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鲶鱼姐姐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韩国生育率“破1”后,这是对女性伤害的报应
28728 次点击
95 个回复
鲶鱼姐姐 于 2019/11/1 23:14:1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不生孩子是罪过?生育率“破1”后韩国有些人慌了
    2019年09月05日 06:35 新京报

   网络配图
  东亚“儒家文化圈”国家生育率偏低,但由此将其低生育率归咎于“文化传统”,这显然不能服众。  
  9月2日,被提名出任要职的韩国著名女经济学家赵成旭,在韩国国会听证会被某议员当众斥责“不生孩子就是罪过”,一时间在韩国引发轩然大波。
  被骂得一头雾水
  赵成旭今年55岁,是首位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的韩国女性,在韩国经济学界素有名望。她目前是韩国首尔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刚刚被提名接任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主席要职,正在韩国国会接受提名听证程序。
  可就在听证会上,她被韩国传统保守右翼政党——自由韩国党议员郑甲润当堂斥责“不生孩子、未对这个国家尽到责任”。
  事实上,这位女“学霸”至今未婚,自然谈不上生儿育女,郑甲润的这番“大哉之言”对她而言,也显然有些不知所云。
  但至少郑甲润本人是“知所云”的:他的自由韩国党在由大国家党、新世界党、新国家党更为现在名称(该党自2012年以来多次改名)之前,党内许多政要就每每公开发表“女性应该回归家庭和传统角色,这样才能拯救这个国家”之类“名言警句”,并一再引发争议。
  都是出生率惹的祸
  有分析家认为,这一切都是出生率惹的祸。
  韩国统计部门日前发表数据显示,2018年韩国生育率自1970年开始统计以来首次跌破1,到了0.98,创下世界较大国家和地区(人口1000万以上)生育率的最低纪录。
  这里的生育率,正式名称为“总和生育率”(TFR),指一名妇女一生中生育子女的总数。通常而言,一个国家总和生育率只有不低于2.1,才能达到所谓“世代更替水平”。达到该水平,国家的财政税收才不至于因人口下降而递减,其社会福利体系也不至于因纳税和缴纳福利金数量减少而崩溃。
  目前全球TFR值为不到2.5,由较发达国家组成的经合组织(OECD)的TFR平均值则为1.68。在韩国公布“破1”数据前,TFR公布数值最低的是新加坡(0.84)。如今韩国则成了“接棒者”。
  想当年,韩国TFR值高达4.54,以至于引发公众和政府对“人口爆炸”担忧,也不过是1971年的事,难怪郑甲润等人如此紧张以至于当众失态。
  韩国《国民日报》指出,2018年全韩国30岁上下女性同比减少5%,新生儿(32.69万)同比减少8.6%,死亡人数(29.89万)同比增加4.7%。
  一方面是寿命不断延长,另一方面是新生儿人数不断下降,尽管2018年韩国净增加人口仍有2.8万(增幅同比降低61.3%),但老龄化程度却在加速恶化。
  “政策引导”就行了吗?
  郑甲润们希望通过“政策引导”和“鼓励加鞭策”,把韩国女性赶回家庭,赶回“生儿育女的火热前线”。这番想法在全球饱受生育率下降、老龄化程度加深影响的国度不乏知音。
  问题在于,“政策引导”就行了吗?
  2018年版CIA《世界概况》显示,TFR值最高的10个国家全部来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其中尼日尔(6.35)和安哥拉(6.09)在6以上;TFR值较低的国家则普遍经济发达,如美国为1.8左右,德国1.5,日本1.4……经济文化越发达,生育率越低,已成普遍规律。
  有分析家根据数据指出,东亚“儒家文化圈”国家生育率偏低,并由此将这些国家的低生育率归咎于“文化传统”,这显然不能服众——儒家文化以“忠孝”为核心,以“宗庙”为纽带,传统上最重生育和继嗣,历史上一直是高生育率地区。
  具体到韩国、日本,直到上世纪70年代都还为生育率过高发愁,而由“生育率过高”到“生育率过低”的转折,则发生在区区不到50年间。


    这不到50年恰是东亚“儒家文化圈”经济腾飞、社会进化加速的时段。由此可见,东亚低生育率的现状和全球其他地区,遵循同样的演变规律。

    国外多名知名人口学者指出,儿童死亡率降低、避孕工具更普及、更多妇女接受高等教育和投身工作,是导致生育率下降的三大根本原因。“生不起”“福利不够”等固然也是原因之一,但“重要性顺位”却低得多。

    郑甲润们一味高谈阔论“回归传统”是缘木求鱼,有些“好心人”出的主意恐怕也是隔靴搔痒。

    那么,拿低生育率就没辙了?并不是。

    按照人口学者分析,发达国家还可通过吸引第三世界移民来抵消低生育率的影响,但从长远看,人类恐怕要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的社会发展结构、模式和生产生活方式,以适应“不可逆”的低生育率和高龄化社会现实。

    □陶短房(专栏作家)

    原标题:“不生孩子是罪过”:生育率“破1”后韩国有些人慌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23:19:37    跟帖回复:
       沙发
        [转帖]韩国女孩真实而令人窒息的一生

        国企教师3 于 2019/11/1 22:44:2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才能跌跌撞撞地长大。

        本文由【网易看客】授权转载

        微信公众号:pic163

        眼下,“金智英”的名字正冲刷着每一个韩国论坛。

        2019年的秋天,韩国对于女性困境的讨论陷入了又一轮狂热。这股风潮的源头,是一本畅销小说改编的电影上映—— 《82年生的金智英》。

        

        《82年生的金智英》的出版,被评为2017年韩国社会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推出仅两个月,它刷新了韩国年度电子书的最高售出记录,创造了实体书百万销量的奇迹。

        超高销量带来的,还有大范围的争论。

        有媒体形容:仅仅一本书,就把韩国年轻人撕裂了。

        

        郑有美因为出演同名电影,遭到大量恶评。

        知名女团成员Irene,因透露自己在阅读《82年生的金智英》而被部分粉丝迁怒。

        

        然而,这本处于漩涡中心的小说,情节本身却不猎奇,甚至有些平淡。

        它将普通女性无孔不入的绝望,缝合成逼真的生活图像。

        透过金智英的人生,读者看到自己曾经的痛苦,现在的烦恼,以及可想而知的未来。

        “只要是生活在大韩民国的女性,总能在书里找到自己。”

        一 像我这样平凡地长大

        金智英,是韩国八十年代最常见的女性名字。

        小说的主人公金智英,出生于1982年的首尔市。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家庭主妇,有一个大两岁的姐姐,和一个小五岁的弟弟。

        从任何维度上看,都是一副平淡而顺理成章的模样。

        不过在平静的湖面之下,普普通通的金智英,正经历着许多令她窒息的性别困境。

        

        和智英一家同住的,还有奶奶高顺芬,她对家里唯一的男孙无比宝贝。

        饭桌上,智英总是要等弟弟吃饱才能动筷,偶尔偷吃弟弟的奶粉,就会被奶奶狠狠地朝背部拍下去,痛得她眼泪汪汪。

        

        这些重男轻女的观念,自奶奶年轻时就深深地烙在她的脑海里。

        奶奶独自拉扯大了四个儿子,却对懒惰的丈夫毫无怨言。在她看来,只要丈夫不偷腥、不打人,就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

        这样劳碌的一生,自然让她对只生了一个男孙的儿媳不满。

        “要生个儿子啊,一定要有个儿子才行。”

        因此,当二女儿智英出生时,母亲忍不住抱着襁褓中的她哭泣。

        

        智英的母亲,也非生来就是母亲。

        母亲名叫吴美淑。虽然成绩很好,但美淑自十五岁起便辍学,独自北上首尔打工,把没日没夜工作赚到的薪水用作哥哥弟弟的学费。

        在城市化启蒙的年代,农村人口如潮水般涌进大都市,家里的男丁被赋予了抢占先机的使命。

        “只有儿子出人头地,全家才有希望。”

        直到三个兄弟在美淑的帮助下陆续从大学毕业,家人对前途光明的儿子满口称赞,无人提及女儿的牺牲。

        美淑这才意识到,原来在以家人为名的范围内,机会和赞美永远轮不到她。

        于是她选择了婚姻,收起自己的名字,成为一名默默付出的母亲。

        

        就像80年代任何一位平凡的女性,智英就这样不被期待地长大,习惯牺牲,习惯失望。

        小学男同桌总是欺负智英,用手臂撞她,拿她东西,让她在课堂上出糗。

        智英哭着为自己抗争,只换来老师的一句敷衍:”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男孩子都会欺负喜欢的女生。”

        为了不变成过于敏感的麻烦精,她选择了调离位置后息事宁人。

        同样地,几年过后,在前往中学补习班的路上,智英被陌生人尾随,还遭到了父亲斥责 —— ”为什么裙子那么短?“

        那一刻,她依然没有为自己辩护。

        她一直在这样的教育下长大:危险要自己懂得避开,否则问题出在不懂得避开的人身上。

        

        乃至进入大学,智英总是因为女生身份而在社团活动中被剥夺话事权。

        她仍不自觉默认,女生当社长太辛苦了,在力所能及的地方为男生加油就好。

        虽然有点委屈,但当她看着周围的人,一切变得理所当然 ——

        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

        二 “为什么女性不需要努力工作”

        如果说,金智英成长时期的伤痛,早已随着时代变迁而消退,那么她步入职场后的遭遇,则是书中共鸣最强烈的部分。

        据出版社统计,78%的购书人群,是出生于1989-1999年间的女性。

        这个年龄段的韩国女性,正处于一个难以抉择的十字路口:

        职场、结婚、生育,以及三者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

        正如一位读者留言:“想到还有许多和我一样的女性,既欣慰又痛苦。”

        

        小说中,金智英的姐姐希望成为电视制作人,却被家人劝说去读师范学校。

        为此,姐姐和母亲争论:“这确实是一份能兼顾小孩的工作,那应该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工作才对,为什么只有对女生来说是好工作?”

        

        现实中,25岁的允京(音译)是一名韩民族日报的记者。对于就业,她曾和长辈们进行了车轮战式辩论。

        “记者跑来跑去不稳定,你要怎么过家庭生活?”

        “教师不好吗?教书才是女孩子的最优选择,你以后会后悔的!”

        与书中的情节如出一辙。

        ”很少有人问男记者他们为什么选择这个职业,而我却需要去说服人们。”

        

        1990年出生的秀珍(化名)经历着同样的困惑。

        毕业于金融专业的她,目睹了许多女同学在就业压力下,非本意地选择了秘书、教师等偏好女性的职业。

        “这就像一个专为女性而设的‘陷阱’。父母会劝说女儿没必要冲锋陷阵,你也渐渐被安稳的生活诱惑。但安稳往往意味着较少的收入。”

        

        小说中,智英作为未婚未育的女员工,默认被放逐在项目组之外,干些可有可无的杂活。

        唯一被重视的时刻,就是在酒席上应付难缠的甲方。

        

        同样地,秀珍顺利入职后,被办公室里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

        最令她厌恶的,莫过于上司要求她在推广活动中带头跳广播体操。仅仅是因为“在男多女少的公司活动里,大家都想看美女领操”。

        这位让她领操的上司,却总是在派遣重要任务时有意无意地绕过秀珍。

        办公室里横亘着一层玻璃天花板,她看得见却触不到。

        

        智英感觉自己仿佛站在迷宫的中央,一直以来都脚踏实地地找寻出口。今天却有人突然告诉她,其实打从一开始,这个迷宫就没有设置出口。

        在入职的第三年,公司里唯一一位女课长的辞职,让秀珍彻底灰了心。

        女课长在课长的位置上呆了整整十年。

        高层认为她会随时结婚生子,从不指派重要任务;部下害怕项目突然中断,不愿成为她的组员。

        为了证明自己,课长甚至把私人时间都用在工作上,结婚育儿计划通通延后,却始终还不回一个晋升的机会。

        最终,心灰意冷的她还是告别了职场,回归家庭。

        

        在长辈的催生压力下,面对一脸轻松的丈夫,智英忍不住质问:

        “我现在很可能会因为生了孩子而失去青春、健康、工作,社会人脉,还有人生规划、未来梦想等种种,所以才会一直只看见自己失去的东西。”

        “但是你呢?你会失去什么?”

        

        在韩国高强高压的职场氛围里,怀孕对女员工而言,通常意味着离职。

        在首尔,每月雇佣保姆的费用,抵得上工薪族一个月的收入。

        与此同时,在首都圈人口占50%的韩国,让待在地方老家的父母千里迢迢上京育儿,也非社会的传统选择。

        既然夫妇同时在职育儿的设想难以实现,那么必须有一方作出牺牲。

        那个被默认需要辞职的人,通常是收入较低的妻子。

        

        孩子出生后,智英放弃了自己的工作,每天被繁重的家务缠身,身心承受着巨大压力。

        她也曾想过重返社会,却发现在加班文化突出的韩国职场里,愿意雇佣自己的,只剩下允许弹性上班的雪糕店。

        

        现实中,1987年出生的志英(音译)经历了两年的全职育儿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面试时他们会问,你在工作的时候,如果孩子有突发状况怎么办?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在韩国,这样的现象被称为“强力断工/강력단절”,即女性在生育后,突然陷入职场和社交双失的困境。

        数据显示,约有45%的韩国女性在生育后经历“强力断工困境”,平均持续时长达8.4年。

        等到孩子长大后,这些女性也会因为过长的空白期等原因,无法以正职身份回到原来的职场。

        目前,韩国每10位复职妈妈中,有6位正做着派遣性质的非正式工作。

        

        无论怎样努力,韩国女性的命运似乎都殊途同归。

        “明明不是因为工作能力差或者不脚踏实地而搞丢饭碗,却依旧失去了工作。”

        之前的人生履历通通都被封印,从此只剩下母亲这一个身份,成为社会里的透明人。

        金智英在这样的环境里窒息。

        在书的结尾,她从产后抑郁滑向严重的精神分裂,开始以其他人的口吻讲话。

        不到40岁的智英,彻底失去了自己的声音。

        三 让问题浮出水面

        故事就这样戛然而止,停留在主人公接受精神治疗的场景。金智英的人生是虚构的,同时也真实得让人毛骨悚然。

        这样真实的细节,源于作者赵南柱自身的经历。

        

        赵南柱出生于1978年,毕业于梨花女子大学,曾担任电视节目编辑,生下女儿后离开了职场。

        操持家务之余,她突然发现,一个人数如此庞大的群体,竟没有一本书正正经经写过她们的故事。

        于是,她把作为“金智英”的无力感一点一滴收集起来,在育儿的空闲开始写作。

        出乎所有人意料,金智英的人生在东亚文化圈引起巨大反响。

        

        与此同时,有关小说的争议也一直存在。

        出生于1985年的金振焕(音译)以亲身经历为例,不断强调小说模糊了现实和虚拟的界线。

        他抨击作者为了突出矛盾,将所有社会不公集中在一个女性角色身上,这在现实生活里很难发生。

        书中所有男性角色都以负面形象登场,女性角色则皆有可怜之处。

        这无疑将男性强行架上加害者的位置,加深了原有的性别对立,使得理性的讨论完全无法进行。

        

        还有网民模仿《82年生的金智英》的形式,写出了《90年生的金志勋》。

        书中讲述了一个1990年出生的韩国男性的悲惨史:

        聚餐时被要求为女性挡酒、吃饭时提出AA制会被视为小气、结婚时要负担婚礼和婚房费用、绕不开的兵役制度、对“男子气概”的过分要求……

        不只是女性,男性同样也在承受无形的压迫。

        

        无可否认的是,《82年生的金智英》的出版,让那些被视作理所当然的潜规则浮出水面。

        实际上,在小说出版之前,韩国社会早已积聚了一股巨大的暗涌。

        2018年,韩国生育率跌至0.98,这意味着育龄妇女人均生育少于1个孩子。

        许多女性已经不愿为生育让渡个人自由,转而探索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她们不生育、不结婚,甚至连恋爱都懒得谈。

        

        一个普通的故事,折射了社会的痛点。

        金智英很平凡,平凡到生活中处处都是这样的故事,似乎不值得被写成一本小说。

        她甚至还有些幸运 —— 她拥有不错的学历,好看的外表,温柔的丈夫和乖巧的女儿。

        即便如此,她依然会感到焦躁与不安,默默滑向失语的绝境。

        

        这或许是《82年生的金智英》的最大意义 ——

        让那些旷日持久的压抑,发出声音,不再被湮没。

        她邀请读者不分性别地体验“一位普通女性的人生”,由此创造了相互沟通的契机。

        这不是她的问题,也不是他的问题,但我们要共同寻找出路。

        正如书中所写 ——

        由衷期盼世上每一个女儿,都可以怀抱更远大、更无限的梦想。

        

        参考资料 -----------------------------

        [1]《82년생 김지영 씨는 왜 문제적 소설이 되었나?》,이시한

        [2]《82년생 김지영 - 세상 절반의 이야기》,SBS스페셜

        [3]《페미니즘 입문서? """"82년생 김지영""""을 어떻게 생각하시나요?》,국제신문

        [4]《2018년 한국 신생아 출생 통계》,한국통계청

        [5]《업무와 가정 시사 조사결과》,고용노동부

        [6]《보건복지포럼》,보건복지사회연구원

        [7]《82년생 김지영이후》,여성조선

        [8]《엄마말고 맘충》,여성신문

        [9]《没有母亲的容身之地——韩国奋力提高生育率》,法新社

        [10]《韩国女性就业歧视:受教育水平高就业率低》,CNN

        [11]《职场遭遇歧视与不公,韩国女性开启创业大潮》,36氪

        [12]《女权主义才是歧视?韩国年轻男性直呼不公平》,周末画报

        [13]《性别非资格赛,比谁惨没有意义》,性别力量

        [14]《厌女文化引爆南韩两性大战》,天下杂志

        [15]《韩国“世界级大奖”:生育率低于1》,世界华人周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23:20:35    跟帖回复:
       第 3
    韩国没有繁殖狂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23:25:09    引用回复:
       第 4
    转至第3楼第 3 楼 村男 2019/11/1 23:20:35  的原帖:韩国没有繁殖狂吗。
    有啊,原来韩国都是重男轻女繁殖狂啊,
    男人还想当繁殖狂男人,可惜女人都选择不婚不育,不陪渣男玩这种赔本的生育游戏了。
    还是男人研究一下自己安个子宫吧,自己生,就不用求人了,就比较硬气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23:27:06    跟帖回复:
       第 5
    抬头向上看,苍天饶过谁。
    韩国的男性家族的集体作恶几千年,终于开始集体受到清算了。
    女性用不婚不育对亚裔的婚姻与生育的不公民进行报复,用脚投票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23:37:57    跟帖回复:
    6
    书中讲述了一个1990年出生的韩国男性的悲惨史:

        聚餐时被要求为女性挡酒、吃饭时提出AA制会被视为小气、结婚时要负担婚礼和婚房费用、绕不开的兵役制度、对“男子气概”的过分要求……

        不只是女性,男性同样也在承受无形的压迫。

    =========================

    这是资本主义社会韩国,幸好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没那些压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23:42:50    引用回复:
    7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村男 2019/11/1 23:37:57  的原帖:书中讲述了一个1990年出生的韩国男性的悲惨史:

        聚餐时被要求为女性挡酒、吃饭时提出AA制会被视为小气、结婚时要负担婚礼和婚房费用、绕不开的兵役制度、对“男子气概”的过分要求……

        不只是女性,男性同样也在承受无形的压迫。

    =========================

    这是资本主义社会韩国,幸好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没那些压迫。
    重男轻女的繁殖狂,哪个国家哪个主义都一样,都是一丘之貉,还以为自己比别人高级啊,别逗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23:53:50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村男 2019/11/1 23:37:57  的原帖:书中讲述了一个1990年出生的韩国男性的悲惨史:

        聚餐时被要求为女性挡酒、吃饭时提出AA制会被视为小气、结婚时要负担婚礼和婚房费用、绕不开的兵役制度、对“男子气概”的过分要求……

        不只是女性,男性同样也在承受无形的压迫。

    =========================

    这是资本主义社会韩国,幸好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没那些压迫。
    转至第7楼第 7 楼 鲶鱼姐姐 2019/11/1 23:42:50  的原帖:重男轻女的繁殖狂,哪个国家哪个主义都一样,都是一丘之貉,还以为自己比别人高级啊,别逗了。
    看个几部韩剧,不喜欢韩国。与韩国人打过交道,他们活得不容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1 23:57:00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村男 2019/11/1 23:37:57  的原帖:书中讲述了一个1990年出生的韩国男性的悲惨史:

        聚餐时被要求为女性挡酒、吃饭时提出AA制会被视为小气、结婚时要负担婚礼和婚房费用、绕不开的兵役制度、对“男子气概”的过分要求……

        不只是女性,男性同样也在承受无形的压迫。

    =========================

    这是资本主义社会韩国,幸好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没那些压迫。
    转至第7楼第 7 楼 鲶鱼姐姐 2019/11/1 23:42:50  的原帖:重男轻女的繁殖狂,哪个国家哪个主义都一样,都是一丘之貉,还以为自己比别人高级啊,别逗了。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村男 2019/11/1 23:53:50  的原帖:看个几部韩剧,不喜欢韩国。与韩国人打过交道,他们活得不容易。
    好像中国人过得容易似的,过得容易怎么还有那么多已婚的农村年轻女人自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0:04:39    跟帖回复:
    10
    女人不把孩子生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也算对孩子的一种祝福。

    [转帖]起底韩国财阀:披着民主外衣的「皇权」

    国企教师3 于 2019/11/1 22:46:5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猫眼看人
      

        财阀,通俗的讲就是在同一金融寡头控制下,由同族近亲结合而成的垄断资本集团。

        我们知道,私有制产生阶级,那么绝对的私有制必然导致阶层绝对分化和绝对的剥削。

        试想,人的一生,需要许多花销,如出生的时候,你需要在医院花一笔钱;穿衣戴帽,你需要去购买合适的尺码和心仪的品牌;想听音乐或者在家看电影,你需要购买一部合适的电子产品;乘坐交通工具,你得买车票、船票或者飞机票……

        
        虽然商家提供了全方位的服务,但你的权利正一点点的消失:价格即便不合理也没地比对,服务水平即便很低你也得忍气吞声……

        
        那行,咱进入他们内部工作总会好些吧?

        恐怕结果会令你失望:奴才式的管理让你容不得一丝懈怠,在内部毫无根基的你,不过只是半根发条,连轴超负荷运转过后如果坏了,换掉时甚至泡也不会冒一个。

        他们所作所为的一切,只为一个目的,控制整个国家命脉,拥有超越政府而存在的地下“皇权”。这便是韩国财阀。

        
        还有的人常说:“看,人家韩国多民主!自己拍的电影经常能批判社会的阴暗与丑陋。”

        是啊,韩国“是”西方自由民主制度,总统也是自己选出来的,但是这个结局嘛……

        而所谓揭露丑恶的电影界,却往往是官商勾结、淫乱交合的重灾区,你批判你的,我照样玩我的。

        觥筹交错、洋酒雪茄、明星嫩模,该玩玩,该吃吃,咋样?

        
        这样的自由民主资本,你喜欢吗?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这场决定中日国运的大决战,以清朝完败结束。

        
        日本给朝鲜戴上了殖民的帽子,但也带来了第一次资本意识“崛起”。

        其中佼佼者,莫过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朝鲜人李秉喆,他敏锐地嗅到了发财商机。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李秉喆选择了向中国东北出口果品、蔬菜、干鱼这种本小利大的贸易,并于同年在大邱成立三星商会。

        李秉喆以及同期的大批普通商贩,其实只是日本殖民地经济主义下产生的小角色,要知道当时还有一票李氏王朝后裔,与日本政府勾肩搭背地赚取巨额战争财富。

        事实上,李秉喆与同期的赤脚商人的真正发迹,背后离不开一个国家:美国。

        二战结束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同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开始了抢地盘活动,美名“划定受降分界线”。

        1945年9月2日美苏两国联军最高司令部发布命令,宣布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分别接受日本投降和对朝鲜半岛实行军事占领,最终于1948年分裂为南部大韩民国和北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但在当时,谁也不知道这些企业能走多远。就连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仅仅也只拥有三万韩元(177圆人民币)作为起步资本。

        好日子没过多久,朝鲜战争便爆发了。这是自二战结束后爆发的第一场最大规模局部冲突,包括中、美、苏、朝、韩等多个国家被卷入其中。

        
        美国虽然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首次以非胜利者的身份签订停战协议,但也深深地意识到了一个道理:

        相比较于日本,韩国的地缘位置更加优越,更适合作为“反社反共”的桥头堡。

        因此,本着扶持韩国就等于帮助自己的原则,美国在韩国身上下了血本,不断提供着一切必要援助。

        前美国商务副部长罗伯特.夏皮罗在《下一轮全球趋势》一书中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数据:1953-1965年间,美国对韩援助总额高达120亿美元,接近整个马歇尔计划的援助总和。

        如果这还不够直观,那么请看这组数据:

        1960年,韩国GDP为23亿美元,美国对韩国的援助是其经济体量的5倍;

        考虑通货膨胀因素,美国援助欧洲的金额相当于2006年的1300亿美元,韩国一个国家得到的援助居然相当于2010年1200亿美元。

        对比“亚洲四小龙”的另三个国家和地区,韩国哪里是白手起家,经济输血堪比开挂。

        
        如现代建设(现代集团前身),1957年就成功从韩国政府拿到了汉江人行桥的承建权,并赚取了合同费用40%的高额利润。

        
        在经济的刺激下,各路能人都在想尽办法扩张企业版图,充分地利用外来资源和汲取内部能量。

        这时韩国财阀与政府的关系已经开始逐步建立了,大资本家发财离不开政府的帮助,那么“慷慨”的反馈也是早晚的事,只是等待那个时机的出现。

        二者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缘”成为了日后阻碍韩国真正走向所谓自由民主的最大羁绊。

        
        这名带队少将,便是后来的韩国第18任总统朴槿惠父亲——朴正熙。

        
        表面上,李秉喆被冠以贪污罪名向“新皇”朴正熙政府缴纳8亿韩元的“赃款”,银行也被国家收归国有。

        但李秉喆的识时务与隐忍让他得到了朴正熙的赞赏,因祸得福的收到了“国家级大礼包”。

        1968年,韩国政府发表将电子工业的出口战略转型“8年计划”,李秉喆“积极”响应形势号召成立三星电子,次年顺利地与日本三洋公司合作成立“三星三洋电机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三星电机”。

        相比于国内传统的手工业和地产业,电子业更能代表高生产力水平和实现真正的一本万利。

        上世纪80年代,恰逢世界半导体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三星电机”作为三星集团的子公司,通过与日本合作得到了半导体研发与制造技术,最终实现了集生产、研发、出口等为一体的闭合贸易链。

        
        这些高技术企业的横空出世,很大程度上让韩国稳居于“亚洲四小龙”之首,“汉江奇迹”也正是出自这个时期。

        经济的腾飞创造了大量的工作机会,韩国国民生活水平已完全超越了同期的北朝鲜。

        
        除了三星以外,还有大宇、LG、SK等一众集团在同军政府的密切合作中,逐步开始了垄断市场并大发横财。

        
        
        人民的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上层大集团有恃无恐的贪污受贿、侵蚀普通民众利益现象比比皆是,其黑暗政治内幕令世界侧目。

        正如描述军政府时期的电影《辩护人》所呈现的那样,检察官、法官、警察与伪证人同流合污,民主和法制早已被践踏,一切都成为了附庸于国家和大财阀的玩具。

        
        
        矛盾最终在1980年的5月18日激化到高潮,数十万人自发在光州开展了民主化运动,却惨遭军队镇压,造成大量平民与学生死亡。

        
        在1979年朴正熙被杀到1997年金融风暴席卷亚洲的这段时间里,恰恰正是当下韩国几大财阀对外贸易扩展和对内市场垄断最为迅速的时期。

        1988年,LG集团进军中国市场,两年后在北京、上海、台湾等地分别建立了办事处。随着92年中韩建交,LG开始在中国境内建厂生产电器产品,其销售的电视机、冰箱和空调等一度成为中国国产转化率最高的产品。

        
        1988年,三星成立三星综合化学公司,实现了从石油分解到成品的完整生产体系。次年,三星集团引入日本内燃机技术,开始了大型汽车生产之路。

        总而言之,军政府下台了,但那条利益链条却早就已经紧紧的捆在了一起。即便真正意义上的韩国民选政府已经成立,但是财阀们早已经乘着历史的春风把持了韩国社会的一切。

        
        
        有了财阀们的支持,政客才有可能打通政坛关系网,才有可能进入美国人的法眼,也才有资格成为美国干预韩国内政的代理人。

        日渐扩大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哀怨的民意,却又使得这些费尽心机登上总统宝座的人沦为各方利益集团的挡箭牌。

        
        喊出“没有违规和腐败”口号而上台的卢武铉,却因推出“清算亲日派财产法案”触碰了财阀奶酪,卸任后即因卷入腐败而遭逮捕。

        这位试图与财阀对抗的政治明星,在2009年5月23日清晨,选择了跳崖自杀。

        
        朴槿惠,作为曾经独裁者的女儿,因闺蜜崔顺实干政而锒铛入狱。她冤吗?既冤也不冤。

        崔顺实是韩国著名邪教头领的女儿,被称作韩国最有实权的女人。她曾勒令三星、SK和乐天等集团,向她旗下的基金强制注资,为朴槿惠拿到了超过350亿韩元的贿赂金。

        朴槿惠上台后,几乎事事都要向其“禀报”,就算是类似世越号沉船这样的紧急事件,也是先经过崔顺实审阅,而后像是一只提线木偶似的等待着“最高指示”。

        
        2017年3月10日,朴槿惠被弹劾,同月底,因涉嫌受贿与滥用职权遭到了逮捕。

        
        而那只看不见的手,始终掌控着全局。

        不论总统是否顺从,只要民意需要,便会随时把这些曾经的“领路人”推出来“斩首示众”,在民众的欢呼雀跃中,又一次成功掩盖了社会的激烈矛盾。

        
        在韩国司法界,有一个著名的“三五定律”,即假如某财阀涉嫌犯罪,一审的时候,若被判刑五年之内,那么他一定会上诉,二审的时候大部分韩国法院都会判三年徒刑五年缓刑,缓刑再然后就是提前出狱。

        2006年,现代集团会长郑梦九因为犯有侵吞罪和渎职罪,被判三年有期徒刑,后改为缓刑五年,在小弟的簇拥中昂首离开法院。

        
        现代集团当然懂得行规,宣布捐出10亿美元“造福社会”。同年被李明博特赦的还有三星会长、韩国首富李健熙,名义是“助力韩国申办2018年冬季奥运会”。

        
        辛东彬的父亲,乐天集团创始人、95岁的名誉会长辛格浩,在法庭上用日语飚出“谁敢判我”的狂妄之言,最终也是“依律”判三改五后因“健康问题”免于处罚。

        
        在朴槿惠亲信干政案的听证会上,三星太子李在镕在回答是否被朴槿惠或崔顺实施压、捐款给崔顺实以换取政府的特殊待遇时,只会用“不太清楚、记不清楚、对不起”等模糊词语轻描淡写应付。

        如此消极的态度,引得在场议员不满:

        “如果这是贵公司的一场面试,你这种回答方式一定无法过关!”

        然并卵,2018年2月5日,李在镕被判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刑4年,当庭释放。他步态自若的走出法庭,那黑框眼镜后藏着若无其事的不屑。

        
        
        
        搞不好,自己也会像曾经亲密的战友卢武铉那样,“意外”跌落山崖。

        另一方面,助纣为虐让财阀横行霸道的,还有很大部分普通韩国民众。

        他们一面声称反感财阀,另一面却向往进入这些大型企业,企图升值加薪,加入霸道总裁的行列。

        
        曾经在英国,接触过一群韩国同龄小孩,都在12岁左右。他们很明显有一个领头大哥,因为他无时无刻都被簇拥着,还享有优先“交配权”。

        那位大哥却对我们中国人出奇的尊重,如一起打乒乓球,时刻用着敬语,非常讲文明树新风,时常对我行鞠躬礼。

        然而不和谐的一幕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

        打乒乓球时,大哥身边通常都有同胞小弟捡球。一名小弟因为动作慢了点,就被他用球拍直接扔在了脸上,还用我听不懂的韩语对小弟进行了一顿羞辱。

        而那位被打红了脸的小弟,只知道不停地鞠躬道歉,神态是那么的谦卑,完全无视我们中国人好奇的目光。

        我想,等级文化打小就已经在韩国人身上形成,那么在等级高度严密的韩国财阀内部,会不会形成另一种极端的表现方式?

        
        但在那高耸如云的摩天大楼里,又有多少政客与财阀仍在平静的品味着红酒咖啡,微笑的注视着窗外?又有多少大众的女神躺在他们的身下娇喘?

        黑暗中,有人已经点亮了一丝星光,但我希望不要刚起风,一切又将归于黑暗。

        
        本文作者影疯,转载自公众号冒牌二公子

        ID:modern_g

        文中内容不代表东亚评论观点和立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0:06:14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村男 2019/11/1 23:37:57  的原帖:书中讲述了一个1990年出生的韩国男性的悲惨史:

        聚餐时被要求为女性挡酒、吃饭时提出AA制会被视为小气、结婚时要负担婚礼和婚房费用、绕不开的兵役制度、对“男子气概”的过分要求……

        不只是女性,男性同样也在承受无形的压迫。

    =========================

    这是资本主义社会韩国,幸好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没那些压迫。
    转至第7楼第 7 楼 鲶鱼姐姐 2019/11/1 23:42:50  的原帖:重男轻女的繁殖狂,哪个国家哪个主义都一样,都是一丘之貉,还以为自己比别人高级啊,别逗了。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村男 2019/11/1 23:53:50  的原帖:看个几部韩剧,不喜欢韩国。与韩国人打过交道,他们活得不容易。
    转至第9楼第 9 楼 鲶鱼姐姐 2019/11/1 23:57:00  的原帖:好像中国人过得容易似的,过得容易怎么还有那么多已婚的农村年轻女人自杀?
        已婚的农村年轻女人有什么可自杀,我没见过自杀的,个个生儿育女,过平凡日子,自杀干什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0:11:33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村男 2019/11/1 23:37:57  的原帖:书中讲述了一个1990年出生的韩国男性的悲惨史:

        聚餐时被要求为女性挡酒、吃饭时提出AA制会被视为小气、结婚时要负担婚礼和婚房费用、绕不开的兵役制度、对“男子气概”的过分要求……

        不只是女性,男性同样也在承受无形的压迫。

    =========================

    这是资本主义社会韩国,幸好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没那些压迫。
    转至第7楼第 7 楼 鲶鱼姐姐 2019/11/1 23:42:50  的原帖:重男轻女的繁殖狂,哪个国家哪个主义都一样,都是一丘之貉,还以为自己比别人高级啊,别逗了。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村男 2019/11/1 23:53:50  的原帖:看个几部韩剧,不喜欢韩国。与韩国人打过交道,他们活得不容易。
    转至第9楼第 9 楼 鲶鱼姐姐 2019/11/1 23:57:00  的原帖:好像中国人过得容易似的,过得容易怎么还有那么多已婚的农村年轻女人自杀?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村男 2019/11/2 0:06:14  的原帖:    已婚的农村年轻女人有什么可自杀,我没见过自杀的,个个生儿育女,过平凡日子,自杀干什么。
    数据确实在说话,以前已婚农村女性自杀率是高啊,现在女性只要逃离农村,自杀率就会下降,所以没有女人愿意嫁村男这就是村男该承受的报应。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0:34:15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6楼第 6 楼 村男 2019/11/1 23:37:57  的原帖:书中讲述了一个1990年出生的韩国男性的悲惨史:

        聚餐时被要求为女性挡酒、吃饭时提出AA制会被视为小气、结婚时要负担婚礼和婚房费用、绕不开的兵役制度、对“男子气概”的过分要求……

        不只是女性,男性同样也在承受无形的压迫。

    =========================

    这是资本主义社会韩国,幸好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没那些压迫。
    转至第7楼第 7 楼 鲶鱼姐姐 2019/11/1 23:42:50  的原帖:重男轻女的繁殖狂,哪个国家哪个主义都一样,都是一丘之貉,还以为自己比别人高级啊,别逗了。

    已隐藏重复盖楼 [点击展开]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村男 2019/11/1 23:53:50  的原帖:看个几部韩剧,不喜欢韩国。与韩国人打过交道,他们活得不容易。
    转至第9楼第 9 楼 鲶鱼姐姐 2019/11/1 23:57:00  的原帖:好像中国人过得容易似的,过得容易怎么还有那么多已婚的农村年轻女人自杀?
    转至第11楼第 11 楼 村男 2019/11/2 0:06:14  的原帖:    已婚的农村年轻女人有什么可自杀,我没见过自杀的,个个生儿育女,过平凡日子,自杀干什么。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鲶鱼姐姐 2019/11/2 0:11:33  的原帖:数据确实在说话,以前已婚农村女性自杀率是高啊,现在女性只要逃离农村,自杀率就会下降,所以没有女人愿意嫁村男这就是村男该承受的报应。
    你说的是北方农村的吧。老贾说过,村男追城女,城女不让追。村男与村女结合是最佳结合。村女从小农村长大,热爱农村多的是,嫁农村的生几个孩子,也不错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0:45:06    跟帖回复:
    14
      楼主还是结扎吧,其实卵巢跟玻璃瓶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在你的心目中女性全身都是宝。

      太极端太变态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 6:05:45    跟帖回复:
    15
    支持楼主!






                  
    28728 次点击,95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韩国生育率“破1”后,这是对女性伤害的报应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