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30 8:20:26    跟帖回复:
241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30 15:52:29    跟帖回复:
242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30 23:21:29    跟帖回复:
243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31 16:46:40    跟帖回复:
244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 8:13:07    跟帖回复:
245
  
     五

    我没有回家,头痛欲裂,自己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为什么这样跑?我不管不顾朝前跑去,一直跑到家属大院铁丝网外,一头趴在草地上。“这是怎么回事?是怎么回事?我多么愚蠢啊!”这个突然的发作使我顿感无比恐惧,明摆着有人想激我上当,我一时糊涂又都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呀?我对自己不满,感到压抑,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耻辱感。但是祸已经闯下来了,现在有什么可能挽回吗?当然没有,毫无可能。

    我就这样躺着,一个人躺到太阳西沉,暮色苍茫,既讨厌自己又憎恨这个世界,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我该怎么办?此刻我什么都不愿再看见,什么也不想再知道,最好一直躺下去不再起来,永远不起来。我的脑子冷静下来,部分理智开始恢复,人也肚子饿了,起身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里。母亲正站在院子里的猪圈旁喂猪,两头长得滚瓜溜圆的小猪大口吃着猪食。她往猪食槽里洒把麸子,诱使小猪贪婪地吞食尾根,时而抬起头来望望院门,盼着我的归来。一群小鸡叽叽喳喳在垃圾堆里翻寻、啄食,围在主人身边转来转去,等待着给它们开晚餐。虎子昂首坐在仓房顶上,发现转过房头的我,顺着猪圈跳下飞奔而来。我怕说话,一张口就要哭,没心思理睬虎子,走进院子来到母亲身旁站住,仿佛刚刚做了什么坏事,被当场抓住了似的,低下脑袋准备挨她的训斥了。

    “你到哪儿去了?出去这么长时间不回来,你姐姐妹妹到处找你。”母亲略略放心地问。

    “心情不好,出去遛遛。”

    “哦……”

    母亲拖着长音给了我一个字,我感到她什么都知道却不急于往下问,犹豫着怎么谈下去,最后下定决心说:“妈,我又惹祸了,不敢回家。”话一出口,我反倒安定了许多。

    “咱们应该好好谈谈,进屋说吧。”

    走进里屋,母亲用围裙擦着手,从锅里端出温着的饭菜,我心里难受,吃不下去。

    “我都知道了,艾平,昨天不该不告诉我你中途退场的事,让妈帮你做做思想工作。”

    我故意不抬头,借以掩饰自己的不安。

    “要学会忍耐,你不能自己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该装傻时就装傻,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我咽不下这口气,不想撅着屁股让人家揍。”愤怒和失望使我提高嗓门,身子扭向一边。“妈,你告诉我,你和爸爸都不是反党分子。”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不是上次告诉过你么,哪个年代都有屈死鬼!”仿佛要知道我是否领会她的意思,母亲又补充一句。“我不过是想要你知道,你爸也不例外。”

    “人家全都骂,是不是我错了?”

    “怎么说呢,孩子,有些事情一时很难跟你说清楚,可生活就是这样。”母亲似乎有些为难,最后还是说。“也许,我们谁都没有错,是这个世道错了,你长大就会明白的。”

    为证实父亲是个正直的好人,母亲接着讲了一些他们的往事。

    解放战争时期,父亲进驻解放的青岛市做财务工作,母亲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内部查处“贪污事件”。那时部队刚刚接管大城市,经费很紧张,母亲在一次查账发现银柜中少了两沓子边币,这无疑是一个重大的经济事件。部队机关开始大会小会要会计科长交代贪污公款的罪行,批判他进城后经不起香风考验,蜕化变质。科长委屈地辩解:“请同志们相信我,我从没有贪污过公家一分钱。”可银柜里的钱确实不见了,难道会自己插上翅膀飞了不成?会计科只有他一个人掌管银柜钥匙,怎么能相信他的鬼话。父亲和会计科长转战多年,深信他是一丝不苟、廉洁奉公的好战友,公开声称科长不会贪污。在讨论处理贪污分子的会议上,一个别有用心的人提议将科长投进监狱,父亲火了,说那人借机发泄私愤,砸了他一板凳,结果父亲和会计科长一起被关进禁闭室。幸而几天以后搬家时,抬起那个做银柜用的大木板箱,所谓的“贪污事件”才水落石出,原来那箱底天长日久裂开一个大缝子,两沓丢失的边币恰好落在这个缝隙之间。

    母亲因而对父亲产生好感,认为他关键时刻是一条值得信任的汉子,她并没在乎父亲离过一次婚,有两个孩子,毅然不顾家里反对自作主张与父亲喜结连理。后来父亲调进山东省政府工作,又一次跟他吃了回仗义执言的苦头。1952年,山东省财贸系统开展“打老虎”运动,一个资本家举报省财委主任贪污了“从德州到济南那么长火车皮的棉花”。于是,财贸系统积极分子纷纷出来揭发检举,说主任是山东财贸战线上“最大的老虎”。母亲也和父亲一样不相信主任利用职权贪污,但上级号召以“搜山”的方式追寻“大老虎”,运动有指标,被揪出的人越多成绩就越大,不抓主任也得抓别人。母亲劝父亲少说话,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待运动结束之时自有公论。父亲偏偏不听母亲的劝告,在一次专案会拍案而起说:

    “我相信这是一起冤案,主任决不会贪污棉花的,共产党人应该实事求是,千万不要再制造冤、假、错案了!”

    可想而知,父亲再一次成为对抗运动的典型,被组织上勒令停职反省,他的顶头上司则因“贪污罪”被关进监狱。两年后,主任的冤案得到平反提升为青岛市长,父亲才重新受到起用。历史就是这样滑稽和反复无常……母亲感慨万千道:

    “现在想起来,你爸爸的做法是正确的,他的人格力量一直让我钦佩。谁都忘不了当年运动一来时,没有一个人敢提出异议,只有一两个屈指可数的勇敢者算是例外。我为什么这样讲呢?比如说,我认为他是直肠子货,经常使人家不愉快,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糖厂有人来找你爸办事,他虽然骨子里愿意帮助人家,可从不拐弯,一定直截了当告诉来人,行还是不行。我劝他婉转些嘛,就不能说你先回去,等我和其他领导研究研究再做答复,除了一二,还有三呢?或者让他再找别人谈谈看。有些领导都用这种办法处事,万一事情办成了呢,人家会感谢你,办不成也没关系,左右都不得罪人。

    “你爸爸对我嗤之以鼻,说这不是玩弄手段让人瞎碰钉子么,我不能不对厂党委负责,为不得罪人违反原则,也没这个必要。你爸爸几十年来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历次运动都受冲击。艾平,你自己判断,他是不是好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 16:43:33    跟帖回复:
24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 20:42:13    引用回复:
247
转至第246楼第 246 楼 于艾平 2019/9/1 16:43:33  的原帖:    我51年生人,家是即墨的。六零年逃荒当盲流跟着父母去东北长白山,对那些年的遭遇,与楼主有同样的感受!我刻骨铭心的厌恶那种社会形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 15:14:50    跟帖回复:
24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3 5:40:04    跟帖回复:
249
    卷一 《白土地》 第四部 腥风血雨 第六章 傻大胆  

    一

    母亲的一席话使我确信父亲是好人,心头的疑云开始消散,耻辱感和对自己的不满情绪逐渐消失,值得为他翻案了。

    我又回到现实,心里依然冰凉,她说这么多,我还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怎么办呢?

    “以后的事就不要想了,过了今天再说,天塌下来有妈顶着,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母亲点起一支烟,采取静观的态度道。“你也得改改犟脾气,是非只为多开口,你自己注意,不要多说话。”

    “人怎么能不说话?”

    “你怎么偏要和妈拧着来,把不是当理说,我是说少说。”

    “上课老师提问也不回答么?”

    “你这孩子,”母亲好像不认识似地看着我,显然我的话叫她吃惊,声音严厉了。“妈跟你苦口婆心讲半天,还耍贫嘴!”

    我垂下眼睛,一副愁眉苦脸模样,想掩饰这种心情也掩饰不住,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也不是我的性格,找个台阶下说:“妈,我头疼,不能上课了。”

    “也好,避避风头再说,”母亲考虑了一下,丢开悬而未决的问题。“你先在家里冷静几天,我去学校替你请假。”

    这一回母亲判断错了,她还抱着幻想,只要忍耐,忍耐,再忍耐,他们就会原谅一个淘气的孩子,就可以避免风险,平息风波。殊不知造反派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早已密谋痛下杀手,想用我做突破口搞出父母的反党证据。其实母亲早就应该想到,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不倔犟,温顺如小绵羊,也在劫难逃。如果男孩子淘气应该教育教育,我的女同学冯远哲向来老老实实,就因为她父亲是厂党委书记,不也被人整得死去活来么。现在我觉得自己已成为整个世界的敌人了,天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最怕走上学或放学那一段路,因为随时随地都可能受到攻击和屈辱。

    母亲一上班就找学校军代表赔礼道歉,说自己管教不严,于艾平才搅乱课堂秩序的,她已经狠狠教训我一顿,我们保证坚决不犯此类错误了。

    “你儿子为什么不自己来承认错误?”军代表冷冷道。

    “他脑震荡后遗症犯了,头疼,我来替他请假。”

    “这是你耍的花招儿吧,有意顶风上,让于艾平散布翻案言论?”

    “没,他还是个孩子,不懂事。”

    军代表龇着牙,一脸的嫌恶。

    “那不行,他必须承担严重的政治后果,得出示医生的假条,否则民愤难平,我们要求他在全校大会上公开检查。”

    星期日,母亲领我去市第一医院挂了急诊,医生翻翻北京的病历,痛痛快快开了诊断证明,嘱咐我吃点儿止痛片好好休息。母亲松了一口气,我们终于有了假条,又可以暂时渡过难关了。她决定去理琨叔叔家串趟门,打听一下形势,看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什么时候熬到头?

    已过了晌午,空气燃烧般炎热,街道的一半是阴影,另一半则被太阳照得亮亮的。往昔繁华的第一百货商店门前都是大字报、标语,路口的大喇叭播放着革命歌曲,一些红卫兵在拦截公共汽车向乘客散发红色战报。我印象里的一切都在改变,过去的生活已经距离现在变得十分遥远,我觉得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走在陌生的街道上。路过新华书店,我自作主张拐进去,母亲没说什么,跟在后面走进书店。我一直对书籍有特殊爱好,没钱买书看一眼也好。我转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好看的,大部分书架上都空空荡荡,除了《毛泽东选集》和红语录几乎没有其它书籍。突然,我在一个角落的架上看到一本《阿Q正传》,立刻请售货员叔叔拿给我看看。鲁迅的这本薄薄的小册子那么吸引我,我慢慢翻着,竟爱不释手。

    “四海翻腾云水怒,”柜台里的叔叔不耐烦了,“买不买?没钱就别看。”

    “五洲震荡风雷激。我,我……”

    我顺口对上他的语录,尴尬地不知怎么解释。这本书的定价两角钱,我买不起,摇摇头欲还回书。

    “为革命节省每一个铜板。”母亲拦住我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开票吧。”

    在收款处,母亲递给我两角钱,我仍旧迟疑不决:

    “妈,买书,咱就没钱坐车了。”

    “喜欢就买吧,咱们走回家嘛。”

    我买下《阿Q正传》,得到宝贝似地揣进怀里,一路上生怕弄丢了。尽管我还看不懂这本小说,但能买一本新书,使我暂时忘记孤独,感到生命的充实,对我来说是一件多么高兴的事啊。多少年后,我才理解鲁迅塑造阿Q这个人物的深刻寓意,至少文化大革命中我是阿Q,母亲是阿Q,是阿Q精神支撑我们一家人活下来的,只有父亲不是阿Q!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3 12:25:33    引用回复:
250
转至第235楼第 235 楼 于艾平 2019/8/27 10:34:38  的原帖:!要买你的书看看,也太贵了,三百多元钱,我每月的养老费才170元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4 7:40:46    跟帖回复:
251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4 21:16:43    跟帖回复:
252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5 12:59:49    跟帖回复:
253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6 7:45:00    跟帖回复:
254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6 17:25:36    跟帖回复:
255
  
     二

    母亲领我来到理琨叔叔家门前,压低女工帽,地下工作者接头一样左右观察一阵,才敲响大门。

    理叔叔出门了,没在家。伊阿姨和往常一样忙着让坐、沏茶倒水。她说理叔叔很快就会回来,让我们先歇口气,凉快凉快。母亲在北满钢厂工作期间,和伊阿姨一个办公室办公。伊阿姨喜欢我,每次去托儿所接她儿子大庆时,只要我母亲还没有接走我,都顺便把我接到办公室。伊阿姨的大衣口袋里总是揣着几块糖果,掏出来塞给我,让我乖乖地吃东西等母亲回来。有一次伊阿姨接我回来,没依照惯例给我糖果吃,她又有事出去一会儿,要我留在办公室里自己等待母亲。我那年4岁,淘气得出奇,发现衣架上挂着伊阿姨的大衣,猜想她衣兜里肯定有糖果。她走了,我摇摇摆摆地拖过一把椅子,站在上面掏大衣兜。我从伊阿姨的口袋里掏出一把打蛔虫的塔糖,全吃了下去。得意洋洋之际一个跟头从椅子上摔了下去,牙齿硌断了舌尖。母亲一进办公室好悬没晕过去,我坐在地上傻哭,脸上、兜兜上、地上到处是鲜血。母亲抱起我问怎么搞的,我用小手捂着嘴,呜噜呜噜说不出话,血汩汩从指缝间往外流。母亲扒开我的嘴,发现我的舌尖耷拉出来,慌忙抱着我往医院跑。

    医生给我打过麻药,将舌尖缝了起来,我昏睡过去,塔糖的药力发作起来,不停拉稀,一连两天腹泻不止,母亲只得抱着我住进医院。各种化验单上均没有问题,主治医生怎么都查不到病因,我又不能说话,一个劲儿拉稀,连大肠肛门都拉脱落了。母亲急了,找到院长:“求你们快想想办法吧,再这样下去孩子就拉死了!”院长请来市里医院的专家给我会诊,专家问我母亲:“孩子可能吃什么药品了吧?”母亲一口否定,除医生开的药她没给我吃过什么别的。伊阿姨来病房看我,听说我拉肚子恍然大悟:“这孩子是吃了我大衣兜里的塔糖,我说怎么找都找不到了呢!”找到病因,腹泻止住了,我的舌尖也恢复得比较理想。母亲一度担心我说话不清楚,说话没受影响,肛门倒留下后遗症,我一大便就拉出大肠头。虽没有什么痛苦,但不舒服……伊阿姨依然热情如故,打开一个凉水泡的西瓜让我解渴。    

    我们刚等了不大会儿工夫,理叔叔就回来了。

    看得出理叔叔情绪不好,目光十分悒郁,他也在鬼队中劳动改造了。母亲三言两语谈过给我治病的情况,转而打听起局势。我不想听大人们谈话,躲到另一间屋里去看新书。母亲和理叔叔谈了一个小时才喊我回家,伊阿姨怎么留我们吃饭母亲也不答应,倒是这一次理叔叔拿出二十元钱塞进我手中,母亲不再推辞了。尽管大人们不断总结经验,好对时局有个清醒的认识,结果越总结就越发糊涂,他们是一再试着分析一种不能分析的东西,当然不会有什么结果。要知道,人总要有盼头才能活下去啊。大人们的眼神越来越迷惘,就好似大海中失去指南针的孤帆,身不由己地随着激流颠簸,茫茫然不知所措,既看不到灯塔也看不到陆地,任凭狂风暴雨吹打不说,随时都有沉没的危险。

    分手的时候,伊阿姨出去看看方让我们走人。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和特务一样鬼鬼祟祟,为了进行一场清白的私下谈话,竟要十二万分小心?不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么”?母亲解释说,我们虽然“脚正不怕鞋歪,身正不怕影斜”,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应该尽量为人家着想,别因为自己牵连好人。

    为节省乘车钱,母亲领我走回糖厂,一路上她都没再说话,苦苦思考什么,步履显得格外沉重。

    是的,在那种环境中隔墙有耳,一有生人闯进熟人谈话的圈子,大家立刻变成哑巴,若不谨慎小心会直接影响亲朋好友的安危,这种政治生态,让我们都成了准地下工作者。我虽不明白人情世故,但因饱经苦难而变得非常敏锐,这种出于自我保护和彼此爱护的告辞,正好说明他们的关系亲密无间。那时候不单单齐齐哈尔,全国的形势都异常严峻。无情的现实粉碎母亲的幻想,“文革”不可能近期结束,中央已透风继续深入开展文化大革命,这样的运动至少每七八年再搞一次。理叔叔要母亲作好充分准备,形势不容乐观,千万要自己想开活下去,咬紧牙关挺过腥风恶浪就是胜利,我们可以等待。他还引用一条毛主席语录安慰母亲:“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完全不着急,让体内慢慢生长抵抗力……”现在我们还没悲观到绝望的地步!

    自从这场史无前例的运动开始,造反派就掌握起生杀大权,伤天害理随心所欲,打死几个走资派碾死苍蝇蚊子一样不足为奇。令人痛心的消息接踵而来,不单北京和全国各地,就连齐齐哈尔这么个小城市每天也都在制造着生离死别的悲剧,有多少好干部、好同志死于非命。上吊,割腕,吞安眠药自杀,甚至假枪毙吓疯的人越来越多。成千上万的人被打死,折磨死,饿死,恐怖的气氛愈演愈烈。

    我听母亲说的一些事实惨烈至极,至今仍感惊心动魄。有人因拒不承认强加在头上的诬陷之词,在“小会帮助”时愤然摔掉高帽冲向窗口跳下楼去;有人为抗拒暴政,一家人吞下毒药集体自杀;有人因身体有重病,造反派却让他“轻伤不下火线”,直至在大批判会场上被活活斗死;有人因有亲戚在海外,回老家探亲时到海边转了转,回来后造反派硬说他想叛国投敌,被抓进牛棚后抬出来是一具尸体。更有甚者,造反派想整倒一大批革命老干部,而这些人又大多经历过战争考验,虽身受严刑拷打仍旧威武不屈,造反派索性就给他们头上扣上一顶叛徒、特务的大帽子,轻则流放回老家,重则投进监狱。

    “文革”中草菅人命的事例举不胜举,我记忆犹深的有三个例子。

    一是有一个企业的走资派挨过批斗,被抬回家后昏迷不醒,家里人赶紧送他去卫生所抢救,医生马马虎虎看过说只是皮肉擦伤,回去躺两天就没事了。可是没过两天人却死了,家人在给死者理发时,发现他的头上有一枚钉进去的大钉子。二是有一个机关的老干部被打急眼了,反正是说什么都得挨打,我这辈子不说话行不行?下一次批斗大会上他愤然咬下自己的舌头,鲜血喷涌。造反派火了,说你敢跟革命群众示威就自作自受吧,于是宣布立即散会,任疼昏迷过去的老干部流血而死。三是有一个中等技术学校批斗老师,红卫兵小将硬说老师态度不老实,给他身前贴上大字报,身后贴上大字报,甚至连脸上都贴满厚厚的大字报。后来老师终于因窒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弟子们却说你就自己在这儿装死吧,然后嘻嘻哈哈扬长而去……

163345 次点击,353 个回复  上一页 1 ... 14 15 16 17 18 ... 24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130万字长篇小说《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再版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