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刮风也得扫地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家国记忆】记忆中的农村生活和我的高考
7205 次点击
19 个回复
刮风也得扫地 于 2019/10/29 22:07:0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我出生于1960年,不知道是否可以用生不逢时来形容,反正长大后才知道,那正好就是在三年困难时期。听妈妈说,那时候人们普遍都吃不饱,饿得人们连地里的菜帮子,菜叶子,甚至是菜根儿等等,凡是能充饥的东西都捡回家去吃,以至于到后来,连这些现在可能连猪都不吃的东西也捡不到了。别看我们村已经穷成这样了,但几乎每天都有来村里讨饭的,这说明还有比我们村更艰难的地方。那时候由于我还很小,这些事情当然都是后来听妈妈说的。

    妈妈已经过世多年,她以前和我说过的许多事情差不多都已经忘记了,现在我的记忆里基本上都是我童年时代的亲眼所见,以及一些亲身经历。

    我出生在农村,记得那时候农民下地干活还是记工分的,男劳力一般一天记十分,十分是最高分。妇女很少有十分的,一般也就8分,当然妇女队长可以拿到十分,当领导的什么时候都是与群众的待遇不一样。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去队里参加劳动也是给八分,那时候农村的学校有寒假,好像没有暑假,但是有农忙假,就是在夏季收割麦子的时候和在秋收的季节,各有大概一周左右的农忙假,帮助去干农活儿。

    我中学毕业以后,就回家务农了,那时候没有任何别的出路,虽说偶尔有少量的招工名额,但那基本上都是村干部家的孩子才有份儿,或者是与村干部关系密切的人。有些人总说那时候没有腐败,这就看怎么说了,成吨的钞票或黄金那时候肯定谁家都没有,包括村干部。

    每天早晨下地干活前都是以敲钟为号,那个钟也不是那种像样的钟,就是一块厚铁板,反正那东西一敲挺响的,声音可以传出去很远。人们听到出工的钟声就一起到特定的地点集合,然后由队长分配劳动任务,随后大家分头去干活儿。

    说到记工分,那时候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个记分员,每天专门负责这项工作,就是去各处人们干活的地方转一圈,扫一眼就知道谁去谁没去,去的人给记工分,没去的不计。这个记分员是专职的,不用参加任何劳动,这在当时那就是好差事,能干这个美差的应该都是队长眼里的红人。

    记得在文革期间,有一段时间农村也按军事化编制,生产队不叫生产队,仿照部队改称连,过去说第几生产队,那就改称第几连。比如一大队就叫一连,二大队就叫二连,等等。但这个事好像实行的时间并不长就又改回去了,还叫大队,一个大队基本上就是一个村子,若是大点儿的村子,可能就不只一个大队,而是若干个大队,比如我家所在的村子属于镇,就有三个大队。许多的大队根据地域划分就形成公社,当时的公社其实就是现在的乡,也是文革后又改称乡的。当时所说的三面红旗,就是指: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我那时候也并不大,应该是刚上小学一二年级吧,也认识一些简单的常见字,我就看见过街道的墙上或是谁家房子的墙上,用红色的油漆写着挺大的字:“总路线万岁!大跃进万岁!人民公社万岁!”。

    对我们常人来说,其实日常生活几乎都是比较单调的,每天差不多都是重复着相同的内容过日子,天天如此,年年这样。农村人当然更不例外,就是天天下地干活。只是农民并不像工人、教师等其它行业,可以按月领工资,农民是每年才结算一次,时间都是在年底,结算方式是按工分的多少折合成钱,都是以家庭为核算单位,按各家劳力出工所挣的工分之和去核算每个家庭这一年的总收入。当然,在此之前先要统计出全队一共有多少个工分,再看看全队这一年的收入中可用于分红的钱有多少,然后计算出每一个工分值多少钱,这样就可以算出每个家庭可以得多少钱了。但那时候,每一个工分也值不了几毛钱,好像也就两三毛钱或四钱的样子,最多也不过七八毛钱,人们就很高兴了,但也很少有。辛辛苦苦一年下来,到年底每家也分不了多少钱,一个大家庭若能分个几百块钱就很不错了,最夸张的时候,每个工分才值几分钱,一年下来,活儿没少干,累没少受,一算账还欠队里的钱,要搁现在谁能理解?

    当时,在很长的时间内,都在割资本主义尾巴,所以,即使在房前屋后有些空地也不能种什么东西,因为那时候有个很响亮的口号叫做:“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结果,穷日子也就在所难免了,现在想想,要说这极左路线还真是害人不浅。

    这种情况的改观是在粉碎“四人帮”之后,这件事可谓让人印象深刻,记得那是在1976年的10月份,在毛主席逝世后大约一个月,以华国锋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了王张江姚“四人帮”,结束了十年浩劫。华主席是毛主席亲自选定的接班人,毛主席还曾给华国锋写过一个著名的纸条,当时也是被广为宣传,尽人皆知,就是那句“你办事,我放心”。

    在粉碎“四人帮”的消息传来的那天,天已经很晚了,但人们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人们奔走相告。可能也是有组织的吧,人们敲锣打鼓,涌上街头,当晚就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游行。人们高呼口号:打倒四人帮!打倒江青!打倒王洪文!打倒张春桥!打倒姚文元!那应该是一个不眠之夜。人们长期压抑的心情似乎总算舒展了一些,也仿佛看到了好日子就要来临。

    果然,总设计师邓小平带领全国人民走上了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特别是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充分调动了农民们的劳动积极性,很快粮食不仅够吃了,而且还有了富余。人们的房前屋后也可以种些瓜果蔬菜等各种农产品,人们还有一些自留地,完全归各家自由支配,你愿意种什么就种什么,从此人们的日子也就越来越好了,吃穿用等等就都不愁了,就连实行了多年的票证制度,在后来物质逐渐丰富了之后,也就自然而然地退出了历史舞台。从此,人们渐渐从物质匮乏的计划经济,进入到了物质相对丰富的半市场经济,毕竟我们还不能算是完全的市场经济。

    过去大一统的全民所有制,也不再一统天下,而逐渐兴起了集体所有制和个体所有制,大大活跃了经济环境,激发了人们的干劲,使人们充满了希望。那时候,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市场丰富了,物品充足了,人们脸上的笑容多了,人们的衣服也不再是单调的灰色蓝色,而是五颜六色。最主要的是人们的思想被解放了,观念更新了。因为那时候,也有个响亮的口号,就叫“解放思想”,还有一句就是“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可以说,是社会的进步让人们焕发了生活的激情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迸发出蕴藏在人民内心深处的巨大的创造力。

    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变迁,一定会给人们带来生活状态的改变,甚至是命运的转折。说到这个事情,我觉得我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我确实就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具体地说,就是恢复高考制度之后,我的命运随之得以改变。

    众所周知,在粉碎“四人帮”之后的1977年开始恢复高考制度,也就是从这时起,又重新开始重视知识,崇尚文化,包括尊重知识分子。学校也开始逐渐恢复教学秩序,在校生,以及社会适龄青年都开始热爱学习了,摒弃了“读书无用”和“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谬论。人们都希望通过高考改变自己的命运,这股大潮来势凶猛,席卷全国。特别是1978年3月18日,邓小平同志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作了重要讲话,以及在这次的科学大会上,与数学家陈景润亲切会面之后,给人们以极大的鼓舞。这次的全国科学大会,共有5000余名科技代表聚集在人民大会堂,在会上,邓小平同志发出了时代强音:“向科学技术现代化进军”,明确提出“四个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现代化”、“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一部分”等著名论断,重申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等观点,澄清了长期以来束缚科学技术发展的重大理论是非问题,打开了长期以来禁锢知识分子的桎梏。“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这是科学的春天!让我们张开双臂,热烈地拥抱这个春天吧!”会上郭沫若的《科学的春天》,成为中国知识分子解放的宣言,昭示了一个科技新时代的到来。

    在这样的氛围中,我也是激动万分,也迫切希望投身到这个热爱知识,崇尚科技的热潮中去,于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复习搁置已久的功课,希望可以抓住恢复高考这个契机,积极备战,准备参加高考,也让自己的人生能向更高的目标进发。白天劳动,晚上抓紧时间复习功课,有时候真是又累又困,多次想放弃,但都没有放弃,咬牙坚持着。但确实是由于功课毕竟搁置了一段时间,有很多东西捡起来比较困难,再加上一个众所周知的原因,就是那时候的教学质量也确实不行,因为那时候曾经一度主张开门办学,其实所谓开门办学就是去附近的村子里,住在农户家里,就像演员去农村体验生活一般。说起来也是瞎掰,本来就是农村人,这不就是迎合形势的花架子吗,为的就是“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严格遵循最高指示,这是立场问题、方向问题,所以,那时的文化学习很不系统,也很不扎实,因此,虽然辛辛苦苦地复习了很长时间,再加上也都是自己看书复习,效果也没法保证,种种原因吧,结果第一次参加高考并未考上,遗憾落榜。虽说心有苦涩与不甘,但也算是意料之中。

    其实高考落榜这事,在当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当时的录取比例很小,特别是在最初的几年,大学的录取比例一般都只有百分之几到百分之十几,多年后的录取比例才增加到百分之三十几,之后才逐年有所提高。即便是在恢复高考前的1973年那次,那是文革期间唯一的一次高校招生,还属于是推荐上大学的时期,有过一次类似的“高考”。就是那些被推荐的人也需要统一考试,应该也是有个录取分数线吧,所以才发生了一件很轰动的事件,出现了一个很著名的人物,这个人就是当时被称为“白卷英雄”的张铁生。

    张铁生,辽宁兴城人,1968年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期间曾任生产队队长,那年他被推荐参加了这次招生考试,但在最后的理化考试时,基本是交了白卷,但却在卷子背面写了一封信,信的抬头是“尊敬的领导”,内容大意是说:由于每天近18个小时的繁重劳动,没有足够的时间复习,还有就是也不忍心放弃劳动而躲进屋子里去复习,导致本次的理化考试不理想,最后希望各级领导能够看在他这个生产队长的身份上予以考虑为盼。对此,我小人之心地猜测,大概是他觉得凭借考试成绩估计是没戏了,不妨用另外一种方式搏一下试试,也顺便反映一下农村知青的一些现状。还别说,这封信还真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当时的《辽宁日报》以《一份发人深省的答卷》为题全文刊登了这封信,张铁生也因此被树为反潮流的英雄,后来被铁岭农学院畜牧兽医系录取,也算是时势造英雄吧。人们后来所说的“工农兵大学生”,就是特指那时候被推荐上了大学的人。

    顺便插了这么一段在当时非常轰动的往事,下面咱们还是言归正传。

    我落榜后颓废了一段时间,情绪消沉,后来经过亲戚朋友的开导劝说,自己又经过反复的思考,才又决定继续复习,来年再考。这样,艰苦的劳动与繁重的复习,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地坚持着。也许是在忙碌中会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吧,反正不知不觉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又临近高考报名。然而这时自己经过评估,觉得一点儿把握都没有,因为尽管自己觉得已经很努力了,劳动之余复习功课,但毕竟有些知识当时在校时就没有学好,这时候又只能重新靠自学完成,难度还是挺大的,也确实觉得挺吃力的。经过审慎考虑,为了不让自己的自信心受到再一次的打击,更为了避免连坚持下去的勇气都被打击殆尽,我决定先放弃这第二年的高考,再继续踏踏实实复习巩固一年再说。

    闲话少叙,日子依旧,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年时间很快过去,高考的日子又一次临近,这次自我感觉准备的差不多了,也觉得有些把握了,再说,如果还不行,那也只能认命了,或说也就死了这条心了,于是就去报了名。谢天谢地,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更觉得放弃之前的那次高考的决定还是相当正确和明智的,这一次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即便不算是金榜题名,也算是铜榜或铁榜题名吧,被当时的一所学院录取,自己的人生也真的从此得以改变。顿时觉得自己人生的航船,是乘着国家恢复高考政策的春风才得以扬帆起航的,也仿佛看到了一片光明的前程。从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起,好几天都兴奋得睡不着觉,通知书也不知道看过了多少遍。而且心里还总是计算着距离开学还有多少天,因为恨不得马上奔向大学校园。但那些天,仿佛日子过得慢极了,好像每天的太阳都在跟自己作对,总是赖在天上不动,磨磨蹭蹭就是不想落山。

    终于迎来了开学的一天,于是,打点行囊奔赴校园。

    四年的学习生活很快过去,校园生活尽人皆知,故可省略。接着就迎来了毕业分配,因为当时还是毕业包分配的。我被分配在了电信系统,从此便在电信岗位上一干数十年。在工作的这数十年时间里,部门换了几个,又加上通信事业发展很迅速,技术更新很快,机构调整也是常有的事,但都没有离开过通信行业。可以说,我个人的生活经历,尤其是工作经历,应该是很好地见证着这些年来国家的发展变化,或者说完全就是国家日新月异的一个缩影。

    回想这些年来自己走过的路,经常感慨万千,常常觉得个人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绝对是息息相关、紧密相连的,这真不是一句随便说说的话,这里面有着很多令人深思的东西:国家稳定,百姓平安;国家动荡,百姓遭殃;国家富强,百姓幸福,国家折腾,百姓贫穷,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我们每一个热爱祖国的华夏儿女,都应该牢记过去的苦日子、穷日子所带给人们的辛酸与苦痛,从而更加珍惜甜日子、富日子所带给人们的惬意与满足。

    往事并不如烟,岁月使人沉淀。始终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以饱满的热情,昂扬的斗志,清醒的头脑,十足的干劲,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贡献力量。做一个无愧于祖国养育之恩的人,在浩瀚的“家国记忆”里,留下与祖国共同发展进步的足迹,也记载下充满着自豪与荣耀的经历,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过程中,谱写出精彩纷呈的壮丽篇章!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9 22:19:14    跟帖回复:
       沙发
    好文!有所得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5:09:09    跟帖回复:
       第 3
        你的记忆基本符合当时的情况。我与你稍有不同的是,在我的记忆中“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是“四人帮”垮台后,给“四人帮”列的罪名之一。“四人帮”垮台前没见的“两报一刊”有这种提法。当时我年近三十,至今回忆起“四人帮”垮台前后的事,依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 举报
    回帖人:
    cgs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6:45:46    跟帖回复:
       第 4
    文革时期也批判过读书无用论,但具体上又贬低知识、诋毁知识份子。
    | 举报
    回帖人:
    cgs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6:47:22    引用回复:
       第 5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燕山胡ji 2019/10/30 5:09:09  的原帖:    你的记忆基本符合当时的情况。我与你稍有不同的是,在我的记忆中“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是“四人帮”垮台后,给“四人帮”列的罪名之一。“四人帮”垮台前没见的“两报一刊”有这种提法。当时我年近三十,至今回忆起“四人帮”垮台前后的事,依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对,说是张春桥的话。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8:05:32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燕山胡ji 2019/10/30 5:09:09  的原帖:    你的记忆基本符合当时的情况。我与你稍有不同的是,在我的记忆中“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是“四人帮”垮台后,给“四人帮”列的罪名之一。“四人帮”垮台前没见的“两报一刊”有这种提法。当时我年近三十,至今回忆起“四人帮”垮台前后的事,依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转至第5楼第 5 楼 cgs 2019/10/30 6:47:22  的原帖:对,说是张春桥的话。    总之,“四人帮”垮台之前没有这种提法,起码“两报一刊”没有这样的提法。这是“四人帮”垮台后,给“四人帮”列的罪名之一,诸如此类(宁要····不要·····)的还有一些。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8:47:15    跟帖回复:
    7
    楼主,我1964出生,1979年15岁直接考上一本。没有宁要宁要的口号,四人帮倒台才见诸报端。打倒四人帮,老百姓高兴也是瞎屁颠,我还班主任写了稿件,代表红卫兵上台发言。中央党内的内部斗争屁民也不知道谁对谁错,林彪的571工程纪要就是要搞邓小平这一套,就是跟着热闹。我还当过红卫兵宣传部长、批林批孔大批判小组长。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9:17:37    回复 3 楼:
    8
    有可能,但具体时间现在确实已经记不清了,但网上也有人说这句话的出处是这样的: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是1970年代教育部门喊出的教育口号,是张春桥在1975年与教育部长周荣鑫谈话时发牢骚说的。但这个事我一直没有听说过,知道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当然也来自那时候的宣传。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9:33:46    回复 7 楼:
    9
    白云龙:老百姓什么时候都一样,就一蒙眼驴.需要你起哄的时候,眼睛雪亮,一旦有所诉求,立马不明真相.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9:33:55    跟帖回复:
    10
    楼主,我1964出生,1979年15岁直接考上一本。没有宁要宁要的口号,四人帮倒台才见诸报端。打倒四人帮,老百姓高兴也是瞎屁颠,我还班主任写了稿件,代表红卫兵上台发言。中央党内的内部斗争屁民也不知道谁对谁错,就是跟着热闹。林彪的571工程纪要就是要搞邓小平这一套,。我还当过红卫兵宣传部长、批林批孔大批判小组长。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11:29:22    跟帖回复:
    11
    楼主说来还是沾了改革前的光,大学毕业包分配,现在你试试大学毕业不包分配,你有没有这幸运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11:31:21    跟帖回复:
    12
    楼主说来还是沾了改革前的光,大学毕业包分配,现在你试试大学毕业不包分配,你有没有这幸运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12:05:46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3楼第 3 楼 燕山胡ji 2019/10/30 5:09:09  的原帖:    你的记忆基本符合当时的情况。我与你稍有不同的是,在我的记忆中“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是“四人帮”垮台后,给“四人帮”列的罪名之一。“四人帮”垮台前没见的“两报一刊”有这种提法。当时我年近三十,至今回忆起“四人帮”垮台前后的事,依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不是那样,你记错了!我是1951年出生的,四人帮垮台之前农村每年砍青时期砍资本主义的苗期间,我至今刻骨铭心!房前屋后的几颗向日葵、黄烟,刚秀英的玉米和开花的黄豆,都被砍资本主义的砍苗队给砍了,真是欲哭无泪啊!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12:11:02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迪狐狐 2019/10/30 11:31:21  的原帖:楼主说来还是沾了改革前的光,大学毕业包分配,现在你试试大学毕业不包分配,你有没有这幸运    楼主不错,说的是人话!当下的人们数典忘祖,都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出来的啦,尽是胡说八道一些无用瞎编的,好像社会没有过程直接穿越了!如果论坛这次搞竞争评选,老夫投你一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12:16:29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8楼第 8 楼 刮风也得扫地 2019/10/30 9:17:37  的原帖:有可能,但具体时间现在确实已经记不清了,但网上也有人说这句话的出处是这样的: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是1970年代教育部门喊出的教育口号,是张春桥在1975年与教育部长周荣鑫谈话时发牢骚说的。但这个事我一直没有听说过,知道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当然也来自那时候的宣传。    楼主你别听别人瞎叨叨!那个口号在75年至76年特别响,我家房前屋后的农作物数年惨遭杀戮,都是在那个口号下光天化日之下被一扫光的!
    | 举报
    7205 次点击,19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家国记忆】记忆中的农村生活和我的高考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