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家国记忆》天津小三线轶事
2850 次点击
4 个回复
安平2039 于 2019-12-02 13:29: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1964年,国际形势风云变幻,为响应党中央毛主席三线建设要抓紧的伟大号召,天津市在地处蓟北山区,燕山山脉腹地的燕山腹地,开始了艰难困苦的天津小三线建设。

    按照中央的划分,各地在大三线的基础上,在一、二线之间,要建设自己的小三线,也就是生产各种枪支弹药的军工厂。本着:“靠山、分散、隐蔽”“分散式、村落化”等原则,各军工厂大都建设在保密性强,难以被发现的深山老林里。

    天津市共有数万职工和家属,参加了这场轰轰烈烈、为时20十余年的天津小三线建设。为建设天津小三线,几万名职工和家属克服各种困难,甚至于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本文记叙的,是天津小三线建设初期时的经历,迄今已愈半个多世纪了,但回想起来,还是令人感慨万千!




    一、黄崖关与青灰岭

    之所以要说起这两个地名,是因为在小三线人心里,黄崖关和青灰岭十八盘,不啻于一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

    黄崖关是明长城的一道重要关隘,以水关著称于世。我在1966年夏天时,曾经站在横穿黄崖关的公路上,与大人们一起,观赏公路两侧黄崖关的景色。那时候,水关两侧都有不少遗迹呢。长城从山根下蜿蜒而上冲向山顶,顺着山脊盘旋远去,那气势,真是令人震撼啊!

    黄崖关亦是蓟县和兴隆县的交界地,更是关里和关外的交界地。出了黄崖关,那就是塞外了。唐代诗人祖咏有诗云:燕台一望客心惊,笳鼓喧喧汉将营。万里寒光生积雪,三边曙色动危旌。沙场烽火连胡月,海畔云山拥蓟城。少小虽非投笔吏,论功还欲请长缨。诗中所说的,应该就是黄崖关外的情景了(估计当时还没有黄崖关)。

    这首诗,应该就是祖咏在黄崖关一带留下的悲怆而又铿锵的心声吧。当年建设小三线的干部职工们,我们的小三线第一代老前辈们,他们出黄崖关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呢?尚小的我是不清楚的,但我敢肯定,在当时的政治环境和触动心弦的宣传鼓动下,其雄心壮志,绝对是不亚于当年“论功还欲请长缨”的祖咏的。

    兴隆县茅山镇的青灰岭,是以山高路险的十八盘著称的。也是小三线的职工们在蓟县上下火车,来往于天津和小三线的必经之地。公路随山势盘旋,海拔随盘旋升高。待登临最高峰时,回首俯瞰来时路,人如蚁、路如线。初见其景者,甚是胆战心惊。常行此路者,亦有期盼平安到家之感。其地势之险要,在小三线人心中之位置,可见一斑。

    咱小三线光明农具厂有一职工,想骑着自行车独闯青灰岭到蓟县,捎带着赏赏沿途的风光和青灰岭的独特景色,然后再乘火车回天津。众同事纷纷劝说,让其打消这一念头。可这位师傅态度坚决,还是蹬车上路了。一路上除了有些疲劳以外,也没有别的什么感觉。可待到青灰岭顶峰开始下坡后,就逐渐感觉不对劲了。只见这自行车的速度,车子不用蹬就越来越快,最后真是两耳生风,如剑出鞘了。此时这位职工真是后悔不迭,连连叫苦。这要是一个不小心重心不稳,或者绊上一粒小石子,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幸亏车闸还不错,他就紧贴山根,两手同时握闸,时重时轻的掌握着速度,最后终于安全地下了青灰岭。再看车闸,已经磨得什么都没有了。据说这位师傅,在家躺了好几天才恢复过来。从此以后,好像再也没有听说有小三线人敢骑自行车过青灰岭了。(据金星厂陆道新同志回忆,金星厂有父子二人,经常骑车上下青灰岭,来往于天津和蓟县、兴隆,非常轻松。此说亦可信!)

    险归险,怕归怕,可这话又说回来,咱们天津小三线建设了二十余年,车来车往的,还真没有哪个单位在青灰岭天险上出过什么大问题的。

    说起来也挺有意思的,当汽车爬上青灰岭的最高峰后,就开始下坡了。所谓的下坡,不过就是拐上几个小弯,下几个小坡,路过一个叫龙窝的小山村后,基本上就是平坦的公路了,再往前走上一段路,就到兴隆县城了。这足以说明,兴隆县的海拔,本身就已经很高了。

    对了,有一事需要提示,就是现在的茅山镇,早已经改名,成了青松岭镇,而青灰岭,自然也就成为了青松岭了。过去的十八盘,也因为道路的重新修建,成为了过眼云烟。

    二、初期的住与行

    住:墙上面结了一层亮晶晶的冰

    小三线的家属区,都是一排排错落有致的平房,墙体就地取材,使用山上的石料,房顶是普通的小灰瓦,大致和当地的民房差不多,但当地民房多是窗户纸,很少有使用玻璃窗的。

    记得从天津搬家到山沟里新房的时候,正是1966年的国庆节刚过。我家是两间房,里外套间。外面的房子面积小,有一小块用来做厨房了。灶台是搭好的,可以烧柴也可以烧煤,通过烟道连接着一个半间房子大的火炕。里间面积大,但没有火炕。

    好像没有过几天,气温就降下来了。妈妈把从天津带来的跃进炉支了起来,烟筒也用的是原来在天津的四寸烟筒。(真冷的时候,四寸烟筒和跃进炉根本不管用)

    一开始没有感觉什么,火炕烧的挺热乎的,有时候热得还受不了呢!炉子也是一直烧着,用的是大块的,兴隆县平安堡煤矿的优质烟煤,非常好烧。到晚上再封上火,房间里还不算冷。可有一天,大概是12月初,那天风好大天好冷,感觉和平常就有些不一样。当早上起床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房间里的南面墙和东面墙,满墙都结满了厚厚的,亮晶晶的冰,大概有一公分的厚度。再看里屋,南墙和北墙上也同样是厚厚的一层冰。

    妈妈和我把炕上所有被褥抱到里屋床上,在火炕上铺上一块油布,爸爸就用榔头和一把旧菜刀,连砍带砸的,把冰砸下来一片,然后就好办了,把菜刀放在冰与墙的缝隙里,榔头对着菜刀一砸就下来一大片,不一会儿,炕上就堆满大大小小的碎冰块了。

    妈妈和我负责用洗脸盆往外面运冰,将一盆一盆的碎冰块堆在了房子旁边的山根下,也不知道端了多少盆冰,最后终于把两间屋子的冰处理干净了。

    许多邻居们,都被这从没有见过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看到我家已经动起来了,就都上我家来取经问情况,然后也都动作了起来。随着山根的冰越堆越多,各家各户的冰墙问题也就都解决了。

    那么墙上为什么会结冰呢?后来经过调查,发现所有没住人的空房子都没有结冰,从不点炉火的当地老乡们的房子也没有结冰。这就把谜底解开了:正因为天气寒冷,为了御寒,人们都把炉火烧得旺旺的,室内温度与室外温度的温差太大,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家属区的住房都是刚刚竣工不久,墙壁的用料又都是石头,冰冷潮湿的墙壁将室内温暖的空气凝结成水继而又冻成冰,冰墙就是这样形成的。而且越暖和的屋子,结冰越厚。

    说来也怪,自打那次结冰以后,家里的墙上,再也没有结过冰,那曾经结过厚厚一层冰的墙壁,也渐渐地不那么冰冷潮湿了。

    最令人感动的是,虽然遇到了这样严重的问题,但职工和家属们并没有什么情绪和意见。大家都默默地自己克服消化了。

    行:步行,自行车,搭车(多叫拦车)

    工厂初建成的时候,职工、家属们出行主要是靠自己解决。

    由于厂区大多是顺着山沟建的,绵延可能有五六里、七八里甚至于十几里的样子。职工们上下班的时候,或者骑自行车,或者步行。最有意思的是,家里有自行车的双职工上下班出行,也可以说是军工厂里清晨的一景:新婚燕尔的,男的蹬着车,女的座在后衣架上,双手抱着爱人的腰,稳稳当当还挺浪漫的;有一个小孩的,女的抱着孩子坐在后坐上,一手抱孩子一手搂着丈夫的腰,也挺有意思的;有两个孩子的,大孩子坐在大梁上,妈妈抱着小孩子,一家四口一辆自行车,那蹬车子的爸爸就气喘吁吁,显得有些狼狈了。(孩子去托儿所幼儿园)

    如果要外出去县城采购必需品、看病、上学,或者乘火车回天津,有自行车的,当然要骑车去了(但局限于采购、看病)如果厂里有去县城方向的车,就搭车去,如果没有,那就只有步行了。

    厂子距离县城整整30里,如果完全步行,也够呛。大家都是一边走,一边往后看,只要后边有汽车开来,或者是同方向的拖拉机、马车,就马上退到路边,向汽车拖拉机马车招手,这时候,别管什么车,十有八九都会停下,司机车把式问清楚去向,点头应允后,就爬上车捎上一程,运气好的,可以一直捎到县城呢。

    那时候,汽车很少,半个小时也看不见一辆车,所以能搭上车,麻烦师傅捎上一程,也是挺惬意的呢!如果遇上的是解放军的车,只要不是教练车,那是百分之百要停车的。

    想想那时候人与人的关系,真的令人怀念啊!

    到后来,每个厂自己都有了大轿子班车,每天定时去县城、车站、还有小三线自己的医院,出行是越来越方便了!

    三、生活

    家属区建成后,在每个家属区打了一口水井,作为生活用水。但必须自己用扁担和水桶挑水。这倒没有什么,关键是要用扁担上的钩子,挂上水桶打水。说得简单,其实能够真正熟练地从井里打水上来,是很不容易的。水井不是太深,水面距离井台大概有三米左右。需要将水桶挂好放下去,接近水面时,左右晃两下,轻轻一悠,顺势下压,水桶就沉到水里而不会脱钩掉到井里。不过几乎每个以前没有挑水经历的人,都会有过水桶掉进井里的经历,时间长了也就非常熟练了。

    大队供销社好像每星期都杀一口猪,卖给职工和老乡(很少看到有老乡买肉)。记得有一次,到了杀猪的日子,我拿个洗菜盆,跑到供销社去买猪血。供销社主任收四毛钱,把盆交给他,只见杀猪的师傅将洗菜盆放在捆绑好的猪脖子下,抓一把盐扔进盆里,又舀上一瓢水,然后一刀下去,血就流进盆里了,不一会,我就端着大半盆猪血回家做血豆腐去了。

    那血豆腐的味道,太棒了!现在别想再吃到了。

    记得隔三差五就有一个卖豆腐的老乡到家属区来,一般情况下肯定会卖光的。还有一个卖肉的老乡,也看到过很多次,只不过他卖的肉让人不放心,他自己有时候也说卖的是米猪肉(猪囊虫病),而且很实在地让大家看,非常便宜,也就两三毛钱一斤,大家围着肉摊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商量着,可买者甚少。有时候说是好肉,就按照正常价格出售了。

    不知道那两个走街串巷卖肉和卖豆腐的小贩,是自己经营的,还是给生产队经营的。

    四、业余活动

    最主要的业余活动,就是露天电影了。好像当时与兴隆县的电影用同一个拷贝放映。电影是不定期的,只要一通知放电影,人们吃过晚饭后,就拿着板凳拎着马扎,来到一个好像是干涸的河滩的大空场。幕布早已经挂起来了,电影机也架好了,孩子们在人群里跑来跑去的,大人们在相互拉着家常,空场上热热闹闹地,就等着天完全黑下来放电影呢!

    有时候,当地的生产队也会请来皮影剧团来演出,条件虽然简陋,可看戏的人也是不少的。我就是在这里第一次接触到的皮影戏。

    厂里还有业余篮球队,除了自己训练比赛以外,还经常和兄弟单位联欢比赛,有时候还要到兴隆县,去和县联队比赛呢!据说成绩还不错呢!

    五、工厂的厂房

    根据小三线选址的《靠山、隐蔽、分散》的三原则和《村落式、民房化》的概念,军工厂的车间与办公用房,都是不规则地散落在马路边、半山腰上,房子的形状也与当地民房大同小异。这样粗看上去,就与当地石墙灰瓦的民房没有什么区别了。前几天看到有同志谈到当时工厂的隐蔽性时说,就是美帝苏修的侦察机来了也发现不了。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呢。

    谁能想到,就在这狭窄逼仄的,与传统的厂房、车间的概念毫无关联,与当地老百姓的住房很相似的空间里,竟然安装了当时中国最先进的,最崭新的机床和各种各样的新设备呢!就连当时天津市都少有的自动机床,也安放在了这样简陋的厂房里。

    后来,在这样的厂房里,生产出了样枪。质检验收通过后,又在这样的厂房里开始了批量生产。前些日子去市档案馆查档案,看到天津市委的一份1965年的战备会议记录。其中一项内容是:要求小三线光明农具厂在完成基建和生产准备后,在年底必须生产出300支56式冲锋枪。后经光明农具厂元老级老同志证实,确实有这个300只56式冲锋枪的任务,并且也顺利的完成了。

    据我所知,在全体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下,1965年不但完成了市委下达的300支56式冲锋枪的任务,(也有一说是150支)而且还是超额完成呢。后来还经请示上级批准,从超额的产品里,拿出来四支,送给了兴隆县委、承德地委各两支56式冲锋枪。而生产任务也是一加再加,从年产几千支到数万支56式冲锋枪。职工们大干苦干加巧干,总是能够圆满地完成上级交给的生产任务。

    再后来,当美联社和台湾、苏联等国家和地区的广播电台相继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在河北北部的燕山山脉腹地隐蔽的深山里,建立了可以生产AK47自动突击步枪基地的时候,天津小三线生产的56式冲锋枪,早已经装备了部队和民兵,还有一部分,正在越南南方、老挝等抗美战场上大显身手呢。

    又过了几年,有了洞室,主要车间都搬进了山洞里,虽然工作场所宽敞了,但据职工们反映,条件反倒不如在原来的厂房里好,对身体的影响也很大,许多职工都有不适的反映。可不是吗,一间房子一般也就一两台机床,光线也很好,出来进去的也方便。相比起来,确实比在洞室厂房里强多了。但钻山进洞是毛主席、党中央的战略部署,那是必须要坚决执行的。

    六、信号弹:

    和看见狼一样,建厂初始,经常有职工和家属反映看见了信号弹,描述的还挺真实,这个山头冒出来一发信号弹,是红色的,那个山头也有一颗,是蓝色的等等传说不少,而且都说是美蒋特务发的信号弹。我出于好奇,当时曾经每天晚上自己独自一人悄悄站在旷野里,观察着四周的群山,希望能看到美蒋特务打信号弹,可坚持了有半个月,什么也没有看到。具体这个问题是怎么解决的,我不太清楚,也没有见过信号弹,也没有看过组织上采取过什么行动和措施。时间长了,信号弹的事情渐渐就被人们淡忘了。

    七、包树:

    大山里最多的是果树,一到果树收获季节,生产队就派专人负责,卖水果。他们卖水果很有意思,包树。比方说杏熟了,你来买杏,就按照杏的品种和质量整棵树论价,一般的是一棵杏树上的所有果实一元钱,交完钱自己摘就是了。好像那个大香白杏的价格要高,大概两元钱。像梨树和苹果树也一样,两元三元五元的也是整棵出售。说实在话,谁也要不了一整棵树的果实,也拿不走啊。

    三线厂职工家属的到来,从某个角度说,确实促进了当地百姓的生产和生活的发展。比方说包树,看上去很吃亏,可是他要是从人工、采摘、包装、保管、运输到销售,这一系列的环节和成本,让生产队赚不了什么钱。可包树给职工家属们,又能有收入,还省去了很大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后来随着职工和家属的逐渐增多,需求量越来越高,就不再采用包树的方法而直接论斤卖了。

    八:小三线职工子女的教育问题

    小三线建设之初,职工子弟都是在所在地生产大队的小学校就学。由于师资力量不够,又缺少校舍,当时普遍是合班上课。所谓合班上课,就是几个年级的同学合在一起,同时在一个教室上课。老师教完一年级的语文,布置好复习与学习内容后,就马上教二年级的数学了,以此类推。长期下来,也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比如正在上三年级的学生,可能连四五年级的课程都不陌生,给他出几道高年级的题,照样能给回答出来。

    小学毕业后,该上中学了。一般的是以荞麦岭,也就是光明农具厂为界,从光明厂开始,一直到县城附近的小三线单位的子弟,如长城机床厂、红光铸造厂、汽车修理厂、小三线指挥部等职工子弟,都是到兴隆县中学上学(也就是现在的兴隆一中)。距离远的住校,距离近的,就是走读了。

    而荞麦岭以东的单位的学生,都在附近公社的中学上学。基本上解决了职工子女上中学的问题。

    兴隆中学的前身,是热河省立师范学校,其师资力量相当雄厚,比天津一般的中学强了许多。很多老教师,都是民国时期的大学生。据我所知,类似于英语和俄语教师,大多都是志愿军里的翻译。有的,还参加过解放战争时期军调处的翻译工作。有一个教师,竟然用俄语翻译了红楼梦全集呢。就是年轻的教师,也都是解放后的50、60年代的大学生。

    据粗略估计,兴隆中学从1966年接收小三线子女就学起,到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小三线各单位逐渐撤离为止,在该学校就读的初、高中学生不下千人。建设小三线,兴隆中学功不可没!

    后来,各厂相继都成立了工农子弟学校,小学的教育条件逐步得到改观,完全正常教学了了。而且有的单位还具备了初中教育的条件。后来,为了解决一些职工子弟继续学习和就业问题,小三线还专门成立了一所103技工学校,用来接收初中毕业后的三线职工子弟。在小三线后期,又成立了燕山中学,这是一所完全正规的现代化学校。但燕山中学成立后没有几年,小三线就奉命取消,陆续撤离了。燕山中学也由蓟县教育局接管,据说现在还是一所很不错的学校呢!

    九:防狼:

    小三线的职工和家属刚来到大山深处的山沟里时,遇到的不仅是生活上的困难,还有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比如说,经常有职工和家属十分惊恐地诉说自己看到了狼,可你要仔细询问,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和当地老乡们沟通调查,都说过去确实有狼,也曾经伤害过人,但由于小三线的工厂来了,又是开山放炮,又是建筑施工,动静闹得挺大的,早就把动物们都吓跑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狼和其他什么野兽了。

    虽然厂里有关方面也做了工作,进行了细致的解释,但群众依然有所担心(估计领导们也有些担心,只不过不好表达出来罢了)。也不知是谁打听来个偏方,说是用白灰在墙上画一个大圆圈,然后在圈中间点上一个大白点,狼看见了就不敢来了,也就能防止狼的伤害了。

    这消息一传出去,可不得了了,几乎在一两天之内,家属区的墙上面,都被人们自发地画上了大白圈加大白点,随处可见。

    说起来也怪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说到自己看到过狼了,估计也没有人再提心吊胆地担心狼了。

    您还别说,在深山里生活了几十年,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小三线的职工和家属有被狼伤害过的事情呢。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2 13:41:26    跟帖回复:
   沙发
涨姿势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2 18:57:00    跟帖回复:
3
非常感谢!姿势没变,就是一开始投稿是用邮箱投稿,现在找回ID了,就用这个ID投稿了。谢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3 15:39:12    跟帖回复:
4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3 15:48:18    跟帖回复:
5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家国记忆》天津小三线轶事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