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松竹散人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同事加好友老刘
848 次点击
2 个回复
松竹散人 于 2019/6/16 9:57: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右一为同事老刘
  1977第一次高考毕业分配,那次国家的分配政策是哪里来到哪里去,我分到岷县水电厂工作。

    岷县水电厂原是一个陕西候姓商人投资的,总容量也就是五百千瓦,后公私合营逐步成为国有。

    以该水电厂的容量,满足县城的照明都困难,电压低,常停电、限电,限电就是为保证县委政府哪个街道的供电。

    晚上走在岷县的大街上,主干道上还有稀稀拉拉几个路灯泛着昏黄的光,其余的街道基本上是一片漆黑,岷县的电成为当地百姓的一大心病,也成为人们调侃的对象。

    电厂职工均系土著,就我一个外地单身职工,厂里没有食堂,买菜的地方很远,平常吃的菜就在附近农民家买,当地属高寒地区,蔬菜少,主菜就是洋芋。

    我自己学会了做饭,西北的面食系列我基本都会做。

    职工下班都回家,常住在厂里的就是我和老刘一家。

    他妻子是本厂发电车间值班工,一家五口,两儿一女三个孩子,小女儿出生不久,没有名字就叫尕女,看大门的蒲爷常常背着她。

    当时刘的身份是办公室主任。

    每天早上可以看到他提着两个空桶去打水,那时吃的水来自发电的水渠里。

    这样的小型电厂,类似家庭作坊,没有中层管理体系,没有与之配套的办公室和人员,我和老刘按当时应该归入管理人员类,基本纯属多余。

    最原始的发电设施,发出去的电十千伏输到城里,分布到城区几个变压器,降为民用电压使用。

    一个车间主任既管值班人员、又兼调度和维修车间主任,就这样都没有多少工作要做。

    那时的厂长姓郎,曾任公社主任,家在农村,白天来转转,也不懂业务,所有的业务都由车间主任管,晚上骑上公用自行车回家。

    象我和老刘这样的所谓管理人员,基本无事可做,这倒成就了我们交集的机会。

    刘当过兵,喜读书,犹喜好文史,写的一手好字。

    其毛笔字在小县城内还小有名气,那时没有电脑,婚丧嫁娶红白喜事,写挽联条幅很多人都要请他去写,他的字有褚遂良的神韵。

    在厂里我们两个算是读书人,受教育程度算是最高的。

    如门卫蒲大爷,经常给在外地的儿子写信、或者写个报告、申请就常常请我代笔,写上几次为了表示感谢,会买上一盒烟给我。

    老刘爱诗文,其内心丰富,西北人本来善饮酒,我们两个常常在一起对酌。

    发现他的才华是在一次清明节前,我们对饮,酒酣之际老刘诗兴大发,随口吟出:

    鹅湖山下稻粱肥,

    豚栅鸡栖半掩扉。

    桑柘影斜春社散,

    家家扶得醉人归。

    不是常用的诗还能倒背如流,从此对他佩服刮目相看。

    几年间我所学专业基本没有实践的机会,整日像个孤魂野鬼到处游荡,县上不重要的开会或者其他活动,厂长嫌麻烦就让我带替他参加,比如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我参与两个多月的时间,负责的地点在禾驮公社。
                                    


        我参加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

    老刘算是个有情怀有抱负的人,正直公道待人宽厚,长期得不到重用也是无奈。也不奇怪英俊沉下僚古已有之。

    怀才不遇的苦闷无由排遣,我俩常常聚在一起促膝长谈,借酒消愁,发发满肚皮的不合时宜。

    应当庆幸的是在那样的孤苦寂寞的环境中,能有个老刘这样以心灵相交的朋友,使精神不至于过于苦闷,如长途跋涉于沙漠之中的旅人遇到的一股清泉。

    岷县古属羌戎之地,人性格豪放善饮,那个年代没有电视,午后到深夜漫步大街上,随处可以听到饮酒猜拳的声音。

    本地风俗,日常朋友串门,进门泡茶接着就把酒提出来喝酒,如果是饭后或者是不到吃饭时刻,不需要佐酒的菜,划拳喝酒,当地的说法叫干喝。

    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男性如不会喝酒很难融入社会群体。

    我在那里几年间,业务没有多少长进,常常与酒为伴。

    空余时间读很多杂书,尚不算堕落。生活方式已完全融入当地的主流生活之中。

    如果非要说收获,就是以酒为媒认识了很多朋友,成为当地颇有知名度的人。

    鉴于当地用电匮乏,政府立项在洮河上修建刘家浪水电站,和配套的和送变电所工程。

    我和老刘被抽调去采购和协助做一些杂务,我俩接触的更多,常常去西安、兰州一起出差,生活工作总算有了一点亮色。

    我一个人常常去老刘家蹭饭,单位没有食堂,自己做饭难以坚持,到饭馆吃负担不起。那几年每天吃饭成了我的压力之一,后来下决心离开那里是主要原因之一。

    由于家庭的特殊原因,我常常一个人过年。后来我调到中心变电所,变电所距他家500米左右,有一个春节就是在他家过的。我那时不谙世事,不知道适当多买点过年的礼物,只买了一只鸡就在他家过了一个年。

    几年来过的压抑昏暗、没有尊严的生活实在难以坚持了,来变电所的第二年就调离了本地。

    读书人有个特点,有点小清高,有底线不媚上。因此特点,很多时候为上级官员所不喜欢。老刘就是这样的人,我多年来许多可以高升的机会都失之交臂,回想起来也与老刘有相似的性格,可见读书足以误人。

    新的电站投入运行后我被调至中心变电所负责。老电厂的地位将被逐渐取代,八十年代企业改革,老刘承包了老电厂任厂长,有了一展才华的机会。

    新的电厂投入运营,老电厂毕竟已经可有可无,且运作成本太高,政府决定关停。

    这个时候我已经调往家乡工作。

    决定调走的原因主要是生活太艰苦了,变电所在山上,一日三餐都成问题,当地人下班可回家,而山上就是我的家,孤独一人与大自然为伴。

    我办好调动手续后,老刘为我饯行,连续几天都是不醉不归。

    老刘待人宽厚,很少批评指责人,我们多年交往中对我的批评很少,即使必须说也很含蓄点到为止。

    这次分别他说我送一句赠言给你,写在送给你的笔记本上,乃“谨言慎行”四个字。

    我知道他是针对我的口无遮拦、轻举妄动的病根。这个毛病恰就是曾国藩所说的人生必失败的缘由之一,一为多言,一为长傲。

    离开后来还是有联系,那时没有手机,座机也只是单位上才有,写了几封信。

    电厂关停后,他又调到工业局,承包该系统的一个煤矿,不久又关闭了。

    2003年我们在兰州见过一面,来去匆匆,这时他好像赋闲在家,收入大减,三个孩子,主要靠妻子的收入生活。

    以后就失去了联系。去年我去岷县我在朋友的带领下去找他。先听一个邻居说他身体不好,行动不便。

    后来找到电力系统的家属区,这里很多人我都熟悉,原来新电站上马前,招了几十个员工,我负责培训讲课,大约培训了一年多,这些培训的人现在都是电力系统的中坚。

    进入大门刚好碰见当年的新电厂的厂长,现已退休,从他处找到了老刘详细信息。

    他的家住在东关河边的一个小院里,七十多岁的年纪,身体还是异常硬朗,思维清晰,并无老态,退休前的单位是县国土局。

    三个孩子都已自立成家,老伴已退休多年身体也好,每天还要给上高中的外孙女中午做上一顿饭,居住在西北风格的四合院,这是祖上的老宅。

    旧城改造,原来熟悉的地方都找不到了,他带着我转了南门、二郎山、洪家桥,洮河岸边,这些景物记忆已融入我的血肉,成为组成我生命的材料无法剥离。

    我走的时候,他坚持送我到火车站,已年逾古稀的老刘紧握我的手,我们相约明年再见。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6 10:09:10    跟帖回复:
       沙发
    我居然看完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6/16 20:16:36    跟帖回复:
       第 3
    DDDDD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同事加好友老刘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