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自由战争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聊聊几位当代日本造型作家
1928 次点击
1 个回复
自由战争 于 2019/8/9 22:59:4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游戏天地
    本文首发于机核网与公众号 Garbage Kit 模型废料 [ id: gabage_kit ]

    2019 年 7 月 28 日,千叶,慕张,WF2019s 正式开幕了。

    如果说对 WF 也有大小年之分的话,与冬相比,WF 夏往往算一个“小年”:不同于今年 WF 冬早在开展半个月前已在推上将 tanabeshin 制作的特定场限“GAIA 绫波丽”转发得此起彼伏,直到开展一周前,WF2019s 都没什么动静。唯一算得上激起了一些水花的,大概也只有横山宏与龙家升的 labubu 联名款,而这个水花,也仅限于中国地区。

    labubu 与 ma.k  WF 2019 夏限定发售联名作品

    在 WF 冬,林浩己连续祭出了《少女与战车》西住和大吉岭两大话题作;大畠则发布了survival 系列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第五作《Singer》——与之相比,7 月份属于模型圈的推特,简直像裹满衣服的花姑娘,不痛不痒的再版作;无趣的软萌美少女,而作家们所谓的“新作”,全都挤牙膏般犹抱琵琶半遮面,“展不展得出来”,不知道,“卖不卖”,也不知道,无奈得令人想要长叹一声。

    林浩己《西住美穗》

    林浩己《大吉岭》

    好死不死,我早已定好 25 和 1 号来回机票。“那还是去看一看好了”,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我在 25 号到达了东京。26、27 两天,我去了箱根游玩,结果在 26 日下午,就在芦之湖上看到了盖顶的乌云。

    “完了。”我心想,念头刚转完,手机的通知就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台风“6 号”即将在关东登陆,WF 官方推特上已经发布了声明:suspended,具体是否召开,27 号晚间公布。

    当晚夜里,箱根降下狂风暴雨。露天温泉里倒一个人都没有,我悄悄溜进去裸着背上的纹身看上去很惬意地泡了二十分钟,脑海里却全是“万一取消了要不去八王子看看横山宏展吧不然老子真白来了啊”的念头。

    万幸,27 号回到东京时,又是晴空万丈。WF 官推压根都没提撤展的事情,直接转起了参展作者们的布展进度。轻音堂公布了激动人心的二十周年纪念作,林浩己则公布了新的原创系列第一作《wicher》,更令人侧目的,是小抹香暌违一年的大规模新作。

    怀着“啊一切都会好起来呢”的心情,28 号凌晨 4 点,我从新宿出发了。经由丸之内线从东京站换乘京叶线,清晨六点,我到达了慕张展览馆。

    本以为“6 号”只是虚惊一场,结果台风还是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从六点开始,我与相约同去的刘老师混在一群日本模型爱好者中,在风雨里站了四个半小时——我的鞋子直接泡废掉,用力一踩能挤出水来。

    

    

    早上十点半,我进入慕张展览馆,终于开启了此行的 WF2019s 之旅——这是极其疲惫又极其亢奋的 13 个小时。我第一次作为一位中国玩家,置身其中,感受 WF 本展的魅力。我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拍下了许多令我印象相当深刻的展品——不过,这绝对仅仅只是九牛一毛,由于场馆过于巨大,而自己在完成所有购物活动后,其实只剩小半天的时间,实在非常有限,因此,有过多的优秀作品,被自己错过了。

    

    如果这篇文章单纯写成一个游记,那么未免过于无趣。因此,游记部分就此打住,接下来,让我们顺着这次 WF2019s,聊聊这几位,我所钟爱的日本当代造型作家们吧。:-)

    伊藤丨《Android:Type 01》

    

    如果说今年 WF 夏有没有话题作,那么在场爱好者们的答案可能 80% 都会是伊藤的这一作《Android:type 01》……剩下 20%,是 FGO 粉丝(狗头. jpg)。

    早在今年年初,一个完完全全名不见经传的新账号悄然在推特上发出了第一条内容,之后一周内,这个作品合计三条推特被转发了上万次——这在日本模型圈子中,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据。要知道,即便是今年 WF 夏 FGO 题材绝对话题作《秦良玉》,其数据量也仅仅只有一半。

    

    打出这个音量的,来自一个新账号、一个毫无名气的新系列。这个账号,就是伊藤,这个内容,就是《Android: type 01》。而这,也是个人在今年 WF 夏中最为喜欢的作品之一。

    这是一个赛博风格的女机器人,四肢呈现出裸露的女性肌肤,中间则是一个全然镂空的机械脊椎。只需要一眼,一瞥,一个局部,就能让所有人过目难忘。

    

    在开展当天,这一款作品也并未令人失望:仅 5 分钟,《Android》就已挂上“soldout”的标记,那时,林浩己摊位的队伍刚被切成两半,少量再版的《春丽》都还没卖掉几个。

    在公布之初,这体《Android》就以极出色的女性体态及精密繁复却不繁杂的机械结构引起了极高的关注度,实物与此前披露的建模图相比,更加令人惊艳。这绝非夸张,在发售的 1:6 全身像 kit 旁,伊藤专门放置了一个 1:4 左右的半身像,几乎每时每刻,伊藤的摊位前总是围着一圈人——一直延续到撤展时。

    

    

    在伊藤已公布的物料之中,我们可以看到除 01 外,还余起码二作未完成机体。不过稍显可惜的是,也许由于时间过于仓促,伊藤进行贩售的所有套件都是 3D 直打件。尽管有解决办法,但灰色模底在涂装过程中确实会对肤色表现造成一定减损。若下次发售新作时,能将打印件翻成纯白的树脂套件会理想许多。

    

    

    无论如何,伊藤这一作即便前有轻音堂的二十年纪念作《弐》,后有小抹香的新作夹击,不管从关注度还是完成度来说,在本届 WF 夏《Android: type 01》都有实力跻身前列。而我们,似乎也能看到一个未来的原型大师正冉冉升起。

    轻音堂丨《弐

    

    轻音堂跟小抹香都完全可以算得上本届 WF “将宝押到最后”的典范:他们纷纷在这个几乎有点波澜不惊的七月开展前最后一刻,拿出了技压全场的镇场之作。

    这次轻音堂发售的,除了 WF 冬引起话题的《黑》,还有他的 20 年纪念作《弐》。

    

    说起轻音堂,就不得不提另一位造型作家产妇人科 M——他们以 PVC 量产原型作品崭露头角,多年之后最赖以成名的,也同样是女体系列。然而这个“女体”,却和大众意义上的“PVC 美少女”——完全是两回事。

    他们二人都曾作为原型研发服务于 DAIKI 工业等一众 R18 厂商。在制作风格上,他们有着惊人的相似——这相似,却和大众美少女审美南辕北辙的。在他们的作品呈现上,对女性体态的雕刻和呈现上,都从每个细节透露出了某种病态的怪异审美。无论是轻音堂还是产妇,在他们的作品上,我们无处不见那种夸张的肌肉感,怪诞甚至稍显扭曲的体态。

    但两者体现出的视觉感观却不太一样。产妇的作品往往具有夸张的面部表情,以及堆叠出各种怪诞的意象(朋克、生物结构),而轻音堂多以表现单一女体为主,在神态雕刻上更显克制与内敛。同样是别具一格的“肌肉美少女”,尽管表现上也许可以形容为“恶魔与天使”,但这些招牌审美意象,都能使不喜爱的人立即敬而远之,却令喜爱的人为之着迷。

    邪典、怪诞,却迷人。

    现在回望轻音堂过往的履历,这些风格的成型已初见端倪:在 2002 年的 WF 上,他作为特邀原型师制作出了 WF showcase 限定贩售的两体 EVA 题材女性角色,绫波丽与明日香。其中,明日香战斗服的布制背带与透明管线元素,令人印象相当深刻。即便是接近二十年前的作品,如今看来,依然充满一种女体原型上的先锋与前卫感。

    

    

    之后几年,二人都从一个初入业界的原型新人,立即展开了自己黄金的创作生命周期。轻音堂的风格确立得越加明显与成熟。数年后,产妇人科拿出了三款可以完全足够作为其代表作的 EVA 题材作品:《绫波丽 DOLL》、《明日香》及《真希波》。而轻音堂则在 2011-13 年期间,完成了一个来自《战国兰斯》的角色,雪姬的全身像,在这个作品上,他的风格与审美,得到了大成与确立。

    产妇人科 M《绫波丽 DOLL》瑞文涂装版本

    产妇人科 M 亲涂《明日香》

    产妇人科 M 亲涂《真希波》

    轻音堂《雪姬》大气工业量产 PF 版本

    时隔几年,我们再去看这一体《雪姬》,几乎如今所有轻音堂最核心的创作元素,都可以从中提炼而出。显然,轻音堂也对这一体《雪姬》也有着别样的喜爱,在之后的 WF,他单独发售了一体 1/3 的雪姬胸像。这一体胸像版本在去年由大阪来自怪物屋的著名涂装师 nanaten 完成了一个版本,效果堪称一绝。

    nanaten 涂装版本《雪姬 胸像 ver》

    nanaten 涂装版本《雪姬 胸像 ver》

    由此,便不难看出,为什么轻音堂的这一体 20 周年纪念作足够成为今年 WF 夏的压场作品,甚至只需要这个名堂放在这儿,这一届 WF 就稳了。事实上,作为纪念作,这一体《弐》表现之亮眼,完全配得上名号。

    从去年 WF 开始,轻音堂就开启了自己新的“眼镜娘”企划:大比例半身少女搭配标志性的眼镜元素。在 WF2018s 上,他发售了这个企划的第一作《龍髭》,标志性的金色双麻花辫配饰成为当年的热门作品。

    轻音堂亲涂《龍髭》

    nanaten 塗裝版本《龍髭》

    紧随其后,他在 WF2019w 上发售了第二作《黑》,黑色围巾与丝带绒球配饰的装饰,让其与前作《龍髭》成为那一届的双生姐妹花。而《黑》,来自台湾老陈曾受委托为我一位友人完成了一个版本,并在今年 WF 上海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度。

    轻音堂亲涂《黑》

    老陈涂装版本《黑》;摄影,谋士 OPTI

    同样,这一款《弐》,便是这个眼镜娘企划的第三作。只不过,与前两作的半身像不一样,这次的《弐》,是一作全身像。

    实际上,我甚至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一款作品,我只能说:她不是一款只通过平面画像就能完整领略其魅力的作品,她的美是三百六十度的毫无死角。甚至换一个角度,你能获得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审美感受。

    而这个体态,也是过往所有轻音堂作品中从不曾出现的:蜷曲的双腿,仰天的面相;微张的脚趾,标志性的手指分开角度……“经典”与“创新”,每一个细节,都完全担得起“二十年纪念作”这个招牌。

    

    如今看来,轻音堂确实已彻底完成了自己风格的转变与确立:或者应该这样说,与同样在原创道路上挣扎得不甚顺遂的产妇,轻音堂正在逐步在自己创作边界上,试探出一次又一次的突破。

    与轻音堂相比,产妇过得确实就比较有趣了(笑)。一直让粉丝们翘首以盼到脖颈僵硬的第二作绫波丽遥遥无期,而新开发的两个系列 stepgirl 和 wonderland 销量却一直不尽如人意。在失踪半年后,产妇居然诈尸做起了首饰生意,并且扬言“老子一直都想做卖给美少女的东西,但 gk 爱好者都是些臭直男啊,吾辈实在痛心不已”——只不过,看看戒指上的打印纹,有多少美少女会为大辅老师埋单,实在令人担心啊。

    

    最近几天,产妇又在推上撩拨粉丝,问大家最希望看他做哪个版权题材——毫不出奇,底下绫波丽和舰娘粉丝都纷纷分成两排万人血书。尽管这两者画饼都已画了好几年,但无论如何,或许我们还是可以期待一下产妇新的版权作品吧。

    产妇人科 M《EVA》版权作品《绫波丽》第二版本

    产妇人科 M《战舰 collection》版权作品

    林浩己丨《纱织》、《华》、《wicher》  

    

    若问起日本当代造型作家中,哪一位在中国最有名气的话,林浩己和石长樱子应该都是相当有力的竞争候选。这两者,都是将商业与艺术兼具得相当出色的原型师。

    个人看来,石长樱子的个人作品与商业化作品风格之间具有颇为明显的泾渭(比如《理想国的爱丽丝》和《格温多琳》的区别),完成商案时,石长樱子会相对克制与内敛,在个人作品里,却呈现出相当极端化的审美。

    石长樱子《理想国的爱丽丝》

    石长樱子《格温多琳》

    林浩己与石长樱子不同,在我眼中,他对作品“大众”及“艺术”的属性,其分寸拿捏得相当舒服——意思是,无论个人作品还是商案,他总能在大众审美与表达自我间,找到一个良好的平衡。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在日本现在的女性人物创作领域,假如产妇和轻音堂这样的“异类”是昆汀、朴赞郁,石长樱子是诺兰,那么林浩己,在我心目中,则更接近于斯皮尔伯格。

    “成为斯皮尔伯格”,其实非常之难。  

    头雕套装《RH-01》中林浩己以自己为原型雕刻的自画像

    几年前,林浩己曾受 gecco 的委托制作了一体来自《血源诅咒》的 DOLL 全身像。如今看来,这个 DOLL 仍是相当可圈可点:从商案角度,她几乎完美还原了原作中人偶所有精髓;而从个人作品角度看,林浩己也将自身优势突出得相得益彰。粉丝的口碑和市场不会说谎,每个宫崎系列爱好者眼中,这一体全身像都必然有某一刻成为过他们心中的白月光,哪怕几年过去,仍有不少玩家在发出感叹:“林浩己的 DOLL 拥有着 gecco 有史以来最精美的头雕”。

    

    

    血源诅咒和魂系列的衍生实体作品一直以来都处于次级市场的风口浪尖,但其炒价步步攀升的前三里,《DOLL》必然占据一席之地:从开订的两千多块到如今的四五千,溢价率接近甚至超过 100%,冠绝宫崎系列之巅。能与之相提并论,恐怕只有初版《血浆猎人》。

    可见一斑。

    林浩己亲涂《青春少女 05》

    林浩己亲涂《wicher 01》

    林浩己《帝国少女》场景

    众所周知,林浩己是极为高产的一位造型作家。在今年 WF 冬,他连续祭出来自《少女与战车》的西住和大吉岭,短短半年不到,这个系列的角色数量就扩充到四名,除了有在静冈模型展展出的纱织,还有他专门为 WF 夏准备的华姐。甚至除此之外,他还行有余力地发售了原创的女仆题材新作《whicher》系列。有趣的是,这一次 WF 上,玩家昵称“老头”、来自爱知县的著名涂装师田川弘的展位与林浩己相连,老头这次的展品基本都与林浩己关联,除了一体泳装少女《HQ12-04》,他带来了一整套美轮美奂的《少女与战车》全员。

    

    

    

    林浩己这两年在国内的模型圈最引人注目的作品莫过于他的春丽和哈曼。两者中更为受欢迎者显然是春丽。出色的春丽完成版本在国内外都层出不穷,佼佼者则莫过于田川弘及韩国人 HOKDOM 的版本。在国内,涂装师池子、荔枝光等都创作过数体令人印象颇深的版本,甚至遭玩家调戏为“春丽专业户”,但在个人眼中,所有春丽中最为出色的,仍然是林浩己亲涂的版本——这才是林浩己最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方,他几乎每一体作品,都会完成一个亲涂版本,而且一旦出手,几乎其后每一位涂装师所能竭力够到的天花板,也只能“齐平”,无法超越,去年下半年的日拍,在 GK 完成品分类中,拍价高居第一的,正是林浩己亲涂的《哈曼》。

    林浩己亲涂《春丽》

    林浩己亲涂《春丽》

    田川弘涂装版本《春丽》

    田川弘涂装版本《春丽》

    HOKDOM 涂装版本《春丽》

    池子涂装版本《春丽》

    荔枝光涂装版本《春丽》

    林浩己亲涂《哈曼》

    在结束 WF2019s 后,林浩己再度马不停蹄奔赴慕张 C3AFA。是的,他又带来了一个新作,这次发售的,是来自《机动战士高达》的塞拉姐姐。如此高的产量,实在令人哭笑不得——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又何尝不是身为玩家和粉丝的幸福呢?

    林浩己亲涂《塞拉》

    高木亮丨《蜈蚣龙》

    

    宫崎骏的作品极少出现令人印象深刻的个人题材衍生实体作品。一方面由于吉卜力极苛刻的版权规定,另一方面,则是宫崎骏的美学风格过分霸道——哪怕有,其创作出的个人作品,依然难以摆脱宫崎骏所制造的美学力场,所能做到的,只不过是“如何更加还原”,而非“如何进行出色的再创作”。

    高木亮恰恰是极少数完成了后者的造型作家之一。

    四年前,高木亮曾创作过一体取材自《龙猫》的个人作品。在那个作品中,高木亮攫取了原作微妙而若隐若现的惊悚怪诞气质,并将其还原到了主体龙猫身上:龙猫咧开的牙齿,令人瞬间就能回想起那个姐妹二人乘坐地狱巴士去往医院的情景。

    

    

    但仅仅只是表现出这个意象,高木亮并不足以令人称道。在那一体作品中,高木亮还原了一个极为“柔和”的场景。他为龙猫雕刻上了如云雾般细腻异常的毛发和肌理,同时,又在主体下方增加了两个可爱的小龙猫——这一切,都是为了中和其主体意象上的惊悚感——恰如原作中点到即止却铺垫其下的诡异底色。如果说捕捉到“龙猫的惊悚感”这个意象属于“鬼才”,当高木亮完成整个场景搭建时,才是一位造型作家应有的表现。

    

    这体作品曾在国内外流传经年——自然,由于吉卜力的版权限制,基本上情况和林浩己版本的素子一样,属于“永远的残念作品”。只不过高木亮的个人特色,却在这一体《龙猫》中表现得非常淋漓:工整到一丝不苟的雕刻功力,对某种“瞬间感”意象的捕捉,柔和却略显邪典的审美趣味。这些审美元素,在他的作品中往往成对出现。

    比如他曾创作过一系列小规格的龙胸像系列,其中包括中国龙、西方龙等等——不一而足(也间接带动了许多淘宝翻模店铺的销量)——与之相对,他创作出了两体略显诡异的骸骨龙系列——有血有肉的小龙有多可爱多温和,这俩家伙就有多邪气。

    

    

    

    

    又比如他另一个名作,来自 EVA 的《二号机》场景:破碎楼群间,兽化二号机疾速奔行。兽化的部分被高木刻画得栩栩如生,獠牙与血、败落的建筑,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那根生物结构手臂。然而与来自大山龙所创作的《二号机》相比,我们则更能体会到高木的内敛和克制。细腻的机甲结构、乃至奔行的动态,高木的作品上,总维持着一种微妙却准确的平衡感。

    

    gzc 涂装版本《二号机》

    大山龙《二号机》阿波涂装版本

    高木《杰顿》

    高木《凤凰》

    正如这次 WF 上他带来的《蜈蚣龙》。

    

    这一体《蜈蚣龙》很可能并不是这次 WF 夏足够引起话题的热门作,即便纵向放在高木的创作履历中,也并非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甚至属于异类。

    但,这款作品对我来说却有着相当迷人的吸引力——它太古典了。

    这个所谓的古典,是指对整个日本 GK 历史的古典。从它身上,我们总能回想起那个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前,神鬼乱舞的属于 GK的黄金时代。昆虫肢节的雕刻,异化的蜈蚣头部,爬行纲蛇目与昆虫的结合,乃至嘴里整齐的牙齿和泛着的血丝,它们总能在几次对视间,就将人拽回平成初年。

    

    《打针蝗虫》、《杰拉姆》、《南瓜头》、《蜘蛛男》;昆虫人、铁血、hellpainter、fewture……那是属于竹谷隆之和韮泽靖,是属于“他们”的时代。

    令人欣喜的,是高木对这种“怪物题材”的理解依旧令人赞叹。他仍保持着那种“高木风格”的一丝不苟,平衡感,对称性,飘逸的龙尾,冒犯性极低的动态,一如他的《龙猫》,危险,蛰伏,但温柔。

    硬核,古典,高贵。

    这是一个所有人都钟意软萌美少女的时代,是大家都热爱龙家升的时代,是米山和横山宏都开始卖潮玩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中,高木能独独拿出这么一作,倾所有目光,聚焦在这一条 cult 而诡异,半点不讨喜的蜈蚣上,这件事,真是复古又摇滚,足够令人看完后生出喝口啤酒满足长叹的欲望。即便它有可能是那个年代的余烬,却仍能在飘荡于慕张展览馆时,拥有夺目的光芒。

    大畠雅人丨《survival:06 rain forest》、《likes and dislikes》

    

    

    哪怕再如何沉迷产妇人科 M 雕刻的女性人体,但我从不吝啬表达自己对大畠雅人的喜爱。白老师曾在最后一期《乐队的夏天》评价旅行团为“中国乐队的基本盘”。或许产妇在我心目中仍是女性人体的心肝尖儿,但大畠,在我看来,他是当代年轻一辈日本独立原型师中的“基本盘”,之一。

    “基本盘”并不意味着平庸或媚俗,相反,在硬币的另一面,它的涵义是“专业”、“示范”,甚至“榜样性”。而所谓“基本盘”,也不是完全的商业与大众化,那是无趣,是泛滥。大畠像是游走在大众与个人表达的钢丝上,他清晰了解大众喜欢什么,同时,还能在取悦大众的同时,进行恰如其分的自我表达。

    这并非张嘴就来,中国的模型厂商末那签下了大畠《东京电脑少女》的量产独家权,仅仅半年销量便达到了惊人的 5000+ 以上级别——甚至可以说,这是末那末匠系列量产作品中最成功的一个商业案例。

    

    今年 WF 上,大畠带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四平八稳的小品级新作。也就是《雨林》和昵称“油罐少女”的《likes and dislikes》。有趣的是,我们可以从这两作之中解读出属于大畠雅人的创作“性格”。

    

    名为《雨林》的男性角色来自“survival”系列第六作。“survival”系列是大畠雅人久负盛名的原创系列——这从他几乎每一次展会都会再版第一作斧头少女便足够管中窥豹。

    以斧头少女为起点,不难看出大畠在“幸存者”系列上规模渐趋增大的趋势:昵称“送葬者”的survival 03 的巨型坟墓、头雕与山治神似的 survival 04的丧尸砖墙,到第五作强烈碰瓷 TLOU 的《singer》,甚至雕刻出了巨大的霓虹灯牌及元素堆叠相当丰富的沙砾地台——然而第六作《雨林》,却回归到了简单的十字架配件:说化繁为简也好、言时间仓促也罢,大畠在《雨林》上展露的“survival”系列创作方向上的转变,还蛮值得玩味的。

    大畠《Survival:01》

    池子涂装版本《Survival:06 Singer》TLOU 配色

    让我们回到另一款新作《likes and dislikes》,实际上,最初这体油罐少女被命名为《cartoon01》——这同样是一个非比寻常的信号。要知道,除了招牌性的“survival”系列,大畠此前推出过的每一作幸存者体系外的作品(《等风来》、《东京电玩少女》、狗男女),都未曾启用过系列编号——甚至就连《黑岩城》这个幸存者的外传系列,在推出与末匠及松冈的联名作品《金鱼》时,也仅仅只是被动加入了副标题,变成了《黑岩城:金鱼》,而并未启用编号开启新系列。

    

    大畠雅人 × 松冈道弘《黑岩城:金鱼》

    因此,回过头再去看这个油罐少女的《cartoon 01》,就能咂摸出些许大畠雅人的挣扎来。从油罐少女与电玩少女元素、风格上的传承度,如果让我同样以一名创作者的身份做一个毫不负责的猜测,存在可能性的情况是:也许因为《东京电玩少女》出色的商业表现,令大畠有自信以这种风格开辟一个全新系列,却在最后关头——或者是出于对油罐少女作为首作身份的不满意也好,也许是忽发对市场的谨慎也罢,大畠最终放弃了这个决定,沿用回一贯的命名方式——这才有了《cartoon 01》的弃用以及《likes and dislikes》这个名字。

    

    “游走在大众与个人表达的钢丝上”,这是一个与林浩己“斯皮尔伯格般”的形容存在微妙差异的论调,却能比较准确地传达出我对大畠的想法。

    与林浩己相比,林浩己也许并不在意“大众”,甚至他有自信“让大众不得不喜欢他的作品”,但对大畠来说,这就是个人审美与大众流行的一场角力,他的每一步仍在钢丝上小心翼翼试探着风力与朝向。好比他与横山宏联名,即将由末那独家销售的《The load-out》,大畠负责的人形部分依然保持着相当优秀的水准,但其实我并不相信大畠无法做出更大胆的东西,然而最终所呈现,比起“自我突破”,更多仍是“如何取悦”——自然,作为商案来说,前者反而是对甲方不负责任的体现,但作为粉丝,无论如何,自然更希望看到大畠如何进行突破。

    

    谈了那么多对大畠的消极看法,但其实完全只是因为我对他喜爱太深。他在我心中地位其实从来不低,作为“基本盘”,其价值不是天花板有多高,不是“每一个作品都达到 90 分”,而是“每一个作品,都有 70 分”。更难能可贵的是,也许在他身上交缠着许多个人考虑,但无论如何,大畠依旧在不断迈步,不断向前。

    这就足够了。

    而这些“基本盘”,在当代的日本原型业界,其实还有许多许多,小抹香、藤本、Marsano、针铜……他们同大畠一样,只要他们仍在,世界就永远不会彻底倒向“软萌美少女”这一方。

    结尾

    洋洋洒洒接近九千字聊了这许多,一方面汗颜于自己的话痨,另一方面,所谈到的作家,也许还不到这次展会所能看到的 1%。在个人区,有着更多同样优秀的作者,他们的作品在慕张 28 号的日光下摆满整个展览馆,迎来送往每位玩家的目光。

    实际上,还是有许多想聊却无法聊的原型师们:小抹香、hiroaki、藤本、Marsano、石长樱子、MIDORO、山本翔、tanabeshin、塚田贵士……有些是不敢下笔(石长阿姨),有些属知识储备不够(山本翔、tanabeshin),其中尤其是小抹香与藤本,前者带来了今年 WF 最耀眼的作品之一和风少女,后者则突破自我踏出舒适区完成了《Candy Lagoon》。关于他们,我本已拟好章目放入正文,奈何反复删改,依旧无法过关,最终只能引为遗憾。留待日后吧。

    小抹香展示新作

    小抹香展示新作

    小抹香展示新作

    藤本《Candy Lagoon》

    文末,我会放出所有今年自己所拍摄的相片。也希望更多朋友能感受到gk 的魅力。且玩,且开心。毫不客气的说,想要感受真正的 WF 的魅力,必须去慕张,必须去慕张,必须去慕张。

    同样,今年在慕张本馆,我有幸看到了许多国人造型作家的作品,山人、罗其胜、miz&pig、疾风……期待他们在明年四月份的上海新国博,绽放出更耀目的光芒。

    最后,关于原型师 Marsano,有个额外的八卦,斟酌再三并未放入正文,此处一贴,便作为这一篇的结尾吧:

    Marsano 今年 WF 夏带来了两款作品,他们分别是《ナマタコ》的 3.0 版本、名为《今干し芋バニーちゃん》的胸像以及与另一位原型师 Kentoo 合作的少女题材作品《Bizzare Novelties Sweety》。

    Marsano 于今年 WF 冬发售的作品《ナマタコ》曾在当时引起过不小的讨论,算得上那一届 WF 上历历可数的话题作之一,这款作品也博得了国内不少造型作家的喜爱,所刻画的是比较常见的“少女与触手”的意象,但出色的体态功力与较高的完成度让其完全配得上这样的关注度。

    

    

    

    不过关于这位 Marsano さん和作品背后倒是有个蛮八卦的细节,犹如滥俗的“每个艺术家都有一位属于他的缪斯”的故事,实际上,这款作品的名字ナマタコ,取自于一个真实存在的女性ナマダ,在推特上,只要关注 Marsano,你也能很轻松找到这位他的“缪斯”。

    自然,Marsano 今年 WFs 的新作胸像灵感依然来自于ナマダ小姐,在发布新作时,Marsano 专门转了条推提供其作品的创作源头。不但如此,他还在每一作上都用极显眼的、与原型师齐高的字号署上了“模特:ナマダ”——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的原型师中,这种行为都是比较少见的。

    

    一直以来,Marsano 与这位ナマダ小姐都有着极良好的私人关系(WF 夏ナマダ小姐也来到了 Marsano 的摊位为其出摊),有趣的是,ナマダ实际上是一个签约模特。尽管有以讹传讹者说她是一位“哎哟喂女演员”,人家当然不是啦,不过从某层面上,确实也有暧昧而微妙的接近。

    无论他们是否情侣也好,从一位男性创作者的角度出发,这绝对是对自己“缪斯”最高程度的赞美了。有时看着他们的故事,我不禁也会脑补:只要想撩,似乎用原型也能把妹呢(笑)。

    * 在本文的采写过程中,感谢朋友利波、香屁屁的帮助及审阅。如有错漏,敬请原谅。

    今天是 2019 年 8 月 9 日。这是丨garbage kit丨的第 4 篇文章。

    Garbage Kit 模型废料并不是一个严肃模型评论媒体,只是作为一个 GK 爱好者个人博客留档。碰巧有对 gk 感兴趣的朋友,十分欢迎至我的个人微博 @陆深河 交流。感谢。^_^

    

    以下为 Garbage Kit 会场拍摄相片。以作者进行分类,排名不分先后

    hiroaki:

    

    石长樱子:

    

    

    

    MIDORO:

    

    

  

转自机核网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作者:陆河深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9 23:00:02    跟帖回复:
       沙发
        镰田光司:

        

        

        

        塚田贵士:

        

        

        

        植田明志:

        

        

        松岡道弘:

        

        山本翔:

        

        

        藤本圭纪:

        

        

        

        ずみお:

        

        

        宇田川誉仁、周世懿(PP 漫游记):

        

        

        

        

        

        赤尾慎也:

        

        サイトウヒール:

        

        

        

        

        

        tanabeshin:

        

        

        

        

        Marsano:

        

        罗其胜:

        

        

        周峰(山人):

        

        村上圭吾:

        

        吉沢光正:

        

        

        小林和史:

        

        

        

        

        

        村濑材木:

        

        Prime1Studio(企业馆):

        

        

        

        

        

        

        

        其他个人区作品: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聊聊几位当代日本造型作家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