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爵士猫大懒虫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元朝蒙古人贵族与儒教
3843 次点击
77 个回复
爵士猫大懒虫 于 2019/10/12 15:40:3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元朝蒙古人拒绝儒教

    距今六百多年前的一个秋日,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内蒙古多伦诺尔草原迎来了又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年轻气盛的皇帝元英宗硕德八剌,带领宠臣拜住等人一行返归大都,途中驻帐南坡。元英宗硕德八剌和右丞相拜住俩人,不但年龄相仿,而且兴趣相投,志同道合。

    元英宗虽为成吉思汗后裔,但却自幼熟读儒家经典,并且酷爱汉字书法,即位后便迫不及待地推行“改革”,大刀阔斧实施“以儒治国”。而拜住,虽是成吉思汗麾下名将木华黎后裔,却汉化极深,儒教修养极高,素有“蒙古儒者”之美誉,他成了元英宗的得力助手和心腹。

    话说忽必烈灭掉南宋统一中国之后,蒙古贵族大量南下,他们如饥似渴地吸取著中原与南方的科技与文化,却也极力避免囫囵吞枣,时刻注意剔出那些糟粕性的文化习俗。当蒙古贵族妇女们看到这个民族几乎所有妇女都被缠足搞得双脚残疾时,她们的震惊是可以想象的。

    然而,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这里的人们居然禁止女性参 政,“女人干政”被视作大逆不道的犯罪行为,仅此一条就足够处以死刑。

    而蒙古帝国的各种议政会议,皇族与统治阶层的其他妇女们一向堂而皇之地入座就席。成吉思汗制定的最高法典《大札萨》里明确规定:“女人发言的时候,男人不得打断”,看来是为了强制男人们要忍耐女人们的喋喋不休。

    然而,随著时间的推移,蒙古贵族中开始出现儒化汉化现象。在推行“儒治”的过程中,元英宗罢免了皇太后和皇后属下机构的大量官员,以剥夺贵族妇女的参政权。英宗的祖母答己皇太后增经气愤地说:“还不如没有这个孙子”。

    答已皇太后的话仅仅是冰山一角,大量裁撤贵族妇女的权力机构激怒了这些大脚女人,“女人不得干政”的说教更让这些蒙古女贵族们羞愤难当。终于,在答已皇后去世不久,这些女人们开始联合各路宗王与色目人将领,酝酿一场军事政变,变相实施答已皇太后的遗言------除掉这个孙子。

    这三派势力很容易结成联盟,因为元英宗所推行的“儒治”的另外两项重要内容分别是:消除各路宗王的权力以建立南方式的高度中央集权; 大量拆除清真寺等异教机构,以实现独尊儒术。元英宗不但得罪了女人,也得罪了蒙古宗王和色目人。

    1323年9月4日深夜,利剑划破了多伦诺尔草原的宁静。蒙古皇亲铁失(此人是答已皇太后手下心腹)率领色目人阿速卫军冲入皇帝营长,杀死元英宗硕德八剌和右丞相拜住。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南坡之变。这次事变,大大打击了朝廷内部的儒派势力,并向其后来的所有元朝皇帝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儒治”会得罪很 多人,必将遭到贵族们的强烈抵制,也会遭到女人们的激烈反抗。这也是元朝与清朝的一项根本不同。

    草原夜色美,而1323年9月4日的多伦诺尔草原却洒满了血色。 这美丽夜色里的血色,告诉我们一件事: 女人如果想不被欺负,就得自强,即使这种自强有时候显得有点可怕。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15:50:02    android
       沙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15:50:56    跟帖回复: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15:56:46    跟帖回复:
       第 4
    元朝历史很少看,希望楼主多发表这样的文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19:58:44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4楼第 4 楼 长夜漫漫无眠 2019/10/12 15:56:46  的原帖:元朝历史很少看,希望楼主多发表这样的文章。    在元世祖忽必烈之前的蒙古,成吉思汗非常欣赏博学多才并带有宗教气质的知识分子,比如兼通儒释的耶律楚材,但大多数儒士对于蒙古人新的统治秩序没有适应性。因此,蒙古统治者并不把儒家本身作为单独的一门有用的学问,没有作为一门信仰,有的儒士只能在某个军事贵族的幕府里工作。

        在窝阔台三年,耶律楚材建立汉地中央机关。太祖有事西域,仓禀府库无尺帛,楚材曰:“陛下将南伐,军需宜有所资。”帝曰:“试为朕行之。”因从容进说周孔之教,谓:“天下得之马上,不可以马上治之。”帝深然之。由是儒者渐获进用。 《新元史·耶律楚材传》

        耶律楚材把方向直接转移到了治理中原的组织上。这件事情之后建立的燕京行台是儒家开始获用的标志。但在当时,北地儒学的根基只能在耶律楚材庇护的一小块土壤里默默地发着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19:59:49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4楼第 4 楼 长夜漫漫无眠 2019/10/12 15:56:46  的原帖:元朝历史很少看,希望楼主多发表这样的文章。    在忽必烈时期,汉儒刘秉忠、姚枢、王文统等人出现在显赫的位置上。

        忽必烈在平定西南完成统一后,大尊儒术,要以文来治理国家,14世纪元世祖忽必烈下令袭历代旧典,命人在当时的都城北京修建宣圣庙。元成宗大德十年(1306年)在京师正式修建孔子庙。

        对于忽必烈而言,他是两条腿走路,一条是用于安抚蒙古诸部的藏传佛教,一条就是汉法儒学。

        在忽必烈的重要宰辅中,后世比较知名的是以廉希宪、王文统、刘秉忠、姚枢、赛典赤·瞻思丁等,还有蒙古贵族出身的線真、安童、和礼霍孙这些人都是非常亲近儒家文化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0:01:07    android
    7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0:01:08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4楼第 4 楼 长夜漫漫无眠 2019/10/12 15:56:46  的原帖:元朝历史很少看,希望楼主多发表这样的文章。    保守势力维护蒙古的正统性与儒化始终激烈地角逐 ,和拜住策划汉化的英宗被旧贵族刺杀后,海山留下的诸多军阀把元帝国拖入到了军人政治中。

        可惜的是,燕铁木儿、伯颜等保守的贵族,屡屡用事造成了整个国家的贪腐崩坏,而汉官缺乏好的上升渠道和军事力量也难以对此产生制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0:10:55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4楼第 4 楼 长夜漫漫无眠 2019/10/12 15:56:46  的原帖:元朝历史很少看,希望楼主多发表这样的文章。    蒙古贵族在西征得胜以后,主力挥师东进、南下,于至元十六年(公元1279年)灭掉南宋。在同南宋的作战中,蒙古贵族不断地从中亚一带调来军队。在东来的蒙古军队中,有大批的阿拉伯人和信奉伊斯兰教的波斯等中亚人。其中主要是士兵和工匠,也有商人和社会上层人物。这些人当时统被称之为“回回”,归于“色目人”一类。回回士兵是“探马赤军”的重要成分。这些穆斯林随着蒙古贵族对全中国的征服而散布于东西南北各地,西北、西南、中原、江南尤多。所以,《明史》说:“元时回回遍天下。”战争硝烟熄灭后,他们大部退役,成为普通农民,集中居住,进行农垦。这就是所谓“民屯”。还有“军屯”,就是军队一边戍守,一边垦殖。此外,回回工匠也多以军事编制进行手工业生产。这是造成后日回回“大分散,小集中”局面的历史根源。如果说唐宋两朝中国穆斯林在分布上还只是一个一个孤立的点,那么在元朝,中国穆斯林在分布上不仅连接成了线,而且铺成了面。在云南省,元时穆斯林业已“盈千累万”。元末至顺年间(公元1330—1333年),镇江地方共有户数3845户,其中汉人3672户,蒙古人29户,回回59户;共有人数10555口,其中汉人9407人,蒙古人163人,回回374人。无论就户数还是就人口数来说,在非汉族中回回都占第一位,高于蒙古族。

        在唐宋时期,中国穆斯林大都居住在城市,经济活动主要限于海内外商业贸易方面。到了元朝则发生了历史性的转变。穆斯林不但在城市有,而且在农村也有,并以后者为主。他们不但从事商业贸易,而且从事农业生产和手工匠作,并以后者为主。这为后来回族的形成奠定了经济基础。除为官者外,无论在农村还是在城市都以聚居为主。这种聚居方式对于伊斯兰教的巩固和发展是非常有利的,同时也促进了穆斯林社会的形成。

        元代东来的阿拉伯人和波斯等信仰伊斯兰教的中亚人,是后来回族的骨干成分。

        元朝时期中国西邻各伊斯兰国家也在蒙古人的统治之下,中国西部边界实际上处于开放状态;同时“色目人”在中国又属于统治阶层,这种情况无疑为伊斯兰教迅速地向东发展提供了方便条件。

        (2)“回回掌教哈的所”

        为了便于管理迅速发展的伊斯兰教宗教事务,元朝设置了“回回掌教哈的所”这一官署。

        蒙古开国诸汗大都执行宗教宽容政策。人们可以自由地信奉原有的宗教。各种宗教地位一律平等。但是,每个汗王又有自己所偏好的宗教。据说窝阔台汗比较喜欢伊斯兰教,其皇后的一个女官是穆斯林。元世祖忽必烈在皇后察必可敦怂恿下,尊崇佛教。元朝的藏传佛教(喇嘛教)处于国教地位。有一次在议论各种宗教得失的时候,忽必烈把佛教喻为手掌,把道教、儒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比作手指。在1282年的阿合马事件以后,他表现出“抑回”倾向。英宗时更加崇尚佛教,歧视伊斯兰教,至治元年(公元1321年)5月毁上都(位于今内蒙古正蓝旗)礼拜寺,改建八思巴帝师殿。泰定帝继位后,平衡各种宗教,笼络穆斯林。丞相倒剌沙和平章政事伯都乌拉都是穆斯林。泰定帝元年(公元1324年)由国库拨银四万锭,复建了上都及大同路礼拜寺。

        “回回掌教哈的所”是一个中央机关。“哈的”是阿拉伯语音译,意为教法执行官。估计在地方行省应有其下属机构。在中国历史上,这是第一次设置全国性伊斯兰教管理机构。“回回掌教哈的所”的负责人就叫做“哈的”,或称为“回回大师”,主管宣教、教法等事宜。这一官署大概初置于元初,在至大四年(公元1311年)第一次被废除。这就是说,该年取消了伊斯兰教的中央管理机构,各地哈的可自行履行职务,不再有上下的隶属关系。第二年即皇庆元年(公元1312年)元朝皇帝又发布圣旨,对各地回回哈的的职责作出明确规定,哈的只管“掌教念经”,而回回人的户婚、钱粮、诉讼等大小公事“悉归有司”,哈的们不得过问。从中也可以看出,在回回掌教哈的所存在期间,回回的户婚、钱粮、诉讼等事,如果不是由哈的主管的话,至少他们也要过问。此后,哈的的基本权限由官方准许的只是“掌教念经”。回回掌教哈的所在泰定帝当政的四年里(公元1324—1328年)曾经复置。文宗继位后于天历元年(公元1328年)再次被废除。此后,这一机构似乎再没有恢复。哈的所被撤销后,哈的及伊斯兰教事务很有可能划归宣政院管理。宣政院是元朝设置的管理佛教及吐蕃事务的中央机关。在一些地方,例如河州(今甘肃临夏),有其下属机构。我们可以看到,在宣政院所颁布的具有法律性质的一些规定中,有的内容就涉及伊斯兰教。

        除哈的掌教制外,中国伊斯兰教的“三掌教制”也始于元代。其具体职能将在后面介绍。

        元代伊斯兰教尚无固定的名称。称其为“真教”者有,称其为“清教”者也有。“回回教”或“回教”这一称呼在元代后期可能已经十分通行。不过,元代穆斯林则早已被称之为“回回”了。在“回回”中如果细分之,又有“答失蛮”、“迭里威失”、“木速鲁蛮”(或“木速蛮”)等等称谓。“答失蛮”是宗教学者阶层,包括宗教职业人士。“迭里威失”是苏非派托钵僧。“木速鲁蛮”(元代蒙古白话文常常写做“木速鲁蛮回回每”),是广大穆斯林群众。这三种称谓都是波斯语的对音。

        在元代穆斯林中,宗教学者、宗教职业者占有多大比重,缺乏直接的史料。特别是全国的情况,更不好贸然去说。但在元末的方志上有些间接的记载。虽有管窥蠡测之嫌,总可以搞清一些问题。元末宁波回回纳税户科定24户,其纳银48两。其中普通穆斯林户19户,纳银37.2两,宗教职业户二户,纳银4.8两,由一般教徒而充任政府译员(翻译阿拉伯语)者三户,纳银六两。宗教职业者户同一般教徒户之比为1:11,即11户教徒有一户宗教职业者。普通教徒户每户纳银1.96两,不到二两。宗教职业者户每户纳银2.4两,高于普通教徒户。译员户每户纳银二两,高于普通教徒户,但低于宗教职业者户。

        元代中国伊斯兰教出现了专门办教的人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新现象。它是由蒙古贵族西征后东侵南下而移植过来的:这些答失蛮、哈的、回回大师、迭里威失,等等,几乎完全是随蒙古军队东来中国的。他们在原居地阿拉伯地区或中亚一带本来就具有现在这样的身份。

        在蒙元初期,中国伊斯兰教的发展道路有些畸变。同唐宋时期截然不同的是,它存在着被纳入伊斯兰教文化圈的可能性。但在世祖忽必烈推崇佛教后,这种可能性大大地减少了。元代,也只是在元代,中国伊斯兰教才真正地出现了宗教职业者阶层。

        (3)穆斯林的社会地位

        元朝社会成员分四个等级,即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和南人。穆斯林是构成色目人的主要成分之一,其地位仅次于蒙古人,属于统治阶层。在政治上,穆斯林是蒙古贵族的依靠对象,当官者颇众,甚至有的位居宰相。在经济上,海内外贸易以及“百工技艺”多为穆斯林所垄断。元朝的中央和地方行省有专门为穆斯林所设之官,纯属因人设事。元朝在中央政府任过宰相之职的穆斯林有17人;在地方政府任过要职的有32人。在司法、荫叙、科举等方面,穆斯林所享受的权利高于汉人和南人。答失蛮阶层曾经享受过免赋、免差、免役的特殊待遇。这种待遇在某些地方一般回回户似乎也享受过。

        但是,元朝后期穆斯林的社会地位有所下降。

        (4)蒙古宗室改宗伊斯兰教

        在元本土,从世祖忽必烈开始直至元亡,一直推崇佛教。而有些汗国,由于受伊斯兰文化的影响,则逐渐伊斯兰化。

        阿难答是忽必烈之孙,忙哥剌之子,至元十七年(公元1280年)荫袭“安西王”,驻地在西安。大德十一年(公元1307年)因争夺皇位失败被诛。阿难答幼时受教穆斯林,因而非常喜欢这一宗教。年长后,他改信伊斯兰教。他能默诵《古兰经》,并写得一手漂亮的阿拉伯字。在阿难答的带动和鼓励下,他所统帅的15万大军的多数皈依了伊斯兰教。这是元代伊斯兰教发展史上的重要事件。

        在察合台汗国,察合台曾孙八剌在其当政时期也改信了伊斯兰教,时在至元二年(公元1265年)。据说延祐七年(公元1320年)怯别继位时,这个汗国正式走上了伊斯兰之路。

        (5)穆斯林的“华学”

        在中国,即使是在元朝,穆斯林都必须学习传统文化。内地情形尤其如此。一方面,中国穆斯林必须接受传统文化的教育。不管其主观愿望如何,是主动的抑或是被动的,都必须这样做。另一方面,对于中国穆斯林来说,科举同样是一条不可替代的生活出路。从穆斯林参加科举,可以看出,传统文化对伊斯兰教产生了多么深刻的影响。

        元代有回回国子学,是国家最高学府,隶属于国子监。至元二十六年(公元1289年)始置。延祐元年(公元1314年)另置回回国子监。凡蒙古、色目、汉人官员子弟皆可入学。学习内容为“四书”、“五经”、诗赋、表章、诏诰等。此外还有外语课程,如波斯语、阿拉伯语等。有一种文字,《元史》称为“亦思替非文字”,有人认为亦思替非或即波斯文。学校制度(管理规则,教学方法,等等)“皆依汉人入学之制,日肄习之”(《元史·选举志》)。回回国子学在泰定帝统治时期(公元1324—1328年)学员大增,“公卿大夫子弟与夫凡民之子,入学者众”。回回国子学的毕业生大都做中央各衙门的翻译官,“凡百司庶府所设译史,皆从本学取以充焉”。

        元代学校的考试,不管蒙古人色目人,一律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容。延祐二年(公元1315年)元仁宗准依集贤学士赵孟頫〔fu斧〕和礼部尚书元明善所议,国子学贡试之法更曰“升斋”,其等第为六斋。所谓“六斋”,就是六个循序渐进的学习阶段,类似现在小学、初中、高中等不同阶段。下两斋为“游艺”、“依仁”,“凡诵书讲说小学属对者隶焉”。中两斋为“据德”、“志道”,“讲说‘四书’课肄诗律者隶焉”。上两斋为“时习”、“日新”,“讲说《易》、《书》、《诗》、《春秋》科习明经义等程文者隶焉”。按季考试,其所习经书课业及格者,可以依次升级。汉人生只有念完“日新”或“时习”斋课程才能充贡举,而蒙古人生和色目人生只须念到“志道”、“据德”斋课程即可充贡举。这种规矩叫“私试”。私试历时数月,汉人学生先后试经疑一道、经义一道、策问表章诏诰一道;蒙古人学生和色目人学生先后试明经一道、策问一道。学校对蒙古人学生、色目人学生和汉人学生的教学内容完全一致,只是要求程度不同。这就是“试蒙古生之法宜从宽,色目生宜稍加密,汉人生则全科场之制”(《元史·选举志》)。

        在元朝,一些穆斯林特别上层分子,既是官僚又是儒士。他们精于词章,邃于理学。这不能不说同上述教育制度有很大关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0:11:51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4楼第 4 楼 长夜漫漫无眠 2019/10/12 15:56:46  的原帖:元朝历史很少看,希望楼主多发表这样的文章。    在中国封建社会,开科取士为知识文化人的晋身敞开了一扇小小的门扉。莘莘学子均拥挤在“科举”这道狭窄的楼梯上,虽穷毕生精力而于功名之门无缘亦在所不惜。生员们之于科举,犹之铁之于磁,其吸引力难以用语言形容。因为一旦登第,名利双收。书中自有千钟粟、黄金屋和颜如玉。科举就需要学习儒家学说。在这方面,伊斯兰教义学说是无能为力的,俗谓“由儒不由回”。

        元朝时期,窝阔台、忽必烈都拟以科举取士,但未能实行。元朝首次开科是在延祐初年(公元1314年)。蒙古、色目人考两场,第一场考经问五道,出自《大学》、《论语》、《孟子》、《中庸》,用朱熹章句集注;第二场考策问一道,以时务出题。汉人、南人考三场,第一场考明经经疑二题,出自《大学》、《论语》、《孟子》、《中庸》,用朱熹章句集注;第二场考诗赋、诏诰、章表;第三场考策问一道,由经、史、时务内出题。如果蒙古、色目人愿意参加汉人、南人科目考试,入选者加一等注授官职。蒙古、色目人为一榜,汉人、南人为一榜,分榜录取。中选举人,蒙古、色目人榜贴于中书省门之左,称“左榜”;汉人、南人榜贴于中书省门之右,称“右榜”。延祐元年,在11行省即河南、陕西、辽阳、四川、甘肃、云南、岭北、征东、江浙、江西、湖广,二宣慰司即河东、山东,四直隶省路即大都、上都、真定、东平,荐举300人,参加会试。

        在入选参加会试的300人中,色目人占1/4。会试录取100人,规定色目人录取25人,亦占1/4。因为色目人总数在全国人口比例中大大低于1/4,所以这一措施是有利于色目人的。从另一个角度说,它也有利于色目人的“汉化”。

        在上述背景下,元代出现很多著名的穆斯林学者。

        赡思,字得之,其先为大食国人。其祖父附元,内迁于丰州(今呼和浩特市东白塔)。后因任官迁居真定(今河北正定)。其父即“从儒先生问学”。赡思九岁开始学习汉文经籍,稍长投师翰林学士王思廉门下。由是学问大进,后任台宪。赡思“邃于《经》,而《易》学尤深。至于天文、地理、钟律、算数、水利,旁及外国之书,皆究极之”。著述有《帝王心法》、《四书阙疑》、《五经思问》、《奇偶阴阳消息图》、《老庄精诣》、《镇阳风土记》、《续东阳志》、《重订河防通议》、《西国图经》、《西域异人传》、《金哀宗记》、《正大诸臣列传》、《审听要诀》及文集30卷。《元史·儒学传》有其传。

        萨都剌,字天锡,他是元朝颇为著名的大诗人,有《雁门集》传世。毛晋在跋文中说:

        夭锡以北方之裔,而入中华,日弄柔翰,遂成南国名家。今其诗诸体具备,磊落激昂,不猎前人一字。

        《元诗选·萨都剌小传》亦云:

        有元之兴,西北子弟尽为横径,涵养极深,异才并出。云石、海涯、马伯庸以绮丽清新之派振起于前,而夭锡继之。清而不佻,丽而不缛,真能于袁、赵、虞、杨之外,别开生面者也。

        丁鹤年,元末人,出身穆斯林家庭。丁鹤年本人,据《明史》记载,“晚学浮屠法”,大约晚年皈依佛教。丁鹤年有诗集传世,是元末诗坛巨擘。其古体歌行、五七言律,“皆清丽可喜”,多为时人称道。“其措辞命意多出杜子美,而音节格调则又兼我朝诸阁老之所长。其入人之深,感人之妙,有非它诗人所可及”(戴良《鹤年吟稿·序》)。丁鹤年由一个穆斯林,继而学儒,进而学佛,这是丁鹤年的经历三部曲。而创作和演奏这三部曲的适宜环境,只能在中国。

        买闾,字兼善,祖父哈只为官江南,遂家居浙江上虞。父亦卜剌金力主兼善学习儒学。兼善曾出任和靖书院山长。不久,由礼部尚书推荐,敕授嘉兴儒学教授。

        中国书院之制创始于唐,讲学之风兴于五代,至宋始盛。宋元间学者多在书院讲学,其热烈气氛远在国学、地方官庠之上。书院有官办与私办两种。书院与国学及府县之学不同,学校的教育目的是为了科举,而书院则不与科举直接挂勾,其目的不在于培养官吏的接班人,而在于考究知识,涵养心性。书院的负责人,元代称为山长,属定职、定员的学官。除讲学外,总领院务。山长由礼部、行省或宣慰司任命。

        买闾是由一个穆斯林成长为书院院长和儒学教授的。这一事实本身就是对中国伊斯兰教历史趋向的最好诠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0:18:06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4楼第 4 楼 长夜漫漫无眠 2019/10/12 15:56:46  的原帖:元朝历史很少看,希望楼主多发表这样的文章。    蒙古人口

        通常人们认为,蒙古人在成吉思汗归西时,整个民族的总人数不过一百万,兵士的数量仅仅占总人口十分之一左右。就靠这十来万人,蒙古铁骑横行天下,称霸欧亚,建立起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庞大帝国,不得不让后人拍案称奇。这是错误的。

        当时的蒙古族究竟有多少人口呢?虽然当时没有留下明确的数字记载,但对《蒙古秘史》、《史集》等史料的分析与研究,还是可以大致得出一个数字来。从《蒙古秘史》所记载的12世纪末蒙古统一战争中最出名的十三翼之战来分析,交战双方都动员了三万左右的部队,合计约六万。按照北方游牧民族一户一兵的习俗,铁木真和札木合的部落人口应在六万户。按照五口一户计算,总计三十万人左右。这还不算兀哈良、失主儿惕、别速惕等未参战的蒙古部落。这些部落加起来接近一万户。则蒙古总户数在七万左右,人口三十五万左右。即使成吉思汗统一蒙古的战争造成了伤亡,但还有出生率的补充,因此在建立蒙古汗国的 时候,总人口即使没有大幅度增加,也不会低于三十五万。

        通过战争征服和政治融合被纳入蒙古族的其他部落的人口情况:

        1.克烈亦惕。在被征服后融入蒙古部落的民族中,克烈亦惕是人口最多的民族。根据纪元1009年,中亚马鲁的聂思托利安基督教(中国称景教)主教埃贝德─杰苏致巴格达主教让六世的书信称,“约二十万克烈亦惕牧民和他们的国王接受了洗礼”。这说明克烈亦惕人在蒙古建立两个世纪之前,人口规模已经很大了。那么克烈亦惕人在这两个世纪里强盛起来,又兼并了其他一些部落,因此在十三世纪初的总人口以三十五万计,是不为过的。

        2.汪古惕人。据《史集》记载,该突厥裔部落有“四千帐”,在归顺成吉思汗之后又被编为四个千户,因此通常以为其在二万人左右。但《史集》在后面又提及,有一万多汪古惕人参加了木华黎对金国的征讨,同时还有部分人数不明的汪古惕人加入成吉思汗的西征军。这样,至少有二万以上汪古惕人在蒙古军中服役。据此加以保守的判断,汪古惕的户数在二万户左右,人口以十万计。

        3.塔塔儿人,《史集》称他们有七万户。想塔塔儿人曾经是蒙古多年的劲敌,户口理应与蒙古部相当,因此三十五万的人口当无异意。

        4.乃蛮人,做为西蒙古的霸主,克烈亦惕人的劲敌,且占有西蒙古科布多湖沼地区的富饶草原,因此人口应该在二十五──三十万人左右。

        5.篾儿乞惕人。他们能够与金、蒙古、克烈亦惕人多年为敌,其实力不容低诂。虽然领地色愣格河流域接近西伯利亚泰加森林的荒凉之地,但贝加尔湖周边却有一些较为温暖的溪谷和草原,足以供养如《史集》所述的“一支强大的军队”,因此总人口在十五万人左右,也大致不会错。

        6.斡亦剌惕人,蒙古汗国建立时,被编为四千户,但实际上应该超过这个数字。据《蒙古秘史》载,他们有一土绵(即一万户)之多。因此人口约在四──伍万之间。

        八剌忽诸部,也就是“林木中百姓”,他们散居在北方泰加森林之中,人口难以统计,但既然被成吉思汗组成万户,则可估计为五万人是只少不多的。

        将以上数字相加,蒙古草原上的总人口应在170万左右。纪元1206年蒙古汗国正式建立的时候,减去二十多年争战的死亡数字,蒙古汗国的总人口应不少于150万。蒙古军在成吉思汗末年的总兵力,俄罗斯人巴尔托德(V.V.Bartol’d)考证为129000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0:29:24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4楼第 4 楼 长夜漫漫无眠 2019/10/12 15:56:46  的原帖:元朝历史很少看,希望楼主多发表这样的文章。    【1】说元朝,必须知道一个时间框架。它是1271年由忽必烈所建之国,号大元,都大都(今北京市),忽必烈为元世祖。元世祖之前和之外的蒙古汗国,与元朝不是一回事。元朝从世祖始到顺帝终。1368年明军北伐,元顺宗北逃,元朝结束。元廷退居漠北的北元,依惯例也不纳入元朝范畴。

        【2】不知是无知还是故意,反元派常将元朝与蒙古帝国混在一起扯,殊不知两者大异。蒙古帝国横跨欧亚大陆,开国者是铁木真,在1260年左右彻底分裂。元朝是成吉思汗之后四大汗国之一,地域限于原来辽金宋的国土,创业者是忽必烈。其政权和“汉法”都遭到漠北和西域蒙古贵族的激烈反对。

        【3】说到元朝,必须知道它与蒙古帝国的不同。蒙古帝国又称蒙古汗国,包括大汗汗国、察合台汗国、钦察汗国、窝阔台汗国、伊儿汗国等等,元朝是大汗汗国发展而来。元世祖忽必烈因违背大汗传统选举法和“行汉法”,四大汗国纷纷反对和脱离,各自为政。各自的文化、政治、制度、法律都大不相同。

        元朝儒化有相当的真诚度和深广度,从意识形态、制度设置、学校教育到官员队伍建设,可谓全方位多层次。窝阔台在设立儒户之前,即令各地选拔官员有以“儒通吏事”与“吏通经术”为条件;平定南宋不久,忽必烈就下令从南方士人中选拔官员。在恢复科举制之前,以儒户为官员后备队。

        【8】元朝尊儒尊孔,可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元世祖登基前就高度崇儒,“圣度优宏,开白炳烺,好儒术,喜衣冠,崇礼让。”大量任用儒士,登基后崇文兴学,政治和官群都颇为儒化。元仁宗恢复科举制,彻底完成儒家的政治化和制度化。元政宽松,良有以也。

        元朝儒化有相当的真诚度和深广度,从意识形态、制度设置、学校教育到官员队伍建设,可谓全方位多层次。窝阔台在设立儒户之前,即令各地选拔官员有以“儒通吏事”与“吏通经术”为条件;平定南宋不久,忽必烈就下令从南方士人中选拔官员。在恢复科举制之前,以儒户为官员后备队。

        【8】元朝尊儒尊孔,可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元世祖登基前就高度崇儒,“圣度优宏,开白炳烺,好儒术,喜衣冠,崇礼让。”大量任用儒士,登基后崇文兴学,政治和官群都颇为儒化。元仁宗恢复科举制,彻底完成儒家的政治化和制度化。元政宽松,良有以也。

        元将居民按职业划分种户,称诸色户计,有民户匠户冶炼户茶户盐户儒户驱户僧道等等。其中数量最大的是民户,有研究者认为民户占全国总户数的80%左右,是元代诸色户计中最基本的户计,也是元朝赋役的主要承担者。但很多学者不知道或故意隐瞒了一个事实:元朝赋税很低,远低于宋明。


        为元朝殉难、殉节之官吏和土人都很多,其中儒士最多,仅进士出身者就有几十人。《元史忠义传》、《新元史》、《元史类编》、《江西通志》皆有记载。横跨元明两朝的陶宗仪,其纪实著作《辍耕录》中有《忠烈》篇详载元末殉节人士,结曰:“是亦深仁厚泽涵养所致,孰谓百年之国而无人哉!”


        【115】余阙,元顺帝时进士,元末大儒和儒将,有文集《青阳集》传世。至正十二年被任为淮西宣尉副史,驻兵安庆,后升任都元帅,又拜淮南行省左丞。至正十七年十月,陈友谅攻城,余阙与诸将日夜督战,受伤十多处。至正十八年正月初七日城破,余阙自刎死,妻子女投井死。陈友谅厚葬之。

        【116】伯颜子中,回族。其祖父官江南,遂定居进贤。幼好汉文典籍,史载“五举有司不第”。《元诗选》收有其诗。至正二十八年被明将廖永忠俘后义释,遂头戴黄冠,遁迹江湖。明洪武十二年,朝廷使者“携礼来聘”。当晚,子中以儒礼具牲酒祭奠先祖与死国诸臣,作《七哀诗》七首,饮鸩而死。

        元亡,不少并未仕元的汉族儒士,却以大元遗民自居,拒绝明朝征召。如陈亮自命“故元儒生”,累诏不出;李祁隐居永新山,自称“不二心老人”;王翰被征,声言“义不仕二姓”自尽;另,元亡后蒙古色目人在汉地或仕或商或教学或行医卖卜,到处都不受歧视,这些现象都从侧面说明元朝自有好处。


        张三丰,一生跨越宋元明三朝。《辞源》说是武当丹士,宋代技击家,道教学者朱越利说他“生于宋淳七年。关于他的传说很多,但他谢绝朱元璋两度诏请和以大元遗老是真是的。其《无根树》词后自注“大元遗老张三丰自记于武当天柱峰之草庐,作此《无根树》。”(《张三丰全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0:38:24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4楼第 4 楼 长夜漫漫无眠 2019/10/12 15:56:46  的原帖:元朝历史很少看,希望楼主多发表这样的文章。    崇敬文天祥和肯定元儒毫无矛盾。元初元儒“来源”很多,大要有三:一本为元人,二来自金辽宋西夏各国,三来自宋朝。宋来的亦有区别,1平民,2降臣。除了降臣要具体分析,其余儒者归元仕元都不牵涉品格问题。即使平民宋儒,难免“哀宋”情结,但没有效忠南宋小朝廷的义务。


        朱元璋灭元起家,但对元朝的评价颇为客观如实。洪武二年六月,杨宪等请以故元诸孙买的里八刺等献俘于庙。太祖曰:“元虽夷狄入主中国,百年之内,生齿浩繁,家给人足,朕之祖父亦预享其太平。虽古有献俘之礼,不忍加之。”乃赐买的里八刺第宅于龙山,封为崇礼侯。(见《明太祖宝训》)


        《明史太祖本纪》所载略有不同,但对元朝有所肯定是一致的:“六月,买的里八刺至京师,群臣请献俘,太祖不许。又以捷报多侈辞,谓宰相曰:元主中国百年,朕与卿等父母,皆赖其生养,奈何为此浮薄之言?亟改之。封买的里八刺为崇礼侯。七年,买的里八刺已长,依礼遣回漠北。”


        朱元璋尤尊忽必烈。洪武六年建历代帝王庙於钦天山之阳,祀伏羲至元世祖凡十七帝,将元与夏商周汉唐宋并列为正统,黜秦晋及隋而不与。宋讷《勅建历代帝王庙碑》云:“汉唐之迭兴,以至於元,皆能混一寰宇,绍正大统,以承天休,而为民极,右之序之,不亦宜乎。”云(明文衡卷六十三)

        《明太祖实录》中,朱元璋对元朝颇多正面评价,如:“元本胡人,起自沙漠,一旦据有中国,混一海内。建国之初,辅弼之臣,率皆贤达,进用者又皆君子,是以政治翕然可观。”、“昔元世祖东征西讨,混一华夏,是能勤于政事,至顺帝偷惰荒淫,天厌人离,遂至丧灭。”诸如此类,连篇累牍。


        可以肯定朱元璋奉元朝为正朔,完全发自内心,绝非政治策略,毫无必要故。朱以反元起家,若论政治需要,承接宋统更加名正言顺。《元史》也不可能美化元朝。孙中山都知道:“中国历代编纂国史之机关均系独立,不受他机关之干涉,所以示好恶之公,昭是非之正,使秉笔者据事直书。”



        相比对元世祖的崇敬和对元朝的好感,朱元璋对反元“义军”似特别厌恶,说:“昔者朕被妖人逼起山野。”(与元臣秃鲁书)说:“朕本淮右布衣,暴兵忽至,误入其中。”(洪武实录)说:“元纲不振乎彼世祖之法,豪杰何有乎仁良。”(皇陵碑)这里的妖人、暴兵、豪杰皆指红巾义军。


        朱元璋强调“朕取天下于群雄之手,不在元氏之手。”确非虚言。黄河以南的元军大部灭于其他“义军”之手,朱所部打的最少。朱攻下南京后继续向南,打到金华衢州,此后在南方一直和其他反元武装打。徐达北伐,一路风顺,兵近北京时,元军和元顺帝毫无抵抗意志,“知顺天命,退避而去”。


        朱元璋以元朝为正统而承之,这件事也从侧面说明元政并不苛暴。因为,如果元政苛暴,朱元璋这么做风险极大,会犯众怒,导致民心军心不稳;如果元政苛暴,民心必然思宋,作为推翻元朝的朱元璋,直承宋统才是最佳选择,上合天心,下合民意,何乐不为!

        元史成书太速,质量不高,但史料价值高于其它正史。1369年初,明太祖说:“近克元都,得元十三朝实录。元虽亡国,事当记载。况史纪成败,示劝惩,不可废也。”(《明实录》)元史以左丞相李善长为监修,宋濂王祎为总裁,有山林隐逸汪克宽、胡翰、赵埙等十六人参加纂修。


        元史以元十三朝实录和元代修的典章制度史《经世大典》为基础。这否定不了元史的真实性。主持者宋濂、参加纂修的儒者和山林隐逸之士,对真假自有一定判断能力。他们也不可能美化元朝---对元朝初中期和元世祖的肯定,是实事求是的态度。若正史都一概否定,一切便无从谈起。

        【156】或将元史及大量纪实著作等同于红朝的官样文章,将肯定或局部肯定元朝的元明清诸儒蔑为郭沫若辈,是不知儒家的君子性,不知这个群体实事求是实话实说的特性。就算这个群体普遍本质恶劣如郭氏,元时赞元,元亡后还会纷纷怀念赞元?元儒赞元尚可理解,明清儒和西方人赞元何为?想投靠元朝吗?

        【157】或说:“大量元朝的恶政在中国正史中并无提及,这正像本月四号的事情被抹掉一样。”这种恶意猜测,把明太祖和明儒当成马帮了,而且即使是马帮,对前朝也只有抹黑而不会为之讳恶歌功。何况除了元朝遗留史料,元史及明太祖实录编撰者包括明太祖本人,多在元朝生活过相当长时间,对元朝颇了解。

        【174】赋税太轻是元朝亡国要因之一。谈迁在《国榷》卷一中引朱国桢话曰:“又其时赋税甚轻,徭役极省,侈汰狂惑,酿成臃肿之势,于是群盗叠起几遍天下。”黄仁宇说元朝赋税显著低于宋朝,使得后世面临财政危机时,因不能改变忽必烈的成法,只好增发货币,造成通货膨胀。

        【175】王道仁政,不宽不严,宽严统一。如果说,明清政治过严,元朝就是过宽,近乎松弛。甚至对“义军”镇压和抵抗意志亦颇软弱。元朝的灭亡和国民党的失败有点类似,松松垮垮管理不良,财政困难社会混乱。连通货膨胀都类似,晚期愈演愈烈,导致货币政策的破产,加速了政权的崩溃。

        【176】赋税之轻、言论和宗教自由度之高,堪称空前,其政失在过于宽纵。

        明朝则相反,趋向另一个极端,过于严猛。朱元璋说:“元以宽失天下,朕救之以猛。”(《明通鉴》)他对贪官污吏和开国功臣猛,对儒家对言论和宗教也猛,以致政治社会各方面自由度比元朝低得多多,大大小小文字狱不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0:42:37    android
    14
    西方历史中是怎么说蒙古对欧洲的掠夺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0:44:38    android
    15
    当时欧洲有好多人给蒙古人出主意怎么统治那些被征服了的欧洲的地方了吗?
    3843 次点击,77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元朝蒙古人贵族与儒教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