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8 20:25:54    跟帖回复:
28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9 16:46:22    跟帖回复:
28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9 22:14:27    跟帖回复:
288
    蓦然回首,遗失在那红袖章红海洋,山河一片红的童年,少年,泪流满面

    《原谅,但不能忘记!》是一部自传体巨著,全书四卷130万字,书名是已故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在病中挥笔题写的,由著名作家野莽作序,并由张炜、杨争光、野莽、徐友渔〔作家〕感动推荐。

    

    

    

    小说从一个城市的普通家庭展开,真实地记述了中国60年代末的那一场疯狂的运 动……街道上的早请示,晚汇报,市场里的背语录,跳忠字舞,以及虔诚的愚昧,庄严的荒诞,含泪的惨笑——人造的神像愚弄着芸芸众生,芸芸众生也嘲讽着人造的神像……作者的经历让人不寒而栗,如同一鞭戒尺,警醒后人的灵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0 8:30:59    跟帖回复:
289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0 13:17:54    跟帖回复:
290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0 22:01:35    跟帖回复:
291
  
    三

    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比母亲更有忍耐力的女人?

    早晨醒来,母亲的脸色特别不好,她说自己腰疼的毛病犯了,要晚一点儿去劳动改造,让姐姐做饭给我们吃。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以免母亲伤心难过,因为她承受的已经够多了。打发姐姐妹妹上学之后,母亲从炕上坐起来,把一只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以一惯逆来顺受的冷静说:

    “艾平,事到如今,你还是去一趟学校吧。”

    “干啥?”我已经意识到自己不对了,全是为了我的缘故,脸上顿时烧红一片,讷讷道。

    “送假条,校革委会要和你谈谈。”

    “妈,你放心,我去。”

    “这就对了,听妈的话,我知道,你也不好受,但你必须接受现实。当然要有思想准备,千万不要和人家顶嘴,露出不高兴的样子。见机行事,和他们生气没用,有事回来再说。”

    我站在那里,扫视母亲肩膀上的黑紫色,那是一个月都不会消褪的。我心中痛疚交加,感到羞耻,觉得说什么也得改改自己的犟脾气了。一件事情明明能够两头说,何不看形势权衡轻重选出一条可行之路,把一切处理得妥当些,尽量减少母亲的痛楚。我恨自己太糊涂了,应当尽可能管住自己,免得母亲整天为儿子担惊受怕。我走了几步,犹豫着停一下,又迈开脚步,母亲喊住我。我强打精神问:“还有什么?”

    “态度要诚恳,这是最紧要的,也许事情就过去了,就这些,你明白吗?”

    我的脸更红了,沉重地点点头。

    “你也可怜可怜妈,那就这样去说吧。”母亲戚然小声道。

    我不能不去了。

    我心神不安地走进学校,接待我的是白脸狼,他要和我谈什么呢?各种各样的猜测从我的大脑中掠过。他坐在一张办公桌前,脸板得如同石头,郑重地对我宣布了校革委会和红卫兵总部的勒令:

    第一.明天公开向全班同学及老师道歉,交出一份书面检查,深刻反省破坏复课闹革命的错误。

    第二.彻底和家庭划清界限,不要抱侥幸心理,争取站到革命群众一边来,揭发父母的反党罪行。

    第三.立即把孙志刚的走狗牵来,接受革命小将审判。

    我扬脸看起墙上的横幅:以阶级斗争为纲。那年月阶级斗争无限扩大化,造反派一切都从阶级斗争的观点出发,看谁不顺眼就认定他是阶级敌人,今天整人者,明天被人整,使人动辄得咎,可谓空前绝后。有一次,我见过家属大院里来个收破烂的人,一个喝醉的造反派有意找碴儿撵他出去,收破烂的不肯走。醉鬼硬说他偷厂里的废铜烂铁,破坏生产,扰乱社会秩序,把人打个半死。我当时就在旁边,愤愤不平却敢怒不敢言,简直是瞎胡闹!我有嘴有舌头却不能讲话,是个会说话的哑巴,人要憋死了。白脸狼说的前两条我都没有在意,事到如今我可以向同学和老师们赔礼道歉。至于揭发父母仍然是桩很难做到的事情,得好好想想,起码和母亲商量商量怎么办?要审虎子我心里打鼓,怎么审判?开个批斗大会或“小会帮助”一只真正的走狗?人说的那套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它能听懂么,那才叫对牛弹琴呢!虎子不老实,就意味着要被活活打死,那我应该怎么办呢?我想说这不可能,决不可能,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母亲不许我说话,只得把话硬硬咽回去。

    “不要开口,不要说话。”我暗暗默念,“最重要的是保持沉默,千万别反驳。”我沉默得像一条鱼,感觉脸上所有的肌肉都在抽搐,不想延长这场毫无意义的谈话,实际上不管你检查得多么真诚、多么深刻也没用,人家要你检讨就是为了挑你的毛病。白脸狼看了我好一阵子,见我毫无争执之意,站起身来表示谈话结束。我走出校门口,迎面碰上红卫兵总部的迟司令,我知道他是学校的头号打手,这时候想躲都躲不及。他喊住我:

    “于艾平,你很傲,是不是?听说你公然跳出来为你狗爸鸣冤叫屈,胆大包天!”

    我鼓着腮帮子,就是死鱼不开口。

    “你还敢放恶狗咬造反派?太岁头上动土。你去把狗带来,晚上我们有肉下酒了。”

    我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拔腿就跑。

    “你等着,厂长的公子,一会儿打狗队就到,看我们不砸烂它的狗头!”

    他们心狠手毒,准会置虎子于死地,拿我家别的东西都行,动虎子一根毫毛我都不干。我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因为有事憋在心里,无法得到排解,自己生自己的气,情绪更加烦躁。我跑回家,虎子一见到我就摇头晃脑亲热起来,我推开它:“你这家伙,他们要来打你了,死到临头还高兴呢!”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满院子团团转,怎么办?怎么办?情况肯定越来越糟,那也不能坐以待毙啊,说什么得保住虎子。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必须赶快拿定主意,采取行动,也许躲几天他们的怒气就消了。我头脑一热,拿出书包,带上三个大饼子,一盒火柴,取出春节留下的甩线。又将钥匙从院墙缝中塞给吕大姨,托她转告上班的母亲说,我和彬子他们蹲宿儿去了。

    “你怎么没上学?”吕大姨问。

    “我头疼。”

    “好像有心思,出什么事啦?”

    “没事,吕大姨,有人来问,你别说我去哪儿了。”

    “你啥时候回来?我得跟你妈说呀。”

    “两三天吧,没准,让她别担心。”

    我这个人是一旦拿定主意,决不改初衷,也想象不出会有什么后果。我决定带领虎子去朝鲜屯水泵站,那是我最熟悉的地方,不管怎么样都先去那里躲两天再说。这一天似乎长得熬不到头,我刚刚拐过房头,就看到手持棍棒的打狗队朝我家赶来,又差点儿迎头撞上迟司令!我掉头往房子的另一面跑,催促虎子跟上,偏偏它冲着来人吼叫起来。我跑到大院铁丝网前,扒开个缝子钻过去,回头一看,糟糕,迟司令正用扎抢刺虎子。虎子一跳躲开了,被迫在角落里打一个转身,仍旧忠于职责守在门口。眼看打狗队三面包围着逼近,一秒钟也耽误不得,虎子还不知道大祸临头。我急了,把两根手指塞进嘴里打出响亮的口哨,虎子这才有所醒悟,退进院子跳上猪圈顶,奋力凌空一跃窜出院墙,吓得鸡飞猪叫,之后一溜烟朝我跑来。打狗队跟在后面呐喊着追来,虎子腰身一猫,钻过铁丝网,大人们统统被铁丝网挡在院里,气得捶胸顿足也没办法。

    我的虎子化险为夷,安然脱身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9:44:54    跟帖回复:
292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3:42:34    跟帖回复:
293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9:47:39    跟帖回复:
294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9:12:52    跟帖回复:
295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12:25:26    跟帖回复:
296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21:40:45    跟帖回复:
297
  
    四

    我领着虎子一气跑到朝鲜屯水泵站,想了一想,怕造反派找到我们,又往下游走了一段。草上还有露水,青草拍打着脚面,我来到蛤蜊湾才放下心,长长舒口气,找到一处自然堤,堤下是一长片开阔的草地,长着一排高大的老榆树。我下到岸坡,放下书包,插上铃铛竿扔出甩线,静等着愿者上钩了。跑过老长一段路程,我有些疲惫,头枕着双手躺在草地上,眼睛望着白云蓝天,觉得真痛快。先前所碰的钉子,所受的屈辱,心头所罩的阴霾一扫而光。我为我的果断机智喝彩,为及时躲避开打狗队喝彩,让迟司令他们咬牙放屁憋气加窝火吧!

    江水一路伸展开去,对岸的大草甸子连着天际,身边尽是开满小碎花的珍珠梅。头顶上蝴蝶、蜻蜓翩翩起舞,斗蝈蝈在草丛打着响鼻,催眠曲儿似的嘚嘚叫着。郁郁葱葱的柳丛沿着江岸延伸,形成一条狭窄的林带,显得生气勃勃。蛤蜊湾里有几个人在摸蛤蜊,扎进水里又钻上来,嘴里吐着水花。看着看着,周围的景色都摇曳晃动……好渴,想喝水,大江咫尺之距,脑袋很沉重……哗啦啦,哗啦啦。铃铛竿惊醒我,睁开睡眼,月光如水,这一觉竟到下半夜了。我爬起来,屁股下的草地还散发着白天聚集的热量,我很走运,第一把起钩就开门红,拽上来条七八两重的鳊花。大概这条鳊花白天咬的钩,已没有多少力气挣扎跳动。我准备生起篝火烤熟吃掉,得节省干粮,谁知道要在外面躲几天呢。

    夜很沉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湿树叶的味儿,江岸很低的地方还淹在水里,沙底有蛤蜊爬过的浅浅的痕迹。我走进柳丛,收集起一抱露水打湿的枯柳条,浪费不少火柴也没点燃篝火。倒霉的是我踩进一个水坑,下半身全湿透了。我把茅草平摊在江崖上,想等风吹干它再点火。蚊子围上来,叮得周身火烧火燎,我拔起一束蒿草抽打缠绕的蚊群,裤子水淋淋地贴在腿上,每一个汗毛孔都往里钻凉气,又不能脱下裤子晾一晾再穿,蚊子不把人活活吃了。还有一点失算是没带棉大衣,我以为江边有草垛,何必脱裤子放屁费二遍事,可大坝下连个草垛影子都没有!

    屋漏偏逢连阴雨,天边亮起曲曲折折的蓝光,沉闷的雷声滚过来,蚊虫感到雨意纷纷躲避雷阵雨,我无处躲藏,只能抱着肩膀硬挺。虎子惊慌起来,呜呜示意我们得赶快找个地方避雨呀。“叫什么,没地方躲!”我没好气地推开虎子,甚至心里都后悔了,我为它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出来,让母亲在家里担惊受怕,值得吗?不,我不能昧着良心对它发泄怨气,虎子是为我得罪造反派的,打狗看主人,换作别的人家肯定没人敢惹它。虎子不明白我为什么推开它,委屈地爬过来用脑袋蹭我的腿,我抱住它的脑袋一阵难过。人们有时候把狗打得很凶,和我一样往死里打拿它撒气,殊不知有句俗话:“半大小子,狗都讨厌!”狗受冤屈后从不记仇,照样对主人忠心耿耿,人却骂它是走狗、狗杂种、狗腿子、狗崽子,将所有不公平都扣在它的脑袋上。狗通人性,总原谅人,人却连“狗性”都没有,这公平吗?显然不公平。想到这里我顿觉惭愧,且不说不公平本身就是一种伤害,人类有狗这样的好伙伴,干什么都值!

    风打透衣裳,雨顺着脖子往里灌,脊背冻僵了。我想起放甩线时曾发现江上游那边有一个悬崖,下面凹进去的崖壁形成一个壁穴,差不多能躺下一个人。那壁穴也许是大江冲出来的,也许是钓鱼人挖的?是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四周都被雨声覆盖,几步之外什么都看不见,我不再迟疑,领着虎子跑去,躲进壁穴里抱着膀子避起风雨,这地方风小多了,毕竟也暖和。外面猛烈的大风刮得柳丛山呼海啸,滔滔大江仿佛要扑上岸来,大雨水帘般倾泻着,岸坡上的水流急速地泛着泡沫奔腾而下。虎子长这么大,从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吓得依偎我不敢动弹,我紧贴壁穴躲避雨点,还是被风雨淋湿半边身子。头顶上的惊雷震得悬崖忽悠颤动,恐惧从四面八方袭来,我和虎子虽抱在一起相互壮胆,身子却不由自主缩成一团。

    临出来前,我一时冲动没顾得多想,觉得还有勇气执行自己的计划,只是一味行动。这工夫,我这才明白钓鱼人为什么极少一个人在荒野里过夜,总是结伴蹲宿儿。何况我一个孩子,真是可怕极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3 9:30:50    跟帖回复:
298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3 14:34:43    跟帖回复:
299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3 20:35:34    跟帖回复:
300
!
164184 次点击,354 个回复  上一页 1 ... 17 18 19 20 21 ... 24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130万字长篇小说《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再版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