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1 8:18:22    跟帖回复:
226
    卷一 《白土地》 第四部 腥风血雨 第五章  救救孩子  

    一

    又复课闹革命了。

    我们班被拉到爱国菜社上劳动课,忆苦思甜。

    同学们在王官迷的煽动下,与我的距离拉得更远了,我们被划分到两个不同的世界和两种不同的生活中,几乎达到互相不说话的程度。我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外来人,处于接近真空的孤立状态,就像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外星人,讲一种他们不懂的语言,我也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有一点我明确地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同学关系已不复存在,现在是“红与黑”的关系了。

    6月的田野里春意盎然,繁花似锦,姹紫嫣红。下过一阵短促的夏季的阵雨,刚好淋湿青葱的草木,盖住了路上飞扬的尘土。上劳动课没说的,比闷在教室里舒畅多了。况且我刚刚在家干过脱大坯和大泥的活儿,拔拔草不过小菜一碟,用不着老师战地动员:“苦不苦,想想红军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万恶的旧社会。”我最头疼的是吃忆苦饭,为让我们警惕资本主义复辟,不再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一定要采一大堆野菜做一顿忆苦饭吃。那年月荒唐事数不胜数,我至今也没弄明白什么是“吃二茬苦,受二茬罪”?其实对我来说吃下那碗黑乎乎的野菜汤,就是吃苦和活受罪。

    中午,我们班来到爱国菜社队部,列成方队面对一口大铁锅,锅台上落满一层黑压压的苍蝇,与野菜的颜色差不多少。每次吃忆苦饭前一定要唱一首革命歌曲,请一位苦大仇深的老农现场做报告。我记得那最后一段歌词是这样的:

    不忘阶级苦,

    牢记血泪仇。

    世世代代不忘本,

    永远跟党闹革命。

    ……

    最精彩绝伦的节目是老农做报告。这位农民伯伯一脸深深的皱纹,一身补丁摞补丁衣裳,一看就是百分之百的苦出身。他倒好,一开始讲的还有谱儿,一边挥手驱赶着苍蝇一边唾沫星乱飞,说自己祖祖辈辈都是扛大活的贫雇农。地主吃香喝辣作威作福,他们却吃糠咽菜当牛当马。我总算没白认真听,从老农报告中得知“吃香喝辣”的含义了。原来他说“吃香的”是指咸菜里面放香油,“喝辣的”是指喝白酒。后来农民伯伯讲着讲着就离谱儿了,顺口联系到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说过去受地主剥削过年过节还能填饱肚子,人民公社跑步进入共产主义那阵子,老百姓吃不饱穿不暖不说,还饿死不少人。没死的人都得了水肿病,脸黄的透亮,肿的像个盆子,能有一口饭吃就阿弥陀佛了!

    看得出他前面讲的都是别人教的套话,心情一激动时才说的是真话。底下人都吓傻了,无不瞠目结舌,谁请这样的老农做报告肯定是居心叵测,回去不得好死,不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才怪呢!全班都吓得缩了回去,还是班主任李老师反应灵敏,磕磕巴巴打住道:

    “好了……红卫兵小将们……开饭了,开饭了。”

    “我说不讲吧,你们偏要我来讲,”农民伯伯登时不高兴了,把一只手高举过头。“我刚开头你就打岔,这是对贫下中农的态度问题!”

    请神容易送神难。

    “大爷你就饶了我们吧,”另一个老师带着哭腔央求老农,“再讲下去大家都得玩儿完。”

    报告结束,我们可以动用树枝做的筷子了。

    我们采的野菜叫苣荬菜,放在铁锅里煮开,撒一把咸盐,本来就黏糊糊一团,半干不稀,有些苦,有些涩,没油水就更难吃了,往下咽时直拉嗓子眼。说实话,我是狗崽子不敢不吃,害怕挨批评,只好皱起眉头龇牙咧嘴往肚子里咽,可脑子里却闪过这样的念头,忆苦饭不好吃也不扛饿。常常是没过两个小时,肚子里又饥肠辘辘了。天可怜见,那些表现积极的同学是怎么吃下一碗又一碗的。王官迷和我形成鲜明对照,还称赞“这是无产阶级最爱吃的饭菜”,是一次最好的阶级斗争和革命传统教育!

    我强迫自己和他们一样思想,一样说话,总想着他们这么做不是没有理由的,可是怎么也品不出“这是无产阶级最爱吃的饭菜”,没吃几口就恶心,直往上反胃。我羞愧地低下头,甚至怀疑自己真的变成资产阶级了?我有个百思不解的问题,老一辈打江山的目的是什么?我想他们决不会让后代吃野菜吧,肯定想吃细粮和荤菜,况且我每天只吃大饼子、高粱米,一个月配给四两肉就算改善生活,有什么本可忘?为什么我们不憧憬美好生活,而时时向后看,认为现在就是共产主义的天堂了?我天真地想,资本主义真复辟了倒也好,无产阶级肯定要发起反击的,我就可以报名参军了,做一名董存瑞、黄继光那样的战士,而不再是什么人见人讨厌的狗崽子。到那时管你走资派还是造反派,是骡子是马遛遛看,战场才是检验一切的试金石。

    我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战场上,相信自己会是个好战士,只好以此来安慰自己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1 19:59:12    跟帖回复:
227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2 9:27:28    跟帖回复:
228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2 22:33:45    跟帖回复:
229
  
    二

    偶尔的机会,我上厕所时发现一个秘密,王官迷虽在大伙儿面前竭力称赞忆苦饭好吃,此刻却躲在茅坑旁大吐特吐。我的心里凉了半截,敢情他也觉得野菜难吃,对我们讲的没一句真话,不过是做表面文章,虚假的程度令人作呕!这无疑是一场又一场走马灯似的政治运动的后遗症,强权政治道貌岸然地扭曲灵魂,致使天真无邪的小孩子都学会演戏,虚伪得可怕。一有机会登台就进入角色,凭弄虚作假捞取政治资本,异化成非人了。

    救救孩子们吧,救救孩子!

    这种自欺欺人的心理让人十分痛苦,因为你必须时时刻刻想着自己扮演的角色。我不能自己欺骗自己,也不想演戏,不好吃就是不好吃,顶多沉默罢了。我对母亲道出看法,她马上又变成学校的党支部书记,叫我闭嘴,继而批判我骨子里有资产阶级苗头,应该端正态度。可能她也觉得对儿子过于上纲上线,有些严厉,想了一想又说吃苣荬菜好,那是一种草药,清热祛火。我说我没病吃什么草药?母亲你也太难自圆其说了,让我一想起来就心烦。尽管母亲已是被打倒斗臭的人,仍旧虔诚地相信共产党和毛主席,要求孩子积极靠近组织,参加一切活动,主动争取思想上的进步。可是我已经不愿再去学校了,不愿和老师说话,不愿和同学们说话,每次上课,我往往要在校园里站很久,才会鼓起勇气走进教室。反正我有个老主意,凡斗争她的大会决不参加,看别人侮辱自己的母亲儿子怎么能受得了。我去上学,一宣布开批斗孙志刚的大会我马上回家,无论红卫兵头头怎样警告都置之不理。母亲说该你参加的活动还得参加,不要落在别人后面,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以免给别人落下话把儿。

    “我也不是牛鬼蛇神,”我打心眼里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顶撞她道。“他们大不了开除我学籍,我不想上学啦!”

    “你敢,艾平。”知儿莫过母亲,她深知我耍起性子九头老牛也拉不住,骨子里怕儿子不想上学,始终希望我做个有组织有纪律的人。

    “妈,我实在受不了‘红色恐怖’啦。”

    “你懂得什么叫‘红色恐怖’?”

    我咬住嘴唇,一时难以回答。

    “恐怖是叫人害怕的意思,你爸爸在上海做地下工作时,坏人到处迫害好人,那才叫白色恐怖。怎么信口乱说,嘴上不能没有把锁。”

    我们突然都被意识到的事实吓呆住了,谁也不敢看谁。

    “妈,就当我什么没说,你可别在意啊。”隔一段时间,我低低道。“可我还想问个问题,我是好人么?你是好人么?”

    “废话,那还用问。”

    “我为啥害怕?你为啥见造反派连头都不敢抬,这不是恐怖是什么?”

    很显然,我问的正是她心里明白,嘴上却难以解释的问题。母亲一下被问住了,神色黯然:

    “那也不能乱说,闭上你的嘴巴,隔墙有耳。”

    “我不怕,反正我也不是走资派。”

    “不能啊,我的孩子,不是也不能任性,你不看看现在的形势。”

    “广播里不是整天说‘形势大好,越来越好吗’,妈你反动!”

    “不许开玩笑,妈和你谈正经事呢,再犟嘴我打你个小兔崽子。”母亲扬起巴掌吓唬道,“我教育你,也别让人家教育!”

    我抱起脑袋一溜烟跑了,留下她一个人生闷气。

    尽管我内心苦闷,一百个不愿意,还是听从母亲的教导参加活动。学校组织看样板戏电影《沙家浜》,母亲给三个孩子每人一角钱买票。我知道她现在只开一半工资,一角钱可买二斤茄子或三斤大头菜,是家里每天的菜金。所以实在舍不得花这钱,又怕自己主动退出队列有人说我反对革命样板戏。我像小脚女人一样磨磨蹭蹭往前走着,就要排到俱乐部大门口了,突然间急中生智蹲下身子装作系鞋带。同学们已经开始交钱买票,我捏着一角钱反复掂量着进还是不进?纸币都在手心里攥出汗水,那鞋带永远也系不好似的,等我们班同学全进去后我一溜烟逃跑了。我不敢回头,一直往家属服务站卖菜点跑,其实我不是逃避班级活动,而是在逃避我自己,生怕架不住电影的诱惑返过头去进俱乐部。我用省下来的钱买了棵大头菜,母亲诧异地问为什么没看电影?

    我心里难过,淡淡说:

    “大喇叭整天放样板戏,我早腻味啦!”

    那一天姐姐妹妹也没看电影,根本就没有想到多花钱,都把自己省下的一角钱还给母亲。匪夷所思,我们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母亲还每月坚持留下最后一点儿钱交党费!我相信母亲,爱母亲,但对这件事心情却非常复杂。我说妈你比愚公还愚,这些你都是知道的,糖厂的党组织早就被砸烂了,连党委书记也快被打死了,你还打肿脸充胖子,交哪门子党费?有这个钱不如给儿子买支冰棍儿解解馋,何苦让我绞尽脑汁省下一张电影票呢。母亲一脸惘然,还是不准我动她的党费。仿佛她又变成以前那个信仰共产主义的战士,满腔的热血还没被冷酷的现实冻结成冰,这真是时代悲怆的生活颤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4 23:17:08    跟帖回复:
230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4 23:20:19    跟帖回复:
231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5 16:03:07    跟帖回复:
232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6 8:52:03    跟帖回复:
233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6 17:33:59    跟帖回复:
234
    
    三

    1967年7月,首都高校和机关团体上百个群众组织在中南海墙外安营扎寨,声援北京建工学院的学生进行的“揪刘绝食”行动,不把刘少奇揪出中南海斗倒斗臭誓不罢休。

    糖厂俱乐部的大喇叭播出万人大会批斗刘少奇的消息,二楼办公室走廊又贴满批判刘少奇的大字报,母亲理所当然变成学校的罪魁祸首,校革委会在俱乐部召开批斗大会,批判刘少奇在学校的代理人孙志刚及其喽啰们。我本想溜走,王官迷却说,红卫兵总部有指示,让“黑五类”子女留下来受教育,在他的挟持下,我不得不坐在最后一排连椅上面对残酷的现实了。白脸狼指挥大家唱起雄壮的《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大风大浪练本领。

    毛泽东思想来武装,

    横扫一切害人虫。

    ……

    歌罢,一队雄赳赳的红卫兵从侧门走进会场,将头戴高帽、胸挂大牌子的母亲和其他老师依次押到舞台下的一排桌子上,成“喷气”式飞机状高高撅起来。如有哪个老师撅得不够标准,红卫兵小将就反剪起他的双手,令其斯文扫地,形同丧家之犬。通常大家都先背诵一段毛主席语录,如:“敌人是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还是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再例如:“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正像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然后声讨刘少奇、邓小平挂社会主义“羊头”,卖资本主义“狗肉”。最后是自由发挥,人人都大放厥词,竭力将污水泼向我的母亲。我尽可能作出坚强的样子,不向周围看。主持会议的白脸狼牵强附会上连下串,说母亲是地主恶霸还乡团头头,罪行之多罄竹难书。那个阶级斗争嗅觉比狗还灵敏的女教师跳出来,打掉母亲的高帽,揪起她的头发问:

    “孙志刚,你是不是还乡团,想反攻倒算?”

    “我不是。”母亲回答。

    女教师喊起口号:

    “打倒还乡团头子孙志刚!”

    全场革命师生的身子都往前俯冲,伸长脖子举起拳头高呼口号,震耳欲聋。我没有举拳,也没跟着喊口号,只能忍着,在这种场合抗议根本无济于事,还不如硬扛的好。

    “红卫兵小将们,我声明一点。”口号平息时母亲说,“还乡团是国民党反动派的组织,我是共产党员,贫下中农,是打还乡团的八路军。”母亲的声音由于委屈而发抖,额头上的汗水流到鼻尖上,又顺着鼻尖往下流成一条线。“事实终归是事实,我怎么能成为还乡团头子!”

    会上出现一段时间冷场,正是7月的炎热天气,大家的身上都汗津津的发黏。母亲的发言很可能刺痛一些有良知的人,他们并非人人都是疯子啊,包括台上的某些造反派头头。白脸狼沉不住气了,岔开话头:

    “闭上你的臭嘴,不要给自己抹粉,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该剥去。孙志刚拒不低头认罪,我们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

    一群小将扑上来拳打脚踢,母亲失去平衡从桌子上向后倒下去,头发披散开来。自从江青说“好人打坏人活该!”,批斗会上打人就合法化了,并且步步升级。母亲的声明非但没有澄清是非,反给会场上暴烈的气氛加了温。开始我还听到母亲微弱的声音:“革命小将们,毛主席教导说:‘要文斗,不要武斗’。”后来连喊叫的声音都没有了。我闭上眼睛,心痛得要流血,两只手在膝盖间捏紧拳头强压住怒火:“千万不要忍受不住跳起来闯祸,别把这一切都砸碎。应该保存自己,不让自己发疯。”我知道母亲最怕我受刺激,才嘱咐儿子一有这种活动时赶快溜走,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睁开眼睛,发现王官迷的目光正扫向我,盯住不动了,扭过头去,看到白脸狼也把目光射向我,脸上带着明显的敌意。顷刻之间,我好像光着身子被浇过冰水,从心里往外打个冷战,我整个身子,上下每一寸地方都感到难以忍受的不自在。但这样也吓不倒我,我为他们对一个女人如此野蛮而感到愤怒和羞愧!

    响起更多的口号,母亲被两个红卫兵重新拖上桌子,戴上高帽。我看到她站不住了,一缕鲜血从鼻孔里流出来,身子不停打晃,母亲不得不用双手支住膝盖才没倒下去。

    “‘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不要以为孙志刚是死老虎,这只老虎还没有死,还要咬人,我们必须奋起毛泽东思想千钧棒穷追猛打。”白脸狼仍不罢休,继续问道。“孙志刚,我问你,你是不是人?”

    “不是。”母亲微弱地回答。

    “是什么?”

    “鬼。”

    “还是什么?”

    “刘少奇的徒子徒孙?”

    “大点儿声。”那个阶级斗争嗅觉比狗还灵敏的女教师喝道。

    “是徒子徒孙。”

    “再交代一遍你的罪行。”

    “我执行了旧十七年的教育路线,没学好毛主席指示,吃透中央精神。”

    “就这些吗,还有。”白脸狼提醒,“你替没替你祖师爷翻过案?”

    “谁?”

    “刘少奇,你不是刚刚承认过是他的徒子徒孙吗?”

    “你说有就有吧,还有就是企图为刘少奇翻案……”

    母亲说话的声音不小,会场上却没有人能听到完整的句子,她的声音被讨伐声浪淹没掉了。这样的批斗时间越长问题就越多,口号声在会场上空轰鸣:“孙志刚翻案就砸烂她!”红小将们又一拥而上,母亲再次抱着脑袋滚下桌子。我无法看下去,再待一会儿人就爆炸了,这哪里是批判会?说左不成说右不成,句句是错,动辄得咎,惩罚就是目的。如果武力能改造人的灵魂,那还要什么思想斗争,统统把人拉上刑场枪毙该多省事!我怎么也不明白是什么驱使他们失去理智、丧尽天良、禽兽不如的?噬血成性的狼吃人前还讲“狼性”,它们什么都不跟你解释,就一下子扑上来掐住猎物的脖子咬死完事。人吃人前却连“狼性”都没有,必冠冕堂皇喊一阵口号,慢慢折磨你把玩个够,让你既被自己同胞的血盆大口吞了,又心服口服地感恩戴德。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道理可讲?

    人啊,比狼还可憎!

    我猛地撕开领口,站起来跑向大门口,背后有人拉我不许离开,被我头也不回地甩开了。因为我悲愤得快发疯,痛苦得快要爆炸,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要是再敢阻拦我准会跟他们拼命的。我太了解自己了,一旦屈从胸口的愤怒将多么危险,很难说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一瞬间我真想对造反派大吼大叫:“有人打你妈,你能视而不见么?还美其名曰‘接受教育’,你们还有人性么!”

    傍晚,母亲咬着发黑的嘴唇走进家门。我气得肚子鼓鼓的,大声谴责造反派的残暴行为,母亲却干涩地说:

    “孩子们受煽动,打三拳两脚不算什么。”

    “我亲眼见你两次被打下桌子,还不算什么?”

    “你不知道,这对我们是家常便饭。”母亲苦笑一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对我说。“批判大会,人多,打手们碍于影响,不能轻易下死手。我一喊叫装昏过去,一般人都良心发现,不忍心再打了。”

    “他们打得还轻!”

    “运动嘛,习惯了,可以理解。真正的打手还没露面呢,只要不是‘小会帮助’就熬得过去。”

    我问母亲什么是“小会帮助”?

    “小孩子家别打听了。”母亲打个冷战,眼睛里流露出深深的不安。我没挨过批斗,不懂得厉害,但她的神态足以令我不寒而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7 10:34:38    跟帖回复:
235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7 14:17:49    跟帖回复:
236
好漂亮,哪里还能买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7 15:03:29    跟帖回复:
237
    您好

    若购书《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请加出版经理韩梅的微信18513703046,有作家亲笔签名留念,优惠价每套280元,包邮,快递寄出。

    或搜孔夫子旧书网,买《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每套280元,包邮,快递寄出,其他的网站卖的都是盗版啊,切莫上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8 9:26:48    跟帖回复:
238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8 16:52:25    跟帖回复:
239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9 8:41:38    跟帖回复:
240
  
    四

    第二天下午上政治课,我背着书包一进学校就感觉不对头,教室里的气氛颇为紧张,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交头接耳嘀咕着什么,仿佛我的脸上泼了墨汁。我心里发毛,因为这里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而我对此还一无所知,但是有那么多同学在场,所以我保持镇定,坐下不动。王官迷那目光鞭子似地抽过来,周围的敌意不断扩大着,大有一触即发之势。班主任李老师首先发难,头一个把我推向“文革”的祭坛。他要我站起来,回答昨天为什么无组织无纪律,中途擅自离开学校批判走资派的会场?

    “为什么,还用我说么?”我并不知道这是命运的转折点,不情愿地站起身说。

    “说。”

    我心里有气,不想回答。

    “让你说你就说,老师问你呢,于艾平?”

    “好吧,我告诉你,李老师。”我忍无可忍,挺直身子,“前面打我妈,我看不下去。”

    “谁打孙志刚了,”班主任闪烁其词,企图粉饰现实。“校革委会是让你受教育。”

    “谁打谁知道。”

    “于艾平,你怎么能信口雌黄,污蔑革命师生?”

    “怎么是污蔑?我亲眼看到的。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文斗,不要武斗。’你们不听毛主席的话,我妈说什么都挨打,让我受打人的教育么?”一想到母亲,似有刀子扎进我的心脏,真是气上加气,我用挑战般的神情看着班主任,脖子一歪反唇相讥。对方被我驳得理屈词穷,哑口无言了。王官迷见李老师败下阵去,公然跳出来,双手插在衣袋里,跺着脚说:

    “孙志刚企图蒙混过关,革命师生义愤填胸,有过火行为,是可以理解的嘛。”

    “我不理解,”我针锋相对,转守为攻。“我妈替谁翻案了,不能随便扣帽子。”

    “她给你的狗爸翻案,这还不够?”

    “你爸才是狗呢,我爸也不是反党分子。”

    “同学们,于艾平公开为他狗爸翻案,你们听到了么?谁是革命派,谁是反革命派,今天我们不是看得很清楚了吗?”

    王官迷的声音比我高几倍,牛鬼蛇神子弟都吓破了胆,惶恐地低下脑袋。我尤其不能忍受的是几个平素关系不错的“黑五类”子女,也跟着造反派推波助澜,乘人之危落井下石。  

    “王官迷,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虽然前所未有的孤立,还是按捺不住大吼道。“我爸当团长打江山时,你爸还撒尿和泥玩呢!”

    王官迷恼羞成怒呼起口号:

    打倒于渭生!

    打倒孙志刚!

    一浪高过一浪的口号声中,我还不能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两条腿不自觉在发抖。我感到屈辱,感到极度的不平,往一个受伤害的人身上泼污水实在太缺德。我真想破口大骂他们混蛋,但还是克制住了,牙关咬得颌骨发痛,只能让泪水冲刷心中的委屈。我已意识到,无论你怎样解释都不会有谁认为你无辜,我也没有办法使同学们明白是王官迷错了。从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我们之间已筑起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墙,那不仅仅是误解,还有一种深深的仇恨,这一切并非是我一个孩子所能打破的。

    王官迷又把人往死里逼,喊“打倒于艾平,狗崽子不许翻天”了。班主任和同学们都举起拳头喊起来,太无耻了,太卑鄙了!愤怒在我的心中浪潮一样增长着,充塞着我的胸膛,五脏六腑都在翻腾。一年来的压抑、委屈全变成一股怒气涌上来,我的脑袋爆炸了,意识疯狂了,怒火在燃烧,一种好斗的情绪激励着我,恨不能揍所有的人,啐他们的脸!我推倒书桌,踹翻椅子,背起书包大步走向门口,一下子镇住全班同学,口号声戛然而止,一片寂静。我推开教室屋门,转过脸来哽咽道:“我爸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害死的……我妈也不是什么反革命,我相信他们都是好人,你们都受蒙蔽了……同学们,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

    说完,我摔死门,踉踉跄跄跑出校园。

163319 次点击,353 个回复  上一页 1 ... 13 14 15 16 17 ... 24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130万字长篇小说《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再版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