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百姓家史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家国记忆】此心安处是吾乡
22730 次点击
6 个回复
百姓家史 于 2019/11/4 11:56:1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家国记忆】此心安处是吾乡
    ——爷爷奶奶六次搬家的故事

    “百姓家史·家国记忆”征文邮箱稿件   文/王汉申 高中学生  指导老师:胡勇、王自兵

    家,是历尽艰辛之后,让心灵停靠的港湾。而我们,是家永远等待的归人。——题记

    “家是心之所向”,有家的地方,才有内心的安宁与栖息。人的一生风雨兼程,追梦寻梦,而家是寒风朔雪中掌着的一盏灯,照亮来路, 永不熄灭。

    著名历史学家陈旭麓先生说:历史是过去了的现实,现实是正在进行的历史 [1]。家的变迁似乎无声地拓印下人生足迹,历史印记。

    在这里,我想用我稚嫩的笔触,去撬开爷爷奶奶几近尘封的心扉。一部家庭变迁史,半部中国当代史。故事就从搬家开始。

    壹  用蓝帕子包着的乡土爷爷奶奶第一次搬家的故事

    1965年,爷爷奶奶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了292年的故乡——毛泽东批示过的陕南小镇西乡杨河村。

    爷爷本姓杨,原籍湖北,据长辈杨文民考证,明清时期有族人为“朝廷命官”。《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作者张宏杰)及《汉中市志》载,明崇祯年间张献忠起义,在陕南及川北地区作战频繁,人口殆尽,一片荒芜。自清康熙十年(公元1671年)始的105年间,清廷大规模实施“江西填湖广,湖广填四川”活动,祖辈就是于1727年从湖北秭归迁徙而来。

    故乡西乡,位于南山(秦岭)之阳的汉中盆地,古称“周南”,历史十分悠久[2]。杨河位于西乡城南3公里,牧马河玉带缠绕,呈“几”字形流过,牧马河为汉江的最大支流,传说张飞在此牧马而得名。杨河因毗邻牧河,常年帆影绰绰,搅动一河春水。于是,关中文明、巴蜀文明、荆楚文明在这里融合,南北商贾由此汇聚。因而,杨河自古经济、文化发达,诞生了余洪远、葛铁德、李玉明等共和国将军和“共产党员的楷模”张富清等名人,也催生了包括我太婆在内的一些大户。这里,红色革命文化资源十分丰富,1932年9月陈浅伦、刘瑞龙(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之父)发动起义成立了红二十九军,1932年12月15日红四方面军最高领导人张国焘、徐向前在此召开了著名的钟家沟会议,1934年徐海东、陈子华率领红二十五军在此征战后率先到达陕北。1955年9月,毛泽东主席对杨河坝互助合作经验作出批示[3],杨河这个牧河明珠更是大放异彩。

    然而,随着打倒一切“地富反坏右”分子 [4]之风愈演愈烈,连杨河村这个“被红太阳照耀的地方”[5] 也刮起了激进的浪潮。爷爷奶奶耳边不时传来批斗致死的惨讯,顺利“继承”太婆“富农”成分的爷爷担心被会无情鞭挞,很多个晚上的踌躇之后,1964年,他们离开了杨河,离开了从小到大水乳交融的故乡。

    一根扁担,两个箩筐,前面挑着大伯,后面坐着大姑,四个人,像西游记里的师徒四人一般上路。

    为了生计,迫不得已离开,他们肩上负担着的不是西天取经这几近诗意的童话,却是比取经更艰难的三个字“活下去”!

    穿越了无数山岭,涉过了几多河流。终于,来到了茫茫秦岭群山中一个足够安全的小山村——中坝村团鱼沟和一户家庭成分足够安全的赤贫农户——祖爷王喜荣。他们改名换姓,做了养子,从此在这里安营扎寨,开枝散叶。爷爷奶奶初到王家时,仅有一间破旧的土坯房,外间是厨房、牛圈,里间是祖爷和太婆的“歇房”(家乡话,卧室)。爷爷奶奶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顾数九寒天脱胡基、烧泥瓦、筑板墙,硬是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在原址上修了3间土坯房。

    刚搬来的头几年,奶奶常常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问为什么,奶奶憨憨一笑,说“离开活了半辈子的地方,总有些对杨河的牵挂,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总是想回到长大的地方,后来,渐渐地就习惯了。”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不想家了呢,奶奶露过一丝惆怅“后来你爷爷回去带了一抷土,每次想家的时候,就搀一点到水杯,慢慢地就不那么想家了。”我问“那土还有吗?”“我一直存着呢。”说罢,步履蹒跚地起身,在一个匣子的底层,翻出了一个用蓝帕子包着的东西。

    她小心翼翼层层叠叠的打开,里面,是一柸黄色的土,带着些许腥味,我闻不惯,奶奶却像婴儿寻到了母乳,露出微笑。

    我知道,那是他们对杨河的怀念与愧疚所给予的情思。

    那是家乡的味道。

    贰  66张蓝色的汇款单据[6] ——爷爷第二次搬家的故事

    无意间翻出了一沓厚厚的单据,长约三公分,宽不足一公分。随意翻开几张,上面依稀写着“家里一切都好,勿念”、“木耳丰收,5块钱一斤”等字样。单据足足有六十多张,许是年代久远了,散发出阵阵霉味,有些虽已经破烂,却叠放得整整齐齐,看得出主人对它们的精心呵护。爸爸晚上回来看到散落的单据大发雷霆,语气凌厉,我委屈地闹起了情绪。晚饭时,爸爸向我道歉,一段回忆,由此展开了画卷。

    
    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的汇款单

    
    汇款单据附言

    上世纪七十年代,随着家庭成员的不断壮大,加之子女们陆续进入启蒙受教的年龄,原先的房屋不够住了,爷爷奶奶合计着再建些房子。

    经过风水先生的反复勘查,他们决定在本村一个叫柿树坪的山坳建房。柿树坪依山傍水,四季郁郁葱葱,前面神溪河淙淙流过,是家乡粮仓,风水极佳,“主子女多富贵 ”(风水先生语)。自1975年开始,爷爷奶奶再次开启修房之旅,他们白天参加集体劳动挣工分,利用晚上和空余时间开疆辟土。1977年立秋之际,3间新瓦房落成,一家10口人喜迁新居(太婆已去世)。

    住房虽已解决,但“贫困”仍是压在一家头上的大山,祖爷和爷爷奶奶像陀螺一样终日在大集体劳动,却始终填不饱肚子。是时,大爸、二爸和两位姑姑都已到入学年龄。一生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的爷爷奶奶,却表现出了异于乡人的举动:让子女读书。

    爷爷奶奶的亲属中有两个“肚子里有墨水”(指有文化)之人。太舅爷(爷爷的舅舅)四十年代逃荒时遇到了南下解放军,随即入伍,参加了解放汉中、四川战役,后来担任团长戍守中苏边境,曾代表中方和苏联谈判(后转任西乡副县长);二舅爷(奶奶的哥哥)经过苦学考上师范端上了铁饭碗(后任县文化馆馆长)。这让爷爷奶奶分外自豪,也引村人侧目,他们下定决心,即使砸锅卖铁也要供子女学文化。

    可是,在那个“越穷越光荣”的年代,生存已属不易,何况还要供子女求学。勤劳的爷爷奶奶使出浑身解数,在房前屋后凿石垦壤,还偷偷开挖了一个鱼塘。1978年,随着动乱的结束,国家渐渐把重心转移发展经济和农业生产上来,担任大队干部的爷爷抓住时机带领大伙创办了全公社唯一的乡镇企业中坝皮鞋厂[7]。搞“大包干”时,承包了5亩田地,还养了2头牛、2头母猪。八十年代,农村兴起“搞副业”的大潮,爷爷奶奶又连续多年大量发展椴木木耳、香菇。

    那时,山里缺书,爷爷为了让子女们有书读,经常步行15公里山路到白龙塘火车站,然后坐火车到新华书店买书。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代,我们家是方圆十八里唯一的“书香之家”[8] ,不仅藏有《春秋列国故事》《第二次握手》《暴风骤雨》《毛泽东选集》(1969年版)《读点鲁迅》《在大革命的洪流中》等书籍,还买了《状元与乞丐》《知音》等68本连环画。父辈们自小有幸得以与书结缘,渴求文化知识的种子在心中萌发。

    自1970年大爸上村小开始,一直到2003年幺爸大学毕业,他们整整用了34年时间供子女上学,把一生的大好年华都用在教育身上。幺爸毕业时,爷爷65岁了、奶奶60岁,两鬓银丝暗添。

    八十年代中期,二爸上大学,爸爸上中学,幺姑、幺爸上小学。那时老家没有中学,爸爸只能走半天的山路,到白龙区中学上学。山路遥远而危险,功课紧凑,爸爸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1987年爸爸考上城固师范后,离家更远,回家日渐稀少。爷爷奶奶供众多子女上学,经济拮据,一次不能拿出足月生活费,只能一宽裕,就汇些钱过去。

    爸爸说,以前最期待的,就是听到邮递员骑着墨绿色单车,按起一阵清脆的铃声,大喊“小王,你的汇款单”的时候。当然,那时农村交通落后,汇款单时常不能准时到达,爸爸钱用完新的生活费没到时,就得饿肚子。

    我问他“那你心中有怨恨吗?”,爸爸笑笑“怎么会呢?爷爷奶奶七个子女,能让读书就不错了,还期盼什么呢?那时候,怀着对爷爷奶奶的感激与内疚,就发奋读书。那些单据,就是你爷爷每次汇款时请人写下的。”

    “忠厚传家久、勤劳济世长,爷爷奶奶的言传身教深深地影响了下一代”,爸爸继续说,“你的七个长辈,不仅勤奋好学,而且大都是有知识、学识、见识和胆识的人,你二爸和幺爸以县状元的身份考上了浙江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后来,他们都通过自学考取了律师资格证,还入了党、担任了领导职务,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为人民群众服务。”

    爸爸也以全县中考第五的成绩交出了答卷,他没有选择继续深造,而是上了免费师范[9],以减轻爷爷奶奶压力。从教后,爸爸依然坚持学习写作,在《中国青年报》《中国社会报》等发表了大量文学作品和新闻稿件,被县委书记看中,担任秘书,后调到汉中市委继续从事文秘工作。

    那沓汇款收据托起了父辈们的希望,见证着爷爷奶奶的爱与付出。

     叁   那些难忘的守护者——爷爷奶奶第三、四次搬家的故事

    在我的影集里,珍藏着一张彩色旧照。照片中的我,手上揪着一只刚出生不久的黑色猫咪的脖子,显得十分天真可爱。

    这是2007年我4岁时的夏天,与姐姐楚欣和中坝神溪铺上小伙伴丽丽、兵兵、石头、红丽的合影。

    闭上眼,往事如烟,回忆的馨香弥漫眼前。

    2003年后,随着子女们相继出息,曾经热热闹闹的一大家人各散五方,奔向自己的幸福。偌大的柿树坪老家只剩下爷爷奶奶,霎时沉寂了下来。

    忙了一辈子,从“教育战线”光荣“退休”的爷爷奶奶似乎不习惯“马放南山”的悠闲,他们在土地上终日劳作,也养了更多的鸡鸭,还有一只叫阿黄的小狗。也许奶奶认为,只有和这些活着的生命在一起,才可以消磨独居时的孤寂。

    2005年幺爸从广东惠州回家看望二老时,花30元钱买了一只黑色猫咪。这是一只十分懂事、温顺的小母猫,平时除了抓老鼠外,和奶奶十分亲密,奶奶到哪里,它就“喵喵”地跟着,像个忠实的卫士,而奶奶也像对待亲孙女一样宠着它,没事了就把它抱在怀里和它说话,睡觉时也在一个被窝里。母猫生育能力十分旺盛,儿女成群。照片上的那只小猫,就是这只母猫的崽崽。

    后来,经过父辈们的慎重商议,决定再一次让爷爷奶奶搬家。

    促成搬家的一个原因是,老家就医不方便。随着二老年岁的增大,原本硬朗的身体相继衰弱下来,大小毛病接踪而至。2005年冬天,爷爷受了风寒,由于村里医疗条件差,发展为肺部感染,卧床不起。由于住在独庄,又没有通电话,等奶奶费尽周折地把消息传递给在县委工作的爸爸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事了。等“120”到家时,爷爷已昏迷不醒。

    另一个原因是出于安全考虑。上世纪九十年代,家乡青壮年劳动力纷纷离乡离土,村里只剩下不到300人,且大都是386061部队[10] 。年关将近,这些外出的游子如候鸟一般纷纷回乡,正月初八一过,大都“呼啦”作鸟兽散。村子十室九空、家家户户关门上锁。更重要的是,随着退耕还林政策的持续实施,家乡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消失多年的野猪、野狼、羚牛、金丝猴等把中坝作为家园,由此发生了多起伤人事件,庄稼也被糟蹋得一塌糊涂。

    2007年正月,爷爷搬到距离柿树坪不远的神溪铺上大爸家居住。奶奶搬家时,也带上了她的小伙伴们。

    神溪铺上,是一个只有10户余人家的院落。1990年大爸结婚生子后,在此修建了三间二层小楼。后来,大爸举家到东莞打工,房屋闲置下来。2005年党中央掀起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热潮,修通村公路、改造电网、通班车、通固定电话、建沼气池……村里人生产生活比以前方便多了。于是,爷爷奶奶就在大爸家安居下来。

    爷爷奶奶搬到神溪铺上后,和邻居相处得很和睦。奶奶是个快活人,经常和邻居在一块做针线、拉家常,其乐融融。每次烫了面皮,总是分出一些送给邻居享用。从村干部岗位光荣“退休”的爷爷,则一如既往地发挥老党员的“光和热”,村里修建公益事业,他总是冲锋在前、出钱出力;邻里一应大凡小事,他总是忙前忙后、想法解决。因此,爷爷年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还两次当选镇人大代表。我家们前经常聚集了很多人,大家没事时都爱到爷爷家晒太阳、喝茶、打诓子(guǎng,方言,指聊天)。那一段时间,大概是爷爷奶奶一生中最舒心、最惬意的时光。

    2008年汶川大地震,汉中受灾严重,大爸家的房子也受到波及,成为危房。不得已,爷爷奶奶于2010年又搬到本村二姑家居住,一住又是三年多。

    奶奶的小伙伴们也一同搬了过去。此时的黑猫已是个7岁多的大龄猫了,阿黄也步入中年。奶奶2013年搬到城里后,忍痛把它们送人。后据奶奶说,黑猫还在,只是已经老得毛都掉光了,而阿黄离弃新主人成了流浪狗,一年后,人们发现它死在柿树坪老屋门前,只剩一堆白骨。

    那带给我美好童年回忆的黑猫,不知你现在过得好吗?那曾经衷心护卫我的勇猛的阿黄,你在天堂还好吗?

    我好想你们。

     肆   渐行渐远的故乡——爷爷奶奶第五次搬家的故事

    后来,随着城市化、工业化的攻城略地,农村且战且退。作为一片净土的老家,也在这场蚕食大潮中溃不成军。

    爷爷搬到大爸家的最初几年,神溪铺上还热热闹闹,后来,外出打工的年轻人纷纷在城里买房买车,将子女送到城里读书,神溪铺上只剩下9个老人。2012年夏天,神溪铺上发生了件大事:邻居老汪爷爷喝鼠药自杀,据说是因为儿子儿媳在外打工,汪爷爷得了重病无人照料,选择了轻生。祸不单行,安葬完汪爷爷后,他的老伴丁奶奶受到刺激得了精神病。一个寒冬的早上,人们发现丁奶奶躺在门前,身体已经冰冷。汪爷爷和丁奶奶的离世,对爷爷奶奶的刺激很大,爷爷经常站在门前,神情凝重地远望着河对面汪爷爷坟头的招魂幡,奶奶则一言不发地干坐着发愣。我知道,那是他们想念伙伴了。

    2012年前后,邻居刘奶奶、张奶奶也相继离世,神溪铺上只剩下包括爷爷奶奶在内的5位老人了。

    几位长辈曾经多次计划给爷爷奶奶买房,或动员他们到城里与子女合住,可是由于怕给子女增加负担,二老以不习惯住楼房为由拒绝。

    2013年6月,身体日渐衰弱的爷爷奶奶终于不再坚持,于是几位子女在县城租了套房子,爷爷奶奶又踏上了搬家之程。

    房子在城乡结合处,既有城市的喧嚣,又有乡村的寂静。房子后有一条甬道,阳光进不去,久而久之,就变得阴暗。

    屋子通常很黑,不爱开灯,奶奶的官方解释是不想浪费电,其实,我是知道的,他们害怕开了灯后,看见不认识的自己,他们不愿意亲眼见证自己的苍老,就只能拿黑暗来搪塞。

    修了一辈子房,最终两手空空,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安乐窝;

    搬了一次又一次家,他们竭力想要撵上这个时代,却发现始终跟不上步伐。

    初到城里,爷爷奶奶很不习惯这里的一切,用不来电磁炉、抽油烟机、手机、抽水马桶、吸水拖布……,连空调都不会开关,似乎一切现代化的东西都与他们绝缘。

    2015年夏天,已在城里住了两年的爷爷奶奶似乎还不习惯“城市人”的生活,带上干粮和必备品,“逃离”了城市,回到神溪铺上。半个月后,爷爷奶奶失魂落魄地逃回来了,“两年未住人,你姑姑家的院坝草都长到和人一般高,房子里都是灰尘,根本没法住。神溪河里的花岗石也被人挖走了,说是要美化城市。”爷爷暗自神伤。

    去年冬天,对他们来说是更是命运多舛的一年。忙碌多年,兴许是累了,年逾八旬的他们相继入院,直到“小年”才勉强出院。看着他们的身形,如料峭春风里的一株枯枝,颤颤巍巍,心里觉得硬生生地疼。

    打开电视,又是一年春晚,金灿灿的,满目缭绕的都是喜庆热闹。从前吧,心里对春晚还有个挂念。但年复一年的,便也倦怠了,爸爸妈妈和我忙着低头抢红包,爷爷奶奶干坐着,盯着电视发愣。

    “啪”地一声,电视上五彩斑斓的颜色消失得干干净净,我诧异地盯着奶奶。身躯佝偻的奶奶叹口气,说早点睡吧,她和爷爷累了,要清净。我看着表,九点钟。表盘上时针、分针、秒针组成一个咧开的嘴巴,无声的笑,像谁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打得我猝不及防。

    我就在被褥中,数着寂寞与苦涩,等着下一年的到来。

    大年初一,阳光晴好,本想带着爷爷奶奶出去转转,却被一口回绝,空气冷寂下来,安静得让人生畏。蓦然发现,一万响的鞭炮还孤寂地圈缩在角落里,像个被遗忘的孩子。

    没呆几天,便匆匆离家。回程的车上,看着窗外景色如绸带般划过,有些不是滋味。似水流年,原来说的是这个意思,旧的流出,新的流入,怎么也抓不住。

    我们在前进。他们,却沿着与我们相反的方向走去。

     伍   幸福在延续——爷爷奶奶将面临第六次搬家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党的十八大以来,有一个热词始终牵动着中华儿女的目光和思绪,那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大海航行靠舵手,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在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11],加快改革发展步伐的同时,把更多关注的目光放在了老百姓的吃穿住行上,总书记多次强调““中国梦最根本的是实现中国人民的美好生活”、“民生无小事”。

    围绕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2016年党中央发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号令,党的十九大又做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部署。在党的领导和关怀下,地处秦巴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和革命老区的老家汉中迎来了发展的春天,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乡村振兴,老家人民精神抖擞、意气风发,纷纷投身寻梦、追梦、圆梦之中。连爷爷奶奶这样几近“与世隔绝”的老人家,嘴里也时常念叨着什么小康生活、民族复兴、大国担当。

    为了解决贫困群众吃住行问题,挪“穷窝”、斩“穷根”,党和国家投巨资实施扶贫易地搬迁,许多在深山大沟里生活了一辈子的群众,住进楼房,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12]。三年扶贫攻坚,汉中共投入8.2 亿元解决贫困户住房问题,已经有4.69万户14.6万人住上了新房[13] 。爷爷奶奶由于不属于建档立卡贫困户,享受不到扶贫政策,只能望房兴叹。

    
    幺爸给爷爷奶奶买的移民搬迁房正在建设中

    2017年,陕西省为加快陕南地区突破发展,启动实施了陕南移民搬迁工程,将搬迁范围扩大到所有生产生活条件恶劣的山区群众。幺爸得知消息后,瞒着他们购买了一套房。爷爷奶奶知道后,连连埋怨幺爸“败家子”,但是我想内心里他们一定是欣慰的。耄耋之年的他们终于可以在有生之年住上属于自己的房子了,这也意味着他们将第6次搬家。

    衷心希望历经磨难的爷爷奶奶晚年幸福、长命百岁,不再羁受搬家之苦!

    注释:

    [1]陈旭麓著《近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之《浮想录》,三联出版社,2017年11月。

    [2]西乡东周之前属楚,秦惠文王更元十三年秦楚“丹阳之战”后属秦。“西乡”得名据传与三国蜀将张飞有关,据《西乡县志》记载,张飞因战功赫赫,于章武元年(公元221年),被刘备封为“西乡侯”。西乡自古就是扼守西北与西南的交通要塞,著名的“荔枝道”、“米仓道”就途经境内的子午道腹地。

    [3]1955年,毛泽东主席在《西乡县杨河坝党支部正确地领导了那里的互助合作》一文上批示“此件有用,一切农村的党支部都应当这样做……在一个乡的范围内组织“互助合作网”或者如同陕西杨河坝那样组织“联社委员会”,看来是有益处的……” 见《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上册,中共中央办公厅编辑,人民出版社1956出版。

    [4]“地富反坏右”是指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和右派,即"黑五类"。上世纪50年代初到60年代,我国开展打倒一切“地富反坏右”分子活动。

    [5]杨河坝由于被毛主席批示,被称为“被红太阳照耀的地方”。

    [6] 那时汇款要到邮局,邮局会收取1%手续费。“汇款单据”有个“附言”栏,可以书写简短文字,说明汇款来源或其他。

    [7]当时的“大队”就是现在的“村”,“公社”是现在的“乡”或“镇”。

    [8]时隔近30年的2012年,我家被时国家广电新闻出版局评为“全国书香之家”。

    [9]那时国家为了解决缺乏教师问题,会对上师范类院校学生给予补助,每月补助粮食30斤、生活费23元,并免除学杂费。  

    [10]指农村留守的妇女、老人、儿童。

    [11]《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意义思想学习纲要》,中宣部主编,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第一版,第28页。

    [12] 2016年以来国家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实施的一项政策,由政府组织建房,对无房户或土坯房贫困户集中搬迁居住,国家给予大量补助。

    [13] 摘自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韩正2019年5月9日来汉视察时,汉中市委书记王建军的汇报。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4 19:19:40    跟帖回复:
       沙发
    其实我看到的只有辛酸!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0:54:57    跟帖回复: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9:48:22    引用回复:
       第 4
    转至第2楼第 2 楼 汉不清 2019/11/4 19:19:40  的原帖:其实我看到的只有辛酸!  我是从黑暗到更黑暗,快70年从没过个好日子,我家手艺人家,小时候公私合营,家中小鞋厂生产工具全被大板车拖走,父母进厂,几年后上班时间母亲眼睛戳瞎一只,厂里又不让换工作,最后叫回家,原父母两人工作还能养家,一人工作养不了家,父亲也不干了,被拖走东西全是公家的了,真碰上困难时期,过着吃不饭、穿不暖日子。有手艺也要生产工具啊,借高利贷买生产工具。原是做出鞋子给商店、商场卖,没做个门面,所以没什么生意,母亲每月到南京中山路血库卖血还高利贷利息,父母都在七十年代才五十多岁完完。                                                                                      
      我小学毕业就跟父亲到离家十几里外南京上新河鞋厂去做童工,(城里不让做童工)做了三年多,到整十六岁到工厂学徒。干了快三十年,因一次给汽车喷漆被漆呛了,突然激烈咳嗽,干咳,在南京几家大医院门诊和住过,各种检查无数,9个月中CT做了4次(共11张)胸片拍了9张,气管镜2次,各种化验检查无数,还用了快一年的消炎药和抗菌素,用的我连二楼都爬不上去,这些专家教授拿着片子就象猜谜语一样,说什么的都有,病都没猜来,最后在南京军区总院开胸才查出病来,(27公分口子)割了一小块肺才知道肺已经治成肺纤维化了。四十多岁就给政府医改治成小半条命。家住南京城,二十多年来新街口、夫子庙全都没玩过,因不能闻各种味道,闻到就咳,天天在紫金山边或长江边,到现在还在这世上活受罪。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0:15:05    跟帖回复:
       第 5
        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1:47:46    跟帖回复:
    6
    此心安处是吾乡,
    若心不安是沧桑:
    踏遍江湖寻生处,
    管它天下属何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23:46:39    跟帖回复:
    7
    地狱之旅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家国记忆】此心安处是吾乡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