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唯物论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吃商品粮——由梦想变为现实
2241 次点击
12 个回复
唯物论 于 2019/6/11 17:33:0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吃商品粮——由梦想变为现实

    李子丰

    (2019-4-16)

    我1962年出生在雷庄村,姥爷家。姥爷没有儿子,加上父亲家穷,父母就在姥爷家生活。两年后,回到父亲家所在李姑店村。

    父亲靠祖传的一点医术在大队当赤脚医生,一天的劳动收入仅有一角多钱,母亲常年被病魔所困,艰难地抚养着我们兄妹四人。

    从我记事起,家里就一直处于经济困难的境地,白薯是主要粮食,春夏必须食用大量的粉渣、野菜和树叶,才能接上秋粮。有时买粉渣的钱还是借来的。在上小学时的一个夏天的中午,我冒着大雨放学回到家里,见妈妈斜躺在炕上,没有做饭,就问:“妈,我爹呢?”妈妈回答:“你爹去你三姨家借粮食去了。咱们家只剩一根棒子(玉米)了。你要是饿,你就到后院摘点豆角,自己熬着吃吧。”1978年春天,因误食一种叫和尚帽子的野菜,全家中毒;母亲最重,住了七天医院。每年吃肉次数有限;有一年,只是大年三十中午给肉吃。

    母亲自从生我开始,就常年有消化系统疾病并且还很重,盲人算命说我妨我妈;1978年秋以后,我也主要生活在外了,家里的粮食也基本够吃了,我妈的身体也恢复健康了。

    母亲怀我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营养不良。我出生后长期生病,长期肌肉注射青霉素油剂;在两个屁股蛋各产生一个杏核大小的硬核;直到四十多岁才消掉。

    我小时,一直缺乏营养,低血压,低血糖,常流鼻血。小学三年级至五年级时,一天只上两节课,其余时间,在家里炕上躺着,用卤水和面贴在脑门上止头痛和鼻血。

    与自家的贫困状态相比,吃商品粮的工人及其家庭的状态要好得多。为此,梦想自己长大了当工人、吃商品粮。

    ********************

    1976年以前,都是春季学期推荐入学、升学。1977年春,我们本该经推荐升入高中,但没有,而是改为在4月份进行升学考试。录取规则是各公社高中录取各公社管辖范围内的考生。老师告诉我,在闫家店高中,全少云入学成绩第一,我第二。

    1977年冬恢复了高考制度,1978年夏又进行了第二次高考,给我们这些学习成绩尚可的学生带来了一线希望。由于闫家店高中是社中,各方面竞争能力比较差,考上大学的可能有,但肯定寥寥无几,为此,学校准备分流一部分高二学生办考中专班。正当我犹豫是否报考中专班时,班主任郑连云老师告诉我,迁安高中准备在全县招一个择优班,让我报考;若考不上,再调到中专班不迟。经过考试,1978年10月被择优班录取,离吃商品粮更近了一步。

    ********************

    接到录取通知书后,先到公社粮库卖了周转粮;然后,将行李放在手推车上,父亲送我到迁安高中报到。

    由于唐山大地震刚过不久,学生宿舍不够,我们三十多名同学挤住在一个三间大的防震棚里。该防震棚长三丈有余,宽约两丈,紧靠公路,仅在靠公路的一侧有一个不足半平方米的小窗口。棚顶是油毡,却有无数个小洞。同学们自嘲自己的宿舍为语文课本中讲的“268号牢房”。在冬天,没有取暖设备,学生洗脸掉在地上的水结成了一层冰。我们的被褥又潮又凉,每次脱衣入睡都很难受。一个夜晚,正当同学门熟睡时,来了大风雪。大风把门吹开,在同学们的脸上和被上撒了白白的一层雪,我们却全然不知。冬天熬过去了,天开始下雨,防震棚到处漏雨,连放被子用的一平方米的地方也找不到。晚上,同学们都把被子抱到教室过夜;陈仲山老师把办公楼上物理组办公室的钥匙给我了,我是在物理组办公室过夜的。第二天,就将食堂大厅的一半用砖垛成的一人多高的墙隔开,变成八十多人的宿舍。

    伙食标准为每天0.26元。具体伙食为,早晨二两米粥加一点咸菜,中午两个半馒头或窝窝头加一勺菜,晚上二两米粥加一点咸菜;每月26日中午的一勺菜为红烧肉。为了多吃一勺红烧肉,不少同学把饭票撕了再拼凑成26日中午的饭票;食堂师傅不是看不出这些伪造的饭票,而是看着这些学生是在是可怜,装看不出而已。这么低的伙食,对于处于生长期且学习强度极高的青少年学生来说,实在是太少了;家境稍好点的同学,有的从家里带白面饼,有的从街里买些吃的;而我,只能从家里带白薯、粉渣煎饼和渣窝。有位同学见我吃粉渣煎饼很好奇,向我要了一点儿尝尝,就不再提了。由于砖墙的另一侧就是餐厅,拣食过别人扔掉了的半拉没熟透的窝窝头。改善生活有三次,爸爸从家带来半斤干豆腐;花5分钱买过一个面包,这是头一次吃面包;还有一次是花8分钱在饭店吃了一碗挂面汤。每月有一次周六回家取伙食;我将中午的两个馒头带回家,小妹见了很高兴。

    穿的也很特殊。冬天过后,要换单衣。我穿的是裤片——棉裤去掉棉花后的内外层面或仅有外表面。

    学习累,眼睛有些近视,就直接戴上了父亲的250度的眼镜。到大学后,验光配镜时,却发现只有125度。

    由于从娘胎里开始,就一直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低血压,低血糖,体质弱。尽管到高中时已经不常流鼻血和头疼,但与他人相比还不行。别人中午可以不休息,而我不行;别人晚自习可以到十点半,甚至下半夜,而我不行。我晚自习只能坚持到八点多、不到九点,就得回宿舍睡觉;到十点半以后的,我就硬挺过一次。上大学以后,同学告诉我,蔡老师曾在晚自习时批我早退;蔡老师也多次到宿舍看熟睡中的我。高考前一天晚上,同学们都不去自习了,开始早休息了,这也破坏了我生活常态,我反而失眠了,直到凌晨三点才睡着。做梦梦见发给我的语文试卷是全黑的。早晨在厕所由蹲姿站起时,眼睛一黑摔倒了,是王学军把我扶起来的。吃完早饭,回到大宿舍门口时,瞬时失明,是凭记忆趴到床上的,然后恢复视觉。蔡老师和校医来看我,给我吃了人丹和止痛片。蔡老师鼓励我,让我凭能力任意发挥,就是语文分不要,也能考上大学。高考完毕后,我在家连续睡了二十多天;父亲怕我睡坏,就强让我到生产队参加劳动。第一次,就赶上刮麦茬玉米地的草;烈日当头,十一点左右,就晕倒在地里了;从此,父亲再也不建议我干农活了。

    为了同学们的身体健康,每早六点,蔡老师就挨个屋的将同学们叫起,由司立生老师领着跑步。

    老师们为了在晚自习时间给学生免费讲课,蔡老师竟因时间冲突而与李德存老师在教导处打官司。结果是教导处下令禁止老师在在晚自习时间集体讲课。然后有蔡老师在晚上十点半以后,给学生辅导。

    1979年1月9日,我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之所以对这个看得重,是因为在初中时班支部通过我入团申请,到填表时就是他人了;在闫家店高中时,我是班长,常批评团员们没起到先锋模范作用,当然,我也没能入团。

    择优班开学不久,学校进行了一次物理竞赛。在试题中有一道题,题目是“在十米深的水中有一气泡,当它浮至水面时,其体积是原来的多少倍”。我一看便知这是一道没学过的内容。当我在答卷(用的是纸边—造纸用的原料)上做完其它考题后,开始研究这一考题。我想:打气筒中的气体在压力小时,体积就大,压力越大、体积越小,是不是压力与体积相乘是个常数?我大胆地在考卷上写上假设气体的压力与体积相乘等于常数;经计算在十米深的水中的气泡,当它浮至水面时,其体积是原来的2倍。考试成绩100分,全校第一。后来,我才学到,这道题考的是气体状态方程或波义耳—马略特定律。我还参加了全县的数理化竞赛,成绩为物理第八、化学第八、数学第十九。

    在高考填写志愿时,蔡老师建议我学石油、学铁人,同时还可补贴家用;当时,王秀荣在场,说她也想报。王学军跟我说,他家离火车站不远,走时通知他,他到火车站送我。

    在填报完高考志愿后,李德存老师问我,为什么没有报理科或师范;我说,看着您们,知道当老师太累了。

    1979年8月,收到了大庆石油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起了农转费非的迁移证,花三元多钱做了一条蓝色单裤,与一同接到录取通知书的王秀荣和二班张连昌一起,在滦县火车站集合,踏上了去大庆石油学院吃商品粮的火车。到达大庆石油学院几天后,王学军追到大庆石油学院来“送”我了——他也被大庆石油学院录取了。

    在假期看望蔡老师时,蔡老师给我们喝的酒比我给他拿的酒好多了,蔡老师还问我上大学是否需要他的资助。

    该班62名学生,全部过了高考最低录取分数线。全国1961年出生 1141万,1962年出生2092万,1963年出生2786万。1979年,全国468万人报考,本科录取了28.4万人,该班提供1/5000;只有1%多一点的同龄人,有机会上本科;含本科、大专、中专在内,共招60万人,也只有3%的同龄人有机会。

    我们的老师,蔡老师、司立生老师、陈仲山老师、李德存老师、康克明老师、霍学老师、崔文雄老师和马玉池老师,对我们的管理和教育恰当、到位、体贴,是优秀教师中的杰出代表,还有时任副(后来正)校长安守林,是我们的恩人和福星。我回母校时,多次见到安校长拿着拐杖、站在校门口,检查和纠正校风和学风。

    父亲和蔡老师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一直指导我,将到永远。

    让我们祝福迁安,祝福迁安一中(高中),祝福我们的老师,也祝福我们自己。

    (根据记忆整理。可能当时了解就错误,或时间长了,如有错误,请指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ffa8140102ysxm.html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6/11 17:37:27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1 17:36:19    跟帖回复:
       沙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1 17:50:01    跟帖回复:
       第 3
    向龙芯我也担心用外国的设计集成软件设计,被别人安装了逻辑(炸弹)之类后台也有可能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1 17:51:05    跟帖回复:
       第 4
    你应该写[原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1 17:51:34    跟帖回复:
       第 5
    你应该写[原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1 17:56:43    跟帖回复:
    6
    運氣不錯了,有些吃商品糧的,都下崗了!
    即使不下崗,也和鄉民差不多的。城鎮消費高,購買力弱,2000元僅僅相當於你的1000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6:37:15    跟帖回复:
    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11:18:24    跟帖回复:
    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2 11:55:19    跟帖回复:
    9
    俺是1965年当了兵,省下一人口粮,到了部队两菜一汤(留点菜刷锅水加蛋花),大米饭管饱,跟过年一样的生活,出国参战了,伙食费加了一倍,大罐头,鸡鸭鱼,花生米,祖国各地菜蔬,肉制品都享受了,松花蛋北方兵不认识,当臭蛋,干脆放一筐随便吃,香肠都是连一起的,蒸笼一蒸,半筐装,一人一节,就是新鲜蔬菜缺。尽管后来住大都市了,4毛6分5的伙食费直到八几年,天天空心菜,至今仍然感激部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3 4:58:10    跟帖回复:
    10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3 5:10:09    跟帖回复:
    11
    觉得农村狗卖给粮站的碎米、霉米、沙子米,一个月35斤的商品粮味道怎么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3 7:34:53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大国将臣 2019/6/13 5:10:09  的原帖:觉得农村狗卖给粮站的碎米、霉米、沙子米,一个月35斤的商品粮味道怎么样?此言恶毒!农村要缴纳公粮,晒干扬净,检查好严厉的,后来农户自己缴纳,检查更细了,稍不合格拒收,当然有拉关系,讨好粮所人员,过关的,霉变多是粮所保管差,造成的,碎米也是他们碾米后筛选下的,老百姓是交稻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3 9:24:56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大国将臣 2019/6/13 5:10:09  的原帖:觉得农村狗卖给粮站的碎米、霉米、沙子米,一个月35斤的商品粮味道怎么样?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高射炮兵 2019/6/13 7:34:53  的原帖:此言恶毒!农村要缴纳公粮,晒干扬净,检查好严厉的,后来农户自己缴纳,检查更细了,稍不合格拒收,当然有拉关系,讨好粮所人员,过关的,霉变多是粮所保管差,造成的,碎米也是他们碾米后筛选下的,老百姓是交稻谷。去问清楚了再骂。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吃商品粮——由梦想变为现实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