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铁树开花123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家国记忆】当年,贾老师把我整得痛不欲生
3649 次点击
15 个回复
铁树开花123 于 2019/12/1 15:06:5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家国记忆]贾老师把我整得痛不欲生,40年后我见了他

    作者:马双有

    看了栾川常仁尧殴打20年前曾经虐待过自己的老师,被法院判刑的故事,不禁地回忆起40多年前,曾经整过我的贾老师!

    那是1964年,我正在渑池四中上初一,距离文革还有两年,我却提前遭到了文革大棒的重击。班主任贾老师以我“散布反动言论”为由,将年仅13岁的我整得痛不欲生,几欲自杀!

    那一年,我以优异成绩考上渑池四中。我遵守纪律,踏实好学,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独占鳌头。在四中组织的多次考试中,我的成绩在全校都是名列一二。尤其是学校组织的几次“突然袭击”考试(即考前不向任何教师和学生发布通知,不能做任何考前准备)中,取得了语文全校第一,数学全校第二的好成绩。师生们都赞叹地说,我是最有希望的学生!

    但是,由于我的“成分”不好(父亲是右派),某些人总对我投来鄙视和警惕的目光。

    那一日,到操场上罢体育课,回到教室。忽然发现,我的抽屉里课本书籍竟然全部不翼而飞了!

    别人抽斗里的书本都安然无恙,为什么我的课本都不见了?怎么回事?正当我大声叫嚷着寻找课本时,一位同学急匆匆跑来说道:“班主任贾老师叫你去他的办公室!”

    我一溜小跑来到贾老师的办公室。忽然感到有些异样,一向慈祥的总是面带微笑的贾老师,此刻,坐在办公桌前,白皙的脸上严肃得如同铁块,眼睛冷冷地直视着我。而我的一摞书本,竟然都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我的课本怎么都跑到这儿了呢?难道这些课本有什么问题?我正在疑惑,贾老师突然发问:“马双有,你家是什么成分?”

    那时的“成分”确是个恼人的东西。虽然上面也说“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重在本人表现”,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成分”就像紧箍咒一样卡着你,如影随形地跟着你,竟能决定你的前途命运!你若出身贫下中农,那就十分荣耀;如果你出身地主富农,哪怕你的爷爷是地主富农,你就陡然低人一等,处处受欺负!而我家的成分没问题,怕什么?

    于是我回答:“我家是贫农,父亲和爷爷都给地主扛过长工。”

    “不对吧?你没有说实话!”贾老师拍了下课本,盯着我喝道。

    “真的,我们家就是贫农!不信你可以到大队问一下!”

    “我早就知道了,你们城南大队已经给学校说了——你父亲是右派分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分子!”贾老师尖细的嗓音突然严厉起来!

    一番话,如一声惊雷震响在头顶,我浑身冒汗,心里发慌!父亲的右派帽子是怎么来的,我由于年幼,不得而知。后来才知道,父亲是为政府办事,遭到奸人陷害,蒙冤而死。但在当时,墙倒众人推,父亲就是右派加反革命。但我认为,“右派”不是成分,而是一个不佳的名称。而我们家确确实实是贫农成分!我不知道贾老师非要抠住我的成分问题,是何用意?

    贾老师“呼啦啦”打开我的几本课本,折叠的书页上,用红笔标注着什么东西。然后拍着书本,厉声说道:“由于你对父亲被戴上右派帽子不满,更对于你父亲之死心生怨恨,对社会不满,所以你才在课本里散布反动言论,对不对?”

    这一席话,如同一把钢刀刺在我心上。我心里滴血,头上冒汗,脑子里乱哄哄一片空白。我低着头,失声哭了起来。贾老师的分析根本不对啊!我哭着说:“不对,我不是……”

    “什么藤结什么瓜,什么思想说什么话!”贾老师呼啦呼啦翻着我的课本,一边低沉地说,“你如果没有对社会主义的不满,为何在课本上写了这么多反动言论?”

    “我没有,没有在课本上写反动言论!”

    啊,贾老师把我的课本全部拿到这里,原来是要清查我在上面书写的反动言论!但是,我没有写!我喜欢在课本上写写画画,而写的最多的,就是毛主席语录、雷锋日记,还有一些名人名言之类。我怎么会写反动言论呢?

    “你不承认,好!”贾老师翻开《植物学》课本,指着一页插图说,“你在这一片树叶下面,写着‘共产主义’,什么意思?”

    我头上冒出冷汗,心里却是一万个不同意!我哭着说:“我是随意写的,没有什么意思……”

    “有没有意思,只有你知道!”贾老师又翻到历史课本一页,说道,“看,你把‘四川大邑刘文彩’,写成‘四川大义刘文彩’,你竟然称赞罪恶累累的大地主是‘大义’,是何居心?”

    我头上的汗流下来了。我忽然想起,那天听政治老师做报告,讲四川地主刘文彩的罪恶,我在下面做记录,四川大邑的“邑”不会写,就写成了“义”字。这怎能是称赞地主刘文彩呢?我抹去脸上的水珠,不服气地说:“这是我听报告时,写的错别字!我怎么会……”

    “这是白纸黑字,铁证如山!”贾老师又翻到一本书页,“还有,你在语文课本上这样写:‘我们的寝室像防空洞!’防什么空啊?难道现在的天上的飞机是美帝国主义的吗?”

    我忽然一阵激愤,头脑有些发蒙,但说话有些清晰了。我提高声音果决地说:“贾老师,你说的这些罪状,你做的这些分析,我都不能承认!我根本不会反党反社会主义,根本不会反革命!我不承认……”

    “你不承认?有抵触情绪?这样对你不好!”贾老师把课本合上,面带怒色,“你的同桌发现了你课本上的反动言论,向学校进行揭发。我们通过检查、分析,确实发现了你的反动思想问题。你如果不同意,明天咱就召开班会,让全体同学分析批判,你也可以进行争辩。看你有没有问题!”

    这我才知道,原来是我的阶级斗争意识特强的同桌,在背后捅我的刀子!但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贾老师的分析,纯粹是无中生有,强加于人!你就是开群众大会批判,我也不会承认!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你非要把白的说成黑的,我不同意!

    那一夜,我一夜未眠。前半夜捂着被子哭了半夜,后半夜我盯着寝室乌黑的顶部,大脑激愤地不停地转圈。妈呀,明天要在班里开我的批判会!批判会是什么样子?在农村看过批斗地主的群众会,老地主站在中间,低着头,四周是愤怒的贫下中农,你一句我一句,吐沫星子溅到地主身上;大队支书用指头捣着地主的脑袋,大声地斥责着;民兵营长扑上去“啪啪”几个耳光,打得地主“妈呀妈呀”捂着头叫唤!

    我不是地主呀,我没有压迫剥削人呀,贾老师给我扣的几顶帽子,戴不上啊!况且,我和同班同学大都相处不错,只有这位同桌不知何故,要揭发我,但我和他们一无仇二无冤,他们会像斗地主一样批判我吗?

    第二天起来,头疼欲裂,饭也吃不下去。我早早来到教室,头也不敢抬,一直趴在桌子上。上课的钟声“当当”地响了起来,同学们说笑着来到教室坐下。

    忽然,教室里一片肃静。一抬头,只见班主任贾老师,领着郭校长和张书记大步走到讲台上。贾老师干咳一声,扯着尖细的嗓音开始讲话:

    “今天上午第一节原本是语文课,现在改为班会。首先,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郭校长、张书记的到来!”

    掌声未落,贾老师说道:“今天为什么要把郭校长张书记请来呢?这是因为,今天,我们要解决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清算一个滑入反革命泥潭的中学生散布反动言论的问题!”

    全班“轰”的一声,议论开了。人们惊疑的眼光纷纷四下搜寻着,谁是反革命呢?

    “安静!安静!”贾老师用手掌压着,一边说道,“伟大领袖教导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可是,有些人却不以为然,认为我们这里哪有什么阶级斗争?同学们,我告诉大家,阶级斗争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贾老师不顾大家的小声议论,严肃地说:“我们班有这样一个学生,由于对他父亲被划成右派、死于监牢感到不满,就开始散布反动言论!这个同学,就是马双有!”

    “啊!”同学们震惊的目光一起射向了我!忽而又瞪大了眼睛,要看一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反动言论!

    “同学们!他在《植物学》课本的一张树叶插图上,写着‘共产主义’4个字。这是什么意思呢?他把我们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比作一片树叶。”

    教室里一片愤怒的议论声。贾老师分析道:“大家都知道,树叶一到秋天冬天,就会枯黄、落掉。雷锋同志就说过,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冷酷无情!他把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比作枯黄落掉的树叶,用心恶毒吧?”

    “恶毒!恶毒!”

    贾老师继续说道:“大家都知道,四川刘文彩,是罪恶累累的大地主大恶霸,劳动人民对他恨之入骨!可是,马双有同学,竟然在课本上写着‘四川大义刘文彩’,义,就是正义的义,仗义的义,这不是在公然美化地主阶级吗?”

    “啊!”又是一阵激愤。我稍一抬头,只见一片愤怒的目光像箭头一样射向我!我赶紧趴下。

    贾老师继续讲道:“还有,他在课本里又说,我们的窑洞寝室,像防空洞!我们社会主义国家,还需要防空洞吗?难道天空上飞过的飞机,是美蒋反动派的吗?那么,把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飞机,说成是帝国主义反动派的飞机,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

    贾老师讲得慷慨激昂,义正词严,同学们群情激奋,义愤填膺!我趴在桌上,心里像被一把把刀子割着,不停地滴血。我在心里一遍遍地呼喊:“不对!不对!胡说!胡说!”

    贾老师挥手压住大家的议论,说道:“马双有同学散布反动言论,证据确凿,铁证如山!性质是严重的,影响是恶劣的。但是,这位同学比较固执,他不承认是反动言论,没有从思想上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现在,我们发动全班同学讨论一下,摆一摆他的表现,查一查他的根源,挖一挖他的危害,以挽救他本人,也教育大家。请大家发言!”

    “我来揭发!”我一看,是邻村的张甲同学。我知道这家伙恨我。为什么恨?我不久前在全校考试中,得了第一名,学校奖了一支钢笔和一个笔记本,张甲竟然在静僻处截住我,恶作剧地说:“你能得了奖,我为什么不能得奖?见了面,有一半,这钢笔应该给我,笔记本给你!”我严词拒绝,于是他就借机报复!

    张甲揭发道:“马双有之所以思想反动,和他经常阅读黄色小说是分不开的!他经常偷偷的看《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等黄色小说,看了以后,经常给大家讲其中的故事,毒害同学们。一个中毒特深的同学,怎能不散布反动言论呢?”

    这种揭发,现在看来,纯粹是荒唐可笑的闹剧。可是在那时,却是真正的罪状。坐在讲台上的校长、书记都点着头,在笔记上记了下来。

    我的同桌曹乙霍然站了起来:“我和马双有是同桌,亲眼看见,他经常在课本上写了不少反动言论。他还说,反动言论,要牢记心里!他把树叶比作共产主义,他称赞地主阶级讲‘义’,他把天上的飞机说成是帝国主义的飞机,说明他对社会不满,思想反动!所以我要把隐藏在我身边的毒瘤挖出来……”

    我在心里暗暗骂道:放你娘的狗屁!你个告黑状的小人!每次考试,你总想偷看我的卷纸,我不让看,你不高兴,就来报复!

    忽然,一个苗条靓丽的小姑娘在右排座位上猛地站了起来,说道:“我揭发!”

    这位女同学叫李冰,长得好看,学习平庸。见我考试成绩亮眼,就经常向我求教,要我帮她做题。有几次,她那俏丽的脸蛋几乎要碰着我的脸颊,我吓得赶紧离开,生怕同学们说闲话。于是她就对我有所不满。

    只见她离开座位,来到讲台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白里透红的嘴唇里吐出让我心惊肉跳的语言:

    “马双有反动思想的根源,就在于他继承了父亲右派思想的衣钵。正因为有了这种反动思想,才促使他学习成绩优秀。所以,他的思想越反动,成绩就会越优秀;他的学习成绩越优秀,对社会的危害就越大!我以前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竟然向他求问难题。我要检讨自己的错误,要和他彻底划清界限……”

    完全是胡说八道,胡说八道啊!我趴在桌上,心里翻腾着愤怒和羞愧!我不知道,这个美丽的小姑娘,怎么突然变成了吃人的白骨精了呢?

    忽然,我的头脑极度发蒙,耳朵由于轰轰作响,什么也听不清了!我趴在桌子上,任泪水和汗水浸湿了桌面和衣袖。下面有七八个同学的揭发,究竟胡说了些什么,我也听不见了……

    一阵热烈的掌声惊醒了我,原来是学校张书记最后做总结报告了。他站在讲台上,极为严肃地说道:

    “大家刚才的揭发批评,让我十分震惊!我们学校竟然存在如此严重的反革命行为,已经产生如此严重的恶劣影响,我们学校领导竟然没有发现,对他的优异成绩还进行了表彰!我们领导班子应该向同学们做出深刻的检讨!

    “毛主席说,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我们学校发生的这一案件,就印证了毛主席的思想是千真万确,无可置疑的!希望同学们以此作为反面镜子,经常开展阶级斗争,反革命言行一露头,就坚决将其揪出来,将其批倒批臭!

    “马双有同学,一定要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一定要从头脑里挖掉反动思想的根源!为了挽救该同学,也为了教育大家,学校决定撤销以前对他的表彰。而且,准备开除马双有的学籍!我们社会主义的学校,怎么能培养具有资产阶级反动思想的学生呢?……”

    天哪!把我开除学籍,是为了挽救我?你要了我的命,又如何“挽救”我?批判会结束后,我不知怎样拖着沉重的身子,蹒跚着回到了寝室,蒙着被子整整哭了一天!

    那天晚上,同寝室的几个同学怕沾上我的“反革命”气味,就搬到别的寝室了。隔壁的同学们都熟睡了,发出轻轻的鼾声。深秋的寒风从破旧的门缝里扑进来,给人阵阵寒意。我披衣坐起来,点上半截蜡烛,用手擦去满脸的泪水,激动地颤抖着,在笔记本里写下愤怒而又悲哀的心声:

    包公啊,包青天啊你在哪里?都说你断案如神,明察冤情,你能查知我的冤情吗?包青天如果能突然降临这里,该有多好啊!

    听说世上有测谎仪,能测知一个人是否说谎,真的有这种奇妙的仪器吗?我希望学校领导和公安局人员,拿着测谎仪前来测试一下,看我究竟说谎了没有?我不是反革命啊,我真的不是反革命啊!你们在批判会上对我的分析批判,都是胡言乱语,都是胡乱编造,完全不符合我的心里状况啊!你们完全是在污蔑好人,冤枉好人!我不服啊,一千个不服,一万个不服啊!

    我不是反革命,我不是反革命……我激愤地在笔记本上写同样的词句,一下写了好几页……

    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照镜子,天哪,我的满头黑发竟然全部变白了!古代伍子胥过韶关,一夜头发皆白,居然是真的!一个人如果过度忧愁焦虑,满头黑发竟然真的能飞上白霜!

    我用手拨拉着满头白发,伤心的泪水又夺眶而出。我才13岁呀,竟被摧残成了“白发老翁”,回去怎么见母亲,怎么见乡邻?

    一想起母亲,我更是泪如雨下。母亲和全家人把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常年省吃俭用,一分钱舍不得乱花,一口玉米面黄馍也舍不得吃,都为了供我上学。我考上初中,需10元钱学费,可是家里没有一分钱。母亲跑遍全村,求告所有的亲友,竟然借不来几块钱。无奈只得连夜跑到100多里外的小姨家,才借够10元钱,让我报名上了学。母亲为此病了一场。

    可是,现在,我竟然被开除学籍!回家见了体弱多病的母亲,该如何解释?我说自己不是反革命,母亲如何能听得懂?今后我又该怎么办?学也不得上,回去也干不了农业活,反革命的帽子却永远戴在头上!我该怎么办啊?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摸着满头白发,心如刀割,步履蹒跚地来到南边200多米外的陇海铁路旁,坐在中间的枕木上。此时,漫天起了大雾,一片片白雾在眼前飞腾。东山头的日头看不见丝毫的光亮,南边的丘陵显出隐约的轮廓,像一头巨大的野兽时隐时现,好像要向我扑来。在雾蒙蒙中,我一只手摸着冰凉的铁轨,心里想着,那疾驰的火车一过,一切都结束了,什么痛苦都没有了!而且,我要以生命和鲜血告诉学校领导和贾老师,还有那些同学们——我不是反革命,我没有反革命!我是清白的,你们冤枉了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由于过度悲伤,竟然有些昏昏欲睡了。朦胧中,听到远处的火车“呜呜”叫着开过来了,身下的枕木似乎有些颤动了,我在想象着,自己的血肉之躯和巨大的火车头猛烈撞击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忽然,一只大手猛地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拖下铁轨,拖到公路上。我仔细一看,啊,是我小学六年级班主任周老师!

    我禁不住倒在周老师怀里哭了起来。周老师问明了情由,抚摸着我的满头白发,禁不住也流下了眼泪。他劝我放宽心,先回到家里。他赶到四中学校,与学校领导和班主任贾老师据理力争——一个13岁的学生,怎么会是反革命?他能反对什么革命?单凭课本上那几个字,就断定他是反革命,证据不足!况且,学生是写在课本上,并没有到处散发,怎么能是“散布反动言论”?更何况,学习成绩这么优秀的学生,岂能这么一棍子打死?你们把一个13岁的孩子折磨成了满头白发,痛不欲生,于心何忍?

    终于,学校高抬贵手,给了我“开除学籍,留校察看一年”的处分。

    后来,我转学到了外地。我背着沉重的十字架,经历了10年文革,受尽了无数的磨难。直到粉碎四人帮,改革开放以后,“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帽子全部被摘掉。我和成千上万的“子弟”一样,迎来了生命的春天。经过一番拼搏,我考上了大学,毕业后成了中学教师。在教师的岗位上拼搏了40多年,取得了优异成绩,在国家级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500多篇,出版教育教学专著15部,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优秀人才,被县委县政府授予“拔尖人才”,被市政府、省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被有关部门评为“国家级骨干教师”……

    在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不时会想起60年代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尤其是每当我对着镜子,看到满头雪白的发丝,就会勾起痛苦的回忆,情不自禁地想起当年贾老师,以“革命”的名义对我进行无情地精神摧残,差点儿把我逼上死路的经历!

    有时我在县城游逛,有时出席县里的会议,我总想着,如果碰见了贾老师,就要当面质问一下:贾老师,你当年对我的批判,对吗?你给我扣上的反革命帽子,有道理吗?那“树叶共产主义”、“四川大义”、“防空洞”之类的“反动言论”的认定,你还坚持吗?你该不该向我道歉呢?我还要给他讲讲那时我差点儿自杀的经过,当面愤怒地唱出白毛女的词语:“我不死,我要活,我是舀不干的水,我是扑不灭的火,想叫我去死,瞎了你眼窝!”

    然而,总是见不到贾老师。知道他是本县人。渑池四中解散后,可能回家乡教书了,80年代可能就退休了。打听了好几回,没有准确消息。当然,我不能直接去找他,我很想在大街上偶然碰见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斥责他,更能收到发泄怨气,惊醒世人的效果。但是,几十年过去,总也见不到贾老师的身影。

    当我向朋友们讲起当年的冤案,个别朋友也是怒不可遏,与栾川常仁尧的想法一样:认为我应当纠集几个同学朋友,当面收拾贾老师一顿。但是,我不同意。我只是要当面质问他,斥责他,叫他认错道歉就行了。

    在一个草长莺飞、春光明媚的上午,我乘坐一辆开往洛阳的长途汽车,去洛阳看牡丹花。亮丽的阳光透过车窗洒进车内,抚摸着轻轻摇晃的旅客。忽听得背后的座位上有人在滔滔议论,斥责当前社会上的腐败现象。怎么,这声音似乎有点熟悉?我站起来一看,此人面貌清癯,头发花白,讲话声音尖细而又沙哑。这不是我“朝思暮想”的贾老师吗?

    我心头一阵热血奔涌,径直来到贾老师面前,盯着那瘦削清癯的脸颊和一双狭细而明亮的眼睛:“贾老师,你还认识我吗?”

    贾老师眯着细小的眼睛看着我说:“你是……”

    “你忘了吗?我是你在渑池四中时的学生,马双有!”

    “啊,啊,你就是马双有?”贾老师站起来,握着我的手,笑着说道,“记得,记得,你后来考上了大学,成了县高中的名师,渑池县名师,省优秀教师!我在电视上、报纸上看过你的事迹,不错不错呀!”

    我握着他的手,多少年的怨气涌上心头:“可是,几十年前,你却把我打成反革命!你还记得当年你们是怎么批判我的吗?”

    贾老师尴尬地松开我的手,脸色由白变红:“哎呀,几十年过去啦,我都忘记了!”

    我冷冷地说:“你忘了,我可永远也忘不了!我差点儿为此自杀!我这满头白发怎么来的?就是你们批判我的那天晚上,一夜头发全白!几十年来,每当我看见这白发,就想起你们对我的批判!”

    贾老师的脸色由红变灰,看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几个旅客注意,便强笑着说:“双有啊,你也是老师啦!你知道,那时的政治环境,就是阶级斗争。有几个学生揭发你,我作为班主任老师,也不能不管……”

    我立即反驳:“那时的形势是搞阶级斗争,不假。但是,你那阶级斗争觉悟太高了吧?你对我的所谓‘反动言论’的分析批判,太无中生有,太胡编乱造了吧?四川大义刘文彩,写了一个错别字,就是美化地主阶级吗?说学生寝室像防空洞,就是攻击社会主义?后来毛主席不是也说‘深挖洞,广积粮’吗?”

    周围的几个旅客听出了根由,也不禁笑了起来。贾老师尴尬地摆着手,说道:“不能提,不能提!在那荒唐的年代里,这种荒唐的批判多的是……”

    我继续斥责道:“还有,你们给我定的是‘散布反动言论’,我什么时候散布啦?我在课本上写的东西,我的课本天天合着,塞在抽斗里,没有叫任何人看过,是你们把我的课本搜去,抄了些所谓‘反动言论’,怎么能是我‘散布’反动言论?我的课本上写了那么多毛主席语录,雷锋日记,为何不给我一点正面评价,为何非要说我是反革命?”

    贾老师忽然“咔咔”咳嗽起来,发灰的脸色又变得通红:“双有,那时我们和学校的做法,肯定是错了!你要是反革命,后来怎么会成为河南名师,为国家的教育事业做出突出贡献?都是当时的阶级斗争闹得鬼!我们学校和社会,都应该向你道歉……”

    贾老师咳嗽着,吃力地说着。汽车到站了,贾老师要下车了,汽车猛一刹,他一个趔趄,就要跌倒,我赶紧搀扶着,使其平稳下车。他在下面,朝车上的我招了下手。汽车开动了,我望着那蹒跚的身影,耳畔回响着沉甸甸的“道歉”二字,禁不住心头一热,眼泪流下来了。

    啊,贾老师啊,只要你知错就够了,我还能怎么样呢?当年你把我整得死去活来,可能不是某个人的责任,而是整个时代的悲剧。但是,作为个人,也应当对人和事物要有清醒而理性的判断和认知,不能头脑膨胀,随风起舞,陷人于罪,致人死地!人,为什么不能豁达一些呢?为什么不能与人为善呢?

    公共汽车朝着目的地轰轰地疾驰,明丽的阳光透过车窗射进来,抚摸着轻轻摇晃的旅客,也抚摸着我发烫的脸颊,车厢里弥漫着温馨的气息。我似乎有些豁然开朗,似乎嗅到了洛阳牡丹花的清香……

    常仁尧事件发生后,我仔细回忆自己对待贾老师的事情,感到问心无愧!贾老师当年对我的精神摧残,远远超过常仁尧的老师对他的虐待,贾老师几乎毁掉了我的生命!但是几十年后见了他,虽然满腹怨恨,但我没有骂,也没有打,也没有羞辱。只是痛快淋漓地揭露了他当年对我的迫害,使其知错,促其反省!

    人常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那是那个时代、那种环境造成的悲剧,现在又何必耿耿于怀呢?

    作者:马双有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15:18:14    跟帖回复:
       沙发
    先看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16:18:41    跟帖回复:
       第 3
    我十岁那一年,文革开始。有一天跟同学争执,年轻的班主任老师竟然喝道:“你这个现行反革命的儿子,你给我老实点!”从此我在班上再也抬不起头来。那个时代的人,人性人情太幼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17:24:05    跟帖回复:
       第 4
    趋利避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 21:27:18    android
       第 5
    这老师才是真的该挨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0:56:10    跟帖回复:
    6
    这篇东西,完全是真人真事,真情实感,其中有些心理活动做了润色外,而主要故事情节没有丝毫的虚构。我是含着眼泪,蘸着激情,奋笔疾书的。我想让现在的年轻人,知道这段荒诞的历史;让我们的国家,记住这段沉痛的教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1:12:07    跟帖回复:
    7
    这篇东西,完全是真人真事,真情实感,其中有些心理活动做了润色外,而主要故事情节没有丝毫的虚构。我是含着眼泪,蘸着激情,奋笔疾书的。我想让现在的年轻人,知道这段荒诞的历史;让我们的国家,记住这段沉痛的教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2:34:35    android
    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3:09:00    跟帖回复:
    9
         人呢?那么多人,都去那啦?只剩下时代和环境了!时代它靠自己能作为吗?环境它靠自己能造就吗?好吧,宽恕时代与环境,因为这和它们没关系,人吗?等等,会有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4:06:01    跟帖回复:
    10

    回帖人:
    gaoyla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4:38:23    跟帖回复:
    11
    好文!好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22:00:44    跟帖回复:
    12
    我完全相信文中所写的!记得我在读初中时,因为班上有个同学比较顽皮,而且拒不接受老师的批评,这位老师竟然声称:要让这位同学尝尝“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当时我心中大骇!须知,那个年代 ,一提“无产阶级专政”,不枪毙也得坐牢!当然,最后这位同学没有被枪毙、坐牢,但当时的场景,我记忆终生。
    记得当时,班上凡是出身不好的同学,人都矮了一截,有一位同学的父亲是“反革命分子”,其他同学经常叫他:反革命的儿子!后来成年后,我经常想起这事儿,这对孩子是多大的伤害和打击啊!学生之间有这样的言行,当然是与当时的政治环境分不开的,但是,老师特别是班主任的推波助澜,是重要的原因!
    楼主文中所写的班主任,虽然他的行为也离不开当时的环境,但其个人人品,肯定是不好的。如果这位班主任稍有同情心,客观对待,不歪曲事实、不夸大其词,也不会有这种结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23:26:00    跟帖回复:
    13
        在当年这不是个案,很普遍;很多人,不论老少,只要沾上这个,一辈

        子没完没了。

        像贾老师这样的人,很多是‘例行公事’,也有以此作为‘投名状’的。

        阿伦特发明了一个概念=‘平庸的恶’;不论古今中外,没有这种人也就

        没有‘历史’了。

    回帖人:
    anron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5:28:34    跟帖回复:
    14
    对作者深表同情。虽然不一定深刻但理解你说的。比如你初中同学对你群起而攻之的感受,我作为一个八三年上小学三年级的人依然感受过同学污蔑时的无助,其中一个女孩竟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站起来说我在放学路上的树下对她说过“你真漂亮”的话,那是即使是小学生依然知道涉及男女就是很羞耻的事。当时我是懵的,一是没说过这话,二是马上意识到她只是为了向人证明自己漂亮而杜撰的,而我竟然不知如何反驳,在其他同学哄笑和指责中竟然只会说:没说过,没说过。所以,不要以往年龄小就没有心思,就不会作恶。
    回帖人:
    anron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5:31:41    跟帖回复:
    15
    抛开历史环境评价历史,或者是评价历史人物是不客观的。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做到客观呢,不要非左即右,互相攻讦。
    3649 次点击,15 个回复  1 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家国记忆】当年,贾老师把我整得痛不欲生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