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大书蠹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老男孩和他的旅行箱
1946 次点击
1 个回复
大书蠹 于 2019/7/1 17:18:4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吕莹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童话作者、译者康华与她的女儿小茉茉一起合作了一本童话故事集《一只计划逃跑的蛋》,妈妈负责文字,女儿来画画。我们邀请出版社编辑、播音系毕业的吕莹朗读其中一个故事。

    

    最后一班火车开走了。几分钟后,站台上就空无一人了。是夜班车,在这偏远的小站,乘客并不多。

    一只旅行箱孤零零立在站台上。是一只木质的旅行箱,看上去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老爷爷才用的箱子。

    值夜班的人把箱子拎到了站长室。小站很小,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报告给站长听。

    站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单身汉,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一直没有结婚。他从周一到周五都住在车站,只在周末回一趟家。车站就是他的家;家,对他来说反而像个旅馆一样。

    这一天是星期三。站长看着床前那只破旧的箱子,很想打开看一看,又觉得这么做太过失礼,半个小时以来,他一直挣扎着到底是看还是不看。

    这么破旧的木板箱,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了。站长眼前浮现出了这样的画面:箱子的主人,一个很老很老的老爷爷,头发牙齿都掉光了,白胡子却很长很长,像芦苇一样在衰老无力的胸前飘拂。

    当时钟敲响第十二下的时候,站长同时听到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十二点是个神秘的时刻。谁会在这个点还来打扰别人啊?

    

    《一只计划逃跑的蛋》中的插图

    站长叹了一口气,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小男孩,看样子大约七八岁。小男孩的打扮很奇怪,对襟的粗布长衫,黑色圆口布鞋,浓密的头发纷纷垂到背上,只在头顶抓了个髻。

    “我来拿箱子。”男孩说。

    “是你的箱子?”站长怀疑地问。

    男孩点了点头。

    “说一说箱子里装的是什么?”站长问。

    “一只棕色的盒子,两把剑,三本书,还有一个带孔的玻璃罐。”

    “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男孩又点了点头。

    站长打开箱子一看,里面装的果然是男孩说的那几样东西。带孔的玻璃罐里,居然是知了。

    “啊,这几本书都发黄了呢。”站长感到很奇怪。

    男孩又点了点头。

    “你的箱子为什么在这里?”

    “这个,呃,因为我就在这里下车啊。”

    “你在这里下车后丢下箱子去哪里了?”

    男孩用小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呃,我没有丢下箱子,是你们把我的箱子拎走了。”

    站长听得一头雾水。他挠挠头,换了一个问题:“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住啊?”站长担心地问。

    男孩随手一指,说:“那边。”

    那边?那边是一片森林啊。站长的眉头皱了起来。“你是护林人的孩子?”

    男孩摇摇头。“我该走了。”说完朝站长作了个揖。

    会作揖的男孩还真是少见。

    男孩拉着他破旧的旅行箱,走出了站长室。

    站长没有马上关门。他目送着男孩朝前走。大约走了不到两百米的样子,男孩消失了,只剩下旅行箱的四只轮子“咕噜咕噜”向前滚动。

    站长的冷汗“刷”一下子冒了出来,连忙关上房门,眼睛不由也紧紧闭上。莫非刚才火车进站后,男孩就站在箱子旁边,而工作人员却看不到他,强行把他的箱子拎到了站长室?那么,他以男孩的样子现身找箱子,一定是怕吓到自己这个可怜的站长吧。

    

    《一只计划逃跑的蛋》中的插图

    在门上靠了一会儿,站长睁开了眼睛。桌子上摆着个小布包。站长手哆嗦着打开布包,里面有一张折叠整齐的宣纸,还有一个玉坠。

    他打开宣纸,一个个漂亮的毛笔字跳了出来:“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一个寂寞的人。那我就给你讲一讲我的故事,给你解解闷。”信的开头这么写道。

    男孩的毛笔字写得真好啊。“谢谢你替我保管了一会儿行李箱,难得我们能够相遇一次,没有什么礼物好送,这块小玉坠,你不要嫌弃啊。我是一个不能见光的人,只能夜晚出来。今晚,我是出来见一个朋友的,我们约定每年都要见一面的。你一定想不到,我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了。你一定会说我是世界上最老的老男孩。”

    还真是啊,哪里有人活到一百岁还是个小男孩?时间好像为他停止了一样。站长不由出神起来。

    “其实,我并不是个男孩。说出来你可能会笑出声来,我……我……是一只小狸猫啊。那个,实话告诉你吧,我今天出来,就是为了见另外一只小狸猫,当然,实际上是见一个小男孩。”

    小狸猫怎么变成小男孩呢?信里面说的,可是个既悲伤又温暖的故事啊。

    好多好多年前,小狸猫还是一只狸猫宝宝的时候,生了一场病,小狸猫的爸爸妈妈什么办法都试了,就是赶不走小狸猫的病。后来,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一个传说,如果把快要死掉的小狸猫和一个快要死掉的男孩放在一起,就会有好转的希望。

    不过,这样的尝试也是冒险,因为有可能出现这样一个结果:小狸猫和男孩的身体互相交换,以对方的身份存活下来,再活很久很久。

    也是小狸猫命大,没过几天,森林里真的来了个男孩子,那男孩是来抓知了的。他拎着一个带盖子的小木桶,小桶里装着他已经抓到的知了。

    一棵细细的树上,有个知了吸引了男孩的目光。他把小桶放在树下面,手脚并用往上爬。知了趴在高高的树顶上一动不动。男孩已经离知了不远了,他伸长手臂,却抓不到。知了趴在一根很细的枝条上。男孩用脚踏上那根枝条试了试,虽然枝条摆动的幅度比较大,但并没有断。男孩勇敢地往上爬去,就在他马上够到知了的时候,树枝“咔嚓”一声断了,男孩像一只大鸟一样从高空坠落下去。

    他脸朝下摔到了地上。一张漂亮的脸上,嘴巴都摔歪了。那只小木桶也被砸翻了。

    小狸猫的爸爸妈妈亲眼看到了小男孩从树上掉下来。他们飞快地跑回家,把小狸猫抱到了男孩身边。一个晚上过去了,第二天,男孩坐起了身子,看到守在旁边的狸猫爸妈,笑了笑,说:“爸爸妈妈,我睡了好长时间吗?”

    他嘴巴里叫着爸爸妈妈,可是说的不再是狸猫的话语,而是人类的语言。

    小狸猫的爸爸妈妈听不懂他的话,他们又是哭又是笑,默默地看了小狸猫好大一会儿,才一步一回头地走开。孩子活了过来,无论以什么样子活下来,哪怕是离开他们,也算是好的结果吧。

    等到他们再回到树下,他们合力推来了一只木箱子。“狸猫男孩”仍然坐在树下,好像就是为了等待这只箱子的到来。箱子一到,他给狸猫爸妈跪下磕了个头,然后就离开了他们,一直以小男孩的身份活到现在。对,他没有变老,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当初那个抓知了的男孩模样。

    变身为小狸猫的小男孩一直生活在这个小站附近的森林里。每年的夏至夜二十五点,他们都会在当初换身的地方碰面——如果你能够抵达那个维度的时间里面,你就可以见到一个拎着带盖木桶的小狸猫,还有一个拖着行李箱的小男孩。如果你能够稍微再待久一些,你会幸运地看到这样的场景:小男孩打开行李箱,小心地把玻璃罐交给小狸猫;小狸猫欢喜地接过罐子,郑重地打开,把知了轻轻倒进自己的小木桶里。

    

    《一只计划逃跑的蛋》,康华/著 耿艾慈/绘,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9年5月版。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1 17:30:09    跟帖回复:
       沙发
    神贴果断留名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老男孩和他的旅行箱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