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darve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8 22:12:37    跟帖回复:
31
梦游天姥吟留别,别东鲁诸公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天台一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
洞天石扉,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回帖人:
darve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8 22:19:33    跟帖回复:
32
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8 22:32:35    跟帖回复:
33
通古博今,举重若轻。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此文不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8 22:57:35    跟帖回复:
34
    我知道大家都是快速划过来的,

    ==========================

看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我的确是划过来的,一划到这里就停下了,窃笑。


文中巧妙地引用了几首流行歌曲:
刘欢的  《从头再来》
郑智化的《水手》
陈淑桦的《梦醒时分》
周华健的《真心英雄》

楼主有才,真能扯,还不着痕迹。
回帖人:
新思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8 23:08:18    跟帖回复:
35
王勃天生就不是第一流诗人。何以知之?
——留给大家评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8 23:23:28    跟帖回复:
36
楼主文章也很绝妙,高!
回帖人:
海旻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8 23:24:20    引用回复:
37
转至第32楼第 32 楼 darvei 2019/7/8 22:19:33  的原帖: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王勃的文章写的好,但雕琢太多,而且格局狭小,没有李白的文章中那种高旷壮阔的气韵和飘逸如云的气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8 23:53:55    跟帖回复:
38
楼主好文
回帖人:
darve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9 0:34:02    引用回复:
39
转至第32楼第 32 楼 darvei 2019/7/8 22:19:33  的原帖: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转至第37楼第 37 楼 海旻 2019/7/8 23:24:20  的原帖:王勃的文章写的好,但雕琢太多,而且格局狭小,没有李白的文章中那种高旷壮阔的气韵和飘逸如云的气质。
李白好点,王勃调调也不行。
李白摄魂夺目,看了可换副心肠。
不过写词工曲,还是婉约派最厉害,奈何女子气太足,缺乏女性读者。
李白的作品召女人,看起来很豪迈。

回帖人:
darve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9 0:38:01    跟帖回复:
40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帘外雨潺潺。
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
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
回望海市蜃楼里的宫城,看起来有点灿若星间,亦起亦浮。
当时睡在里面,好像温柔和多,雨夜多眠。
回帖人:
darve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9 0:44:49    跟帖回复:
41
玉树后庭花

叔宝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
都是倾城艳丽,还不相识、就开始调笑,一身花香穿过坠满玉石的树,持灯在走,原来都是时光里的影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9 0:47:18    跟帖回复:
42
《滕王阁序》赏析(这文章,什么水平?)




     先放杜工部的诗镇楼: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打头第一个王,就是王勃。


     王勃死时不过二十八岁,《滕王阁序》是现场写的。这篇文的典故众所周知,《唐摭言》八卦说,都督阎公本想让女婿孟学士出风头,让他先背了一篇,预备临场写来耍帅;不料王勃抢风头来写,阎公很不爽,拂袖而去——然而却张着耳朵听。给人感觉,这位阎公很像贾政,回避依恋型人格。


     听到“南昌故郡,洪都新府。”老阎:“亦是老生常谈。”


     听到“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老阎沉吟不语。


     听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老阎矍然而起:“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


     许多后世的人,站了上帝视角,接受了古文运动之后的观点,认为骈文不好;然而问题不在骈文本身。骈文嘛,如果写得好,读来顺爽华丽,有啥不好?只不过六朝许多书生写骈文,为了套格式绑缚了辞气,形式重于内容,就不好了——那是内容的问题,不是形式的毛病。好比说,诗歌四声八病,到后期难免束人手足,但这点艺术规律,本身是好的。


     骈文所以失去生命力,用我们现代话说,那就是:“这帮写歌词的,为了押韵,什么都敢写!”结果内容出了偏差;倘若骈文有内容,有气象,那这种形式,还能助益呢!


     就像阿杜那首歌为了押韵,来一句“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简直胡扯;但林夕“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人忍心责怪”也押韵,就好听多了。


     内容好了,形式怎么合辙押韵,那都是帮忙的嘛。


     《滕王阁序》别的不说,典故是泼天一般多。三江五湖啦,龙光牛斗啦,贪泉啦,扶摇啦,这都是典故,语文老师都要求背,而且那俩做考点的。


     哪位会说了:那不是加强版辛弃疾嘛?


     然而恰因为有典故,所以这篇文很有厚度;读稼轩词时,人们常会忘记那只是短短几十个字,总觉得长:因为动不动就扯出无数典故,斑斓明丽,一句话就能划拉一篇文;同样,《滕王阁序》典故丰厚,丰厚到我们常会忘记,这玩意其实才773个字——不到六条微博的长度。


     且说辞藻。


     听到“南昌故郡,洪都新府。”老阎说是老生常谈,的确,这是现成的套子,对春联级别的水平。


     听到“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老阎沉吟了,因为分和接这两个动词,用得相当好。


     “雄州雾列,俊采星驰。”这句里的雾与星二字,也活用得好;至少凌宝儿女士会觉得好——不然,为什么她儿子叫周星驰呢?


     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这几句写景如神,中学语文老师都爱讲。


     落霞孤鹜、秋水长天一句,千古有名,句式自然并不新鲜:庾信《马射赋》就有“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这句妙在视野开阔:写意象如画,借落霞与长天已有的印象,映入孤鹜与秋水,极狡猾,又极华丽。


     我却喜欢后面的“渔舟唱晚”:这四个字太好,现在成了古曲名了。后世千年写渔人祥和风情,再没胜过这四个字的。范仲淹后来“渔歌互答”差可比拟,终究也不如“渔舟唱晚”这么四字如画。


     好,若到此为止,这就是一篇工整、华丽、写景如画的好文章。一般语文老师就教到这里:


     用各类对偶套子开头,描写登临风景,再高一步描写天地辽阔,真好。


     再然后逸兴遄飞,爽籁清风,纤歌白云,气凌光照,到这里,情绪还是高兴着的。


     再然后天高地迥,觉宇宙无穷,兴尽悲来,盈虚有数,转折了。


     ——这里就是王羲之当年“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的转折点。是老杜后来“风急天高猿啸哀”的开场。是苏轼跟他的哥们“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的时刻。


     ——王勃也难过了一会儿:天高海阔之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啊!


     ——若到此为止,其实也差不多:情也抒了,感慨也发了,可以了。


     ——但王勃没一口气沉到底,文气再一转: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然后又开始刷拉拉,一口气泼典故下去;最后: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那是很放达的心胸了。这篇难得,也在于此。


     六朝写骈文,比《滕王阁序》工整华丽的,也有;但没有这么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的少年感。


     潭清,山紫,耸翠,流丹。青雀黄龙,彩彻区明。落霞孤鹜,秋水长天。清风白云,绿竹朱华。


     色彩缤纷之极,一点都不枯槁。


     星分,地接;襟带三江五湖。开场就站得很高,气势大。


     上出,下临,披,俯,气凌,光照,穷极,天高地迥,长安日下,吴会云间,南溟北辰,北海东隅。


     动作很大,写得很远。


     实际上,初唐几位,都爱这个范儿——有点中二,但架不住气势足。


     陈子昂跑到幽州台想乐毅和燕昭王,“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卢照邻“奋迅碧沙前,长怀白云上。”骆宾王一篇檄文写得天地动摇。


     但终究是王勃在上,崔融说王勃“文章宏逸,有绝尘之迹,固非常流所及”。王勃自己确实绝尘:“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张嘴就是天涯海角。


     传统六朝文章,像《兰亭序》很典型:可能就写个景,开心了一会儿,开始难过,最后唉一声,也放开了,来个“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


     《滕王阁序》却是,开头辞采华丽逸兴遄飞地写景,中间天高地迥地难过了一下,但再一仰头,又起来了;一连串四字句,鼓点密集,硬生生把气势带回来了。


     ——跑个题,《出师表》后面需要鼓气势时,也是一连串四字句。长句悠然抒情,短句鼓点发奋,诸葛亮和王勃在这点上想法差不多。


     是故,《滕王阁序》虽是骈文,却不被束缚:词句雄飞,清新浩荡,色彩华丽,天高地远,一点都不颓。


     真所谓六朝为体,盛唐为声。从头到尾,天高海阔,是一派少年人的心胸,虽然王勃写这文章时已经倒过了霉(而且他快要死了,这时他自己并不知道),却依然相信未来,一派慷慨气象。


     这就是盛唐气象,初唐风骨。


     开头提了老杜那首诗,好大的气势: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而王勃在《滕王阁序》末尾那首诗,结尾如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阁中帝子今何在?”这是千年怀古诗里顶尖的派头,陈子昂《登幽州台歌》,整体也不过如此。


     “槛外长江空自流”,与老杜“不废江河万古流”句,气魄仿佛:历史自行流动,无人可以左右。好一个空,好一个自。


     王安石王荆公,一辈子都特立独行,说不要效法前人,还是忍不住借来用在《南乡子》里:


     绕水恣行游,上尽层楼更上楼,往事悠悠君莫问,回头。槛外长江空自流。


     杜甫王安石,以及古文运动大当家韩愈,都不以骈文华丽见称,但依然称许《滕王阁序》;细想来,这才可怕:好比是三个做白斩鸡做神了的师傅,“哟哥们,你这个宫保鸡丁炒得好啊!”跨流派跨风格的衷心赞美,比同流派自家吹嘘,那分量重得多了!
回帖人:
darvei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9 0:50:10    跟帖回复:
43
这种东西,消磨男人的意志。

古代说法,少不入川。
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

总之了,男人爱读的还是这些,每年都要放烟花之类的,男权社会传统。
要是女权过年就得斗草,踢毽子,神经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9 2:31:24    iPhone客户端
44
好文章,深夜读来尤觉惆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9 4:22:25    跟帖回复:
45
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夸自己的
58990 次点击,72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如果不是因为一场意外,大唐诗坛一哥或许不是李白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