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偷闲浮生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民国女工月薪值只金戒 男工夜夜下舞场?
10916 次点击
68 个回复
偷闲浮生 于 2019/8/8 15:42: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网络上曾经看到一篇标题耸动的网络热帖《解放前纱厂女工每月可打一只金戒指!男工夜夜下舞场、嫖*妓、养小》。怀揣这一个八卦三俗加半专业的心,笔者辨析了贴子所表达的内容,并做出了一些判断。

    首先,该帖中所说纱厂女工每月可打一只金戒指的实例虽然是小说杜撰的情节,但基本符合历史事实。下面我们就以大家所熟悉的小说《包身工》为例(以下简称《包》),看看“芦柴棒”们(纺织女工)是否如小说中说的那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在我们的传统印象中,夏衍的《包》文描述旧中国的包身工,她们过的是“猪一般的生活”,像泥土一般地被践踏。即使衰弱到不能走路还被用鞭子抽着去工作,直到累得手脚像芦柴棒一般的瘦,身体像弓一般的弯,面色像死人一般的惨。包身工们每分钟都有死的可能,“直到被榨完残留在皮骨里的最后的一滴血汗为止。”(《高中语文》必修一第44页,人民教育出版社。)

    



    这些直观的描述揪住了许多人的心,所以一提到旧中国的工人,不由自主的会想到他们的痛苦。但这并不是“芦柴棒”们生活的全部,这是《包》的原文提到“‘芦柴棒’现在的工钱是每天三角八分,拿去年的工钱三角二分做平均,两年来带工老板从她身上实际已经收入230块钱了!”

    而另一份历史资料中记载1918年到1940年上海工人罢工情况的表格中如是记录了《包身工》所描写的“芦柴棒”们的收入基本与小说相符合(通过简单的计算可以得知,纺织行业的工资时薪一小时为3、4分钱,正跟《包》一文中一天3毛8到4毛不到差不多。)这就是说芦柴棒们这样的非熟练工一个月的薪水10块钱。

    那么,10块钱的月薪在当时是什么水平的工资呢?

    



    曾经担任过第六届中央委员、中央妇委书记的张金保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表示:上1920年代中期,她从鄂城乡下来汉口第一纱厂做工,1个月后,“领到半个月的工资(七块大洋),另外半个月的工资被厂里当作押金扣下了。我拿着钱心里高兴极了,因为这意味着我每个月可以挣十四块钱,可以勉强糊口养家。”

    第二年,张金保一人看管两台织布机,月薪30多块钱。“这样,我的生活好些了,开始有了点积蓄。”

    为了不能淡化万恶的旧社会,张金保才说“十四块钱,可以勉强糊口养家”。而在《银元时代生活史》中,作者毫无顾忌地说自己在上海当见习医生时,每月薪资虽只8元,但袋中常有铿锵的银元撞击声,使他气概为之一壮,外表飘飘然,“第一个月,吃过用过,口袋中还剩下五块钱。”

    上海市公安局,巡警月薪10至13元,巡长16至18元。《银元时代生活史》一书也披露:上海卫生局的1名科长,月薪也不过30元,也就是说,如果不计算各种灰色、黑色收入,1名科长和一名熟练的纺织女的月薪是相当的。

    



    而在老舍小说《我这一辈子》中的主人公“臭脚巡”(北京的巡警)月薪是9块。按照老舍的说法一份炒肉丝,三个火烧,一碗馄饨带两个鸡蛋,这些只要1毛二三,如果1毛5,就可以再来一壶老白干喝喝了。而“臭脚巡”说“一个月六块,扣三块半伙食钱,二块多钱拉扯一儿一女勉强还能过下去。”

    那么芦柴棒的月薪(不包括她实际给包工头拿走的230块钱)10块钱(按当时市价,差不多可以交换200斤大米①),养活她一个人应该可以说过去了。

    如果像张金保那样“月薪30多块钱”,按金价汉口1920年,每两38元,1927年65元,1935年金价最高90元、最低76元,上海1920年,每两21元,1927年37元,1935年上海最高96元、最低77元计算,除去每月吃喝用度,当然有可能“每月打一只金戒指”。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为了规避纸币和银元的汇率波动,清末到民国,包括江浙等地区的沿海城市家挺普遍会过日子且有存小黄鱼(小金条)的习惯,今天新人结婚的时候,上海人宁波人拿黄金能给子女凑出戒指项链的彩礼可以说是这种风俗的延续。

    至于“男工夜夜嫖*妓”的问题,可以从冯玉祥的自传《我的生活》看出,情况也基本属实:想不到在这种天然富庶的地方,竟有这样多的穷人,而且穷到这样的地步!我曾注意轿夫的生活,实在非常可怜。他们做着苦力,却过着很堕落的生活。十个有九个抽大烟,走到哪里都有娼妇,总说回家去,好像随地都有他们的家眷一般。吃得很好,餐餐米粉肉。酒和赌也沉溺得厉害。他们这样地用大烟、赌博、酒和女人来斲丧自己,而干的又是出力卖命的事,因此人人面黄肌瘦,像痨病鬼一样。

    需要指出的是,我们无意将逝去的时代美化为文艺腔调的“民国范”。民国,尤其是抗战爆发前的普通工薪阶层,虽然温饱不愁,但依然面临着和今天一下的高房价房租问题,并且与今天的上班族一样,北上广的地区的房地产也是那个时代的飘一族难以承受的。

    以房价格为例:上海的石库门一层楼,有电灯、自来水,月租10块钱;住客栈,每一铺位3角5至6角;纱厂宿舍,月租2到5元不等,两层楼可住10人,自来水由厂方提供,有的还供电,带家眷者,两家分租一层,费用1元多;最好的宿舍,为砖瓦结构,铺地板,长宽500立方尺,容积5000立方尺,有厨房、路灯和下水道,月租6至9元;此外,工人也可租地,结庐而住,半亩地年租金200元,21户人家分摊,平均下来每户每月8毛钱,当然,环境极差。

    又如在北京:“四合院,房租每月20圆左右;一间20平米的单身宿舍,月租金4-5圆……鲁迅所购买的西三条胡同21号四合院有好几间房屋和一个小花园,售价国币1000圆。”

    和今天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兄弟一样,《包》文中的非熟练女工要想在沿海发达地区生活得轻松安逸,依然是个奢望,而今天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也和那个时代的公务员们一样,必须把在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有车有房的成半生奋斗的人生目标。

    按民国时期的统计计算,抗战前夕(1933年),上海工人的月工资一般为20元,双职工家庭年收入为400元以上。技术工人、小学教师、医护人员等家庭的月收入超过50元,达到小康水平;中级职员、工程师、中学教员、医生、记者、作家、律师和一般演员的家庭(如1935年周璇在华艺的薪水一个月是50块钱,1937年《马路天使》爆红,周璇的薪水200块一个月),月收入一二百元以上,则进入中产阶层。

    抗战前10年内,扣除物价上涨因素,上海工人实际收入年均增长0.9%。作为中国工业最发达、产业工人最集中、商品经济最繁荣的大都市,这一指标具有典型意义。不幸的是,1937年7月爆发的卢沟桥事变,无情地打断了民国的现代化进程,几乎将中华民族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那些曾经民国工薪阶层的“中国梦”也随即破灭。

    ①据《上海解放前后物价资料汇编》和《上海工人运动史》披露:1927年在上海,二号梗米1石14元,面粉1包3.30元,切面1斤0.07元,猪肉1斤0.28元,棉花1斤0.48元,煤炭1担0.14元,煤油1斤0.06元,肥皂1块0.05元,香烟1盒0.036元,茶叶1斤0.23元,活鸡1斤0.37元,鲜蛋1个0.027元,豆油1斤0.19元,食盐1斤0.043元,白糖1斤0.096元,细布1尺0.107元。“石”,应为156斤;1包面粉,约为45斤。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15:54:08    跟帖回复:
       沙发
    潜水出来冒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16:07:46    跟帖回复: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16:31:16    android
       第 4
    好像二战日本人不但没有让占领区的经济倒退,而且还更加繁荣起来了。倒是到了日本人走了,那啥来了,经济彻彻底底的完蛋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16:40:53    跟帖回复:
       第 5
    很多文章都是如此,事实清楚,结论错误。毛萎人那时好像才七八个大洋。教授二三百个大洋,还有法租界的巡捕,也有三百个大洋,绝对是高收入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16:43:40    android
    6
    说明工人阶级地位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17:32:02   
    7
    最近金价340/克左右,
    一个旧式戒指, 大概在10-15克是上下,
    加上加工费, 在4000-6000之间.
    现在的工人一个月工资, 也是一个金戒指.

    另根据主帖最后的资料, 整理了一下1927年的大洋和今天人民币的兑换关系,
    大米: 9分  -5元, 1:55
    面粉: 7.4分-3.5元  1:47
    切面: 7分4.5元, 1:65(这里有点奇怪, 主帖的面条居然比面粉便宜)
    猪肉: 28分-15元, 1:53
    棉花: 48分28元, 1:50
    香烟: 3.6分5元, 1:139
    茶叶: 23分-大致50元, 1:217
    活鸡: 37分-25元, 1:68
    蛋:  2.7分/个-1.2元/个, 1:44
    盐: 4.3分3.5元, 1:81
    糖: 9.6分8元,1:83
    豆油: 19分9元, 1:47
    农产品大致在1:50上下, 工业品不好说, 两三百倍也不稀奇.

    最后看黄金.
    如果用27年黄金价格计算,一两37块大洋, 当时的一两约37克(1斤600克, 16两),
    正好一块钱一克,
    所以按金价, 则是1:340.
    到了35年, 金价达到了96元1两,
    折合成克, 就是2.6元/克. 1:130.

    再看房租:
    上海的石库门, 一层不到50平方, 月租10块
    北京20平单身宿舍, 月租5块
    北京四合院, 月租20块.
    购买一个小四合院, 1000块.
    如果大致按照四合院100平米计算, 则北京上海的房租在2毛1平米, 售价是10块1平米.
    租售比1:50, 非常低. 所以售价没有可参考性, 只考虑租金.
    现在二线城市的单身公寓, 大致相当于当年的上海石库门, 租金约1500-2000/月. 单间分租, 800-1000每月。
    也就是说,房租的比例,大概在1:150到1:200。
    跟黄金比较接近。

    考虑到农产品产量提升的缘故, 按照黄金和房租计算可能比较合理。
    30元月收入,大致相当于今天的4000-6000元,
    但总的来说,房价相对高了,农民的收入相对低了。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8/8 17:35:11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18:02:24    跟帖回复:
    8
    上海市公安局,巡警月薪10至13元,巡长16至18元。《银元时代生活史》一书也披露:上海卫生局的1名科长,月薪也不过30元,也就是说,如果不计算各种灰色、黑色收入,1名科长和一名熟练的纺织女的月薪是相当的。
    -------------------------------------------

    难怪被推翻了,看看现在苏州公务员的工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19:14:25    跟帖回复:
    9

    吾比邻前辈称叔,是个南货店店员,大小老婆。大概是日战期失业带来大小老婆回家乡,就是吾家隔壁,当然生计成问题,只好上山砍柴(本来就是农家小子),吾村人留下了一句俗语“阿是奈能,篇担柴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19:17:11    跟帖回复:
    10

    吾比邻前辈称叔,是个南货店店员,大小老婆。大概是日战期停业,带大小老婆回家乡,就是吾家隔壁,当然生计成问题,只好上山砍柴(本来就是农家小子),吾村人留下了一句俗语“阿是奈能,篇担柴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19:24:59    跟帖回复:
    11
    一面
    一九三二年,就是一·二八那年的秋天我在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当卖票的。
    一天中午,我赶到虹口公园去接班,天空正飞着牛毛细雨,六路车早班的最后一趟还没回来——还要等半个钟头的样子。心里想:到内山书店去吧,在那里躲一会儿雨,顺便歇歇也好。因为接连一个礼拜的夜班,每天都要在车上摇晃十一个钟头,已经使我困软得象一团棉花了。
    店里空荡荡没有一个顾客,只有店后面长台子旁边有两个人用日本话在谈笑。他们说得很快,听不清说些什么。有时忽然一阵大笑,像孩子一样的天真。那笑声里,仿佛带着一点“非日本”的什么东西;我向里面望了一下——阴天,暗得很,只能模糊辨出坐在南首的是一个瘦瘦的,五十上下的中国人,穿一件牙黄的长衫,嘴里咬着一枝烟嘴,跟着那火光的一亮一亮,腾起一阵一阵烟雾。
    门外,细雨烟似地被秋风扭着卷着,不分方向地乱飞。店里冷得象地窖一样,冷气从裤管里向上钻。忽然,我看见架上横排着一列中文的《毁灭》。《毁灭》?我记得一本什么杂志上介绍过,说是一本好书。看一下那书脊,赫然印着“鲁迅译”三个字,我便象得到了保证似地,立刻从书架上抽下一本。
    我先看那后记(我读鲁迅先生的书,一向是这么读法),但是看完第一面就翻不开了:书没有切边。一个矮小而结实的日本中年人——内山老板走了过来。“先生,这本书多少钱?”对于同情中国的内山老板,我总是带着敬爱和感激叫“先生”的,虽然并没有什么根据。
    他殷勤地点头,嘴里“Ha,ha,”着,接过书翻了翻底页:“一块四。”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放在我左手的桌角上了。
    像我,穿着一身黄卡叽布的工人制服,嵌着“Conductor!XX”蓝磁牌的制帽歪戴在后脑勺上,平素看惯了西装同胞的嘴脸,现在忽然受着这样的优遇,简直有点窘了起来。
    我不好意思地笑一下,鞠了一个“半躬”,摸摸里衫上的衣袋——里面只剩一块多钱,那是我和一个同住的失业工友那几天的饭费。我有些懊悔自己的莽撞了。我红了脸说:“贵了。”
    他没有注意到我的窘相,扬着眉毛,一半正经一半好像故意逗人笑似地用他那肥厚的手掌在书上拍一拍,又用粗短的手指“嗤啦嗤啦”捻那张灰绿色厚布纹纸的封面:“哪里贵?你看这纸……”
    很厚的洋纸,印得很清楚,相当厚的一大本书。摸在手里,有一种怪舒服的感觉。
    “你买一本吧,这书是很好的。”
    我真踌躇起来了;饭是不能不吃的,然而书也太好了,买一本放在床头,交班回来,带着那种软绵绵的疲倦躺着看这么几十页,该多好!我摩挲着那本书,舍不得丢开,不说买,也不说不买。
    内山老板大概这时看出点什么苗头,就笑着回头对里面说了一句日本话,原先和内山说话的那个老人咬着烟嘴走了出来。
    他的面孔是黄里带白,瘦得教人担心,好像大病新愈的人,但是精神很好,没有一点颓唐的样子。头发约莫一寸长,原是瓦片头,显然好久没剪了,却一根一根精神抖擞地直竖着。胡须很打眼,好像浓墨写的隶体“一”字。
    “你要买这本书?”他看了我一眼。那种正直而好心肠的眼光,使我立刻感到身上受了父亲的抚摩,严肃和慈爱交综着的抚摩似的。
    “是的。”我低低地说。
    他从架上扳下一本书来,版式纸张和《毁灭》一模一样,只是厚一点点,封面上印着两个八分体的字:《铁流》。
    他用竹枝似的手指递给我,小袖管紧包在腕子上:“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
    他是谁?对这样一个平日被人轻视的工人那样诚恳的劝告?我一进门的时候原就有点疑惑;现在更加疑惑了,虽然猜不出是谁,但自己断定:一定是一个不平常的人。
    我一翻那定价:一元八角!
    “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我的话低得自己都听不见了,我不知道怎样才好。
    我低了头——头脑里轰隆轰隆的。我不敢看他的脸。我听见他在问我:“一块钱你有没有?一块钱!”
    “有!”我抬起头,顿时恢复了勇气。
    “我卖给你,两本,一块钱。”
    什么?我很惊异地望着他:黄里带白的脸,瘦得教人担心;头上直竖着寸把长的头发;牙黄羽纱的长衫;隶体“一”字似的胡须;左手里捏着一枝黄色烟嘴,安烟的一头已经熏黑了。这时,我忽然记起哪本杂志上的一段访问记——
    “哦!您,您就是——”
    我结结巴巴的,欢喜得快要跳起来了。一定是他!不会错,一定是他!那个名字在我的心里乱蹦,我向四周望了一望,可没有把它蹦出来。
    他微笑,默认地点了点头,好像我心里想就要说的,他已经统统知道了一样。
    这一来不会错了,正是他!站在前进行列最前面的我们的同志,朋友,父亲和师傅!憎恶黑暗有如魔鬼,把一生的时光完全交给了我们,越老越顽强的战士!我又仔细地看他的脸——瘦!我们这位宝贵的战士的健康,差不多已完全给没有休息的艰苦工作毁坏了。
    他带着奖励似的微笑,指着《铁流》对我说明:“这书本来可以不要钱的,但是是曹先生的书,现在只收你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你的。”
    我费力地从里衫的袋里(公司为防止我们“揩油”,衣衫上一只袋都没有缝)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元,放到他的手里——他的手多瘦啊!我鼻子里陡然一阵酸,像要哭出来。我恭敬地鞠了一躬,把书塞进帆布袋,背起便走出书店的门。
    这事现在已经隔了四年;在这四年里,我历尽了艰苦,受尽了非人的虐待,我咬紧了牙,哼都不哼一声。就是在我被人随意辱骂、踢打……的时候,我总是昂着头。我对自己说:
    “鲁迅先生是同我们一起的!”
    这样我就更加坚强起来。
    现在,先生是死了!我们不愿恣情地悲痛,这还不是我们恣情悲痛的时候;我们也不愿计算我们的损失,这是难于计算的;前面是一条路,先生没有走完就倒下了,我们只有踏着他的血的足印,继续前进。
    在前进中,我不能自已,写下了上面的话。
    一九三六年十月 [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19:35:35    android
    12
    用判决书认定上班,当今社会,无薪,举世无双的大恶霸行为!
    讨薪的林丹被欠薪的奥羽俱乐部起诉了!
    法官给原告魏XX看病,让其去北京抽血,沈阳法院医疗水平世界超一流!被告美,法院不理睬,这被告当的潇洒、自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8 21:54:12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7楼第 7 楼 lulu2000 2019/8/8 17:32:02  的原帖:最近金价340/克左右,
    一个旧式戒指, 大概在10-15克是上下,
    加上加工费, 在4000-6000之间.
    现在的工人一个月工资, 也是一个金戒指.

    另根据主帖最后的资料, 整理了一下1927年的大洋和今天人民币的兑换关系,
    大米: 9分  -5元, 1:55
    面粉: 7.4分-3.5元  1:47
    切面: 7分4.5元, 1:65(这里有点奇怪, 主帖的面条居然比面粉便宜)
    猪肉: 28分-15元, 1:53
    棉花: 48分28元, 1:50
    香烟: 3.6分5元, 1:139
    茶叶: 23分-大致50元, 1:217
    活鸡: 37分-25元, 1:68
    蛋:  2.7分/个-1.2元/个, 1:44
    盐: 4.3分3.5元, 1:81
    糖: 9.6分8元,1:83
    豆油: 19分9元, 1:47
    农产品大致在1:50上下, 工业品不好说, 两三百倍也不稀奇.

    最后看黄金.
    如果用27年黄金价格计算,一两37块大洋, 当时的一两约37克(1斤600克, 16两),
    正好一块钱一克,
    所以按金价, 则是1:340.
    到了35年, 金价达到了96元1两,
    折合成克, 就是2.6元/克. 1:130.

    再看房租:
    上海的石库门, 一层不到50平方, 月租10块
    北京20平单身宿舍, 月租5块
    北京四合院, 月租20块.
    购买一个小四合院, 1000块.
    如果大致按照四合院100平米计算, 则北京上海的房租在2毛1平米, 售价是10块1平米.
    租售比1:50, 非常低. 所以售价没有可参考性, 只考虑租金.
    现在二线城市的单身公寓, 大致相当于当年的上海石库门, 租金约1500-2000/月. 单间分租, 800-1000每月。
    也就是说,房租的比例,大概在1:150到1:200。
    跟黄金比较接近。

    考虑到农产品产量提升的缘故, 按照黄金和房租计算可能比较合理。
    30元月收入,大致相当于今天的4000-6000元,
    但总的来说,房价相对高了,农民的收入相对低了。

    那时候的黄金纯度达不到现在的水平吧?纯度低的黄金价格差很远。
    回帖人:
    跛五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0 11:22:51    跟帖回复:
    14
    杜月笙也操控工人罢工。哈哈哈。当年工人的地位比现今到底高不高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1 7:26:16    跟帖回复:
    15
    10916 次点击,68 个回复  1 2 3 4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民国女工月薪值只金戒 男工夜夜下舞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