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非我惟主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基督教要义课程 政府 1
8019 次点击
43 个回复
非我惟主 于 2019-04-19 22:33:0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基督教要义课程  政府 1

    钱曜诚牧师证道

    (本文系录音记录)

    我们在天上的父神,我们感谢你给我们这么好的机会,能够开始一个崭新的课程,那就基督教要义第20章政府的问题。当我们谈到政府这个特别的题目的 时候,表示基督教要义的教导已经接近尾声。我们仍然仰望你帮助我们,与我们同在,因为我们回顾过去这么多年以来你的带领,我们实在要说,若不是你的保守眷 顾,我们实在没有办法继续这门工作到如今。我们把今天下午还有以后的四卷最后的章节交付在你面前,恳求你带领,与我们同在。奉靠耶稣基督的圣名,阿门。

    那么谈到政府,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因为我们每一个人,不管你喜欢你现在所处的环境,或者不喜欢你现在的政府,这个世界上谈到政府的时候,就有两个不同的政府组织,一个就是属世的政府组织,就是我们现在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每一个都有政府。还有另外一个就是属灵的政府。那 么,从第一小段到第2小段之间,谈到的是这两个政府之间的差别性,这个非常重要。因为有太多的人,他们有一些偏颇的看法。有一些教会组织,他们非常偏激的 教导他们的会众,不要顺服他们的政府。但是即便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不同形态的政府组装,他们都被归类在属世界的政府。当然,也有一个政府,那就是属灵的 政府。

    那么我们首先要谈到属灵的政府跟属世的政府的差别性。那么,这个非常重要啊,因为,我刚刚讲过,有很多人,他们太富于理想化,以至 于他们把政府的组织的一种纯洁性套用在他们自己的政府组织身上。非要这个政府纯洁到他能接受的程度,否则,他就好像不愿意住在这个政府或者是这个政府统辖 的环境当中。那么,所以我们必须要花一点时间在这上面,因为,这两种政府,表面上看起来,好像跟我们属灵的事情好像没有什么关联性。我记得很有意思,因 为,我以前在神学院读书的时候,我们的副院长,神学院的副院长教导我们管理学,那么,有一个韩国的研究生,就对这个副院长所教的很不以为然,他说,我们现 在在神学院,你教这种管理,跟我们现在的课程有什么关联性?他在选修这门课程之前,他就该知道,他修的是管理这门课程,那,他选修了这门课程之后,然后来 质疑这个教授,说,我觉得这门课程跟圣经所讲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关联性。这就有一点点奇怪了啊,那么,我们现在要谈到属世的政府跟属灵的政府之间的差异。那 么有一些人,他们会觉着说,那,我们为什么要听你一个牧师要谈到政府这个名称呢?有什么关联性呢?

    好,这个很重要。加尔文首先讲,我们要把这两种政府的形态互相做比较。因为,这是非常必要的。有一些脑筋不正常的人,他们不顾一切的要毁坏神所设立的属世的政府,另外一方面,又有一些奉承君王的人过分称赞君王的权威,毫不犹豫的拿它们对抗神的统治。也就是说,有两个极端,有一个极端是,不管政府做什么,政府组织做什么,他都反对到底。另外一个极端是,对这个政府组织里面的官员,政府,逢迎拍马到一个程度,好像他们没有一点点问题一样。是不是。所以,这就是两个极端。

    那么,我们要了解,为什么有的人对抗政府的组织呢?如果你看注解的第四,你就可以知道,这里有一句话,在1559年的版本。约翰加尔 文一方面指的是重洗派,一方面又指的是马基维利。你们知道,研究政治学几乎没有人会不看马基维利的《君王论》。对不对,我们都知道。他的意大利文君王论在 1553年被翻译成拉丁文,而加尔文也暗指是古时候的君王崇拜。好,加尔文有一个不同的看法,当然我们也知道说,重洗派从过去到现在为止,对政府组织就很 不屑一顾。所以,他们常常会有一种论调,特别是像浸信会到现在还是有这种论调。教会绝对不可以牵涉到任何政治的事情,也就是说,教会跟政治完全划分清楚的 界限。但这个就是我们必须要讨论的。那,一方面有一些人,他们太过于想象力丰富,他们认为,我们一定要有一个乌托邦的政府组织,否则那就不是政府组织。是 不是。所以加尔文在这里面讲说,我们如果明白神在这方面极为仁慈的为了照顾我们的需要,好让我们更加热心的加倍为善,为了证明我们对神的感恩,这个对我们 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加尔文开始讨论这个主题,他说,在我们讨论这个主题之前,我们必须要记住我们在上面做的区分。就是说,政府要区分属世的政府跟属灵 的政府,这一定要区分的。免得我们把这两个本质上不一样的政府混为一谈。有很多人把它混在一起啊,是不是。

    那么,我等一下再跟你们讲一下例子。因为某一些人当听到福音带给某种在人间不接受任何君王和官员的辖制,唯独仰望基督的时候,他们就以为,如果在他们之上有任何属世界的权柄就损害他们的自由。有 没有?有啊。这太多啊,我记得有一个,以前跟我做翻译的一个人,美国人,他过去,他的爸爸是浸信会的牧师,美国的牧师,那么他有一次在跟我聊天的时候就讲 说,美国政府多么糟糕,它拿我们纳税人的钱支持堕胎,我们不能够支持,我拒绝缴税。即便政府把我关起来,我仍然拒绝。他说得义正言辞,你会觉得他很英勇, 对不对。我告诉你,他错的非常离谱。圣经里面不是讲的很清楚吗?该撒的归给谁?该撒,神的归给神。我不是指责你对教会不奉献,而是指你作一个政府的,在它 管辖之下的,给你安居乐业的保护之下的一个政府,你不向它尽该尽的本分,你还质疑 政府做一些什么坏事,也就是说,我们缴税,你不应该把你的立场着重在政府干了什么坏事。听得懂我的意思吗?这不干你的事。你不要在路上揪住狗耳。对不对。 也就是说,很多人,什么事情都分不清楚。那,今天如果你按这种逻辑的话,你今天到公司行号,你就会干涉这个老板赚的钱,老板,你把我辛辛苦苦赚的钱装到你 的荷包里面,你到庙里面去烧香拜拜,我不答应。这干你什么事啊?对不对。他到庙里烧香拜拜,他自然而然要受到上帝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