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山猫越野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学军鼓上蚤张世奎
19372 次点击
5 个回复
山猫越野 于 2019/10/5 14:47: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学军鼓上蚤张世奎

                                     金新

    有学军校友看了《学军“三兄弟”》,对“畅学天下,领军未来”的二马弟丝毫不感兴趣,感兴趣的却是学军语文组“在军宣队领导下将课文与忠字舞‘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细枝末节。这一好奇心触发了我尘封的记忆,想起了学军鼓上蚤张世奎。

    迅翁当年走出百草园而进入三味书屋的仪式大抵是对着那象征着孔子牌位的“三味书屋”匾和谐音着功名利禄之“禄”的“鹿”行礼,第一次算是拜宗师,第二次算是拜寿镜吾先生。

    我当年进学军中学比当年迅翁入三味书屋的程序要稍稍复杂一点:一是拜见校长王蛟,二是拜见语文组正副组长鲍宁与糜懿模,三是拜见班主任师傅张世奎。

    记得当年我被安排在张世奎当班主任的班级里教语文并担任副班主任。

    在学校里饱读了有关班主任的理论,但到了张世奎这里等于是个屁,他完全打破了弟子不能问“怪哉”的规章,他带我这个副班主任的第一课就是绘声绘色给我讲学军“文革”中的趣事,其中讲得最详细的就是上语文课与跳忠字舞结合的天下奇闻。

    那带有腰鼓舞功底的舞步,那具有“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的文章,那“怀抱琵琶半遮面”的故作羞涩,那 军宣队头领的朗声大笑……

    有关资料表明:“忠字舞是文革时期用于广场(大场地)或游行的队列行进间的歌颂性民众舞蹈集体舞蹈。以《大海航行靠舵手》《敬爱的毛主席》《在北京的金山上》《满怀豪情迎九大》和语录歌等歌曲为伴唱、伴奏。流行于文化大革命高潮期,时间约在1966—1968年间;九大以后渐趋衰微。”就此而言,用于课堂,那感情是匠心别具。

    其实,语文课上跳一下忠字舞也挺好的,有类于嗣后的课本剧,只要别打上时代过多的政治烙印,别掺入个人过多的诉求心机,别玷污了语文的人文精神,跳它一回又何妨?

    张世奎说的是趣事,实质上“字字血,声声泪”,是在让我这个新教师明白:到一个新地方,你没有一种历史的认知感而置背景于不顾,你将头破血流。

    呵呵,世奎张,吾师也,吾师也!之后的经历确实证明,即便你是“匕首”与“投枪”,利欲熏心者也会到你那无“法”无“天”的头上来或打点“油水”主意或撒点“美女蛇”尿。

    难怪鲁迅对“飞蜈蚣”情有独钟!

    张世奎上杭州大学时学的是俄语,在语言刚从不幸成了政治裹脚布的囹圄中冲出来而进入经济包装袋的当时,教俄语无异于教屠龙。学军很多俄语专业的教师都纷纷改行且很快适应了英语教学,唯有张世奎浑浑噩噩而热衷于烧菜、喝酒、抽烟,尤其是抽烟,那真是“烟仙”,有一次在李家贵老师家抽烟,由于冬天门窗封闭,竟然抽得李老师的孩子烟气中毒而送医院急救。

    当时在想,张世奎长得一如鼓上蚤“时迁”,虽与“偷盗为业,甚至偷坟盗墓,善能飞檐走壁”毫不相干,但在不务正业上颇神似,而他那花容月貌的老婆当年是怎么会看上他的?郎无才而女有貌而拉郎配,奇怪!

    这个世界,只要有存在,必定有理由。后来发现,张世奎一笔堪称绝活的“瘦金体”书法,“运笔灵动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而富有傲骨之气,酷似断金割玉,更奇特的是,即便是粉笔字与钢笔字,他也能硬中求软而显示出毛笔字那羊毫与兼毫的提与顿来,令人惊诧不已。

    通过一番观察,发现张世奎与学校食堂的厨工、总务处的花匠、传达室的门房打成一片而亲如兄妹,其实是经历了一个“革”文化“命”后文化人的一种叛逆,其内心世界为:“你说我是‘臭老九’我就是‘臭老九”,你说我‘知识越反动’我就‘知识越反动’,你说我‘科学的春天来了’我就‘科学的春天到了’,只要你高兴,老子不跟你玩了!”

    鲁迅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中说:“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张世奎是国家意志下游走于悲剧与喜剧间的一个苦命知识分子的典型。

    张世奎的“捉弄”人是出其不意的,记得第一次与班上的学生见面,走廊外挤满了家长,按惯例,先简单介绍一下副班主任后,他这个正班主任就应该发表“施政演说”,孰料他三言两语介绍完后居然一本正经地说:“金新老师非常想和大家分享他的语文学习经验,大家欢迎金新老师讲话!”话音刚落,他便像鼓上蚤时迁飞檐走壁一般从讲台上快速溜向教室最后排。记得当时我毫无准备,措手不及而急中生智而快速构思应景文字之余,用眼睛余光一瞄张世奎,他正在后排以手捂嘴窃笑不已,讥笑乎?嘲笑乎?假笑乎?奸笑乎?冷笑乎?来不及细想,眼前救急要紧!

    其实,我这个民国时期高等法院院长的小儿子,这点即兴发言那还不是“小菜一碟”?记得我三下五除二从汉朝许慎《说文解字》有关“新”的造字法说起,聊到新学校的新印象、新老师的新责任、新同学的新打算、新学习的新前景,总之,起承转合滴水不漏,引来掌声一片。此时我腾出眼光来扫视一下张世奎,发现他脸上正露出欣慰的笑意。

    与张世奎接触一段时间后发觉,这是一个心底善良的小老头,再细加思忖,张世奎的所为可能是出于这样一种寓言性思考:“当幼鹰到足够大的时候,鹰妈妈便把巢穴里松软的铺垫全部扔出去,这样,幼鹰们就会被树枝上的刺扎到,不得不爬到巢穴的边缘。而此时,鹰妈妈就把它们从巢穴的边缘赶下去。当这些幼鹰开始坠向谷底时,它们就会拼命地拍打翅膀来阻止自己继续下落。最后,它们的性命保住了,因为它们掌握了作为一只鹰必须具备的最基本的本领--飞翔!”

    不知张世奎是否认为我是一只一定能腾飞的“幼鹰”?不知张世奎有没有那样高尚?但愿他有,因为他是个以玩世不恭的皮包裹着良知的君子。

    遗憾的是,学军的环境不太适合张世奎生存,他不声不响走了,去了莫干山中学搞总务,后来去莫中看美术老师赵灵见过他一面,一个裤脚短一个裤脚长而不修边幅,他已经把自己知识分子应有的尊严藏到了灵魂深处,在那里,知识叹息着一曲知识的挽歌!

                               匆匆于2019年10月5日12时23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7 0:41:13    跟帖回复:
       沙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8 9:34:57    跟帖回复: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9 14:34:58    跟帖回复:
       第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1 23:18:02    跟帖回复:
       第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8 13:21:05    跟帖回复: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学军鼓上蚤张世奎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