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忆苦趣事
9708 次点击
33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19/8/14 12:15:0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民间流传着许多“忆苦思甜”的段子,主题多是“万恶的旧社会,饿死人的60年”。文革期间,由于”忆苦思甜”活动的日益日常化,一些被临时拉上台的农村老头、老太太由于没有经过忆苦训练,经常会出现“忆错了”的情况。尽管主持人事先再三强调:“一定要忆旧社会的苦,不要忆刘少奇的苦”(“刘少奇的苦”指的就是1959-1961年的大饥荒),但趣事仍层出不穷:

    1、“那年,我去给地主当长工。地主可真狠,总是整我们这些穷人。到农忙时节,地主给我们长工打牙祭,狗日的地主,把肥肉切成耳巴子(手掌)那么大的块,放到嘴里,满嘴流油。整得我们吃几块就吃不下了,剩下的下一顿就不端出来了……”这些诉苦,听得我们这些一年难得见一回肉的半大小子满口生津、涎水直淌,恨不得时光倒流,不做知青了,立刻跟了地主当长工去。

    2、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站在台上诉苦:“旧社会,我们穷人过的是猪狗不如的日子啊!公社把家里的什么东西都拿走了。在食堂里,天天喝清汤寡水,全家人都得了浮肿病,腿肚子一按一个凼凼啊!……”急得那些领导把她直往下拉,可老奶奶兴犹未尽:“可怜我的儿啊,就是在六零年饿死的呀!”其声凄厉,让人不禁泪下。可这诉的是什么苦啊,这是在诉“新社会”的苦啊!

    3、最令学校领导和大队领导难堪的一次,是一位老贫农在“忆苦”之时,竟忘记了“新社会”和“旧社会”的界限。他在回忆了一通“旧社会”的苦之后,竟情不自禁地告诉同学们说:“不过,这些苦都还没有1960年的生活苦。同学们,你们知道六零年我们吃啥?吃糠!吃野菜!吃得很多人都发水肿了。死了多少人你们知道么?”

    这时,后面反应快的高年级学生早已笑作一团。学校“革命委员会”主任赶紧走上台,把老贫农的话筒拿开,低声叫他不要再讲下去了……

    4、一位当过老红军的老大爷,一开腔就惊心动魄。下面是他的开场白:

    “伢子啊,我受的苦三天三夜也说不完,那样的苦你们连想一下都浑身发毛。我也曾过了几年好日子,那是民国二十年给东家打长工。东家待我可好了,每天夜里都有酒喝,一年到头还让我挑上一担年货回家过年。可是到了‘过粮食关’(农民对59——61年三年大灾荒的俗称),连‘糠粑’也没得吃的,我差一点就饿死了……”

    5、一个四川人参加了志愿军,因读过几年书,被选拔做了卫生员,后来成了军医,转业后在一中专做校医。兄弟姐妹七人,他是硕果仅存的,其余的都在1960年饿死了。谈及此事,他总是感慨:“多亏了共产党毛主席把我带到了队伍上,不然也活不到现在。”一一听到这故事,真的好感动!

    6、陈奶奶在忆苦时说:“你说在卜家当奶妈那个苦啊,那是真叫苦。除了看孩子喂孩子,还得洗衣服、扫院子。他们家那么多院子,全我一个人扫。那孩子也就我一个人带,跟我就像亲生的一样。不跟他妈,我比他亲妈还亲呢。要说这个甜吧,它也说不完。我们家穷啊,人家过年给我们孩子买新衣服、买肉买好吃的,比如瓜子糖块什么的。我们家穷,买不起,每年都是卜老爷给。卜老爷可好了,什么都给。那年还给了不少糖块,回家孩子们一吃,那个高兴呀,都说可甜哩。”

    主持人觉得不对劲,赶紧把她请了下来。陈奶奶到死也没明白过来,那天说的好好的咋就不让她说了。

    7、谢大爷是宁夏人,常年在万家堡给地主家扛长活。一次忆苦会上,照例要讲他给地主家扛长活时,如何向地主争取自己权益的故事。这时他就会让干部们提心吊胆,因为讲到忘情之处,谢大爷就自顾自地讲了下去,有些内容便不符合当时的要求了。记得他说:“那可恶的剥削穷人的地主,用黑面给我们长工烙饼。我们就不吃它,把大大的饼子挂在牛角上,把牛给地主家赶回去。地主看见了,知道我们嫌他的饼太黑,就把黑面饼取下来自个吃了,再给我们长工烙些白面饼。从那以后,他每天都给我们长工烙白面饼,自己烙黑面饼……哎!那时候我们这些长工真是不知好歹呀,黑面烙饼管饱吃还不满意……”

    说完当长工的故事,谢大爷继续说旧社会忍饥挨饿、吃糠咽菜的经历:“见天喝菜糊糊么,两碗菜糊糊刚喝下去,队长就催着上工呢。那两条腿饿软了,干脆走不动路么!”这时,底下听讲的本队人便嗤嗤笑着低声嘟哝道:“旧社会哪里有队长呢?”

    8、有个老贫农,家里失火了,烧的精光。全村捐款捐物,重新给他家盖了几间房子。一次,生产队安排他忆苦,队长要他在忆苦时,专门说说这件事,感谢毛主席共产党给他带来了幸福的生活。老实巴交的他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支吾了半天憋出一句:要不是毛主席,我家咋会失火。众人哄笑起来,他被队长轰下去了。

    9、“我在西藏下乡时,忆苦思甜另有趣味。那个名叫卓玛央宗的老大娘,总是不得要领。她老是在回忆她年轻时与一个走方喇嘛的爱情,全然不提旧社会的苦和新社会的甜。

    “支部书记一再打断老大娘的话,吩咐格桑不得翻译老大娘的爱情,并提醒老大娘要多说旧社会如何的残酷和新社会的幸福。然而,不几句话,卓玛央宗仍是回忆她那最幸福的的爱情。或许,那才是她一生刻骨铭心的唯一吧。

    “卓玛央宗说,喇嘛答应了会回来的,然而她苦等了好几十年,仍在等候。现在想来,这是多么凄绝的爱情,又是多么残酷的命运。”

    “那次忆苦思甜,虽然事先精心准备。结果还是失败了,支部书记不得不仓促宣布忆苦思甜结束。

    “然而,老大娘为何绝口不提领主牧主对农奴的压榨和摧残呢?真是个谜。”

    10、一次,单位请胜利公社的葛大娘给我们作忆苦思甜报告!话音刚落,大厅里响起一阵掌声。葛大娘没见过这阵势,一下子紧张起来,对身边的厂领导说:“我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过话,好像讲不出来了。”厂领导鼓励道:“老嫂子,别紧张,平时你怎么讲就怎么讲,这不都是你亲身经历过的事?因为你讲的真实,所以政治意义更大。”

    “噢,真实?要按真实讲那就好讲了。”葛大娘开讲了,第一句话还是:“旧社会俺姊妹七个……”她讲的都是大实话,真和她平时讲的一样,办公室主任教她的那些话早就忘脑后去了。

    台下有个爱挑毛病的司机小声嘀咕道:“哼,啥年头七个孩子日子过的都不带宽绰的。”

    当她讲到:“我们全家住在一个破庙里,破庙四处透风,夜晚那个冷啊,偏赶那时候俺娘又给我们添了个小弟弟……”

    还是那个刺头司机:“真是的,都要饭住破庙了也没忘了干那事!”

    坐在一旁的厂领导不时的皱眉头。当葛大娘讲到:“后来来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她问我多大了,我说八岁了,她说:‘这么小就出来要饭,可怜见的,你家大人呢?’我说:‘我爹给人家烧砖去了,我娘病了。’她问我是打哪儿来的,住在哪儿之后又给了我几个豆包。我那个高兴啊,头一回吃到这么好的干粮。第二天这俩人赶着爬犁又来了,给我们家送来一袋子米,还拿出一根麻花给我吃。问我愿意不愿意去昨天给我豆包的那个老太太家,管吃管住。我那时候小哇,不懂事,也是饿极了,竟跟着他们去了……”

    市领导实在听不下去了,接过话筒说:“大娘讲累了,让她先休息一会儿。”

    葛大娘讲砸了,厂领导很不满意,当着她的面没直接说她讲的不好,而是把辅导她的办公室主任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你这工作是咋做的?这要传出去不成一个笑话了?”

    办公室主任吓得脸都白了,小声说:“是我的责任!是我的错!”

    11、1964年11月19日,湟中县李家山公社新庄大队“四清”工作组,在大队部召开全体社员大会,进行忆苦思甜活动。先后有三位社员诉说解放前受马步芳家族剥削、压迫的苦。轮到一位叫韩有禄的诉苦时,还没有诉完,一位叫李秀英的女社员站起来,走到他跟前,打断他的话,对他说:“你们那也叫苦?你快下去哇,听我诉!”

    社员对前面几个人的诉苦不感兴趣,听李秀英这么一说,跟着起哄:“对,你下去,让李秀英诉,她家苦大仇深。”工作组员看到这场面开始不知该咋办,后来挥挥手说:“好!李秀英,那就你诉吧。”

    李秀英说:1960年2月,我家5口人饿死3口,公公婆婆和丈夫。我丈夫饿死在水利工地,尸体我也没见着。公公婆婆得浮肿病,卧床不起,不能下地劳动,马书记说不劳动就不给饭吃,结果3天就饿死了。我和女儿拖着浮肿的腿去拼命干活,一天才给二个糠馍,一碗像水一样的拌汤。记得是2月29日那天晚上,我实在是饿急了,想到大队食堂偷馍吃。走到食堂,从窗户看到马书记和几个干部正在吃烙馍,还有炒鸡蛋。我闻到香味就不想走了,心想,无论如何也要偷个馍回去让我女儿尝尝。

    我看到炊事员给大队干部上菜,离开伙房,赶紧溜进去,偷了一个足有半斤重大馍。我刚一出伙房门,看见马书记在门口小便,我一慌,绊了一跤,跌倒在地。马书记问:谁?我说是我,李秀英,迅速把烙馍揣进破棉袄里。马书记走到我跟前问:你来干什么?我说我饿了,想讨点吃的。这时炊事员在伙房喊:谁把大馍偷去了?马书记问我:是你偷的吧?跟我来。我跟他走进炊事员的住房。马书记把门关上,对我说,大馍就在藏在你棉袄里,你把棉袄给我脱下来!我马上跪下,给他磕头求饶,对他说:马书记,放了我吧,我和女儿一年多没有吃过大馍。马书记说:要吃大馍可以,把你那尕丫头叫来陪我睡一晚,明天早上让她带一个更大的馍给你。我说,我那尕丫头腿脚都浮肿,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你就饶了她吧。如果你不满意,我愿意陪你睡觉。马书记说,你把衣服脱下让我看看。我站起来,把大馍拿出来,解开破棉袄和里面破褂子纽扣,敞开胸膛让他看。马书记问,你的奶子呢?我说吃不饱饭,瘪啦!我尕丫头和我一样。马书记又叫我把裤子脱下来让他看。我照办了。他上、下打量一会,看我瘦得不成人形,不想和我搞,也知道我女儿跟我差不多,放弃奸污我母女的企图,用穿着大头皮鞋的脚踢了我一下,骂道:滚!谁稀罕你的臭屄!”

    说到这,她走到马××跟前,指着他的鼻子问:马书记,我没有冤枉你吧。要不是我饿得不像样子,那天晚上你能放过我吗?我们全大队多少女人被你搞过,你说说!

    李秀英在诉苦过程中,边说边哭,全场不少社员跟着她哭。马××低着头,不敢正眼看她,身子在发抖。

    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汉子,站起来走到马××跟前,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拉到会场中心,罚他跪下,他不跪,就狠狠踢他,踢的很重,他“哎吆”一声,终于跪下了。

    仲组长站起来说,大家可以对他批斗,但是不要打人。

    李秀英看见马××跪在她跟前,不打、不骂、也不踢,而是看着他。过了几分钟,她突然蹲下身,手伸进马××的腰间,双手使劲一拽,将他裤腰带拽断,右手伸进马××裤裆里,并大声骂道:“我要看看你的骚毬咋就那么坏”……话音刚落,马××惨叫一声,歪倒在地。(总团法医进行尸体检验时发现,马××的睾丸碎了,无疑是李秀英在诉苦会上捏的。)

    12、下面这个苦,情节也有点色:“我五叔是个文盲,响当当的贫农成分。在旧社会,帮地主放牛混口饭吃。解放后,才当家做了主人。那年,‘四清’运动,上级派来了一位蹲点干部,姓沈,百姓们都叫他沈社长。沈社长一到这个地方,指名道姓要住在我五叔家。那时,我五婶刚过而立之年,风韵万种。那脸蛋白皙皙的,身材婀娜婷婷。特别是那两个奶子鼓鼓的,就象两个大馒头。看一眼,馋得你直流口水,恨不得一口吞下去。村里有多少光棍想揩她的油,都被她骂得没趣地滚蛋了。

    “沈社长一进我五叔家,就被我五婶的美貌勾去了魂。一天, 我五叔上公社开会去了,沈社长拖病没去参加。

    “做饭时,我们家里没盐了,我妈想去五婶家借点盐回来。可推开五婶的门,我妈整个人都惊呆了:只见五婶和沈社长都一丝不挂地在炕上搂着,翻滚着。

    “沈社长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立马叫住我妈。利索地穿好衣服,和颜悦色地说:‘三嫂,今儿这事只要你不捅出去,你要甚我给你甚。’我妈讷讷地说:‘沈社长,我甚也没看见。’沈社长和蔼可亲地说:‘看见了也没甚关系,只要你不说,就甚问题也没有。三嫂,你要甚,尽管对我说,我保证满足你的要求。’沈社长很大方地从身上摸出一大沓钞票,塞进我妈手里说:‘三嫂,今儿的事请多多包涵。’

    “我妈见了这么多钱,美滋滋地说:‘沈社长,我把这事烂在肚里头!’后来我妈拿着这笔钱供我家吃了一年的盐。

    “沈社长在我五婶家一住就是二年,后来上级来了调令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我五婶。”

    虽然以上都是实话,但是,大家还是当笑话听吧。



     后记:

    “文革”时涌现了一批专门作“忆苦思甜”报告的人,其中出色的频频被各处邀请。有位青年农民做报告很有名,讲起来总是声情并茂、涕泪俱下,全场人跟他一齐伤心、愤怒,口号声震天动地。报告次数多了,同村好友有点纳闷,问他为啥每次都能真哭真流泪。他说:“解放前我还不记事,哪来的苦大仇深好说嘛!我的诀窍是,嘴上说的解放前,心里想着60年。”

    听表哥讲,他在得胜堡也吃过一次忆苦饭。主办此事的队干部显然是动了脑筋,选了一个奇冷的天气,规定不许穿棉衣,不许带凳子,坐在空旷的场面上先听半天忆苦,到中午冻透了也饿得快晕了才上饭。那天的饭还算能接受,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那个盛饭的容器,根本就不是厨房里的东西,好像是尿桶。

    记得那时上去忆苦的人,都不无例外地要说自己被地主的狗咬过,不是咬的手就是咬的腿,还要捋开衣服或裤子来给人看。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机械地随声齐喊“牢记阶级苦,不忘血泪仇”等等口号。

    一块伤疤可以有不同的解读,今天可以这样说,明天又可以那样说。记得电建公司有位老工人,在单位里曾经当着许多人的面说过,他腿上的那块伤疤是小时候翻墙时掉下来摔伤的,后来忆苦时又成了狗咬的,真有点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现在回顾起来,当时一切之大莫过于政治。在那庄严的忆苦思甘甜大会上,伤疤的意义无疑也具有了庄严的意义。被地主的狗咬和从墙上摔下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也就说他选择被狗咬,是政治的需要,是善意的谎言。从这层意义上讲,一切又似乎释然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2:27:12    跟帖回复:
       沙发
    先看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3:34:43    android
       第 3

    回帖人:
    tian2w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5:20:49    跟帖回复:
       第 4
    现代人当笑话看,当事人刻骨铭心的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5:33:00    跟帖回复:
       第 5
    还是现代社会好哇。这文章,要是早写五十多年,那还不立马拉去枪毙,连审判、批斗会都免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7:26:50    跟帖回复:
    6
    新中国长大的都知道联合国军坏啊,跟我们伟大的志愿军在朝鲜打仗。名声臭大街了。可是,萨达姆的伊拉克侵略科威特,联合国军大义凛然解救。这谁都知道是正义的,怎么办呢?前期铺垫工作没做好,大家都知道了,怎么办呢?还是我们的秀才有办法,直接重新取个名字,叫多国部队。不得不佩服中国的文人就是厉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7:31:22    跟帖回复:
    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7:31:50   
    8
    想笑,却感到有些哽咽。
    第五张图中左边的标语,不就是现在写的么?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8/14 17:34:12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7:31:59    跟帖回复:
    9
    比较真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8:24:28    跟帖回复:
    10
    不错不错!支持老韩,其实那时候忆苦思甜,全国各地都有各种笑话!老韩的这一段尤其精彩!
    回帖人:
    vwa536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8:31:31   
    11
        “文革”时涌现了一批专门作“忆苦思甜”报告的人.他们把别人的忆苦思甜中的精华也加入到自已的忆苦思甜的过程中。听到东北人忆苦时说到:冬天脚冻的疼,就把脚踩进新屙的牛粪中取暖。当他忆苦时说到这里时,别人问他,你们福建有那么冷吗。他答非所问的说:我们福建也有牛啊。

    被国军抓去背军火,累得腰酸背痛,一晚上就给我们二斗玉米。吃不饱穿不暖。别人问他,二斗玉米为何不吃,难道都喂狗了吗。领导知道后引导他,以后就说,让我们吃两次玉米好了。这就不矛盾了。

    十年浩劫中,一造反派头头带头忆苦,编造的故事更是离奇,:不到一岁的我,吃着母亲的奶,就是吸不出来,我就反复挤,也挤不出。我就大哭起来,母亲的泪更是如同倾盆大雨般的流到我的脸上。
    别人对他的忆苦鉴定是:他妈是奶牛,奶需挤出来喝。他是神童,不到一岁就什么都明白。哈。哈。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8/14 18:41:47 编辑过

    回帖人:
    vwa536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8:50:49    跟帖回复:
    12
    这么好的帖子,小编也向下压。太过份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20:23:58    跟帖回复:
    13
        马书记说,你把衣服脱下让我看看。我站起来,把大馍拿出来,解开破棉袄和里面破褂子纽扣,敞开胸膛让他看。马书记问,你的奶子呢?我说吃不饱饭,瘪啦!我尕丫头和我一样。马书记又叫我把裤子脱下来让他看。我照办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21:09:09    跟帖回复:
    14
    叫人哭笑不得的"忆苦思甜",当过插队知青的,基本一样遇到过...
    农民基本会忘记"控诉旧社会",而对六十年代的饥荒大跃进,就是忘不了,
    尽管政府方面装聋作哑避免提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21:15:42    跟帖回复:
    15
    煽到伤心处,就有神经病从人群中突然窜起,振臂高呼:不忘阶级苦 牢记血泪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坚决打倒恶霸地主张三李四王二麻子
    9708 次点击,33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忆苦趣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