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闲散之人0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我的六十,七十,八十年代(2)
25086 次点击
39 个回复
闲散之人0 于 2019/6/9 7:04:2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我的六十,七十,八十年代(2)

    01.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的大半人生,就是多数人的大半人生,不能说一模一样,起码有太多的像似。一路走来,那些苦乐年华,那些风风雨雨都有意无意的印证着时代或者特定环境下的人生。

    看看今天娃娃们的童年,与我们的那个时代没有可比性,也不具备可比性。

    上了小学的我,每天都在规律中,按时起床,吃罢早饭,母亲总是细心的为我整理好衣服,把书包帮我斜着背上,然后送我到家门口,叮嘱一句:好好学习。

    是啊,那时候,我们教室的讲台上方,就是八个红彤彤的大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其实,我觉得,这样的激励或者口号是非常好的鞭策。

    看看现在同龄的孩子们,看看他们每天课后的忙碌,看看他们那些没完没了的各色作业,看看那些烧脑的,甚至我认为是变态的,不属于这些年龄层的孩子们所面对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觉得现在的孩子挺可怜的。

    当然,我们那会儿也有课后作业,但是,十几二十几分钟就可以做完,最多带一些背诵默写的练习,只要你认真也不是什么问题。

    与今天孩子们丰富多彩的童年,少年相比,也许我们那会儿,有些单调,但是,在自由度,在开心程度等诸多含义上,我们真的不输现在的孩子。

    02.

    没有手机,游戏机,没有各种眼花缭乱的玩具。

    有的是小巷子里,小伙伴们疯跑快乐的笑声,女孩子们最喜欢的是一袭华衣的在小巷里的地面上“跳方”,这个如今几乎绝迹的游戏,是那个时代的标配。当然,还有跳绳,踢毽等等。那会儿的毽子也没有现在这般阔绰,好一点的是用布头拼接缝制的,里面填点小米或者高粱米,更多的是里面是沙子的。

    不久前的一天,我在带状海滨公园遛弯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两个老大妈在踢这种毽子,看得百感交集啊。问她们为何不选那种带着羽毛的毽子,回答的与我有戚戚焉:怀旧。

    男孩子还是“作”的成分多一些,喜欢在小巷子里的各种墙头上爬来跳去,喜欢那会儿的一种所谓的“抓特务”的游戏,还有一种另类的捉迷藏,参与者划拳,输的负责捉,开局比较不一样,一个破旧的罐头铁盒子,输的人背朝着大家,然后有一个人一脚把破铁盒踢飞,大家四散而去,输的就要捡回来,然后守在那里或者自由出击,去找那些藏起来的,找到后,必须要跑回原点,喊着对方的名字,把破铁盒在地上叩三下,四面八方,难度不小。

    一个破罐头盒子,能给我们提供太多的乐趣。当年,我们小巷后面的马路上,经常会有拉乙炔石的车路过,电车轨道让路面高低不平,拉乙炔的车就会有散落,一些块头不大的乙炔石,就成了我们的玩物。在空敞的泥土地上挖个小坑,把乙炔石放进去,罐头盒子上面钻一个不是很大的孔,把纸搓成引线,穿入其中,然后把水注入小坑中,乙炔遇水产生剧烈的化学反应,生成乙炔气体,把扣在上面的罐头盒引线点燃,远远躲着看,很快就会“嘭”的一声炸响,罐头盒子被扔上高空,于是围观的小伙伴们乐不可支。

    烟纸牌,纸牌,弹玻璃球,滚铁环,似乎都是那个时代的。

    说实话,这些游戏,我基本都不喜欢,所以,我多数时间,是坐着小板凳在家门口,?看他们玩。而哥哥留给我的一大铁盒子的各色玻璃球,都让我用来和小伙伴们交换了,六个普通的玻璃球,一本小人书,那种所谓虎皮玻璃球,一个就换一本。结果是,数百个玻璃球让我换回来一小木箱子连环画。

    03.

    所以,小伙伴们疯跑疯癫的时候,我更乐意一个人守着一小箱子连环画,看了这本看那本。现在想起来,那会儿的小人书的绘制,是真的很厉害。当然,还有一种是电影截图成的连环画,基本都是黑白的,没有彩色的。

    应当是1964下半年,或者是1965的上半年前后,我们小巷子里,我家小楼的斜对门,开设了一间武馆,让我诧异不已的是,武馆的教头,居然是一个瘸子,一个拄着单手杖的人。

    有关此人,以及他具体的经历,我曾经有文写过,在此掠过不赘述。武馆一度很红火,小巷子里不少小伙伴们都拜师学拳脚去了,母亲也有那个意思让我也去练练,被我坚决拒绝。

    所以,多数时间,一群“功夫小子”在哪里哼哼哈哈,什么金鸡独立,什么蹲马步,他们烈日下挥汗如雨。我坐在对面阴凉的家门洞的小板凳上冷眼旁观。

    小巷子里有个傻孩子,我也写过他,是一个头很大的孩子,据说他小的时候并不傻,是因为四五岁的时候,一场意外的病,导致了这个状况。他的妈妈是个老师,爸爸是个警察。这个傻孩子是一个很淘气的家伙,因此,常常被他爸爸修理。而每当他爸爸打他的时候,他会扯着嗓子惊天动地的哭嚎,每每这时候,我母亲就颠着一双小脚,去对过的那户人家,解救他,把傻孩子领回来,给他洗去一脸的鼻涕,和风细雨的让他不哭,他果然就不哭了,而且冲着我破涕为笑。

    淘气是孩子们的天性,我们把一条小巷子玩翻了天。一个表皮破烂的足球,成为小巷男孩子们追逐的乐趣,那巷子实在太窄了,不知那个家伙,飞起一脚,那皮球奔着边上的人家窗子就去了,哗啦一声,玻璃碎了一地,看到闯祸了,我们四散逃去。

    被打了玻璃的哪家,是个年轻人,我们都管他叫乐二叔,从屋子里冲出来,一脸怒气,却无可奈何,只能扣下皮球,这时候,傻孩子就显示出他的特质了,他毫不畏惧的站在乐二叔面前索要皮球,我们远远围观。结果是,傻孩子胜利了,乐二叔一声叹息,把球给了他:我算惹不起你们这群小祖宗了。

    之后是乐二叔家临街的窗子都钉上了木条。

    04.

    客观的说,文革前那段时间,还算相对平静的,走出大饥荒时代的人们,对生活有一种切肤之感。尽管现在说,其实那段历史也不平静,国人经历了太多政治运动,有了足够的抗体和耐受力。

    也许那就是大风暴到来之前的那段相对的平静期。但是,据亲历者说那其实已经开始暗流涌动。

    我家到学校的这段距离其实并不算太远,少时蹦蹦跳跳的十几分钟的路,但是,在我的记忆深处,那个地区,是文革前最漂亮的民居,街道没有今天这般宽敞,但却是幽静整洁,基本以日俄式建筑居多。道路两旁的行道树,以杨树和槐树为主。杨树很粗壮,有的几个人合围,遮天蔽日的,槐树在五月花香的季节,那种沁人心脾,带着味道的花香,让人沉醉。

    在家后面的那条主道上,最早跑的是哐哐铛铛的有轨电车,那是日本人留下的,大约在1965年前后,有轨拆掉了,换上了单体的,宛如面包状的公共汽车。

    主干道的另一边,是一座临街的公园,公园里有一些儿童的游乐设施,无外是攀架,单双杠,转盘,跷跷板,秋千之类的,我们小伙伴经常是小巷里玩腻了,就跑去公园里撒欢。

    如今那座公园依然在,一些当年粗大的杨树居然也还在,只不过,更粗壮了。这些杨树所以印象深刻,那会儿还有一个男孩子乐此不疲的游戏,那就是把那些飘落的杨树叶捡起来,撸去叶片,只留下叶子中间的那个梗,然后沤一下,怎么沤最简单的办法是把那些叶梗塞到鞋子里面,踩一两天,那味道可想而知。然后拿出来,相互比赛看谁的叶梗更有韧性,就是两个叶梗在一起拉,能拉断对方的叶梗就胜者为王。

    公园的另一侧,原来还有一个环形的建筑,据说那是一座舞厅,我印象里好像进去看过,中间一个圆形的舞池,至于大人们是如何在其中曼妙的,这个没看过,不乱说。但是,这座舞厅,应当是在1965年前后被拆除了。

    公园的东侧,是一池湖水,因为在我们家南面的方向,人们都喜欢把这个地方叫“南大湾”。这地方如今也依旧在,只不过更加漂亮了。当年这地方每年都有人淹死在其中,所以,家长再三告诫去公园决不能去这里,否则不客气。

    我大舅舅家的二表姐,因为精神方面的疾病,到我家暂住治病,一天晚上,她跑了出去,跑到了这个南大湾,解开了一条小木船,自己摇着就到了水深中央,任家人千呼万唤,她站在飘摇的小船上夜半放歌,好不容易被救回。

    后来,公园为了防止溺水悲剧,用铁栅栏把湖水围住,那也挡不住淘气的人,那铁栅栏让人生畏,上面一根根像梭镖一般的尖刺,就有过男孩子翻越的时候,被穿刺的悲剧。

    05.

    生活是一条缓缓的河,不停地向远方流动,你真的无法确定前方是什么在等着你。

    如果没有那场翻天覆地的运动,也许平静的小巷,小巷里多数的人,都会这样平静的相守,走过一生。

    但是,你永远不知道明天等着你的是什么。所以,当小巷的两头的线杆挂上了高音喇叭,于是那些不一样就猝然而至。

    当时读技校的二哥,喜欢动手捣鼓。家里一台矿石收音机就是他的“杰作”,这是需要戴着耳机,仔细听那种蚊蝇声音的。他还喜欢养热带鱼,家里很多瓶瓶罐罐都游曳着挺漂亮的热带小鱼,什么孔雀,黑玛丽,红箭等等,当然最名贵高雅的是燕鱼之类的。

    我家有个不大的后院,后院其实啥也没有,唯一有的是一棵树干黑黢黢,扭曲不堪的老杏树,而且在我的记忆里,这棵树就是只开花,很少结果,结的果子也不怎么大的那种。

    如果没有后来的人生起伏,也许我们都平静的守望着人生。不在意枝头是否结满果实,更不在意那些果实是否香甜可口。

    很多年以后,我平静的写出这些全文字,最想说的一句话是:毕竟你还活着。

    抱怨和诋毁都毫无意义,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你不要强加给我任何所谓感恩的理由和因素,因为在我的人生字典里,唯有感恩父母,感恩亲朋,感恩那些给过我温暖的一双双手。

    我永远也不会去感恩所谓的时代,我只是一个亲历者,我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捆绑在这个时代的战车之上。我除了少年人的困顿和惶惑,剩下的不知道有什么。

    接下来,那个瞠目结舌的时代来了……。

    2019年6月8日星期六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7:16:14    跟帖回复:
       沙发
    潜水出来冒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9:02:55    跟帖回复:
       第 3
    楼主

      星光洒满了所有的童年,
      风雨走遍了世间的角落。
      同样的感受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
      同样的欢乐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9:03:59    跟帖回复:
       第 4
    楼主

      星光洒满了所有的童年,
      风雨走遍了世间的角落。
      同样的感受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
      同样的欢乐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9:14:42    跟帖回复:
       第 5
    快乐精典的童年,一去而不复返!令后辈们唯有在底处张望、羡慕和嫉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9:14:49    跟帖回复:
    6
    快乐精典的童年,一去而不复返!令后辈们唯有在底处张望、羡慕和嫉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9:43:05    android
    7
    童年的回忆永远是美好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9:43:14    跟帖回复:
    8
    不错哦,看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9:50:23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5楼第 5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9 9:14:42  的原帖:快乐精典的童年,一去而不复返!令后辈们唯有在底处张望、羡慕和嫉妒。有人羡慕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9:54:52    跟帖回复:
    10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碾压,根本不在意你个人有什么苦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9:59:36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5楼第 5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9 9:14:42  的原帖:快乐精典的童年,一去而不复返!令后辈们唯有在底处张望、羡慕和嫉妒。转至第9楼第 9 楼 夜半钟声321 2019/6/9 9:50:23  的原帖:有人羡慕吗?    没有压力的童年,自由嬉耍充满好奇创新的童年,成群结伴快乐成长的金色童年,今天的孩子真的是无法想象,唯有羡慕和嫉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9:59:42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5楼第 5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9 9:14:42  的原帖:快乐精典的童年,一去而不复返!令后辈们唯有在底处张望、羡慕和嫉妒。转至第9楼第 9 楼 夜半钟声321 2019/6/9 9:50:23  的原帖:有人羡慕吗?    没有压力的童年,自由嬉耍充满好奇创新的童年,成群结伴快乐成长的金色童年,今天的孩子真的是无法想象,唯有羡慕和嫉妒。
    回帖人:
    yyyf9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13:09:25    跟帖回复:
    13
    小时候,盼长大。长大了,却迷茫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13:14:51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5楼第 5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9 9:14:42  的原帖:快乐精典的童年,一去而不复返!令后辈们唯有在底处张望、羡慕和嫉妒。转至第9楼第 9 楼 夜半钟声321 2019/6/9 9:50:23  的原帖:有人羡慕吗?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弹琵琶的天使 2019/6/9 9:59:36  的原帖:    没有压力的童年,自由嬉耍充满好奇创新的童年,成群结伴快乐成长的金色童年,今天的孩子真的是无法想象,唯有羡慕和嫉妒。谁的童年都是无忧无虑,别误导人! 今天的孩子活得更加开心,牛奶零食手机,一样不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9 13:25:42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楼第 1 楼 闲散之人0 2019/6/9 7:04:29  的原帖:








                        我的六十,七十,八十年代(2)

        01.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的大半人生,就是多数人的大半人生,不能说一模一样,起码有太多的像似。一路走来,那些苦乐年华,那些风风雨雨都有意无意的印证着时代或者特定环境下的人生。

        看看今天娃娃们的童年,与我们的那个时代没有可比性,也不具备可比性。

        上了小学的我,每天都在规律中,按时起床,吃罢早饭,母亲总是细心的为我整理好衣服,把书包帮我斜着背上,然后送我到家门口,叮嘱一句:好好学习。

        是啊,那时候,我们教室的讲台上方,就是八个红彤彤的大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其实,我觉得,这样的激励或者口号是非常好的鞭策。

        看看现在同龄的孩子们,看看他们每天课后的忙碌,看看他们那些没完没了的各色作业,看看那些烧脑的,甚至我认为是变态的,不属于这些年龄层的孩子们所面对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觉得现在的孩子挺可怜的。

        当然,我们那会儿也有课后作业,但是,十几二十几分钟就可以做完,最多带一些背诵默写的练习,只要你认真也不是什么问题。

        与今天孩子们丰富多彩的童年,少年相比,也许我们那会儿,有些单调,但是,在自由度,在开心程度等诸多含义上,我们真的不输现在的孩子。

        02.

        没有手机,游戏机,没有各种眼花缭乱的玩具。

        有的是小巷子里,小伙伴们疯跑快乐的笑声,女孩子们最喜欢的是一袭华衣的在小巷里的地面上“跳方”,这个如今几乎绝迹的游戏,是那个时代的标配。当然,还有跳绳,踢毽等等。那会儿的毽子也没有现在这般阔绰,好一点的是用布头拼接缝制的,里面填点小米或者高粱米,更多的是里面是沙子的。

        不久前的一天,我在带状海滨公园遛弯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两个老大妈在踢这种毽子,看得百感交集啊。问她们为何不选那种带着羽毛的毽子,回答的与我有戚戚焉:怀旧。

        男孩子还是“作”的成分多一些,喜欢在小巷子里的各种墙头上爬来跳去,喜欢那会儿的一种所谓的“抓特务”的游戏,还有一种另类的捉迷藏,参与者划拳,输的负责捉,开局比较不一样,一个破旧的罐头铁盒子,输的人背朝着大家,然后有一个人一脚把破铁盒踢飞,大家四散而去,输的就要捡回来,然后守在那里或者自由出击,去找那些藏起来的,找到后,必须要跑回原点,喊着对方的名字,把破铁盒在地上叩三下,四面八方,难度不小。

        一个破罐头盒子,能给我们提供太多的乐趣。当年,我们小巷后面的马路上,经常会有拉乙炔石的车路过,电车轨道让路面高低不平,拉乙炔的车就会有散落,一些块头不大的乙炔石,就成了我们的玩物。在空敞的泥土地上挖个小坑,把乙炔石放进去,罐头盒子上面钻一个不是很大的孔,把纸搓成引线,穿入其中,然后把水注入小坑中,乙炔遇水产生剧烈的化学反应,生成乙炔气体,把扣在上面的罐头盒引线点燃,远远躲着看,很快就会“嘭”的一声炸响,罐头盒子被扔上高空,于是围观的小伙伴们乐不可支。

        烟纸牌,纸牌,弹玻璃球,滚铁环,似乎都是那个时代的。

        说实话,这些游戏,我基本都不喜欢,所以,我多数时间,是坐着小板凳在家门口,?看他们玩。而哥哥留给我的一大铁盒子的各色玻璃球,都让我用来和小伙伴们交换了,六个普通的玻璃球,一本小人书,那种所谓虎皮玻璃球,一个就换一本。结果是,数百个玻璃球让我换回来一小木箱子连环画。

        03.

        所以,小伙伴们疯跑疯癫的时候,我更乐意一个人守着一小箱子连环画,看了这本看那本。现在想起来,那会儿的小人书的绘制,是真的很厉害。当然,还有一种是电影截图成的连环画,基本都是黑白的,没有彩色的。

        应当是1964下半年,或者是1965的上半年前后,我们小巷子里,我家小楼的斜对门,开设了一间武馆,让我诧异不已的是,武馆的教头,居然是一个瘸子,一个拄着单手杖的人。

        有关此人,以及他具体的经历,我曾经有文写过,在此掠过不赘述。武馆一度很红火,小巷子里不少小伙伴们都拜师学拳脚去了,母亲也有那个意思让我也去练练,被我坚决拒绝。

        所以,多数时间,一群“功夫小子”在哪里哼哼哈哈,什么金鸡独立,什么蹲马步,他们烈日下挥汗如雨。我坐在对面阴凉的家门洞的小板凳上冷眼旁观。

        小巷子里有个傻孩子,我也写过他,是一个头很大的孩子,据说他小的时候并不傻,是因为四五岁的时候,一场意外的病,导致了这个状况。他的妈妈是个老师,爸爸是个警察。这个傻孩子是一个很淘气的家伙,因此,常常被他爸爸修理。而每当他爸爸打他的时候,他会扯着嗓子惊天动地的哭嚎,每每这时候,我母亲就颠着一双小脚,去对过的那户人家,解救他,把傻孩子领回来,给他洗去一脸的鼻涕,和风细雨的让他不哭,他果然就不哭了,而且冲着我破涕为笑。

        淘气是孩子们的天性,我们把一条小巷子玩翻了天。一个表皮破烂的足球,成为小巷男孩子们追逐的乐趣,那巷子实在太窄了,不知那个家伙,飞起一脚,那皮球奔着边上的人家窗子就去了,哗啦一声,玻璃碎了一地,看到闯祸了,我们四散逃去。

        被打了玻璃的哪家,是个年轻人,我们都管他叫乐二叔,从屋子里冲出来,一脸怒气,却无可奈何,只能扣下皮球,这时候,傻孩子就显示出他的特质了,他毫不畏惧的站在乐二叔面前索要皮球,我们远远围观。结果是,傻孩子胜利了,乐二叔一声叹息,把球给了他:我算惹不起你们这群小祖宗了。

        之后是乐二叔家临街的窗子都钉上了木条。

        04.

        客观的说,文革前那段时间,还算相对平静的,走出大饥荒时代的人们,对生活有一种切肤之感。尽管现在说,其实那段历史也不平静,国人经历了太多政治运动,有了足够的抗体和耐受力。

        也许那就是大风暴到来之前的那段相对的平静期。但是,据亲历者说那其实已经开始暗流涌动。

        我家到学校的这段距离其实并不算太远,少时蹦蹦跳跳的十几分钟的路,但是,在我的记忆深处,那个地区,是文革前最漂亮的民居,街道没有今天这般宽敞,但却是幽静整洁,基本以日俄式建筑居多。道路两旁的行道树,以杨树和槐树为主。杨树很粗壮,有的几个人合围,遮天蔽日的,槐树在五月花香的季节,那种沁人心脾,带着味道的花香,让人沉醉。

        在家后面的那条主道上,最早跑的是哐哐铛铛的有轨电车,那是日本人留下的,大约在1965年前后,有轨拆掉了,换上了单体的,宛如面包状的公共汽车。

        主干道的另一边,是一座临街的公园,公园里有一些儿童的游乐设施,无外是攀架,单双杠,转盘,跷跷板,秋千之类的,我们小伙伴经常是小巷里玩腻了,就跑去公园里撒欢。

        如今那座公园依然在,一些当年粗大的杨树居然也还在,只不过,更粗壮了。这些杨树所以印象深刻,那会儿还有一个男孩子乐此不疲的游戏,那就是把那些飘落的杨树叶捡起来,撸去叶片,只留下叶子中间的那个梗,然后沤一下,怎么沤最简单的办法是把那些叶梗塞到鞋子里面,踩一两天,那味道可想而知。然后拿出来,相互比赛看谁的叶梗更有韧性,就是两个叶梗在一起拉,能拉断对方的叶梗就胜者为王。

        公园的另一侧,原来还有一个环形的建筑,据说那是一座舞厅,我印象里好像进去看过,中间一个圆形的舞池,至于大人们是如何在其中曼妙的,这个没看过,不乱说。但是,这座舞厅,应当是在1965年前后被拆除了。

        公园的东侧,是一池湖水,因为在我们家南面的方向,人们都喜欢把这个地方叫“南大湾”。这地方如今也依旧在,只不过更加漂亮了。当年这地方每年都有人淹死在其中,所以,家长再三告诫去公园决不能去这里,否则不客气。

        我大舅舅家的二表姐,因为精神方面的疾病,到我家暂住治病,一天晚上,她跑了出去,跑到了这个南大湾,解开了一条小木船,自己摇着就到了水深中央,任家人千呼万唤,她站在飘摇的小船上夜半放歌,好不容易被救回。

        后来,公园为了防止溺水悲剧,用铁栅栏把湖水围住,那也挡不住淘气的人,那铁栅栏让人生畏,上面一根根像梭镖一般的尖刺,就有过男孩子翻越的时候,被穿刺的悲剧。

        05.

        生活是一条缓缓的河,不停地向远方流动,你真的无法确定前方是什么在等着你。

        如果没有那场翻天覆地的运动,也许平静的小巷,小巷里多数的人,都会这样平静的相守,走过一生。

        但是,你永远不知道明天等着你的是什么。所以,当小巷的两头的线杆挂上了高音喇叭,于是那些不一样就猝然而至。

        当时读技校的二哥,喜欢动手捣鼓。家里一台矿石收音机就是他的“杰作”,这是需要戴着耳机,仔细听那种蚊蝇声音的。他还喜欢养热带鱼,家里很多瓶瓶罐罐都游曳着挺漂亮的热带小鱼,什么孔雀,黑玛丽,红箭等等,当然最名贵高雅的是燕鱼之类的。

        我家有个不大的后院,后院其实啥也没有,唯一有的是一棵树干黑黢黢,扭曲不堪的老杏树,而且在我的记忆里,这棵树就是只开花,很少结果,结的果子也不怎么大的那种。

        如果没有后来的人生起伏,也许我们都平静的守望着人生。不在意枝头是否结满果实,更不在意那些果实是否香甜可口。

        很多年以后,我平静的写出这些全文字,最想说的一句话是:毕竟你还活着。

        抱怨和诋毁都毫无意义,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你不要强加给我任何所谓感恩的理由和因素,因为在我的人生字典里,唯有感恩父母,感恩亲朋,感恩那些给过我温暖的一双双手。

        我永远也不会去感恩所谓的时代,我只是一个亲历者,我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捆绑在这个时代的战车之上。我除了少年人的困顿和惶惑,剩下的不知道有什么。

        接下来,那个瞠目结舌的时代来了……。

        2019年6月8日星期六

    多好!你经历过的能写出来,而我经历过的,都当鼻涕擤啦,一点儿也没有留下。不是不想写,而是一提起笔来,那些年的那些事一涌上心头,那伤心的事情一占据思绪,就将自己哭得什么写作的心思也没有啦!
    25086 次点击,39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我的六十,七十,八十年代(2)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