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江城古柳2018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我的三次高考【家国记忆】
39121 次点击
108 个回复
江城古柳2018 于 2019/10/20 6:31:5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一

    记得那是一九七七年的十月份吧?恢复高考的消息一传开,村里的知青点顿时一片欢腾,有人甚至激动得哭了起来。如今他们下乡已经五、六年了,本以为真的要在农村扎根一辈子,但是高考制度的恢复,却一下子使他们的人生之路充满了光明。

    然而,他们的兴高采烈却使我越发地失落。我恨父亲在文革中挨整,恨自己没有坚持念书——人家都是文革前的老三届,高考是他们的专利,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又有点不服,很想试试。平等竞争,靠自己的才能出人头地,这不也是我梦寐以求的机遇吗?要知道,在中国,这样的机遇实在是太难得了,说不定明年就可能发生变化。如果错过,也许我会后悔一生。我不指望成功,我只想检验一下自己的水平。

    我父亲是村小学的校长,也是我的老师。一九六八年,我刚上小学三年级,因为父亲在忆苦思甜会上说了几句错话,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进了监狱。我在学校受欺负,跟人打了一仗,从此失学,刚满十四岁就下地干活了。

    我在生产队是唯一一个小不点儿,大人没人跟我说话。在孤独苦闷之中,便渐渐地爱上了看书。我家在运动以前有许多书,是父亲半辈子积攒下的,可惜运动一来就被抄走了。好在那次抄家不算彻底,留下了几本父亲读函授大学时的教材和姐姐读初中时的课本。从此书变成了我的最好的伙伴,伴我渡过了将近十年的孤寂岁月。否则,就是做梦,我也不会产生参加高考的念头。

    我偷偷地跟一个知青借了份复习资料,晚上收工回家点个油灯瞎抄——村里自从拉电以后,电灯从来就没有正常过:你用的时候它不亮,等到半夜睡着时它却来晃你的眼睛,直到把你从梦中晃醒,还得爬起来把它关掉。

    为这事儿父亲很不高兴,说我点灯熬油,瞎耽误工夫。他最大的愿望是我能跟他学诗,把他诗人的衣钵传承下去。他将自己住的小屋称为“无梦庐”,把自己的诗集称为“梦外吟稿”——“无梦”和“梦外”的含意我不大清楚,可能是表现自己超然世外,不作功利主义的幻想吧?那天,他写了一首绝句贴在墙上,直言不讳地向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陶谢芬菲李杜芳,有儿不肖实堪伤。

    菊花落后无余子,香嗣如何普四方。

    父亲的意思是说,陶渊明谢灵运李白杜甫这四位诗人,虽然流芳百世,但其后人却没有一个以诗闻名的。如果无人继承衣钵,高贵典雅的唐诗宋词,岂不就要断种绝根了么?

    父亲这人很怪,身为老师,却不支持孩子上学,而是跟他在家里学诗。因为在他看来,唐诗宋词是中国文化宝库中的两颗最璀璨的明珠,所以只有学会吟诗作赋,才能算个真正的文人。

    父亲原本在城里小学教书,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为了逃避那场可怕的饥荒,不得不要求调转到乡下,在卧古岭西麓的一个小山村里落了户。那时“三年自然灾害”尚未结束,虽然吃糠咽菜还是填不饱肚子,但那种牧歌式的乡野生活,却引发了他的创作热情,在教书之余,每天都领着我们背诗。时间一长,连念书不多的母亲都受到了熏染,也跟着我们一块背了起来: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

    但不知为什么,她老是把“啸”读成“哨”,父亲纠正几回她不听,也就只好由她——这是一个诗的集体,诗的家庭,难怪父亲要以书香门第而自豪了。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先人留给我们的古典诗词一直被视为人类文化遗产中的瑰宝。如果说京剧是国粹,那么唐诗宋词无疑就是国粹之中的国粹了。应该说,我们每一个有文化的中国人,都是在唐诗宋词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首好诗,一首好词,就象一杯清醇甘甜的美酒,不断滋养着我们的一代又一代。它的巨大的审美教育功能,恰如孔子所说的“可以比,可以兴,可以怨,可以观”。也许正因为如此吧?所以才会有人千方百计地歪曲她、贬损她,以至于发动群众编写顺口溜来取代她——你见过愚氓拿古陶当夜壶吗?那真是一种罪过!

    父亲的写作高峰是在改革开放以后。那时的他已离休在家,身心解放,衣食无忧,于是便废寝忘食地作起诗来。他将自己的卧室称为“无梦庐”,把自己的诗集称为“梦外吟稿”,“无梦”和“梦外”的含意我不大清楚,大概是表现自己超然世外,不作什么功利主义的幻想吧?

    我自幼喜欢古典文学,几乎是背诵着唐诗宋词长大的。那时候总是抱着一种幻想,希望将来也能当个诗人。然而高考制度的恢复,却给我带来了新的希望和追求——经过十年的文化洗劫,诗的灵魂已经飘散,我们唯有仰止那座高不可攀的丰碑!

    然而父亲却执迷不悟,视我为他的叛逆,时常冷嘲热讽,唠唠叨叨。我不想惹他生气,只好前半夜躺在被窝里背题,等到后半夜来电的时候看书,可他又说灯光晃他眼睛,影响他睡觉了。其实,我跟他住的是一个套间,中间还挂着一幅门帘。他是成心刁难我,想叫我放弃,并且终于说出了那句大概一直想说的风凉话——嘁,连小学都没毕业,考什么大学呢!

                二

    平时,我对父亲十分敬畏,从不敢跟他犟嘴,但他那晚的嘲笑却严重地伤害了我的自尊,更想不到一个终生以教育为业的老师,竟会如此颟顸。实在忍耐不住,便脱口顶了一句:

    “我、我小学没毕业,那该怪谁呀?”

    “怪谁?怪文化大革命!”

    对于我的质问,我以为父亲应该感到愧疚,却不想他还像以前那样死不改悔,理直气壮。他的态度使我更加愤怒,便又针锋相对地顶了一句:

    “可文化大革命也没人人挨整!”

    “你……”

    父亲一拍炕沿,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指天画地,滔滔不绝。说他挨整是受造反派的迫害,说他挨整是坚持真理,说他挨整不是耻辱而是光荣。我气得浑身发抖,钻进被窝儿把头一蒙哭了起来。

    母亲说:“嗨,你这人也真是的,就算他考不上,也没耽误挣工分不是?碍你啥事儿啦!再说了,写诗有啥用?搞小靳庄的时候不是连文盲都写诗吗?”

    受了母亲的几句排揎,父亲不再说话,躺下睡着了。我以为这事儿就算过去,可是早晨起来一看,却见门上贴着一张纸条:

    四载童生实可怜,敢凭点墨应求贤?

    蟾宫谁见云梯设,欲上青天蜀道难!

    古人称文盲为胸无点墨,而胸有“点墨”自然就是半文盲了。父亲的意思,显然是讽刺我自不量力,想要蟾宫折桂却找不着登天的梯子。既然如此,为何不知难而退,跟着老父学诗呢?我一看,气得眼泪又差点儿掉下来,饭也不吃,拿起家什下地干活去了。然而父亲的行为却激起了我强烈的竞争意识,决心跟他抗衡到底——没有登天的梯子吗?那好,只要有“蜀道”就够了。我决心挑战极限,创造一个奇迹,翻过眼前这座高不可攀的大山!

    一晃,初试的日子到了——那时考试分两次,只有初试过关才能参加统考。初试考场设在公社中学,考生足有好几百人,每个考场都挤得满满的;我懵懵懂懂地走进去,又稀里糊涂地走出来;没有希望也没有失望,好像一切都顺乎自然。

    这一年,全公社除了几个知青,农村考生连初试都没有一个过关的。

               三

    父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姐姐也委婉地劝我放弃。最近她又托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那姑娘是邻村的妇女主任,还是党员。母亲也在一旁帮腔,说不考大学咱还可以当农民,要是耽误了娶媳妇可不是闹着玩的。然而我却一意孤行,决心拼搏到底。现在,我已经习惯了父亲的冷嘲热讽,不论出工收工,整天书不离手,手不离书。干活歇气时,别人聚在一起说笑打闹,而我却远远地坐在树根底下闷头做题。有人邀我打扑克,我说不会,大伙听了都笑。意思说我痴呆,连玩儿都不会。

    一晃,初试的日子又到了,我依然懵懵懂懂地进去,稀里糊涂地出来,可没想到这次初试竟然过了关,而且在全公社七名入围的文科考生中排名第一。这事儿立刻在全公社引起了轰动,都说我聪明有才。直到15年以后,我侄儿的中学老师,还在讲述着我的故事。

    不久,县里为了在省里争取名次,在第一中学办了一个高考复习班。因为生员不足,便把初试入围的社会青年全部网罗进去。那时真好,念书不花钱,宿费也不要,而且讲课的都是县里最好的老师。可是念了七八天,数学课鸭子听雷。于是,我便打起铺盖回了家,依然自己复习。一为省钱,二为挣分。否则再次落榜,就会给村里人落下笑柄——你看那小子,大学没考上,倒变成了不能干活的穷秧子。也许,将来他们还要以我为例教训自己的子女,那样影响的话可就太坏了!

    好在这时父亲的看法已经有了转变,说是“孺子可教也”。于是我就跟他学起了数学。那时实行的是九年一贯制,用的还是文革时期的老教材。父亲虽然从小念的是私塾,但在参加工作以后,却通过函授完成了全部大学数学课程。

    我的数学从小学四年级学起,一直学完高中第一册,第二册刚刚开了个头,第三年的高考就开始了。

    父亲的数学课我当时能听懂,但因为没有时间作题,学过也就模糊了。这年大学最低的录取分数线是265分,我的成绩是276分,恰巧多出了数学的11分。这无疑是父亲的功劳了。

    一九七九年,经过整整二年的努力,我终于考上了大学。但我的那些念过高中的小同学,连初试都没有一个过关的。

    据养蚕的赵大爷说,我们村除了那个看《红楼梦》看傻了的刘疯子,我是自土改以后第一个念大书(大学)的。父亲一高兴,当即挥毫泼墨,赋诗一首,并高高地贴在南屋的东墙上。

    花开花落又芳菲,鼓角长征遍地催。

    日月鸿轮由自转,乾坤巨磨待谁推。

    春蚕已吐丝千丈,朽骨甘埋土一堆。

    三代书香留余庆,如何补报党栽培?

    我家从曾祖、祖父到父亲已经三代教书,而我读的又是师范专业。过去父亲常以“书香门第”自居。经过一场文化洗劫,本以为这“门第”早就该关门大吉了,不想如今又续上了香火。

    2019年10月5日写于江城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6:43:09    跟帖回复:
       沙发
    无所不能说、无所不能吹、无所不能造、无所不能编、无所不能写啊。楼猪,看到这里,您还能高兴得起来不?~
    回帖人:
    紫弹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8:25:15    android
       第 3
    父亲是耽心你考不上,伤害你呀,现在你应该明白了。
    回帖人:
    gaoyla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8:31:44    跟帖回复:
       第 4
    真是好文章!你父亲古体诗写的也好!
    回帖人:
    zistzh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8:40:19    跟帖回复:
       第 5
    凭自身努力改变命运,值得称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8:41:00    跟帖回复:
    6
    写得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8:42:25    跟帖回复:
    7
        感谢邓小平,一锤定音,象你这样成分不好的,不需要单位领导同意,就可以参加高考
    回帖人:
    gzyz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8:42:32    跟帖回复:
    8
        楼主貌似只写了两次高考:1977、1979,1978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9:26:59    跟帖回复:
    9
    诗词毛用木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9:34:19    跟帖回复:
    10
    1952年前,中國根本沒有全國統一的高考,大師輩出!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9:34:56    跟帖回复:
    11
    1952年搞起全國統一的高考后,就再也看不見一個大師了!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9:36:04    跟帖回复:
    12
    能夠看見的就是所謂精致的利己主義者,無邊無際!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9:49:38    跟帖回复:
    13
        


        我父亲是村小学的校长,也是我的老师。一九六八年,我刚上小学三年级,因为父亲在忆苦思甜会上说了几句错话,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进了监狱。我在学校受欺负,跟人打了一仗,从此失学,刚满十四岁就下地干活了。
    ——————————————————————————
    什么错话就打成现行反革命?后来怎么处理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10:26:01    跟帖回复:
    14
    旗帜倒了成猢狲,自谋出路奔东西,楼主终于通过高考逆袭人生,可喜可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10:43:05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江城古柳2018 2019/10/20 6:31:51  的原帖:               一

        记得那是一九七七年的十月份吧?恢复高考的消息一传开,村里的知青点顿时一片欢腾,有人甚至激动得哭了起来。如今他们下乡已经五、六年了,本以为真的要在农村扎根一辈子,但是高考制度的恢复,却一下子使他们的人生之路充满了光明。

        然而,他们的兴高采烈却使我越发地失落。我恨父亲在文革中挨整,恨自己没有坚持念书——人家都是文革前的老三届,高考是他们的专利,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又有点不服,很想试试。平等竞争,靠自己的才能出人头地,这不也是我梦寐以求的机遇吗?要知道,在中国,这样的机遇实在是太难得了,说不定明年就可能发生变化。如果错过,也许我会后悔一生。我不指望成功,我只想检验一下自己的水平。

        我父亲是村小学的校长,也是我的老师。一九六八年,我刚上小学三年级,因为父亲在忆苦思甜会上说了几句错话,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进了监狱。我在学校受欺负,跟人打了一仗,从此失学,刚满十四岁就下地干活了。

        我在生产队是唯一一个小不点儿,大人没人跟我说话。在孤独苦闷之中,便渐渐地爱上了看书。我家在运动以前有许多书,是父亲半辈子积攒下的,可惜运动一来就被抄走了。好在那次抄家不算彻底,留下了几本父亲读函授大学时的教材和姐姐读初中时的课本。从此书变成了我的最好的伙伴,伴我渡过了将近十年的孤寂岁月。否则,就是做梦,我也不会产生参加高考的念头。

        我偷偷地跟一个知青借了份复习资料,晚上收工回家点个油灯瞎抄——村里自从拉电以后,电灯从来就没有正常过:你用的时候它不亮,等到半夜睡着时它却来晃你的眼睛,直到把你从梦中晃醒,还得爬起来把它关掉。

        为这事儿父亲很不高兴,说我点灯熬油,瞎耽误工夫。他最大的愿望是我能跟他学诗,把他诗人的衣钵传承下去。他将自己住的小屋称为“无梦庐”,把自己的诗集称为“梦外吟稿”——“无梦”和“梦外”的含意我不大清楚,可能是表现自己超然世外,不作功利主义的幻想吧?那天,他写了一首绝句贴在墙上,直言不讳地向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陶谢芬菲李杜芳,有儿不肖实堪伤。

        菊花落后无余子,香嗣如何普四方。

        父亲的意思是说,陶渊明谢灵运李白杜甫这四位诗人,虽然流芳百世,但其后人却没有一个以诗闻名的。如果无人继承衣钵,高贵典雅的唐诗宋词,岂不就要断种绝根了么?

        父亲这人很怪,身为老师,却不支持孩子上学,而是跟他在家里学诗。因为在他看来,唐诗宋词是中国文化宝库中的两颗最璀璨的明珠,所以只有学会吟诗作赋,才能算个真正的文人。

        父亲原本在城里小学教书,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为了逃避那场可怕的饥荒,不得不要求调转到乡下,在卧古岭西麓的一个小山村里落了户。那时“三年自然灾害”尚未结束,虽然吃糠咽菜还是填不饱肚子,但那种牧歌式的乡野生活,却引发了他的创作热情,在教书之余,每天都领着我们背诗。时间一长,连念书不多的母亲都受到了熏染,也跟着我们一块背了起来: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

        但不知为什么,她老是把“啸”读成“哨”,父亲纠正几回她不听,也就只好由她——这是一个诗的集体,诗的家庭,难怪父亲要以书香门第而自豪了。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先人留给我们的古典诗词一直被视为人类文化遗产中的瑰宝。如果说京剧是国粹,那么唐诗宋词无疑就是国粹之中的国粹了。应该说,我们每一个有文化的中国人,都是在唐诗宋词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首好诗,一首好词,就象一杯清醇甘甜的美酒,不断滋养着我们的一代又一代。它的巨大的审美教育功能,恰如孔子所说的“可以比,可以兴,可以怨,可以观”。也许正因为如此吧?所以才会有人千方百计地歪曲她、贬损她,以至于发动群众编写顺口溜来取代她——你见过愚氓拿古陶当夜壶吗?那真是一种罪过!

        父亲的写作高峰是在改革开放以后。那时的他已离休在家,身心解放,衣食无忧,于是便废寝忘食地作起诗来。他将自己的卧室称为“无梦庐”,把自己的诗集称为“梦外吟稿”,“无梦”和“梦外”的含意我不大清楚,大概是表现自己超然世外,不作什么功利主义的幻想吧?

        我自幼喜欢古典文学,几乎是背诵着唐诗宋词长大的。那时候总是抱着一种幻想,希望将来也能当个诗人。然而高考制度的恢复,却给我带来了新的希望和追求——经过十年的文化洗劫,诗的灵魂已经飘散,我们唯有仰止那座高不可攀的丰碑!

        然而父亲却执迷不悟,视我为他的叛逆,时常冷嘲热讽,唠唠叨叨。我不想惹他生气,只好前半夜躺在被窝里背题,等到后半夜来电的时候看书,可他又说灯光晃他眼睛,影响他睡觉了。其实,我跟他住的是一个套间,中间还挂着一幅门帘。他是成心刁难我,想叫我放弃,并且终于说出了那句大概一直想说的风凉话——嘁,连小学都没毕业,考什么大学呢!

                    二

        平时,我对父亲十分敬畏,从不敢跟他犟嘴,但他那晚的嘲笑却严重地伤害了我的自尊,更想不到一个终生以教育为业的老师,竟会如此颟顸。实在忍耐不住,便脱口顶了一句:

        “我、我小学没毕业,那该怪谁呀?”

        “怪谁?怪文化大革命!”

        对于我的质问,我以为父亲应该感到愧疚,却不想他还像以前那样死不改悔,理直气壮。他的态度使我更加愤怒,便又针锋相对地顶了一句:

        “可文化大革命也没人人挨整!”

        “你……”

        父亲一拍炕沿,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指天画地,滔滔不绝。说他挨整是受造反派的迫害,说他挨整是坚持真理,说他挨整不是耻辱而是光荣。我气得浑身发抖,钻进被窝儿把头一蒙哭了起来。

        母亲说:“嗨,你这人也真是的,就算他考不上,也没耽误挣工分不是?碍你啥事儿啦!再说了,写诗有啥用?搞小靳庄的时候不是连文盲都写诗吗?”

        受了母亲的几句排揎,父亲不再说话,躺下睡着了。我以为这事儿就算过去,可是早晨起来一看,却见门上贴着一张纸条:

        四载童生实可怜,敢凭点墨应求贤?

        蟾宫谁见云梯设,欲上青天蜀道难!

        古人称文盲为胸无点墨,而胸有“点墨”自然就是半文盲了。父亲的意思,显然是讽刺我自不量力,想要蟾宫折桂却找不着登天的梯子。既然如此,为何不知难而退,跟着老父学诗呢?我一看,气得眼泪又差点儿掉下来,饭也不吃,拿起家什下地干活去了。然而父亲的行为却激起了我强烈的竞争意识,决心跟他抗衡到底——没有登天的梯子吗?那好,只要有“蜀道”就够了。我决心挑战极限,创造一个奇迹,翻过眼前这座高不可攀的大山!

        一晃,初试的日子到了——那时考试分两次,只有初试过关才能参加统考。初试考场设在公社中学,考生足有好几百人,每个考场都挤得满满的;我懵懵懂懂地走进去,又稀里糊涂地走出来;没有希望也没有失望,好像一切都顺乎自然。

        这一年,全公社除了几个知青,农村考生连初试都没有一个过关的。

                   三

        父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姐姐也委婉地劝我放弃。最近她又托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那姑娘是邻村的妇女主任,还是党员。母亲也在一旁帮腔,说不考大学咱还可以当农民,要是耽误了娶媳妇可不是闹着玩的。然而我却一意孤行,决心拼搏到底。现在,我已经习惯了父亲的冷嘲热讽,不论出工收工,整天书不离手,手不离书。干活歇气时,别人聚在一起说笑打闹,而我却远远地坐在树根底下闷头做题。有人邀我打扑克,我说不会,大伙听了都笑。意思说我痴呆,连玩儿都不会。

        一晃,初试的日子又到了,我依然懵懵懂懂地进去,稀里糊涂地出来,可没想到这次初试竟然过了关,而且在全公社七名入围的文科考生中排名第一。这事儿立刻在全公社引起了轰动,都说我聪明有才。直到15年以后,我侄儿的中学老师,还在讲述着我的故事。

        不久,县里为了在省里争取名次,在第一中学办了一个高考复习班。因为生员不足,便把初试入围的社会青年全部网罗进去。那时真好,念书不花钱,宿费也不要,而且讲课的都是县里最好的老师。可是念了七八天,数学课鸭子听雷。于是,我便打起铺盖回了家,依然自己复习。一为省钱,二为挣分。否则再次落榜,就会给村里人落下笑柄——你看那小子,大学没考上,倒变成了不能干活的穷秧子。也许,将来他们还要以我为例教训自己的子女,那样影响的话可就太坏了!

        好在这时父亲的看法已经有了转变,说是“孺子可教也”。于是我就跟他学起了数学。那时实行的是九年一贯制,用的还是文革时期的老教材。父亲虽然从小念的是私塾,但在参加工作以后,却通过函授完成了全部大学数学课程。

        我的数学从小学四年级学起,一直学完高中第一册,第二册刚刚开了个头,第三年的高考就开始了。

        父亲的数学课我当时能听懂,但因为没有时间作题,学过也就模糊了。这年大学最低的录取分数线是265分,我的成绩是276分,恰巧多出了数学的11分。这无疑是父亲的功劳了。

        一九七九年,经过整整二年的努力,我终于考上了大学。但我的那些念过高中的小同学,连初试都没有一个过关的。

        据养蚕的赵大爷说,我们村除了那个看《红楼梦》看傻了的刘疯子,我是自土改以后第一个念大书(大学)的。父亲一高兴,当即挥毫泼墨,赋诗一首,并高高地贴在南屋的东墙上。

        花开花落又芳菲,鼓角长征遍地催。

        日月鸿轮由自转,乾坤巨磨待谁推。

        春蚕已吐丝千丈,朽骨甘埋土一堆。

        三代书香留余庆,如何补报党栽培?

        我家从曾祖、祖父到父亲已经三代教书,而我读的又是师范专业。过去父亲常以“书香门第”自居。经过一场文化洗劫,本以为这“门第”早就该关门大吉了,不想如今又续上了香火。

        2019年10月5日写于江城

    我也有三次高考。
    第一次,恢复高考的第一次高考(录取率4%),那时还在黑龙江下乡,录取了黑龙江某校,78年3月入学学习。读了两学期,知青返城风起,于1978年年底退学会下乡地办理返城手续。
    第二次,但是办理返城手续受小人使坏,很不顺利,1979年再参加高考,也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三次高考(录取率5%),也录取了浙江某校。但此时返城手续已经下来,先得考工作养活自己,且招聘考试也过了录取。只得放弃,没去报到。
    第三次,考取了上海某大学,苦读五年,终得大学文凭,并学士学位。
    39121 次点击,108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我的三次高考【家国记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