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谭怀敏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恩施法院笑话案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只有主兼从犯
1843 次点击
1 个回复
谭怀敏 于 2019/8/15 0:05:1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刑事申诉书

申诉人:谭怀敏,女,生于1971年11月24日,湖北省恩施市人,汉族,初中文化,个体户,住恩施市龙凤镇二坡村杜家坝组。
申诉人谭怀敏因不服湖北省恩施市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恩市法院)于2013年9月29日作出的(2013)鄂恩施刑初字第00206号《刑事判决书》、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恩州中级法院)于2014年3月14日作出的(2013)鄂恩施中刑终字第00160号《刑事裁定书》,2019年6月21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鄂刑申1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依据《刑事诉讼法》第241条和第242条第(二)、(三)项之规定,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请求撤销原判决书和裁定书,重新审理此案;并依法予以改判,宣告申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恩市法院于2013年9月29日以(2013)鄂恩施刑初字第00206号《刑事判决书》,判决申诉人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申诉人不服,以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提起上诉,恩州中级法院于2014年3月14日,以(2013)鄂恩施中刑终字第00160号《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申诉人认为,原判决和裁定适用法律错误,定罪证据不足。现提出申诉理由如下:
一、两级法院适用法律错误,申诉人的行为不符合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构成。
1、申诉人主观上没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故意。不管是去恩施州中级法院,还是去恩施州委,申诉人谭怀敏的主要目的都是请求法院或者州委领导能够依纪依法对案件进行监督,公正解决其丈夫被害之后的刑事处理、民事赔偿和家庭实际困难等方面的问题,并没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故意。
2、从客观方面来看,申诉人的上访行为既没有达到情节严重的标准,也没有造成严重损失的后果。具体表现在:(1)申诉人在上访过程中没有聚众,更没有纠集他人。(2)申诉人谭怀敏的上访行为没有造成恶劣的影响;虽然在上访过程中有人围观,但恩施州中级法院和恩施州委并没有因为申诉人的上访行为而使不明真相的人产生了误解或者说在声誉上有所贬损和降低。所以,申诉人的行为既达不到情节严重的标准,也没有造成严重损失的后果。
3、从犯罪客体上来看,申诉人的上访行为并没有致使恩施州中级法院或恩施州委的正常工作无法进行;从两级法院认定的事实和证据来看,申诉人的行为并没有对两家单位的正常工作造成任何影响,也没有证据证明申诉人的上访行为足以使两家单位的工作无法正常进行;于常理推测,仅凭申诉人谭怀敏、孔繁元、许秀菊三人或者申诉人谭怀敏与两位老人及两个小孩的行为,也是无法使得两家单位(县市级、地市级)的工作不能正常进行的。
二、两级法院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部分证据依法应当予以排除。
1、缺乏证据证明申诉人具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故意。从恩施市公安局所做的讯问笔录可以看出,申诉人谭怀敏坚持上访是因为其家庭突遭巨大变故,在上有年迈老人需要赡养,下有年幼儿女需要照顾的巨大压力之下不得已而为之的举动,其目的只是要求政府和法院帮助解决各种问题;除了其公公、公婆的证言之外,没有任何其它证据能印证申诉人具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故意。
2、没有证据证明恩施州委和中级法院因为申诉人的行为所遭受的损害后果。两家单位的工作并没有因为申诉人的行为受到任何影响,亦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两家单位因为申诉人的行为遭受了何种损害以及损害程度的后果。所以,认定申诉人的行为造成严重损失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证据证明造成了什么样的严重损害后果,本案中所谓的严重损害只是公诉机关和两级法院的主观判断,没有任何客观证据予以证实。
3、从判决书的内容上看,恩施州中级法院是本案的受害单位,由其所出具的证据在真实性和客观性方面必然存疑,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依法应当予以排除。具体来说,主要指以下证据:恩施州中级法院于2013年3月26日出具的《关于上访人谭怀敏到州中级法院缠访、闹访的情况说明》、恩施州中级法院值班登记表、恩施州中级法院出具的《谭怀敏来访记录》及相关接访笔录、恩施州中级法院于2010年6月21日编印的《法院情况反映》第二期。这些所谓的证明材料完全属于自己证明自己,自己采纳自己的证据,自己作出判决的事实行为。在世界各国的刑事审判史上绝无先例,亦无来者。实属荒唐的审判法则!
三、2018年3月,申诉人向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并书面申请将该案报送省高院,由省高院指定恩施州之外的其它法院审理;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置之不理并于2018年4月23日驳回申诉人的再审申请,既不利于公平、公正审理案件,又损害了申诉人的合法权益。
综上所述,恩施市人民法院作出的鄂恩施刑初字第00206号,《刑事判决书》和恩施州中级法院作出的鄂恩施中刑终字第00160号《刑事裁定书》适用法律错误,所依据的证据不足。故提请审判监督程序,请贵院重新审理此案,还申诉人清白。
附《情况说明》一份:
此案因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中院),个别领导及法官目无党纪国法、滥用职权、执法犯法、草菅人命、久拖不决、枉法裁判且生效判决至今十年未执行,申诉人不服判决,几年时间找相关职能部门领导无数次反映无果,申诉人惨遭灭顶之灾,失去了家里的顶梁柱和经济支柱,家破人亡、人财两空、债台高筑、食不果腹、山穷水尽;被逼无奈赴省进京维权申诉和咨询相关案情,当地政府及职能部门个别领导竭力阻止揭露他们瞒上欺下,认为申诉人影响当地政绩,利用手中权力,安排和指挥公、检、法层层构陷,以莫须有的罪名“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以权代法将申诉人判刑四年,申诉人蒙冤入狱,最让申诉人彻骨痛心、寒心至极的惨遭黑手歹徒失去父亲的两个可怜的未成年的孩子,失去父爱还要遭遇人为陷害失去母爱,太惨无人道。
中院作为本亲直接受害单位,且案情复杂,审判单位是本案直接受害单位,且申诉人几次申请要求异地管辖此案;中院依法属于自行回避对象,无权审理申诉人的案件。自己证明自己受害,显然属于报复性执法 ,其证据属于无效证据,应排除。
受害单位的工作人员所作证言属于自证,同样属于自证自审,应排除。
受害单位(中院)审判此案,中院与申诉人属于矛盾双方,审理此案严重违法,更加失去公平、公正,本案受害单位(中院)对申诉人丈夫惨案从犯判死刑,主犯到死缓,草菅人命,枉法裁判,对申诉人本身及此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本案证人(许秀菊、孔繁元)证言,没有列举能够直接证明申诉人怎样组织、策划的事实和证据。聚众扰乱社会的事实和情节,步聚、方案不明,且属于办案人自问、自审、自记,违法编造、蓄意杜撰的构陷材料,更是威胁、引诱许秀菊、孔繁元二人作出的不真实证言,此证言属于非法证据,应予排除。亦有郭红艳的“情况说明”予以证实。
既然一审、二审、再审法院都异口同声地多次叙述、认定申诉人“六次聚集或鼓动孔繁元、许秀菊、赵龙等人在工作时间到恩施州中级法院大门处闹访,辱骂院长、法官及工作人员,严重影响该院工作秩序......”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请问凭什么选择性执法,只将申诉人定罪处刑?其他参与人难道就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从犯吗?按照法律规定,有主犯就有从犯,对主犯追究刑事责任了,那么从犯到底怎么处理,也应当有一个交代吧!
申诉人公公胡昌质的证言与恩施州委工作人员的证言时间,事实不符,也同属办案人员自问、自审、自记,违法编造、威胁、引诱,致使胡昌质同样作出不真实证言,同样属于非法证据,应予排除。
同一案件不能重复处理、处罚,一事不再罚是法律明文规定。而对我同一案件,就是2010年6月2日在中院大门要求见院长后在州委大门外要求见州委书记肖旭明,当时舞阳派出所给我作笔录后作出警告处理;同年7月13日我进京维权被龙凤派出所截访回恩施后,再以同一事实作出行政拘留十天,拘留期满后,我向恩施市政府要求行政复议,至今未收到任何答复;2013年9月29日恩施市法院作出的(2013)鄂恩施刑初字第00206号《刑事判决书》没有将同一案件事实认定为犯罪事实;2014年中院作出的(2013)鄂恩施中刑终字第00106号《刑事裁定书》将同一案件事实认定为犯罪事实判处刑罚,以同一事实和行为对申诉人进行四次不同的处罚的执法行为,显然违反法律规定。
中院不能将若干个不构成犯罪的轻微违法行为累计相加认定犯罪行为,法律没有规定,何况已作出了行政处罚(其行政处罚本身也是违法的)。
恩精鉴所【2013】精鉴第35号鉴定书,是本案办案人员将申诉人在安装有监控的审讯室辱骂、威胁并强行抓住申诉人的手在鉴定书上签字等,此鉴定书与申诉人2010年6月11日交于中院(同属于恩施州优抚医院诊断申诉人患有“严重精神分裂证”的《诊断证明》存在严重的相互冲突和相互矛盾。需要强调的是,申诉人2010年的鉴定结论是“严重精神分裂症”,由此表明申诉人是被司法机关枉法裁判,造成冤案后,申诉人在此期间依法上访无路,四处救助无门,层层步步紧逼,精神压力巨大,心理负担重负不堪,才是逼迫申诉人层层上访的直接原因,更是导致申诉人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症疾病的直接证据。然而,恩施市公安局办案人员用2013年委托进行的司法鉴定结论否定2010年期间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症的做法极为荒唐。相反,即使2013年鉴定申诉人没有精神疾病,也不能否定2010年患有精神病的客观事实,更不能作为证据使用。这是刑事办案如何使用、认定证据的基本原则。
申诉人丈夫被害后,因中院执法犯法、以权代法、以权谋私、久拖不决、枉法裁判等等,申诉人在维权无望的情况下,带着同一张两尺见方在天安门广场乞讨并申冤的《乞讨书》,在中院大门外的人行道上乞讨行为到底属不属于犯罪行为?同样乞讨行为在天安门广场为何未被定性犯罪行为?同样的《乞讨书》在北京未被定性为“横幅”,在中院的人行道上定性为“横幅”,“横幅”的标准到底是什么界定?
为何中院与红庙派出所都是执法机关,二单位仅一墙之隔,为何申诉人在未收到丈夫被害(第二次二审判决前)在中院大门外人行道上访维权(按构陷的犯罪说法,也是数次“犯罪”),二单位连询(讯)问笔录都没有一份?二单位当时即未处理也未处罚呢?是二单位放任申诉人“犯罪”,视而不管,放任自流,还是二执法机关失职渎职,不作为?为何中院将司法职权和罪犯赔偿款九万元都分不请呢?至今申诉人还未收到和得到具体事实真相?为何申诉几年时间几次进京上访维权后,被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职能部门截访、阻访、拦访后,才导致中院工作秩序严重受到干扰呢?还至使中院司法公信力严重受损呢?造成严重后果呢?申诉人是弱势群体中的极弱人,若有这种能力,还会坐牢四年吗?
申诉人在2010年得到犯罪嫌疑人家属花钱买关系的准确消息后,4月21日找刘勇院长反映相关情况,当时是办案法官杨发明接待我,并承诺将我的举报材料亲自交给刘勇院长,然而在家等了一个多月后没有回复,6月2日,申诉人再带着相同的举报材料找院长,当时中院的信访接待员粗暴、蛮横的态度和语气激怒了申诉人,当时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症的申诉人非常恼火且情绪特别激动,只有在法院大门外哭冤,没办法刘勇院长亲自接待申诉人,当场有摄影机录音录像,申诉人当面反映相关情况并将相关材料亲自交给刘勇院长,并当面问刘勇院长收到了4月21日杨发明法官帮忙转交的相同材料吗?刘勇院长回答说确实没有收到材料,所以没有当面或电话答复申诉人,刘勇院长并当面答复申诉人会从严、从重公平、公正审判此亲,可是6月23日中院送达申诉人的判决与申诉人听到的信息一致,从犯判向少荣判处死刑,主犯胡振锋的家属花钱买关系判处死缓(当庭申诉人的庭审录音录像至今保存完好),申诉人彻底绝望了,带着一双苦命的未成年孩子进京申冤并乞过,由于申诉人的不停辛劳的奔波、求助、呐喊、维权申诉及在中院大门外的过激轻微违法行为,正是由于申诉人的不但坚持和坚强及抗争和部分过激行为,最终收到了省高院第二次二审的正义判决,从犯向少荣由死刑改判死缓,限制减刑;主犯胡振锋判处死刑(申诉人亲自赴刑场,亲眼看见胡振锋被执行枪决)。
由于申诉人的不但坚持和赴省进京维权申冤,得罪了个到特权领导,致申诉人及一对未成年人儿女永远生活在痛苦的深渊,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此致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谭怀敏

2019年   8月 14  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5 0:17:09    跟帖回复:
       沙发
    恩咯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恩施法院笑话案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只有主兼从犯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