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江城古柳2018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父亲在60—80年代的古典诗歌(连载)
49348 次点击
118 个回复
江城古柳2018 于 2019/10/21 6:44:0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父亲60——80年代的古典诗歌

    作者简介:我父朱翁,(1916—1991),自号“东山老朽”“无梦庐主人”。生于忧患,长于动乱,半世坎坷,老来得福。一生酷爱古典诗词,三十余年笔耕不辍。因慕陆游之高产,曾立志赋诗万首。惜乎松龄鹤寿,不及放翁,七十有六, 溘然长辞。遗著《梦外吟稿》,收录诗词三千余首,虽未知名于世,亦当为诗界之一家也。今选其中若干,以资纪念。

    邻  儿

    1962·3·4

    邻儿幸获半碗薯,吝食不肯让爹娘。

    阿娘怒夺不与食,阿爹抚儿心暗伤。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父亲在县城第六小学教书,恰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此诗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的饥饿情景。


    粉渣、豆渣、酒糟早已绝迹,所有的树叶都是光秃秃的。于是有人便发明了一种淀粉,用玉米瓤子粉碎而成的粉状物质,连牲口都不吃的东西!

    记得邻居家的小姐姐饿得直哭,然而吃进去吐出来,再吃进去又吐出来。她嗓眼太细,实在咽不下那东西。所以,她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我至今也弄不明白。


    在距县城二十里外的卧古岭西麓,有一个百十多户人家的小山村,虽然算不上山清水秀,却也有一派得天独厚的风光。黑土地肥得流油,不旱不涝。春天,只要能把种子撒到地里,秋天,就指定能够给人一个慷慨的回报。父亲一直崇拜陶渊明,老是向往那种“桃花源”式的生活,于是那里也就成了他心中的一块“乐土”。

    父亲说,那里家家栽种果树,每当春天一到,杏、李、海棠便竞相开放,红的像霞,白的像雪。。。。。。当时我的一位表姨夫在那里担任村支部书记,于是,我们便高高兴兴地投奔而去。

    二十里的乡路走了半天。太阳已经接近了地平线,天边积淀着铅灰的云;黛青的山峦越来越近,而颜色却渐渐地模糊下去,终于只剩下一条绵亘起伏的轮廓,而这时月亮却升起来了。

    记得那天的月亮又大又圆,是我生来第一次见过的。它先是静静地躺在山坳里,只露出半个脸,一会儿便沿着山坡爬上了山顶;大地洒满了清光,像流水,更像悠悠的梦。其实,在城里也能看见月亮的,只是没有这般圆润,皎洁。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一个春天,世界上究竟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我们一无所知。我只记得我们一家六口:父母,十七岁的姐姐,十三岁的大哥,十岁的二哥和七岁的我,挤挤挨挨地坐着一辆破旧的马车,为了能够填饱肚子,疲惫地奔波在一条尘土飞扬的乡间土路上。

    如今,每当回忆起那天的情景,总怀疑并非自己真实的记忆,而纯然是一场古老深沉的梦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1 6:56:17    跟帖回复:
       沙发
    走召弓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1 7:06:11    跟帖回复:
       第 3
    多谢编辑放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1 7:21:52    跟帖回复:
       第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1 10:04:02    跟帖回复:
       第 5
                                          归   农
                                         1962•4•5
                               何日筑屋三两间,前流碧水后青山。
                               园里种瓜啖儿辈,门旁插柳学陶潜。
                               任凭日月终忙碌,唯我春秋独悠闲。
                               好景人间随处有,何须误入桃花源。
            啖:给吃也。
           记得那天马车进村的时候已经夜色朦胧,近在咫尺的山峰,仿佛一头巨大的怪兽匍匐在村头;家家户户的炊烟,在山谷中袅袅汇合,扯成一条灰白的飘带,游荡于青峰翠岭之间;村前,一带高大茂密的古柳,舒展着柔韧的枝条,仿佛女人的长发;杏花已经凋谢,李花却开得如火如荼,……晚风习习吹来,我们仿佛闻到了隐隐约约的花香,可惜天色已晚,一切都沉浸在黯淡的月光里。
           车老板甩了几声鞭子,清脆悦耳,不一会儿就引得许多孩子跑来观看。大人们似乎也有些好奇,都站在自家的园子里朝街上张望——这里太宁静了,宁静得就像一潭死水,稍有搅扰,便泛起层层涟漪。
           我家被临时安排在一幢破旧的老屋里,连门窗都是七零八落的。这并非村里有意歧视,而是家家如此!
           这房子屋檐低矮,小孩子踩着屋后的土堆就能爬上房顶。房上苫着半尺厚的茅草,经过几十年的风雨侵蚀早已腐烂;灰绿色的青苔毛茸茸的,一簇簇地挤在一起;墙是土坯的,泥土一片片地剥落,凹凸不平,就像刚刚退毛的狗皮,煞是难看;窗户还是老式的小格子,糊着厚厚的窗纸,风吹在上面“嗡嗡”作响,仿佛遥远、沉闷的鼓声。所幸的是没看见老鼠,也许,它们早已被那场伟大的“除四害”运动消灭干净了吧?或者也象我们一样,由于饥饿而远走他乡了。
           村里人渐渐地围拢过来,探寻的目光夹杂着怀疑,仿佛要从我们身上发现点什么秘密。 当时的农民把城里看成天堂,大炼钢铁的时候,年轻力壮的几乎全都跑到双鸭山当了工人。他们宁肯冒着生命危险下洞挖煤,也不愿呆在这里受苦。然而今天,一个有着正式职业的城里人,却自愿搬到乡下,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不过,乡亲们都很热情——也许是看顾姨夫的面子吧?你送碗米,他送把菜,以淳朴的乡情,对这新来的教员一家表示了欢迎。父亲满心欢喜,第二天就写下了这首《归农》,母亲觉得好笑,说“桃花源儿不敢想,只要不挨饿受冻也就知足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1 16:37:53    跟帖回复:
    6
    时常看是否有新文章,接地气,爱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1 16:41:38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6楼第 6 楼 老家大叔 2019/10/21 16:37:53  的原帖:时常看是否有新文章,接地气,爱看谢谢支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2 6:03:00    跟帖回复:
    8
                                       春  蚕
                                      1962•4•8
                               春色入蓬荜,诗成待月吟。
                               幽怀疏闹市,好梦绕山村。
                               仙茧天遗种,心花血沃根。
                               可怜蚕一世,丝尽已销魂。
         仙茧:据《搜神记》中讲,远古时代,有个姑娘叫婉儿,聪明美丽,孝敬爹娘。有一天婉儿爹被山里的强盗掳去。婉儿思念爹爹,日夜哭泣。婉儿娘没法,只得召集乡亲,指着婉儿发誓,说如果有谁能够救得婉儿爹爹回来,就将女儿许配与他。乡亲们怕那强盗厉害,无人敢应。突然,家里一匹公马挣断缰绳飞奔而去。当时无人在意,可是到了晚上,婉儿爹却骑着那公马回来了。从此,那公马一见婉儿便做出非礼的样子。婉儿爹生气,就把公马杀死。剥皮时,婉儿站在一旁观看,不料马皮忽然将婉儿卷起飞向空中,变成一个蚕虫落在一棵桑树上。吃完桑叶,又吐丝做茧。后来,黄帝的妻子嫘祖发明了缫丝织布,从此人类便穿上了衣裳。
        初来乡下的感觉是神秘而新奇的。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迁徙不过是一次有趣的旅行,因为他还不懂得生活的意义,所以也就没有远离故居的失落和忧伤——这老屋只有一铺小炕,住不下我们一家六口,父亲只好领着哥哥住到小学的办公室去。
        月光从窗纸上透入,昏暗朦胧;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狗叫,一会儿又陷入了沉寂;有时,我家的小黄狗也跟着凑趣地叫上两声,但又怯怯的。也许它还不知道,从今夜起,这里就是我们永远的家了——小黄狗是我们从城里带来的,因为身材矮小,我们叫它“板凳腿子”。那年头人都有饿死的,而狗却活了下来,这真是一个奇迹!
        这老屋是大队的养蚕室,外屋的墙上挂着一串串的蚕茧。春天来了,肥壮的蛾子已经破茧而飞,就像一只只硕大的蝴蝶,都纷纷奔向月光,敛着羽翅贴在窗上。这使我十分兴奋,便伸出小手不停地捉啊捉。
    刚来的时候,养蚕的赵大爷给我烧了几只蚕蛹,又香又甜。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吃过的最美的东西!
         听赵大爷讲,蚕这东西,光吃树叶就能生长,而且还能吐丝作茧,冬天来了就睡在里面,等到第二年春暖花开,便破茧而飞••••••我觉得很新奇,于是就想:人要是也能像蚕一样该有多好?吃得饱睡得暖,还长着翅膀,可是人为什么要养着它们呢?
        赵大爷说:蚕的茧子可以抽丝,织成绸缎供人穿着。不过这里养的都是柞蚕,要比南方的桑蚕差得远。因为寒冷、漫长的冬天,耗损了它们大半生的精力,所以也就吐不出上好的丝来。
    沉寂的老屋,渐渐响起了母亲和姐姐的鼾声,只有墙角里的蛐蛐在一唱一和地应答。然而我却兴奋得难以入眠,眼睛定定地盯着花格窗子。灰白的月光衬托出一只只蚕蛾的剪影,一动不动,它们大概也进入了梦乡吧?
        听赵大爷说,再过几天,产完了卵,它们就会死去,可不久又会有新的蚕虫来接替它们:吐丝作茧,作茧吐丝••••••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2 7:06:42    跟帖回复:
    9
                                            老 海 棠
                                           1962•5•25
                                残枝半死老龙钟,雪飒风欺多少冬。
                                昨夜迎春花满树,旧宅新换主人翁。
         我们借住的老屋窗前有老海棠一株,因为没人护理,已经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父亲觉得可惜,就在四周夹了杖子,想不到几天之后它竟然开花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2 7:33:10    iPhone客户端
    10
    尊重你的孝道,但令尊的大作,实在让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2 11:24:22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tomato9527 2019/10/22 7:33:10  的原帖: 尊重你的孝道,但令尊的大作,实在让人.......作者父亲是一个普通教师,能够以诗的形式记录社会现象,很可贵,没有必要苛求。

    那年月有一些诗人发表各种颂圣、吹捧、粉饰现实,歪曲事实的诗作。两相比较,高下自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2 13:35:25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tomato9527 2019/10/22 7:33:10  的原帖: 尊重你的孝道,但令尊的大作,实在让人.......有话请直说,只要实事求是,我完全可以接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2 13:37:25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tomato9527 2019/10/22 7:33:10  的原帖: 尊重你的孝道,但令尊的大作,实在让人.......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wangguoxia 2019/10/22 11:24:22  的原帖:作者父亲是一个普通教师,能够以诗的形式记录社会现象,很可贵,没有必要苛求。

    那年月有一些诗人发表各种颂圣、吹捧、粉饰现实,歪曲事实的诗作。两相比较,高下自见。
    这种人未必懂诗,也无非瞎喷而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3 5:47:09    跟帖回复:
    14
                                           采 山 菜
                                          1962•6•7
                               山珍自古寥寥也,那似蒿莱遍地生。
                               猫爪迎人献妩媚,鬼针对我露峥嵘。
                               金灯嶂上秋云冷,玉杵峰前暮霭横。
                               踏破丘林何所得,老参触目不知名。
          这是下乡以后,父亲写的第三首田园诗,语言通俗典雅,读来颇有情趣。
          猫爪:俗称猫爪子,多年生草本,其叶蜷曲,状如猫爪。嫩时茎叶可吃。
          鬼针:即鬼针草,一年草本,茎有芒刺。
          金灯嶂、玉杵峰:我们那里的山没有这种名字,大概是父亲想象中的仙山吧?
          老参:山参也。据养蚕的赵大爷说,这山里有多年野参,只是寻常人不认得,所以,即使迎面遇上也错过了。
          我家从城里搬到乡下,是为了躲避饥饿。但是乡下比城里也好不了多少。牛马大多已经饿死,社员们就像牲口一样的拉车种地。好在春天已经来临,山上、地里有的是野菜和树叶,只要肯吃,活命是没问题的。
         在城里时,六岁的我,天天和母亲到城郊挖野菜,有时费了大半天的功夫,才能挖到浅浅的半筐。母亲难过得几乎流泪,因为挖不到足够的野菜,一家人这一天就吃不饱。另外,城郊的野菜多是不知名的植物,如果不慎就会中毒。记得有一次实在挖不到什么了,母亲就冒险把一种叫“大皮袄”的植物採回了家,结果吃得一家人吐了一天。然而,乡下毕竟不同:地里长满了灰菜、苋菜、苣荬菜和婆婆丁;山上长满了蕨菜、明叶菜、枪头菜和“猫爪子”。若按中医的说法,这些植物都有治病的功效,经常食用还可以益寿延年哩。所以在我的记忆中,乡下总是比城里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3 6:47:00    跟帖回复:
    15
                                       戊午日大雨
                                        1962•7•9
                            忽来一雨原非雨,疑似龙君落紫虚。
                            熄灭平川千里火,山村柳巷可捉鱼。
          紫虚:天空也。
          火:暑热也。
          依稀记得那年的那场雨非常大,天上还出现了“龙挂”。最奇怪的是大雨过后,路边的水沟里竟有许多小鱼在游动,小孩子们看了便争先恐后地去捉。
          老年人说:“龙挂”就是龙吸水,鱼是随着水流被吸上天的。养蚕的赵大爷还说他小时候亲眼看见从天上掉在地上的龙,跟画上的一模一样。父亲不信,说那叫龙卷风,是一种自然现象。赵大爷不服,就跟父亲争论起来,以至于面红耳赤。

    49348 次点击,118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父亲在60—80年代的古典诗歌(连载)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