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铁树开花123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人民公社的工分,是什么东西?
4037 次点击
12 个回复
铁树开花123 于 2019/10/30 14:08:5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人民公社的工分,是什么东西?

    人民公社制度在中国大地上,磕磕绊绊延续了20多年(1958—1980),至今已经终结40年了。60岁以上的老人还有一些残存的不堪回首的记忆,而无数的年轻人对此却是一无所知。专家们对此也缺乏研究。譬如,人民公社生产队的工分是什么东西?很多人就不甚了了.

    笔者曾经当过生产队会计和记工员,对寄托着7亿农民饭碗的工分,有一定的研究和记忆。现在就跟大家聊一下。

    人民公社的名称和制度,在1958年大跃进运动高潮时就诞生了。当时的农村组织叫”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大跃进兴起时,合作社开始大规模合并,小社并大社,大社并更大社。这个社叫什么名称?毛泽东根据“巴黎公社”,将这些组织改名为“人民公社”。到河南七里营视察时说道:“还是办人民公社好!”于是全国就轰轰烈烈掀起了人民公社化运动。那时虽然有公社、大队、生产队的组织,但由于是共产主义试验,组织军事化,劳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吃饭在公共食堂,实行供给制,一切财产和人,都属于集体,社员和家庭除了一双筷子一个碗,一无所有,全部仰仗大锅饭。所以,在三年大跃进运动中,没有记工分一说。

    1961年,三年大跃进遭到全面失败,公共食堂被迫解散,农民们又回到一家一户吃饭。中央制定《人民公社六十条》,那些以县、以公社、以大队为核算单位的人民公社,统统收缩到以生产队(小队)为核算单位,是为“三级所有,队为基础”。这样的人民公社体制,竟然又延续了18年!

    所谓“三级所有”,就是集体的财产和土地归公社、大队、生产队所有,而实际上“队为基础”最关键,土地财产的管理经营权,农业收入的分配权,全部都在生产队里,大队和公社就是空架子。而公社作为一级政府,其中的干部是全部吃皇粮的“公家”单位,隔着生产大队这一层,很难干涉生产队的劳动和分配。

    为了落实“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政策,调动社员们的生产积极性,各地生产队开始推行“工分制”。按照社员们体力强弱、干劲大小、出活多少,以工分形式来衡量和记录下来,最终计算出个人和全家的劳动总量,作为按劳分配的依据。

    生产队一般这样规定,一个壮劳力劳动满一天,记10分,一个工。这10分,一天三晌,早上2分,上午4分,下午4分(也有的地方一个工20分)。

    妇女和老人,每天8分。当然,像割麦、掰玉米这种技术手工活,妇女们不亚于男劳力,就可以挣与男人一样的工分。

    具体给每个社员如何定工分,是十分麻烦的事情。有的生产队是召开社员大会,让社员们一个一个评定;有的生产队是由队委会班子研究决定;有的生产队则是由生产队长拍脑袋决定。为此社员们经常吵吵闹闹,为自己的不公平大喊大叫。譬如,有的劳力年轻体壮,但是干起活来却偷奸耍滑;有的劳力虽然年老体弱,却是踏实肯干。给这些人评定工分时,就会出现重重矛盾。生产队的劳动和分配,就在这争争吵吵、矛盾重重中不断进行着。

    为了准确地记好所有社员的工分,生产队专门设有记工室,定有记工员(规模大的生产队需要两个记工员)。每天吃罢晚饭,夜幕降临,社员们拿着记工本,陆陆续续来到记工室,向记工员报出自己一天三晌干的什么活,应该记多少分。生产队长则坐在旁边,监督着社员们的报告,解答着记工员的疑问。记工员先在大记工薄上记上,然后在社员的记工本上记下工分。自己的记工本必须与队里的大记工薄一致,10天一合计,一月一总计,半年一大计,全年再一合计,作为全队分配粮食和钱款的依据。

    每天晚上记工分,是生产队长十分头疼的事情。有时全队社员们干活不在一个地方,而是兵分几路:男劳力去东山整地,女劳力去西坡拔草,饲养员去北洼犁地,老人们去南岭锄地,晚上都来记工分,队长就要把好关。有人迟到怎么扣分?有人早退怎么记分?有人谎报怎么办?为此经常吵吵闹闹,成了家常便饭:

    “队长,我今天犁地犁了二亩地,他今天犁了一亩半,为啥给我们记一样的工分?”

    “队长,我们几个去整地,累得腰酸背痛;他们几个去看庄稼,坐在树下看风景,为啥都是一天10分?”

    “队长,今天在东洼砍谷子,我们几个妇女,比男劳力还快,为啥我们才8分,他们都10分?”

    这些自感不公平者对着队长吹胡子瞪眼,吐沫星子乱飞,把队长弄得焦头烂额,难以应付。

    生产队的工分,不仅是正常出工挣工分,还有五花八门的挣工分。干部外出开会有工分,参观有工分,出差有工分,有时坐在家里,随便说点理由都有工分。

    当然社员们奉命外出开会,也有工分;到大队公社组织的修路架桥栽树和大型工程中劳动,也在生产队记工分。

    家中积的鸡肥、猪肥、羊肥、人粪尿、草木灰、垃圾肥、草叶肥等等,也可记工分,都要生产队干部逐家逐户查验,验出等级,量出数量,然后再定出工分数量。这是一项非常麻烦复杂的工作,干部们要一家一户去验收,到猪圈鸡窝厕所里查看。有的社员奸猾,在猪肥里兑些土,在厕所茅池里倒些水。有的鸡肥上面是肥,下面是杂质;有的茅池里上面稀下面稠。干部们都要准确地划定质量等级,称好数量,记下工分,要做到公平合理,实在太难了。往往是在臭气熏天的环境里吵吵闹闹,最后都弄了一肚子腌臜气!

    生产队社员几乎天天要出工,挣工分;加上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工分,年终结算,生产队的记工薄记得满满当当,用算盘噼里啪啦一打,就有了庞大的工分数量。有的生产队有几万个工,有的生产队竟有十几万个工。

    有了这些工分,如何参与生产队分配呢?

    那就要首先计算出工值。如何计算工值?生产队总收入除以总工分,就是一个工的价值。生产队的总收入从何而来?

    有的生产队有工副业,譬如砖瓦窑、粉条厂、编织厂、菜园子等,这些收入加上买公粮的收入,就是一个生产队的总收入。最好的生产队,一个工值1元、8角,一个劳力扣除粮款,一年能分到一百多元,这是最先进的生产队。而绝大多数生产队根本没有工副业,队长带领全队社员长年累月就是种地、种地。生产队的经济收入就是买公粮。风调雨顺粮食丰收,工分值能达到5角6角,如果遇到旱灾涝灾,加上管理混乱,工分值就是几角钱,甚至只有几分钱。一个劳力辛辛苦苦干一年,扣除家里粮食款(从队里分得的粮食是要扣钱的)不但不能从集体里分得一分钱,还要倒贴钱!

    工分计算好以后,具体如何分配?

    据我所知,大多数生产队的分配是“人六劳四”(有的是人七劳三)就是在生产队的实物和钱款分配时,人头占60%,工分占40%。上面的解释是,这样的分配方式,一方面可以体现“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社会主义特点,一方面又体现了照顾弱者、共同富裕的共产主义特点。

    这种分配方式,比起1958年至1961年高度公有制供给制的“一大二公”的大锅饭分配方式,据说是比较科学的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方式。但后来也被人们批为“大锅饭”。因为虽然说是“人六劳四”,劳动工分也占40%的比例,但是挣工分的壮劳力,都是饭量大能吃饭的,分配的粮食总是不够吃;那些孩子多不能挣工分的,因为饭量小吃的少,粮食够吃且有剩余。那些壮劳力因此心里不平衡,懒得出工。加上生产队在分配蔬菜、瓜果等零碎食物时,大都是按人头分配,既简单省事,又照顾了穷人。这些大锅饭平均主义的分配方式,当然会挫伤勤劳社员的积极性。有人编顺口溜:“几个劳力再辛苦,不如一个女人肚子鼓!”“你家劳力再多,不如我家孩子多!”于是,偷懒、消极怠工的现象就十分普遍。说“大锅饭养懒汉”,道理就在于此。

    一个壮劳力,辛辛苦苦干一年,大约能挣300多个工,能从生产队分多少红,也就是挣多少钱呢?

    福建莆田小学教师李庆霖的儿子,在云南农村插队劳动,干了一年,竟然连两毛钱理发钱也挣不到(他是给最高领袖写信,绝对不敢有假话)。我们豫西地区,比福建云南也好不到哪里去。这里好的生产队,一个工值5毛钱,一般生产队一个工就是几毛钱,有的不到1毛钱。是否一个工3毛钱,你干300个工,就可以从队里分得90元钱了吗?

    不!不是这样算的。你分得的粮食蔬菜,是要按照统购统销的价格扣钱的。你分得的粮食越多,扣钱就越多。为什么李庆霖的儿子干了一年,连两毛钱也挣不到?就是分配粮食时,在工分值上扣除的。有很多家庭,几个劳力辛辛苦苦干一年,也挣了几百上千个工,年终决算时,不但不能从集体分到钱,还要倒贴钱,原因就在于此。我在生产队当了两年会计,每到年终,用算盘噼里啪啦算了几天,除了个别户能分得几十元钱外,大多数社员都不能分红,还要倒欠队里。

    那么,一个劳力干一年,连人带工分,能从生产队分到多少粮食呢?好的生产队好的年景,能分到200 至300斤粮食。中等生产队能分100多斤,差的生产队只能分到几十斤粮食。这是细粮、粗粮和红薯合在一起的(红薯5斤算一斤粮食)。要说分得的细粮小麦,就更是少得可怜了。

    譬如我一家5口人,两个劳力三个孩子。长年累月跟着生产队长在地里干活,每年从生产队分得的粮食,没有超过500斤的。分得的细粮小麦,全家没有超过100斤的,大都是50斤、60斤,最多分过70斤。就这70斤小麦,能磨面60多斤。全年每人10来斤白面,每天吃一顿稀面条,勉强可以,一顿白馍也不敢吃!从1970年到1979年近10年间,我们全家没有吃过一个白馍!

    只有到了1980年,实行包产到户,我们再也不用听队长敲钟吆喝了,再也不用挣工分了,我们成了土地的主人,当年就打小麦3000多斤,从此开启了常年可以随便吃白馍的历史!

    那些年头就这样,几亿农民就为了那不值钱的工分,长年累月地艰辛劳作着,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被绑在土地上,挣了一大堆工分,还得饿肚子!如同老牛拉破车,在虚幻的理想诱导下,在贫瘠的道路上艰难地挣扎着前行,不知道何日是个尽头!

    只有粉碎四人帮,政策一放开,农民可以包产到户,再也不用记工分了,亿万农民们用辛勤的双手,解决了温饱问题,现在又自由自在,衣食无忧地步入小康社会。

    回想起那恼人的工分,简直就是一个荒唐的闹剧!禁不住又让人笑了起来:看这地一分,谁也知道把地种好!胡乱折腾着记那么多劳什子工分,有什么用啊!那时人们,莫非发神经了?这正是——

    工分工分,社员的命根!

    挣了一年工分,饿得两眼发昏。

    土地这么一分,再也不记工分。

    地里粮食不少打,自由才是根本!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19:13:56    跟帖回复:
       沙发
                  好文必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20:44:08    跟帖回复:
       第 3
    这是真的,写得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23:06:44    跟帖回复:
       第 4
    这就是“站起来”的真是写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0 23:07:01    跟帖回复:
       第 5
    这就是“”站起来的真是写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1 6:42:37    跟帖回复:
    6
    有一些伟大的家伙,用暴力的手段,将亿万人的肚皮,闹腾了几十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1 12:07:45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6楼第 6 楼 苏格拉底_VT 2019/10/31 6:42:37  的原帖:有一些伟大的家伙,用暴力的手段,将亿万人的肚皮,闹腾了几十年。    文章写得太好了!老朽今年74岁了,当年在生产队里挣工分记忆犹新!因为我是记工员,还经常帮助会计算账,伙同会计和生产队长多吃多占,算账时给自己多算过工分、多分过粮食,也曾经是个腐败分子,至今思之,非常惭愧!不过,那时候的生产队长,没有不贪的!所以都要抢着当干部!大队书记和生产队长艳遇也多,许多年轻女社员主动献身。
    回帖人:
    Aant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31 22:36:59    跟帖回复:
    8
    大队丶公社在统筹丶部署农业生产,特别是政治管治上有很强的作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9 18:12:07    跟帖回复:
    9
    好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7:55:03    跟帖回复:
    10
    平时每天只是“记工分”,关键时分是每年分配前的“评工分”,就是评定你每工分值多少钱,这可是真刀真枪所有丛林地位、关系、血缘的总体现,一些外来户愤愤不平高声骂娘也没用,我是知青,总得个0.7,就是放牛小孩的值,他们也不多解释,只是说:你家里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10:12:28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苏格拉底_VT 2019/11/10 7:55:03  的原帖:平时每天只是“记工分”,关键时分是每年分配前的“评工分”,就是评定你每工分值多少钱,这可是真刀真枪所有丛林地位、关系、血缘的总体现,一些外来户愤愤不平高声骂娘也没用,我是知青,总得个0.7,就是放牛小孩的值,他们也不多解释,只是说:你家里有。    工分工分,社员的命根!
        挣了一年工分,饿得两眼发昏。
        土地这么一分,再也不记工分。
        地里粮食不少打,自由才是根本!
        ======
        精辟!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10:47:52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苏格拉底_VT 2019/11/10 7:55:03  的原帖:平时每天只是“记工分”,关键时分是每年分配前的“评工分”,就是评定你每工分值多少钱,这可是真刀真枪所有丛林地位、关系、血缘的总体现,一些外来户愤愤不平高声骂娘也没用,我是知青,总得个0.7,就是放牛小孩的值,他们也不多解释,只是说:你家里有。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烈华文集 2019/11/10 10:12:28  的原帖:    工分工分,社员的命根!
        挣了一年工分,饿得两眼发昏。
        土地这么一分,再也不记工分。
        地里粮食不少打,自由才是根本!
        ======
        精辟!
    猫把人们变成了奴隶,生产队长就是个“百夫长”而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0 14:42:18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8楼第 8 楼 Aant 2019/10/31 22:36:59  的原帖:大队丶公社在统筹丶部署农业生产,特别是政治管治上有很强的作用。    也有每个工日超过10分工的情况。那年冬天,在水库工地上出工干活混日子,每天顶多只得10分工,年终分配时每个劳动日十分工的分红才得1毛多钱,这样下去,别说发财致富,就是想让全家混个温饱都大成问题啊!
         秋天过去,冬天降临,为了增加来年的粮食收成,也为了增加集体收入和社员们的个人收入,县里总是会派出工作组,下到各个公社、大队和生产队,督促社员们修建小水库、小水塘,开挖水渠,引水蓄水,伐木烧炭,积攒农家肥等。在人民公社大集体时代,陕南农村几乎年年如此。
         其中,参加伐木烧炭的集体劳动的工日分值最高,虽然比较危险,每年都有掉下悬崖摔伤摔残的,但毕竟是增加收入的好机会。伐木烧炭最耗气力,也是技术活,参加者每个劳动日的工分值提高到15分,干一天等于平时出工1天半,年终分配的人头粮食也比其他社员略微多一点;而且,有了烧炭技术,还可以在每天的固定工分15分以外挣到额外增加的工分。于是青壮年男社员们都抢着报名进山烧炭。所以,1967年2月,我离开了火地沟水库工地,加入到联合大队派出的伐木烧炭队伍中,并担任烧炭队的会计。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298322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人民公社的工分,是什么东西?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