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一日一梦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解密: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
1858 次点击
1 个回复
一日一梦 于 2019/9/12 12:07:0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解密: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

                        胡涂人
  
    图:攻打冬宫油画
    

    咱上小学时有篇历史课文关于“阿芙乐尔号一声炮响,俄国十月革命开启”咱记忆深刻。苏联拍《十月革命》电影,咱也看过——涅瓦河上,威猛的巡洋舰阿芙乐尔号“轰隆隆”地打炮——布尔什维麾下的赤卫军和水兵们,蜂拥向克伦斯基的临时政府占据的冬宫——他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冲锋陷阵……最终占领了冬宫——革命成功——列宁同志激情洋溢地宣布苏维埃政府成立啦。那时,咱小看得,激动人心,热血沸腾。

    近日,咱读了俄国“十月革命”的主要领导者托洛茨基写的《俄国革命史》,重新见识了“十月革命-占领冬宫”历史时刻,但并没有《十月革命》电影里演义的那么地轰轰烈烈,但确实热闹非凡,有点喜剧的味道。

   图:托洛茨基著《俄国革命史》
  


    托洛茨基当年是苏维埃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领导了“十月革命”。因此,他对“十月革命”门清。《十月革命》电影毕竟是经过艺术加工,有虚构的成分,可以理解。比如《三国演义》比《三国志》写的热闹非凡,前者是文学,后者是历史。

   图:前排2 托洛茨基
  



一、占领首都彼得堡

    1917年10月,布尔什维克发起暴动,从临时政府手中夺取政权。行动由革命军事委员会领导,其麾下有工人赤卫队、波罗的海舰队水兵和喀琅施塔德的水兵,以及一些哗变的临时政府军士兵。

    1917年10月22日。

    革命军事委员会夜里发出一电报到芬兰的赫尔辛基——给芬兰地方苏维埃委员会主席斯米尔卡发送暗语“送章程来”——让他立刻从波罗的海舰队派1500名喀琅施塔德水兵。喀琅施塔德是俄国重要军港,在芬兰湾东端科特林岛,距圣彼得堡29公里。这些水兵第二天才能赶到。

    图:喀琅施塔德军港
    

    这个夜晚,直接参加占领彼得堡的暴动军的人有多少,没有人去统计。主要是几千赤卫军和两千到三千水兵。

    第二天,喀琅施塔德和赫尔辛基的水兵来了,水兵人数达20个连。这是布尔什维克暴动的骨干力量,占领了首都彼得堡,但冬宫除外。

   图:著名的喀琅施塔德的水兵
  
  

    临时政府陆军部李莫次基将军获悉,早上赶紧电话通知总司令部杜霍宁将军“喀琅施塔德来了水兵和一支轻巡洋舰。”

    冬宫内,临时政府的临时内阁部长们还准备开会,商议调遣军队对付对布尔什维克暴动军队。

    冬宫外,电报局是联络中枢属于军事要地。皇家工兵学校教官斯坦科维奇上尉率领半个连的士官生前往保卫电报局时,被拥有装甲汽车的赤卫队和反水的士兵包围了,成了俘虏。

    日后,斯坦科维奇回忆说:“唯一积极抵抗布尔什维克的工兵学校的士官生投降了。”
    这是发生在冬宫外的一次军事行动。

    中午时分,马林斯基宫周围被革命军事委员会军队占领,国会议员刚刚开会。

    ……

    一辆装甲汽车开来,停在大门口。投靠布尔什维克的李陶夫斯基团和克克斯宏斯基团士兵以及水兵们开进宫内。带兵队长请议员们立刻离开马林斯基宫。

    10月23日

    法国一家报社记者克罗德-安涅惊讶感叹“这些蠢笨的俄国人竟然未按照旧书上说的方法去革命”“城里是安静的!”

    如果打得不热闹,没有尸横街头、血流满地——他的报道就出不了彩,没有生动鲜活的看点了。

    ……

    他从自己的寓所走出门,看到“在百万大街上,好多巡逻兵,没有一声枪响。冬宫大广场,中午时分还没有人,街上军人及行人十分有序。”

    图:斯莫尔尼宮 布尔什维克总部
    


    斯莫尔尼宮是贵族女子学院,内墙壁上贴着一条醒目的标语“同志们,为了自己的身体,请注意清洁”。这群革命者为了改天换地,忽视了个人卫生,有些人患了流感、肺炎、伤寒之类的传染性病。

    这里是布尔什维克的总部,有11个中央委员在开会。他们健康与否,关系到布尔什维夺取政权的大业。

    那时,列宁还未从维保戈区隐藏处出来。他“7月事件”(组织彼得堡对现实不满的工人阶级和士兵们示威游行)后被通缉。捷尔任斯基说“他隐蔽起来了,没有参加工作 。”加密涅夫在总部里十分活跃。斯大林一般不到斯莫尔尼宮来,大多时在中央机关编辑部。斯维尔德洛夫当选苏维埃主席,委员会还决议24时内占领首都彼得堡。

    彼得堡城内有革命军事委员会派出的军队满世界巡逻,维持秩序,解散了国会,接管了相关政府机构,布尔什维克控制了首都。

    下午2点35分,彼得堡苏维埃召开紧急会议,托洛茨基以革命军事委员会之名宣布“临时政府已经不存在了。”

    托洛茨基写道:“人家对我们说过,暴动将革命溺死于血泊之中,……然而我们未见到一个牺牲者。历史上从未见过这样一场革命运动,有如此众多的群众参加,而留血如此之少的。”“冬宫尚未夺取,但它的命运几分钟内就可以解决。”

    
    二、夺取冬宫

   图:涅瓦哈河畔的冬宫
  


   彼得堡虽然被布尔什维克的暴动军队占领,但临时政府的官邸冬宫尚未被攻克。内阁的部长们还可以发布命令调遣彼得堡外围的15万军队——哥萨克骑兵部队、乌拉尔军团救驾。革命要取得彻底胜利,还有待时日,还要经历一番累心的折腾。

    政府军将领史丹科维奇从前线回来。

    总理克伦斯基对他说:“难道你不知道这里发生武装暴动了吗?”

    史丹科维奇说:“呵?!可大街上是绝对平静的,真正武装暴动是这个样子吗?”

    克伦斯基说:“正在此时,政府机关,一个跟一个地被赤卫军占据啦。”

    ……

    政府内阁的官员忧郁地沉思之时,驻警察总局特派员罗戈夫斯基跑来报告:

    “各位部长先生,波罗的海舰队的几艘军舰开进涅瓦河,准备作战。其中有几艘沿着沿河而上,占领了尼古拉大桥。”

    图:阿芙乐尔号——曙光号
    


     冬宫坐落在涅瓦河畔,大桥就在临时政府总理克伦斯基办公室的窗户下,已被布尔什维克的水兵们占领了。

    前线来救援的军队,至今没有消息。冬宫和总司令部没有人把守。

    黄昏,司令部挤满军官,现在变得空空荡荡!逃命的都走人了。

    23日,布尔什维克的作战指挥部设在彼得-保罗要塞,负责人是布勒贡勒富夫。麾下又设三个指挥分部:曙光号(阿芙乐尔号)、巴甫洛夫斯基团军营、海军军营。

    图:彼得-保罗要塞




    指挥部成立三人机构,主要负责夺取冬宫,负责人是伯德威斯基、安东诺夫和工兵军官萨多夫斯基。

    布尔什维克总部原定计划在24日夜,将冬宫与首都的其他政府机关同时占领。

    三年之后(1920年),萨多夫斯基回忆:在斯莫尔尼的小房间内,博德威斯基和楚诺夫斯基摊开彼得堡的地图,激烈讨论进攻冬宫的最佳方案。最后,决定以坚固的蛋形线包围冬宫区域。在涅瓦河岸则有彼得-保罗要塞、河面有曙光号巡洋舰以及波罗地海的军舰。

    热闹开始了。
  
    几年后,社会革命党中央委员会费伊特博士回忆“军队情绪剧变”。原来从某些方面得到消息,某团某团准备开来保卫政府,但是打电话到军营去询问,所有军队拒绝前往。
    他说:“结果,你们已经知道,没有人前来增援,冬宫被攻下了。”

    冬宫形势岌岌可危。

    关键时刻,救兵来了——一个上尉率领40名获得圣-乔治骑士勋章的伤残军官,还来了一个连女兵突击队,她们全是贵族出身。这时,乌拉尔团的大兵很不满意地瞧着那些持枪的娘儿们,琢磨那些真正当兵的爷们都哪儿去了?

    图:女子突击队
    





   冬宫比邻的涅瓦河口,水兵们欢迎自己的伙伴。河流中间停泊曙光号上,军乐齐鸣。

    安东诺夫做了简短演讲:“弟兄们,那儿就是冬宫,必须把它攻下来!”

    冬宫内,军事长官们与内阁部长们开会时。奇斯金从总司令部回来,带来彼得-保罗要塞的最后通牒,签名是安东诺夫。通牒说,限20分钟考虑,解除冬宫守卫军队的武器,否则要塞和军舰要打炮鸟。

    临时政府武装部长马尼科夫斯基和凡德罗夫斯基,认为既然不能打了,就应该想法投降,接受最后通牒。

    30分钟后,赤卫军及海军陆战队士兵组成的一队人马,由巴甫洛夫斯基团一个少尉率领,没有遇到抵抗,就轻而易举地占领了总司令部,逮捕了沮丧的副司令。实际上总司令部没设防。

    6点钟敲响了不久,冬宫被布尔什维克的军队密集地包围了,任何人都无法通过,救援也没戏了。

    冬宫与总司令部的电话被截断。

    昨儿(24日),克伦斯基还在国会誓言旦旦地演说,宣誓要殉职。今儿,他化妆成女护士逃走了。群龙无首鸟。

    总司令部被占领后,冬宫更孤单了。

    部长们从“孔雀石大殿”搬出来,搬到另一个大殿。因为,涅瓦河上曙光号大炮的炮口虎视眈眈地对着它。

    “如果曙光号开炮,冬宫会怎样?”部长们问海军部长。

    “冬宫要变成一片瓦砾。”海军部长说。

    但是,曙光号没有开炮,彼得-保罗要塞也没有开炮。

    25日晚间,克伦斯基的哥们雷德麦斯特记述:

    “冬宫沉入黑暗中,令人疑惑的惊慌。士官生躲在柴堆的后面,用步枪和机枪对付敌人。敌人也同样回击。入夜时枪声渐渐多了起来,有人被杀,有人负伤。但是,死者屈指可数。”

    “宫内的炮兵士官生离开冬宫,六门大炮拖走四门。巴甫洛夫斯基团一队士兵带着一辆装甲车,将炮兵士官生缴械。将两门大炮分别摆在尼夫斯基大街和穆伊卡桥上,炮口对准冬宫。”

    “哥萨克各团也不听调遣,那么什么人保卫克伦斯基呢?”

    “犹太人和俄娘儿们,……但是,俄国人民是同列宁站在一起的。”

    哥萨克骑兵与军事委员会围攻军队勾结,这帮彪悍骁勇善战的爷们从一条通道悄悄地溜走了。

    晚9点,乌拉尔团两个连士兵也离开了冬宫,只是把机枪给那些无望的、忠诚的守卫者。

    安东诺夫和布勒贡勒富夫有约定:冬宫一旦被合围后,彼得-保罗要塞的旗杆上要挂其一盏红灯。曙光号见到这个红灯,要发射一响空包弹,吓唬吓唬冬宫里面的人。如果冬宫守军不降,彼得-保罗要塞用轻型火炮轰击冬宫。冬宫守军再不降,曙光号就的六俄寸口径(约264毫米)大炮实弹轰击了。这是为了减少冬宫内的人员伤亡以及对冬宫造成的破坏。毕竟布尔什维克的首脑们大多受过高等教育。

    但是,要塞内找红灯也很费时,没现成的。耽误了很多时间,最后找到一只。然而,挂在旗杆上,必须各个方位包围冬宫的布尔什维克的暴动军都能看见,这也很不容易。他们又不断地调整方位,效果均不佳,又浪费和很多宝贵的时间。

    冬宫内军队向外射击,宫外的军队还击。

    暴动预备队的士兵和赤卫军围着柴火堆烤火,他们痛骂领导者是一群大面瓜,做事磨磨唧唧。

    根据布勒贡勒富夫的报告,中午时,一见红灯就可以向冬宫开炮。但事实并非这样简单。彼得-保罗要塞中没有常备大炮,只有一尊报时的古炮,火药从炮口填入。所以,必须把野战炮抬到要塞的城堡上去。

    围攻冬宫的布尔什维克的军队,最大困难还是打炮。

    布勒贡勒富夫向安多诺夫讲述彼得-保罗要塞打炮的困难—— 一个炮兵少尉向他报告,炮膛生锈了,压缩机内没有油了,无法发射。

    这个炮兵士少尉是在糊弄这个没有经验的特派员。

    安多诺夫和布勒贡勒富夫急急忙忙去彼得-保罗要塞检查大炮。

    夜色黑暗,刚下过雨,院子积水了。河对岸机关枪声激烈响着。

    黑暗中,炮位终于找到了,炮兵依旧坚持,生锈……压缩机没油……。

    安东诺夫下令两个炮兵士官生来开炮,用前膛报时的古炮发出一响信号炮。因为,围攻冬宫的暴动军正等候起进攻的信号。

    可是,炮兵士官生们在信号炮前也磨磨蹭蹭,也许是想避免开炮。

    这时,有个人从黑暗跑过来,脚步不稳跌倒在泥水中,骂骂咧咧地爬起来,然后用快活的几乎透不过气的嗓音叫喊道“冬宫投降了,我们的人在里面!”

    大家狂热地相互拥抱。

    既然冬宫被占领了,为何那边还枪声不断?结果,是诈和,被占领是总司令部,冬宫还在围攻中。

    冬宫,部分士官生拉走了一些圣-乔治骑士(功勋伤残军官),向围攻的暴动军投降了。

    女子突击队决定离开冬宫突围出去。她们得到消息,总司令部的职员站在了列宁的一边,解除了部分军官的武装,逮捕了司令阿列科谢耶夫将军。这位将军是唯一能解救俄罗斯的人,这些大无畏的女兵们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去救他。

    结果,女子突击队突围失败,后来她们的命运都很悲惨……

    指挥部的勒维舍维奇派来两名海军炮手去彼得-保罗堡垒,他们炮术不高明,但是肯开生锈的、压缩机内没有油的大炮。此时此刻,炮声比命更重要。

    安东诺夫下令开炮。

    事前,怕曙光号大口径火炮破坏力太强,损坏冬宫的建筑。安东诺夫和属下商议不适用实弹射击,使用空包弹。

    弗雷洛夫斯基回忆:“堡垒发出一响信号炮之后,曙光号怒吼了。空包弹的响声,比是实弹炮威严的多。那些看热闹的人,从码头花岗岩的矮墙上跳下来,跌倒了,连滚带爬的……”

    冬宫守卫部队仍然支撑着……炮开了,不很密集,击中的更少。1个半小时到2个小时之内,打了35炮,只有2炮击中目标,仅损伤宫墙的表面。其他炮弹射的过高,未造成什么损失。原本隔着涅瓦河直接向冬宫射击,不需要精准的射术。可能是水兵炮手故意将炮口抬高,希望事件以无破坏与伤亡地解决。事后,他们从未对此有过说明。

    最初,炮击后,议员帕钦斯基拿着一块单片给部长们看。海军部长凡德勒夫斯基认定这是曙光号发射的炮弹。但是,这艘巡洋舰发射的是一发空包弹。

    弗列罗夫斯基说,后来一个水兵在苏维埃大会证实了此事。

    10月24日深夜,一只暴动的阿芙乐尔号军舰只对着皇帝的宫殿只开了一响空炮。

    图:冬宫终于被暴动军拿下。
    



    此时,列宁从隐藏处出来,第一次对民众发表演讲“第三次俄国革命的结果必然实现社会主义的胜利。”

    

    注:1917年7月,布尔什维克发动赤卫军、水兵、部分不满现状的市民,在彼得堡街头示威游行,遭到哥萨克骑兵和卫戍部队的镇压。列宁被当局通缉,藏起来鸟。这就是“7月事件”。列宁并未亲临斯莫尔尼宮 现场领导“十月革命”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9/12 13:47:00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12 14:20:46    跟帖回复:
       沙发

    | 举报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解密: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