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DLt丁礼庭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如何修正、弥补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的缺陷
47676 次点击
169 个回复
DLt丁礼庭 于 2019/4/28 16:47:3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如何修正、弥补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的缺陷

    ——读韦森《约翰格雷对哈耶克社会理论的全面挑战》有感

    丁礼庭

    最近读了韦森先生“剑桥书简”之二《约翰格雷对哈耶克社会理论的全面挑战》的文章,深刻感受约翰格雷对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的挑战,真可谓是刀刀见血、击中要害。但从我个人对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的理解,约翰格雷的攻击只能证明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存在缺陷,但还不至于被约翰格雷的攻击所摧毁!

    先来看约翰格雷批判的要点:第一,约翰格雷认为,哈耶克的“自发秩序”理论“是与一种制度演进上的达尔文主义即文化进化的信念联系在一起的”。【1】但是由于哈耶克的“自发秩序”理论“是在‘不含价值标准’(value-free)意义上用‘自发秩序’来称谓和解释所有自我调节系统的。”【2】所以,约翰格雷认为哈耶克既“不能界定文化进化的单元是什么”。【3】“照哈耶克本人看来,文化进化的社会单元似乎是社会群体。然而,格雷认为,在社会体系中,将社会群体及其习俗和传统分割为单元个体而进行评估是极其困难的。”【4】而且“如果文化如哈耶克所理解的那样是进化的”,那么,哈耶克又不能解释和确定“进化的标准与尺度又是什么?”【5】

    第二,既然哈耶克的“自发秩序”“不含价值标准”那么,“在社会领域中的‘自发秩序’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良益的,仅仅是非设计的、相对稳定的、并能够在一定时间里能自我复制就够了。从这一点来看,黑社会组织和市场都可以是‘自发秩序’。……‘自发社会秩序’应是一个不含道德评判的概念。既然如此,它与自由社会理论就没有必然的联系。 ”【6】

    第三,约翰格雷还认为,人类社会的法律框架和法制原则都是人为理性设计的,“如果按哈耶克的思想而相信法律规则及其法律体系也有一个进化选择过程,那将是一种理论幻觉,是毫无根据的,而且是非常危险的。”【7】但“照哈耶克看来,只要人类的经济生活是通过一种自愿交换的网络来实现的,所有成员的福利都会得以增进。……在人们自愿交换的网络中所产生的人类活动的协调,要比任何通过人为理性设计和全面计划的社会安排更为优越。……如果没有一套法律规则 —— 如能强制实施的产权以及契约条件,市场过程作为一种自发秩序可能并不能比黑社会更有社会益处。……照格雷看来,哈耶克自发社会秩序理论之谬误的核心问题在于,他从由市场制度的法律框架所支撑的作为一种自愿交换体系的市场过程的良益之处,错误地推论到这一法律框架本身也是由一个自发过程而来的,从而也是一种自发制度。”【8】

    第四,“按照哈耶克的理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经由一个演进发展过程而来的,而这一过程与政府的强制力量没有任何关系。……他把法律视作为一种进化现象,一种通过经由历史积累增生的习俗与惯例体系。”【9】但约翰格雷认为: “自由市场体制并不是来自‘自发的发展’,而是经由国家政权所人工制造出来的。……十九世纪的英国自由市场就是国会专制主义的产物,是经由一个强权政府的法令(fiat)而建构出来的。”【10】而且约翰格雷还认为哈耶克的上述法律自发进化的论断“并不适应许多法律体系,如欧洲大陆具有制定法传统的国家,甚至也不适应于苏格兰在十八世纪的罗马—荷兰法系植入过程。……在土耳其这个国家,支撑其西方式市民社会的个人主义法典,并不是无数的演进增生的结果,而是出自其政治家敏捷和勇敢的领导能力。”【11】约翰格雷甚至认为市场体制不但不是产生于传统与习惯,而且还可能破坏和颠覆传统和习惯:“哈耶克‘完全不能理解无约束的市场(unfettered markets)在自由文化(环境)中会削弱社会的凝聚力。由于他捍卫与传统有关的屈从于市场力量的自由概念,而忽略了自由市场从许多方面改变和破坏传统,他的思想也被致命地削弱了’。”【12】

    第五,“哈耶克的社会理论认为,市场制度是出自人类行动的非计划的结果。格雷说,这只适应于原初市场(rudimentary markets)的情形。”【13】约翰格雷还认为市场制度也并非“出自人类行动的非计划的结果,……而是法律和政府设计的人造物……非原始形式的市场制度均是法律(如产权法、合同自由的条件与限制)的创造物,而非自然演进的结果。”【12】

    第六,约翰格雷甚至认为中央计划经济不是被理论所证伪,仅仅是被历史实践所证伪的。对于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转型的国家根本不可能有数百年自发积累和转型的时间和机会,只能依靠人为构建:“即使承认英国的经验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后行政控制经济各国也没有数百年法律进化的历史自由空间。甚至即使这些国家有数百年法律进化和市场自由发展的空间,谁也不能预计这些国家就一定会型构出英国式与普通法内生在一起的市场制度框架来。……哈耶克的市场制度自发型构模型,只是对一个西方国家(英国)市场发展特例的‘堂而皇之’的理论归纳。它对解决后行政控制经济各国今天所面临的种种社会问题,只有很少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参考意义。”【13】

    纵观约翰格雷对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的批判,虽然有理有据,但也只能证明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存在着某种缺陷,并不能从根本上来撼动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的合理存在!只要对“自发秩序”理论稍作修正,就能够得到弥补和完善,并能够成功化解约翰格雷的所有攻击!

    首先,无论是生物进化论、还是社会进化论、或者是文化进化论,甚至是“自发秩序”,并非如哈耶克所说“不含价值标准的”,任何理论,当然包括任何真理,都存在着“价值标准”的,这个价值标准就是:“最大限度地满足和提高每个人和一切人的生存、幸福和自由发展的程度”这一人类社会发展的既定趋势,也就是所谓的普世价值!这当然也就是“自发秩序”的价值标准。

    哈耶克认为,所有人为指定的人类历史发展的所谓规律,不管是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历史终极”、还是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都是一条通往奴役的道路!正如约翰格雷说:“中央计划体制的可行性并没有被任何理论 —— 包括哈耶克对这一体制模式的理论挑战 —— 所证否,……而是被世界史实所证否了。”【14】 不管是理论证伪、还是实践证伪,二十世纪人类历史的实践、尤其是苏联和东欧解体的实践结果,已经非常充分地证明了哈耶克和约翰格雷这一观点都是正确的:人类历史发展根本就无规律可言,根本不存在人为构建的“绝对精神”、“历史终极”和人类社会发展的预定目标“共产主义”。哈耶克还认为人类社会的历史是人类实践的结果,而人的实践却是以无数个人为单位的群体性协作,是一个有几十亿个人“无序地”、“自发地”实践的结果,人类的历史也只能是一个“自发的秩序”!人类不可能具有一种理性的、实践的规律!人类历史上几乎所有“理性”总结出来的规律,都一定会异化为“通往奴役之路”的罪恶。这就是哈耶克“自发秩序”的理论基础。

    正因为哈耶克认为“自发秩序”“不含价值标准”,所以在自由主义理论的典籍中虽然高频率地出现“发展”、“进步”、“正义”等词汇,但却从来没有明确定义过何谓“发展”、何谓“进步”、何谓“正义”,更没有明确定义过所谓“发展”、“进步”和“正义”的标准!甚至认为“‘社会正义’、‘分配正义’这样的术语甚至不是所谓的范畴错误,而就是毫无意义的胡话。”【15】人类历史只存在着一种叫做“自发秩序”的发展原则!哈耶克为代表的自由主义认为,人类历史发展仅仅是一种“自发”的历史,并没有什么规律可言!虽然没有明说,但以哈耶克为代表的自由主义理论其实就是认为人类历史只是在一团混沌中完全由偶然因素所决定的!

    但是自由主义理论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客观事实,就是以无数个人为单位的实践并不是完全彻底“无序”的,全人类、包括每个人和一切人的实践都存在着一个共同的目标——“最大限度地满足和提高自己生存、幸福和自由发展的程度”!这是由全人类共同的人性和人的本能——“理性地自私”所决定的!这种理性(仅仅是相对的、暂时的、有限度的理性)既是自私(就是“最大限度地满足和提高每个人和一切人的生存、幸福和发展的程度”)的限制、也是自私的保障!而哈耶克的所谓“自发秩序”,不可能完全脱离“个人的理性”(就是“最大限度地满足和提高自己的生存、幸福和发展的程度”)而完全彻底地自发和无序,但却是超越“个人理性”而存在,是一种全人类个人理性的自然、自发的“汇聚”(就是哈耶克所定义的“自发秩序”)

    结论就是:无数个人无序的实践存在着共同的目标——“最大限度地满足和提高自己的生存、幸福和自由发展的程度”,这种个人理性实践的汇聚,就决定了人类历史存在着既定的发展趋势和“价值标准”——“最大限度地满足和提高每个人和一切人的生存、幸福和自由发展的程度”!这种历史发展的既定趋势,既符合普世价值,也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和“正义”的概念解释和衡量标准,当然也是哈耶克“自发秩序”的价值标准。

    我们再从人类历史的实践过程来考察,人类历史——从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再到青铜器时代、再到铁器时代、再到农业和畜牧业时代、再到手工业时代,再到工业革命原始市场经济时代,再到现代发达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时代、再到全球化、信息化时代——的这个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地满足和提高每个人和一切人的生存、幸福和自由发展的程度”的过程!这就是鉴定和衡量所有真理,包括“自发秩序”在内的“价值标准”!

    对哈耶克“自发秩序”的第二大修正,就是造成“通往奴役之路”的根源,并不是中央计划和社会制度的理性设计,而是运用暴力和强制手段来推广和贯彻中央计划及人类理性设计,只要远离暴力和强制、和暴力强制彻底切割,以民主和自由的规范程序来推广、贯彻、执行中央计划及人类理性设计,就完全可以是、实际上也真的是“自发秩序”的一个组成部分,或者说是“自发秩序”的一种存在形式!这种中央计划和理性设计之所以被纳入“自发秩序”范畴之内,就因为任何中央计划和理性设计的贯彻实施都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地、无法逃避地、必然经过“自发秩序”和“看不见的手”的检验和修正,这种检验和修正的实践过程,本质上就是一种自发、自然的“选择”和“进化”的过程!

    有了这二大修正,“自发秩序”理论概念的表述就是:遵循“最大限度地满足和提高每个人和一切人的生存、幸福和自由发展的程度”的人类历史发展既定趋势和价值标准,来基于个人理性又超越个人理性地、自发、自然地选择和调节社会发展进程!

    这种人类历史发展既定趋势的价值标准,既是生物进化论和社会进化论的价值标准和既定趋势,当然也是人类文化进化的价值标准和既定趋势、更是哈耶克“自发秩序”通过运用“看不见的手”来实现“自然选择”的价值标准和既定趋势!当然也是避免约翰格雷所指责的“黑社会化”的可靠保障!更是“自发秩序”保障人类自由发展、成为自由主义理论基础的依据!

    我们也可以以此认定:“自发秩序”既可以“产生于”符合人类历史发展既定趋势的价值标准的传统习惯;同样也可以“突破”、“淘汰”有违人类历史发展既定趋势的价值标准的传统习惯。这也是“自发秩序”的运作过程和形式之一!

    进一步的理论延伸,就是只要和暴力强制彻底切割、完全脱离关系,遵循自由和民主的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那么我们完全可以、也应该把中央计划和理性设计作为“自发秩序”的一种存在和发展的形式。即使中央计划和理性设计偏离了上述人类历史发展既定趋势的价值标准,只要彻底摆脱暴力和强制的手段,也一定会被“自发秩序”通过“看不见的手”轻而易举地修正!而不可能成为“通往奴役之路”的罪恶。

    我们也可以把发展中国家、政治制度转型国家学习和引进已经被发达国家人民的实践反复证明了的科学理论和制度模式,通过自由、民主的规范程序来计划和设计自己国家的法律规则和政治制度的改革开放过程,归纳、定义为“自发秩序”发展形式之一!

    综上所述,对“自发秩序”作了“价值标准”和“中央计划和理性设计必须避免暴力强制”二大修正之后,“自发秩序”理论就成功化解了约翰格雷的所有攻击和批判!使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得到了相对的完善和发展!

    2016年8月12日

    【1】、【2】、【3】、【4】、【5】、【6】、【7】、【8】、【9】、【10】、【11】、【12】、【13】、【14】:韦森:《约翰格雷对哈耶克社会理论的全面挑战》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04.html

    【15】:周濂《哈耶克与罗尔斯论社会正义》

    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099.html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8 16:59:14    跟帖回复:
       沙发
    我居然看完了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8 17:20:20    跟帖回复:
       第 3
    貌似有理。原来丁先生自己定义了一个“普世价值”。这个普世价值并非民主宪政的票选制,而是最大限度满足一切人的合理需求。怪不得丁先生要和张维迎死怼。按丁先生的普世价值,计划经济不是不能搞,而是要经多数人的同意。多数人同意了,计划经济就在自发秩序中了。而张维迎和哈耶克是彻底否定计划经济的。其实他们也彻底否定国家在经济中的作用。认为经济纯粹是个人的爱好。与社会无关,与国家无关。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9 0:05:18    跟帖回复:
       第 4
    按照哈耶克的想法,历史大概是一条直路走下去吧,可现实并不是。看历史不用看西方史,东方史足够了。事实上,决定历史走向的,不是老百姓或者所谓的理性人,而是那些能够上餐桌的势力,这些势力或者掌握资源、或者掌握暴力,或者兼而有之。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9 18:53:55   
       第 5
        李非先生在3楼说:“按丁先生的普世价值,计划经济不是不能搞,而是要经多数人的同意。多数人同意了,计划经济就在自发秩序中了。”

        这话,原则上并没有大错。问题是,只要是相对完善的民主宪政政治制度,计划经济即使真的实施了,也会因为计划经济“必然”使国民经济萧条、发展缓慢、甚至经济发展停止!所以“必然”会被民主宪政政治制度“成本最低的‘纠错机制’”所淘汰!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29 20:07:31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5楼第 5 楼 DLt丁礼庭 2019/4/29 18:53:55  的原帖:    李非先生在3楼说:“按丁先生的普世价值,计划经济不是不能搞,而是要经多数人的同意。多数人同意了,计划经济就在自发秩序中了。”

        这话,原则上并没有大错。问题是,只要是相对完善的民主宪政政治制度,计划经济即使真的实施了,也会因为计划经济“必然”使国民经济萧条、发展缓慢、甚至经济发展停止!所以“必然”会被民主宪政政治制度“成本最低的‘纠错机制’”所淘汰!

      

    我用我写的一段史事驳斥丁先生的说法。

        日本经济起飞
      
      李非
      
      抓经济要从能源入手,能源是经济的粮食,离开能源,寸步难行。这是日本这个曾经的全球列强国强盛的经验之一,也成为日本二战后最初的产业政策。
      
      在战后百废待兴,人们缺衣少食之时,日本政府制订了“重点生产方式”的产业政策,集中所有力量达到年产3000万吨煤的目标,为达到此目标,不惜向美国占领军当局恳请进口炼钢用原油两万吨。计划如期完成,日本经济的活力被重新点燃。
      
      1955年,日本制订了“经济自立五年计划”,并确定了发展重化工业,向发达国家出口的产业政策。计划内容提到,为保证日本经济6.5%的增长率,出口增长就要保证达到10.5%。到1958年,日本5年年均增长率达到5.9%。
      
      从1958年到1963年,与中国大跃进同一时期,日本也在进行以重、化工业的巨大投资和建设大跃进。在这期间,钢铁取代纺织品成为主要出口物资,其它出口产品则主要是汽车、电视机、半导体收音机。这一时期,日本实行“国民收入倍增”的五年计划。GDP年均增长率达到了10.8%,人均GDP年均增长达到了9.8%。
      
      在本国强大的重、化工业支持下,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中,日本从最简单的人工缝纫机做起,直到出口产品升级到汽车、机床和家用电器,乃至成套设备。在这期间,政府用行业指导、产品补贴、低利率、低汇率、对特定企业减免税、出口补贴等多重措施促进计划的完成。
      
      1961至1968年,日本实施“全国综合开发“的计划,建设新产业城市,避免人口向大城市集中,均衡开发国土资源。1969年至1976年,日本为实现高福利社会,制定了“新全国综合开发计划”,进入到对全日本的“列岛改造”阶段。在此期间,日本的索尼、松下、佳能、夏普、东芝、日立、丰田、马自达、本田和日产均成为全球顶级的制造商,“日本制造”在全球成为高品质的象征。
      
      1978年,日本GDP达到全球第二,日本经济起飞了。但随之而来的是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环境污染,导致出现中枢神经中毒,汞中毒,骨痛病, “水俣病”等广泛出现。富裕的国民对股票和房地产的疯狂炒作造成巨大的经济泡沫,这一泡沫在等待外力的刺穿。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30 13:19:34    跟帖回复:
    7
        李非先生又在6楼胡说八道了:“ 1955年,日本制订了“经济自立五年计划”,并确定了发展重化工业,向发达国家出口的产业政策。……1961至1968年,日本实施“全国综合开发“的计划,建设新产业城市,避免人口向大城市集中,均衡开发国土资源。”

        李非先生上述日本的“经济发展计划”可以认定是“计划经济”吗?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日本的这些“计划”充其量至少一种“产业政策”!与苏联和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的计划经济存在本质性区别的!二战以后的日本,完全彻底是通过私有制市场经济体制发展繁荣的!这不但是全世界的基本共识,也是客观事实!

       对于所谓的“产业政策”,以张维迎为代表的中国大陆主流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家都是极力反对,坚决主张必须彻底杜绝一切“产业政策”的!而我的观点相来就是认为“产业政策”是可有可无的,既不用彻底杜绝、也不能积极推行!我认为对于“产业政策”必须、也应该追求“适应性”、“完善性”和“科学性”。至于福利政策和工会介入劳资工资谈判等共同富裕所必需的政策,既是必需的、又是必需和本国经济发展水平和客观现实相适应的!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4/30 14:50:02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7楼第 7 楼 DLt丁礼庭 2019/4/30 13:19:34  的原帖:    李非先生又在6楼胡说八道了:“ 1955年,日本制订了“经济自立五年计划”,并确定了发展重化工业,向发达国家出口的产业政策。……1961至1968年,日本实施“全国综合开发“的计划,建设新产业城市,避免人口向大城市集中,均衡开发国土资源。”

        李非先生上述日本的“经济发展计划”可以认定是“计划经济”吗?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日本的这些“计划”充其量至少一种“产业政策”!与苏联和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的计划经济存在本质性区别的!二战以后的日本,完全彻底是通过私有制市场经济体制发展繁荣的!这不但是全世界的基本共识,也是客观事实!

       对于所谓的“产业政策”,以张维迎为代表的中国大陆主流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家都是极力反对,坚决主张必须彻底杜绝一切“产业政策”的!而我的观点相来就是认为“产业政策”是可有可无的,既不用彻底杜绝、也不能积极推行!我认为对于“产业政策”必须、也应该追求“适应性”、“完善性”和“科学性”。至于福利政策和工会介入劳资工资谈判等共同富裕所必需的政策,既是必需的、又是必需和本国经济发展水平和客观现实相适应的!
    总是感觉丁先生缺乏历史观点。对近现代史也无研究。你不研究,是不是太年轻了,好像也没有人生经历。计划经济,不可进行绝对否定。自二十世纪上半叶以来,计划经济从来都是一种高效的工业化模式。我在分析英国创始工业化过程中,就发现这里含有计划经济成分。这就是英国自伊利莎白一世女王以来,由于争夺海上霸权,造成英国生态危机。岛上的树被砍光了。所以英国人一切用柴的地方改为用煤。为了挖煤,发明了蒸气机。为了蒸气机,需要钢铁。为了钢铁,需要更多的煤。煤和钢铁,在这里形成一个重工业循环。工业的创始过程由此而来。以后各国的工业化,都是这个路子。到了苏联,把这个路子用计划经济的模式确定下来。二战以后,各国为加速经济发展,无不走这个路子。苏联阵营,直接计划经济。美英等国,凯恩斯主义。一是通货良性膨胀,一是加大政府投资。政府投资,实际必须有计划。法国,则干脆也按苏联的办法,照样搞指令计划。日本战后复苏,以煤为纲,以钢为纲,以化工为纲。同样是政府计划的路子。所以改开之初,中国改革计划,请了一些日本的计划专家进行计划指导。在这里学到的是实现计划,有多种形式。不一定非要用行政指令。甚至把计划上升到法律。当年,就是流行苏联的“计划就是法律”。所以苏联完不成计划要法办,甚至掉脑袋。到现在,五年计划改成五年规划。加上诸多产业规划,如“中国工业制造2025”等等。其实现方式还是有多种手段。因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外国平民到中国,不会感到中国的市场和他们国家的市场有区别。所以外国人大批在中国聚居。据说,仅上海就聚居着几十万日本人。同时,中国又是有长期规划的市场经济国家。这个特色,美国就不具备。特朗普正在学。所以,无论对于计划还是市场,绝对肯定和绝对否定都是错误的。都是一神教宗教教徒的思维模式。而不是中国人的聪明思维模式。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 14:41:16   
    9
       答179楼李非先生:

        就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物、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基本原则来说,而且就计划经济单一原则说事,那么李非先生说的:“计划经济,不可进行绝对否定”并没有什么原则性错误!

        但是就人类不能重复犯相同的错误得原则来说,列宁、斯大林主导的以无产阶级专政的集权政治制度,通过暴力来强制推行的计划经济、单一公有制、按劳分配的制度原则,在基本相同的社会环境下,就必须彻底、绝对否决!这仅仅就是因为这一系列制度原则已经被全世界各国人民大众的实践所证伪了!

        这就是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真理的含义之一!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 15:14:03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9楼第 9 楼 DLt丁礼庭 2019/5/1 14:41:16  的原帖:   答179楼李非先生:

        就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物、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基本原则来说,而且就计划经济单一原则说事,那么李非先生说的:“计划经济,不可进行绝对否定”并没有什么原则性错误!

        但是就人类不能重复犯相同的错误得原则来说,列宁、斯大林主导的以无产阶级专政的集权政治制度,通过暴力来强制推行的计划经济、单一公有制、按劳分配的制度原则,在基本相同的社会环境下,就必须彻底、绝对否决!这仅仅就是因为这一系列制度原则已经被全世界各国人民大众的实践所证伪了!

        这就是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真理的含义之一!

    当然,对绝对的计划肯定要否定。事实上,对这种绝对计划的否定贯穿整个前三十年代。这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写成上万字的回忆录放在这里。对绝对计划的否定,事实上是从大跃进开始的。这就是一个哲学思考。是靠少数精英的积极性搞经济好,还是靠多数群众的积极性搞经济好。苏联模式的答案就是靠少数精英的积极性搞经济好。大跃进的指导思想就是靠多数群众的积极性搞经济好。结果大跃进惨败了。以后的事,就是两种坚持的斗争了。事实上,成为一种精英经济和群众经济的结合。所以出现五小企业、社队企业。五小企业、社队企业就代表着群众经济。因为存在群众经济,潜在的生产资料市场在改革前也出现了。到了改革,显然是以群众经济为主了,潜在的市场成为公开的市场。但精英经济也在市场中存在。这就构成中国特色。同时也是中国化的思维模式。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 15:28:40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9楼第 9 楼 DLt丁礼庭 2019/5/1 14:41:16  的原帖:   答179楼李非先生:

        就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物、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基本原则来说,而且就计划经济单一原则说事,那么李非先生说的:“计划经济,不可进行绝对否定”并没有什么原则性错误!

        但是就人类不能重复犯相同的错误得原则来说,列宁、斯大林主导的以无产阶级专政的集权政治制度,通过暴力来强制推行的计划经济、单一公有制、按劳分配的制度原则,在基本相同的社会环境下,就必须彻底、绝对否决!这仅仅就是因为这一系列制度原则已经被全世界各国人民大众的实践所证伪了!

        这就是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真理的含义之一!

        “列宁、斯大林主导的以无产阶级专政的集权政治制度,通过暴力来强制推行的计划经济、单一公有制、按劳分配的制度原则,在基本相同的社会环境下,就必须彻底、绝对否决!”的说法是有问题的。当年如果苏联不加速推进工业化,甚至施以暴力。那么,后面就根本不可能抵挡住希特勒的侵略了。更严格讲,绝对计划,计划崇拜是斯大林的事。与列宁无关。因为列宁已经不在人世了。列宁主张的,就是国家资本主义,德国式的国家资本主义,以及新经济政策。列宁不死,苏联不应该走到绝对计划的方向。因为苏联的榜样,德国就不是绝对计划。走向绝对,违反了基本的哲学原则。列宁不会干这种事。但阶级专政的国家,却是列宁的功绩。没有阶级专政,那就只存在宗教教派专政、民族专政、地域专政。苏联就不会存在。希特勒就不用费心思打了。各国望风而降,全成德国日耳曼优秀种族的殖民地。欧洲,不就是如此吗?波兰挡不住,法国挡不住,整个欧洲大陆,除了苏联,都是德国的。西北欧的情况好些。北欧、法国都和日耳曼民族沾亲代故。是日耳曼种族旁系。中欧、南欧、东欧的斯拉夫种族,就沦为黑人的待遇了。斯拉夫,奴隶的同音翻译。你们天生贱民,劣等垃圾种族。活该被优秀种族奴役。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2 15:34:08   
    12
          李非先生在11楼又胡说八道了:“ 当年如果苏联不加速推进工业化,甚至施以暴力。那么,后面就根本不可能抵挡住希特勒的侵略了。”

        小学生都知道,历史发展没有“如果”可言!说什么“没有斯大林,俄罗斯就一定会被希特勒纳粹灭亡”的观点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也不值得分析探讨。

        全世界各国人民大众实践检验已经证明的客观事实就是:列宁、斯大林主导的,以无产阶级专政的集权暴力来强制推行的单一公有制、计划经济、按劳分配的制度体系不仅仅是错误的、使经济发展迟缓和停滞,而且是剥夺公民的民主权利和经济利益的罪恶制度!这种制度在二、三十年代的苏联和六十年代初的中国都造成成百上千万人民大众因饥饿非正常死亡。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人为灾难!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2 20:32:16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DLt丁礼庭 2019/5/2 15:34:08  的原帖:      李非先生在11楼又胡说八道了:“ 当年如果苏联不加速推进工业化,甚至施以暴力。那么,后面就根本不可能抵挡住希特勒的侵略了。”

        小学生都知道,历史发展没有“如果”可言!说什么“没有斯大林,俄罗斯就一定会被希特勒纳粹灭亡”的观点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也不值得分析探讨。

        全世界各国人民大众实践检验已经证明的客观事实就是:列宁、斯大林主导的,以无产阶级专政的集权暴力来强制推行的单一公有制、计划经济、按劳分配的制度体系不仅仅是错误的、使经济发展迟缓和停滞,而且是剥夺公民的民主权利和经济利益的罪恶制度!这种制度在二、三十年代的苏联和六十年代初的中国都造成成百上千万人民大众因饥饿非正常死亡。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人为灾难!

        



    当然有历史依据。如果苏联没有用五年计划迅速完成工业化,那就在与德国的战争中没有T34坦克,没有波波沙冲锋枪,没有卡秋莎火箭炮,没有伊尔2攻击机等先进武器构成的国家装备体系,那就不可能抗击德国的钢铁洪流。若如此,必然和波兰一样迅速溃败,不堪一击。二战打的就是钢铁。美国,也正是因为有超过轴心国数倍,乃至几十、上百倍的武器体系,才赢得二战的胜利。一个没有航母,没有坦克,没有轰炸机的美国,能赢的二战胜利吗?难道丁先生想说美国凭自己一腔热血就打赢二战了?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2 20:34:03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DLt丁礼庭 2019/5/2 15:34:08  的原帖:      李非先生在11楼又胡说八道了:“ 当年如果苏联不加速推进工业化,甚至施以暴力。那么,后面就根本不可能抵挡住希特勒的侵略了。”

        小学生都知道,历史发展没有“如果”可言!说什么“没有斯大林,俄罗斯就一定会被希特勒纳粹灭亡”的观点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也不值得分析探讨。

        全世界各国人民大众实践检验已经证明的客观事实就是:列宁、斯大林主导的,以无产阶级专政的集权暴力来强制推行的单一公有制、计划经济、按劳分配的制度体系不仅仅是错误的、使经济发展迟缓和停滞,而且是剥夺公民的民主权利和经济利益的罪恶制度!这种制度在二、三十年代的苏联和六十年代初的中国都造成成百上千万人民大众因饥饿非正常死亡。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人为灾难!

        



        “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人为灾难”就是二战。没有什么比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的损失更大了。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3 17:07:35    跟帖回复:
    15
        李非先生在14楼的观点:“ ‘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人为灾难’就是二战。没有什么比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的损失更大了。”虽然原则上是不错的,但二战是战争灾难,而苏联和中国的大饥荒是政治灾难,两者之间的本质区别是客观事实。我在12楼说:“这种制度在二、三十年代的苏联和六十年代初的中国都造成成百上千万人民大众因饥饿非正常死亡。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人为灾难!”也是不错的。因为我在这段文字中已经定义了是“这种制度……”,就是说是政治制度引发的灾难,不是真正灾难。

        我还是要感谢李非先生,他煞费苦心、穷根究底来寻找我回帖中的错误和失误。所以,我必须向读者致歉:我在回帖中,往往比较随意,不够严谨,这确实是事实。但是,我希望读者能够谅解,因为回帖毕竟不是写论文,存在某种随意性也是在所难免。但是,我还是要感谢李非先生,并向读者致歉!
      
    | 举报
    47676 次点击,169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12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如何修正、弥补哈耶克“自发秩序”理论的缺陷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