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池田牧牛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江宁区政府—人大代表喊你还非法圈地时的民生欠账
109564 次点击
52 个回复
池田牧牛 于 2019-08-30 21:20:5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长三角
        江宁区政府——人大代表喊你还非法圈地时的民生欠账

    亟需解决江宁区所辖开发园区早期拆迁户(2004年前的拆迁户)的住房困难成了江宁区人大代表的共识,其中江宁滨江开发区的人大代表的呼声尤文强烈,其调研如下:由于当时拆迁政策补偿标准很低,很多家庭当时拆迁只拿到一套安置房,随着小孩长大,居住空间日益紧张。很多家庭小孩要结婚没有婚房,又买不起商品房;有的家庭小孩长大了,把老人搬到了地下室;有的兄弟姐妹当时同批次拆迁住房都紧张,老人在子女之间被推来推去;甚至有的家庭是四世同堂住在一个中套里面。该部分村民几年来不断到街道、园区管委会反映这些情况,也因此发生过多次集体上访、堵门事件。去年区里两会时,区人大主要领导曾要求区政府研究相关政策,区政府为此专门召开了会议,但会上因个别园区、街道意见不统一而搁置。为切实解决好这部分群众的住房问题,现提请人大代表督促政府尽快研究解决办法。

    众所周知江宁开发园区的初始积累是依赖于掠夺农民拆迁补偿面积、掠夺农民拆迁补偿金等不齿手段聚敛的,其下流的作为频见报端,《法制日报》记者薛子进“圈地800平方公里,农民怎么办?”的报道就翔实的呈现了江宁区高速“圈地”的状况:江宁区相继建有4大经济开发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学园、华商科技园、滨江经济技术开发区),总规划的面积之和已高达800平方公里,等于8万公顷或120万亩的土地!这些开发区占了江宁区全部面积的一半多。

    这涉及到几千个村庄的消失,几十万农民的去留,无数的农田耕地被占用,如此宏伟规模的拆迁圈地,失去土地的农民安置好了吗?

    那时什么手续都没有就敢拆农民的房,农民的房产证成废纸,“一亩菜地一年要有上万元的收入,可拆迁后的补偿费每亩一年才有几百元,根本不够。”

    许多无地的农民只能“打麻将,晃膀子”,无事可做,对今后的生活和社会安定都带来一定的影响。

    基层老党员对此痛心疾首:“共产党在人民心中是有威望的,但一些干部硬是把党的形象和威望全搞光了。违法拆迁占地,停水停电砸玻璃,打伤农民的事也时有发生,你告状也没有用。”

    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2000年厄运降临到池田大队,江宁经济开发区要征收我们村的宅基地了。而,拆迁补偿是执行5年前制定的《南京江宁经济开发区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细则》(江宁政办发[1996]39号,下称细则)的标准,细则硬性规定开发区拆迁补偿安置一律实行产权调换,主房以外的其它附属建筑(假层、阁楼、厨房、附房等)不计入安置面积。且,被拆迁村民每人头限购30㎡房产(建筑面积,均价210元/㎡),2口之家可购买60㎡房产,3口之家90㎡,4口之家120㎡。

    开发区对拆迁户的宅基地面积、区位(百家湖是一级地价与殷巷的四级地价不作区分)、房屋装修状况等关系房地产价值的要素不是以市场的公允价值补偿,而是强制按政府的定价收购(被拆迁房屋建筑面积超出安置面积的部分,楼房按150元/㎡,准楼房、平房按100元/㎡补贴给被拆迁人)。

    不满政府强买强卖拒拆的农民遭受到了毁路、停水、停电、殴打等黑社会式的暴力骚扰……

    开发区一番“低买高卖”令村民几代人的艰辛积累付之东流,大量失地农民生活无着,陷入困顿;大块耕地抛荒圈而不用晒太阳(其中原有建设用地和未利用丘陵地6650亩,另外约6650亩农田抛荒 见,国土资源部国土资通[2003]8号通报)。

    对我家400多平米拆迁房的产权调换是:我父母被限购了一套60㎡的小套房,哥哥一家三口被限购了一套90㎡的中套房,同为房产权利人的我却没有得到一毛钱的补偿,为此,我父母向村委会及开发区管委会说明:“家里住宅楼的建造我女儿也出资了,她享有部分房屋产权,开发区拆迁补偿应该与她协商。”当时征收办的人员答复:“像你家女儿的情况有不少,如:上学的,顶职的,参军的,开发区以后肯定会解决的。”

    之后,我分别向村委会(现为社区)、管委会、街道书面要求开发区先与我签订补偿协议后方能拆房子,当时拆迁办的口头答复:“与你类似的情况较多,开发区以后会统一解决。”

    在12年(2012年)的苦苦期盼中等来了村里的最后一批复建房的竣工,我又给区长信箱发了电子邮件(编号: 201202072009827)重申了依法合理补偿的诉求,管委会对此的回复让我如坠冰窟:“按关于批转“《南京江宁经济开发区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细则》的通知”,拆迁时,你户口不在拆迁地,没有提供合法有效的房屋产权证明,且不能证明你实际居住,因此,不对你进行补偿安置符合文件规定,故你不能另行分房。”

    明明是产权清晰的家庭成员共有房产,管委会却颠倒黑白说成是我母亲的独有房产,并要求我提供《粮油证》、《房产证》、《住房租赁证》来证明房产权力……

    我是21岁那年(1990年)因在南京市区工作需缴纳社保,限于当时政策不得已把户口迁出了,但,早在1988年我(还是农民身份)与家人就申领了准建证,共同出资建造了面积400多平米的住宅楼,依法取得了原江宁县国土局颁发了《宅基地使用证》(编号308, 1988年8月10日颁发),宅基地使用权证确认了我作为8个共有权利人之一享有该宅基地使用的合法权益。

    尽人皆知《粮油证》、《房产证》、《住房租赁证》不可能和农村的自建房扯上关系,让农民出具这些证件证明其房产权力就是耍流氓!

    试问《宅基地使用权证》不是用来证明农民房产权力的吗?《物权法》明确定义了宅基地使用权是一种用益物权,使用人可以在宅基地上建造住宅及附属设施并对其行使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