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4 16:59:17    跟帖回复:
271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4 20:50:19    跟帖回复:
272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5 7:30:00   
273
    [原创]长篇连载《原谅,但不能忘记》,内容很震撼

    梅子007 于 2019/6/17 16:54: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影视评论

    作家于艾平连载的长篇小说《原谅,但不能忘记》,内容很震撼,可与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路遥《平凡的世界》相媲美。再现文革十年浩劫的真实情景,值得一读。有沒有网友知道,这书哪里可以买到?麻烦告诉一下,谢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您好

    若购书《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请加出版经理韩梅的微信,有作家亲笔签名留念,优惠价每套280元,包邮,快递寄出。

    或搜孔夫子旧书网,买《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每套280元,包邮,快递寄出,其他的网站卖的都是盗版啊,切莫上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5 14:19:44    跟帖回复:
274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5 14:57:50    跟帖回复:
275
关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5 22:22:00    跟帖回复:
276
    卷一 《白土地》 第四部 腥风血雨 第七章 “小会帮助”  

    一  

    黑漆漆的夜空,飘起雨点。

    我急急忙忙走近院门口,心想母亲肯定正温着饭菜盼我归来。

    家里的厨房亮着灯,十分寂静,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静得叫人提心吊胆。是不是母亲等不及找我去了?我忐忑不安走进家门,妹妹蜷缩着身子睡在里屋炕上,姐姐还在大锅台前剁猪食。远远近近,这儿那儿,狗还在叫个不停。

    姐姐的眼角挂着泪痕,埋怨道:

    “你回来了,我都快急死了!”

    “有虎子,没事。”我放下鱼穿子,大大咧咧说。“姐,你瞧我钓多少鱼……咱妈呢?”

    姐姐埋头剁着菜板上的野菜,我以为她受谁欺负了,才眼泪汪汪没有回答。前些日子学校纯洁阶级队伍,将混进红卫兵文艺队的姐姐清除出来,她伤心极了,跑回家把脸埋在枕头里哭半天。从此变个人一样,一放学就和妹妹去捋野菜,回来又煮又剁,喂猪,喂鸡,收拾屋子,很少出门和同学来往了。对于姐姐的苦闷我根本就没察觉到,她虽然装作很高兴,其实那快乐早没有了。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姐姐小小年纪已成为里里外外一把手,生活中一点一滴都习惯精打细算,替母亲担负起一大半家务事。这和家长的教育不无关系,母亲的论调与父亲如出一辙,一向教育我好男儿就该在外面经风雨见世面,从哪儿摔倒,必定在哪儿爬起来,一个男孩儿怎么能动不动就哭鼻子!妹妹小,母亲不大管她,对大女儿却管得特别严格,要求姐姐坐有坐相,站有站相,一举一动都淑女一样温文尔雅。

    我以为姐姐没听见,又问一句:

    “咱妈呢?姐姐。”

    姐姐不出声地哭起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急了。

    姐姐抬起头来说:

    “妈……被斜眼他们押走了。”

    坏了,姐姐还不知道,斜眼准是报复母亲才来家揪她的。我马上想起令母亲胆寒的“小会帮助”,意识到自己已铸成大错,转身向外走去。

    “弟,你去哪儿?”

    “我去找妈。”

    “妈走前吩咐我,不许你出去。”

    姐姐跑来拉住我的胳膊,有她看着哪儿都去不了。屋外下起滂沱大雨,闪电霍霍,霹雳一个接着一个炸开,震得窗棂簌簌响动。姐姐给我端上来高粱米饭和炖茄子,母亲不在,小屋变得又大又空,我的心被什么掏空似的无着无落。嗓眼有口火顶着,没有食欲,吃几口就把碗筷推在一边。我坐在小板凳上,靠剐鱼消磨时间等待母亲,想起自己的事更是懊恼万分。我对自己解释:“别去想这事,一切都是造反派搞的,不怨我。”然而不管用,每回都有个无形的法官说:“无风能起浪么?你休想逃避责任!”唉,都怪我的自尊心,我的倔脾气,不该大闹课堂,怂恿虎子吓唬斜眼。“于艾平啊于艾平,是你害得母亲吃皮肉之苦,你这个自作聪明的家伙,全是你的错!”我一遍遍怒怼自己,仿佛满世界的人都在笑我,我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肠子都快悔青了。我刮光每一条鱼的鳞片,掏掉内脏和鱼鳃,洗得干干净净,母亲还没有回来。姐姐忙活一天挺不住了,说:

    “弟,你也睡吧。”

    “姐,你先睡,我收拾完就睡。”

    姐姐哈欠连天地爬上炕,睡了过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6 9:05:26    跟帖回复:
277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6 16:45:47    跟帖回复:
278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6 22:53:34    跟帖回复:
279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7 3:17:50   
280
描述的很详细,但是作为中国所有的现代小说的通病,我个人看法不一定正确:全部都是废话连篇,全部都是、不仅仅是你,而是全部。本来几句话能写完的偏偏要啰嗦一大堆。我大体看过西游记、看了几句水浒传、红楼梦,三国看的多些,都少了很多废话。不过三国却反过来少了很多描述人的心境和对环境的描述——美中不足

   讲啰嗦,小说是最不“简洁,最能啰嗦,但是这些人还真能啰嗦出水平,在我眼里全部是高人,值得我永远学习。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9/17 3:27:12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7 8:35:17    跟帖回复:
281

回帖人:
mxy002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7 11:13:32    跟帖回复:
282
天网恢恢,网口加密,但也有漏网之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7 19:11:33    跟帖回复:
283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7 21:25:02    跟帖回复:
284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8 9:40:04    跟帖回复:
285
    二

    夜深了,雨打在屋顶,水沿着屋檐下的水槽哗哗流到水洼里。

    我的脑海里涌上千般念头,种种猜测,想象着各种可能发生的事,硬撑着用不睡觉惩罚自己。厨房里的蟑螂耗不过我,从阴影里钻出来,爬到我的腿上、胳膊上觅食。我抡起巴掌打死几个胆大包天的蟑螂,把仇恨全都发泄在它们身上,这些小虫子见势不妙钻进锅台、碗架缝隙里。我挪开锅台上的瓶瓶罐罐,把一暖瓶开水全倒进旮旮旯旯,锅台和碗架上到处布满蟑螂尸体。

    过了一小时,也许更长些,夜色在风雨中显得更黑了,母亲没有归来。我等不下去了,一心要出去寻找母亲,拿起把雨伞走出院门。狂风鼓翻我的雨伞,大雨打在我的脸上,雨水没及脚背汇成激流向西下洼淌去。我的鞋子里灌满雨水,一会儿在泥里滑着,一会儿在水里趟着,深一脚浅一脚走向厂区。远远望去,二楼的办公室大部分灯火通明,我不知道他们是在加班还是进行大会战?猜测着母亲在哪个房间里挨斗?参加“小会帮助”的都是些什么人?还要多长时间才能散会?我急于想把事情弄清楚,决定等在外面,看母亲是否能出来。又过了一会儿,我琢磨着母亲带没带雨衣,能否以送伞为借口闯进去接她?不管怎样,我要试一下。

    蓦然间,我听到一阵阵惨叫从二楼一个窗口里传来,压住滚滚雷鸣声,竟怀疑自己神经紧张听错什么?快步走到楼旁小树丛里朝窗口望去,我终于听清楚了,那是些男人的声音:

    “妈啊━━哎呀妈呀━━我说,我说。”

    我奇怪,大人疼急了也叫妈,也孩子一样哭呢?照电影里看来,革命者应该什么样的酷刑都能挺住,他们的男子汉气概哪里去了?

    “啊━━打死我啦,啊啊━━”

    “狗娘养的,你说什么?”

    “叫你喊,叫你往桌子底下钻,你个死不认账的走资派,给我滚出来!”

    几乎所有亮灯的窗口里都是一间秘密刑讯室,都在传出撕心裂肺的号叫声,满地翻滚声,皮鞭的抽打声,凶狠的辱骂声。

    “救命啊━━救命━━”

    “喊破天也没用,揍得你轻!”

    “啊━━别打啦……求求你们,不要打啦。”

    “他娘的,不老实,往死里打!”

    “啊━━哎哟━━哎哟哟━━”

    一道闪电枝枝桠桠亮起来,把二楼办公室晃得惨白,听语气肯定是造反派正在收拾走资派。一瞬间,我觉得阴风飒飒,鬼火摇晃,身处人间地狱。到处都是面目狰狞的魑魅魍魉,到处都是刽子手,到处都是抽打声,到处都是惨叫声,一阵比一阵凄厉刺耳。他们正手持刑具上刑,大劈活人,抠心挖胆。这一切都极端恐怖,荒谬绝伦,惨无人道。我吓坏了,这种害怕的心情以前从没有体验过,背过身子不敢再看,手和脚都抖个不停。我无法摆脱这种感觉,永远无法摆脱这种感觉,太残酷了,残酷到我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程度,一次遭遇,终生梦魇缠身。人靠打自己的同胞为荣,这和法西斯有什么两样?“你们不是人,是畜生!”我在内心喊道。一声惊雷在头顶炸响,脚下的大地跳跃起来。我捂住脑袋缩成一团。暴风雨在呼啸,在怒吼,忽而电光刷刷,忽而一片漆黑,风刮跑我手中的雨伞。这不是梦,是比噩梦还残酷的现实,那令人肝胆俱裂的号叫声不断灌进我的耳眼。这叫什么“小会帮助”?啊,人,你怎么比蛇蝎还狠毒!我的身心崩溃了,踉踉跄跄转身逃去。

    我跑回自家的大院门口,时间已近午夜,脚下一滑摔个跟头,头脑清醒许多。我哄骗自己,安慰自己:“刚才听到的都是些男人的叫声,打手们说不定不会对女人下毒手!”双手撑着泥水爬起身子,觉得手掌上有一层黏糊糊的东西,天哪,是血!脚下有一溜深深的血印,身后也有一道刚刚爬过的痕迹。一道闪电划过,我抬起头来目瞪口呆━━母亲从院里的水洼中爬起来,扒住屋门,颤巍巍稳住身子。她整个的人满脸是血,满身是血,浑身上下跟血葫芦一般。大概怕惊动我们,她没拉门,而是脱下被打得稀烂的上衣,一点点从肉里撕起碎布条条,每撕下一条身子就抽动一下。母亲仰起脸,双臂伸向空中,借着如注的雨水冲洗脸上的血迹,哈下腰去冲刷满是鞭痕的脊背,又耸动着肩膀搓起胸膛。我看见她的双乳在摇晃,胸口一大片青紫,搓着搓着,她突然蹲下失声痛哭起来。那是一个受尽折磨的灵魂达到极限时的哭泣,断断续续,时而有声,时而无声。她捂住脸哭得身子来回摇晃,她哭泣着,在无尽的悲痛中越陷越深。那哭声撼天地、泣鬼神,老天也在为一个善良的母亲落泪!

    暴雨倾盆而下,在我和母亲之间竖起一道白色墙壁。

    母亲一只手扶着腰部,慢慢直起身躯,像一尊受伤的女神伫立在雨中,久久平息着屈辱、愤懑和痛楚。可能是眼泪流尽了,她的肩膀停止抽搐,只是偶尔还颤动几下。约摸过一刻钟,才再次仰起面孔冲尽泪痕,张开手指梳理好散乱的头发,扶着墙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拉开家门。

    狂风暴雨中,我呆立不动。我明白了,母亲是一步步爬回来的;我明白了,为什么她一提“小会帮助”就谈虎色变;我明白了,为什么她总是一连躺好几天,侧着身子睡觉;我明白了,为什么她每次回来的都非常晚,是怕吓着孩子先清洗掉血迹。他妈的文化大革命,他妈的大会批斗!他妈的“小会帮助”!他妈的造反派!你们到底要革谁的命?革打红色江山人的命?革为你们谋幸福人的命?是什么使你们如此残忍,如此野蛮,连个弱女子都不放过?我真恨不能和那些丧心病狂的人拼个你死我活。老天啊,用雷劈死魔鬼吧,但是你瞎了眼,只能“泪飞顿作倾盆雨”。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

    那天晚上,母亲在灯光的阴影下站了很久,一动不动。雨不停下着,下得更猛烈了,天地一片汪洋,我双手抱着肩膀,任滂沱大雨鞭子一样抽打。我等她躺下才走进家门,一进里屋就拉死电灯,脱下衣裳扔在脸盆里,谎称上厕所不小心滑一跤,没事,但躺在母亲的身边再也无法入睡,怎么都不能平静下来。我在黑暗中瞪大眼睛,一任冰冷的泪水流下脸颊。

    整整一夜,她都在低低地呻吟抽泣。

163344 次点击,353 个回复  上一页 1 ... 16 17 18 19 20 ... 24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130万字长篇小说《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再版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