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李非ABC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谈谈亲身经历的计划经济时代
8542 次点击
20 个回复
李非ABC 于 2019/11/29 16:12:3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谈亲身经历的计划经济时代(一)

    李非

    打倒四人帮的那一年,我正在一个出产名酒的长江边上的小市下放。市区在长江这一面,过了江就是一片摆开的起重机厂、挖掘机厂和液压件厂。这三个厂子,只有液压件厂是省属,其它两个工厂都是部属的。每个厂子都是上千人。算中等规模的工厂。

    我们做为下放人员,分别下到三个厂搞整改。我们单位的人都分到其中的挖掘机厂。这个整改,还算是当年落实邓小平“三项指示为纲”的余波。其时邓好像又被打倒了。我们一行人,坐火车到隆昌,换乘畅蓬大卡车到了工厂。在极为简陋的工厂招待所住下了。八个人一个房间,床都是靠墙的。二楼木板地,墙是竹篾条抹黄泥上白石灰的。房间里耗子很多,有时晚上睡觉都爬到你床上了。有一天,我们一个老兄大白天一个鱼跃,居然手抓到一只大耗子。吃饭就在工厂食堂用饭菜票排队打。

    那时工厂人心很散,文革中两派武斗,存在严重的派性。导致工厂的产量和质量计划都不能很好完成。当时的下放,照例是同吃、同住、同劳动。我先后在金加工车间干过龙门刨,在结构件车间干过电焊工,在铸造车间干过翻砂工。工厂当时最大的问题,就是工人不太负责任,突出表现在机床普遍达不到加工精度,这差不多都是由于长期粗暴操作造成的。其它的铸造、电焊也是粗枝大叶,毛毛糙糙。这样的结果,就是最终产品的傻大黑粗。

    当时一些年轻工人干的活,老工人看了直摇头叹气,说过去没有这样干的。但也有个别青工争强好胜,在技术上比拼显摆的。我在干电焊工时就遇到这样一个青工,是本厂的子弟。他总是以他的电焊活又好又快而骄傲自豪,常喜欢和别人比试。

    工厂当时也引进新技术,研发新产品。挖掘机厂当时主打产品是履带式钢缆带动的挖掘机,是原苏联产的老型号。一辆从日本引进的黄色小松液压挖掘机就停在厂里空地上。当时觉得太漂亮,太现代化了。旁边还有一辆外形完全一样,但没有小松标志,略显粗糙的。听说是工厂技术人员把那台小松挖掘机大卸八快,照零件画图纸,完全仿造做出来的。这就是今天说的山寨了。但工人们说,这只是个半成品,虽然外表和那台进口原装产品一样,但是根本动不了。原来是卡在核心部件的山寨上了。这个核心部件就是液压挖掘机的液压缸和液压泵。以当时厂里的机加工精度和热处理技术,以及所能得到的钢材,照模照样做出来也不能运转。旁边的起重机厂也在研制新型的液压起重机。我们看到了他们在工厂篮球场上试验的过程。这个试验是用起重机试吊标准重量的水泥块。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重物被起吊后,液压缸中间那根杆压弯了。这就是热处理技术不过关,材质刚度不够造成的。更为普遍的现象则是加工精度不够,液压件漏油。

    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件,就是铸造车间工人要冬季烤火费,声言不给就罢工。罢工在那时是合法的,谁也无权干涉,只能劝解。当时厂子里铸造车间整天炉火烤着,所以厂里冬天不给工人发烤火费,工人就不干了。工厂不发烤火费的理由就是车间本来到处是火,热的不得了。工人的理由是:是烤着了,但烤着前面,没有烤到后面。真是让人涕笑皆非。

    计划经济是短缺的经济,当时的产品没有销不出去的。只是销出去后,质量不过关,订货方可以要求厂方返修,上门维修,直至退货。工厂为了避免麻烦,也还是希望质量不出问题。许多老厂、大厂,无论是工人,还是技术人员,都有基本的荣誉感。我们旁边的起重机厂,这个荣誉感就特别强,这是因为他们是从北京整体内迁过来的老厂。他们那次试验的产品最终还是定型过关。若干年后,我看到满大街跑的起重机,几乎都是他们那款产品。

    中国的计划经济有别于苏联的计划经济。苏联有一句名言:计划就是法律。苏联制订计划的原则就是不留供需缺口。完不成计划,轻者降职处分,重者判刑劳改。而在文革中,根据毛泽东思想,对苏式计划批判最多。重点就是批判“管卡压”。因此我们实际搞的计划经济,更多的是商量的经济。上下要商量,左右要商量。工厂的生产计划总是不想报的太高,上面压力也大,就总想要给他多压一点。工厂的原材料需求计划总是多多益善,上面也缺,就总是要给他砍一刀。当时一句俗话就是“头戴三尺帽,拦腰砍一刀”。压多了,砍多了,下面也不干,又反反复复相互做工作,最终求得平衡。

    一年的国家计划和省计划、市计划经过无数次方方面面的讨价还价,最终摆在那里,通过国家计委、地方计委批准。根据这个计划,各级单位都拿到计划指标。这时就开始先开地方性订货会。在本地解决计划供应配套问题。不能解决的,再上全国性配套订货会。在全国范围解决。最终,仍然不能解决的,就争取进口。所有这些会议,东道主都是物资局。各地,各行业的实际供求计划,最终也都汇总到物资局。物资部门和计划部门,实际上是那个时代最具权威的部门。那年代的驻京办事处,主要任务就是跑国家计委、国家物资总局,争取多拿到计划指标,争取在计划指标内多拿到计划物资。

    计划不如变化,计划执行过程中,又是可调整的。或加,或减,甚至取消。这中间又有半年间的全国平衡会,地方平衡会,每个季度开一次的行业平衡会,俗称“季平会”。这些会议在当时又通称“骡马大会”。会上的气氛就是一片叫买,叫卖声。所以叫骡马大会。实际上就是计划中的市场,和今天的全国糖酒会毫无二致。在这个过程中,最重头的就是工厂的采购员了。一个好的采购员能通过种种手段,搞到工厂所需要的原材料,一个差的采购员,则可能会因为无米下锅,而叫工厂停产。所以一个精明的采购员,对工厂日子过的好坏是至关重要的。采购员对一个工厂来说,在当时是仅次于书记、厂长的第三号人物。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9 16:24:09    跟帖回复:
       沙发
    up~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0 9:41:49    跟帖回复:
       第 3
    谈亲身经历的计划经济时代(二)
      
                              李非
        
      前文说道,在计划平衡过程中,最重头的就是工厂的采购员了。采购员对一个工厂来说,在当时是仅次于书记、厂长的第三号人物。一个精明的采购员,对工厂日子过的好坏是至关重要的。
      
      记得有一次开地区平衡订货会的时候,听到这样一件有趣的故事。上海一家工厂的采购员,某次去开全国配套订货会。因为火车严重晚点,到地方时,会议已经开了一天多了。结果他什么也没订到。这位老兄一急,看到一家工厂的通用配件还没人订货,立马和该厂签订合同,全部订完。后来,许多需要此种配件的单位,找这家工厂订货,得到的答复是:已全部订给某单位的某某人,他住某招待所某号房。这样,没有拿到此种必须零件的单位全部找到这位老兄,要求匀货。他的答复是:我手上有一份订单,如果你们手上有这些货,可以交换。结果,最终这位老兄园满完成了上级的交办任务。看,在完全计划经济的时代,有人已把市场经济的技术运用的炉火纯青了。
      
      中国的计划和苏联不同,中国的计划是有层次高低的,苏联的计划就是一个中央计划。这个差别就很大。所以在中国,中央与各省市的计划是有冲突的。这就很难做到“计划就是法律”。计划之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这就是争取纳入计划。计划有许多层次,国家计划高于省计划,省计划高于市计划,市计划高于县计划。
      
      文革中开始兴起许多小型的、大集体的、公社办的。生产队办的企业。这些企业的产品能否纳入计划,是这些企业能否生存的关键。因此,这些企业的产品往往选择严重短缺的产品。找有关人员拉关系搞原材料,搞技术支援,通过试产,达到某级质量标准,再找有关人员拉关系,纳入计划。我们当时在工作中,就有这样一位采购员,是一家社队企业的,生产小型空气压缩机,就是现在修理自行车、电动车铺子里用来给电动车自行车打气的那种。这位采购员具有一切中国农民的优良品质,吃苦耐劳,舍得说好话,还舍得干事。它们的产品最终质量达标,填补空白,被纳入全省计划。这家工厂现在还存在,活的很好。
      
      中国计划经济与苏联最大的差别就在于此,最大的活力也在这里。中国的计划往往预留缺口。而苏联全国全民所有制化,农村是全民所有制的集体农庄。所以,苏联的计划无所不包,可以不留缺口。而中国的计划有一个很大的外延。中国国民经济的农村部分,城市经济的大集体企业以外部分,构成计划经济外的市场外延。这也是中国改革较为顺利的重要原因之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0 20:38:56    跟帖回复:
       第 4
    谈亲身经历的计划经济时代(三)
      
                              李非
      
           计划经济的活力,一直是现在人们垢病的问题。当时,《参考消息》是许多人可以订到的。记得《参考消息 》登过这样一篇文章。说:由于美苏争霸,有许多美国人最关心苏联计划经济的活力和动力问题。于是美国人讲了这样一个笑话:列宁设计和制造了苏联这辆火车,斯大林驾驶了这辆火车,赫鲁晓夫发现这辆车有问题,勃列日涅夫发现这辆火车不用驾驶,自己就会走。这个笑话就是谈计划经济的动力问题的。美国人很奇怪,没有金钱的强烈刺激,计划经济那里来的活力。特别是与美国直接对抗的苏联军事工业,只要美国人有一种,苏联人必造同样一种,甚至比美国的更好,更价廉,因此数量更多。
      
      当时有这样一个事件:一个苏联飞行员驾驶最先进的,西方称为“狐蝠”的米格25战机叛逃到日本。美国军事专家把这架飞机拆开一看,大吃一惊。飞机蒙皮居然很大部分是铁制的,如果美国用这样重的材料,这架飞机根本飞不上天。而苏联却用如此低劣的材料组装如此先进的飞机,造价成本至少省了三分之二。最后美国专家的结论是:苏联的系统工程技术远远领先美国。计划经济的活力其实就在于此。小到一个产品,大到国家经济管理,其实都是系统工程。局部的先进不代表整体的先进。先进的系统工程管理技术,能够把不同质的东西进行最佳组合,从而在整体上取得最优效果。
      
      针对苏联计划经济制度的活力问题,还有一些美国人分析:计划经济的驱动力是多元的,即有政治思想教育,也有局部经济刺激,如人的荣誉感、社会地位等等。总而言之,苏联能与我们争霸世界,必然还是有内部驱动力的。照我看,美国人只理解单一的金钱刺激,不理解其它种类社会的多元刺激。例如,文革中出来的陈景润,他搞的哥德巴赫猜想,就是与金钱刺激完全无缘的东西。因为计划经济体制给了他一个吃穿不愁的基本条件,尽管这个条件非常简陋,但他可以完全不考虑自己的基本生活了,就可以废寝忘食地搞他自己纯粹出于个人兴趣所痴迷的事,干到疯狂也没人管。现在的环境下,是没有这样的条件的。苏联当时的体制,其实也就是有无数这样痴迷于个人爱好的人才,在生、老、病、残有依靠的条件下,就只干自己喜欢的事。
      
      其实,任何一家工厂,一个公司,在当年所谓计划经济环境下,只要管理者尽心尽责,没有搞不好的。当时某市有一家铸钢厂,长期完不成计划任务,问题成堆,俗称“老大难”单位。结果从部队转业一个团长,到那里当党委书记兼厂长。他对这个工厂的业务和技术是一窍不通,在部队就是个纯粹军事干部。但到工厂后,他打着背包到车间,和工人同吃同住一年多,完全打成一片,一起干最脏最累最苦的活。最后摸到了工厂搞不好的症结,没用多久就扭转了局面。后来该厂年年先进,工厂的产品质量和数量全上去了,生产的产品全国抢着要。这家小工厂成为全国先进。
      
      这让当时的我们知道一件事,一家工厂产品越单一,越容易把该产品的种类、质量、批量搞上去,在当时计划中的市场有好的销路。这个道理在现在也基本是对的。如中国现在的工程机械生产能力超强,但就是有心脏病。工程机械的心脏是液压元件。这个就是过不了关。这和中国航空发动机过不了关是一样的。结果中国工程机械订单数严重依赖日本和德国液压元件的生产能力。据说某大型中国企业向德国生产液压配套件的一家知名企业提出,我们给你投资扩产,让你的产能大幅扩大。但德国企业家苦笑,说设备可买,几十年在厂里工作的优秀技术工人是买不到的。这些工人就是有一个几十年长期稳定的工作环境,就干自己专注的工作。好产品就出来了。对于这个,急功近利,重赏之下也只能出蛮夫。成不了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10:45:49    跟帖回复:
       第 5
    谈亲身经历的计划经济时代(四)
      
                              李非
      
           当年的计划经济,搞计划的人员,由于没有计算机,没有互联网,工作是很累的。算盘不离手,表格一大堆。把上报的同类表格按指标折叠起来,用米达尺压平对齐,右手就拨算盘珠加总,记在汇总栏。搞久了眼睛都要看花。就拿我们来说,年度钢材计划下达,给出的是一个总的钢材供货量,分解到所属企业后,企业上报一个需求的详细品种规格清单,然后我们根据这个清单填写订货卡片。这个填卡片的工作量极大。仅就钢材而言,企业详细清单中包括数量、材质,在备注项中还往往指定生产厂。例如,指定要攀钢的生铁,因为这种生铁含钒,硬度和钢几乎相等。填卡片往往是调集省内工厂和下属局的一大批精兵强将,没日没夜的苦干好多天。最后订货卡片要装好几个人造革旅行袋。这些精兵强将中,最强的就是老工业城市,老厂的老人,业务非常熟练,纪律性强,不出差错。他们主要是重庆人、上海人、东北人,最精明的是宁波人,本地人工作就要差很多。
      
           这批卡片首先被带到省物资局的地区订货会。和其它行业的需求卡片混合后再按规格、材质分类,与钢铁厂的产出计划配对。能够由本地钢厂生产的,卡片就返回到我们手中,上面添注供货方和数量。再逐一找到这些钢厂销售人员住的旅馆和房间签订合同。在那个时代,订货通常是不能满足的,剩下的卡片,就被物资系统的人员带到全国订货会上,再配对。这个会是中央平衡会。
      
           中央平衡会通常在郑州召开,时间往往是在春节前后。参加这个会议实际上是一桩苦差事。首先是车票难买,有时甚至是一行人买站票站到郑州。其次是我们做为需方人员,往往被安排在鸡毛小店住下。小旅馆里,一间房四张铺的就算好了,通常是一间房十几张铺的,卫生间是公共的,洗澡在外面上公共大澡堂,吃饭就在街边混。那年月到北京出差更惨。不是住地下室,就是睡澡堂。当时最有印像的就是郑州街边的大碗烩面。三两全国粮票,两角钱,一大海碗,准能吃饱。现在这个烩面成为郑州美食招牌了。然后就是满郑州跑各大旅馆找供方销售人员签合同。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临上车出发之前,要带足“子弹”和“手榴弹”,和钢厂销售人员拉关系。“子弹”就是香烟,“手榴弹”就是好酒。这些东西都是从各烟酒产地的下属工厂搞来的,他们和当地的酒厂烟厂往往有业务上的联系。最后还有一难,就是买回来的车票,及完成亲朋好友托买的东西。我们那里猪肉要票,河南却不要。但河南的猪肉肉很肥,我们一买就是一人半匹猪。然后的大件就是白糖。北方的甜菜糖很细很面,不如蔗糖好吃,但不要票啊,买就是用面口袋装。所以,去是提着装满卡片的旅行袋和装满“手榴弹”和“子弹”的箱子,回来也是大包小包的。
      
           市场经济最大特点是过剩,计划经济时代的最大特点就是短缺。工厂的订货卡片一般都不能满足,我们在订货时自己也预留一些计划,把货订到自己的仓库,以备不时之需。工厂得不到满足的需求,就靠采购员日常的到处采购。许多采购员与我们的关系,与物资部门的关系,与钢厂的关系都搞的很好。这样,优秀的采购员就能在几次订货会外,拿到工厂所需的材料。要不然,采购员怎么会是工厂中仅次于书记、厂长的第三号重要人物。这采购员,实际就是计划中的市场那一部分主管市场打拼的。
      
            那时的指导方针是“工业以钢为纲,农业以粮为纲”。全国围绕着三千万吨钢奋斗了许多年,但目标始终达不到。钢材多年紧俏,每个企业都千方百计多囤钢材,能多要决不少要。有了钢材,总能换得企业需要的其它东西。所以,无形中钢材成为一种“看不见的市场”中的潜在货币,比人民币还好用。特别是搞建筑的螺纹钢和盘元,成了最通用的“货币”。看看现在我们年产的十亿吨钢,真是不胜感慨。这个数字不简单啊,有史以来,除中国外,全世界别的国家,从来没有谁能一年生产出这么多的钢。这是一个大标志,现在的人真是太年轻了,居然不拿这个做当回事。
      
      过去之所以生产不出那么多钢,一是生产能力达不到,二是资源条件不容许。那时的钢铁原料就是依托本国矿山自产矿石,以及回收的废钢铁。事实上中国地大物不博,是没有那么多铁矿石的,那年代也没有那么多废钢铁。而看现在,十亿吨钢主要依靠全世界提供铁矿石,主要是澳大利亚和印度的铁矿石。在城市的郊区,大型回收站的废旧汽车,也是堆积如山。今年要共享单车,居然在春节后三个月时间就像洪水一样漫延全国大城市。这个生产力,这个过剩的钢铁和其它物资,那真是几十年前无法想像的。所以,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是今天中国这样超级生产能力的根本保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14:53:37    跟帖回复:
    6
    那时买白菜萝卜有蔬菜公司,买瓜子核桃有果品公司,买火柴毛巾去百货公司……
    记得春节买几瓶两元一瓶的酒都要去糖烟酒公司走后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18:09:15    跟帖回复:
    7
    写得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19:34:10    跟帖回复:
    8
    谈亲身经历的计划经济时代(四)
      
                              李非
      
           当年的计划经济,搞计划的人员,由于没有计算机,没有互联网,工作是很累的。算盘不离手,表格一大堆。把上报的同类表格按指标折叠起来,用米达尺压平对齐,右手就拨算盘珠加总,记在汇总栏。搞久了眼睛都要看花。就拿我们来说,年度钢材计划下达,给出的是一个总的钢材供货量,分解到所属企业后,企业上报一个需求的详细品种规格清单,然后我们根据这个清单填写订货卡片。这个填卡片的工作量极大。仅就钢材而言,企业详细清单中包括数量、材质,在备注项中还往往指定生产厂。例如,指定要攀钢的生铁,因为这种生铁含钒,硬度和钢几乎相等。填卡片往往是调集省内工厂和下属局的一大批精兵强将,没日没夜的苦干好多天。最后订货卡片要装好几个人造革旅行袋。这些精兵强将中,最强的就是老工业城市,老厂的老人,业务非常熟练,纪律性强,不出差错。他们主要是重庆人、上海人、东北人,最精明的是宁波人,本地人工作就要差很多。
      
           这批卡片首先被带到省物资局的地区订货会。和其它行业的需求卡片混合后再按规格、材质分类,与钢铁厂的产出计划配对。能够由本地钢厂生产的,卡片就返回到我们手中,上面添注供货方和数量。再逐一找到这些钢厂销售人员住的旅馆和房间签订合同。在那个时代,订货通常是不能满足的,剩下的卡片,就被物资系统的人员带到全国订货会上,再配对。这个会是中央平衡会。
      
           中央平衡会通常在郑州召开,时间往往是在春节前后。参加这个会议实际上是一桩苦差事。首先是车票难买,有时甚至是一行人买站票站到郑州。其次是我们做为需方人员,往往被安排在鸡毛小店住下。小旅馆里,一间房四张铺的就算好了,通常是一间房十几张铺的,卫生间是公共的,洗澡在外面上公共大澡堂,吃饭就在街边混。那年月到北京出差更惨。不是住地下室,就是睡澡堂。当时最有印像的就是郑州街边的大碗烩面。三两全国粮票,两角钱,一大海碗,准能吃饱。现在这个烩面成为郑州美食招牌了。然后就是满郑州跑各大旅馆找供方销售人员签合同。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临上车出发之前,要带足“子弹”和“手榴弹”,和钢厂销售人员拉关系。“子弹”就是香烟,“手榴弹”就是好酒。这些东西都是从各烟酒产地的下属工厂搞来的,他们和当地的酒厂烟厂往往有业务上的联系。最后还有一难,就是买回来的车票,及完成亲朋好友托买的东西。我们那里猪肉要票,河南却不要。但河南的猪肉肉很肥,我们一买就是一人半匹猪。然后的大件就是白糖。北方的甜菜糖很细很面,不如蔗糖好吃,但不要票啊,买就是用面口袋装。所以,去是提着装满卡片的旅行袋和装满“手榴弹”和“子弹”的箱子,回来也是大包小包的。
      
           市场经济最大特点是过剩,计划经济时代的最大特点就是短缺。工厂的订货卡片一般都不能满足,我们在订货时自己也预留一些计划,把货订到自己的仓库,以备不时之需。工厂得不到满足的需求,就靠采购员日常的到处采购。许多采购员与我们的关系,与物资部门的关系,与钢厂的关系都搞的很好。这样,优秀的采购员就能在几次订货会外,拿到工厂所需的材料。要不然,采购员怎么会是工厂中仅次于书记、厂长的第三号重要人物。这采购员,实际就是计划中的市场那一部分主管市场打拼的。
      
            那时的指导方针是“工业以钢为纲,农业以粮为纲”。全国围绕着三千万吨钢奋斗了许多年,但目标始终达不到。钢材多年紧俏,每个企业都千方百计多囤钢材,能多要决不少要。有了钢材,总能换得企业需要的其它东西。所以,无形中钢材成为一种“看不见的市场”中的潜在货币,比人民币还好用。特别是搞建筑的螺纹钢和盘元,成了最通用的“货币”。看看现在我们年产的十亿吨钢,真是不胜感慨。这个数字不简单啊,有史以来,除中国外,全世界别的国家,从来没有谁能一年生产出这么多的钢。这是一个大标志,现在的人真是太年轻了,居然不拿这个做当回事。
      
      过去之所以生产不出那么多钢,一是生产能力达不到,二是资源条件不容许。那时的钢铁原料就是依托本国矿山自产矿石,以及回收的废钢铁。事实上中国地大物不博,是没有那么多铁矿石的,那年代也没有那么多废钢铁。而看现在,十亿吨钢主要依靠全世界提供铁矿石,主要是澳大利亚和印度的铁矿石。在城市的郊区,大型回收站的废旧汽车,也是堆积如山。今年要共享单车,居然在春节后三个月时间就像洪水一样漫延全国大城市。这个生产力,这个过剩的钢铁和其它物资,那真是几十年前无法想像的。所以,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是今天中国这样超级生产能力的根本保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4:46:30    跟帖回复:
    9
    谈谈亲身经历的计划经济时代(五)
      
                               李非
      
      
      前面已经说过,中国的计划经济和苏联的计划经济不一样,中国的计划经济是有国内市场外沿的计划经济,并且在搞计划的过程中很不认真,计划思想也受到多次运动的冲击和批判,最终,在各种力量的抗衡中,计划经济演变为商量经济。这种商量就差不多是市场中的讨价还价了。
      
      就苏联斯大林发明的计划经济本身而言,是有极高的正面意义的。在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写的《全球通史》一书中,就用一个段落章节浓墨重彩描述了斯大林的计划经济给苏联带来的高速工业化。以及当时在1929年大萧条后,英国、美国、法国等发达国家是怎样悄悄搞计划经济的。西方国家悄悄的计划内容是大型垄断公司秘密开会商量各公司的年度生产定量分配和用工分配计划,以便缓解产品销售和就业的矛盾,渡过大萧条的致命经济难关。在二战中,各个主要参战国也几乎全部实行计划经济,包括食品的配给都是有计划的。美国、英国、德国、日本、苏联均如此。只有中国不是,原因是落后。二战后的很长时期,西方也有很多国家通过计划使经济迅速复苏。这里就包括日本,日本的经济复苏计划在田中角荣的《日本列岛改造论》中描述的很详细,完全是以苏联式的重工业优先原则指导日本战后经济的恢复和发展。田中角荣描述,他们唯一没有料到的是日本的汽车工业异军突起,企业家们打破了政府计划,汽车行业成为日本国际领先行业。
      
      从这里可以看出,关于计划经济,还是邓小平说的最客观:计划和市场都是手段。这两种手段任何类型的国家在不同发展过程中都用过。它们就是白猫和黑猫,谁能抓住耗子,谁就是好猫。用一段时间,抓不住耗子了,就可以换一换再试。此外,计划之中有市场,市场之中有计划。我前面的描述,就是讲计划中的市场因素。就是现在中国的市场经济,难道没有计划吗?十二五规划、十三五规划,难道这不是五年计划的另一形式吗?而现在彻底否定计划经济的那些发达国家,他们不是也要制定和预估年度GDP增长目标吗?这还更不要说西方各个大型跨国公司自己制定的年度生产和销售的指令型计划了,这种计划要细划到每一商品的生产和销售,还需要相关财务信贷计划的配套。
      
      看起来,就是在市场经济中,有关政府部门制定大型计划,引领经济发展也是无可厚非之事。同时,计划在执行之中,也不排除使用市场手段。所谓全面转向苏联式的无所不包的计划经济,则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苏联的计划经济原则有错误,毛泽东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开始批判了。现在随苏联的解体,也说明这种没有市场外延的计划经济既无可持续性,也没有调整空间。而中国通过这几十年的市场经济实践,已经都知道计划的市场外沿了,特别是知道了计划的国际外延。这个国际市场外延是一国不能改变的。中国的现有“计划”目的也必是增强在国际市场外延的竞争力,而不是削弱这一竞争力。
      
      市场和计划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极端,完全的市场经济造成严重过剩,完全的计划经济造成严重短缺。那么,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执中,或者在双向波动中找到平衡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20:07:43    android
    10
    死气沉沉的年代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20:42:32    引用回复:
    11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吹角连营05 2019/12/2 20:07:43  的原帖: 死气沉沉的年代来时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9:03:27    跟帖回复:
    12
    談什麽樓主經歷過“計劃經濟”時代,中國何嘗有過現代意義的“市場經濟”,從來都是“計劃經濟”,變換的只是招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0:00:48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12楼第 12 楼 shdp 2019/12/3 9:03:27  的原帖:談什麽樓主經歷過“計劃經濟”時代,中國何嘗有過現代意義的“市場經濟”,從來都是“計劃經濟”,變換的只是招牌!那就对了。否则就像苏联那样,蠢到招牌都不变,死路一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0:02:05    跟帖回复:
    1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8:06:24    跟帖回复:
    15

    8542 次点击,20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谈谈亲身经历的计划经济时代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