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剑门碧玉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深漂20年样本:一个农村家族的南下迁徙记
1977 次点击
1 个回复
剑门碧玉 于 2019-10-09 16:20:1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经济风云
    

    2019年9月13日,适逢中秋节的深圳市平湖镇闷热中夹杂着喜庆。清晨,七旬老人李建兵夫妇的四个儿女纷纷前来探望老两口,并商定全家17口人晚上一起去餐厅吃团圆饭。对这个家族而言,吃团圆饭在近十年里十分寻常。事实上,他们时不时就约着下馆子聚餐。但在十年前,因为两代人长期两地分离,团圆饭成为一种极大的奢望。

    和深圳市外来人口数量占比高达七成的大环境相一致的是,李建兵的一大家子也并非本地人,他们来自江西省九江县的一个山村。在过去的25年间,其四个儿女先后下海“深漂”,随后其与老伴也在2010年左右来到深圳帮衬着带小孩、照顾生意。如今,四个儿女都在深圳买房定居,而隐居山林里的老家旧宅已是多年风雨自拂。

    “深圳已经成为我们的第二故乡。”老两口的四个子女都认为,无论如何也不会回到老家生活。但老两口却时常挂念家乡,惦记着那些早已荒弃的废田、漏雨的老宅和正在老去的乡亲们。至于第三代的孩子们,除了在老家留守16年的长外孙女,其他人基本都是在深圳出生成长的,对老家的回忆寥寥无几,更谈不上什么感情。

    从农村向城市的人口迁徙,是近年来最能折射出中国经济发展的现象之一。事实上,除了李建兵的大家族之外,其六个兄弟姐妹的家族中,也有两家举数迁徙定居上海。而在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这样的家庭多如牛毛。1978年,改革开放政策将渔民小村深圳推动为国际化的大都市,遍地的机会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务工者以及商人们前去淘金。

    如今40年已经过去,当年部分务工人员像李建兵一家人一样,得以在这个新兴城市站稳脚跟。但更多的人只是将青春留在了这里,带着攒下的一笔钱回到老家生活。与此同时,40年间深圳的经济结构也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此前依靠经商优惠政策以及廉价劳动力致富的商人们,一部分人跟着深圳一同成长,另一部分则由于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的增加被迫退出。

    很难讲那些留在深圳的务工者是幸还是不幸。事实上,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早期,这些深漂、北漂、沪漂群体的背后,远不止艰辛、熬夜加班、孤独无助等个人生活状态,还牵扯着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这样的社会现象。被迫割舍的亲情就是获取城市门票的代价,也是让他们的家族阶级跃迁伟业前进一大步的助力。即使是40年后的今天,生活条件大幅改善,但资源分配不均仍然让很多年轻人出走家乡,虽然一线城市昂贵的房价仍使得定居异常艰难。

    “即使是打工也要有机会啊,在老家连打工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不是改革开放,我们很可能一辈子呆在闭塞的山村里,也不会了解到外面世界的精彩。”李建兵的大女儿李海燕感慨道。

    离家南下的背后

    作为长女,1973年出生的李海燕是家里第一个下海打工的孩子,却也是四个兄弟姐妹中学习成绩最优异的孩子。但由于家境贫寒和父亲做生意欠下的高利贷,她高一没有念完便选择了辍学,连学校老师也感到可惜,并多次到家劝阻。“我实在没有心思念书了,妈妈每天都在劝我下海打工还债,上课时总能听到窗外‘欠债不还,牢底坐穿’的广告。”李海燕回忆称。终于,1992年辍学一年之后,她带着家里借来的300块钱,跟着老乡乘坐绿皮火车,南下去了深圳。

    根据1980年发布的《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深圳市制定了一系列吸引外资的优惠政策,包括企业经营自主权、税收、土地使用、外汇管理、产品销售、出入境管理等。这吸引了海内外大批商人前来逐利,也因此催生了大批就业机会。深圳工资高的传闻逐渐向内地各大城市、乡镇扩散,由此引发了20世纪90年代的南下就业热潮。

    但在内地经济条件极度落后的情况下,来深圳找工作的人远比其提供的就业机会更多。“工人属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招工头如果在门口喊要找一个普工,那么将会有几百人冲上去投简历。”李海燕虽然学历并不高,却凭借着娟秀的字体顺利应聘上一家玩具厂的质检人员,拿到的300元月薪在当时已经算是中高端水平。通过三年的省吃俭用,李海燕在贴补家用的同时,终于还清了父亲初期900元,而后利滚利的高利贷。

    “当时,村里各家的生活水平虽然也有差异,但总体都不太富裕。”李海燕有些无奈地回忆道,如果家里有钱供她上学,她绝对不会下海打工。受大学录取率低和经济条件的影响,当时很多人初中毕业之后要么选择念中专尽快就业,要么直接参加工作。1999年,李海燕又将其初中刚毕业的大弟和二妹介绍到深圳工作。

    “我来到深圳是为了发财的。”李建兵的二女婿陈彧林来自江西省宜春市,其父亲是一名小学老师,家境尚可。但是,由于家庭关系不和睦,他在初中毕业后也选择了外出打工。事实上,当时南下的群体中,除了家境贫困的人之外,也不乏家境较好但想看看外面世界的年轻人,也包括一些怀揣创业野心的高学历群体。例如新能源汽车巨头比亚迪的创始人王传福,也是在1995年放弃了北京的“铁饭碗”,南下深圳以电池作为切入口创业的。

    淘金之地的机会

    即使是拥有研究生高学历的王传福,也坦言当时创业在技术和资金层面都面临挑战。对于学历比较低的打工族而言,如何才能淘到深圳“遍地的黄金”更为不易。

    如今,虽然李海燕和陈彧林都在深圳买房定居,但路径却完全不同。身兼还债重任的李海燕明显缺乏冒险创业的资本,但勤奋好学和刚正不阿的性格,使她能够在企业里成为一名优秀的员工。工作两三年后,李海燕逐步升职,月薪也涨到了600元。选择在职场升级打怪的她并不满足流水线普工的命运。“我想成为白领,想当办公室文员。”李海燕回忆道。

    20世纪90年代末,计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