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DLt丁礼庭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就“经济决定论”答范海辛先生
42160 次点击
92 个回复
DLt丁礼庭 于 2019/10/26 15:52:4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就“经济决定论”答范海辛先生

    丁礼庭

    前言:

    今天在凯迪网站上读到范海辛先生《文化决定论VS经济决定论——兼答丁礼庭先生》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7957082&boardid=24

    的文章,故特此把我与范海辛对于此主题的辩论文章发表于凯迪。供广大读者共享。

    正文:

    在我读了范海辛先生九篇连载的《民主理论大讲堂》【1】后,著文《也谈马克思主义“经济决定论”》【2】和范先生提出了商榷。现在范海辛先生又著文《文化决定论VS经济决定论——兼答丁礼庭先生》【3】的文章对我的观点提出了批判。我现在再次对范海辛先生做出答复。

    一、作为一个业余的理论爱好者,我渴望专家的批判和指教。

    范海辛先生说得不错:“丁先生有可能未经严格的专业学术训练,”【4】我曾经无数次承认自己没有经历过严格的“专业学术训练”,也不是一个专业的学者,只是一个“业余的理论爱好者”。所以,我反复指出,我实在是“渴望”像范海辛先生这样受过专业学术训练的专业学者对我的文章进行批判和指教,只要有人以充分的事实和理论使我信服,我随时准备修正自己的理论观点。但是,虽然我曾经多次向多位学术理论权威提出学术理论上的商榷,但是几乎全部都是拳头打在棉花上,被冷处理了。那些学术理论权威实在是吝啬到不肯丢出哪怕片言只语来对我的文章提出批判和指教。直到今天,我第一次看到了范海辛先生对我的商榷文章回应的万言教诲,实在是令我兴奋和感激。虽然我不知道范先生是哪家世界名校专业学术训练出来的专业人士,但是遗憾的是范先生的针对我的批判:“文中错误较多,”【5】的事实和理论,却并没有使我完全信服,无法令我修正自己的观点。有许多问题,我们还是存在分歧,有必要继续我们之间的探讨。

    二、我的唯物观。

    范先生说:“丁先生使用的理论工具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辩证唯物主义,这种学说又称经济决定论,故而他反对我的唯心主义理论——文化决定论。”【6】既然范先生自称是唯心主义的文化决定论者,我就不得不先表述一下我的“唯物观”:

    我虽然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我不是一个完全的马克思主义者,我曾经反复说过,我对世界上所有学术流派都一视同仁——“在评判中继承和发展”。我也并不歧视唯心主义者,我并不认为“唯心主义”就一定是错误的,我只是把它们作为一种不同的信仰来对待。我甚至说过,就人类发展到今天的科技水平,还无法彻底“证伪”唯心主义。比如,科学已经可以证实人是从动物进化而来,不是从上帝捏的“泥人”中产生的,但是科学还是无法证明人类的进化过程就“一定不是”上帝“设计”的!同样,牛顿力学的困惑就是动力的起源来自何方,所以信教的牛顿最后认定是上帝踢了“开球”的第一脚。而且最新的科技成果“宇宙大爆炸”的科学假设,也无法证实“一定不是”上帝点燃了“宇宙大爆炸”的“引信”。所以,我虽然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我并不像范先生那样认为对方,唯心主义“一定错了”。

    我甚至也不歧视各种宗教教派的信徒,不认为宗教就一定是什么“迷信”,虽然各种宗教的教义还不能为科学所“证实”,但我还是认为宗教在“总体上”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有促进作用,是“正面”的事物。为什么?这是因为:

    记得在文革时期读的费尔巴哈《基督教的本质》中有这么一个观点:不是上帝创造了人类,而是人类以人的原型来塑造了上帝,并借助上帝来教诲人类。已故著名的华裔经济学家扬小凯在生命的后期皈依上帝时说过这样的话:“上帝、天堂和地狱,谁也没见过,谁也不能证明,但是只要你信了,你就会有‘从善’的勇气和力量。”这些名人名言都说明了一个事实和道理,只要不是实质上的邪教,虽然各种正统的宗教教义还不能为科学所证实,但是宗教的目的是以尚未被科学证实的“教义”来规范人们“从善”的思想和行为,这种宗教的目的难道还不是具有一种实质意义是上的“科学”性?

    其次是,我的辩证唯物主义观,和马克思主义同样存在分歧:马克思主义认为:“哲学家都在努力解释世界,但重要的是改造世界。”而我恰恰认为人是无法,也没有能力来“改造世界”的,是大自然的规律在通过自己特有的纠错机制来不断地“改造”人类,并“指导”人类的社会实践。人类社会的发展,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这种客观规律的制约。但是,人类通过实践的检验,总结出正确的理论,并在正确的理论指导下进行“以‘人’的生存、幸福和发展”为目标的实践,虽然不能改造世界,但是却可以决定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和速度,也就是可以决定满足“‘人’的生存、幸福和发展”的进程和速度。更重要的是,人类的这种在实践检验中产生的理论,只能指导当前的、短期的实践,并必须在这种当前的、短期的实践中不断地修正已存的理论体系。而人类社会就在这种实践和理论的循环互补中得以发展。重要的是,人类不可能预测确定未来社会发展的长远状况和细节。什么“共产主义必定实现”完全是一种空想和臆想。

    虽然我并不认为唯心主义一定错了,唯心和唯物只是一种个人的信仰。但是,在运用这种信仰形成政策、理论、实践时,必须接受“价值的评判”,也就是到这时才存在对错和是非。其评判的标准,就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目标——“‘人’的生存、幸福和发展”, 这也是为什么恩格斯把他和马克思提出的——“每个人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作为高于“按需分配”原则的人类社会发展的目标。一切有利于这个目标的政策、言行、理论、实践就是正确,反之,就是错误的。

    请读者恕我用了那么多篇幅来介绍自己的这些和范先生的批判和指责关系不大的内容,我只是希望范先生和读者能够更全面地了解我的理论观点。在介绍了我的这些“唯物观”后,再来解释我的经济决定论的一个细节:我从来没有说过民主制度必须“等到什么经济条件产生后才能够实现”的观点,如果这是中国官方的马克思主义观,那也和我无关。因为我在文章中已经说的非常明白:“民主制度的产生,确实和‘人均GDP’的增长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7】而且还强调了工业化所包含的经济因素和文化理念及宪政制度等互为“必要条件”,并没有否认文化因素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只是认为经济因素是文化因素产生的起因和主导。综上所述,范先生对:“类似蜂蚁社会”等等针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和指责,实在是和我无关的。

    三、关于范先生指责我“形式逻辑上的错误”。【8】

    范先生说:“所谓决定(因素)必须符合形式逻辑中的‘充要条件’;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单独均不能称为决定因素。”【9】我实在是不知道范先生这个对“决定”的定义来自哪个专业训练门派,如果这个对“决定”的解释只是出于“范氏专业”,那本人实在难以苟同。

    我家里的辞海版本比较老,没有“决定”这个词条的解释,但在“百度百科”上对“决定”的解释之一是:“鲁迅《坟·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中国的老年,中了旧习惯旧思想的毒太深了,决定悟不过来。’”【11】很显然,在鲁迅的这个例子中,“中了旧习惯旧思想的毒太深了”,不可能是“悟不过来”的“充要条件”,应该只是一个“必要条件”。如果范先生嘲笑这只是“学生词典的解释”,那么我再来引用一下范先生自己的观点:“决定论者不否认历史是综合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是认为这些综合因素中有些因素起着基础的、决定性的作用,其他的因素则起着程度不等的制约作用。”【12】我的理解是:范先生这里的“基础的、决定性的作用”并不是他说的“充要条件”,如果一定是“充要条件”,那么后面的 “其他的因素则起着程度不等的制约作用。”不是画蛇添足、自相矛盾了吗?既然已经是“充要条件”,还能够“制约”什么呢?我不知道我对范先生这句话的理解在“逻辑”上到底对不对,还请范先生赐教!

    范先生还说:“决定社会变化的因素很多,经济仅仅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地理、文化、宗教等等,也许这是一个无穷链条,但是其中最关键的是文化,我是主张文化决定论的。”【13】我要反问范先生的是,在这里,范先生的“文化决定论”中的“文化”是“充要条件”吗?如果范先生认为“文化”确实是“充要条件”,那么范先生说的:“决定社会变化的因素很多,经济仅仅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地理、文化、宗教等等,也许这是一个无穷链条,”对“社会变化”还有什么作用?不是又在画蛇添足、自相矛盾了吗?

    再比如,范先生自己也承认:“物质与存在的确是精神与意识的必要条件,但是相同的必要条件会产生截然不同的结果。”【14】我说的存在决定意识,仅仅是认为“如果没有物质和存在,就不可能有意识”,并不是进一步规定物质和存在必然会产生“哪种具体的意识”。同样,我说的“经济决定论”,也仅仅是指“如果没有‘工业化及其萌芽手工业的发展所必然同步产生的(更细的社会分工)、商品交换和市场经济’等经济因素,就不可能‘产生和完善’民主宪政制度。”【15】而且有了这些工业化的经济因素,也仅仅是指明了民主制度的一个发展趋势,并没有进一步规范有了怎样的工业产生规模后就一定会在什么时候产生“民主宪政制度”。

    所以,只要范先生承认“经济决定因素”不一定是充要条件,只要是能够规范某种发展趋势的“必要条件”就可运用“决定”这个词来解释。那么,我在文章说得非常明白:“民主制度的产生,确实和‘人均GDP’的增长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也确实是工业化及其萌芽手工业的发展所必然同步产生的商品交换和市场经济孕育和催生了个性解放的文化理念以及宪政理念、宪政制度,而这些文化理念和宪政理念、宪政制度又反过来又支持和促进了工业化和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虽然二者是相互依赖,相辅相成,互为因果,互为条件,互相制约,互相促进,共同发展的,但从深层次分析,二者中经济因素是起因和主导。”【16】“为什么说二者中经济因素是起因和主导?就因为工业化是以更精细的分工为前提;而分工又‘必然’产生商品交换,于是市场经济就‘必然’应运而生;市场经济中的这种商品交换又‘必须’是自主、自愿和自由的,也就是只有‘公平的交换’所规范和产生的‘公平的竞争’,才是产生市场经济效益永不枯寂的源泉。所有‘不公平的竞争’统统都是社会经济效益最可怕的‘杀手’。于是,市场公平交换和公平竞争又‘必需’民主的政府的‘宏观调控’来辅助市场的机制,同样也唯一地只有民主的政府才是能够相对有效地保障公平竞争的制度原则,于是这种‘公平竞争’的市场原则又‘必然’地孕育和催生了民主政治制度。”【17】对这段话的解释应该是:

    一是,我文章中说“工业化及其萌芽手工业的发展所必然同步产生的(更细的社会分工)、商品交换和市场经济孕育和催生了个性解放的文化理念以及宪政理念、宪政制度,”【15】在这里,我说的“工业化”包含了这些因素:更细的社会分工、商品交换、市场经济、工业化及其萌芽手工业等一系列经济因素。以“工业化”这三个字来表达“工业化时代的经济形态”应该是学术界的一个“约定成俗”。在这里,如果范先生坚决否认学术界有这个“约定成俗”,我也不会指责范先生“断章取义”,我只是在这里再次重复强调一下,希望范先生能够清楚明白地理解我的观点。

    二是,工业化所包含的这些经济因素只是“孕育和催生了个性解放的文化理念以及宪政理念、宪政制度,”在这里仅仅是经济的因素“引发”了文化理念和宪政制度。这种引发,也不是“充要条件”,只是“必要条件”和“先决条件”。

    三是,“这些文化理念和宪政理念、宪政制度又反过来又支持和促进了工业化和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二者是相互依赖,相辅相成,互为因果,互为条件,互相制约,互相促进,共同发展的,”也就是说,一旦工业化所包含的经济因素“孕育和催生”了,或者说是“引发”了“个性解放的文化理念以及宪政理念、宪政制度”,二者就“互为必要条件”,经济因素只是“起因和主导”。

    再解释一下:“民主政治是人类社会发展到工业化时代必然的规律性结果”【18】的观点。我这里说的“必然的规律性结果”,就好比市场经济看不见的手的纠错机制,在工业化所包含的经济因素产生后,无论社会发展如何艰难曲折,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性纠错机制都会把人类社会引向民主宪政制度,这仅仅是一个不可改变的发展趋势。这也是“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句名言的含义所在。在这里,我并没有规定在工业化的什么时期,或者工业化达到什么程度,民主宪政制度就一定产生。所以,范先生在文章中引用德国纳粹和斯大林苏联,以及中国,在基本实现了工业化后,却没有产生民主制度的例子,是否定不了我的观点的。经济决定论并不否认各国发展的特殊性和曲折性,无论德国纳粹,还是苏联斯大林主义使德国和苏联的民主进程多么特殊、多么曲折,但是实践已经证明德国和俄罗斯也确实已经实现了民主宪政制度,尽管俄罗斯的民主制度并不完善。这正好反证了我的“规律性纠错机制”和“规律性结果”,至于中国虽然还没有真正建立民主宪政制度,难道范先生对中国迟早一定会建立民主宪政制度的判断有怀疑?  至于范先生文章中评判马克思主义的另外一些理论观点,和我无关。因为我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者,我的经济决定论,如上所述,和马克思主义不完全相同。  四、关于范先生指责我犯了“常识性的错误”。【19】

    我不知道范先生有什么依据可以证明英国“光荣革命”之前一定没有受到“工业化的萌芽手工业生产和市场经济的萌芽偶尔的商品交换”的经济影响。又有什么依据可以认定“光荣革命”产生的国家制度已经具备了民主宪政的基本条件,而一定不是通过我说的经济和文化“二者是相互依赖,相辅相成,互为因果,互为条件,互相制约,互相促进,共同发展,”的过程不断发展才形成相对完善的民主宪政制度的。

    其次是,如果范先生说:“南北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文化。北美是清教文化(新教文化),南美是天主教文化。”但是,我不知道受过专业学术训练的范海辛先生是否知道新教也是通过宗教改革从天主教中产生出来的,如果范先生明白这个历史事实,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可以否认“南、北美都是同宗同源的欧洲文化”的观点了。

    五、关于范先生指责我犯了:“知识性错误”。【20】

    我接受范先生批判我的这个观点:“丁先生提出历史发展中的‘一元化’,这个表述用词不当。……窃以为以‘一致性’取代‘一元化’更能符合丁的原意。”【21】并对范先生的这一指教表示感谢!

    但我不能同意于范先生说的:“没有文明间的交流,铁器不一定必然成为各文明的工具。”【22】我不知道范先生是否明白“文明间的交流”不但必然包含着经济因素的交流,而且经济因素同样是“文明交流”的起因和主导。而且这种“文明间的交流”本身就具有一种社会发展的“必然性”。可见范先生的这个例子不能说明问题。

    至于范先生说的“印第安人就没发明轮子。这至少说明,工业化不具有必然性。”【23】我同样不知道范先生到底明白不明白印第安人不用轮子是在工业革命以前的事情,至少在“不用轮子”的印第安人社会中还没有发展到工业化的程度。更何况范先生有什么事实依据可以证明工业革命后存在的印第安人一定不用轮子?

    至于范先生说的:“丁先生由各文明中使用工具的一致性进而推论出生产形态的一致性,这就更成问题了。”【24】我实在是不知道范先生怎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我前文所述,难道范先生不明白我文章中说的“旧石器时代、新时期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就是一个学术界表示“特定时期的社会生产形态”的一种“约定成俗”?我实在不敢相信,范先生这样受过专业学术训练的专业学者会不知道“旧石器时代、新时期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就是学术界对一定时期“社会生产形态”专用的代名词。

    关于范先生说的:“有的国家适于发展旅游业,因此完全可以跳过工业化直接进入知识-信息时代。而这个跳过工业化的国家,却完全可以实现民主化。”【25】我同样无法想象一个以旅游为主要产业的国家,居然可以跳过“工业化的发展阶段”?看来这位受过专业学术训练的范先生确实是把“工业化”仅仅理解为“工业生产”了。而我对工业化的理解就是我上面指出的:“工业化及其萌芽手工业的发展所必然同步产生的商品交换和市场经济”等一系列“工业化时代的”的社会经济形态!我实在不知道我和范先生对“工业化”的理解到底谁更全面些、专业些。

    五、针对范先生批判我的观点,补充经济决定论的事实和理论依据。

    我同意范先生说的:“决定社会变化的因素很多,经济仅仅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地理、文化、宗教等等,也许这是一个无穷链条,”【26】的观点,我们之间的分歧仅仅在于,范先生认为:“但是其中最关键的是文化,我是主张文化决定论的。”【27】而我认为:但是其中最关键的是经济因素,所以我是主张经济决定论的。

    而我之所以承认经济决定论,除了我在《也谈马克思主义“经济决定论”》中论述的事实和理论依据,在这里,针对范先生对我的批判,我补充如下:

    一是,经济是人类的第一需要,人必须通过经济实践,有了饭吃,然后才能够产生文化需求和从事文化实践。不管范先生说的“每一种社会结果对某种思想观念的形成不是单独起作用的;”【28】还是“每一种社会结果并非产生单一的思想观念。”【29】在这里范先生至少是承认了“思想观念”来自于人的“社会结果”也就是“人类实践的结果”。而恰恰在人类的实践活动中,经济性劳动实践,不但在总量上是主体,而且满足“‘人’的生存、幸福和发展”的经济愿望永远是人类实践行为的根本目的和动力。

    二是,文化必须为经济服务,也就是必须为生产力的发展、经济的繁荣和“‘人’的生存、幸福和发展”的社会发展的目标服务。范先生说“在我看来,社会发展规律某种程度上更接近生物进化的规律。”【30】那么也就是说只有能够促进生产力和经济发展的文化,只有能够满足“‘人’的生存、幸福和发展”的文化,才能够在社会发展中(类似生物的进化中)保存下来,并进一步发扬光大。否则,就一定会背淘汰。比如范先生自己说的“吃死人的文化”【31】一定会被淘汰一样。

    范先生说:“观念的产生是总体无目的的、随机的、偶然的,这与基因的变异差不多。在这一点上,文化决定论与波普尔的选择论相同。”【32】那么我必须问的问题是:这种“选择论”的选择标准是什么?范先生还说:“欧洲文化与其他文化比较,它的最大特点是理性主义。”【33】那么请问范先生的是,所谓“理性”的标准是什么?怎样来定义理性和非理性?除了生产力和经济发展、满足“‘人’的生存幸福和发展”的标准之外,还能够有其他什么标准?范先生为什么确认欧洲文化是相对理性和先进的文化?不就因为欧洲文化产生于从欧洲起源的“工业化及其萌芽手工业的发展所必然同步产生的社会进一步分工、商品交换和市场经济”的经济实践,并反过来促进、加速和完善欧洲的工业化进程,并产生了巨大的生产力和经济繁荣,否则,范先生能够确认欧洲文化的理性和先进性吗?

    三是,文化和制度产生于经济实践的客观需要。我同意范先生所说的“西方文化的这三大支柱是经过了欧洲14-16世纪的三R运动,才催生出资本主义的。”【34】的观点,我并不否认“3R”运动对欧洲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我的问题是欧洲的“三大文化支柱”在二千多年前就已经形成,为什么“3R”运动恰恰在等了二千多年后和欧洲工业化的起源手工业和商品交换和市场经济同步发展?

    同样,人类强权剥夺和追求公平的文化理念可以说都是伴随着人类的整个进化过程早已有之。那么为什么在工业化以前只存在强权剥夺的文化和制度?而完全彻底地没有任何民主宪政的公平文化和民主宪政制度?就是因为在工业化所包含的经济因素产生之前,强权的、恶性的、残酷的、从人类进化中随带而来的动物和生物的“竞争和进化规律”——“强权剥夺”,在工业化以前的农耕和畜牧生产中还存在着生产力和经济发展的空间,只有到了工业化及其萌芽手工业的发展所必需同步产生的更细的社会分工和商品交换、市场经济所“必需”的“公平竞争”成为人类社会生产力和经济发展所“必需”的、时代性客观要求时,民主宪政制度才会正式登台亮相!

    如果如范先生所说:“直到1135年,一个偶然机会,在意大利北部一个小镇的阁楼上,发现了罗马帝国皇帝查士丁尼编撰的《国法大全》。这是一批写在羊皮卷上的古代文献,后来翻译成英语,有四千多页。人们消化吸收古代罗马法花了大约100-200年的时间。”【35】如果范先生把这个“羊皮卷”的发现作为民主宪政和民主文化产生的决定因素,那么问题是,在“羊皮卷”诞生时期为什么没有直接产生民主文化和民主宪政制度,而“必须”冬眠一千多年后才发生作用呢?难道这仅仅是一个偶然的历史巧合吗?而且范先生说:“资本主义是一次成功的创新,因此被各地各民族普遍效仿。”【36】但“羊皮卷”产生功效的客观事实确实不是发生在“创新”之时,而是发生在“重显”之时,这足以证明经济和生产力的发展和积累具有决定意义!

    六、我并不否认“文化”对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

    必需着重说明的是,我虽然认为欧洲三大文化支柱只有到了生产力和经济发展使“公平竞争”成为时代“必需”之后,才能够产生民主文化和民主宪政制度,但是我并没有否认、抹杀和降低“文化因素”在整个社会发展,其中最主要的是生产力和经济的发展中的“功效”,并认为“文化因素”同样也是社会发展的“必要条件”之一。只不过我认为经济因素这个“必要条件”是“起因”和“主导”!上面三点补充理由和我原文中的事实和理论依据,足以证明经济和文化二大社会发展的“必要条件”绝对不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式的无谓争论,足以证明经济才是社会发展的起因和主导!

    范先生企图用:“为何中国的现代化这么困难,而斯堪德纳维亚半岛就如此顺利。”【37】的问题来证明文化因素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但恰恰是我认同的经济决定论并没有否认“文化因素”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我同样认为文化也是“必要条件”之一。我甚至同意范先生的这个观点:“虽然各个古民族都发展出了市场经济,但市场经济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的发展有很大的差异,因此不会必然地导致民主制度的产生。”【38】我的观点是:不管各民族的文化差异如何严重,在生产力和经济没有发展和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前,无论哪个国家的文化如何先进,都不可能先于的经济发展和积累,在现工业化所必需现客观要求出现之前产生出民主宪政制度的。

    范先生还说:“但市场经济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的发展有很大的差异,因此不会必然地导致民主制度的产生。这是因为,除了经济活动之外,文化的、宗教的观念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人类的政治行为。”【39】我之所以说,在工业化进程中必然会规律性地产生民主宪政,其中也隐含着“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商品、资本的流通,同样也必然会产生一个‘文化优势互补’的全球化过程”理念。如果范先生也和有些人一样,认为“如果没有西方文化的‘入侵’,(我不同意用‘入侵’这个词汇,我认为‘文化交流形成文化优势互补’的表达更贴切。)中国根本就不可能产生工业化的过程。”那么我恰恰认为西方文化入侵本身就是一个经济性实践的结果,如果没有西方对中国的“经济掠夺”,西方文化能够“入侵”中国吗?所以,在西方“文化入侵”这个文化事件中,经济因素还是“起因”和“主导”!

    七、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目的就是“‘人’的生存、幸福和发展”。

    范先生认为:“丁先生认为:‘既然承认康德所说的‘人的自身’是目的,那么就不可能再把‘民主’作为目的’。这里,丁先生把人的目的与民主对立了起来,这是错误的。人为自身之目的与民主,二者不是对立的关系,而是包容的关系。我要成为我自己的目的,那必然是自己做自己的主人,而这种状态就是民主。没有民主,就意味着有统治者在压迫我,使我自己不能做主、没有自由。民主作为终极价值不可否定,就在于自己做自己的主人,这与自由是一个意义。”【40】我怎么看都觉得,范先生在这里的“包容”就是把“‘人’的自由发展”和保证自由的“民主”都作为目的了。按我的逻辑水平分析,只有为了“‘人’的自由发展”的目的,才必需“民主制度”的手段,而不可能为了“民主制度”才一定要“‘人’的自由发展”!所以再怎么说,“‘人’的自由发展”也应该是目的,而“民主制度”只是手段。范先生自己也说:“我要成为我自己的目的,那必然是自己做自己的主人,”在范先生的这句话中,目的和手段区分得非常清楚。

    八、国家的职能是随着社会职能的发展而发展变化的。

    最后是关于国家的概念,范先生说:“一部人类发展史,在经济决定论者看来是人均财富的增长史,在文化决定论者看来是理性增长史。站在文化决定论的立场,压迫与剥削并非国家的本质,而是错误观念附加给它的功能,这种功能由于与国家的本质对立,因此导致国家无法彻底实现其本质规定的作用。”【41】

    由于范先生对我的批判,使我认识到我文章中确实有一个地方用词不当:“国家的本质,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的不同阶段而发展、变化的。”【42】在这里应该用“国家的‘职能’,是……”比较确切,因为“本质”这个词很难定义,容易误解。而且我文章中讨论国家的“掠夺”和“管理”,都应该用“职能”来表达更为贴切。在这里我又要感谢范先生的指教了。

    如果范先生认同我们是在探讨国家的职能,还会因为观念上国家的职能应该是“管理”,而否认在国家职能上客观存在着“掠夺”的历史事实?如果在范先生的学术理论中只承认主观观念上“应该是什么”,而对客观上的“事实存在”一概否认,那我确实无话可说。我不知道范先生是否认为因为存在着中国应该建立和完善民主宪政制度的观念,就可以无视集权制度是客观的事实存在?如果范先生承认它没有无视国家职能上“掠夺”的客观存在,那么不就等于是同意我“国家的职能,客观上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的不同阶段而发展、变化的。”的观点了吗?如果范先生认为国家的本质不能变化,那么国家的职能确实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发展变化的。

    2011年12月8日

    【1】:范海辛:《民主理论大讲堂》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17755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17756

    【2】、【15】、【16】、【17】、【18】、【42】:丁礼庭《也谈马克思主义经济决定论》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17932

    http://www.aisixiang.com/data/46468.html

    【3】、【4】、【5】、【6】、【7】、【8】、【9】【12】、【13】、【14】、【19】、【20】、【21】、

    【22】、【23】、【24】、【25】、【26】、【27】、【28】、【29】、【30】、【31】、【32】、【33】

    【34】、【35】、【36】、【37】、【38】、【39】、【40】、【41】:范先生:《文化决定论VS经济决定论——兼答丁礼庭先生》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19234

    【10】、【11】:baidu百科:《决定》

    http://baike.baidu.com/view/52625.htm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6 16:04:12    跟帖回复:
       沙发
    人生有风险,入世需谨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7 11:44:45    跟帖回复:
       第 3
       上面“大气层”先生告诫我:“人生有风险,入世需谨慎。”

        我首先感谢先生的关切和告诫。但是为理性信仰而冒风险,应该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底线。如果伸张正义、传播真理存在风险的话,难道我们就应该“不作为”了?

        另一个客观事实和实践证明就是:如果老百姓不能自己起来争取自己的民主权利和经济利益,那么上层精英是不可能将民主权利和经济利益恩赐和施舍给你的!

        还有一个客观事实和实践证明就是:一个人付出多少,就会收获多少。如果有人不敢信冒风险付出,那么它就一定是“一无所获”,或者是只能等待别人施舍多少,它才能收获多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8 22:48:51    跟帖回复:
       第 4
       上面文章开篇提到的《也谈马克思主义“经济决定论”》文章在凯迪的网址是: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44&id=13475559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9 15:31:18    跟帖回复:
       第 5
       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17:11:20    跟帖回复:
    6
       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11:58:20    跟帖回复:
    7
        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17:35:14    跟帖回复:
    8
    无谓的争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21:27:55    跟帖回复:
    9
         李非先生在7楼是否是说我楼主文章的主题“人类社会发展到底是‘经济决定论’、还是‘文化决定论’”是“无谓的争论”吗?

        李非先生难道无知到连这一主题,就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哲学上的千年之争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领域同样是千年之争的体现都不明白吗?怎么能说是“无谓之争”呢?

       传统的自由主义理论就认为人类社会发展,既是无序的、也是“不含价值标准”的,更是由精神、文化因素决定的。但是唯物主义的观点是:人类社会发展,是存在这既定趋势的,也是存在着价值标准的,这种既定趋势和价值标准就是“最大限度地满足和提高每个人和一切人的生存、幸福和自由发展的需求”,也就是由经济因素为主导的!

        这并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无谓争论,而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既定趋势和价值标准的根本问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17:13:19    跟帖回复:
    10
        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19:37:48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9楼第 9 楼 DLt丁礼庭 2019/11/2 21:27:55  的原帖:     李非先生在7楼是否是说我楼主文章的主题“人类社会发展到底是‘经济决定论’、还是‘文化决定论’”是“无谓的争论”吗?

        李非先生难道无知到连这一主题,就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哲学上的千年之争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领域同样是千年之争的体现都不明白吗?怎么能说是“无谓之争”呢?

       传统的自由主义理论就认为人类社会发展,既是无序的、也是“不含价值标准”的,更是由精神、文化因素决定的。但是唯物主义的观点是:人类社会发展,是存在这既定趋势的,也是存在着价值标准的,这种既定趋势和价值标准就是“最大限度地满足和提高每个人和一切人的生存、幸福和自由发展的需求”,也就是由经济因素为主导的!

        这并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无谓争论,而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既定趋势和价值标准的根本问题!!
    范不回答你,证明这确实是无谓的争论。都在上海,你其实可以找他直接证论的。唯物唯心,也不是千年争论,最多就是近代两百年内。从前信神,都是唯心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3:39:26    跟帖回复:
    12
        李非先生在11楼说:“范不回答你,证明这确实是无谓的争论。……唯物唯心,也不是千年争论,最多就是近代两百年内。从前信神,都是唯心论。”

        我与范海辛先生的争论已经进行了“二个回合”了,范也曾经指名道姓和我商榷,怎么能说“范不回答你”?再说孔子就说过:“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的话,就是一种不信神的原始“唯物主义”,怎么就能够说“唯物、唯心之争不过二百年”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4:43:24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DLt丁礼庭 2019/11/5 13:39:26  的原帖:    李非先生在11楼说:“范不回答你,证明这确实是无谓的争论。……唯物唯心,也不是千年争论,最多就是近代两百年内。从前信神,都是唯心论。”

        我与范海辛先生的争论已经进行了“二个回合”了,范也曾经指名道姓和我商榷,怎么能说“范不回答你”?再说孔子就说过:“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的话,就是一种不信神的原始“唯物主义”,怎么就能够说“唯物、唯心之争不过二百年”呢?
    敬鬼神而原之。孔子还是承认鬼神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8:23:49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DLt丁礼庭 2019/11/5 13:39:26  的原帖:    李非先生在11楼说:“范不回答你,证明这确实是无谓的争论。……唯物唯心,也不是千年争论,最多就是近代两百年内。从前信神,都是唯心论。”

        我与范海辛先生的争论已经进行了“二个回合”了,范也曾经指名道姓和我商榷,怎么能说“范不回答你”?再说孔子就说过:“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的话,就是一种不信神的原始“唯物主义”,怎么就能够说“唯物、唯心之争不过二百年”呢?
    子不语怪力乱神。子并不否定有怪力乱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8:25:59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DLt丁礼庭 2019/11/5 13:39:26  的原帖:    李非先生在11楼说:“范不回答你,证明这确实是无谓的争论。……唯物唯心,也不是千年争论,最多就是近代两百年内。从前信神,都是唯心论。”

        我与范海辛先生的争论已经进行了“二个回合”了,范也曾经指名道姓和我商榷,怎么能说“范不回答你”?再说孔子就说过:“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的话,就是一种不信神的原始“唯物主义”,怎么就能够说“唯物、唯心之争不过二百年”呢?
    中国文化兼受并蓄,唯心唯物并不绝对取一方。所以西方宗教式的唯心唯物完全对立相克,这是不足取的。
    42160 次点击,92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就“经济决定论”答范海辛先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