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2 20:31:42    引用回复:
301
转至第279楼第 279 楼 天际放逐 2019/8/12 9:09:16  的原帖:鲁迅之后没有鲁迅转至第280楼第 280 楼 中森集团 2019/8/12 10:34:38  的原帖:全国不是培养了千千万万个小鲁迅么?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282楼第 282 楼 范国治 2019/8/12 10:50:10  的原帖:懂什么?人家说的是社会钳制舆论,致使人民不敢放言,鲁迅不再!再有尔等狗屁不懂乱放皇言的小美粉粉饰污蔑。
转至第292楼第 292 楼 中森集团 2019/8/12 12:39:04  的原帖:老鲁粉有本事把大饥荒也给美化一下可好
转至第295楼第 295 楼 范国治 2019/8/12 15:46:39  的原帖:大饥荒?谁给起的名?是低标准吧?低标准就是勒紧肚子干社会主义,就是‘马儿跑,马儿不吃草’干社会主义!就是早期‘996’。
转至第297楼第 297 楼 中森集团 2019/8/12 16:38:11  的原帖:老鲁粪是不承认大饥荒么?
转至第298楼第 298 楼 范国治 2019/8/12 17:06:17  的原帖:‘终身集团’?小美粉,不要编造历史名词!‘低标准’就是低标准,不是什么‘大饥荒’!你以为你比‘中央’更厉害?更能恰如其分‘叙实’历史?‘大饥荒’带有自然色彩;而‘低标准’是人为设定!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灾难,是‘七分人祸,三分天灾’;不是什么‘大饥荒’,是‘高标准’成为黄粱梦,不得已改为‘低标准’。隐含着巨大的政治失策!容不得小美粉胡乱造句!

转至第299楼第 299 楼 中森集团 2019/8/12 17:13:05  的原帖:大饥荒怎么就成了自然成分了?大饥荒是中性词,怎么你还给定标准了么?真是个大文盲
转至第300楼第 300 楼 范国治 2019/8/12 17:37:47  的原帖:应景了吧?半点男人的力度都木了!完蛋了!回家哄老婆玩蛋吧!拜拜,不和孩子耍了。
赶快逃吧,祖师爷被扒了,你这孝子再说下要光屁股多难看,不是大饥荒,是食粮低标准了,低到饿死三千万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6:30:33    跟帖回复:
302
   (1)
    一、 树人反社会思想根源

    树人反社会思想根源在于祖父周福清参与科举考试作弊案。

    树人之祖父,谱名周致福,后改福清,字震生,号介孚,一号梅仙,生于道光十七年(1837)。同治十年(1871)中进士,十三年(1874)由庶吉士散馆选授江西金溪县知县。光绪四年(1878),因懒政事被劾改教官,仕途无望,五年(1879)用银两捐得内阁中书,同年九月到阁当差。十九年(1893)四月,丁母忧(母去世),回籍守制3年,守制完周福清已经59岁了,这银两花的有点冤。

    光绪十九年(1893)七月十二日,周福清偕仆人陶阿顺,由绍郡启程进京探亲。二十三日,路过上海,探闻浙江正考官殷如璋与周福清有同年考取进士之谊。周福清起意为儿子周伯宜考试求通关节,并欲为亲友中马、顾、陈、孙、章五姓有子弟应试者嘱托,希图中试,求得一官半职。俟主考允诺,再向各亲友告知,择其文理清通诸生列名。周福清素知各亲友家道殷实,不患无人承应,事后必有酬谢之资。于是立即由上海雇船开驶,二十五日晚,至苏州停泊。周福清独自拟写关节一纸,内开“五人,马官卷,顾、陈、孙、章又小儿第八”,均用“×宸衷×茂育”字样于答卷内,只要见到考生文章中用到这两个词,就一定是他儿子周伯宜等所托之人,并写洋银一万元空票一纸,加具名片,装入信封。二十七日,正考官船抵苏州阊门码头。周福清嘱令陶阿顺先去投帖拜会,如不肯见,再投信函。谁知陶阿顺将名片、信函一并呈送正考官船上。陶阿顺更傻的是,递交信件后执意要殷如章写个收条,并且当着众人的面说,这封信关系到一大笔钱,你不写个收条我没法交差。殷如章傻眼了,为了显示自己的清廉,他当场打开信件,于是周福清试图贿赂乡试主考官的罪行被抓了个现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8:48:30    跟帖回复:
303
  奴性在鲁迅的笔下是怎么体现的?

                        作者:许全兴
  
   鲁迅对奴性的批判是旗帜鲜明的,直指黑暗的旧社会和专制的旧制度,力图震醒沉睡中的国民。鲁迅对奴性的批判对改造国民性具有深远的影响。
受时代思潮的影响,鲁迅在日本留学时就与同学许寿裳讨论国民性的改造问题:“一 怎样才是最理想的人性?二 中国国民性中最缺的是什么?三 它的病根何在?”鲁迅的父亲为庸医所误而病故,因此,他在1904年弘文学院毕业后便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学医学,目的是学成回国后可以救治像他父亲似的被误的病人的疾苦。在一次上医学课前放的日俄战争新闻电影片的画面中,他看到许多体格强壮的中国人作为看客,麻木地看着日军砍下自己同胞的头颅。他受到强烈的刺激:“觉得学医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我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于是他决计转向提倡文艺运动。
鲁迅对中国社会和国民性有着很深的思考和认识,他痛感当时国民的落后和不觉悟,痛感改造国民性之重要和艰难。他说:“昏乱的祖先,养出昏乱的子孙,正是遗传的定理。民族根性造成之后,无论好坏,改变都不容易的。”与同时代的启蒙思想家一样,他认为辛亥革命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国民的落后、不觉悟。因此,“最要紧的是改革国民性,否则,无论是专制,是共和,是什么什么,招牌虽换,货色照旧,全不行的。”
在前期,鲁迅改造国民性的思想武器是西方的自由、民主、平等思想。在哲学上,他更多地受到尼采的影响。他认为:旧中国,“个人之性,剥夺无余”,倘若国人自觉,个性张,国家则便由沙聚之邦转为人国,“雄厉无前,屹然独见于天下”。因此他说:在当今竞争角逐的世界上,立国“其首在立人,人立而后凡是举;若其道术,乃必尊个性而张精神”。在后期,鲁迅则以唯物史观为武器,观察中国社会,解剖国民性的弱点,唤醒国民的觉悟以起来改造黑暗的社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8:50:24    跟帖回复:
304
   --接前

  鲁迅主要是通过小说、杂文来揭露旧社会的黑暗和腐败,批判奴性,这是他与梁启超、陈独秀对奴性批判的重要不同之处。小说《阿Q正传》是活生生的“画出了沉默的国民的灵魂”,阿Q的精神胜利法集中暴露了国民性中奴性的丑陋、可气和可悲。阿Q是无家、无业、靠打短工为生的农民。他有自尊、自负的一面,村上所有的居民,全不在他眼里,甚至也很鄙薄城里人。他也想造反、革命,改变自己的境遇,由奴才变主子。另一方面,他受尽赵太爷、假洋鬼子和强者们的欺压和凌辱。眼见强者要打他时,他“赶紧抽紧筋骨,耸了肩膀等候着”挨打,丝毫无反抗之意。在受强者的欺压和凌辱后,他心里虽一时愤愤不平,暗暗骂一句“他妈的”之类的话,但很快就认为,这是“儿子打老子”,精神上得到了自我安慰,以为取得了胜利,心满意足,过后也全忘了。阿Q自轻自贱,奴性十足,明明是为强者所打,所侮,所辱,却找种种说法,藉以为反败为胜,在精神上得到了胜利。这就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阿Q精神。在官府审他的大堂上,他吓得身不由己的下跪,被当差人斥之为“奴隶性!”。但他在自认为比他弱的小尼姑、小D等弱者面前又显出是强者,伺机欺负、羞辱他(她)们。他周围的人们也常常欺负他,取笑他,对他的命运麻木不仁,在枪毙阿Q时,他们是喝彩的看客。鲁迅对阿Q及其周围麻木不仁的民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的《孔乙己》、《药》、《端午节》、《孤独者》等作品也都从不同的方面暴露了旧社会的病根和国民弱点,目的是催人留心,唤起觉醒。
鲁迅的杂文,是刺向旧社会的匕首、投枪。他对奴性的批判,小说很形象生动,蕴义无穷,令人品味咀嚼,久久不能忘却;而杂文则文字虽不多,但思想深邃、犀利,有震撼力,同样令人难忘。鲁迅对国民性中的中庸、守旧、好面子、虚伪、势利、媚外、麻木、奴性等病态劣根性多有揭露。总起来看,鲁迅认为,总病根是卑怯、奴性,无自主、自立、自强的反抗精神。
有人认为,惰性是人类思想中本来就有的,中国人的惰性更深。中国人的惰性表现有二,第一是听天由命,第二是中庸。鲁迅则认为:这两种态度的根柢乃是卑怯。“遇见强者,不敢反抗,便以‘中庸’这些话来粉饰,聊以自慰。所以中国人倘有权力,看见别人奈何他不得,或者有‘多数’作他护符的时候,多是凶残横姿的,宛然一个暴君,做事并不中庸;待到满口‘中庸’时,乃是势力已失,早非‘中庸’不可。一到全败,则又有‘命运’来做话柄,纵为奴隶,也处之泰然,但又无往而不合于圣道。”鲁迅痛切地说:“这些现象,实在可以使中国人败亡,无论有没有外敌。”中国人受强者的蹂躏已蕴蓄着很多的怨愤,但有些人却不向强者反抗,而反在弱者身上发泄。鲁迅称这些人是卑怯者,无论如何鼓舞,也不会使他们有面临强敌的决心。他对国民性中卑怯、奴性无比痛恨。他说:“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这些孱头们!”他又说:“意图生存,而太卑怯,结果就得死亡。以中国古训中教人苟活的格言如此之多,而中国偏多死亡,外族偏多侵入,结果适得其反,可见我们蔑弃古训,是刻不容缓的了。”在强者面前,奴颜婢膝,逆来顺受,苟且偷安,这只能导致民族和国家的衰败,直致灭亡,这是惨痛的教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8:51:43    跟帖回复:
305
   ----接前

   鲁迅深刻地指出,几千年的专制等级制度和专制主义的文化是造成奴性的根源。他的小说《狂人日记》,尖锐地揭露了中国封建专制主义的历史不过是人吃人的历史,“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他在《灯下漫笔》中进一步说:“我们自己是早已布置妥贴了,有贵贱,有大小,有上下。自己被人凌虐,但也可以凌虐别人;自己被人吃,但也可吃人。一级一级的制驭着,不能动弹,也不想动弹。……如此连环,各得其所,有敢非议者,其罪名曰不安分!”在几千年的专制社会,中国是奴隶之国,“中国人向来就没有挣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然而下于奴隶的时候,却是数见不鲜的。”官方的学者们竭力美化历史,鲁迅则直截了当地指出,过去的时代是,“一,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针对保守、复古思潮盲目赞颂中国文明,鲁迅激愤地说:“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坏这厨房,则是现在的青年的使命!”
鲁迅对奴性十足的奴才进行深刻地揭露和批判。奴性者虽卑怯,无自主性,但它对强者和弱者有着两副绝然相反的嘴脸:“对于羊显凶兽相,而对于凶兽则显羊相”,“即使显着凶兽相,也还是卑怯的国民”。基于对历史的思考,他说:“至今为止的统治阶级的革命,不过是争夺一把旧椅子。去推的时候,好像这椅子很可恨,一夺到手,就又觉得是宝贝了,而且同时也自觉了自己正和这‘旧的’一气。……奴才做了主人,是决不肯废去‘老爷’的称呼的,他的摆架子,恐怕比他的主人还十足,还可笑。”这是对奴才做了主子而显出的嘴脸的勾勒。他又对主子沦落成了奴才的嘴脸作过揭露:“专制者的反面就是奴才,有权时无所不为,失势时即奴性十足。孙皓是特等的暴君,但降晋之后,简直像一个帮闲;宋徽宗在位时,不可一世,而被掳后偏会含垢忍辱。做主子时以一切别人为奴才,则有了主子,一定以奴才自命:这是天经地义,无可动摇的。”奴才与主子可以转换,但根深蒂固的封建专制主义并没有动摇。这是因为奴才的这种卑劣性是由专制制度造成的。“暴君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暴;暴君的暴政,时常还不能餍足暴君治下的臣民的欲望。……暴君的臣民,只愿暴政暴在他人的头上,他却看着高兴,拿‘残酷’做娱乐,拿‘他人的苦’做赏玩,做安慰。自己的本领只是‘幸免’。”专制制度造出奴才,专制制度需要奴才,专制与奴才是相依为命的。
奴性为奴隶之性,但并非所有奴隶都有奴性,都是奴才。当奴隶觉醒之后便有了反抗意识,这样的奴隶决不是奴才,而是反抗压迫者的英雄。鲁迅说:“古埃及的奴隶们,有时也会冷然一笑。这是篾视一切的笑。不懂得这笑的意义者,只有主子和自安于奴才生活,而劳作较少,并且失了悲愤的奴才。”鲁迅认为,文学家们的使命在于唤醒奴隶们的觉悟。他对宣扬奴化意识以麻醉人的精神的帮凶者表示出极端鄙视和愤慨。他指出:“自己明知道是奴隶,打熬着,并且不平着,挣扎着,一面‘意图’挣脱以至实行挣脱的,即使是暂时失败,还是套上了镣铐罢,他却不过是单单的奴隶。如果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抚摩,陶醉,那可简直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他使自己和别人永远安住于这生活。就因为奴群中有这一点差别,所以使社会有平安和不平安的差别,而在文学上,就分明的显现了麻醉的和战斗的不同。”鲁迅本人的文字是催人觉醒的惊雷,召唤战斗的号角。
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帝国主义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便极力奴化中国人民,力图培植、豢养一批为他们服务的奴才。鲁迅对洋奴、“高等华人”、宠犬、西崽多有揭露批判。他指出:“殖民政策是一定保护,养育流氓的。从帝国主义的眼睛看来,惟有他们是最要紧的奴才,有用的鹰犬,能尽殖民地人民非尽不可的任务:一面靠着帝国主义的暴力,一面利用本国的传统之力,以除去‘害群之马’,不安本分的‘莠民’。所以,这流氓,是殖民地上洋大的宠儿,——不,宠犬,其地位虽在主人之下,但总在别的被统治者之上的。”在谈到电影的作用时,鲁迅指出,流行于上海的西方武侠片、色情片,不仅为西方人“多吸收一些金钱”,而且“冥冥中也还有功效在”,使看者觉得“自己只好做奴才”、“自惭形秽”。这深刻地揭露西方殖民主义者利用电影等文化手段不知不觉地进行奴化教育的卑劣目的。
鲁迅对国民性的解剖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把自己摆进去,这与通常的启蒙思想家站在民众之上居高临下进行教育不同。他说:“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他在《灯下漫笔》中回忆民国初年,纸币暴跌时将纸币兑换成现银时的心情和感想时写道:“我当一包现银塞在怀中,沉垫垫地觉得安心,喜欢的时候,却突然起了另一思想,就是: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成了之后,还万分喜欢。”他又写过:“我觉得革命以前,我是做奴隶;革命以后不多久,就受了奴隶的骗,变成他们的奴隶了。”由于中国旧的传统根深蒂固,因此,“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成了之后,还万分喜欢。”说得多深刻啊!仔细一想,即使在今天,这种现象似曾相识。
鲁迅在青年时代就崇尚个性独立,意志自由。在同各种旧势力的顽强斗争中,他更是横眉冷对,无所畏惧,不屈不挠。毛泽东赞许说:“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的硬骨头精神是中华民族的精神。鲁迅的这种硬骨头精神和他对奴性的深刻批判,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0:25:15    引用回复:
306
转至第305楼第 305 楼 LV长疆 2019/8/13 8:51:43  的原帖:   ----接前

   鲁迅深刻地指出,几千年的专制等级制度和专制主义的文化是造成奴性的根源。他的小说《狂人日记》,尖锐地揭露了中国封建专制主义的历史不过是人吃人的历史,“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他在《灯下漫笔》中进一步说:“我们自己是早已布置妥贴了,有贵贱,有大小,有上下。自己被人凌虐,但也可以凌虐别人;自己被人吃,但也可吃人。一级一级的制驭着,不能动弹,也不想动弹。……如此连环,各得其所,有敢非议者,其罪名曰不安分!”在几千年的专制社会,中国是奴隶之国,“中国人向来就没有挣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然而下于奴隶的时候,却是数见不鲜的。”官方的学者们竭力美化历史,鲁迅则直截了当地指出,过去的时代是,“一,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针对保守、复古思潮盲目赞颂中国文明,鲁迅激愤地说:“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坏这厨房,则是现在的青年的使命!”
鲁迅对奴性十足的奴才进行深刻地揭露和批判。奴性者虽卑怯,无自主性,但它对强者和弱者有着两副绝然相反的嘴脸:“对于羊显凶兽相,而对于凶兽则显羊相”,“即使显着凶兽相,也还是卑怯的国民”。基于对历史的思考,他说:“至今为止的统治阶级的革命,不过是争夺一把旧椅子。去推的时候,好像这椅子很可恨,一夺到手,就又觉得是宝贝了,而且同时也自觉了自己正和这‘旧的’一气。……奴才做了主人,是决不肯废去‘老爷’的称呼的,他的摆架子,恐怕比他的主人还十足,还可笑。”这是对奴才做了主子而显出的嘴脸的勾勒。他又对主子沦落成了奴才的嘴脸作过揭露:“专制者的反面就是奴才,有权时无所不为,失势时即奴性十足。孙皓是特等的暴君,但降晋之后,简直像一个帮闲;宋徽宗在位时,不可一世,而被掳后偏会含垢忍辱。做主子时以一切别人为奴才,则有了主子,一定以奴才自命:这是天经地义,无可动摇的。”奴才与主子可以转换,但根深蒂固的封建专制主义并没有动摇。这是因为奴才的这种卑劣性是由专制制度造成的。“暴君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暴;暴君的暴政,时常还不能餍足暴君治下的臣民的欲望。……暴君的臣民,只愿暴政暴在他人的头上,他却看着高兴,拿‘残酷’做娱乐,拿‘他人的苦’做赏玩,做安慰。自己的本领只是‘幸免’。”专制制度造出奴才,专制制度需要奴才,专制与奴才是相依为命的。
奴性为奴隶之性,但并非所有奴隶都有奴性,都是奴才。当奴隶觉醒之后便有了反抗意识,这样的奴隶决不是奴才,而是反抗压迫者的英雄。鲁迅说:“古埃及的奴隶们,有时也会冷然一笑。这是篾视一切的笑。不懂得这笑的意义者,只有主子和自安于奴才生活,而劳作较少,并且失了悲愤的奴才。”鲁迅认为,文学家们的使命在于唤醒奴隶们的觉悟。他对宣扬奴化意识以麻醉人的精神的帮凶者表示出极端鄙视和愤慨。他指出:“自己明知道是奴隶,打熬着,并且不平着,挣扎着,一面‘意图’挣脱以至实行挣脱的,即使是暂时失败,还是套上了镣铐罢,他却不过是单单的奴隶。如果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抚摩,陶醉,那可简直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他使自己和别人永远安住于这生活。就因为奴群中有这一点差别,所以使社会有平安和不平安的差别,而在文学上,就分明的显现了麻醉的和战斗的不同。”鲁迅本人的文字是催人觉醒的惊雷,召唤战斗的号角。
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帝国主义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便极力奴化中国人民,力图培植、豢养一批为他们服务的奴才。鲁迅对洋奴、“高等华人”、宠犬、西崽多有揭露批判。他指出:“殖民政策是一定保护,养育流氓的。从帝国主义的眼睛看来,惟有他们是最要紧的奴才,有用的鹰犬,能尽殖民地人民非尽不可的任务:一面靠着帝国主义的暴力,一面利用本国的传统之力,以除去‘害群之马’,不安本分的‘莠民’。所以,这流氓,是殖民地上洋大的宠儿,——不,宠犬,其地位虽在主人之下,但总在别的被统治者之上的。”在谈到电影的作用时,鲁迅指出,流行于上海的西方武侠片、色情片,不仅为西方人“多吸收一些金钱”,而且“冥冥中也还有功效在”,使看者觉得“自己只好做奴才”、“自惭形秽”。这深刻地揭露西方殖民主义者利用电影等文化手段不知不觉地进行奴化教育的卑劣目的。
鲁迅对国民性的解剖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把自己摆进去,这与通常的启蒙思想家站在民众之上居高临下进行教育不同。他说:“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他在《灯下漫笔》中回忆民国初年,纸币暴跌时将纸币兑换成现银时的心情和感想时写道:“我当一包现银塞在怀中,沉垫垫地觉得安心,喜欢的时候,却突然起了另一思想,就是: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成了之后,还万分喜欢。”他又写过:“我觉得革命以前,我是做奴隶;革命以后不多久,就受了奴隶的骗,变成他们的奴隶了。”由于中国旧的传统根深蒂固,因此,“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成了之后,还万分喜欢。”说得多深刻啊!仔细一想,即使在今天,这种现象似曾相识。
鲁迅在青年时代就崇尚个性独立,意志自由。在同各种旧势力的顽强斗争中,他更是横眉冷对,无所畏惧,不屈不挠。毛泽东赞许说:“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的硬骨头精神是中华民族的精神。鲁迅的这种硬骨头精神和他对奴性的深刻批判,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
嗯,鲁迅好多所谓的名言多是我浙江泼妇口头禅,恶妇在你眼里也是脊梁吧?你这么需要脊梁拿回家去供起来吧,别出来吓人了。傻批玩意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6:56:26    跟帖回复:
30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0:44:24    跟帖回复:
308
   (2)

要知道考场舞弊在清朝是大罪,要被砍头的,周福清得到消息后逃到上海,躲了几天后,估计是考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因为儿子已经被收监,他回乡自首。官府已经饬查提马家坛、周伯宜到案,由县先后解省,发委审办。钦奉谕旨,遵经饬据讯认前情不讳,诘为预谋买求中试之人,矢口不移,案无遁饰——已成铁案。

    此中,马家坛系会稽县学廪生,为翰林院马传煦之子。而周伯宜系附生,为周福清长子,亦即树人的父亲。后因周福清自首,周伯宜得释放。概言之,根据崧骏的奏折,周福清贿买关节、希图中试的犯罪事实是成立的。

    在清代,对于科举例禁綦严。据薛允升《读例存疑》卷七所载,(1)顺治十五年,即有严旨,后于乾隆五年纂为例文,其文曰“乡会试考试官、同考官及应试举子,有交通嘱托、贿买关节等弊,问实,斩决!”“此例极严,恶其通同作弊也”;(2)咸丰九年,又钦奉谕旨,恭纂例文一条曰“乡会试考试官、同考官及应试举子,有交通嘱托、贿买关节等弊,无论曾否取中,援引咸丰九年顺天乡试科场案内钦奉旨,俱照本例问拟,仍恭候钦定”,“此条则更严矣”。如果采用严格的罪刑法定主义,据此两条例文,则将周福清处以斩决,自不为枉。《读例存疑》又载,乾隆三十八年奏定例文一条:“闻拿投首之犯,除律不准首及强盗自首例有正条外,其余一切罪犯,俱于本罪上减一等科断”。此案有周福清自首一节,据此似又可将斩决减一等,即杖一百、流放三千里。其时,浙江巡抚的意见即欲以此开脱周之死罪,刑部的意见亦大致相同。但是,皇帝认为:“科场舞弊,例禁綦严,该革员辄敢遣递信函,求通关节,虽与交通贿买已成者有间,但未便遽予减等。周福清着改为斩监候,秋后处决,以肃法纪而儆效尤”。科举为抡才大典,关涉整个官僚队伍的素质与效能,自应倍加重视,“例禁綦严”亦在情理之中。周福清贿买关节,知法犯法,无庸讳言,这是犯罪行为,理应得到法律的惩处。
    从周作人等人的回忆来看,在周福清被拟斩监候以后,长期关押在省城杭州的监狱里,几经秋审,而皆得活命。最后,经慈禧批准,终于在辛丑年(1902)间,援例得以释放,在狱中挨了8年,身心俱创,后老死乡里。

    然而,周福清得以免斩,是以向官府贿赂大量金钱为前提的,这也是周家中落的一个重要原因。周家的家财因此散的干干净净,家道从此衰落。树人的父亲不仅没当上举人,连秀才功名也被参革了,在此期间极受伤感和耻辱,心灵更受创伤,于1896年病逝,时刚35岁,树人才15岁。年幼的从此开始尝到了生活的艰辛,在心头燃起对社会的怒火。在《呐喊》的自序里,树人对于这段生活是这么写的,“几乎是每天,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年纪可是忘却了(托词,13~16岁没有记性?),总之是药店的柜台正和我一样高,质铺的是比我高一倍,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外送上衣服或首饰去,在侮蔑里接了钱,再到一样高的柜台上给我久病的父亲去买药。”此一变故,导致树人不得不到亲戚家寄宿,甚至有时被称为“乞食者”,使他小小年纪就备尝了人情冷暖,由此逐渐加深了对社会的仇恨——由于树人祖父因科举作弊而败家,所以树人憎恨传统文化从而走上反孔路;又由于中医没有治好树人父亲的病,所以树人极度反对中医,甚至诬说中医人血馒头可治肺痨病。树人这些幼年精神创伤,是导致他后来进入日本间谍学校滕文书院,专门从事反华事业的根源,但他从来没有谴责或检讨过祖父行贿主考官为儿子考试作弊的罪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4:57:09    引用回复:
309
转至第308楼第 308 楼 侯工A 2019/8/14 0:44:24  的原帖:   (2)

要知道考场舞弊在清朝是大罪,要被砍头的,周福清得到消息后逃到上海,躲了几天后,估计是考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因为儿子已经被收监,他回乡自首。官府已经饬查提马家坛、周伯宜到案,由县先后解省,发委审办。钦奉谕旨,遵经饬据讯认前情不讳,诘为预谋买求中试之人,矢口不移,案无遁饰——已成铁案。

    此中,马家坛系会稽县学廪生,为翰林院马传煦之子。而周伯宜系附生,为周福清长子,亦即树人的父亲。后因周福清自首,周伯宜得释放。概言之,根据崧骏的奏折,周福清贿买关节、希图中试的犯罪事实是成立的。

    在清代,对于科举例禁綦严。据薛允升《读例存疑》卷七所载,(1)顺治十五年,即有严旨,后于乾隆五年纂为例文,其文曰“乡会试考试官、同考官及应试举子,有交通嘱托、贿买关节等弊,问实,斩决!”“此例极严,恶其通同作弊也”;(2)咸丰九年,又钦奉谕旨,恭纂例文一条曰“乡会试考试官、同考官及应试举子,有交通嘱托、贿买关节等弊,无论曾否取中,援引咸丰九年顺天乡试科场案内钦奉旨,俱照本例问拟,仍恭候钦定”,“此条则更严矣”。如果采用严格的罪刑法定主义,据此两条例文,则将周福清处以斩决,自不为枉。《读例存疑》又载,乾隆三十八年奏定例文一条:“闻拿投首之犯,除律不准首及强盗自首例有正条外,其余一切罪犯,俱于本罪上减一等科断”。此案有周福清自首一节,据此似又可将斩决减一等,即杖一百、流放三千里。其时,浙江巡抚的意见即欲以此开脱周之死罪,刑部的意见亦大致相同。但是,皇帝认为:“科场舞弊,例禁綦严,该革员辄敢遣递信函,求通关节,虽与交通贿买已成者有间,但未便遽予减等。周福清着改为斩监候,秋后处决,以肃法纪而儆效尤”。科举为抡才大典,关涉整个官僚队伍的素质与效能,自应倍加重视,“例禁綦严”亦在情理之中。周福清贿买关节,知法犯法,无庸讳言,这是犯罪行为,理应得到法律的惩处。
    从周作人等人的回忆来看,在周福清被拟斩监候以后,长期关押在省城杭州的监狱里,几经秋审,而皆得活命。最后,经慈禧批准,终于在辛丑年(1902)间,援例得以释放,在狱中挨了8年,身心俱创,后老死乡里。

    然而,周福清得以免斩,是以向官府贿赂大量金钱为前提的,这也是周家中落的一个重要原因。周家的家财因此散的干干净净,家道从此衰落。树人的父亲不仅没当上举人,连秀才功名也被参革了,在此期间极受伤感和耻辱,心灵更受创伤,于1896年病逝,时刚35岁,树人才15岁。年幼的从此开始尝到了生活的艰辛,在心头燃起对社会的怒火。在《呐喊》的自序里,树人对于这段生活是这么写的,“几乎是每天,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年纪可是忘却了(托词,13~16岁没有记性?),总之是药店的柜台正和我一样高,质铺的是比我高一倍,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外送上衣服或首饰去,在侮蔑里接了钱,再到一样高的柜台上给我久病的父亲去买药。”此一变故,导致树人不得不到亲戚家寄宿,甚至有时被称为“乞食者”,使他小小年纪就备尝了人情冷暖,由此逐渐加深了对社会的仇恨——由于树人祖父因科举作弊而败家,所以树人憎恨传统文化从而走上反孔路;又由于中医没有治好树人父亲的病,所以树人极度反对中医,甚至诬说中医人血馒头可治肺痨病。树人这些幼年精神创伤,是导致他后来进入日本间谍学校滕文书院,专门从事反华事业的根源,但他从来没有谴责或检讨过祖父行贿主考官为儿子考试作弊的罪行。  

  
你总结的很到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0:49:04    引用回复:
310
转至第308楼第 308 楼 侯工A 2019/8/14 0:44:24  的原帖:   (2)

要知道考场舞弊在清朝是大罪,要被砍头的,周福清得到消息后逃到上海,躲了几天后,估计是考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因为儿子已经被收监,他回乡自首。官府已经饬查提马家坛、周伯宜到案,由县先后解省,发委审办。钦奉谕旨,遵经饬据讯认前情不讳,诘为预谋买求中试之人,矢口不移,案无遁饰——已成铁案。

    此中,马家坛系会稽县学廪生,为翰林院马传煦之子。而周伯宜系附生,为周福清长子,亦即树人的父亲。后因周福清自首,周伯宜得释放。概言之,根据崧骏的奏折,周福清贿买关节、希图中试的犯罪事实是成立的。

    在清代,对于科举例禁綦严。据薛允升《读例存疑》卷七所载,(1)顺治十五年,即有严旨,后于乾隆五年纂为例文,其文曰“乡会试考试官、同考官及应试举子,有交通嘱托、贿买关节等弊,问实,斩决!”“此例极严,恶其通同作弊也”;(2)咸丰九年,又钦奉谕旨,恭纂例文一条曰“乡会试考试官、同考官及应试举子,有交通嘱托、贿买关节等弊,无论曾否取中,援引咸丰九年顺天乡试科场案内钦奉旨,俱照本例问拟,仍恭候钦定”,“此条则更严矣”。如果采用严格的罪刑法定主义,据此两条例文,则将周福清处以斩决,自不为枉。《读例存疑》又载,乾隆三十八年奏定例文一条:“闻拿投首之犯,除律不准首及强盗自首例有正条外,其余一切罪犯,俱于本罪上减一等科断”。此案有周福清自首一节,据此似又可将斩决减一等,即杖一百、流放三千里。其时,浙江巡抚的意见即欲以此开脱周之死罪,刑部的意见亦大致相同。但是,皇帝认为:“科场舞弊,例禁綦严,该革员辄敢遣递信函,求通关节,虽与交通贿买已成者有间,但未便遽予减等。周福清着改为斩监候,秋后处决,以肃法纪而儆效尤”。科举为抡才大典,关涉整个官僚队伍的素质与效能,自应倍加重视,“例禁綦严”亦在情理之中。周福清贿买关节,知法犯法,无庸讳言,这是犯罪行为,理应得到法律的惩处。
    从周作人等人的回忆来看,在周福清被拟斩监候以后,长期关押在省城杭州的监狱里,几经秋审,而皆得活命。最后,经慈禧批准,终于在辛丑年(1902)间,援例得以释放,在狱中挨了8年,身心俱创,后老死乡里。

    然而,周福清得以免斩,是以向官府贿赂大量金钱为前提的,这也是周家中落的一个重要原因。周家的家财因此散的干干净净,家道从此衰落。树人的父亲不仅没当上举人,连秀才功名也被参革了,在此期间极受伤感和耻辱,心灵更受创伤,于1896年病逝,时刚35岁,树人才15岁。年幼的从此开始尝到了生活的艰辛,在心头燃起对社会的怒火。在《呐喊》的自序里,树人对于这段生活是这么写的,“几乎是每天,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年纪可是忘却了(托词,13~16岁没有记性?),总之是药店的柜台正和我一样高,质铺的是比我高一倍,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外送上衣服或首饰去,在侮蔑里接了钱,再到一样高的柜台上给我久病的父亲去买药。”此一变故,导致树人不得不到亲戚家寄宿,甚至有时被称为“乞食者”,使他小小年纪就备尝了人情冷暖,由此逐渐加深了对社会的仇恨——由于树人祖父因科举作弊而败家,所以树人憎恨传统文化从而走上反孔路;又由于中医没有治好树人父亲的病,所以树人极度反对中医,甚至诬说中医人血馒头可治肺痨病。树人这些幼年精神创伤,是导致他后来进入日本间谍学校滕文书院,专门从事反华事业的根源,但他从来没有谴责或检讨过祖父行贿主考官为儿子考试作弊的罪行。  

  
转至第309楼第 309 楼 中森集团 2019/8/14 4:57:09  的原帖:你总结的很到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所见略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1:25:16    跟帖回复:
311
   (3)
1902年,树人22岁:怀着对祖国的愤懑之情留学日本,先入语言学院;1904年,24岁:8月入仙台医专;1905年,25岁:因与女佣鬼混被母亲反对,接受母亲安排于6月回国与朱安女士结婚(婚后31年未与朱安圆房,让她一辈子守活寡,可见树人的劣根性),返日本时即滞留东京,因学习成绩不好而不回仙台学医,另寻出路。
    树人留学本来是官费的,可是官费只维持三年。留学是清政府与接收留学生的学校直接挂钩的,树人在仙台医专因挂科被劝退学,树人退学后官费也就停止了。
树人在仙台医专的学年考试成绩如下:
解剖学59.3分,组织学72.7分,生理学63.3分,伦理83分,德语60分,物理学60分,化学60分。142人中列为第68名。
树人是因为解剖学挂科而被劝退的。有人认为鲁迅排名142人中列为第68名,要劝退的人就很多了,其实,排名是按照总分排的,其他人总分虽然不高,但是没有科目挂科,所以不会被劝退。

  1905——1909年,谜一样似乎无所事事缺乏明确经济来源却能滞留昂贵的东京长达5年,树人度过其人生最美好时光——是红灯区常客,且有钱供胞弟周作人留学日本。后来查明,是树人进了日本著名间谍学校滕文书院,加入日本特务组织,因此带来巨大经济收入。此后树人潜心学习特务课程,对其以后汉奸事业大有裨益。为此树人制造了一个骗局,说自己弃医从文,是因为治病人是治个别人身体的病,而写文章可以治全体国民的心病,是为了医治国民的劣根性,因此迷倒大批粉丝,而且斩获了不少文学女青年,如肖红广平等等。

据现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STEVE FU教授爆料证实:有熟人的先辈与树人是日本滕文书院留学的同学,而藤文书院是日本人的间谍培养训练中心!树人就是于1905——1909年在此学习,接受系统的特务培训,成绩尤其特出,深受日本政府赏识,花了大钱捧红他,并赏其大量日元,树人配合默契,大量翻译日本书籍,用200个马甲从政府到国民轮番进攻,恶毒谩骂,先行文化侵略,为日本侵华鸣锣开道。
有网友说:“这个藤文书院不就是有人编造滴嘛?这是非常典型的中国式的文字游戏。所以编造者很大可能是中国人。最糟糕的,哥记得很早以前,台湾军情局编过类似的谣言。可现在,百度显示藤文书院的来源只有侯工,这太危险啦”
——你扯旦!藤文书院的来源:
    http://luxunwenhua.baike.com/article-303276.html
网友又说:“小梁子自己都说未能证实,你怎么就能深信不疑呢。藤文书院本身就是荒诞不经的谣言。你的树人简史怎么可能不稀里哗啦呢?”
——肯定不是空穴来风。你能证明鲁迅在1906~1909年的行踪吗?这段时间就是树人从事间谍活动的时间。

    留日期间,树人曾因保命拒绝回国参加反清的武装起义革命,鉴湖女侠秋瑾留学日本时,在悼念陈天华的留学生会议上,拔出佩刀,对树人等拒绝回国革命者“判处死刑”,大喝道:“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吓得树人面如土色,直冒冷汗。当时秋瑾就已经看透了树人的汉奸本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3:31:41    android
31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3:45:36    跟帖回复:
313
娘希匹,中国现代史就是被这类鲁迅激进左翼忽悠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3:45:55    跟帖回复:
314
娘希匹,中国现代史就是被这类鲁迅激进左翼忽悠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3:46:34    跟帖回复:
315
一群骗子。
103936 次点击,453 个回复  上一页 1 ... 18 19 20 21 22 ... 31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成年人最大的悲哀,就是读懂了鲁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