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贾也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三打孙小果,一个正义打不死的“小强”
93178 次点击
198 个回复
贾也 于 2019/5/15 21:39:5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导语:二打“昆明恶霸”


    “昆明恶霸”孙小果这两天几乎霸屏了,朗朗乾坤居然还会有如此暴徒!
    据昆明日报4月24日报道,自云南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不过,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涉黑团伙头目孙小果,与20多年前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疑是同一人。
    有人不禁惊诧:孙小果,诈尸了吗?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据知情人透露,此次涉黑团伙头目孙小果,与二十多年前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疑是同一人。

    早在1998年,南方周末刊发一篇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轰动一时,揭露了孙小果的种种恶行,可谓罪恶昭彰,令人发指,罄竹难书,恶到刷人三观,暴戾程度比起侵华日军都有过无不及的——最禽兽的做法,就叫他人买来的竹筷和牙签刺女孩的乳房,用烟尖烙烫她的手臂,还逼迫她咬着大理石桌子重击背部和头,这是要把牙全部敲掉的动作……视民众生命尊严如草芥,虐百姓如杀鸡屠狗,所作所为天诛地灭都不为过的!

    当时的昆明,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孙小果的恶性案例还曾被最高检官员作为典型写进了《中国法律年鉴》。

    然而,就这样人神共愤、十恶不赦的“昆明恶霸”,二十年后,竟能诈尸还魂,卷土重来,东山再起,再次回到社会为非作歹,作恶多端。所以这一次,又被扫出来,再次被打,成为涉黑的典型。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试问这些魔鬼到底是谁在放出来的?

    孙小果堪称正义打不死的“小强”。

    在这二十年里,随着社会舆论监督的冷却,有些人却在铁墙内恃无忌惮地暗箱操作,孙小果由死刑改死缓,由死缓改有期,一路减刑下来,具体到底坐了多少年牢,都成为一个谜了。

    经调查发现,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办理了港澳通行证,且有乘坐飞机记录了。

    第二年即2011年8月,孙小果就已以“李林宸”之名注册餐饮公司。2013年起,他先后以李林宸和本名注册多家夜店,事业风生水起,他拿下部队的铺面,开昆明最赚钱的夜店……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

    其实,孙小果在被判死刑之前,早就恶贯满盈了。

    孙小果何止打了二次,其实,之前就被打过一次,因此,严格意义上说,跟三打白骨精一样,打了三次的,只不过,第一次打得更是无伤皮肤,连牢都没住。

    1995年12月20日,因另一起案件,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3年,刑期为1994年10月28日至1997年10月28日,然而,作为主犯的孙小果竟然没住过一天监狱。

    这是一起恶性的轮奸案,孙小果身穿武警制服,开着他养父的警用车辆,伙同他的4名社会兄弟,随机掳掠了两个路过的年轻子女,随后轮奸。

    宣判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主犯孙小果相比于4个从犯,判的刑期是最少的。原因就是他有“手眼通天”,通过关系改了年龄。据武警部队的档案记载,孙小果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然而到了检察院的起诉书中,他却“现年16岁”,再到法院的判决书上,则变成了“出生于1977年10月27日”。

    正因为他改了年龄,导致他的实际年龄成为谜。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1997年4月至6月,本该是服刑期间,他却逍遥法外,又故伎重演,强奸了4名女青年。也就是说,虽然犯轮奸罪判三年,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执行。

    真是拍案惊奇——这事发生中国吗?发生在法治之下的中国吗?真的让人怀疑人生了!

    作恶的并不是孙小果们,而是法律不再具有惩恶的社会功能。

    原来,法律只不过是一些人手中的宠物,随他们怎么玩都可以。

    他们到底是谁?竟养出这样的恶人来了?

    面对孙小果这样恶人,还会有人欢呼“正义或许会迟到却不会缺席”吗?

    魔幻现实主义一直都是现实!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看来,有些黑暗绝对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有人会觉得这件事很魔幻。

    但细细想来,这件事魔幻吗?

    不魔幻!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据说,地上降不了的妖精都有个天上的亲戚。

    那么,孙小果背后到底站着谁?

    恕我不负责任地猜测一下:孙小果在怎样的生长环境才能长成这样的衣冠禽兽?

    孙小果明面上是靠他在当地公安局当领导的生母和养父,实际上能如此无法无天,靠的是连名字都不能说的生父。所以,直至今天,他的生父依然成谜。

    可能其主要监护人的生母和养父在其成长的平日里,对他都百依百顺,毫无底线地纵容!

    毕竟生父及其家族是位高权重的存在,有生父又有养父,肯定是出身不太禁得起推敲的。这人大概率能让生母养父一定程度用来要挟生父家族的筹码,一群利己主义的混蛋拿业得权获利的筹码,谁会想费劲去认真教育?

    只要孙小果这人不死,只要生父家族势力不倒,那么这生母养父在云南说不定就有了“尚方宝剑”一样。

    厉害的还是孙小果的生父及家族。

    我们还得感慨一下这个人生父及其家族的势力盘根错节,手眼通天。据传闻,跟孙小果只相差一个字的高官,落马后还能再上位,再上位后还多有政绩,其能力,其人脉是绝对不平凡的。

    能力和人脉是成功者的最宝贵的资源,这样的人是真有能力的人,但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生子却成为这个人最大污点,毁了自己的前程,甚至还可能毁掉整个家族的命运。

    现在孙小果又被揪出来,说明背后的这个家族似乎开始松动了,看来真的罩不住这个孙小果了。

    孙小果已然成为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个传奇,估计要记入史册的。想想也是,他的罪恶行径简直丧心病狂,比起水浒里的“三大恶霸”镇关西、蒋门神、西门庆,也不遑多让,有过而无不及,水浒“三恶霸”被鲁智深和武松结果了性命,可新时期的恶霸孙小果却逍遥法外!

    或许再过百年以后看现今,孙小果的事和史书上其它朝代一样,字里行间写着吃人的。

    我只能说:在中国,谁的种子真的很重要,很重要——有些“天潢贵胄”真心惹不起,我们只有当好良好市民,同时苦练投胎技术。
    

“彩云之南”,法外之地”


    孙小果背后站着的正是一个云南的官场。

    可以这么说,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任何黑社会如果没点官场的“保护伞”庇护,再是穷凶极恶,也是被端分分钟的事,而且很多黑社会的首恶分子,正是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二代三代们,他们拥有丰富的社会资源,从而作威作福,称霸一方。

    云南这个省,一直以来,政治环境极其恶劣,这是从古到今都没有改变过。说是“彩云之南”,恰成“法外之地”。

    自古以来,由于地理空间上的隔离,云南与中原保持着文化、政治上的隔离,例如唐宋时期的大理国、清初平西王吴三桂……中央政权对西南的辐射一直很弱的,天然屏障让这里容易形成“独立王国”,因此,历来那里官员就有“天高皇帝远”的思维,干的事都是让人大跌眼镜,超乎想象的。

    话说治理云南官场,比治理滇池还难,现在又变本加厉了。

    近20年的封疆大吏还没有一个平安着陆的,高严出逃、白恩培死缓、秦光荣投案……可以算作贪腐的重灾区了。封疆大吏成片成片地倒下,何况下面的牛鬼蛇神们了,在这样一个大环境里,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不算稀奇的。

    历史没有新鲜事,历代的特权阶级干出这事一点都不意外。

    现在想想,当年南方周末的记者还有是几分天真可爱的。在1998年那个时候,真的还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人的,什么也往外捅,真的吃饱了只想死!现在哪还有这样的记者了?有也被“舆论干预司法”的大棒给喝止了!

    然而,这些天真可爱的记者这么做,有用吗?

    把孙小果送进监狱判了死刑,孙小果得到正法了?不照样活得好好的,潇潇洒洒,继续留在人间为非作歹?

    当然,孙小果从古到今,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还有十个张小果,一百个李小果,成千上万的赵小果……吓死你的,吓得你瑟瑟发抖,你往哪里捅?捅到哪,那也得先问我小果的爹妈们同不同意,真是不好歹。

    我只有一句话:众生皆苦,自求多福!

    骨感的现实是我们根本就无力去填平这世间的不平的——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推崇英雄。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1:51:11    跟帖回复:
       沙发
    有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1:55:18   
       第 3
    烂透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2:00:19    跟帖回复:
       第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2:05:49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工业扩散 2019/5/15 21:51:11  的原帖:有料。    近20年的封疆大吏还没有一个平安着陆的,高严出逃、白恩培死缓、秦光荣投案……可以算作贪腐的重灾区了。
    ==========================
    那旮瘩是一块神奇的土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2:27:11    跟帖回复:
    6
    世所罕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2:32:30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工业扩散 2019/5/15 21:51:11  的原帖:有料。转至第5楼第 5 楼 华南佬头 2019/5/15 22:05:49  的原帖:    近20年的封疆大吏还没有一个平安着陆的,高严出逃、白恩培死缓、秦光荣投案……可以算作贪腐的重灾区了。
    ==========================
    那旮瘩是一块神奇的土地
    那是后台倒了吧.

        湖北这边都没事;官官相护,互相包庇,盘根错节的关系网;而且基层贪官,越来越象割据势力,上面说上面的,基层官僚根本无视中央政策,阳奉阴违,拒不执行.它们工作野蛮粗暴,从不反省自己,出了问题动不动就扣帽子说是报复社会.

    就拿我们湖北宜昌来说,我们单位那个大贪官你怎么告就是告不发,它本是枝江人,2004年它把单位在市中心的一座商场以2200多元一平方的价格"卖"给了枝江帮,然后我们这个单位的资产就如同它私人的了,任意挥霍没人管了,上面有了保护伞;市里多名头,市纪委两个副书记,都是枝江来的,在我们宜昌被称为枝江帮.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7749659&boardid=1&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2:50:02    跟帖回复:
    8
        孙小果变形记:强奸死刑犯、狱中“发明家”和夜场“大李总” 2019-05-15 09:53 来源:澎湃新闻

        http://www.sohu.com/a/314036293_260616?spm=smpc.home.top-news5.1.1557920278288Beu3hLr&_f=index_news_18
    这篇帖子里提到的经办法官是怎么回事情?语焉不详。随便就抑郁了?这个论坛最喜欢给别人扣什么:你抑郁了。你精神失常了。精神病。等等诸如此类的帽子。能不能是这个论坛的这几个@李耳我 @老盼 @王丽华 ID导致别人抑郁的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2:56:18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1楼第 1 楼 贾也 2019/5/15 21:39:54  的原帖:

    导语:二打“昆明恶霸”


        “昆明恶霸”孙小果这两天几乎霸屏了,朗朗乾坤居然还会有如此暴徒!
        据昆明日报4月24日报道,自云南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不过,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涉黑团伙头目孙小果,与20多年前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疑是同一人。
        有人不禁惊诧:孙小果,诈尸了吗?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据知情人透露,此次涉黑团伙头目孙小果,与二十多年前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疑是同一人。

        早在1998年,南方周末刊发一篇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轰动一时,揭露了孙小果的种种恶行,可谓罪恶昭彰,令人发指,罄竹难书,恶到刷人三观,暴戾程度比起侵华日军都有过无不及的——最禽兽的做法,就叫他人买来的竹筷和牙签刺女孩的乳房,用烟尖烙烫她的手臂,还逼迫她咬着大理石桌子重击背部和头,这是要把牙全部敲掉的动作……视民众生命尊严如草芥,虐百姓如杀鸡屠狗,所作所为天诛地灭都不为过的!

        当时的昆明,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孙小果的恶性案例还曾被最高检官员作为典型写进了《中国法律年鉴》。

        然而,就这样人神共愤、十恶不赦的“昆明恶霸”,二十年后,竟能诈尸还魂,卷土重来,东山再起,再次回到社会为非作歹,作恶多端。所以这一次,又被扫出来,再次被打,成为涉黑的典型。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试问这些魔鬼到底是谁在放出来的?

        孙小果堪称正义打不死的“小强”。

        在这二十年里,随着社会舆论监督的冷却,有些人却在铁墙内恃无忌惮地暗箱操作,孙小果由死刑改死缓,由死缓改有期,一路减刑下来,具体到底坐了多少年牢,都成为一个谜了。

        经调查发现,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办理了港澳通行证,且有乘坐飞机记录了。

        第二年即2011年8月,孙小果就已以“李林宸”之名注册餐饮公司。2013年起,他先后以李林宸和本名注册多家夜店,事业风生水起,他拿下部队的铺面,开昆明最赚钱的夜店……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

        其实,孙小果在被判死刑之前,早就恶贯满盈了。

        孙小果何止打了二次,其实,之前就被打过一次,因此,严格意义上说,跟三打白骨精一样,打了三次的,只不过,第一次打得更是无伤皮肤,连牢都没住。

        1995年12月20日,因另一起案件,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3年,刑期为1994年10月28日至1997年10月28日,然而,作为主犯的孙小果竟然没住过一天监狱。

        这是一起恶性的轮奸案,孙小果身穿武警制服,开着他养父的警用车辆,伙同他的4名社会兄弟,随机掳掠了两个路过的年轻子女,随后轮奸。

        宣判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主犯孙小果相比于4个从犯,判的刑期是最少的。原因就是他有“手眼通天”,通过关系改了年龄。据武警部队的档案记载,孙小果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然而到了检察院的起诉书中,他却“现年16岁”,再到法院的判决书上,则变成了“出生于1977年10月27日”。

        正因为他改了年龄,导致他的实际年龄成为谜。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1997年4月至6月,本该是服刑期间,他却逍遥法外,又故伎重演,强奸了4名女青年。也就是说,虽然犯轮奸罪判三年,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执行。

        真是拍案惊奇——这事发生中国吗?发生在法治之下的中国吗?真的让人怀疑人生了!

        作恶的并不是孙小果们,而是法律不再具有惩恶的社会功能。

        原来,法律只不过是一些人手中的宠物,随他们怎么玩都可以。

        他们到底是谁?竟养出这样的恶人来了?

        面对孙小果这样恶人,还会有人欢呼“正义或许会迟到却不会缺席”吗?

        魔幻现实主义一直都是现实!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看来,有些黑暗绝对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有人会觉得这件事很魔幻。

        但细细想来,这件事魔幻吗?

        不魔幻!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据说,地上降不了的妖精都有个天上的亲戚。

        那么,孙小果背后到底站着谁?

        恕我不负责任地猜测一下:孙小果在怎样的生长环境才能长成这样的衣冠禽兽?

        孙小果明面上是靠他在当地公安局当领导的生母和养父,实际上能如此无法无天,靠的是连名字都不能说的生父。所以,直至今天,他的生父依然成谜。

        可能其主要监护人的生母和养父在其成长的平日里,对他都百依百顺,毫无底线地纵容!

        毕竟生父及其家族是位高权重的存在,有生父又有养父,肯定是出身不太禁得起推敲的。这人大概率能让生母养父一定程度用来要挟生父家族的筹码,一群利己主义的混蛋拿业得权获利的筹码,谁会想费劲去认真教育?

        只要孙小果这人不死,只要生父家族势力不倒,那么这生母养父在云南说不定就有了“尚方宝剑”一样。

        厉害的还是孙小果的生父及家族。

        我们还得感慨一下这个人生父及其家族的势力盘根错节,手眼通天。据传闻,跟孙小果只相差一个字的高官,落马后还能再上位,再上位后还多有政绩,其能力,其人脉是绝对不平凡的。

        能力和人脉是成功者的最宝贵的资源,这样的人是真有能力的人,但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生子却成为这个人最大污点,毁了自己的前程,甚至还可能毁掉整个家族的命运。

        现在孙小果又被揪出来,说明背后的这个家族似乎开始松动了,看来真的罩不住这个孙小果了。

        孙小果已然成为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个传奇,估计要记入史册的。想想也是,他的罪恶行径简直丧心病狂,比起水浒里的“三大恶霸”镇关西、蒋门神、西门庆,也不遑多让,有过而无不及,水浒“三恶霸”被鲁智深和武松结果了性命,可新时期的恶霸孙小果却逍遥法外!

        或许再过百年以后看现今,孙小果的事和史书上其它朝代一样,字里行间写着吃人的。

        我只能说:在中国,谁的种子真的很重要,很重要——有些“天潢贵胄”真心惹不起,我们只有当好良好市民,同时苦练投胎技术。
        

    “彩云之南”,法外之地”


        孙小果背后站着的正是一个云南的官场。

        可以这么说,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任何黑社会如果没点官场的“保护伞”庇护,再是穷凶极恶,也是被端分分钟的事,而且很多黑社会的首恶分子,正是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二代三代们,他们拥有丰富的社会资源,从而作威作福,称霸一方。

        云南这个省,一直以来,政治环境极其恶劣,这是从古到今都没有改变过。说是“彩云之南”,恰成“法外之地”。

        自古以来,由于地理空间上的隔离,云南与中原保持着文化、政治上的隔离,例如唐宋时期的大理国、清初平西王吴三桂……中央政权对西南的辐射一直很弱的,天然屏障让这里容易形成“独立王国”,因此,历来那里官员就有“天高皇帝远”的思维,干的事都是让人大跌眼镜,超乎想象的。

        话说治理云南官场,比治理滇池还难,现在又变本加厉了。

        近20年的封疆大吏还没有一个平安着陆的,高严出逃、白恩培死缓、秦光荣投案……可以算作贪腐的重灾区了。封疆大吏成片成片地倒下,何况下面的牛鬼蛇神们了,在这样一个大环境里,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不算稀奇的。

        历史没有新鲜事,历代的特权阶级干出这事一点都不意外。

        现在想想,当年南方周末的记者还有是几分天真可爱的。在1998年那个时候,真的还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人的,什么也往外捅,真的吃饱了只想死!现在哪还有这样的记者了?有也被“舆论干预司法”的大棒给喝止了!

        然而,这些天真可爱的记者这么做,有用吗?

        把孙小果送进监狱判了死刑,孙小果得到正法了?不照样活得好好的,潇潇洒洒,继续留在人间为非作歹?

        当然,孙小果从古到今,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还有十个张小果,一百个李小果,成千上万的赵小果……吓死你的,吓得你瑟瑟发抖,你往哪里捅?捅到哪,那也得先问我小果的爹妈们同不同意,真是不好歹。

        我只有一句话:众生皆苦,自求多福!

        骨感的现实是我们根本就无力去填平这世间的不平的——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推崇英雄。
    楼主,看看搜狐的那篇报道。想好再写帖子。这个论坛最喜欢让别人被精神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3:06:51    跟帖回复:
    10
    真黑
    回帖人:
    海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3:12:09    跟帖回复:
    11
    因为妖怪的后台硬。
    看看真正祸害百姓的究竟是什么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3:13:11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楼第 1 楼 贾也 2019/5/15 21:39:54  的原帖:

    导语:二打“昆明恶霸”


        “昆明恶霸”孙小果这两天几乎霸屏了,朗朗乾坤居然还会有如此暴徒!
        据昆明日报4月24日报道,自云南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不过,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涉黑团伙头目孙小果,与20多年前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疑是同一人。
        有人不禁惊诧:孙小果,诈尸了吗?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据知情人透露,此次涉黑团伙头目孙小果,与二十多年前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疑是同一人。

        早在1998年,南方周末刊发一篇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轰动一时,揭露了孙小果的种种恶行,可谓罪恶昭彰,令人发指,罄竹难书,恶到刷人三观,暴戾程度比起侵华日军都有过无不及的——最禽兽的做法,就叫他人买来的竹筷和牙签刺女孩的乳房,用烟尖烙烫她的手臂,还逼迫她咬着大理石桌子重击背部和头,这是要把牙全部敲掉的动作……视民众生命尊严如草芥,虐百姓如杀鸡屠狗,所作所为天诛地灭都不为过的!

        当时的昆明,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孙小果的恶性案例还曾被最高检官员作为典型写进了《中国法律年鉴》。

        然而,就这样人神共愤、十恶不赦的“昆明恶霸”,二十年后,竟能诈尸还魂,卷土重来,东山再起,再次回到社会为非作歹,作恶多端。所以这一次,又被扫出来,再次被打,成为涉黑的典型。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试问这些魔鬼到底是谁在放出来的?

        孙小果堪称正义打不死的“小强”。

        在这二十年里,随着社会舆论监督的冷却,有些人却在铁墙内恃无忌惮地暗箱操作,孙小果由死刑改死缓,由死缓改有期,一路减刑下来,具体到底坐了多少年牢,都成为一个谜了。

        经调查发现,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办理了港澳通行证,且有乘坐飞机记录了。

        第二年即2011年8月,孙小果就已以“李林宸”之名注册餐饮公司。2013年起,他先后以李林宸和本名注册多家夜店,事业风生水起,他拿下部队的铺面,开昆明最赚钱的夜店……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

        其实,孙小果在被判死刑之前,早就恶贯满盈了。

        孙小果何止打了二次,其实,之前就被打过一次,因此,严格意义上说,跟三打白骨精一样,打了三次的,只不过,第一次打得更是无伤皮肤,连牢都没住。

        1995年12月20日,因另一起案件,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3年,刑期为1994年10月28日至1997年10月28日,然而,作为主犯的孙小果竟然没住过一天监狱。

        这是一起恶性的轮奸案,孙小果身穿武警制服,开着他养父的警用车辆,伙同他的4名社会兄弟,随机掳掠了两个路过的年轻子女,随后轮奸。

        宣判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主犯孙小果相比于4个从犯,判的刑期是最少的。原因就是他有“手眼通天”,通过关系改了年龄。据武警部队的档案记载,孙小果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然而到了检察院的起诉书中,他却“现年16岁”,再到法院的判决书上,则变成了“出生于1977年10月27日”。

        正因为他改了年龄,导致他的实际年龄成为谜。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1997年4月至6月,本该是服刑期间,他却逍遥法外,又故伎重演,强奸了4名女青年。也就是说,虽然犯轮奸罪判三年,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执行。

        真是拍案惊奇——这事发生中国吗?发生在法治之下的中国吗?真的让人怀疑人生了!

        作恶的并不是孙小果们,而是法律不再具有惩恶的社会功能。

        原来,法律只不过是一些人手中的宠物,随他们怎么玩都可以。

        他们到底是谁?竟养出这样的恶人来了?

        面对孙小果这样恶人,还会有人欢呼“正义或许会迟到却不会缺席”吗?

        魔幻现实主义一直都是现实!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看来,有些黑暗绝对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有人会觉得这件事很魔幻。

        但细细想来,这件事魔幻吗?

        不魔幻!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据说,地上降不了的妖精都有个天上的亲戚。

        那么,孙小果背后到底站着谁?

        恕我不负责任地猜测一下:孙小果在怎样的生长环境才能长成这样的衣冠禽兽?

        孙小果明面上是靠他在当地公安局当领导的生母和养父,实际上能如此无法无天,靠的是连名字都不能说的生父。所以,直至今天,他的生父依然成谜。

        可能其主要监护人的生母和养父在其成长的平日里,对他都百依百顺,毫无底线地纵容!

        毕竟生父及其家族是位高权重的存在,有生父又有养父,肯定是出身不太禁得起推敲的。这人大概率能让生母养父一定程度用来要挟生父家族的筹码,一群利己主义的混蛋拿业得权获利的筹码,谁会想费劲去认真教育?

        只要孙小果这人不死,只要生父家族势力不倒,那么这生母养父在云南说不定就有了“尚方宝剑”一样。

        厉害的还是孙小果的生父及家族。

        我们还得感慨一下这个人生父及其家族的势力盘根错节,手眼通天。据传闻,跟孙小果只相差一个字的高官,落马后还能再上位,再上位后还多有政绩,其能力,其人脉是绝对不平凡的。

        能力和人脉是成功者的最宝贵的资源,这样的人是真有能力的人,但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生子却成为这个人最大污点,毁了自己的前程,甚至还可能毁掉整个家族的命运。

        现在孙小果又被揪出来,说明背后的这个家族似乎开始松动了,看来真的罩不住这个孙小果了。

        孙小果已然成为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个传奇,估计要记入史册的。想想也是,他的罪恶行径简直丧心病狂,比起水浒里的“三大恶霸”镇关西、蒋门神、西门庆,也不遑多让,有过而无不及,水浒“三恶霸”被鲁智深和武松结果了性命,可新时期的恶霸孙小果却逍遥法外!

        或许再过百年以后看现今,孙小果的事和史书上其它朝代一样,字里行间写着吃人的。

        我只能说:在中国,谁的种子真的很重要,很重要——有些“天潢贵胄”真心惹不起,我们只有当好良好市民,同时苦练投胎技术。
        

    “彩云之南”,法外之地”


        孙小果背后站着的正是一个云南的官场。

        可以这么说,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任何黑社会如果没点官场的“保护伞”庇护,再是穷凶极恶,也是被端分分钟的事,而且很多黑社会的首恶分子,正是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二代三代们,他们拥有丰富的社会资源,从而作威作福,称霸一方。

        云南这个省,一直以来,政治环境极其恶劣,这是从古到今都没有改变过。说是“彩云之南”,恰成“法外之地”。

        自古以来,由于地理空间上的隔离,云南与中原保持着文化、政治上的隔离,例如唐宋时期的大理国、清初平西王吴三桂……中央政权对西南的辐射一直很弱的,天然屏障让这里容易形成“独立王国”,因此,历来那里官员就有“天高皇帝远”的思维,干的事都是让人大跌眼镜,超乎想象的。

        话说治理云南官场,比治理滇池还难,现在又变本加厉了。

        近20年的封疆大吏还没有一个平安着陆的,高严出逃、白恩培死缓、秦光荣投案……可以算作贪腐的重灾区了。封疆大吏成片成片地倒下,何况下面的牛鬼蛇神们了,在这样一个大环境里,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不算稀奇的。

        历史没有新鲜事,历代的特权阶级干出这事一点都不意外。

        现在想想,当年南方周末的记者还有是几分天真可爱的。在1998年那个时候,真的还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人的,什么也往外捅,真的吃饱了只想死!现在哪还有这样的记者了?有也被“舆论干预司法”的大棒给喝止了!

        然而,这些天真可爱的记者这么做,有用吗?

        把孙小果送进监狱判了死刑,孙小果得到正法了?不照样活得好好的,潇潇洒洒,继续留在人间为非作歹?

        当然,孙小果从古到今,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还有十个张小果,一百个李小果,成千上万的赵小果……吓死你的,吓得你瑟瑟发抖,你往哪里捅?捅到哪,那也得先问我小果的爹妈们同不同意,真是不好歹。

        我只有一句话:众生皆苦,自求多福!

        骨感的现实是我们根本就无力去填平这世间的不平的——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推崇英雄。
    这次还是会逃脱
    因为前次刑罚已经执行
    这次不足以判处死刑,很快又会出来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5 23:16:14    android
    13
    它爹是什马东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6 0:12:31    跟帖回复:
    14
    呵呵,小果同志,一个替二代,三代提鞋都不够格的小衙内,居然活的可以如此生猛!真是新中国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果然是每个朝代都一个鸟样:黑暗!华夏族人背负的永恒的诅咒色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5/16 0:25:28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楼第 1 楼 贾也 2019/5/15 21:39:54  的原帖:

    导语:二打“昆明恶霸”


        “昆明恶霸”孙小果这两天几乎霸屏了,朗朗乾坤居然还会有如此暴徒!
        据昆明日报4月24日报道,自云南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以来,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不过,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涉黑团伙头目孙小果,与20多年前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疑是同一人。
        有人不禁惊诧:孙小果,诈尸了吗?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据知情人透露,此次涉黑团伙头目孙小果,与二十多年前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处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疑是同一人。

        早在1998年,南方周末刊发一篇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轰动一时,揭露了孙小果的种种恶行,可谓罪恶昭彰,令人发指,罄竹难书,恶到刷人三观,暴戾程度比起侵华日军都有过无不及的——最禽兽的做法,就叫他人买来的竹筷和牙签刺女孩的乳房,用烟尖烙烫她的手臂,还逼迫她咬着大理石桌子重击背部和头,这是要把牙全部敲掉的动作……视民众生命尊严如草芥,虐百姓如杀鸡屠狗,所作所为天诛地灭都不为过的!

        当时的昆明,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

        孙小果的恶性案例还曾被最高检官员作为典型写进了《中国法律年鉴》。

        然而,就这样人神共愤、十恶不赦的“昆明恶霸”,二十年后,竟能诈尸还魂,卷土重来,东山再起,再次回到社会为非作歹,作恶多端。所以这一次,又被扫出来,再次被打,成为涉黑的典型。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试问这些魔鬼到底是谁在放出来的?

        孙小果堪称正义打不死的“小强”。

        在这二十年里,随着社会舆论监督的冷却,有些人却在铁墙内恃无忌惮地暗箱操作,孙小果由死刑改死缓,由死缓改有期,一路减刑下来,具体到底坐了多少年牢,都成为一个谜了。

        经调查发现,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办理了港澳通行证,且有乘坐飞机记录了。

        第二年即2011年8月,孙小果就已以“李林宸”之名注册餐饮公司。2013年起,他先后以李林宸和本名注册多家夜店,事业风生水起,他拿下部队的铺面,开昆明最赚钱的夜店……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

        其实,孙小果在被判死刑之前,早就恶贯满盈了。

        孙小果何止打了二次,其实,之前就被打过一次,因此,严格意义上说,跟三打白骨精一样,打了三次的,只不过,第一次打得更是无伤皮肤,连牢都没住。

        1995年12月20日,因另一起案件,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3年,刑期为1994年10月28日至1997年10月28日,然而,作为主犯的孙小果竟然没住过一天监狱。

        这是一起恶性的轮奸案,孙小果身穿武警制服,开着他养父的警用车辆,伙同他的4名社会兄弟,随机掳掠了两个路过的年轻子女,随后轮奸。

        宣判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主犯孙小果相比于4个从犯,判的刑期是最少的。原因就是他有“手眼通天”,通过关系改了年龄。据武警部队的档案记载,孙小果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然而到了检察院的起诉书中,他却“现年16岁”,再到法院的判决书上,则变成了“出生于1977年10月27日”。

        正因为他改了年龄,导致他的实际年龄成为谜。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1997年4月至6月,本该是服刑期间,他却逍遥法外,又故伎重演,强奸了4名女青年。也就是说,虽然犯轮奸罪判三年,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执行。

        真是拍案惊奇——这事发生中国吗?发生在法治之下的中国吗?真的让人怀疑人生了!

        作恶的并不是孙小果们,而是法律不再具有惩恶的社会功能。

        原来,法律只不过是一些人手中的宠物,随他们怎么玩都可以。

        他们到底是谁?竟养出这样的恶人来了?

        面对孙小果这样恶人,还会有人欢呼“正义或许会迟到却不会缺席”吗?

        魔幻现实主义一直都是现实!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看来,有些黑暗绝对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有人会觉得这件事很魔幻。

        但细细想来,这件事魔幻吗?

        不魔幻!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据说,地上降不了的妖精都有个天上的亲戚。

        那么,孙小果背后到底站着谁?

        恕我不负责任地猜测一下:孙小果在怎样的生长环境才能长成这样的衣冠禽兽?

        孙小果明面上是靠他在当地公安局当领导的生母和养父,实际上能如此无法无天,靠的是连名字都不能说的生父。所以,直至今天,他的生父依然成谜。

        可能其主要监护人的生母和养父在其成长的平日里,对他都百依百顺,毫无底线地纵容!

        毕竟生父及其家族是位高权重的存在,有生父又有养父,肯定是出身不太禁得起推敲的。这人大概率能让生母养父一定程度用来要挟生父家族的筹码,一群利己主义的混蛋拿业得权获利的筹码,谁会想费劲去认真教育?

        只要孙小果这人不死,只要生父家族势力不倒,那么这生母养父在云南说不定就有了“尚方宝剑”一样。

        厉害的还是孙小果的生父及家族。

        我们还得感慨一下这个人生父及其家族的势力盘根错节,手眼通天。据传闻,跟孙小果只相差一个字的高官,落马后还能再上位,再上位后还多有政绩,其能力,其人脉是绝对不平凡的。

        能力和人脉是成功者的最宝贵的资源,这样的人是真有能力的人,但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生子却成为这个人最大污点,毁了自己的前程,甚至还可能毁掉整个家族的命运。

        现在孙小果又被揪出来,说明背后的这个家族似乎开始松动了,看来真的罩不住这个孙小果了。

        孙小果已然成为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个传奇,估计要记入史册的。想想也是,他的罪恶行径简直丧心病狂,比起水浒里的“三大恶霸”镇关西、蒋门神、西门庆,也不遑多让,有过而无不及,水浒“三恶霸”被鲁智深和武松结果了性命,可新时期的恶霸孙小果却逍遥法外!

        或许再过百年以后看现今,孙小果的事和史书上其它朝代一样,字里行间写着吃人的。

        我只能说:在中国,谁的种子真的很重要,很重要——有些“天潢贵胄”真心惹不起,我们只有当好良好市民,同时苦练投胎技术。
        

    “彩云之南”,法外之地”


        孙小果背后站着的正是一个云南的官场。

        可以这么说,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任何黑社会如果没点官场的“保护伞”庇护,再是穷凶极恶,也是被端分分钟的事,而且很多黑社会的首恶分子,正是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二代三代们,他们拥有丰富的社会资源,从而作威作福,称霸一方。

        云南这个省,一直以来,政治环境极其恶劣,这是从古到今都没有改变过。说是“彩云之南”,恰成“法外之地”。

        自古以来,由于地理空间上的隔离,云南与中原保持着文化、政治上的隔离,例如唐宋时期的大理国、清初平西王吴三桂……中央政权对西南的辐射一直很弱的,天然屏障让这里容易形成“独立王国”,因此,历来那里官员就有“天高皇帝远”的思维,干的事都是让人大跌眼镜,超乎想象的。

        话说治理云南官场,比治理滇池还难,现在又变本加厉了。

        近20年的封疆大吏还没有一个平安着陆的,高严出逃、白恩培死缓、秦光荣投案……可以算作贪腐的重灾区了。封疆大吏成片成片地倒下,何况下面的牛鬼蛇神们了,在这样一个大环境里,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不算稀奇的。

        历史没有新鲜事,历代的特权阶级干出这事一点都不意外。

        现在想想,当年南方周末的记者还有是几分天真可爱的。在1998年那个时候,真的还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人的,什么也往外捅,真的吃饱了只想死!现在哪还有这样的记者了?有也被“舆论干预司法”的大棒给喝止了!

        然而,这些天真可爱的记者这么做,有用吗?

        把孙小果送进监狱判了死刑,孙小果得到正法了?不照样活得好好的,潇潇洒洒,继续留在人间为非作歹?

        当然,孙小果从古到今,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还有十个张小果,一百个李小果,成千上万的赵小果……吓死你的,吓得你瑟瑟发抖,你往哪里捅?捅到哪,那也得先问我小果的爹妈们同不同意,真是不好歹。

        我只有一句话:众生皆苦,自求多福!

        骨感的现实是我们根本就无力去填平这世间的不平的——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推崇英雄。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孟婆不给汤 2019/5/15 23:13:11  的原帖:这次还是会逃脱
    因为前次刑罚已经执行
    这次不足以判处死刑,很快又会出来了
    这次是什么罪名进去的?好像现在报道的都是讲以前的罪行。
    93178 次点击,198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14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三打孙小果,一个正义打不死的“小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