找到心灵的对应点和共鸣点,就因为诗中表现出来的思恋之情、痛苦之情、恻隐之情获得了普遍的形式,成为了人们的一种审美理想。唯其审美理想,就超越了世俗意义上的价值判断,让真实成为了某种标尺。人们厌恶、唾弃政治上的唐明皇,却喜欢《长恨歌 》中那位“但令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的唐明皇,就因为从深层次的审美中获得了满足。

    同样地,南唐李后主写词无数;那些粉饰帝王生活,吟唱车水马龙的诗篇,最终都“流水落花春去也”;而当了亡国之君后用真情实感写出来的诗词,却都不无例外地传诵下来了,尤其《虞美人》中末尾两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几乎达到了妇孺皆知的程度。正因此,才被王国维视为“血写”的篇章。这也无可辩驳地说明,同样一个人,由于自身经历的殊异,其所思所感也必会有所殊异。荣华富贵与磨难坎坷之于笔下,谁更与民众的心路历程接近,谁就更能被民众所认同。这类例子,应该是举不胜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 8:14:20    跟帖回复:
67
    【随笔】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我一直认为,中国先秦以前的文化精华,从纯民间的文学角度观照,大约应该首推《诗经》。在二千五百多年之前,众多的《诗经》创作者们就掌握了诗歌创作中的赋、比、兴等艺术创作手法,就能将描述、比喻、转接、承合、抒情等形式有机地结合起来,构勒出了一幅幅精美的画面以及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更为可贵的是,《诗经》里面的韵律也非常的严谨,甚至在同一首诗里,还有不同韵律的变换,让同一首诗具有了多重的韵味。比如《秦风 . 蒹葭》,就是一大例证。不过,由于本文不是专谈韵律,且也无法谈透,所以暂且不表。
  
    不知什么原因,《蒹葭》这首诗一直是我——当然只局限于我个人的认识——认为在《诗经》中是最好的一首诗,或者也可以说是最好的诗歌之一。这首诗既凝重又婉约,既苍茫又惆怅,读起来无论如何都有一种余音绕梁的况味,其中那种缈缈茫茫的寻觅,那种对心中或者臆想中的佳人的爱慕和追求,那种怅然若失的心境,那种日暮乡关的感叹,或许让现代人也叹为观止。这里,稍作浅译,不妨共同体味一下吧——

    (一)

    蒹葭苍苍,              河畔的芦苇青苍苍,
    白露为霜。              深秋的露水结成了霜。
    所谓伊人,              意中人今在何处呢?
    在水一方。              原来就在河畔的那一方。
    溯洄从之,              我逆着流水去寻找,
    道阻且长。              道路既艰险又漫长。
    溯游从之,              再顺着流水去找她,
    宛在水中央。            她却仿佛伫立在水的中央。

    (二)

    蒹葭凄凄,              河边的芦苇密而萋繁,
    白露为晞。              清晨的露水还没有干。
    所谓伊人,              意中人儿在何处?
    大水之湄。              原来就在河岸的那一边。
    溯洄从之                逆着流水去找寻,
    道阻且跻。              道路险阻又难以攀登。
    溯游从之,              再顺着流水去找她,
    宛在水中坻。            她好像就在云水的渚畔。

    (三)

    蒹葭采采,               河边芦苇茂盛而密稠,
    白露为已。               早晨的露水完全消逝了。
    所谓伊人,               意中人儿呵在何处?
    大水之涘。               就在水畔的那一头。
    溯洄从之,               逆着流水去找她,
    道阻且右。               道路十分弯曲漫延。
    溯游从之,               再顺着流水去找她,
    宛在水中沚。             她就隐略出现在更远的中州。
  
    诗歌的美,必然透视出情感的美。而美在美学的多重定义中,距离美尤上,它剔出了种种现实的羁束,让美升华为一种朦胧的想像或想往。艺术中的不确定性也往往更接近艺术的真实性,太数学化也就太实际化,太实际化的具象,也就太容易破坏人们对美的各种各样的希冀和揣想。
  
    而《蒹葭》,就恰恰是距离美的最好蓝本,也是理想主义的原初写照。其中的“伊人”或者说“佳人”,就被作者反复置于重叠的想像之中。她一会被“设想”在水的中央;一会被“设想”在云水之畔;一会又被“设想”在更远的州际彼岸。而为了寻觅“伊人”,远行的道路也在变幻:第一段的“道路”是相当的漫长;第二段的“道路”是非常的艰险;第三段的道路则是无穷尽的曲折蜿蜒。于此,那位“伊人”无疑不是具象,她只是人们种精神上的一种寄托,也是一种遥远的呼唤,更是对孤寂灵魂的漠漠的慰藉。这是纯粹和唯美,是灵心相映的美感,极短的篇幅,构勒出极其丰富的意境。如果把时空隐去,很难想像,我们二千多年前的祖辈,会有如此斑斓的想像和细腻的情感。就算眼下,一些粗劣的篇什仍汗牛充栋般泛滥不已,与《蒹葭》的纯粹相比,完全相距无以里道计。

    《蒹葭》不可能成为某种“政治号筒”,它远离了当时的“政治”,就远离了陈腐和冬烘;它来至民间,饱和着人民大众的喜怒哀乐;它是上古诗篇,却有着最现代的理想情感。这充分说明,人类固有的情感绝不会因时代的飞迁而有所改变,就算改变,也仅是某种形式的改变,其实质无疑是一种恒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7 10:53:17    跟帖回复:
68
    
       【蝶恋花】 涛声依旧


        梁燕双飞衔黛柳,蟋蟀鸣时,夜雨东风骤。
        春韵满帘花桂秀,见得新绿红偏瘦。


        岁月涛声敲北斗,古往今来,聚散人依旧。
        纵使铜壶酬永漏,依将舛墨凝情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4 9:55:47    跟帖回复:
69
    【卜算子】 次韵步和瞿秋白《卜算子 . 咏梅》
    


    
     瞿秋白 《卜算子·咏梅 》1935年


            寂寞此人间,
            且喜身无主。
            眼底云烟过尽时,
            正我逍遥处。

            花落知春残,
            一任风和雨。
            信是明年春再来,  
            应有香如故。


      塞外布衣人次韵步和《卜算子 . 咏梅》


            雪萼萌芽间,
            冷叶开无主。
            正向天涯凛冽时,
            奈何孤寂处。

            数度秉花残,
            由任凄风雨。
            傲骨几番不再来,
            零落芳心故。
51121 次点击,68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超越意识形态的爱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