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铁骑银瓶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美人儿一过,连着定位的车都人间蒸发
2683 次点击
1 个回复
铁骑银瓶 于 2019/7/16 18:08:3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车友评车
    休息日,还在昏睡中的我就被陈展的电话吵醒了。

    “醒了没,得麻烦你出马帮孙胖子个忙啊。”陈展说。

    孙胖子和陈展是多年的合作伙伴,这家伙之前一直在外地,最近刚搬到杭州,在萧山区开了一家二手车店。

    “啥事?”我睡眼惺忪地问。

    电话里,陈展告诉我,孙胖子那里要出台车。因为对方是贷款买车,孙胖子有些不放心,生怕有人付了首付,把车弄走后就耍老赖不还款。于是,想在车里装个隐蔽式GPS定位器。

    “这点小事干嘛找我?让小龙去也可以啊。”我没睡醒,前一天忙活到大半夜才睡下,心里觉得这点事实在不值当我大老远跑趟萧山。这种情况正是徒弟小龙该上场的时候,收了徒弟不使唤,那就是傻。

    “小龙临时去了南站店帮忙,再说人家就信任你。你叫个车去,回来公司报销。我叫胖子包个红包给你。”陈展说。

    我虽然十分不乐意,可陈展算我老板,总不能不给他面子。真不知道他和孙胖子之间到底有多深的情义,一直拖着账,还让我当苦力。

    洗漱一番后,我叫了辆车赶到萧山孙胖子的店。

    “哎呦,朱老师来了,可想死我们了。”孙胖子见我来了,将我领到一辆白色保时捷越野车边,拉着我的手热情地寒暄起来。

    这车有九成新,是他从其他店倒手来的,中间赚个差价。店里的销售几天前将车卖了出去,只是买家是贷款,昨天刚付好首付,约定两天后来提车。

    “这车也不贵啊。”我好奇这辆保时捷越野车标价还不到市价的二分之一。

    “嘿嘿,有些手续还没完成,不过不影响使用,谁叫咱便宜呢。” 孙胖子笑嘻嘻地说。

    “那这车有人买吗?”我懂孙胖子意思,这车很可能是抵押车转手而来。

    一般来说,一些抵押车的车主买车时是一次性付款,也有一些人手头拮据,车是分期付款,如果车款已经还完,但车主不愿或无力偿还金融公司款项时,金融公司可以合法进行债权转移。购买这样的抵押车是合法安全的。

    不过,购买之前还是得查清出售方和金融公司的底细,我听过不少一拍脑门图便宜,买回来出问题的。

    “有啊,有啊,虽然是辆二手车,可价格实惠,开出去也有面儿。”

    “这车之前没装过设备?”我问。

    “没有,原车主才转手不到三个月。干我们这行,面对的都是真真假假的有钱人。有备无患,你懂的。” 孙胖子说到这还给我挤了个wink,满脸油腻。

    “知道了。”我淡淡地答道,反正我就干好自己的事,他生意和我没啥关系。

    “客人明天来提车,朱老师您装仔细点啊。”孙胖子塞给我一款不带电源的GPS定位器,转身忙自己事去了。

    我看了看设备,东西挺高级,定位很精准,误差不到十米。豪车配好货,正常。

    围着车转了一圈,我心里琢磨装在哪里合适。看到车子流线型的大灯,我有了主意。

    我找来工具,掀开后备箱,开始忙活起来。

    我把GPS定位器装在了后车灯组里,这个位置一般维修保养基本不会去触碰,既可以接到电源,而且较为隐蔽,很难被发现。

    

    我装好设备,让身边的员工去通知孙胖子,任务完成。

    孙胖子屁颠颠地跑过来,让人打开手机监控,又让人开车出去试试设备接收情况。

    一切顺利,保时捷安装的GPS定位器已经开始正常运作。

    “安装的位置不会被找到吧?”孙胖子问。

    “放心,这样的位置一般不会轻易被人发现的。”我低头收拾着工具。

    “就知道朱老师技艺高超,名不虚传。”孙胖子虚情假意地夸赞着我。

    我听陈展说过,这家伙特别喜欢用四字成语夸人,自以为很有学问,其实很让人尴尬。

    “对了,今后有啥事情找兄弟,我路子多,啥朋友都有。”孙胖子大言不惭地搂着我朝门外走去。

    我客气了两句,表示任务完成,没事我就回去了。

    孙胖子没多挽留,硬塞给我两瓶矿泉水表示感谢。

    我看看孙胖子一副虚情假意的油腻脸,强忍住把水丢他脸上的冲动。

    揣着两瓶水出门,我随手就丢到了垃圾桶里。回去自然少不得和陈展抱怨几句。

    ★★★

    过了几天,陈展接到孙胖子电话。

    “孙胖子的报应来了,你帮他装设备的那辆车不见了。”他听完电话说。

    购买孙胖子那辆车的是个美女,昨天销售发微信,想向她咨询下用车情况,结果发觉自己被拉黑。再一查,保时捷车的GPS信号没有了,一直是离线状态。

    

    知道消息后的孙胖子察觉不妙,打电话给车主,显示是空号。

    孙胖子一时有些崩溃。仔细一打听,才得知最近一段时间,他的几个同行都碰到同样的事情:有人来买车,都是贷款买车,支付了少量首付款后,后续贷款没有及时支付,人和车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赶紧报警啊!”我觉得这事情涉嫌诈骗,得找警察解决。

    “报警?他们怎么报?很多车都不能过户,你还不清楚孙胖子他们那些车行的猫腻么?”陈展不屑一顾。

    孙胖子和那几个车行的车都是处于车管所或银行抵押状态的车,一些手头紧的车主为了还债,就会私下转卖。这种车既不能过户,也不能上牌,唯一的解决方式是上外地牌照或者套牌。

    所以,相对价格也便宜许多。

    如果报警,相关部门不仅要追究他们责任,施以巨额罚款和各种惩罚措施,严重的还可能吊销营业执照。

    “既然是抵押车,那上面应该都有GPS,查查呗?”这些抵押车,尤其是分期付款的,车上基本都有一到两个GPS定位器,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将车开走,恶意欠款不还。

    “有是有,可孙胖子告诉我,很多车行发现车开出去后不久,信号就丢失了,不知道GPS是不是立即被人拆除了。”陈展说。

    “哦?这事做得很专业,孙胖子这回算是被人给耍了吧?”我打趣道。

    “还有更奇怪的,那些车行多少都有点关系,他们找人调取了车辆消失时的路面监控。前面还看见车出了车行,可转眼车就没了踪影,监控里怎么都找不到车。倒是偶尔发现,信号又出现在10多公里外的地方,再然后就没信号了。”陈展补充道。

    “这么神奇?对了,问问孙胖子,我装的那台保时捷最后信号停留位置是哪里?拆设备要时间也要场地,没那么容易。”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看看,前面孙胖子发我了,还没来得及看。” 陈展掏出手机翻找信息。

    等陈展调出地图,我们比对了下孙胖子发来的保时捷上GPS定位器消失的位置,顿时傻了眼:最后的位置是我们的火车南站店。

    

    这下子彻底和我们扯上关系了,于情于理,不继续查下去都说不过去。

    陈展立即打电话给兰小龙。兰小龙还很开心地说,前几天帮一美女从她的白色保时捷里找出了隐藏式GPS定位器,位置安装得很偏,在车后灯组的电路上,要不是平时和师傅多学了几手,还真不容易找出来。

    我听了陈展的复述,有些哭笑不得。

    陈展立即和我赶到南站店。店里有每日的监控,我们将监控里的美女截图发给孙胖子,很快得到确认,正是在他店里买车的车主。

    “我们是不是也成骗子同伙了?”兰小龙知道事情原委后,可怜巴巴地问,因为他犯了店规。

    虽然我们承接拆除GPS的业务,但是每次都要车主出示合法的手续和证件,就是为了防止来历不明的赃车。

    可就因为对方是美女,又特别会说话,哄骗兰小龙自己新车被坏人装了跟踪设备,又解释自己出来得急,没有带上全部手续,骗得善良单纯的兰小龙放松警惕,稀里糊涂做了骗子的帮手。

    而且让兰小龙印象深刻的是,杭州几乎全城都用支付宝支付了,可数千元的拆除费对方却是付的现金。

    “这下可好,师傅装的GPS定位器叫自己徒弟给找出来了!让我怎么和孙胖子解释?”陈展想想也觉得好笑。

    犹豫了半天,陈展还是把情况告诉了孙胖子,孙胖子听完就炸了,嚷着让我们负责把他的车追回来,弄得陈展十分尴尬。

    我让陈展把监控里的女车主截图发给孙胖子,让他和其他车行确认下,结果确定是同一个人。

    “这次丢人丢大了,孙胖子揪住这事不放,说不把车找回来,就把之前的欠款给他平了,你说这他x叫什么事情!”陈展有些愤愤不平。

    “找孙胖子把情况问问清楚,我们想办法把车找回来。”我觉得既尴尬又不解,心里也很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有什么计划?”陈展犹疑地盯着我。

    ★★★

    长期寻找GPS定位器,其实让我对一个词组产生了共鸣: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大致是说无论多隐蔽的事物,都有可能留下隐约可寻的线索和迹象。

    比如,很多GPS定位器无论多高级,总归需要接入电源,那就从车辆的电路里找,总归没错;再比如,安装隐藏式的GPS定位器就是不想让人发现,那反向思维,看看哪些地方最有可能藏东西不被发现,那就是最可疑的地方。

    听了陈展的描述,我猜测这是一个利用二手车行违规售卖抵押车不敢报警的心理,以极低首付价格骗取高档车的职业诈骗团伙。

    我觉得这里面还有很多蹊跷,想找到孙胖子仔细询问情况。

    孙胖子听说我们肯帮忙,很积极地告诉了我们许多被骗车行反馈回来的信息。

    我将孙胖子提供的信息,整理了下思路:

    1、被骗车辆都是到店后不久就被人迅速购买,且都是处于抵押状态的车辆,换句话说,车行即使被骗了也不方便报警;

    2、被骗车辆都是贷款购买;

    3、被骗车辆都是在开出车行后,在靠近环西湖的景区附近失踪,很多监控视频也只显示车辆进入景区,却再也没有出景区的记录。这个团伙显然很清楚,车辆里被悄悄安装了GPS定位器。

    整件事疑点很多,我仔细把事情琢磨一遍后,发现整件事的关键:为什么被骗车辆的GPS信号会突然消失?拆除车内安装的GPS定位器既需要时间,又需要场地,为何他们会选择在游人如织的西湖景区进行?

    想到这,我让孙胖子办了件事,把之前被骗走车辆最后消失的位置,以及搜集到的监控视频画面统统发给我。

    

    毕竟不是职业侦探,面对一堆线索,我研究了半天,还是没什么头绪。

    “对了,你之前说那些车辆信号消失后,偶尔会在10多公里的地方出现?在哪里?”我想起陈展之前告诉我的情况。

    “孙胖子查过,是西溪湿地,具体位置也不知道。”陈展挠了挠头。

    “你说,如果想将车辆里的GPS彻底拆除,又将车改头换面,还不易引人怀疑,最好的地方是哪里?”我反问。

    “当然是像我们这样的修理厂,有场地,也有设备啊。”陈展不假思索地说。

    “那有没可能西溪那里有某家我们不熟悉的修理厂……”

    “哎呀,对啊!我明白了,这些家伙肯定要将车开到修理厂做手脚!”陈展兴奋起来,打断了我的话。

    来杭州数年,陈展很熟悉这里的修车圈子,根据孙胖子提供的GPS最后位置,他很快就打听出,在西溪路上有家新开的修理厂。

    据了解,这家店年前开的,很少人知道,老板也不是车行圈内人。平时除了偶尔洗车,基本没什么业务,一到晚上就大门紧闭。那里既不是居民区,也不是游览车必经的地方,越发显得诡异。

    “去看看?”我试探地问。

    “去!真能找出线索,立即报警。”陈展没含糊。

    我们都是急性子,确定好位置,陈展开车带着我直奔西溪。

    ★★★

    西溪在杭州西面,距西湖不到10公里,是杭州一个新兴的旅游景点,几年前一部《非诚勿扰》让这里成了网红地。

    

    开了一个小时,我们总算找到了被怀疑的修理厂。这里位于西溪公园的西南面,绿树环绕,树荫浓密,前面是铺子,后面是个院子,有一道铁门相隔,看不清后面情况。

    “有人洗车么?”陈展和我下车后招呼坐在店里玩手机的员工。

    对方瞥了我们一眼,一个染着黄发的小伙懒洋洋地放下手机,慢吞吞地扯着水管开始冲洗车辆。

    “哥们,我们车发动机有点问题,能找个师傅给看看么?”陈展掏出根烟递给另一个依旧玩着手机的小伙。

    “修不了,今天我们师傅不在。”玩手机的小伙接过烟,头也不抬地回答。

    “哦,那我们想给车做个保养,可以么?”陈展接着问。

    “也做不了,没机油了。”对方有些不耐烦地回答。

    我走进店铺,想凑近通往院子的大门,玩手机的小伙一下警觉起来,大喊道:“你干嘛?”

    “哦,我想借个厕所。”我赶紧赔笑解释。

    “这里没厕所,你随便找个地方上。”小伙放下手机,闪到我面前,挡住我的去路。

    我只好讪笑着退出来,给陈展使了个眼色。

    陈展会意,冲着我面前的小伙说:“哥们,帮我看看这胎,好像被扎了。”

    对方无奈,只好转到陈展车前,蹲下查看车胎。

    我趁机透过铁门往里张望,看见院子里似乎摆放着几堆车的部件,没有任何防护。虽然我远远分辨不出原车品牌,但从V型排列的八个气缸结构,看得出应该是从高档车上拆下来的。

    “你干什么呢?说了,这里没厕所!”检查车胎的小伙抬头看见我还凑在铁门前,立即起身冲我大喊起来。

    负责洗车的黄发小伙也立即关掉水喉,跑到我面前,粗暴地把我往外面赶。

    陈展见状,假装生气冲我喊:“就你事多,这里到处是林子,你找个地方解决就好了,找什么厕所。”

    很快,陈展的车洗好了,但是和我们自己店洗车技术相比,真是烂到家。

    我坐在车里通过后视镜注意到,俩小伙站在门口一边注视我们离去,一边窃窃私语。

    回程路上,我把我看到的情况告诉陈展。

    陈展思索了下说:“这俩家伙洗个车不专业不说,连基础保养的机油都没有,还那么不耐烦,根本不像开店做生意的。而且那么好的配件就那么随意放着,没有一点保护措施,还怕人去看……有问题!”

    我问他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怎么办?回去!”陈展左右看了下,调转车头,开到距离那家修理厂不远的路边停下。

    如果那家修理厂真有问题,估计他们后面会有动作,我们守株待兔就行。

    我和陈展潜伏在车里,远远盯着那家修理厂。

    没过一会儿,看见那俩小伙匆匆拉下卷闸门,还没到下班时间就关门打烊了。

    “看,我说有问题吧。”陈展得意地说。

    接下来一连数小时,修理厂都没什么动静,陈展觉得有些困,让我留心观察,自己放下座椅打起盹。

    盯梢实际是很无聊的事情,啥也不能干,我只能强打起精神眼巴巴地注视着远方,不知道我们这趟到底有没有收获。

    ★★★

    天逐渐擦黑,四周的车辆越来越稀少,黑暗里的修理厂只剩下依稀的轮廓。

    我已经和陈展换班,也放下靠椅打盹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陈展忽然将我推醒:“快起来!快点!有情况!”

    我立即惊醒,茫然地看着远处。

    “店门来了部大货,估计有人想把车弄出去。”陈展紧张地注视着车前,手上夹的烟头也积了老长的烟灰。

    我揉了揉眼睛,果然看见修理厂门口停放着大货,后备箱打开,斜着放下两片滑道,在大货的车灯反射下,几个黑影在忙碌着。

    没一会儿,有几个人推着那堆车部件从后院顺着滑道慢慢装进大货的车厢内。

    “嘿!这帮人想溜走!”陈展丢掉烟头,兴奋地说。

    很快,等所有配件塞进货车,有人关闭好车厢门,大货车启动起来,几个黑影也随之消失了。

    “跟上,跟上,看看他们去哪里。”我急忙催促陈展。

    就在陈展准备启动车跟上那部货车的时候,几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黑影突然围住我们的车。

    “下来!你们两个干嘛的!?”有人突然亮出手电照射我们,还有人试图拉开车门,幸好陈展锁着车门,他们没有得逞(停车就落锁是陈展一直的好习惯)。

    “我们……你们是干嘛的?”我用手遮住刺眼的光柱,反问道。

    “赶紧给老子下来,你们在这里停了多久了?”有人边问边用金属棒敲击着车身。

    “我就说这车里有人吧,老远就看见这里烟头一闪一闪的。” 黑暗中不知道谁在说。

    我心里一凉,明白肯定是陈展在盯梢的时候抽烟,烟头的火光远远就把我们给暴露了。真是业务不精,害死人。

    “怎么办?”我转身问陈展,我看见他似乎挺冷静,一边遮着面部,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还能怎么办?赶紧跑呗!”陈展立即松开手刹,点火踩油门。我感到猛地一股推背感,车辆迅速启动,撞开拦在车前的俩人,如离弦之箭窜出了好几米远。

    我以为已经甩掉那些黑影,还没等我庆幸,很快就发现后面漆黑的路上快速闪过几道光柱,有人开车追了上来。

    “快!快!有人追来了!”我紧张地喊道。

    陈展看了看后视镜,迅速踩离合换挡,将车一下提到了一百码以上。

    陈展多年的赛车技术帮了大忙,追赶的人明显和陈展开车技术不在一个层次。数分钟后,追赶的车就被远远甩在了后面。

    

    当从漆黑的小路终于转到灯火通明的车道后,我总算松了口气。

    “大意了。”陈展看后面没有车追,将车停在路边,也长长舒了口气,摸出支烟刚要点上,忽然想起什么,立即将烟攥在手里揉碎丢出车外。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装作没看见,宽慰道。

    因为怕人跟踪,陈展和我没敢立即回去。

    开着车在市里兜圈,不知道陈展把车开到了什么地方,前方有个限行标志,我们只好调转车头,重新选择道路驾驶。杭州是个风景城市,到处都是限行区域,开车极为麻烦。

    “唉,可惜不知道那大货开到哪里,不然将他们一锅端了。”陈展打着方向盘,叹了口气。

    看着前面的限行标志又联想起之前的大货车,我脑子里闪出个想法。

    “我知道了!”我忽然一拍大腿,大喊起来。

    “知道啥了?”陈展被我吓了一跳。

    “记得刚刚那辆能装下一辆车的大货么?”我问。

    “记得,怎么?”陈展有些不解。

    “你记得之前孙胖子说,很多车辆开到景区附近就没信号了,找也找不到车?”

    “你啥意思?”陈展还是没想明白。

    “如果你知道你偷来的车上装着GPS定位器,你会急着把车开到自己老窝么?”我反问他。

    “当然不会!我傻啊!”

    “对啊!如果是我,肯定会先想办法处理车里的定位器。”我激动起来。

    ★★★

    刚刚那辆大货车忽然让我反应过来:将车从车行骗出后,知道车辆安装有GPS定位器,所以并不会立即将车辆开到和自己有关的地方,而一定是想办法将车里的GPS定位器清除干净或想办法屏蔽掉信号。

    能在那么短时间就让车辆的GPS信号全无,又能让车辆突然消失在监控之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车辆驶进一辆改装过的大货车内,而这辆车的货厢一定安装有信号屏蔽装置;同时车里应该还有人立即对车辆进行拆除,找出GPS定位器。

    

    “不对啊!既然他们有那么专业的技术,干嘛去我们店里拆除GPS设备?不是多此一举?”陈展还是没想通。

    我打开手机地图:“你看,这是孙胖子店,这是我们的南站店。是不是距离不远?如果我一直开着带有GPS的车跑,不就把自己的路线给暴露了?再说,我查过了孙胖子的店,那附近道路限行,很多大货根本开不进去,所以他们就只能就近找地方,先把车里的GPS拆除后,再找地方汇合,将车辆弄走。”

    “行啊!老朱,真有你的!不光能找GPS,分析问题也有一套啊!可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呢?”陈展反问。

    “孙胖子他们不是有资源么,叫他找人调取监控,查他们车辆失踪时,附近路口有没有可疑的大货出入,比对下就知道了。”我斟酌着说。

    陈展很快把我的推测告诉了孙胖子,嘱咐他按照我说的去查监控。

    只过了一天时间,孙胖子兴冲冲打来电话:“朱老师真可以!我找人调取了监控,那段时间确实有一搬家公司的大货出现过,现在已经报警,让警察去找这辆车。”

    “孙老板不怕警察反过来找你们麻烦么?”我没想到孙胖子那么快报警,调侃道。

    “嗨,不报警还不是怕麻烦么。可这些家伙实在是太坏了,骗到老子头上,好几十万的损失,总不能便宜了那帮混蛋!”孙胖子愤愤不平。

    “你以后也别总想贪便宜,早告诉你了,有些抵押车生意不能碰!”孙胖子嗓门很大,陈展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忍不住凑过来劝说。

    “不做了,不做了,赔本买卖再也不做了!”孙胖子连忙表态。

    我让孙胖子再告诉警察,西溪那家修理厂有点可疑,一起也查查。

    ★★★

    差不多两周后,孙胖子拎着一堆水果来店里。

    “老陈,抓住了!还真给朱老师说中了!这帮人就是利用大货车做的案。”孙胖子兴奋地嚷道。

    警方根据线索,迅速在案发时间搜索了景区的路口监控,很快就找到一辆外观喷涂为某搬家公司的大货车。

    大货是套牌车,但警方还是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了大货经常行驶的路线,通过布控抓到了这辆改装后的大货车。

    根据大货车司机的交代,警方一举端掉了这个骗、拆、售一体化的职业诈骗团伙。

    事情正如我猜想那样,这帮职业诈骗团伙知道很多车行有非正常渠道进的抵押车,车辆并没什么问题,但是手续不齐全,没法过户上牌。出了事,车行也不敢轻易报警。

    他们针对这个情况琢磨出一个诈骗的项目,伪造身份,利用购买来的他人身份信息进行购车贷款。这些问题车本身价格就不高,以很低的首付就可以把车骗走。他们事先改装了一辆大货车,在里面安装了信号屏蔽仪和拆车设备,当同伙把车骗到手,就把车开进大货车内部,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

    根据事先计划,被骗车辆在大货内就会拆除车辆的蓄电池,切断整车电源。一般车行为了省事,几乎都是安装的外接电源式GPS定位器,电源供电都是直接连接的汽车自身电路,拆除蓄电池,GPS也就成了废铁一块,发挥不了作用。

    不过,也有些被骗车辆装了自带电源的GPS装置,在车辆驶出大货后有时会零星发出信号,但是很快就会被发现,继而拆除。

    将切除电源的车辆直接送进设在郊外的修理厂,进行整车拆除后,再分批运往各地的汽配市场。

    这些人并不打算卖整车,而是卖车部件。

    南方很多地方,盗车团伙盗窃车辆后,并不是为了卖黑车,而是将盗窃来的汽车拆解,将零配件转卖到专门的汽配市场和修理厂。在那里,很多车辆拆零卖往往比整车卖的价格还要高许多,而且也比卖整车安全得多。

    

    他们选择的接货地点在西溪景区,因为部分景区内部位置相对偏僻,既没有摄像头,到了傍晚人烟也稀少。

    孙胖子丢失的那辆车和我前面分析的一样,他的店位于闹市口,四周也多是摄像头,附近很多路口限行,他们的大货车出入不方便,加之车牌是假的,路线过长,很容易暴露。因此,就近找到我们南站店先拆除GPS设备。特意安排女驾驶员,就是为了迷惑与之打交道的店员,毕竟车辆是骗来的,很多手续还不全,没法解释清楚。

    至于我们提供的那家可疑的修理厂,警方也派人去了现场,可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不过根据案犯交代,那里确实是他们拆卸赃车配件,进行存储和转运的窝点之一。

    让孙胖子没想到的是,根据警方调查,包括其他被骗车行里,其实都有该团伙的“内鬼”,他们的员工被人收买,里外勾结,将车辆信息、车价、车贷以及车辆被安装GPS定位器等信息统统透露给了对方,使得骗子更加有针对地选择合适的下手目标,实施计划也更从容。

    只是孙胖子很郁闷,自己那辆保时捷早就被对方拆除零件,分散卖到了外地。虽然警方缴获了许多赃款,可孙胖子卖的是不合法的抵押车,非但得不到补偿,还受到警察的一番训诫。

    虽说是破了案,可我还有几个疑团没解开:这个团伙从组织策划到实施无不精准专业,这么轻易地被瓦解有点不合常理,最重要的是,那个女骗子怎么知道我们南站店可以拆除GPS设备?这个业务比较特殊,我们从没有对外宣传过,只有老顾客才知道,但似乎对方对我们特别熟悉。

    陈展显然没想这么多,还心心念念着姑娘。

    ★★★

    “那买车的女骗子抓到了么?”陈展好奇地问。

    “别提了,那女的不知道听到什么风声,跑掉了,警察正在到处找她,估计也跑不掉。”孙胖子剥开一根香蕉自顾自吃起来,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不对,你这哪里像人财两空的状态?老实交代,还有什么没告诉我们的?”陈展和孙胖子结识多年,觉得他态度怪怪的,上前去咯吱胖子。

    孙胖子最怕痒,在陈展的围追堵截下,实在躲不过去,嘿嘿笑着说:“行了!行了!别挠了!真是啥事瞒不住你老陈!”

    虽然我们没法帮助孙胖子追回被骗的保时捷车,但是警察及时帮助另外几个车行找回了还没来得及销售出去的汽车部件,算是挽回了大部分损失。

    孙胖子在这件事里,是帮大家抓获骗子的功臣,又蒙受了损失,几个车行老板过意不去,商量一番后,有的回去立即把欠孙胖子的款还上,有的悄悄给了孙胖子走货的超级优惠价,还有的表示孙胖子今后从自己店里拿车,可以原价转给他。

    “难怪,你这是因祸得福啊!孙胖子,那我们的帐可以算算了。这次是朱老师帮了大忙,上次我让你包个红包,你就给人家塞了两瓶矿泉水,真是好意思!”陈展知道我心里还是不爽。

    “嘿嘿,老陈,我这不是特意来感谢大家的么,晚上我请客。朱老师想吃什么?”孙胖子豪气地问我。

    我这次把握住机会,把孙胖子拉去海鲜店狠狠宰了一顿。店内,酣畅淋漓,店外,车水马龙。这形形色色的变幻间,隐藏着多少秘密和贪念,而我们店里的秘密,是不是已经不再是秘密?

    *文中配图均来自网络,仅用于补充说明。

    来源:苍衣社 微信号:cang1she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17 17:59:08    跟帖回复:
       沙发
    先看看~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美人儿一过,连着定位的车都人间蒸发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