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热来发腿玩年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风花雪月》:纹章学与日本古典美学
1550 次点击
1 个回复
热来发腿玩年 于 2019/8/13 5:25:5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游戏天地
    东西方的纹章

    

    《火焰之纹章 风花雪月》的英文版副标题虽然叫“Three House”,但在光荣手里,没有延续轻车熟路的战国大名纹章和三国的纹章,而是采用了欧洲的纹章体系——也是东方和西方对冲融合的范式。

    

    悠久的“纹章学”,追溯到中世纪欧洲。只有准贵族骑士和贵族才有资格使用纹章,纹章大都是盾形并绘制在盾牌上,随骑士镇压叛军,因此盾牌在拉丁文化中有特殊意义。

    盾形徽标象征着贵族、富有、显赫、正义、伟大。别克的“三盾标”就来自汽车奠基人苏格兰人大卫·邓巴·别克的家徽;“凯迪拉克”则是为了向法国的皇家贵族、探险家安东尼·门斯·凯迪拉克致敬;保时捷的车标则采用了发祥地斯图加特市的盾形市徽;柯尼塞格建在瑞典空军第一中队旧址上,所以直接用了第一中队的幽灵盾牌。即使法拉利和兰博基尼这样毫无贵族血统的品牌也会扯上盾形外边。

    诺曼底公爵、布列塔尼公爵、法兰德斯公爵的纹章上都有狮子。著名莱因哈特“lionheart”正是指“狮心王”,狮子来源于波斯、巴比伦、埃及——代表力量、勇气、权力。

    而《魔兽世界》联盟的蓝底金字狮子纹章,正是盾形纹章加狮子的组合。《哈利波特》四大学院纹章里的四种动物来自现实英国四大名校,其中格兰芬多的狮子就象征勇气。

    和《指环王》齐名的英国奇幻系列《纳尼亚传奇》围绕着国王曾流传下的“七把宝剑”,其纹章就是《冰与火之歌》徽标的儿童版:《纳尼亚传奇》里,公平、正义和王权的象征阿斯兰就是一头狮子,而《冰与火之歌》的狮家史坦尼斯是纯正高贵、权力地位金钱最盛的家族。

    巧合的是,《猎魔人》和《冰与火之歌》里穿着金盔甲的史坦尼斯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猎魔人》的世界中的尼弗迦德取材于古罗马,散乱的北方诸国来自中世纪西欧,史凯利格依然是维京加凯尔特的氛围,陶森特公国的红酒骑士则是勃艮第、波尔多。而弗尔泰斯特的原型是波兰波列斯瓦夫一世,瑞达尼亚国徽原型是波兰的王冠金爪白鹰国徽;北方瑞达尼亚纹章则是贵族的鸢尾花;足球和 Dota 观众熟知的大巴黎,埃菲尔铁塔下的徽标正是鸢尾花。

    

    出于军队识别、统治封地、宣称家族的需求,日本战国大名各自有家纹家徽,装饰于衣服、房屋、车马之上。

    

    十六瓣多重菊是日本王权、天皇的象征,菊花庄重大方,可驱除邪恶,是延年的瑞草。日本花牌中9月的菊与杯沿袭中国的9月9菊花酒,菊与杯是最百搭的一张,因象征王权所以能充当两张皮。

    梧桐叶象征幕府,桐纹是将军家纹。后醍醐天皇将桐纹下赐足利家,正亲町天皇赐给毛利家菊纹和桐纹。末代将军足利义昭把五七桐纹赐予织田信长,织田信长又将五三桐纹赐给丰臣秀吉(拜认关白后天皇赐予五七桐纹)。桐纹的价值,类似于勋章。“桐”指中国神话之中凤凰所宿的梧桐瑞木。花牌中12月是梧桐与凤凰,象征幕府和将军的威严,如今梧桐叶也代表日本国立公立学校。

    

    龙胆纹是源家的代表性家纹。龙胆原是中国传来的讹名,把草根煎了当药喝,苦而有效。家纹是武家的标志,征夷大将军源赖朝是源氏长者、武家栋梁,所以自称源氏的人,奉赖朝为源氏长者往往用龙胆纹。赖朝幕府所在的镰仓市,如今以龙胆为市章。《劝进帐》、《曾我的报仇》之类歌舞伎里的源氏都用龙胆装扮,赖朝的母亲因灵鬼而怀胎,生下的源赖朝被叫做鬼武者,这也是鬼武者的来源。

    鳞纹是镰仓幕府执权北条家的家纹。塞尔达传说系列的三角力量符号 、《英雄联盟》的三相之力就来自鳞纹。

    巴纹是祭拜武神的八幡宫神纹,流行于武家社会,《火影忍者》的写轮眼的原型就是巴纹。

    东方的古典美学

    

    《火焰之纹章 风花雪月》标题背后有一段故事: 日本其实是没有“风花雪月”这个词的,汉字里的“风花雪月”对应的是日语里的“花鸟风月”。

    游戏有四条线路,但第一章的学院章节都是白云之章,而五年后第二章四条线的章节名就与风花雪月遥相对应,也与各线路的气质和结局暗合:

    金鹿——翠风之章,象征自由灵动; 黑鹫——红花之章,象征热烈霸道; 教会——银雪之章,象征包容涤罪; 青狮——苍月之章,象征纯粹凛冽;

    宋邵雍《伊川击壤集·序》: “虽死生荣辱,转战于前,曾未入于胸中,则何异四时风花雪月一过乎眼也? ”中文里风花雪月的原典寓意其实不是指的浪漫爱情,而是“四时更替、时光流转、生死无常”的意思。

    制作人横田和草木原曾在访谈中谈到“风花雪月”的由来,原本的模范是《三国志》式的三个字的标题,但因为没有好的提案,所以选择了四个字。他们觉得这个词可以体现游戏中美好逝去、季节流转的寓意,故意起了个中文名。

    草木原:提到本作的概念,企划书上写的其实是“从士官学校开始的大河浪漫”,这个概念如今是确实地实现了。而“风花雪月”出自中文成语,指的是风雅的、美丽的景色。我们经过很久才选定这个标题。这个副标题,不只是强调“美丽”,还意味着季节感、时间流逝,生命的无常。“时间”是很重要的要素。主角在开始的一年间度过士官学校生活,五年后进入战场都很重视“时间的流逝”。

    西方的扑克牌的背景是简单直白的——黑桃 K 是大卫王、红桃 K 是查理曼大帝、梅花 K 是亚历山大、方块 K 是凯撒,这是西方历史对王的百态的形象集合,并没有什么很深的内涵,只是让人专注玩法本身,而东方的纸牌——例如花札——则不同。

    花札,跨过了安土桃山和江户,跨过了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直至今天都没什么变化。

      任天堂是做花札起家的。“任天堂”三个字,即“听天命”。

    “睦月松间鹤、如月梅上莺”,“水无月文月神无月,牡丹萩枫叶,猪鹿蝶”——这些江户时代浮世绘风格绘制的自然风物隐含了日本仪式、风俗:

    如一月的牌面有新年的太阳、长寿的鹤、玄关的门松,而且鹤还压了和歌里门松的韵脚;二月梅花来自茨城纪念菅原道真的梅花祭;三月樱花后是幔幕,象征斟酒观花的风俗;四月是藤上不如归,因中国古诗里写其啼声似“不如归去”;六月的牡丹是夏的诗语,还象征高贵,出现在日本家徽中,同时出现花和蝴蝶则是源于唐太宗的影响;八月的芒、月、雁则是赏月、大雁迁徙、收割的寓意;而赤短青短的成牌基本是无心插柳,现实里短册是拿来写俳句的,暗合不可强求,一二三四六十月用红短表示喜庆,其余用青短表示忧郁,因为是暴雨台风肆虐的月份。除了表面上反映季节变迁、民俗风物、历史自然外,还有人物。五张最大的光牌里的“雨”牌上画的,是日本平安的著名书法家小野道风。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孤篇压倒盛唐,万物逆旅的永恒母题下,是花、月两大顶级意象——审美反映在牌上,花见酒、月见酒,花月酒成了最重要的三张牌。

    花札这小小的纸牌浓缩了日本文化。唐人的伤春悲秋,成就了日本平安时代古典的“物哀”的审美旨趣、和歌“季题”的四季感······

    

    《古剑3》的主旨是传承,所以主题曲是《千秋》,内置卡牌叫千秋戏,设计借鉴了花札。千秋戏没有选择传统 RPG 卡牌的对拼理念,而是采用了东方卡牌的“役”的设计,以二十四节气和话本《黑衣少侠传》、《蓝衣偃师记》牌面为基础,牌面是春夏秋冬,注入了四季感,这和古典东方审美内核一脉相承,更取巧的是,场景道具牌里除了各式古剑,最多的也是花月。

    

    相遇又再次别离、樱花的坂道、天空的花火。都是东方古典的美学气质:物是人非,世事无常,来年不一定能和同样的人一同看同样的风景,同一人也不会一成不变,一期一会,只在此时此地。

    物哀的自然观、侘寂的美学观、审慎孤悲的人生观,樱和花火永恒的崇高美感,不在华丽的盛开,而在美的寂灭。

    平安时代末期武将平忠渡的辞世句“行きくれて木の下かげを宿とせば花(はな)や今宵(こよひ)の主”,大意是说今夜睡在樱花树下,樱花做我的主人,物哀而风雅;

    德川家康的辞世句“嬉やと 再び覚めて 一眠り 浮世の夢は 暁(あかつき)の空(そら)”,本要从此永眠,但一想到开心的事情就醒来,不得不再睡一次,在世上做的梦就像拂晓的天空一样。一统天下创立幕府的人在死前感慨浮生若梦,对风雅的追求至死方休;

    丰臣秀吉的辞世句“露と散り 雫(しずく)と消(き)ゆる世の中に 何と残れる 心あるらん”,万物如露水消散,世间有多少念想能留下……战国三雄天下关白丰臣秀吉的辞世之语,如《金刚经》偈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万物逆旅,终归虚无。

    日本的美学文化,由自然为起点生成“哀”的品格——浪漫的“物哀”,幽玄的“空寂”和风雅的“困寂”。

    从平安时代古典的“物哀”、和歌中“季题”的四季感、风物岁月流转的感伤之美,到官能的愉悦,“茶”的审美仪式,从冈仓天心到一期一会,本质是对不完美的崇拜,是日本「生的艺术」。

    但日本最迷人的另一半核,是「死的艺术」,是曲终人散会者定离。从镰仓武士道生死绮丽绽放的死亡之美,到侘寂空寂的万有全无之美,“生—灭—生”轮回的无常虚无之美······归根结底,是关于“死亡”。

    曾经《仙剑奇侠传》里白发青颜的慕容紫英一眼万年,“人生不过一场春秋大梦,韶华白首。”云山远处,往事如烟。

    东方的 RPG 偏爱宿命交织、无疾而终的悲恋。这就是浪漫主义的起点和终点,叙事的永恒回旋。曾有人做过文学开场白排名,前两名分别是《情人》与《百年孤独》的 hook。它们的共同点是把经历岁月不可逆的结果前置,用冷静口吻道出,仿佛所有光阴都被压缩于其中。

    时间永远是最迷人的维度——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让文字具有“历时性”,《美国往事》把最坏的结果在开头演绎,而三十五年的长度只是一个反打镜头和一句“Yesterday”。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物是人非是永恒的美学命题,每一处美好和遗憾都更容易被观众叹惋,回忆被全人类珍惜,正在于其无法再现。

    任天堂的总部不在东京,而在日本的古都城京都。“对东京是一种兴奋,很容易审美疲劳,而对大阪则是迷恋,源于内心共鸣永不消逝。”

    “遍布繁华商业区,东京租屋的局促与大阪“供着赏月果品的那间日式屋子的廊檐”形成了强烈对比。大阪与兵饭店的掌柜“切开的洁白鲜美的鱼肉颜色会发出螺钿那样的闪耀,仿佛和孤急沿线明媚的景色以及芦屋家中奶奶和侄女的脸容融成一体”,这种感觉,是东京红彤生鱼片绝对触发不出的联想。”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含义是,因为有你在,月亮才格外美丽。是日本的爱情名句之一。这是夏目漱石的名言,不是文学作品里的,而是作为英语教师在教学中说的。在翻译英语 l love you 时,夏目漱石如上翻译。体现了日本人的含蓄,和夏目漱石的浪漫。

    

    整个日本战后都很西方化,就连三岛由纪夫的灵魂也是古希腊而非日本的。

    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西化的“表”和传统的“里”,核心价值就在于:日本人自觉活在一种“二元结构社会”中,缺乏本质的现代性。本质上也是西方化和传统性之间的矛盾——现代化“不应该”是西方化,但是现代化“实际上”却是西方化。

    曹雪芹用文字为自己构筑了红楼梦,谷崎则用同样的方法营造了芦屋。战争的炽焰中,谷崎惟有深入小说营造的雪国,才能在那个时代活下去。“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分外凄清。人去楼空,芦屋无梦。贞之助好似宝玉,而贞之助的身上却有着谷崎的影子。

    《细雪》是古典文学的巅峰之作,也是昭和文坛的代表作,萨特盛赞这部作品是“现在日本文学的最高杰作”——在文化冲撞的年代生于文化冲撞最猛烈的岛国,是一种悲哀。谷崎一直在关东与关西之间、在东方与西欧之间、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摇摆。早期的《麒麟》以中国典故作为幻想材料,将中国视为浪漫情调与恋乡情结的神秘源头;后来受王尔德、波德莱尔的影响对西化朝圣般的崇拜;但最终谷崎受到《源氏物语》的感召,开始追古典和浩荡的“大美”。开始写夹着一根狗尾巴草的集锦信,长着两三棵参天松树的庭院,和歌,立轴,茶泡饭,蜩鱼,四喜饭团。

    《源氏物语》里,光源氏把妻室按性格分别安置在代表四季的二条院住所中,《细雪》里四姊妹的性格也分为四时特色——春之幸子,夏之妙子,秋之鹤子,冬之雪子,她们的命运也充满古典意味的,与四季遥遥对应。

    日本的文学好白描之美,创造想象,摒弃视觉而调动五感,喜怒哀乐枝枝蔓蔓。《阴翳礼赞》中有一段,写黑暗中的羊羹——“漱石先生在《旅宿》中赞美“羊羹”,奶油浅薄、单调,含着冷凝润滑的羊羹,会感觉到室内的黝暗仿佛变成了甜美的固体而在舌尖融化,实际上不是那么鲜美的羊羹,却令人觉得增添了异样醇厚的美味。”

    如永荣启在《谷崎润一郞传》中说,‘阴翳美学’是与走向近代化都市的‘明’相对的,是针对西方以‘视觉’为中心的近代式思考体系,恢复‘听觉’、‘触觉’、‘嗅觉’,与其说谷崎是在守护传统的阴翳,勿宁说他是以阴翳守护传统。尼采在《上帝死了》中提到,现代社会让人类愈发陷入某种痛苦的处境。王国维、鲁迅、夏目漱石、川端康成都曾站边尼采,抨击过西方文化的“偏至”——以视觉为主导的功利主义,泯灭了东方审美下“黑暗里的羊羹”。

    

    小津的“狗眼视点”高地面三英尺——这是榻榻米上的日本人的视线,是观赏能剧、月上东山、品茶啜酒的视线。仿佛透过缓慢的长镜头观望生活,将世界置于远处,是俳句、侘寂的精神。一种被动的审美,像诗人一样,美出自间接。“空镜头”没有浮躁地攫取视线,而是更深的咀嚼。放慢节奏,恰使人感受更多。西方的博洛尼尼、格里菲的构图之美太过精致,流于矫揉造作,沟口健二的《雨月物语》中野草的庭院则是日本典型的图画式构图,偏好自然之物——树木、河流、山岭的排列。西方偏好垂直倾斜构图,暗示争斗、未知,日本典型构图偏好水平,即已知、满足和宁静。永恒不变的低地平线(MUJI 也采用类似的设计),象征亚洲人骨子里的自然道德观——顺应天命,人是自然的部分,文雅地歌颂(物之哀)和(空玄的侘寂)。

    

    《东京物语》描写日本的家族如何崩解,老夫妇居住的尾道,东方伦理下的“熟人社会”,在后殖民时代,向西方结构下的“市民社会”转变。共同生活为基础、道德约束的小社群变成了西方在人性论之上的市民生活。无力的他,最后转向一种迷思。老夫妇望着车水马龙的东京,青史留名的一幕,母亲在热海的防波堤上说,“东京看过了,热海也看过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与几十年前的日本处于同样剧变,文化的根一脉相承的中国,在全球化语境其实也面临同一种断裂的命题。把世界地图转90度呈现了一种独特的空间布局——弹子机,日本是弹子机最底下的盘子。这是非常形象也非常具有日本特色的比喻。

    西方冲击下的盲目狂热、狂热褪去后的彻底摒弃,使得日本文化有着奇异的融合和归零的气质。即最彻底的简朴空寂。一个岛屿国家,特殊地呈现出一种既开放、又封闭,既辽阔、又狭窄的地理状态。

    这也是为何日本的艺术作品往往在东方文化圈尤其能引起“乡愁”的共鸣。艺术形式是游移的,但艺术内核是永恒的。

    《火焰之纹章 风花雪月》虽然本质是一个加入养成 GAL 元素的 SLG,采用西方的纹章也只是当年叙事的时髦,也没有刻意塑造文学与电影的内在张力,但这作“风、花、雪、月”的命名背后,“翠风、红花、银雪、苍月”暗含的叙事设计和古典四时季题感、岁月流转物是人非的古典气质,依然是值得探寻的。

转自机核网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作者:苍狗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5:37:15    跟帖回复:
       沙发
    lz继续加油啊~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风花雪月》:纹章学与日本古典美学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