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清影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北大史上最“狂”教授:“瞎”编教材带出一个班牛人
7665 次点击
15 个回复
清影 于 2019-12-02 13:18:5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来源:一日一度

    

    1

    2007年,北京301特护病房。

    96岁高龄的季羡林长住在此。

    身体已十分虚弱的季老,每日只会见少数客人。

    

    这天一行人来访,向他索一幅墨宝。

    为国学大师陈汉章故居题字。

    陈汉章,是北大的元老级人物之一。

    季老听闻,精神大振。

    “照说汉章先生也是我的老师!”

    立即让助手调墨、铺纸。

    一张宣纸铺开,季老挥笔写下:

    陈汉章故居 季羡林 敬题

    

    当时的季羡林双腿难支、眼神模糊。

    已有数年未提笔写字。

    还坚持为陈汉章写下这幅字。

    两代国学大师的精神交融时刻,感人至深。

    2

    陈氏一族,在宁波象山,德高望重。

    陈汉章其名,取自《诗经》:

    “倬彼云汉,为章于天。”

    他自幼聪颖,4岁开始识字。

    10岁时,便已赋诗一百余首。

    这孩子生性勤奋,又过目难忘。

    少年时,便考得本地童生第一名。

    到了25岁,远赴杭州参加乡试,一举中举。

    当时朝廷先后多次聘他出仕,都被陈汉章一一婉拒。

    从捧起书卷那一天起,他便将治学读书作为人生追求。

    

    升官谋职,皆过眼云烟。

    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这位陈家公子读起书来,简直发痴。

    每日天不亮,便捧起书诵读。

    全村的鸡还没打鸣,陈家大院上空就响起他的琅琅书声。

    

    且每篇都要诵读十遍以上。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陈汉章可不仅仅是读书,他要边读边校。

    “考其优劣,校其佚漏,辨其真伪,评其得失。”

    被他读过的书卷,旁人很难再插手。

    因为陈汉章记笔记有个习惯,要用6种色笔勾画。

    每读一遍,便勾描一次。

    从藤黄、浅蓝,直到银朱,一本书密密麻麻布满心得。

    在他书桌上常年摆放的数十支毛笔,无不磨得笔头发平,毫毛渐少。

    就这样,陈汉章以最扎实的笨方法,打下了坚实的国学基础。

    他的昔日同窗章太炎,一生倨傲,好出狂言。

    

    唯独对陈汉章心服口服。

    曾说:浙中朋辈,博学精思,无出阁下右者。

    陈汉章能担此盛名,究其原因,不过这八个字:

    多买书,不如多读书。

    3

    一本本书卷,藏于腹中。

    量变引发质变。

    陈汉章在北京时,教育部招待外国汉学家,必请他出席。

    无论对面的人问出什么刁钻、晦涩的问题,陈汉章都能对答如流。

    一次,来访的日本汉学家提出了困扰许久的迷思。

    在场的儒生皆不能答。

    唯陈汉章一字一句,引经据典地完美阐释。

    这位日本汉学家激动万分。

    直称他为“两脚书库”。

    用现在的话来说,简直是行走的国学宝库。

    

    另有外国汉学家盛赞:

    学问渊博,文章湛深,实中国之大师也。

    但这位大师不为名、不谋官,一心求取知识。

    等到军阀混战时,孙传芳、吴佩孚多次亲自邀请他做官。

    陈汉章照辞不误。

    驻北京的六国使馆,专门邀请他去讲中国历史。

    每周只用讲2小时,每月报酬600银元。

    要知道当时,一个人每月花4银元,也绰绰有余了。

    使馆还附加了专车接送服务。

    陈汉章还是拒绝了。

    这回,就连他儿子都坐不住了。

    跑去问父亲,为何不接受如此优越的职务。

    陈汉章义正言辞:

    你们只知道酬金多,条件好,你们可知道,中国历史岂能被外国所洞悉。

    当时中华大地,洋人遍地横走。

    很多国人崇洋媚外,巴不得与洋人共事。

    陈汉章这样的学者,却一派风骨,不为斗米折腰。

    正中国人颜色。

    

    4

    不当官,却愿意做学生。

    陈汉章一生最遗憾的是,未点翰林。

    清末时,京师大学堂聘请他当教授,陈汉章偏要做学生。

    彼时,绵延千年的科举制已废除。

    翰林无门。

    若在京师大学堂毕业,时人也称“洋翰林”。

    为了做翰林,1909年,陈汉章竟然报名入学。

    4年后,以中国史学第一名毕业。

    时年49岁。

    这个怪老头上学堂的故事,在北京一时传为笑谈。

    可陈汉章学富五车,满不在乎。

    毕业,他就被聘为北大国文、哲学、史学教授。

    

    据说,他在教授中国哲学史时,侃侃而谈。

    从伏羲、皇帝讲起,行云流水,如痴如醉。

    结果,两年下来,这门课才讲到商朝。

    中华文化在陈汉章胸中,已幻化成一座无穷无尽的瑰宝。

    他探囊取物,用之不竭。

    而台下坐着的冯友兰、顾颉刚、傅斯年等。

    日后,撑起中国近代哲学、文学、史学的半边天。

    

    切莫忘了,最初的启蒙,是源自陈汉章恢弘而瑰丽的教学。

    胡适留洋归来,被北大聘任为教授。

    首先接任的,就是陈汉章的中国哲学史。

    为了能照进度讲完课,胡适不得不大刀阔斧地整改教义。

    年轻的胡适这一整改,还在北大掀起了一阵反对狂潮。

    顾颉刚说: 这一改把我们一般人充满着三皇五帝的脑筋骤然作一个重大的打击,骇得一堂中舌挢而不能下。

    好在胡适以讲课新意,最终博得了众人认可。

    但陈汉章国学魁儒的名号,不胫而走。

    5

    陈汉章在北大前后20余年,桃李满园。

    从不避讳给学生灌溉爱国情怀。

    在上中国历史一课时,他亲自编写讲义。

    当时国家时局外忧内患,西方工业革命的车轮滚滚。

    

    陈汉章却跟学生说,欧洲发展的声光化电,我国自古有之。

    而证据就在先秦诸子的著作里。

    他还特意搜罗了一批证据,给学生展示。

    譬如先秦时代,便有飞车一词。

    这也被他解读为,中国在那时就有了飞机构想。

    不料,一位学生起身提出反对:

    “陈先生,你考证出现代欧洲科学,在中国古已有之,为什么后来失传了呢? ”

    陈汉章正色解答:“这要在先秦时代以后的历史讲到。”

    

    在场另一位17岁少年,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陈先生是发思古之幽情,光大汉之天声。”

    陈汉章什么也没说,当晚却给了少年一张字条,邀他共谈。

    少年忐忑前往,不知迎面而来的是斥责还是安抚。

    哪知陈汉章一见他,便说:

    鸦片战争以后,清廷畏洋人如虎。

    士林中养成一种崇拜外国的风气,牢不可破。

    中国人见洋人奴颜婢膝,实在可耻。

    忘记我国是文明古国,比洋人强得多。

    我要打破这个风气,所以编了那样的讲义,聊当针砭。

    中华民族同白种人并肩而无愧色。

    这番话打动了少年。

    而后少年奋发图强,成为我国一代文学大家。

    少年正是茅盾。

    

    这次意味深长的谈话,让茅盾了解到陈汉章一颗拳拳爱国心。

    只是这爱国的方式,与其他老师似乎不一样。

    也因此,他称陈汉章“爱国怪人”。

    6

    陈汉章虽然怪,却治学认真。

    在北大,白天任教,晚上回家编写讲义。

    

    空闲时,给子女讲解四书五经。

    哪怕生病发烧,学生跟到家里,他也从不回避。

    无论学生请教到多晚,他都会耐心解答。

    反复强调,直到说通了,教会了。

    所以其门下冯友兰、顾颉刚等高徒,多年后提起陈汉章,无不肃然起敬。

    1931年,68岁的陈汉章告老回乡。

    在老家象山县东陈村,继续耕读。

    每日晨起诵读,从不间断。

    这位在外游历多年,当过北大教授的学者,回乡也从不摆架子。

    逢春节,晚辈、学生去家中给他行跪拜礼。

    陈汉章也会以下跪还礼。

    起身时,还要对来者作揖。

    这桩奇闻,在东陈村传开,陈汉章更是德高望重。

    

    对晚辈尚且礼节周全,对村中孤寡老人,他也不吝施舍。

    逢年过节,送猪肉十斤,大米一斗。

    若有病灾,抓药治病,他也从不吝啬救助。

    当时,家乡有条石板路年久失修。

    一到雨天更是泥泞难走。

    陈汉章以一己之力,出资修完了整条路。

    不止如此,东陈村只有几座私塾,村里适龄孩子求学困难。

    陈汉章牵头捐资,兴建学校,解决教育难题。

    与此同时,在他生命的弥留之际,还捐出1000元。

    帮助县里筹建公立医院。

    不幸的是,当医院落成时,陈汉章已溘然离世。

    陈汉章衣锦还乡,乐善好施。

    修身齐家,平一县。

    在象山东陈村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7

    陈汉章在外读书授业,启蒙一代学子。

    在家乡,修路扶贫,兴建学校,捐资办医院。

    离世后,家中还留有800万字手稿未出版。

    2006年浙江省编纂《陈汉章全集》。

    

    集结了陈汉章一生心血。

    累计21卷,近1000余万字。

    在晚年,他还笔耕不辍,一直写到离世。

    他与父亲一同编纂家训,其中两句振聋发聩:

    “多买书,不如多读书。”

    我们看到的是他,难以望其项背的恢弘成就。

    而陈汉章一生都在践行这么简单朴素的道理。

    

    读书时,诵读十遍,6种色笔勾描。

    可能别人读三本书,他才啃下一本。

    但正是这读透了,参熟了的一本又一本。

    让他在往后几十年里,都在不断汲取养分。

    北大对这位国学大师的一生,给出颇高评价:

    一生撰述宏富,著作等身,嘉惠学林,功在千秋。

    身为知识分子,最高荣耀莫过于此。

    而今时今日,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多买书,不如多读书。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2 15:28:24    跟帖回复:
   沙发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清影 2019/12/2 13:18:51 的原帖:来源:一日一度

    

    1

    2007年,北京301特护病房。

    96岁高龄的季羡林长住在此。

    身体已十分虚弱的季老,每日只会见少数客人。

    

    这天一行人来访,向他索一幅墨宝。

    为国学大师陈汉章故居题字。

    陈汉章,是北大的元老级人物之一。

    季老听闻,精神大振。

    “照说汉章先生也是我的老师!”

    立即让助手调墨、铺纸。

    一张宣纸铺开,季老挥笔写下:

    陈汉章故居 季羡林 敬题

    

    当时的季羡林双腿难支、眼神模糊。

    已有数年未提笔写字。

    还坚持为陈汉章写下这幅字。

    两代国学大师的精神交融时刻,感人至深。

    2

    陈氏一族,在宁波象山,德高望重。

    陈汉章其名,取自《诗经》:

    “倬彼云汉,为章于天。”

    他自幼聪颖,4岁开始识字。

    10岁时,便已赋诗一百余首。

    这孩子生性勤奋,又过目难忘。

    少年时,便考得本地童生第一名。

    到了25岁,远赴杭州参加乡试,一举中举。

    当时朝廷先后多次聘他出仕,都被陈汉章一一婉拒。

    从捧起书卷那一天起,他便将治学读书作为人生追求。

    

    升官谋职,皆过眼云烟。

    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这位陈家公子读起书来,简直发痴。

    每日天不亮,便捧起书诵读。

    全村的鸡还没打鸣,陈家大院上空就响起他的琅琅书声。

    

    且每篇都要诵读十遍以上。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陈汉章可不仅仅是读书,他要边读边校。

    “考其优劣,校其佚漏,辨其真伪,评其得失。”

    被他读过的书卷,旁人很难再插手。

    因为陈汉章记笔记有个习惯,要用6种色笔勾画。

    每读一遍,便勾描一次。

    从藤黄、浅蓝,直到银朱,一本书密密麻麻布满心得。

    在他书桌上常年摆放的数十支毛笔,无不磨得笔头发平,毫毛渐少。

    就这样,陈汉章以最扎实的笨方法,打下了坚实的国学基础。

    他的昔日同窗章太炎,一生倨傲,好出狂言。

    

    唯独对陈汉章心服口服。

    曾说:浙中朋辈,博学精思,无出阁下右者。

    陈汉章能担此盛名,究其原因,不过这八个字:

    多买书,不如多读书。

    3

    一本本书卷,藏于腹中。

    量变引发质变。

    陈汉章在北京时,教育部招待外国汉学家,必请他出席。

    无论对面的人问出什么刁钻、晦涩的问题,陈汉章都能对答如流。

    一次,来访的日本汉学家提出了困扰许久的迷思。

    在场的儒生皆不能答。

    唯陈汉章一字一句,引经据典地完美阐释。

    这位日本汉学家激动万分。

    直称他为“两脚书库”。

    用现在的话来说,简直是行走的国学宝库。

    

    另有外国汉学家盛赞:

    学问渊博,文章湛深,实中国之大师也。

    但这位大师不为名、不谋官,一心求取知识。

    等到军阀混战时,孙传芳、吴佩孚多次亲自邀请他做官。

    陈汉章照辞不误。

    驻北京的六国使馆,专门邀请他去讲中国历史。

    每周只用讲2小时,每月报酬600银元。

    要知道当时,一个人每月花4银元,也绰绰有余了。

    使馆还附加了专车接送服务。

    陈汉章还是拒绝了。

    这回,就连他儿子都坐不住了。

    跑去问父亲,为何不接受如此优越的职务。

    陈汉章义正言辞:

    你们只知道酬金多,条件好,你们可知道,中国历史岂能被外国所洞悉。

    当时中华大地,洋人遍地横走。

    很多国人崇洋媚外,巴不得与洋人共事。

    陈汉章这样的学者,却一派风骨,不为斗米折腰。

    正中国人颜色。

    

    4

    不当官,却愿意做学生。

    陈汉章一生最遗憾的是,未点翰林。

    清末时,京师大学堂聘请他当教授,陈汉章偏要做学生。

    彼时,绵延千年的科举制已废除。

    翰林无门。

    若在京师大学堂毕业,时人也称“洋翰林”。

    为了做翰林,1909年,陈汉章竟然报名入学。

    4年后,以中国史学第一名毕业。

    时年49岁。

    这个怪老头上学堂的故事,在北京一时传为笑谈。

    可陈汉章学富五车,满不在乎。

    毕业,他就被聘为北大国文、哲学、史学教授。

    

    据说,他在教授中国哲学史时,侃侃而谈。

    从伏羲、皇帝讲起,行云流水,如痴如醉。

    结果,两年下来,这门课才讲到商朝。

    中华文化在陈汉章胸中,已幻化成一座无穷无尽的瑰宝。

    他探囊取物,用之不竭。

    而台下坐着的冯友兰、顾颉刚、傅斯年等。

    日后,撑起中国近代哲学、文学、史学的半边天。

    

    切莫忘了,最初的启蒙,是源自陈汉章恢弘而瑰丽的教学。

    胡适留洋归来,被北大聘任为教授。

    首先接任的,就是陈汉章的中国哲学史。

    为了能照进度讲完课,胡适不得不大刀阔斧地整改教义。

    年轻的胡适这一整改,还在北大掀起了一阵反对狂潮。

    顾颉刚说: 这一改把我们一般人充满着三皇五帝的脑筋骤然作一个重大的打击,骇得一堂中舌挢而不能下。

    好在胡适以讲课新意,最终博得了众人认可。

    但陈汉章国学魁儒的名号,不胫而走。

    5

    陈汉章在北大前后20余年,桃李满园。

    从不避讳给学生灌溉爱国情怀。

    在上中国历史一课时,他亲自编写讲义。

    当时国家时局外忧内患,西方工业革命的车轮滚滚。

    

    陈汉章却跟学生说,欧洲发展的声光化电,我国自古有之。

    而证据就在先秦诸子的著作里。

    他还特意搜罗了一批证据,给学生展示。

    譬如先秦时代,便有飞车一词。

    这也被他解读为,中国在那时就有了飞机构想。

    不料,一位学生起身提出反对:

    “陈先生,你考证出现代欧洲科学,在中国古已有之,为什么后来失传了呢? ”

    陈汉章正色解答:“这要在先秦时代以后的历史讲到。”

    

    在场另一位17岁少年,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陈先生是发思古之幽情,光大汉之天声。”

    陈汉章什么也没说,当晚却给了少年一张字条,邀他共谈。

    少年忐忑前往,不知迎面而来的是斥责还是安抚。

    哪知陈汉章一见他,便说:

    鸦片战争以后,清廷畏洋人如虎。

    士林中养成一种崇拜外国的风气,牢不可破。

    中国人见洋人奴颜婢膝,实在可耻。

    忘记我国是文明古国,比洋人强得多。

    我要打破这个风气,所以编了那样的讲义,聊当针砭。

    中华民族同白种人并肩而无愧色。

    这番话打动了少年。

    而后少年奋发图强,成为我国一代文学大家。

    少年正是茅盾。

    

    这次意味深长的谈话,让茅盾了解到陈汉章一颗拳拳爱国心。

    只是这爱国的方式,与其他老师似乎不一样。

    也因此,他称陈汉章“爱国怪人”。

    6

    陈汉章虽然怪,却治学认真。

    在北大,白天任教,晚上回家编写讲义。

    

    空闲时,给子女讲解四书五经。

    哪怕生病发烧,学生跟到家里,他也从不回避。

    无论学生请教到多晚,他都会耐心解答。

    反复强调,直到说通了,教会了。

    所以其门下冯友兰、顾颉刚等高徒,多年后提起陈汉章,无不肃然起敬。

    1931年,68岁的陈汉章告老回乡。

    在老家象山县东陈村,继续耕读。

    每日晨起诵读,从不间断。

    这位在外游历多年,当过北大教授的学者,回乡也从不摆架子。

    逢春节,晚辈、学生去家中给他行跪拜礼。

    陈汉章也会以下跪还礼。

    起身时,还要对来者作揖。

    这桩奇闻,在东陈村传开,陈汉章更是德高望重。

    

    对晚辈尚且礼节周全,对村中孤寡老人,他也不吝施舍。

    逢年过节,送猪肉十斤,大米一斗。

    若有病灾,抓药治病,他也从不吝啬救助。

    当时,家乡有条石板路年久失修。

    一到雨天更是泥泞难走。

    陈汉章以一己之力,出资修完了整条路。

    不止如此,东陈村只有几座私塾,村里适龄孩子求学困难。

    陈汉章牵头捐资,兴建学校,解决教育难题。

    与此同时,在他生命的弥留之际,还捐出1000元。

    帮助县里筹建公立医院。

    不幸的是,当医院落成时,陈汉章已溘然离世。

    陈汉章衣锦还乡,乐善好施。

    修身齐家,平一县。

    在象山东陈村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7

    陈汉章在外读书授业,启蒙一代学子。

    在家乡,修路扶贫,兴建学校,捐资办医院。

    离世后,家中还留有800万字手稿未出版。

    2006年浙江省编纂《陈汉章全集》。

    

    集结了陈汉章一生心血。

    累计21卷,近1000余万字。

    在晚年,他还笔耕不辍,一直写到离世。

    他与父亲一同编纂家训,其中两句振聋发聩:

    “多买书,不如多读书。”

    我们看到的是他,难以望其项背的恢弘成就。

    而陈汉章一生都在践行这么简单朴素的道理。

    

    读书时,诵读十遍,6种色笔勾描。

    可能别人读三本书,他才啃下一本。

    但正是这读透了,参熟了的一本又一本。

    让他在往后几十年里,都在不断汲取养分。

    北大对这位国学大师的一生,给出颇高评价:

    一生撰述宏富,著作等身,嘉惠学林,功在千秋。

    身为知识分子,最高荣耀莫过于此。

    而今时今日,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多买书,不如多读书。

故居的那几个字,写得一般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2 15:42:51    跟帖回复:
3
回复几个字,全篇引用,公德心何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2 15:45:13    跟帖回复:
4
从伏羲、皇帝讲起,行云流水,如痴如醉。
结果,两年下来,这门课才讲到商朝。

————————————————
这可是湿到家了!
学生最好的两年光阴,给糟践到神话故事里了。
——也没考证出三皇五帝的血缘关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2 15:45:52    跟帖回复:
5
转至第3楼第 3 楼 laohu5999 2019/12/2 15:42:51 的原帖:回复几个字,全篇引用,公德心何在???不知怎滴,我单独回复不了那几个字,但引用则可以,抱歉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3 08:04:31    跟帖回复:
6
那些字还是不错的,毕竟不是书法见长,但是比现代的官字好太多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3 09:58:47    跟帖回复:
7
科技树的发展方向是天网时代,智能网络管理人类的生产经营活动,按需分配的计划经济模式...
是好是坏,说不准。演变为终结者时代,有这可能;
人类对意识的认识太肤浅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3 16:49:40    跟帖回复:
8
哈哈,肚子里有货才能水哟!不过肚子里是有真东西是真的。传承的不错,华夏傲立东方几千年,被近代百余年的低谷给打跪下的人不少!现在中国已悄然崛起,该站起来了!用汉代一句豪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我们必将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3 16:56:00    跟帖回复:
9
转至第3楼第 3 楼 laohu5999 2019/12/2 15:42:51 的原帖:回复几个字,全篇引用,公德心何在???最讨厌就是长长的大篇引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3 17:03:04    跟帖回复:
10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樊攀德 2019/12/3 16:49:41 的原帖:哈哈,肚子里有货才能水哟!不过肚子里是有真东西是真的。传承的不错,华夏傲立东方几千年,被近代百余年的低谷给打跪下的人不少!现在中国已悄然崛起,该站起来了!用汉代一句豪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我们必将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
讲文学,先秦讲几十年或许是肚子里有东西。
讲至今连血脉传承都没弄明白的“三皇五帝”用了两年,岂不是误人子弟?
——没有考古手段,就讲记录下市井流故事的所谓悠久“传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3 17:04:45    跟帖回复:
11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樊攀德 2019/12/3 16:49:41 的原帖:哈哈,肚子里有货才能水哟!不过肚子里是有真东西是真的。传承的不错,华夏傲立东方几千年,被近代百余年的低谷给打跪下的人不少!现在中国已悄然崛起,该站起来了!用汉代一句豪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我们必将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laohu5999 2019/12/3 17:03:05 的原帖:讲文学,先秦讲几十年或许是肚子里有东西。
讲至今连血脉传承都没弄明白的“三皇五帝”用了两年,岂不是误人子弟?
——没有考古手段,就讲记录下市井流故事的所谓悠久“传承”?
太远的去“诛”,是你力不从心的。
到处是套路遍地是流氓,
——把你跟前的收拾干净,就是“中华有神功”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3 17:10:56    跟帖回复:
12
老季写的字不咋地。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写那样的字儿,有愧于先贤之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3 17:13:46    跟帖回复:
13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樊攀德 2019/12/3 16:49:41 的原帖:哈哈,肚子里有货才能水哟!不过肚子里是有真东西是真的。传承的不错,华夏傲立东方几千年,被近代百余年的低谷给打跪下的人不少!现在中国已悄然崛起,该站起来了!用汉代一句豪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我们必将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
洞朗笑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4 17:08:41    跟帖回复:
14
转至第8楼第 8 楼 樊攀德 2019/12/3 16:49:41 的原帖:哈哈,肚子里有货才能水哟!不过肚子里是有真东西是真的。传承的不错,华夏傲立东方几千年,被近代百余年的低谷给打跪下的人不少!现在中国已悄然崛起,该站起来了!用汉代一句豪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我们必将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张文峰 2019/12/3 17:13:46 的原帖:洞朗笑了
我引用“汉代一句豪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可当大汉的将军说出这句话之前,西汉隐忍了三代皇帝,历经七十余年的积累,才迎来汉武帝一举击败匈奴,从此奠定北方边界的安全。
我们目前处于战略上升期,不宜发动战争。孙子兵法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洞朗我们对峙数月,但最终我们还是把路给休了,印度之后的态度温和很多!大国战略不在局部的得失,而是要谋全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7 21:13:13    跟帖回复:
15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清影 2019/12/2 13:18:51 的原帖:来源:一日一度

    

    1

    2007年,北京301特护病房。

    96岁高龄的季羡林长住在此。

    身体已十分虚弱的季老,每日只会见少数客人。

    

    这天一行人来访,向他索一幅墨宝。

    为国学大师陈汉章故居题字。

    陈汉章,是北大的元老级人物之一。

    季老听闻,精神大振。

    “照说汉章先生也是我的老师!”

    立即让助手调墨、铺纸。

    一张宣纸铺开,季老挥笔写下:

    陈汉章故居 季羡林 敬题

    

    当时的季羡林双腿难支、眼神模糊。

    已有数年未提笔写字。

    还坚持为陈汉章写下这幅字。

    两代国学大师的精神交融时刻,感人至深。

    2

    陈氏一族,在宁波象山,德高望重。

    陈汉章其名,取自《诗经》:

    “倬彼云汉,为章于天。”

    他自幼聪颖,4岁开始识字。

    10岁时,便已赋诗一百余首。

    这孩子生性勤奋,又过目难忘。

    少年时,便考得本地童生第一名。

    到了25岁,远赴杭州参加乡试,一举中举。

    当时朝廷先后多次聘他出仕,都被陈汉章一一婉拒。

    从捧起书卷那一天起,他便将治学读书作为人生追求。

    

    升官谋职,皆过眼云烟。

    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这位陈家公子读起书来,简直发痴。

    每日天不亮,便捧起书诵读。

    全村的鸡还没打鸣,陈家大院上空就响起他的琅琅书声。

    

    且每篇都要诵读十遍以上。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陈汉章可不仅仅是读书,他要边读边校。

    “考其优劣,校其佚漏,辨其真伪,评其得失。”

    被他读过的书卷,旁人很难再插手。

    因为陈汉章记笔记有个习惯,要用6种色笔勾画。

    每读一遍,便勾描一次。

    从藤黄、浅蓝,直到银朱,一本书密密麻麻布满心得。

    在他书桌上常年摆放的数十支毛笔,无不磨得笔头发平,毫毛渐少。

    就这样,陈汉章以最扎实的笨方法,打下了坚实的国学基础。

    他的昔日同窗章太炎,一生倨傲,好出狂言。

    

    唯独对陈汉章心服口服。

    曾说:浙中朋辈,博学精思,无出阁下右者。

    陈汉章能担此盛名,究其原因,不过这八个字:

    多买书,不如多读书。

    3

    一本本书卷,藏于腹中。

    量变引发质变。

    陈汉章在北京时,教育部招待外国汉学家,必请他出席。

    无论对面的人问出什么刁钻、晦涩的问题,陈汉章都能对答如流。

    一次,来访的日本汉学家提出了困扰许久的迷思。

    在场的儒生皆不能答。

    唯陈汉章一字一句,引经据典地完美阐释。

    这位日本汉学家激动万分。

    直称他为“两脚书库”。

    用现在的话来说,简直是行走的国学宝库。

    

    另有外国汉学家盛赞:

    学问渊博,文章湛深,实中国之大师也。

    但这位大师不为名、不谋官,一心求取知识。

    等到军阀混战时,孙传芳、吴佩孚多次亲自邀请他做官。

    陈汉章照辞不误。

    驻北京的六国使馆,专门邀请他去讲中国历史。

    每周只用讲2小时,每月报酬600银元。

    要知道当时,一个人每月花4银元,也绰绰有余了。

    使馆还附加了专车接送服务。

    陈汉章还是拒绝了。

    这回,就连他儿子都坐不住了。

    跑去问父亲,为何不接受如此优越的职务。

    陈汉章义正言辞:

    你们只知道酬金多,条件好,你们可知道,中国历史岂能被外国所洞悉。

    当时中华大地,洋人遍地横走。

    很多国人崇洋媚外,巴不得与洋人共事。

    陈汉章这样的学者,却一派风骨,不为斗米折腰。

    正中国人颜色。

    

    4

    不当官,却愿意做学生。

    陈汉章一生最遗憾的是,未点翰林。

    清末时,京师大学堂聘请他当教授,陈汉章偏要做学生。

    彼时,绵延千年的科举制已废除。

    翰林无门。

    若在京师大学堂毕业,时人也称“洋翰林”。

    为了做翰林,1909年,陈汉章竟然报名入学。

    4年后,以中国史学第一名毕业。

    时年49岁。

    这个怪老头上学堂的故事,在北京一时传为笑谈。

    可陈汉章学富五车,满不在乎。

    毕业,他就被聘为北大国文、哲学、史学教授。

    

    据说,他在教授中国哲学史时,侃侃而谈。

    从伏羲、皇帝讲起,行云流水,如痴如醉。

    结果,两年下来,这门课才讲到商朝。

    中华文化在陈汉章胸中,已幻化成一座无穷无尽的瑰宝。

    他探囊取物,用之不竭。

    而台下坐着的冯友兰、顾颉刚、傅斯年等。

    日后,撑起中国近代哲学、文学、史学的半边天。

    

    切莫忘了,最初的启蒙,是源自陈汉章恢弘而瑰丽的教学。

    胡适留洋归来,被北大聘任为教授。

    首先接任的,就是陈汉章的中国哲学史。

    为了能照进度讲完课,胡适不得不大刀阔斧地整改教义。

    年轻的胡适这一整改,还在北大掀起了一阵反对狂潮。

    顾颉刚说: 这一改把我们一般人充满着三皇五帝的脑筋骤然作一个重大的打击,骇得一堂中舌挢而不能下。

    好在胡适以讲课新意,最终博得了众人认可。

    但陈汉章国学魁儒的名号,不胫而走。

    5

    陈汉章在北大前后20余年,桃李满园。

    从不避讳给学生灌溉爱国情怀。

    在上中国历史一课时,他亲自编写讲义。

    当时国家时局外忧内患,西方工业革命的车轮滚滚。

    

    陈汉章却跟学生说,欧洲发展的声光化电,我国自古有之。

    而证据就在先秦诸子的著作里。

    他还特意搜罗了一批证据,给学生展示。

    譬如先秦时代,便有飞车一词。

    这也被他解读为,中国在那时就有了飞机构想。

    不料,一位学生起身提出反对:

    “陈先生,你考证出现代欧洲科学,在中国古已有之,为什么后来失传了呢? ”

    陈汉章正色解答:“这要在先秦时代以后的历史讲到。”

    

    在场另一位17岁少年,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陈先生是发思古之幽情,光大汉之天声。”

    陈汉章什么也没说,当晚却给了少年一张字条,邀他共谈。

    少年忐忑前往,不知迎面而来的是斥责还是安抚。

    哪知陈汉章一见他,便说:

    鸦片战争以后,清廷畏洋人如虎。

    士林中养成一种崇拜外国的风气,牢不可破。

    中国人见洋人奴颜婢膝,实在可耻。

    忘记我国是文明古国,比洋人强得多。

    我要打破这个风气,所以编了那样的讲义,聊当针砭。

    中华民族同白种人并肩而无愧色。

    这番话打动了少年。

    而后少年奋发图强,成为我国一代文学大家。

    少年正是茅盾。

    

    这次意味深长的谈话,让茅盾了解到陈汉章一颗拳拳爱国心。

    只是这爱国的方式,与其他老师似乎不一样。

    也因此,他称陈汉章“爱国怪人”。

    6

    陈汉章虽然怪,却治学认真。

    在北大,白天任教,晚上回家编写讲义。

    

    空闲时,给子女讲解四书五经。

    哪怕生病发烧,学生跟到家里,他也从不回避。

    无论学生请教到多晚,他都会耐心解答。

    反复强调,直到说通了,教会了。

    所以其门下冯友兰、顾颉刚等高徒,多年后提起陈汉章,无不肃然起敬。

    1931年,68岁的陈汉章告老回乡。

    在老家象山县东陈村,继续耕读。

    每日晨起诵读,从不间断。

    这位在外游历多年,当过北大教授的学者,回乡也从不摆架子。

    逢春节,晚辈、学生去家中给他行跪拜礼。

    陈汉章也会以下跪还礼。

    起身时,还要对来者作揖。

    这桩奇闻,在东陈村传开,陈汉章更是德高望重。

    

    对晚辈尚且礼节周全,对村中孤寡老人,他也不吝施舍。

    逢年过节,送猪肉十斤,大米一斗。

    若有病灾,抓药治病,他也从不吝啬救助。

    当时,家乡有条石板路年久失修。

    一到雨天更是泥泞难走。

    陈汉章以一己之力,出资修完了整条路。

    不止如此,东陈村只有几座私塾,村里适龄孩子求学困难。

    陈汉章牵头捐资,兴建学校,解决教育难题。

    与此同时,在他生命的弥留之际,还捐出1000元。

    帮助县里筹建公立医院。

    不幸的是,当医院落成时,陈汉章已溘然离世。

    陈汉章衣锦还乡,乐善好施。

    修身齐家,平一县。

    在象山东陈村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7

    陈汉章在外读书授业,启蒙一代学子。

    在家乡,修路扶贫,兴建学校,捐资办医院。

    离世后,家中还留有800万字手稿未出版。

    2006年浙江省编纂《陈汉章全集》。

    

    集结了陈汉章一生心血。

    累计21卷,近1000余万字。

    在晚年,他还笔耕不辍,一直写到离世。

    他与父亲一同编纂家训,其中两句振聋发聩:

    “多买书,不如多读书。”

    我们看到的是他,难以望其项背的恢弘成就。

    而陈汉章一生都在践行这么简单朴素的道理。

    

    读书时,诵读十遍,6种色笔勾描。

    可能别人读三本书,他才啃下一本。

    但正是这读透了,参熟了的一本又一本。

    让他在往后几十年里,都在不断汲取养分。

    北大对这位国学大师的一生,给出颇高评价:

    一生撰述宏富,著作等身,嘉惠学林,功在千秋。

    身为知识分子,最高荣耀莫过于此。

    而今时今日,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多买书,不如多读书。

转至第2楼第 2 楼 多利10 2019/12/2 15:28:24 的原帖:故居的那几个字,写得一般嘛。。。
写字这种水平应该不够批判文革文风。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北大史上最“狂”教授:“瞎”编教材带出一个班牛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