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哀我凄惶少年时
8103 次点击
24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19/8/14 19:07:4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大饥荒时期,我经常替大人去买菜。那时每人每天供应二两菜,售货员只好用刀切完再称重。一天,我买的卷心菜不大,边走边吃,到家就剩一片菜叶了。在家等菜下锅的母亲见状气急败坏,在我的头上扇了一巴掌,我顿时嚎哭不已。

    一次,父亲在路上捡了一个白菜头,回到家用水泡上。后来竟发了芽,长的枝叶茂盛。锡盟的朋友来了,父亲掐了几个叶子给他做汤喝。邻居看见了,端到父亲机关去展览,说:“看看人家老韩多会动脑筋想办法,增加生产。”

    院子里有个菜窖,秋天要储存一冬天的土豆和胡萝卜。因为经常会有人偷,夜里也睡不安稳。那年,父亲突发奇想,在外屋的地上挖了一口窖,上面铺了木板。窖很深,口也不大,大人下去回转不过身来,取土豆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虽然长期营养不良,但智力发育没受多大的影响(据营养学家说,儿童营养不足时,先直供大脑。这是正确的,否则我有关饥饿的记忆就不会留存)。一天,我找到一根竹竿,在上面绑了一个锥子。从此取土豆再也不用下窖,只要蹲在窖口,看那颗土豆顺眼,瞅准了就把它轻轻地扎上来,为此多次受到母亲的赞誉。

    1963年,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生活还不能说是宽裕。父母亲上班,两个学龄前的妹妹被反锁在家里。火柴等物都要被大人收起,以免祸患。(1972年,内蒙古电建公司在呼市西郊电厂施工,一对双职工租住孔家营子老乡的房子。就因为两个孩子被反锁在家里,无聊玩火、引燃衣被,被活活烧死。)为什么不送幼儿园?那个年代幼儿园很少,再说幼儿园要花钱。因此稍大一些的孩子,都是被反锁在家里的。

    被反锁在家里不知是什么味道?反正,我的两个妹妹整天站在窗户边的椅子上向外张望,外面的大孩子站在窗下和她们说话。窗户虽然能开,但有一层铁纱是被父亲钉死的,妹妹用手指轻轻地在窗纱上钻洞,直至能和院里的孩子用手指接触。

    一天,她们和院子里的孩子聊的很投机,院里的孩子向妹妹索要能吃的东西。家里没有零食,蒸笼里有一笼冷糕。妹妹在纱窗下面划开一个小口,慢慢地把油糕给外面的孩子塞出去。外面的孩子发现里面在发油糕,纷纷排队来领,于是满满一笼油糕很快就发完了。待到母亲中午回来要吃饭,发现油糕一个不剩,便把妹妹痛殴了一顿。近年来,每逢说起此事,母亲和妹妹都是泪眼汪汪。

    听五舅说,表哥堡奎小时候也有过类似的事情。一笼窝头是准备一家人中午吃的,堡奎因为饥饿,一会儿掰半拉吃,一会儿掰半拉吃。及至中午,一笼窝头被吃的净光。家人中午没饭,气的五舅把他一顿痛打。堡奎求饶说:“爹你饶了我哇,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于是大人哭,孩子也哭。

    那时,每年入秋父亲都要腌一小坛五香萝卜条。半干的萝卜条用五香面、精盐拌好后,喷点白酒,需封口发酵一个月。妹妹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只要大人不在家,就开始伸进小手抓着吃。吃的嘴里发咸发齁,就从水缸里舀凉水喝。忽一日,等父亲启封准备享用时,坛子里的萝卜条早已见底。

    一天母亲从医院里拿回几瓶过期的鱼肝油胶丸,两个妹妹如获至宝,吃的非常珍惜。她们把鱼肝油归为准糖果类,每次先咬破胶囊,待鱼肝油漏走再细细嚼那胶囊,说是有牛皮糖的口感。

    妹妹说,包装奶糖的那层半透明的米纸,在舌头上融化时也能带来预期的快感。站长的闺女每次吃奶糖总会把那层米纸留给妹妹,她们因此有了深厚的友谊。

    那时我也偷吃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从干粉丝到坚硬的酱油砖,从钙片到山楂丸,从榨菜到黄酱,从小咸鱼到大葱……父母开始坚壁清野,可挡不住我与日俱增的食欲。

    什么都吃光了,我开始吞食味精。我把味精从瓶中倒在掌心一小撮,用舌尖舔。通过味蕾沿神经丛反射到大脑表层,引起的兴奋和快感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后来刺激持续上升,我开始逐渐加大剂量,直到鲜味儿完全消失。一天,我索性把剩下的半瓶味精全倒进嘴里,突然引起大脑皮层的信号紊乱或短路、眩晕、恶心,一头栽倒在床上。我估计,与吸毒过量的反应接近。

    直到现在我不能吃味精,即便看到味精这两个字,或听人们提到味精身体都会有强烈的反应。有一种浑身颤栗、恶心欲吐的感觉。

    那时,同学的母亲在内蒙医院中药房工作,他经常给我甜草苗(甘草)吃。甜草苗的味道很奇特,有点豆腥味,又有点香甜,还有点高丽参的味道,实在不好形容。虽然甜味怪异,但比糖果经久耐吃。我装在倒插里,课堂上不时舔一下。

    那些年,父母非常忙,每天工作就像打仗。为了迅捷,中午吃莜面,清晨起来就搓好了。一天,时间有点晚,还剩一小块莜面来不及搓了,母亲吩咐妹妹丽萍给推点“刨渣子”。中午,母亲一进家就张罗着蒸饭,突然发现“刨渣子”上全是均匀的花纹。质问丽萍,丽萍不肯答。小妹妹丽珍告状说:“妈,我姐姐是在条绒裤子上搓的!”气的母亲无话可说。

    一天午间,家里桌子上放着刚刚灌满开水的竹壳暖壶,被我撞倒了,满满的一壶水全部浇在了妹妹的腿上。当时听到妹妹救命的嘶喊,我吓得魂飞魄散。幸亏当时父亲在家,他说,马上用醋和童子尿抹到烫伤处,可以不留疤痕。

    于是,我怀着愧疚、忏悔的心理,一边哭一边努力积攒自己的体液。危急之间,好不容易挤出了部分,被迅速地抹到了妹妹的腿上。也许这个偏方真的有用,反正妹妹不再哭了,而且她的腿上后来确实没有留下伤疤。

    那时,父母白天劳累一整天,晚饭后还要去单位学习开批判会(学习的内容主要是反修、防修、解放全人类、统一全球;批判会主要针对阶级斗争新动向),几乎天天不拉。晚饭往往吃的急如星火。有时来不及做菜,就用油盐拌点葱花下饭。妹妹丽珍那时很小,自己吃饭太费时间,父亲只好自己嚼好,然后嘴对嘴地喂她。

    有时,母亲忙得没有时间做饭,就连油盐葱花也没有,我们常用“酱油拌饭”来填饱肚子。虽然现在我衣食无忧,可童年的酱油拌饭,至今依然让我怀念。

    孩子们需要母爱,我深切地体会过晚饭后家里没有大人的那种失落的感觉。我和妹妹都在等候父母的回来,往往等不到大人回来,我们三个就都东倒西歪地睡着了。

    在“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的年代。父亲常年在外,母亲每天早出晚归,没时间也没精力关爱孩子。我的两个妹妹基本上都是在自己混社会,每天脖子上挂一串钥匙在外面玩耍,她们都缺爱。

    人类发现:出生就会自己行走的鸟类或哺乳类动物,总是把生下来第一眼看到的东西认作为母亲,这是印随现象,属于后天行为。我的两个妹妹在产房里一睁眼先看到的都是墙上的毛主席画像;再加上成长期自早至晚、铺天盖地的领袖热,她们的爱,就转移到毛身上了。“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似乎成了真话。

    那时,为了节省下钱支援世界革命,我和小伙伴们,一下学就去锅炉房后面的炉渣堆上捡燎炭。刚倒出来的燎炭渣滚烫,还冒着热气,我们蜂拥而上,用铁丝拧成的二股叉,在炉渣里疯刨,一个个小脸小手污渍斑斑。

    有时,我们还手拿扫把、簸箕,去后马路的下坡处,扫人家煤车颠落的煤。个高的孩子趁机用扫把顶一下煤车的后挡板,瞬间就散落得更多。

    说来也许有人不信,有的孩子捡瓜皮回家做菜;还有的孩子一发现有扔在地上的香烟头,就迅速跑去将香烟头检起来放入口袋。回到家中,将烟头一一拆开,取出里面剩余的烟丝。聚少成多,卖给小烟贩做无牌香烟,卖烟丝钱可以用来交学杂费。    

    那时,每家只有白炽灯,一般都是15瓦的,还经常停电。这样的照明从外面看黄黝黝的,比蜡烛稍好些。只要离开灯下,视物就很朦胧。每逢年节,如果哪家人奢侈一下点上60瓦的灯泡,我们都会到他家去亮堂一下。

    那时,我就具备了现在中央才提出的工匠精神。那个年代,大人孩子夏天都穿塑料凉鞋,塑料凉鞋很容易开裂,只要家人的凉鞋一坏,我就把钢锯条在火上烧红,将破损的凉鞋进行烫补。就连邻居的叔叔阿姨也不时来求我帮忙,我为此感到很自豪。

    父亲病故后,我整理他的遗物,发现了一个小本子。小心打开,竟是父亲的手迹——“家庭开支统计”。那个本本记录了1960年全年的开支,分粮食、蔬菜、电费、燃料、服装鞋袜、房租、书报、文娱等十几项,涵盖了衣食住行的全部内容,仔细而严谨。那时父亲还年轻,笔迹清秀,有点馆阁体的味道。

    1960年底,父亲在给组织写思想汇报时说:“今天,我在城里看到许许多多的农民兄弟大筐小篓地购买饼干糕点,这证明在总路线的光芒照耀下,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多年以后,父亲还为这段文字感到啼笑皆非。

    眼下最时髦的字眼儿就是低碳。我问妻子:“究竟什么叫低碳?”她说:“吃喝穿戴不奢华,生活节俭不浪费、不摆阔、不讲排场,这就是低碳生活。”我一听,像我这把年纪的人,几乎过了一辈子低碳生活。

    唐·罗邺有《春过白遥岭》诗,我最喜欢这一句:“未知遇此凄惶者,泣向东风鬓欲凋。”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19:19:16    跟帖回复:
       沙发
    弓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20:34:47    跟帖回复:
       第 3

    饥饿年代,偷东西吃,也是 没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4 21:09:17    跟帖回复:
       第 4
    很真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2:14:45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3楼第 3 楼 woshilaoban 2019/8/14 20:34:47  的原帖:
    饥饿年代,偷东西吃,也是 没品。
        你知道“易子相食,我俩要入史的”是谁说的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2:16:03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1楼第 1 楼 老绥远韩氏 2019/8/14 19:07:49  的原帖:








        大饥荒时期,我经常替大人去买菜。那时每人每天供应二两菜,售货员只好用刀切完再称重。一天,我买的卷心菜不大,边走边吃,到家就剩一片菜叶了。在家等菜下锅的母亲见状气急败坏,在我的头上扇了一巴掌,我顿时嚎哭不已。

        一次,父亲在路上捡了一个白菜头,回到家用水泡上。后来竟发了芽,长的枝叶茂盛。锡盟的朋友来了,父亲掐了几个叶子给他做汤喝。邻居看见了,端到父亲机关去展览,说:“看看人家老韩多会动脑筋想办法,增加生产。”

        院子里有个菜窖,秋天要储存一冬天的土豆和胡萝卜。因为经常会有人偷,夜里也睡不安稳。那年,父亲突发奇想,在外屋的地上挖了一口窖,上面铺了木板。窖很深,口也不大,大人下去回转不过身来,取土豆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虽然长期营养不良,但智力发育没受多大的影响(据营养学家说,儿童营养不足时,先直供大脑。这是正确的,否则我有关饥饿的记忆就不会留存)。一天,我找到一根竹竿,在上面绑了一个锥子。从此取土豆再也不用下窖,只要蹲在窖口,看那颗土豆顺眼,瞅准了就把它轻轻地扎上来,为此多次受到母亲的赞誉。

        1963年,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生活还不能说是宽裕。父母亲上班,两个学龄前的妹妹被反锁在家里。火柴等物都要被大人收起,以免祸患。(1972年,内蒙古电建公司在呼市西郊电厂施工,一对双职工租住孔家营子老乡的房子。就因为两个孩子被反锁在家里,无聊玩火、引燃衣被,被活活烧死。)为什么不送幼儿园?那个年代幼儿园很少,再说幼儿园要花钱。因此稍大一些的孩子,都是被反锁在家里的。

        被反锁在家里不知是什么味道?反正,我的两个妹妹整天站在窗户边的椅子上向外张望,外面的大孩子站在窗下和她们说话。窗户虽然能开,但有一层铁纱是被父亲钉死的,妹妹用手指轻轻地在窗纱上钻洞,直至能和院里的孩子用手指接触。

        一天,她们和院子里的孩子聊的很投机,院里的孩子向妹妹索要能吃的东西。家里没有零食,蒸笼里有一笼冷糕。妹妹在纱窗下面划开一个小口,慢慢地把油糕给外面的孩子塞出去。外面的孩子发现里面在发油糕,纷纷排队来领,于是满满一笼油糕很快就发完了。待到母亲中午回来要吃饭,发现油糕一个不剩,便把妹妹痛殴了一顿。近年来,每逢说起此事,母亲和妹妹都是泪眼汪汪。

        听五舅说,表哥堡奎小时候也有过类似的事情。一笼窝头是准备一家人中午吃的,堡奎因为饥饿,一会儿掰半拉吃,一会儿掰半拉吃。及至中午,一笼窝头被吃的净光。家人中午没饭,气的五舅把他一顿痛打。堡奎求饶说:“爹你饶了我哇,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于是大人哭,孩子也哭。

        那时,每年入秋父亲都要腌一小坛五香萝卜条。半干的萝卜条用五香面、精盐拌好后,喷点白酒,需封口发酵一个月。妹妹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只要大人不在家,就开始伸进小手抓着吃。吃的嘴里发咸发齁,就从水缸里舀凉水喝。忽一日,等父亲启封准备享用时,坛子里的萝卜条早已见底。

        一天母亲从医院里拿回几瓶过期的鱼肝油胶丸,两个妹妹如获至宝,吃的非常珍惜。她们把鱼肝油归为准糖果类,每次先咬破胶囊,待鱼肝油漏走再细细嚼那胶囊,说是有牛皮糖的口感。

        妹妹说,包装奶糖的那层半透明的米纸,在舌头上融化时也能带来预期的快感。站长的闺女每次吃奶糖总会把那层米纸留给妹妹,她们因此有了深厚的友谊。

        那时我也偷吃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从干粉丝到坚硬的酱油砖,从钙片到山楂丸,从榨菜到黄酱,从小咸鱼到大葱……父母开始坚壁清野,可挡不住我与日俱增的食欲。

        什么都吃光了,我开始吞食味精。我把味精从瓶中倒在掌心一小撮,用舌尖舔。通过味蕾沿神经丛反射到大脑表层,引起的兴奋和快感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后来刺激持续上升,我开始逐渐加大剂量,直到鲜味儿完全消失。一天,我索性把剩下的半瓶味精全倒进嘴里,突然引起大脑皮层的信号紊乱或短路、眩晕、恶心,一头栽倒在床上。我估计,与吸毒过量的反应接近。

        直到现在我不能吃味精,即便看到味精这两个字,或听人们提到味精身体都会有强烈的反应。有一种浑身颤栗、恶心欲吐的感觉。

        那时,同学的母亲在内蒙医院中药房工作,他经常给我甜草苗(甘草)吃。甜草苗的味道很奇特,有点豆腥味,又有点香甜,还有点高丽参的味道,实在不好形容。虽然甜味怪异,但比糖果经久耐吃。我装在倒插里,课堂上不时舔一下。

        那些年,父母非常忙,每天工作就像打仗。为了迅捷,中午吃莜面,清晨起来就搓好了。一天,时间有点晚,还剩一小块莜面来不及搓了,母亲吩咐妹妹丽萍给推点“刨渣子”。中午,母亲一进家就张罗着蒸饭,突然发现“刨渣子”上全是均匀的花纹。质问丽萍,丽萍不肯答。小妹妹丽珍告状说:“妈,我姐姐是在条绒裤子上搓的!”气的母亲无话可说。

        一天午间,家里桌子上放着刚刚灌满开水的竹壳暖壶,被我撞倒了,满满的一壶水全部浇在了妹妹的腿上。当时听到妹妹救命的嘶喊,我吓得魂飞魄散。幸亏当时父亲在家,他说,马上用醋和童子尿抹到烫伤处,可以不留疤痕。

        于是,我怀着愧疚、忏悔的心理,一边哭一边努力积攒自己的体液。危急之间,好不容易挤出了部分,被迅速地抹到了妹妹的腿上。也许这个偏方真的有用,反正妹妹不再哭了,而且她的腿上后来确实没有留下伤疤。

        那时,父母白天劳累一整天,晚饭后还要去单位学习开批判会(学习的内容主要是反修、防修、解放全人类、统一全球;批判会主要针对阶级斗争新动向),几乎天天不拉。晚饭往往吃的急如星火。有时来不及做菜,就用油盐拌点葱花下饭。妹妹丽珍那时很小,自己吃饭太费时间,父亲只好自己嚼好,然后嘴对嘴地喂她。

        有时,母亲忙得没有时间做饭,就连油盐葱花也没有,我们常用“酱油拌饭”来填饱肚子。虽然现在我衣食无忧,可童年的酱油拌饭,至今依然让我怀念。

        孩子们需要母爱,我深切地体会过晚饭后家里没有大人的那种失落的感觉。我和妹妹都在等候父母的回来,往往等不到大人回来,我们三个就都东倒西歪地睡着了。

        在“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的年代。父亲常年在外,母亲每天早出晚归,没时间也没精力关爱孩子。我的两个妹妹基本上都是在自己混社会,每天脖子上挂一串钥匙在外面玩耍,她们都缺爱。

        人类发现:出生就会自己行走的鸟类或哺乳类动物,总是把生下来第一眼看到的东西认作为母亲,这是印随现象,属于后天行为。我的两个妹妹在产房里一睁眼先看到的都是墙上的毛主席画像;再加上成长期自早至晚、铺天盖地的领袖热,她们的爱,就转移到毛身上了。“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似乎成了真话。

        那时,为了节省下钱支援世界革命,我和小伙伴们,一下学就去锅炉房后面的炉渣堆上捡燎炭。刚倒出来的燎炭渣滚烫,还冒着热气,我们蜂拥而上,用铁丝拧成的二股叉,在炉渣里疯刨,一个个小脸小手污渍斑斑。

        有时,我们还手拿扫把、簸箕,去后马路的下坡处,扫人家煤车颠落的煤。个高的孩子趁机用扫把顶一下煤车的后挡板,瞬间就散落得更多。

        说来也许有人不信,有的孩子捡瓜皮回家做菜;还有的孩子一发现有扔在地上的香烟头,就迅速跑去将香烟头检起来放入口袋。回到家中,将烟头一一拆开,取出里面剩余的烟丝。聚少成多,卖给小烟贩做无牌香烟,卖烟丝钱可以用来交学杂费。    

        那时,每家只有白炽灯,一般都是15瓦的,还经常停电。这样的照明从外面看黄黝黝的,比蜡烛稍好些。只要离开灯下,视物就很朦胧。每逢年节,如果哪家人奢侈一下点上60瓦的灯泡,我们都会到他家去亮堂一下。

        那时,我就具备了现在中央才提出的工匠精神。那个年代,大人孩子夏天都穿塑料凉鞋,塑料凉鞋很容易开裂,只要家人的凉鞋一坏,我就把钢锯条在火上烧红,将破损的凉鞋进行烫补。就连邻居的叔叔阿姨也不时来求我帮忙,我为此感到很自豪。

        父亲病故后,我整理他的遗物,发现了一个小本子。小心打开,竟是父亲的手迹——“家庭开支统计”。那个本本记录了1960年全年的开支,分粮食、蔬菜、电费、燃料、服装鞋袜、房租、书报、文娱等十几项,涵盖了衣食住行的全部内容,仔细而严谨。那时父亲还年轻,笔迹清秀,有点馆阁体的味道。

        1960年底,父亲在给组织写思想汇报时说:“今天,我在城里看到许许多多的农民兄弟大筐小篓地购买饼干糕点,这证明在总路线的光芒照耀下,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多年以后,父亲还为这段文字感到啼笑皆非。

        眼下最时髦的字眼儿就是低碳。我问妻子:“究竟什么叫低碳?”她说:“吃喝穿戴不奢华,生活节俭不浪费、不摆阔、不讲排场,这就是低碳生活。”我一听,像我这把年纪的人,几乎过了一辈子低碳生活。

        唐·罗邺有《春过白遥岭》诗,我最喜欢这一句:“未知遇此凄惶者,泣向东风鬓欲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2:24:39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3楼第 3 楼 woshilaoban 2019/8/14 20:34:47  的原帖:
    饥饿年代,偷东西吃,也是 没品。
        1960年大饥荒还有什么偷东西的概念,乞丐明目张胆在大街抢吃,乞丐进饭店直接抢客人的饭吃,买个面包在街上吃,一不留神乞丐在你手把面包抢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3:25:27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1楼第 1 楼 老绥远韩氏 2019/8/14 19:07:49  的原帖:








        大饥荒时期,我经常替大人去买菜。那时每人每天供应二两菜,售货员只好用刀切完再称重。一天,我买的卷心菜不大,边走边吃,到家就剩一片菜叶了。在家等菜下锅的母亲见状气急败坏,在我的头上扇了一巴掌,我顿时嚎哭不已。

        一次,父亲在路上捡了一个白菜头,回到家用水泡上。后来竟发了芽,长的枝叶茂盛。锡盟的朋友来了,父亲掐了几个叶子给他做汤喝。邻居看见了,端到父亲机关去展览,说:“看看人家老韩多会动脑筋想办法,增加生产。”

        院子里有个菜窖,秋天要储存一冬天的土豆和胡萝卜。因为经常会有人偷,夜里也睡不安稳。那年,父亲突发奇想,在外屋的地上挖了一口窖,上面铺了木板。窖很深,口也不大,大人下去回转不过身来,取土豆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虽然长期营养不良,但智力发育没受多大的影响(据营养学家说,儿童营养不足时,先直供大脑。这是正确的,否则我有关饥饿的记忆就不会留存)。一天,我找到一根竹竿,在上面绑了一个锥子。从此取土豆再也不用下窖,只要蹲在窖口,看那颗土豆顺眼,瞅准了就把它轻轻地扎上来,为此多次受到母亲的赞誉。

        1963年,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生活还不能说是宽裕。父母亲上班,两个学龄前的妹妹被反锁在家里。火柴等物都要被大人收起,以免祸患。(1972年,内蒙古电建公司在呼市西郊电厂施工,一对双职工租住孔家营子老乡的房子。就因为两个孩子被反锁在家里,无聊玩火、引燃衣被,被活活烧死。)为什么不送幼儿园?那个年代幼儿园很少,再说幼儿园要花钱。因此稍大一些的孩子,都是被反锁在家里的。

        被反锁在家里不知是什么味道?反正,我的两个妹妹整天站在窗户边的椅子上向外张望,外面的大孩子站在窗下和她们说话。窗户虽然能开,但有一层铁纱是被父亲钉死的,妹妹用手指轻轻地在窗纱上钻洞,直至能和院里的孩子用手指接触。

        一天,她们和院子里的孩子聊的很投机,院里的孩子向妹妹索要能吃的东西。家里没有零食,蒸笼里有一笼冷糕。妹妹在纱窗下面划开一个小口,慢慢地把油糕给外面的孩子塞出去。外面的孩子发现里面在发油糕,纷纷排队来领,于是满满一笼油糕很快就发完了。待到母亲中午回来要吃饭,发现油糕一个不剩,便把妹妹痛殴了一顿。近年来,每逢说起此事,母亲和妹妹都是泪眼汪汪。

        听五舅说,表哥堡奎小时候也有过类似的事情。一笼窝头是准备一家人中午吃的,堡奎因为饥饿,一会儿掰半拉吃,一会儿掰半拉吃。及至中午,一笼窝头被吃的净光。家人中午没饭,气的五舅把他一顿痛打。堡奎求饶说:“爹你饶了我哇,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于是大人哭,孩子也哭。

        那时,每年入秋父亲都要腌一小坛五香萝卜条。半干的萝卜条用五香面、精盐拌好后,喷点白酒,需封口发酵一个月。妹妹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只要大人不在家,就开始伸进小手抓着吃。吃的嘴里发咸发齁,就从水缸里舀凉水喝。忽一日,等父亲启封准备享用时,坛子里的萝卜条早已见底。

        一天母亲从医院里拿回几瓶过期的鱼肝油胶丸,两个妹妹如获至宝,吃的非常珍惜。她们把鱼肝油归为准糖果类,每次先咬破胶囊,待鱼肝油漏走再细细嚼那胶囊,说是有牛皮糖的口感。

        妹妹说,包装奶糖的那层半透明的米纸,在舌头上融化时也能带来预期的快感。站长的闺女每次吃奶糖总会把那层米纸留给妹妹,她们因此有了深厚的友谊。

        那时我也偷吃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从干粉丝到坚硬的酱油砖,从钙片到山楂丸,从榨菜到黄酱,从小咸鱼到大葱……父母开始坚壁清野,可挡不住我与日俱增的食欲。

        什么都吃光了,我开始吞食味精。我把味精从瓶中倒在掌心一小撮,用舌尖舔。通过味蕾沿神经丛反射到大脑表层,引起的兴奋和快感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后来刺激持续上升,我开始逐渐加大剂量,直到鲜味儿完全消失。一天,我索性把剩下的半瓶味精全倒进嘴里,突然引起大脑皮层的信号紊乱或短路、眩晕、恶心,一头栽倒在床上。我估计,与吸毒过量的反应接近。

        直到现在我不能吃味精,即便看到味精这两个字,或听人们提到味精身体都会有强烈的反应。有一种浑身颤栗、恶心欲吐的感觉。

        那时,同学的母亲在内蒙医院中药房工作,他经常给我甜草苗(甘草)吃。甜草苗的味道很奇特,有点豆腥味,又有点香甜,还有点高丽参的味道,实在不好形容。虽然甜味怪异,但比糖果经久耐吃。我装在倒插里,课堂上不时舔一下。

        那些年,父母非常忙,每天工作就像打仗。为了迅捷,中午吃莜面,清晨起来就搓好了。一天,时间有点晚,还剩一小块莜面来不及搓了,母亲吩咐妹妹丽萍给推点“刨渣子”。中午,母亲一进家就张罗着蒸饭,突然发现“刨渣子”上全是均匀的花纹。质问丽萍,丽萍不肯答。小妹妹丽珍告状说:“妈,我姐姐是在条绒裤子上搓的!”气的母亲无话可说。

        一天午间,家里桌子上放着刚刚灌满开水的竹壳暖壶,被我撞倒了,满满的一壶水全部浇在了妹妹的腿上。当时听到妹妹救命的嘶喊,我吓得魂飞魄散。幸亏当时父亲在家,他说,马上用醋和童子尿抹到烫伤处,可以不留疤痕。

        于是,我怀着愧疚、忏悔的心理,一边哭一边努力积攒自己的体液。危急之间,好不容易挤出了部分,被迅速地抹到了妹妹的腿上。也许这个偏方真的有用,反正妹妹不再哭了,而且她的腿上后来确实没有留下伤疤。

        那时,父母白天劳累一整天,晚饭后还要去单位学习开批判会(学习的内容主要是反修、防修、解放全人类、统一全球;批判会主要针对阶级斗争新动向),几乎天天不拉。晚饭往往吃的急如星火。有时来不及做菜,就用油盐拌点葱花下饭。妹妹丽珍那时很小,自己吃饭太费时间,父亲只好自己嚼好,然后嘴对嘴地喂她。

        有时,母亲忙得没有时间做饭,就连油盐葱花也没有,我们常用“酱油拌饭”来填饱肚子。虽然现在我衣食无忧,可童年的酱油拌饭,至今依然让我怀念。

        孩子们需要母爱,我深切地体会过晚饭后家里没有大人的那种失落的感觉。我和妹妹都在等候父母的回来,往往等不到大人回来,我们三个就都东倒西歪地睡着了。

        在“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的年代。父亲常年在外,母亲每天早出晚归,没时间也没精力关爱孩子。我的两个妹妹基本上都是在自己混社会,每天脖子上挂一串钥匙在外面玩耍,她们都缺爱。

        人类发现:出生就会自己行走的鸟类或哺乳类动物,总是把生下来第一眼看到的东西认作为母亲,这是印随现象,属于后天行为。我的两个妹妹在产房里一睁眼先看到的都是墙上的毛主席画像;再加上成长期自早至晚、铺天盖地的领袖热,她们的爱,就转移到毛身上了。“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似乎成了真话。

        那时,为了节省下钱支援世界革命,我和小伙伴们,一下学就去锅炉房后面的炉渣堆上捡燎炭。刚倒出来的燎炭渣滚烫,还冒着热气,我们蜂拥而上,用铁丝拧成的二股叉,在炉渣里疯刨,一个个小脸小手污渍斑斑。

        有时,我们还手拿扫把、簸箕,去后马路的下坡处,扫人家煤车颠落的煤。个高的孩子趁机用扫把顶一下煤车的后挡板,瞬间就散落得更多。

        说来也许有人不信,有的孩子捡瓜皮回家做菜;还有的孩子一发现有扔在地上的香烟头,就迅速跑去将香烟头检起来放入口袋。回到家中,将烟头一一拆开,取出里面剩余的烟丝。聚少成多,卖给小烟贩做无牌香烟,卖烟丝钱可以用来交学杂费。    

        那时,每家只有白炽灯,一般都是15瓦的,还经常停电。这样的照明从外面看黄黝黝的,比蜡烛稍好些。只要离开灯下,视物就很朦胧。每逢年节,如果哪家人奢侈一下点上60瓦的灯泡,我们都会到他家去亮堂一下。

        那时,我就具备了现在中央才提出的工匠精神。那个年代,大人孩子夏天都穿塑料凉鞋,塑料凉鞋很容易开裂,只要家人的凉鞋一坏,我就把钢锯条在火上烧红,将破损的凉鞋进行烫补。就连邻居的叔叔阿姨也不时来求我帮忙,我为此感到很自豪。

        父亲病故后,我整理他的遗物,发现了一个小本子。小心打开,竟是父亲的手迹——“家庭开支统计”。那个本本记录了1960年全年的开支,分粮食、蔬菜、电费、燃料、服装鞋袜、房租、书报、文娱等十几项,涵盖了衣食住行的全部内容,仔细而严谨。那时父亲还年轻,笔迹清秀,有点馆阁体的味道。

        1960年底,父亲在给组织写思想汇报时说:“今天,我在城里看到许许多多的农民兄弟大筐小篓地购买饼干糕点,这证明在总路线的光芒照耀下,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多年以后,父亲还为这段文字感到啼笑皆非。

        眼下最时髦的字眼儿就是低碳。我问妻子:“究竟什么叫低碳?”她说:“吃喝穿戴不奢华,生活节俭不浪费、不摆阔、不讲排场,这就是低碳生活。”我一听,像我这把年纪的人,几乎过了一辈子低碳生活。

        唐·罗邺有《春过白遥岭》诗,我最喜欢这一句:“未知遇此凄惶者,泣向东风鬓欲凋。”




        1965年春节前,家里买些鱿鱼虾米年货回来过节,我常偷来吃,邻居小伙伴见到我有鱿鱼虾米吃,嘴馋也回家偷吃,找到几条腊肠吃,我说腊肠是生的,要煮熟后才能吃,小伙伴说腊肠制作过程已是熟的,后来我到腊肠加工场看制作腊肠,证实他当时是吃生猪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6:23:18    跟帖回复:
    9
    你家是双职工。
    有稳定收入。
    在那个年代是幸福的。
    相当于现在的中产小康家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9:26:46    跟帖回复:
    10
    物质匮乏,勉强温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10:05:24    引用回复:
    11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10:15:01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楼第 1 楼 老绥远韩氏 2019/8/14 19:07:49  的原帖:








        大饥荒时期,我经常替大人去买菜。那时每人每天供应二两菜,售货员只好用刀切完再称重。一天,我买的卷心菜不大,边走边吃,到家就剩一片菜叶了。在家等菜下锅的母亲见状气急败坏,在我的头上扇了一巴掌,我顿时嚎哭不已。

        一次,父亲在路上捡了一个白菜头,回到家用水泡上。后来竟发了芽,长的枝叶茂盛。锡盟的朋友来了,父亲掐了几个叶子给他做汤喝。邻居看见了,端到父亲机关去展览,说:“看看人家老韩多会动脑筋想办法,增加生产。”

        院子里有个菜窖,秋天要储存一冬天的土豆和胡萝卜。因为经常会有人偷,夜里也睡不安稳。那年,父亲突发奇想,在外屋的地上挖了一口窖,上面铺了木板。窖很深,口也不大,大人下去回转不过身来,取土豆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虽然长期营养不良,但智力发育没受多大的影响(据营养学家说,儿童营养不足时,先直供大脑。这是正确的,否则我有关饥饿的记忆就不会留存)。一天,我找到一根竹竿,在上面绑了一个锥子。从此取土豆再也不用下窖,只要蹲在窖口,看那颗土豆顺眼,瞅准了就把它轻轻地扎上来,为此多次受到母亲的赞誉。

        1963年,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生活还不能说是宽裕。父母亲上班,两个学龄前的妹妹被反锁在家里。火柴等物都要被大人收起,以免祸患。(1972年,内蒙古电建公司在呼市西郊电厂施工,一对双职工租住孔家营子老乡的房子。就因为两个孩子被反锁在家里,无聊玩火、引燃衣被,被活活烧死。)为什么不送幼儿园?那个年代幼儿园很少,再说幼儿园要花钱。因此稍大一些的孩子,都是被反锁在家里的。

        被反锁在家里不知是什么味道?反正,我的两个妹妹整天站在窗户边的椅子上向外张望,外面的大孩子站在窗下和她们说话。窗户虽然能开,但有一层铁纱是被父亲钉死的,妹妹用手指轻轻地在窗纱上钻洞,直至能和院里的孩子用手指接触。

        一天,她们和院子里的孩子聊的很投机,院里的孩子向妹妹索要能吃的东西。家里没有零食,蒸笼里有一笼冷糕。妹妹在纱窗下面划开一个小口,慢慢地把油糕给外面的孩子塞出去。外面的孩子发现里面在发油糕,纷纷排队来领,于是满满一笼油糕很快就发完了。待到母亲中午回来要吃饭,发现油糕一个不剩,便把妹妹痛殴了一顿。近年来,每逢说起此事,母亲和妹妹都是泪眼汪汪。

        听五舅说,表哥堡奎小时候也有过类似的事情。一笼窝头是准备一家人中午吃的,堡奎因为饥饿,一会儿掰半拉吃,一会儿掰半拉吃。及至中午,一笼窝头被吃的净光。家人中午没饭,气的五舅把他一顿痛打。堡奎求饶说:“爹你饶了我哇,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于是大人哭,孩子也哭。

        那时,每年入秋父亲都要腌一小坛五香萝卜条。半干的萝卜条用五香面、精盐拌好后,喷点白酒,需封口发酵一个月。妹妹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只要大人不在家,就开始伸进小手抓着吃。吃的嘴里发咸发齁,就从水缸里舀凉水喝。忽一日,等父亲启封准备享用时,坛子里的萝卜条早已见底。

        一天母亲从医院里拿回几瓶过期的鱼肝油胶丸,两个妹妹如获至宝,吃的非常珍惜。她们把鱼肝油归为准糖果类,每次先咬破胶囊,待鱼肝油漏走再细细嚼那胶囊,说是有牛皮糖的口感。

        妹妹说,包装奶糖的那层半透明的米纸,在舌头上融化时也能带来预期的快感。站长的闺女每次吃奶糖总会把那层米纸留给妹妹,她们因此有了深厚的友谊。

        那时我也偷吃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从干粉丝到坚硬的酱油砖,从钙片到山楂丸,从榨菜到黄酱,从小咸鱼到大葱……父母开始坚壁清野,可挡不住我与日俱增的食欲。

        什么都吃光了,我开始吞食味精。我把味精从瓶中倒在掌心一小撮,用舌尖舔。通过味蕾沿神经丛反射到大脑表层,引起的兴奋和快感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后来刺激持续上升,我开始逐渐加大剂量,直到鲜味儿完全消失。一天,我索性把剩下的半瓶味精全倒进嘴里,突然引起大脑皮层的信号紊乱或短路、眩晕、恶心,一头栽倒在床上。我估计,与吸毒过量的反应接近。

        直到现在我不能吃味精,即便看到味精这两个字,或听人们提到味精身体都会有强烈的反应。有一种浑身颤栗、恶心欲吐的感觉。

        那时,同学的母亲在内蒙医院中药房工作,他经常给我甜草苗(甘草)吃。甜草苗的味道很奇特,有点豆腥味,又有点香甜,还有点高丽参的味道,实在不好形容。虽然甜味怪异,但比糖果经久耐吃。我装在倒插里,课堂上不时舔一下。

        那些年,父母非常忙,每天工作就像打仗。为了迅捷,中午吃莜面,清晨起来就搓好了。一天,时间有点晚,还剩一小块莜面来不及搓了,母亲吩咐妹妹丽萍给推点“刨渣子”。中午,母亲一进家就张罗着蒸饭,突然发现“刨渣子”上全是均匀的花纹。质问丽萍,丽萍不肯答。小妹妹丽珍告状说:“妈,我姐姐是在条绒裤子上搓的!”气的母亲无话可说。

        一天午间,家里桌子上放着刚刚灌满开水的竹壳暖壶,被我撞倒了,满满的一壶水全部浇在了妹妹的腿上。当时听到妹妹救命的嘶喊,我吓得魂飞魄散。幸亏当时父亲在家,他说,马上用醋和童子尿抹到烫伤处,可以不留疤痕。

        于是,我怀着愧疚、忏悔的心理,一边哭一边努力积攒自己的体液。危急之间,好不容易挤出了部分,被迅速地抹到了妹妹的腿上。也许这个偏方真的有用,反正妹妹不再哭了,而且她的腿上后来确实没有留下伤疤。

        那时,父母白天劳累一整天,晚饭后还要去单位学习开批判会(学习的内容主要是反修、防修、解放全人类、统一全球;批判会主要针对阶级斗争新动向),几乎天天不拉。晚饭往往吃的急如星火。有时来不及做菜,就用油盐拌点葱花下饭。妹妹丽珍那时很小,自己吃饭太费时间,父亲只好自己嚼好,然后嘴对嘴地喂她。

        有时,母亲忙得没有时间做饭,就连油盐葱花也没有,我们常用“酱油拌饭”来填饱肚子。虽然现在我衣食无忧,可童年的酱油拌饭,至今依然让我怀念。

        孩子们需要母爱,我深切地体会过晚饭后家里没有大人的那种失落的感觉。我和妹妹都在等候父母的回来,往往等不到大人回来,我们三个就都东倒西歪地睡着了。

        在“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的年代。父亲常年在外,母亲每天早出晚归,没时间也没精力关爱孩子。我的两个妹妹基本上都是在自己混社会,每天脖子上挂一串钥匙在外面玩耍,她们都缺爱。

        人类发现:出生就会自己行走的鸟类或哺乳类动物,总是把生下来第一眼看到的东西认作为母亲,这是印随现象,属于后天行为。我的两个妹妹在产房里一睁眼先看到的都是墙上的毛主席画像;再加上成长期自早至晚、铺天盖地的领袖热,她们的爱,就转移到毛身上了。“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似乎成了真话。

        那时,为了节省下钱支援世界革命,我和小伙伴们,一下学就去锅炉房后面的炉渣堆上捡燎炭。刚倒出来的燎炭渣滚烫,还冒着热气,我们蜂拥而上,用铁丝拧成的二股叉,在炉渣里疯刨,一个个小脸小手污渍斑斑。

        有时,我们还手拿扫把、簸箕,去后马路的下坡处,扫人家煤车颠落的煤。个高的孩子趁机用扫把顶一下煤车的后挡板,瞬间就散落得更多。

        说来也许有人不信,有的孩子捡瓜皮回家做菜;还有的孩子一发现有扔在地上的香烟头,就迅速跑去将香烟头检起来放入口袋。回到家中,将烟头一一拆开,取出里面剩余的烟丝。聚少成多,卖给小烟贩做无牌香烟,卖烟丝钱可以用来交学杂费。    

        那时,每家只有白炽灯,一般都是15瓦的,还经常停电。这样的照明从外面看黄黝黝的,比蜡烛稍好些。只要离开灯下,视物就很朦胧。每逢年节,如果哪家人奢侈一下点上60瓦的灯泡,我们都会到他家去亮堂一下。

        那时,我就具备了现在中央才提出的工匠精神。那个年代,大人孩子夏天都穿塑料凉鞋,塑料凉鞋很容易开裂,只要家人的凉鞋一坏,我就把钢锯条在火上烧红,将破损的凉鞋进行烫补。就连邻居的叔叔阿姨也不时来求我帮忙,我为此感到很自豪。

        父亲病故后,我整理他的遗物,发现了一个小本子。小心打开,竟是父亲的手迹——“家庭开支统计”。那个本本记录了1960年全年的开支,分粮食、蔬菜、电费、燃料、服装鞋袜、房租、书报、文娱等十几项,涵盖了衣食住行的全部内容,仔细而严谨。那时父亲还年轻,笔迹清秀,有点馆阁体的味道。

        1960年底,父亲在给组织写思想汇报时说:“今天,我在城里看到许许多多的农民兄弟大筐小篓地购买饼干糕点,这证明在总路线的光芒照耀下,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多年以后,父亲还为这段文字感到啼笑皆非。

        眼下最时髦的字眼儿就是低碳。我问妻子:“究竟什么叫低碳?”她说:“吃喝穿戴不奢华,生活节俭不浪费、不摆阔、不讲排场,这就是低碳生活。”我一听,像我这把年纪的人,几乎过了一辈子低碳生活。

        唐·罗邺有《春过白遥岭》诗,我最喜欢这一句:“未知遇此凄惶者,泣向东风鬓欲凋。”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又双又双 2019/8/15 3:25:27  的原帖:    1965年春节前,家里买些鱿鱼虾米年货回来过节,我常偷来吃,邻居小伙伴见到我有鱿鱼虾米吃,嘴馋也回家偷吃,找到几条腊肠吃,我说腊肠是生的,要煮熟后才能吃,小伙伴说腊肠制作过程已是熟的,后来我到腊肠加工场看制作腊肠,证实他当时是吃生猪肉
    肉类熟化可以分为热熟和腌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12:08:18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3楼第 3 楼 woshilaoban 2019/8/14 20:34:47  的原帖:
    饥饿年代,偷东西吃,也是 没品。
    转至第5楼第 5 楼 又双又双 2019/8/15 2:14:45  的原帖:    你知道“易子相食,我俩要入史的”是谁说的吗。
    D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12:44:07    跟帖回复:
    14
    真不真实照片肯定是假的,外国的、经革的、民国的。要讲凄惶现在才叫凄惶,去问问那些破产的、逃债的、跳楼的、失业的就知道了,要是说画面感,接下来比什么大饥荒惨多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12:59:51    跟帖回复:
    15
    鱼肝油咬破了当零食吃?有没有搞错?隔着胶囊都腥气得叫人作呕!
    8103 次点击,24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哀我凄惶少年时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