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李非ABC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老成都往事回忆
6845 次点击
13 个回复
李非ABC 于 2019/11/29 16:15:1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老成都回忆之蜂窝煤

    早先成都主要就是烧蜂窝煤。这种煤现在城边一些卖“鬼饮食”的还在烧。这个煤无烟,但有一种很呛人的味道,据说比香烟要毒。文革时,蜂窝煤要票。票是一种,大煤小煤你自己挑。现在想起来好像是如果要大煤,每月90个。若要小煤,每月120个。街上有专门拉蜂窝煤的架架车车夫,把票交给他,他就给你拉来,另收一点劳务费。蜂窝煤大概是3分到5分一个,120块也就是几块钱。劳务费好像是八角,这个可以讲价。有许多人家舍不得这几角钱,就自己找个三轮车或架架车到蜂窝煤厂去拉。要知道,当年一斤米不过是1角4分3厘。

    这个蜂窝煤平时要用蜂窝煤盖(俗称“蜂窝煤咒咒”)把它盖到,把炉门关好。不能关死,也不能把门留的太大。关死了就熄火,太大了煤就会烧得太多,到做饭时反而火不旺了。最麻烦就是炉子熄火,这就需要重新点燃。要先烧些废旧报纸,点燃小枝丫柴,再放大柴。柴火烧旺了,上面再放一块蜂窝煤。然后不停用扇子不停扇,直到煤被点燃。这时下面的柴烧完了,蜂窝煤就自动落下。然后在煤上面再放一块继续烧。直到上面的一块也烧旺冒火苗了,再用一个小铁铲从炉子下面铲些炉灰,用炉灰把蜂窝煤的周围填实。最后用蜂窝煤咒咒压住火眼,关好炉门。这才算大功告成。整个过程烟熏火燎,要整一个多钟头。这还是会的,那些不会的,烧了很多柴,用了好几块煤,搞了半天,甚至一整天都点不燃。那就完全是一筹莫展了。遇到心好的临居,多半会帮到点。所以,不熄火120块1月够用,经常熄火就费事费煤了。

    用蜂窝煤就有炉渣,一般是倒到垃圾场。当时成都的大街多是柏油路、水泥路,小街一般就是泥路,好的也就是三合土路,但小街街沿差不多都是泥面。下雨时,坑洼不平,尽是水坑,又很滑,这个煤渣就是填这些坑洼的好材料。坑洼处填炉灰不但能渗水,还不像泥巴那样粘鞋子。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29 16:27:10    跟帖回复:
       沙发
    我来自火星刚到地球什么都不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0 9:41:07    跟帖回复:
       第 3
    老成都回忆之茶馆
      
      成都就是到现在都以茶馆休闲闻名于世。可惜的是,茶馆已经不是原先的茶馆。以前成都的茶馆差不多每条街上都有,少的一两家,多的三四家。显著的标志就是门板房的门板全部打开,沿街沿都摆起茶桌,里头也有。最小的茶馆都能坐几十个人,大的能坐几百人。现在那种坐十几个人的茶馆从前根本没有,人家都不好意思摆那么小的。
      
      茶馆里头都有个老虎灶,一般烧煤,烧焦炭的也有。老虎灶上一块一寸左右厚度的钢板,上面挖十几个蜂窝煤大小的圆洞,漏出火,盖以铜茶壶。这种茶壶把子很长,为了防烫,用细麻绳密密麻麻,整整齐齐捆了好几层。这个一般家庭里比较少见。但那年月也看不到现在茶倌表演用的壶嘴一米多长的那种。“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这个七星灶可能就是老虎灶。七个星就是老虎灶放铜壶的七个火眼。茶钱很相应,白开水两分,三花大概是七分,四花五分。三花就是三级花茶,四花就是四级花茶。那年生就是喝花茶,不像现在时兴喝绿茶。花茶是成都茶叶厂制造。茶叶里头的花是茉莉花。茶馆里头的茶客一般都不喝白开水。要白开水的是更讲究的人。他们自带更好的茶叶,只要白水。也有更穷点的,自带更差的茶叶,也是只要白水。对自带茶叶的,茶馆根本不计较。
      
      茶杯大家看的到,还是现在的盖碗。下边的碟是个金属的,一般是锡合金。至于这个椅子桌子,椅子都是竹椅,茶桌是矮木桌。竹椅坐上去很舒服,不用时可叠放到一起。这些东西,现在人民公园的茶馆好像还全部保留。茶馆里头总是人声鼎沸,坐无虚席。讲究的茶馆,还有打金钱板说评书的,唱川戏的,唱四川清音的。那人就更多,更热闹了。茶客些有高谈阔论的,有随声附和的。更有一等,在茶馆里头坐起,闭目竖耳,仔细倾听。这等人还不算少数。看来茶馆确实是个消息灵通的地方,这些人不用看报纸,听广播。茶馆里闭目一天,就天南海北啥子事都晓得了。
      
      由于茶馆喝茶很相因,一般就几分钱,许多寂寞的老年人到茶馆一坐就是一天。有的大爷早上四、五点钟就到茶馆去坐起了,一直整到晚上十一、二点。茶馆里有下棋的,打长牌的,摆龙门镇的。注意,当时是不准打麻将的。你看当年的电影,都是那些地主、国军、官太太才打麻将。茶馆里头弥漫着一股叶子烟的味道,喝茶的老头儿差不多都抽这个。四川叶子烟和北方旱烟不一样。叶子烟用烟叶卷烟末,然后上烟袋锅。旱烟用烟末上烟锅。烟的味道也不一样。旱烟呛人,叶子烟则没有那么呛。相传叶子烟化痰。所以一些茶馆的地上浓痰一堆一堆,密密麻麻的。
      
      茶馆那个老虎灶还有个特点,烟道旁有一个金属大水桶。这个桶下端安装有水龙头,出热水和开水。茶馆都卖开水,两分钱买一个开水牌。买开水的都用自家的温水瓶拿牌到灶边打开水。水桶的水烧开了就自己灌。有时水紧等慢等不开,就去催茶倌。他就拿灶上的铜壶给你灌。
      
      对了,漏了最有特色的一点,就是茶馆里头有很多掏耳朵的在做生意。好多钱一盘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两、三角钱。就这个价当年还觉得贵,一般人都舍不得,掏不起。但是掏的确实舒服,操作很规范。掏完耳朵还刮耳毛,剪鼻毛,这些搞完了最后是揉肩捶背。一套动作下来,至少半个小时以上。掏耳朵这个古老的行业现在也有,而且不少。但新的特点是现在干这行的头上通常戴个LED矿灯。打亮了好看清耳朵里面。那天居然看到一个胖姆姆也在干这行。这个在从前是绝对没有的。
      
      文革中出差到北京,看到北京的茶馆。和成都摆设不同,就是一个八仙桌,四条长板凳,都是高脚的。这个就是老舍先生《茶馆》的标准摆设了。看起一点儿都不安逸,这个样子长坐不累嗦。怪不得抗战时期中国文人都跑到四川,全都对四川的茶馆念念不忘,在自己的作品中多有描述。
      
      茶馆这个东西就相当于巴黎的沙龙,该成四川名片。可惜,现在这样的茶馆在成都很少了。新的茶馆都很小,而且设施也高档,一般是沙发式滕椅。盖碗倒是也有,但是给你个暖瓶自己倒水。最低消费十元。老样子的在人民公园还有一个。但城市不准烧煤,老虎灶在市里面看不到,到一些郊区茶馆还能看到。但已不是从前的标准,上面居然放几把铝茶壶。这个按收藏界说法,不是高仿,是低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0 15:10:15    跟帖回复:
       第 4
        “不是高仿,是低仿”。
         时代已变,仿不了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30 20:33:30    跟帖回复:
       第 5
    老成都回忆之担担面
      
      担担面面店以前就开在成都总府路,就是现在的熊猫广场斜对面。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现在是到处都卖担担面了,也出大名了。外地人旅游来成都,不吃小吃拼盘不算来过。在小吃拼盘中,担担面,钟水饺,赖汤圆,龙抄手、酸辣粉,这几样是必不可少的。有的还加蛋烘糕、三合泥。其实蛋烘糕从来没有正店,就是街边挑担推车卖的。
      
      现在吃了许多担担面,包括总店、分店的,但全然不是那个味道了。不是嘴巴吃刁了,而是做法明显不对。早先担担面正店吃担担面时,好像是一角八一碗,收一两粮票。这在当年就是极高的价格了。一般人也就是去吃个新鲜,那敢经常光顾。正宗担担面,面内不加葱,不放蒜,也没有芝麻酱。当时买面,全是在收款台交钱交粮扯票。然后拿票走到锅灶前排队取面。服务员把盛满面的碗递到你手上,你把票给他(她)。然后他(她)把票就扔到一个装满水的碗里泡起。这票就作废了。然后你自己端到面找个桌子坐到吃。有时候桌子都坐满了,你只好站起端到吃。所以最好是两人以上,一人先占位,另一人去排队端面。我在排队等端面的时候注意看过,碗里先舀点不知道怎么熬的肉汤,再舀点酱油。面挑到碗里,在上面舀一勺肉臊子,这就可以端面了。很香很好吃,味道十分特殊。
      
      后来,一次在家中自己剁肉作臊子。下锅后没有注意火候,有点烧焦了。但突然发现,用这个臊子当炸酱拌面,吃的时候居然觉得有点正宗担担面的味道了。原来担担面的臊子是略微烧糊了的。这是重要的一点。其次,有一次过其正店,闻到非常香的熬酱油味道。原来担担面的酱油是店里秘制的,这个也很重要。第三就是那个汤,很少,就粘碗的一点,也不起眼。当时成都的饭馆,都是灶头中间一口小锅,常年不断火。一般卖面的馆子不搞这个。但是担担面正店也有这个行头,灶头中间,熬在锅里头的骨头汤,不断添新骨头。这个汤一定有什么决窍。
      
      所以,现在只要你吃到放葱、放蒜、放芝麻酱的,都不是正宗作法。但正宗作法,且还是那个味道的,现在确实已经寻不到了。现在的担担面,没有正宗的。放蒜,放芝麻酱的,都不对。传承没有了,光是招牌又有何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10:47:07    跟帖回复:
    6
    老成都回忆之粮店
      
      那个时候,粮票是最重要的一种票。城里头的市民吃粮都是定量供应。一般市民每月27斤。干部和一般市民一样,也是27斤。中学生32斤。工人分工种,干体力最高有42斤的,一般工种和学生一样32斤。每家有个粮本本,凭粮本到粮店领粮票和布票。后来供应紧张,啥子都要票。啥子肉票、蛋票、猪油票、烟票、酒票等等。这些票也都是粮店凭粮本发。除了肉票和布票是专门印的票之外,其实粮店发的主要是号票,从1编到100号。然后定时张榜公布几号票买甲级烟几盒、乙级烟几盒、丙级烟几盒,几号票买鸡蛋几斤,几号票买白糖几两,几号票买三花茶叶一两等等。粮店只管发号票,至于这些号票今后能够买什么,粮店也不知道。是另外的主管部门按期公布。过春节时,格外供应黄花、木耳、糯米等等农副产品。这时要公布这些节日商品都是用几号票证。几乎所有的票证都是粮店发放,由此可见粮店的重要。
      
      粮店几乎每条稍微大一点的街上都有。最叫人记忆深刻的就是粮店的米仓。这个米仓用砖砌成半米多高的柱,上面支木板,把一间房那么大的地方全围起来,面积有十平米大小,高有两米多。前后左右都围以木板。米仓前面最下方,有个半尺宽的斜木槽。槽头有个铝皮包的薄木闸,把闸用手一拉,米就通过这个槽流出来。槽头前挂一个大抬秤,秤盘是个铝簸箕。有经验的粮店店员控制好闸,米流到秤盘里可以刚好够你买的斤数。不熟练的就用个大勺,多了就舀出一些,少了就添一些。秤完后,用自己的米口袋接到,从簸箕里把米倒到口袋里。然后就背回家去。
      
      粮店都有个柜台,一般较高。但没有现在电视剧里演的旧社会当铺柜台那么高。柜台上面的店员坐在办公桌边,桌上放一木制号牌盒。盒里密密麻麻放着整齐堆放的,绿的,红的,蓝的,粉红的,紫的塑料牌。这种牌子有一寸长,半寸宽,一分厚,大小略有差别。上面写的是不同的用阿拉伯数字表示的斤两数。不同颜色代表不同的粮油品种。要买粮油先到柜台交钱交粮票拿号牌,再到不同的地方秤米、秤灰面、打菜油等等。
      
      现在成都也说菜油了,以前都习惯管菜油叫清油。打清油有专门的菜油票,一般是每人月供半斤。听说东北文革最紧张时,月供三两,因此当地军区司令员得了一个“陈三两”的绰号。清油都装在一个绿色的铁皮大汽油桶内,上面有个铁皮提子。其实就是个手提泵,上面有刻度,提到某刻度就是多少斤两。因为清油供应紧张,一家人那点清油紧巴巴的。所以打清油时用自家油瓶接到,还要认真看那个售货员操作,生怕他给打少了。最紧张的时候,本地清油断供,替代的是河南来的棉籽油。这个油倒在热锅里会冒一阵子黑烟,炒出来的菜都是黑的,还不好吃。传言吃多了影响生育。
      
      四川人不爱吃面粉,管面粉叫“灰面”。装灰面的就是一个一米半长,一米宽,一米深的木槽,上面吊个杆秤。杆秤的秤盘也是个铝簸箕。这个簸箕不大,最多就能装几斤面。粮店还卖黄豆、绿豆、红豆、白豆等豆类。记得除了黄豆要票,绿豆要票,其它豆不要票,只要钱。对了,粮店还卖切面。大的粮店有电动切面机,自己切。小的粮店从有切面机的粮店拉切面来卖。一斤粮票买的切面大概要称一斤三两,按一斤算价计粮,好像是两角五分钱买一斤切面,而灰面是一角七分三一斤。
      
      文革中供应最紧张时,粮店卖过新鲜红苕,五斤红苕收一斤粮票。赵某人管四川之初,恰逢大旱灾,结果从外省运来很多包谷面,按定量强制搭配供应。买三斤米或面,必再交一斤粮票和钱搭一斤包谷面。这段时间不长,一年多时间情况好转,这种作法就取消了。
      
      粮店还有个特点,都养着一只又肥又大的猫,用来逮耗子。有的粮店为人民服务,早上还炸油条卖。还是赵某时期,据说是学外国,粮店开始卖自制蛋糕。蛋糕很大,油很重,有一股生清油味道。不少家庭买来当早餐,这样就不用到食堂或街上买馒头。还有更多家庭早餐习惯是吃一碗切面。对于这个粮店蛋糕,大家都觉得新鲜,开始卖时还好销。但过了几个月,全都吃腻了。这个东西就不好卖,后来干脆不搞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19:32:09    跟帖回复:
    7
    老成都回忆之老城墙
      
         现在想起来,除了下河洗澡,叫人记忆最深的就是老成都的城墙了。当时的城墙其实已经是断垣残壁了。但不管是城北、城南、城西、城东,都留下相当长的一段。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在城南。就在现在盐道街附近,往河边走,就有一大段城墙堵到,要翻过城墙才能下河。后来,又搬到城北。看到北门大桥城内侧,大街的两边都是城墙。
      
      那个时候已经喜欢斗蛐蛐儿了。秋天常常跑到城墙边上逮蛐蛐。蛐蛐一般藏在城墙边上的烂瓦片堆中。听到叫声就悄悄上去,轻轻翻开层层瓦片去逮。逮到的蛐蛐放到用纸折的纸筒中,回去放到玻璃水果瓶作的蛐蛐罐里。蛐蛐罐为何都是用玻璃水果罐头瓶做,这是因为这种瓶子比较好找,有时在垃圾堆里都捡得到。蛐蛐放在里面,隔着玻璃也看得很清楚。在罐下面垫一半泥土,蛐蛐放在里面。平时用青尖椒喂它。两边要斗蛐蛐,就把各自的蛐蛐放到同一罐中,用一种蛐蛐草逗它们,直到双方愤怒张牙,就开始撕咬起来。最后那一方蛐蛐掉头跑,对方就算赢。
      
      蛐蛐最好的品种叫玻璃金刚头,很难逮到。这种蛐蛐一般不在瓦砾堆中,而是在墙洞内。有一次,在城墙上发现一个洞,洞中放出微光。一个娃娃就用蛐蛐草去探,然后连声大呼“玻璃金刚头”。大家一下就都围拢上去,结果忽地一下,冲出一个蛇脑壳。吓得大家一趟子就开跑,一直跑到住家院子里头,还是惊魂未定。
      
      以前成都人不晓得啥子府南河,只晓得“南门大河”,“北门大河”,“沙河”。后来改造这些河,专家才找出来古时候这两条河的名字。“北门大河”叫“府河”, “南门大河”叫“南河”,统称“府南河”。其实这个称呼的谐音很不好听,“腐烂河”。还不如唐诗中的称呼“锦江”。现在的“锦江宾馆”就是早先按这个“锦江”取名的。
      
      这两条河其实就是成都的护城河。河内是城墙,河外就是乡坝头。成都市区直到八十年代初,基本上都只在河内范围,就只有那么大。城墙外,河两边到处都能看到农民的田。川医、川大、省医院、中医学院、北门火车站、新南门长途汽车站都在城外头,周围被农田包围。城墙外发展的好的,只有50年代到60年代初建设的东郊工业区。这个工业区大多数是国营军工大厂。当年这些厂称为信箱单位,意味着亲属写信寄往地址只能写“成都市××信箱”。
      
      现在成都的内环线,基本上就是原先的城墙带。城墙依先后,在漫长岁月中逐渐拆的差不多了。南边最早拆干净,然后是东边和北边,最后是西边。现在的上同仁路和下同仁路就是西边城墙的位置。这几天看到商业街和下同仁路交界的西南方在拆迁,还有一段城墙。但好像正在挖,拆了就可惜了,留这一段,可做个旅游景点,那里和宽窄巷子挨的近。
      
      成都军区北郊场西北面,还保留一段完整的城墙。早先城墙墙基还在,还是有那么高。但已经很残破了,到处露出墙内的夯土。结果后来政府到处找旧城砖,专门修补复制了一段旧貌。这一段城墙现在还在,这是唯一修复的很短的一段。看这段城墙,可以想像成都城墙完整时的旧貌。它应该不亚于现在西安保留下的完整古城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4:44:19    跟帖回复:
    8
    老成都回忆之门板铺
      
      这个系列一开写,很多埋藏在脑壳深处的记亿就好像过电影一样被挖出来了,感觉到三天三夜都摆不完,只有一个一个慢慢摆。记得有个帖子回忆成都,我回了一句话“老成都,门板铺,满街都是梧桐树”。那个时候,成都街上几乎清一色门板铺房,商铺少,住家户多。
      
      现在这种门板铺,我曾经发现文殊坊那里西珠市街还剩一排。现在去看,结果也被拆的差不多了。就剩几家钉子户,可能很快就要被拆的干干净净。平乐古镇,沿河的那一条街,全是门板铺。这条街几乎和当时北门大桥过桥往城隍庙河边走的那条小街一模一样。要看门板铺,今后只能去古镇了。
      
      门板铺通常分几进,多的有四进的。一进就是一间房,从前面一路到底,看到一个档档儿就是一间房了,所以称进。通常最里间是个小天井,一般作厨房用,蜂窝煤炉子放到那里不熏人。此外,还有个柴灶,当时成都人烧柴还是很多的。另外,就是必须有的一个大水缸了。那个时候,自来水是要到街上去挑的,每条街都有个自来水桩桩,通常是一个老头儿或老妞儿守到,挑一担水两分。当年门板铺那家不担水?不过这个是吃的水,洗衣服一般就到井边洗。那时候水井特别多,而且三尺见水。把水桶放到井中,用手把住绳子一晃,桶就歪了沉下去,然后提上来。这个有点考手艺。当年成都地下水水位浅全国有名,还被编进最老版的《十万个为什么》。再有住的离河边近的,洗衣服就是到河里洗,用洗衣棒槌敲,在河头清干净。现在地下水位下降很多。现在盖高房子挖地基,往下深挖十几米也看不到水。
      
      门板铺房的光线不好,如果是一层的房子,通常是在房顶安几匹亮瓦采光。但房内也还是昏暗。所以家里娃娃上学写家庭作业,都是搬两个板凳到家门口街沿上写。板凳一个高,一个矮。坐到矮凳上,本子放到高凳上写。吃饭也是如此,全家人喜欢把饭端出来在门边坐在小凳上吃。那家吃得好,那家吃的撇,看得清清楚楚。但多数人家都吃的撇。中饭、晚饭,就是泡菜就豆瓣儿。门板铺冬冷夏热,所以家家户户床上一年四季挂蚊帐。夏天防蚊,冬天保暖。夏天最热的时候,都喜欢拖个马架子在街沿边上睡。这时你就看到满街都是打光胴胴的人了。再有就是方便的问题。一条街上一个公共厕所,有的街上还没的。用啥子,用马桶。和现在的抽水马桶一样高,圆形的木桶,有一寸厚,外面是黑漆,里面是红漆。都是生漆,上的很厚。“清早八晨,来了一人,大叫一声,倒桶子了”,这就是当时儿歌唱的。每天早晨,拉粪车的一喊,家家户户就端马桶往粪车倒屎尿了。然后就是满街“刷刷刷”的涮桶子声。《喜刷刷》那首歌,可能就是从这里找到的灵感创作的。
      
      门板铺高档一些的,有二层阁楼。这个阁楼也可住人。有阁楼的,通常是从一楼一个很陡的木梯往上爬。这个木梯大概有七、八十度角坡度,每格木板最多有巴掌那么宽。不习惯的,上上下下都有点害怕。阁楼面街,安装有窗户。老点的房子是格窗,可贴窗纸。新潮点的直接安装木制玻璃窗。还有一种,阁楼上一条走廊,横贯若干铺面。这可能就是大户人家的房子了。还有一种场所,在天涯石街。从这条街的十字路口望去,东西南北都是这样的格式。据说这里曾经是旧社会成都有名的烟花柳巷,如北京的八大胡同。
      
      门板户住户,就是成都当时的底层百姓。大工厂、大单位的人,通常就都是住楼房了。住楼房的叫住门板铺很羡慕。现在的曹家巷改造,说是下岗工人居住的贫困棚户区。当年则是成都了不得的高档小区,住的是响当当的大建筑公司工人和干部。改革开放,门板铺翻身了,卸了门板就是铺子,租出去就是钱。
      
      随城市不断扩大改造,成都门板铺成了过去式。在许许多多地市级城市和县级城市,也成为过去式。要找到它们的存在,真的只有去古镇一观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0:04:08    跟帖回复:
    9
    老成都回忆之梧桐树
      
      成都以前街道都比较窄,汽车也很少。走到路上也不觉得堵。当年只有人民南路是最宽的了。再有就是所有大街街沿,基本上都种满了法国梧桐。个别小街也是如此。这个法国梧桐的好处就是冬天叶子掉完,太阳就能晒的人暖阳阳的。夏天树叶茂盛,把街都遮完了,人晒不到太阳,很凉块。最打眼的是,从南门火车站到双流飞机场,一路都是这种法国梧桐,遮天蔽日。外地来的人一下飞机,坐汽车进成都,看到这个风景,顿时就对成都有了很美好的印象。
      
      所以,从前硬是没有感觉到成都有好热。这种种满梧桐树的街,现在省委在的商业街还是那个老样子,大家走到里头就体验到了。据说前几年一个全球著名的日本城市专家到成都来,有关方面领他到处看成都最新建成的现代建筑,结果这个老傢伙根本不感兴趣。后来车过西御街,一大片法国梧桐,他在车上赶紧喊停车,下车细细看了许久,最后说,我相信成都是一个很古老的城市。所以,西御街的法国梧桐树就被保留下来了。现在看,能留多久,还很难说。说不定那天那个看到不顺眼,就把它们都砍了,换成更名贵的树。但历史的沧桑,就会这样消失了。
      
       除了法国梧桐,以前成都比较多的还有桉树和夹竹桃。桉树是很高大的乔木。从前人民南路从南河大桥到南门火车站,一路快车道与慢车道间的隔离带,都种桉树。按树长的比较快,在这条大道上,也是长的遮天蔽日的。夹竹桃是矮小的灌木。皇城坝一圈,都种的是夹竹桃。夹竹桃的枝干,是最好的做弹绷子架子的木材。调皮的娃娃些常去干偷砍夹竹桃枝丫的事。砍的夹竹桃枝丫放干了,削成弹绷子架子。这两种树,说是有毒,后来和法国梧桐的命运一样,也都被替换了。
      
      成都现在的道旁遮阴树以小叶榕和女贞树为主。好处就是四季长青,缺点也是四季长青。这些树现在有些街道也长的很粗大了,还吊着无数须子。夏天开花,满街飘着花香味,还凉快。冬天走到一些路两旁都是这种大树的街,整个天空都被遮蔽了,阳光照不进来,进去就觉得阴冷。但环卫部门喜欢,落叶少,好打扫。再有就是重点大街,种名贵的银杏树,不遮阴。像蜀都大道上,走路骑车的人硬是被晒的毛焦火辣的。但初冬时节,满树,满街都是一片金黄,煞是好看。特别是川大老校区和电子科大老校区,现在成为成都人观赏银杏的好去处。电子科大每年还搞银杏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8:03:41    跟帖回复:
    10
    老成都回忆之成都的河
      
      现在成都的河经过整治,也都还看得下去了。啥子府南河、沙河、摸底河、东风渠等等。但是,以前成都的河更多。成都很多街名都是“××桥街”,如玉带桥、通顺桥、桂王桥、青石桥街等等。现在都是既看不到桥,更看不到桥下的河。从前那些地方却是既有桥,又有河的。
      
      就比如青石桥,现在就是个地名,你到那儿根本看不到河,更看不到桥。但是从前那儿有一条金河。这条河跟现在的摸底河差不多宽,一色像现在府南河一样的陡边,是用红沙岩砌的。像府南河一样,沿河一段就设梯坎下水,妇女就在河边洗菜洗衣服。青石桥,就是这个河上的一座桥,用青石砌的,故名叫青石桥。这条河水和南河一样,自西向东流。溯河而上,就到盐市口,也是一座桥。再往上,就是现在的染房街后头。染房,染房,就靠这河水搞印染。再过人民南路,上边就是西御街和陕西街,这条河就在现在的新华书店南边一点。再往上就是半边街,人民公园。河水是经人民公园流过来的。
      
      所以,从前人民公园是有活水的。现在公园里那个可以划船的水池,是当年文革前修防空洞挖出来的。挖出来的土,盖到防空洞上,就是现在的假山了。人民公园西边,现在有个金河宾馆。金河水从那里流到人民公园。公园北大门靠西边的祠堂街上,连到好几家较高档的面馆和饭馆。馆子前门面街,后面就是金河及河内的公园。在馆子楼上吃饭,近看下边的金河流水,远看公园的风景,很是惬意。公园北大门东边,有一家百货商店,挨着商店的是一家医药店。接着就是半边街口子,现在是摆川军塑像的那个地方。半边街一边是河,一边是街,所以成半边了。这条河夏天涨水的时候,也很深,有一年河水都淹到街面了。有娃娃下去洗澡,我们不敢下,原因是河底的烂玻璃太多,怕划到脚,除非穿塑料鞋不脱,就敢下。这条河后来都成了防空洞,再后来就当仓库,现在不知所踪。
      
      从前在成都的河里,有很多捞沙的大木船。一路走,船上的工人一路下铲捞沙。捞出来的沙就装在船里头。还有就是打渔船。这种船就是一叶扁舟。船头站立几只“渔老哇”,也就是渔鹰。一个渔翁身披蓑衣,头戴斗笠,拿个蒿杆撑船。渔老哇发现有鱼,就飞过去钻到水里把鱼叼出来。因为咬到的鱼较大,它的脖子又是被箍紧的,吞不下去。只得飞回去把鱼交给渔翁。渔翁再喂它能吞下去的小鱼。这种船,这种渔老哇,这种渔翁的行头,现在在桂林漓江还能看到。在桂林阳朔,张艺谋的《印象刘三姐》大型山水实景剧里面,也有这样的背景表演。成为桂林山水的招牌。
      
      护城河的两边,有很多地方都是农田。农田和河之间,则是河坝。河坝上,经常看到许多打石头的,男女老少都有。把河边的大鹅卵石打成碎石,用于铺路。打石头的戴一双很厚的棉手套,左手拿一副废旧工业三角带,把鹅卵石套到,右手拿榔头用劲砸。打碎了就刨到一边。最后按方给工钱。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很多人当年都干过这个。
      
      到夏天发大水,河水是混浊的,里面含很多泥沙,但并不脏臭。河里游泳的就借大水“拉长滩”,最远从西北桥一直顺水漂到东风大桥。一到冬季,河水减少,水流清澈,可以看到水下的鹅卵石。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成都都有客船直通乐山。船一般夏天通航,一天走不到。所以坐船去乐山的人比较少。在杜甫草堂对面一片树林,是野炊的好去处。少先队员过队日,经常到那里埋锅做饭。洗菜淘米煮饭,都用河里的水。
      
      还有就是东御河,西御河。这条河已被填平,现在改成东御河和西御河沿街了。但这条河从前就是成都老皇城的护城河。解放后改造的很巴实,河很宽,就有现在的街那么宽,一色水泥斜坡,这条河水是活水,但流速慢,像静水一样。河里喂了好多鱼,有人管,是不准下水,不准钓鱼的。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东御河沿河边,一路都是手工做毛笔的。一家人,大人小孩儿一起做,用水筛毛,然后把一大摞毛在平木板上抖得伸伸展展的。一路上家家如此。路过这条河,最喜欢看这的人做毛笔。后来,文革中又盖防空洞,就把河里头的水排了,河上加个盖,就成防空洞了。这个防空洞,后来很闹热,成了跳磨沙舞、黑灯舞的场所。演绎出成都改革开放后一些人的悲欢离合故事。
      
      再后来,防空洞都消失了,成为大街。现在,这两条街旁边的居民楼全都动迁,说是要打造城市中心。街,可能也要消失了。今后什么样子,不知道。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4 15:15:06    跟帖回复:
    11
    老成都回忆之成都老馆子
      
      刚才看帖,有人写到老成都的吃,不由让人对往事浮想联篇,只好再写一段。现的的饭馆餐厅之多,老成都是没得法比。但老成都的老味道,也没得那个整的出来了。一是可能原料不对,现在歪的太多了,只要是入口的东西,要找不歪的难。二是可能手艺真得失传了,饮食这个东西都是师父带徒弟,手把手教出来的。我前头专门写了一篇担担面,无人跟帖,看来吃过真资格担担面的都不多了。
      
      成都以前的馆子,通常分三类。一类就是面馆,这个面馆主要卖素面、杂酱面,三鲜面,清汤面。素面放油炸海椒面,一角二一碗,收二两粮票;杂酱面、三鲜面一角五一碗,收二两粮票;清汤面最相因,八分一碗,还是收二两粮票。再高级的就是素椒杂酱、鳝鱼面,一角八一碗。这种面馆满街都是,品种也差不多,但是味道有差别。记得西御街有个“王胖鸭”,是卖烤鸭的回民店,也卖面,他的那个素椒杂酱用牛肉,味道就非同一般。王胖鸭店堂在一条小河之上,从窗户和店內木板地缝隙都可看到流淌的小河水。还有这边人民南路新华书店旁边,有一家卖凉面、甜水面的,那个甜水面味道可能是成都最好的了。再有就是“张老五”凉粉,现在都是四川名小吃了。但最老派、地道的是文殊院斜对门的“张老二”凉粉。从前也是“张老五”,现在挂“张老二”,但店面、陈设和几十年前差不多。
      
      除了面馆,就是甜食店,那条街上都有,一直从早上6点开到晚上11、12点。清早就卖绿豆稀饭、馒头花卷。花卷分椒盐和糖的,糖花卷上还戳个红点点。另外就是豆酱、油条、粉子醪糟。到中午、晚上,主要就是卖酸辣挂面。鸡蛋西红柿挂面,对了,还有汤圆。记得最搞笑的是有一次,早上进成都剧场街斜对门的甜食店,要了一碗酸辣挂面,吃不完了,推给门边边站到的叫化子。那个叫化子轻蔑地看了一眼,说道:“早上一般吃甜食”。这句话后来就成大家的口头禅了。后来这个真实笑话广为流传。可能很多人都碰到这种“早上一般吃甜食”的叫化子了。
      
      面馆和甜食店外,就是饭馆。最相因的就是羊肉汤馆和豆花店。卖羊肉汤的,门口都支个大锅,羊肉羊杂煮在里头,热气腾腾的。一碗羊肉汤用个不大的碗装点羊肉羊杂,撒点盐须,六分钱一碗,肉不添了,汤随便添,盐放到桌子上,可以加。米饭算一两二分钱,收一两粮票。算下来,一角多钱吃顿饱饭。这个店在提督街老的工人文化宫门口有一家,街沿边畅开摆桌子,去吃过。再有就是豆花店,一碗豆花6分钱,饭钱另算,和吃羊杂差不多。这个最出名的就是盐市口的谭豆花。还有中档的就是满街都是的中档国营饭店了。素菜8分,麻婆豆腐一角二,翘荤一角五,红烧肉、回锅肉、粉蒸肉,盐煎肉、咸烧白都是二角五。这种馆子,也不是一般人敢天天进去的。这里头有一等人最多,就是拉架架车的,蹬三轮的,平时几乎都在这档饭店吃饭。问他们,说是太累了,只能吃好点,不然整不动。他们一个月可能差不多挣得到7、80元钱,除了养家,都吃了。
      
      最高档就是耀华餐厅和芙蓉餐厅了。耀华餐厅卖西餐,毛主席到四川去吃过,文革就改名东方红餐厅。这个餐厅在春熙路到青年路的那条路上。一楼大厅平时卖冷饮冰琪淋,进去一个小天井,围到天井的二楼就是雅间。吃西餐通常在二楼雅间。芙蓉餐厅在人民南路和红照壁交界处,南边是四川剧场,北边就是芙蓉餐厅。餐厅比较高档,门口堵了很多擦皮鞋的。这些擦皮鞋的目光向下,就看路人是不是穿皮鞋。若穿了,就吆喝揽生意。餐厅里面店面很大,圆桌摆了几十张。这么大的餐厅,就是现在结婚的包几十桌席也没得问题。但那个年代你找不到包席的。老百姓不时兴,也包不起。当官的也不敢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5 10:57:36    跟帖回复:
    12
    老成都回忆之春熙路
      
      
      现在都时兴网购了,年轻人逛商店就是去试,试完了再到网上买。商家痛恨,说这种人是“试衣贼”。社会发展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再回忆从前的春熙路,话题可能老得像化石了。
      
      以前蜀都大道还没有修,从盐市口到春熙路的大街就是走东大街,或者走提督街,过太升南路到总府路,下头就是春熙路口子。总府路是东西向的大街。在总府路北边街沿,闹热的还有商业场,东风菜市场。路南边春熙路口子,进去从街的西边数,就是胡开文文具店,照像器材总店,亨得利钟表店,第一百货商场。然后是一家卖名贵中药的,接到新闻电影院口子。然后是一家钟表修理店,新华书店,再是啥子搞忘了。接到是耀华食品店卖点心的,店堂相通,就是糖酒公司卖高档烟酒的大堂。
      
      过街,就是两家紧挨着的,很大的皮鞋店,然后是牙医诊所,成都最大的文体商店,眼镜店,这就到东大街口子上了。再从东边往回走,口子上是龙抄手,然后是一家很大的卖医药和器械的药房,接茶叶店,金店。再过小街,对到是一家银行营业部,古籍书店,中山像。中山铜像现在还在,位置也没有移动。接到是一家卖瓷器的商店,楼上好像是家冷饮店。
      
      再过市一医院,一医院斜对到科甲巷口子是青年宫电影院。一医院大门西边的春熙路正街,就是成都工艺品商店。然后是一串服装店,少儿书店,天主教教堂。天主教教堂中间门穿过去,里头有好大一家澡堂。过去是科甲巷。这里现在立一块汉白玉石碑:石达开就义处。天主教教堂再过来又是一家银行。银行下头,就是妇女儿童用品商店。这个商店主要卖各种各样的儿童用品,犹以各种儿童玩具的种类最多最齐全。北边春熙路路口,和胡开文对到,是一家五金店。这家五金店卖的各种收音机品种是全市最多的。半导体收音机不要票,但走货一般较快。
      
      春熙路街对面过总府路,就是商业场,东边韩包子,西边赖汤圆。这个格局好像现在也没有变。商业场街右手,现在王府井百货的位置,就是红旗剧场。往商业场里头走,一串服装店,高档裁缝店。最记得到中间一家成都最大的收音机修理店,这家店是成都当时唯一能修半导体收音机的店。当年入迷安半导体收音机,最爱到这家店去看。同好些闲谈也说那个师傅手艺好,那个来得猛,居然用80瓦的电烙铁杵半导体收音机。对门就是大光明理发店,旁边是一家大澡堂。
      
      再从总府路往东,就是东风菜市场。这个市场规模不亚于中心菜市场(现在的红旗连锁)。店很深,卖菜、肉、粮、干鲜果品、各色点心糖果,烟酒,时令蔬菜等等,还内设各种小吃冷饮店。
      
      说了那么多,无非是要表明,当时的春熙路,是各色商品,应有尽有,进去就满足你一切需求的地方。而且东西资格不贵,大众化。还有那个时候特点,全是柜台,服务员站柜台后为你服务,不开架。只有新华书店,部分小册子,摆在半个乒乓桌大小的书案上,供随手翻阅。
      
      最爱逛的,一是胡开文文具店,其它地方买不到各种铅笔、钢笔、毛笔、原珠笔,这里都有。柜台里摆各种各样的套墨,名贵砚台,当时标价都是上百元,甚至还有上千元的。当时觉得这简直是天价,太贵了。现在想来,若那时买了,现在就是正宗古董收藏了。再有就是旁边亨得利钟表店,卖各种手表,国产上海表还要票,几百元的进口瑞士表随便买。挨到就是春熙路中间的第一百货,地下一层卖自行车及零件,上面分别卖各种百货。
      
      再就是工艺品市场,各种四川及全国各地的工艺品,手饰等等。印象最深的就是各种紫砂壶,都是当时名家制的,刻的有字,价格十几元到数百元不等。有眼光的,当时买几把,现在就值百万以上了。
      
      再有就是那个五金店,各种半导体收音机,货走得快得很。上午看上的东西,当天去晚了就买不到,售货员喊你第二天早点来。总之,春熙路这个话题太大了,难免挂一漏万,欢迎大家补充。对现在的春熙路,实在看不起,除了卖衣服的,就是卖衣服的。中间一个伊藤,还能买到点其它百货,也不全,还贵。
      
      现在春熙路更不得了,旁边红星路汽车下穿,街面步行。地铁站也在这里,还有地下商业街直杀太古里。太古里是当下成都最高档时尚的地方。但购物天堂说不上,品牌太高,东西太贵。就是满足年轻男女的休闲时尚梦游之地。他们真要买生活所需,多半是网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6 9:04:38    跟帖回复:
    13
    老成都回忆之老人民商场
      
      人民商场现在已经叫“茂业百货”,也不是国营店了。但到现在为止,成都盐市口依然是最闹热,人气最旺,商气也最旺的地方。这其实都得益于历史上人民商场在这个地方。在早时,人民商场做为国营店,是成都最大的一个购物去处。除此之外,还有人民南路的百货大楼,以及聚集无数中等规模商店的春熙路。
      
      而人民商场一家,摊开来比,商业面积顶得到半个春熙路。有人提供了一张民国时期地图,这个人民商场硬是包了民国时期宾隆街的一半,和去叠月巷的一条巷子,成就了一个人民商场。所以当年进人民商场,感觉就是在若干街巷中逛街。街巷很宽,但不会淋雨,因为上面有很高的天棚。这些“街”及“街”的两旁,就成为商场的营业柜台,柜台里面站着售货员。不同的“街”卖不同类别的商品。
      
      那时的人民商场有东、西、南、北五道门。南边两道,都靠东御街。东边算是商场正门。西边一道,北边一道,出门都是小巷。现在想起来,印象比较深的是东边进门的大玻璃橱窗内,放着永不停电的几台电风扇在那里转。是四川的天使牌和外地的蝙蝠牌。这都是质量很过硬的国产货。可能不少家庭现在还在用。
      
      从东边顺城街正门进去,分左右两个路口。左边一路记得是卖布皮绸缎铺盖面子的。右边一路是卖搪瓷用品的。如脸盆、茶缸、饭盒、温水瓶、开水桶等等。也是两边全设柜台。再往前走,就是商场内的一条南北向的横街。街北边大门外,是个丁字路口。端走巷子是宾隆街。往右手拐就是叠月巷。往左手在商场墙外是一串小修理店。有补鞋的,补铝锅的,好像还有修钢笔的。南边两个大门,外面都是东御街,街斜对面就是当年成都唯一的市内火车票预售处。老成都人应该对这个售票处有十分深刻的记忆。当年为买火车坐号票和卧铺票,不知道在这个地方排过多少次队。有时为买卧铺票,还拿个小马扎,穿着军大衣,熬更守夜排通宵。
      
      横跨这条商场内街,格局和街东一样。右边一路是卖文具用品的。品种十分丰富,不亚于春熙路街头的胡开文文具店。从小学到文人所需要的一应文具,应有尽有。还有各种笔记本和不同开数的各色纸张。卖纸铺开的场面就比较大。卖文具街尽头往南走,一路柜台都是卖照像器材的。主要是各种国产像机,黑白胶卷,感光纸。显影和定影剂等等。此外还有各种照像放大机和放大镜头。左边一路,就是卖各类五金交电器材和电子元器件的。和这一路并行,还有一路,记得是卖各类呢绒衣料。
      
      这三路的尽头,又是一条商场内横街。南边大门外同样是东御街。门边是卖花的。横街朝东的柜台,主要是卖各种唱片。文革中,唱片基本就是八个样板戏。变化在于从黑色电胶木变为红色、绿色、蓝色的塑料唱片,规格也要小一号。打倒四人帮后,这些唱片都卖不脱。据说一天来了个年轻人,每种唱片买了一张。好长时间都没有生意的售货员觉得奇怪。不料晚上家人拿着唱片找上门来了。说这个人是神的,家里头不晓得就偷钱出来买了。要退货。这个是个笑话。但那时真买了,到现在可能有收藏价值,要管点钱。横街北面,则是一个向西开的大门。对着叠月巷。门内东边,就是成都是木偶剧团的剧场。这是小朋友最喜欢的地方。
      
      在盐市口和东御街交叉处,商场的店面是卖烟酒糖果的。这个地方该是人民商场当年最热闹的角落了。
      
      上世纪80年代,人民商场要拆迁改造升级。但周边居民工作难作,耽误了很长时间。结果89年一场大火,老人民商场被烧了。这才盖成今天这个商场大楼。这以后,人民商场又兴旺了很长时间。还是以自营各类百货为主。最记得到就是商场二楼卖毛衣的专柜。这个柜全是年轻身材好的女售货员,把售卖毛衣各种样品穿在自己身上,很吸引人气。柜台总是挤满了买毛衣的顾客。这个班组还多次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单位。
      
      后来,商场在上交所上了市,股价一直较高。不知何种原因,陷入亏损,被茂业集团收购。经营从自营为主,转为租场地为主。货色品种转为高档品牌,也不如从前多了。但人流量依然很大,想必生意还是做得起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7 10:04:45    跟帖回复:
    14
    老成都回忆之老人民商场
      
      人民商场现在已经叫“茂业百货”,也不是国营店了。但到现在为止,成都盐市口依然是最闹热,人气最旺,商气也最旺的地方。这其实都得益于历史上人民商场在这个地方。在早时,人民商场做为国营店,是成都最大的一个购物去处。除此之外,还有人民南路的百货大楼,以及聚集无数中等规模商店的春熙路。
      
      而人民商场一家,摊开来比,商业面积顶得到半个春熙路。有人提供了一张民国时期地图,这个人民商场硬是包了民国时期宾隆街的一半,和去叠月巷的一条巷子,成就了一个人民商场。所以当年进人民商场,感觉就是在若干街巷中逛街。街巷很宽,但不会淋雨,因为上面有很高的天棚。这些“街”及“街”的两旁,就成为商场的营业柜台,柜台里面站着售货员。不同的“街”卖不同类别的商品。
      
      那时的人民商场有东、西、南、北五道门。南边两道,都靠东御街。东边算是商场正门。西边一道,北边一道,出门都是小巷。现在想起来,印象比较深的是东边进门的大玻璃橱窗内,放着永不停电的几台电风扇在那里转。是四川的天使牌和外地的蝙蝠牌。这都是质量很过硬的国产货。可能不少家庭现在还在用。
      
      从东边顺城街正门进去,分左右两个路口。左边一路记得是卖布皮绸缎铺盖面子的。右边一路是卖搪瓷用品的。如脸盆、茶缸、饭盒、温水瓶、开水桶等等。也是两边全设柜台。再往前走,就是商场内的一条南北向的横街。街北边大门外,是个丁字路口。端走巷子是宾隆街。往右手拐就是叠月巷。往左手在商场墙外是一串小修理店。有补鞋的,补铝锅的,好像还有修钢笔的。南边两个大门,外面都是东御街,街斜对面就是当年成都唯一的市内火车票预售处。老成都人应该对这个售票处有十分深刻的记忆。当年为买火车坐号票和卧铺票,不知道在这个地方排过多少次队。有时为买卧铺票,还拿个小马扎,穿着军大衣,熬更守夜排通宵。
      
      横跨这条商场内街,格局和街东一样。右边一路是卖文具用品的。品种十分丰富,不亚于春熙路街头的胡开文文具店。从小学到文人所需要的一应文具,应有尽有。还有各种笔记本和不同开数的各色纸张。卖纸铺开的场面就比较大。卖文具街尽头往南走,一路柜台都是卖照像器材的。主要是各种国产像机,黑白胶卷,感光纸。显影和定影剂等等。此外还有各种照像放大机和放大镜头。左边一路,就是卖各类五金交电器材和电子元器件的。和这一路并行,还有一路,记得是卖各类呢绒衣料。
      
      这三路的尽头,又是一条商场内横街。南边大门外同样是东御街。门边是卖花的。横街朝东的柜台,主要是卖各种唱片。文革中,唱片基本就是八个样板戏。变化在于从黑色电胶木变为红色、绿色、蓝色的塑料唱片,规格也要小一号。打倒四人帮后,这些唱片都卖不脱。据说一天来了个年轻人,每种唱片买了一张。好长时间都没有生意的售货员觉得奇怪。不料晚上家人拿着唱片找上门来了。说这个人是神的,家里头不晓得就偷钱出来买了。要退货。这个是个笑话。但那时真买了,到现在可能有收藏价值,要管点钱。横街北面,则是一个向西开的大门。对着叠月巷。门内东边,就是成都是木偶剧团的剧场。这是小朋友最喜欢的地方。
      
      在盐市口和东御街交叉处,商场的店面是卖烟酒糖果的。这个地方该是人民商场当年最热闹的角落了。
      
      上世纪80年代,人民商场要拆迁改造升级。但周边居民工作难作,耽误了很长时间。结果89年一场大火,老人民商场被烧了。这才盖成今天这个商场大楼。这以后,人民商场又兴旺了很长时间。还是以自营各类百货为主。最记得到就是商场二楼卖毛衣的专柜。这个柜全是年轻身材好的女售货员,把售卖毛衣各种样品穿在自己身上,很吸引人气。柜台总是挤满了买毛衣的顾客。这个班组还多次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单位。
      
      后来,商场在上交所上了市,股价一直较高。不知何种原因,陷入亏损,被茂业集团收购。经营从自营为主,转为租场地为主。货色品种转为高档品牌,也不如从前多了。但人流量依然很大,想必生意还是做得起走。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老成都往事回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