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nengdudong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思想与学问(学术)”-问邓晓芒教授
1907 次点击
2 个回复
nengdudong 于 2019/12/3 9:23:5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邓晓芒教授的书,我读过一些,主要是他讲课笔记整理,我的评价:讲得非常好。读康德,有邓教授的解说,可少绕弯路,晦涩的名词概念,经邓教授一说,立刻变得浅显易懂。

    后来,邓教授不知怎么的离开自己的专业,一下子闯入了儒学里面,就儒家的“亲亲相隐”写了篇文章,把孔子、儒学骂了个狗血喷头。以他的同事郭齐勇为代表的“四儒生”对邓教授的观点和论述进行了不留面子的批判。邓教授反击之。双方大战十几个回合。最后,我看是邓教授力不从心了,因为他转移了话题,把对儒学的探讨论述转移到了自己因为从小受上一辈好儒学家长的专制家教而产生的的憎恶上来。有点头脑的人都会得出结论:对专制家长的憎恶不能代表儒学的好坏,更不能成为批判儒家的论据。最后转移话题这一招给我的感觉是:一个西方哲学休养如此好的教授,怎么说起话来还是犯连常人都能看出来的逻辑毛病?怎么还是有浓厚的愤青色彩?比如在论战中,竟然用上了了什么“单挑四儒生”之类的情绪语言。用郭齐勇的话说就是:“晓芒兄太想当一个哲学家了”。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也因此经常关注邓教授的言论。他谈西洋哲学,尤其是康德哲学,不管什么时候都让然爱读,令人佩服,说一句不讨恰当的话,没那个比他讲的好了。可是一脱离他的强项,邓教授就好像变了个人似得。就拿板油转载的“思想淡出,学术凸显”一文来说吧。

    怎么说呢?全篇只见空洞的口号泛滥,不见教授自己鼓吹的深邃的思想论述。文章中逻辑谬误,概念含糊的话语之多,令人惊愕,我怀疑,这不是邓教授所做。

    邓教授对中国目前学术或文化、文艺状况是很不满意的,认为是学问与思想分裂了。不满意就要追根寻源的问为什么,这是逻辑的必然。“思想与学问的分裂”,邓教授认为原因有两个:“思想和学问的分裂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严酷的政治高压下,学者不敢表露自己的思想,只能以学术的方式来藏匿思想,或借以自保。另一种是思想的狂躁和学术的浅薄导致的分裂。”

    我赞成这个观点。接下来理所当然的,邓教授应该举例、论证思想与学问为什么会分裂。遗憾,丁点儿没有,却却莫名其妙的把“学问”变成“学术”,将讨论“思想与学问”转移成“思想与学术”。学问等于学术,两个词的概念相同?不明白。

    好吧,变就变,跟着“思想与学术”走一遭。

    “真正的学术规范应当是思想的规范,即通过正常的思想交锋和辨析从理论上清除思想界的陈腐之见,在具有基本思维能力的学者中形成某些共识。”这段话除了空泛,还有我们见的太多的文革式的帽子语言:规范思想、正常的思想交辩、清除思想界......陈腐之见......

    规范学术和思想?规范的判准由谁来设置?有了规范判准,如何施行?禁言,打压?不同意你规范的就不是“真正的学术”,是假的、陈腐的?“真正的”这顶桂冠子你邓晓芒自己给自己戴上,真是够自信的啊!天下,或思想界有这样的好事儿?人人都跟你一样:思想,学问(或学术)有一个你认可的姓邓的规范。什么样的思想是“健全的”?只能是你邓教授的思想?什么样的学者才具备有“基本思维能力”,您的规范或标准应该是什么样的?在您眼里,“陈腐之见”是那些观点?您打算如何清除你看来是“陈腐的”思想观点?我怎么突然想到了文革那阵子的帽子、口号泛滥的恐怖情景?

    接下来这段话是此文的终点之一:“由此观之,中国当代思想和学术分裂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思想发展的空间过于狭窄,而在于中国学人的思想本身过于狭窄,就是说,这种思想本质上还不是一种“学术思想”,而只是传统型的道德思想或政治思想。”

    “中国学人”包不包括你邓晓芒?如果“中国学人”包括你邓晓芒,那你的思想也是狭窄的,这篇文章就是通篇胡说;不包括,那你干嘛要用全称判断?全称判词一般是政客为了忽悠或给自己增加底气而滥用或是不太懂逻辑的愤青人士,而有高哲学造诣的邓教授不用改这样啊!

    中国思想现状不在于“思想发展的空间过于狭窄”?也就是说,思想发展过于狭窄是合理的,没什么大不了,这个命题令人震惊。狭窄的思想发展空间是容得下,并且是具有鼓励思想发展的?这个逻辑很奇葩,超出常规,具有不可比拟的创新。

    邓教授告诉我们:中国思想的不发展不是发展空间的限制,而是中国学人(邓教授在内否?)天生就思想狭窄,也就是说,现在中国思想环境,不管是宽松还是狭窄,得不到发展,根本不是政治高压导致,是因为在中国人天生就是思维狭窄,怨不得天,也怨不得地。这个论断后面邓教授还要举证。

    邓教授说:“这种思想本质上还不是一种“学术思想”,而只是传统型的道德思想或政治思想。” 什么思想不是学术思想?你邓教授打算批判什么思想?通篇找不到。可以比喻:锤子砸下去,可砸什么呢?没见到啊,可以肯定不是邓教授深痛恶绝的传统思想,因为邓教授说了:传统思想根本算不上思想。

    咦?前面否定传统思想是思想,后面跟着又说传统思想是思想:传统型的道德思想和政治思想。好吧,再一次跟着边一哈子。邓教授对传统型新思想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不管什么时候,说着说着,就要来批判传统道德了,批判本身没错,怎么批判才是重要的,

    往下读。

    “中国传统学术历来只是道德(及道德情感)的附庸”。费解,最起码的,邓教授应该举一两个例子,或一段话来证明自己说的有道理,没有。没有不要紧,从你邓教授其他的文章论述中应该有比较详细的论述来让我们信服。可是从您阁下“单挑四儒生”的那场大论战就已经很清楚的展现了您对儒学等中国传统思想的了解与一个中学生差不了多少,甚至没有中学生读得多,这也就能解释你为什么不同意孔子的“思而不学则殆”,所以,才有了那场论战和这篇文章。

    “人们在学术上所关心的,还是传统儒家经典的训诂正义。”

    首先,你承认儒家思想是一种思想吗?承认,那么怎么就不能有人去研究儒家经典,去训诂?除儒家外,中国还有道家,法家,名家,墨家,......有佛学思想,也有道教思想,还有基督教思想等等思想,研究、训诂的多了去,怎么就不容儒学的研究,训诂呢?再比如,现在中国研究马列毛思想的,研究西洋林林种种不同哲学思想的人群太多太多,你邓教授不也是研究康德思想吗?对马列毛思想术语,和你对康德术语的解释,论证不就是训诂吗?怎么能说现在人们只关心儒家思想呢?怎么你就看到儒学训诂而看不到别的?研究别的都行,就儒学不行?这是什么逻辑?

    “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学人眼里,一谈“学术凸现”就是“国学凸现”的缘故。研究老古董既可避开现实敏感问题,又可曲折地标榜自己对待现实的道德态度,凸现自己不与现实“同流合污”的“独立人格”,这对于传统型的中国文人的确不失为在现实理想受挫的情况下的一种心理治疗方法。”

    你是怎么看到学术凸现就是国学凸现?又是没有实例的一句空口谴责。

    研究古人的东西就是避开现实?照您的逻辑,历史研究呢?凡专业研究历史就是为了避开现实敏感?凡是研究历史的都是怕死鬼或人格低劣的伪君子?按照您的逻辑,中国就不应该有研究传统思想的人,而必须都是鲁迅式的文人?您是鲁迅式的吗?再问一句:你后面用恩格斯的教导去号召中国文人去学习哲学史,那么研究外国历史,哲学历史的算不算“避开现实敏感问题,又可曲折地标榜自己对待现实的道德态度,凸现自己不与现实“同流合污”的“独立人格””?

    讥嘲研究历史是研究古董,不知道您邓教授对古董的时间有没有限制。康德,黑格尔算不算古董?在与“四儒生”论战的中,您不是标榜自己研究古希腊哲学的吗?你们谈到了苏格拉底关于“高贵的谎言”例子,那么请问:古希腊哲学,苏格拉底算不算研究古董?算,那您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或者你想说,研究外国的不管时间多久,都不算,研究中国的传统算?给自己留点面子嘛,您阁下毕竟也是黑头发黄皮肤的啊,毕竟也是在这儿,你不是正在在用“古董”创造的字在写自己的思想吗?

    从邓教授上面几段论、举证方法来看,邓教授逻辑前后混乱,谬误重叠的行文连带鱼之流都不如,真令我这个曾经的邓粉太难堪。

    继续。

    “所谓“新的学术思想”,不仅仅指它的内容,而且也包括思想和学术的一种新型的关系,即不再单纯把学术看作思想(道德政治思想)的附庸,而是将严格的学术作为思想本身内在的风骨,它引领思想的灵魂一步一个脚印地建立自己的基地、居所和世界,使思想真正成为立足于自身生命的、因而可以能动地作用于现实生活的独立主体。”

    邓教授要人们来个“新的学术思想”,“新思想”的最大特显就是,不再是别的什么思想的附庸。那么我要问了:难道中国古董的、现在有的思想都是政治道德的附庸,所以你要来个“新学术搜想”?

    “风骨”、“灵魂”等讨喜的词儿离开了血肉肢体,就是空话,一文不值,因为傻子也会这么喊喊的;如果为的是装饰门面,显示自己“高风亮节”,那就恶心死人。

    “使思想真正成为立足于自身生命的、因而可以能动地作用于现实生活的独立主体。”这句话倒是有点道理,不同的思想就是为了让不同的人安心立命,不过,邓教授不要忘记了,好多不是新思想也能让人安身立命,比如基督教,佛教等思想,就让教徒们将其能动的作用于现实生活中,还有,不算新鲜的那个在“欧洲游荡的灵魂”被某艘军舰一声炮响送了过来的思想,多少年过去了,现在不照样让好多好多人安身立命吗?教徒们-不管信那个教的-不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独立体,将思想能动的作用于自己现实的生活中?干嘛非要你邓教授空空洞洞的“新思想”?

    “学术是思想的自律,只有自律的思想才是自由的思想,只有自由的思想才有超越现实和改造现实的力量。这种力量首先是一种批判的力量,它当然也包含有道德政治的内容,但又不止于这些内容,而是对整个人类精神生活的反思和审视;  因而它是超功利的,但同时又是与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它直接关系到人在现实生活中的精神状态和“前理解结构”。”

    邓教授没说,还不太好判断这儿的“自律”是不是康德关于“绝对命令”或“绝对自由”,不过,从后面对“自由”的一番话语可以得出,这儿的“自律”说的就是康德关于道德的“绝对命令”。

    怎么讲?康德认为,一个人的真正自由,应该是没有任何目的的,只是自己要这么做,只听从于自己内心的命令:我就是想自己这么做,不为什么,这就是绝对自由,只有绝对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绝对自由的名理工来自绝对命令,也叫自律。康德在论述绝对自由的时候曾经举例:一个小店老板做买卖,从不短斤少两,且童叟无欺等等。他这么做不是为了赢得更多的顾客,不是为了名声,也不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而是认为:我就是要让自己成为这样一个人。康德说,这个人是自由的。如果有了其他目的,不管这个目的是自利还是利他,你这个人就会成为为了目的而工作的奴隶,也就是成了目的的奴隶。奴隶哪儿来的自由,康德的逻辑非常清楚。

    邓教授说人的思想也应该是这样具有绝对自由的。这么好的,高的道德标准,放在哪个思想家身上都值得膜拜,所以,我举双手赞成。不过邓教授别忘记了,谈到现实生活,就离不开功利了,古今中外,有信奉绝对道德的康德信徒,也有比之多多了的功利主义者。功利主义作为一种思想存在也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康德的那种道德无比高尚的具有自律没得的人有没有,当然有,一般人都是功利与自律交替出现。不过,如果全世界都只剩下如此高尚的人,不可想象。话说回来,思想家们全都是这样的道德和水平如此高的,只有这么一种人,产生这么一种思想,那你邓教授在后面还津津乐道什么春秋战国和现代的思想活跃时期?

    邓教授告诉我们:学术应该具有“时代精神”,应该反映人心,人性的普遍现实。“时代精神”?是的,他说:“我们这个时代的时代精神是自春秋战国以来最为活跃的时期”。

    邓教授对我国这个时期充满了信心和喜悦,因为这是一个思想最为活跃的时期,活跃到了个什么程度?居然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时代一样了,哇!

    邓教授是想说,我们现在这个时代跟春秋战国时期一样,是没有政治高压,所以思想发展空间不狭窄的时期,于是各种不同的思想此起彼伏,后浪推前浪的涌现。果真是这样的吗?邓教授前面抱怨:没有新思想出现,肯定现在还没有。原因有政治高压,人们不敢想,不敢讲;更多的是,不管政治环境是宽是窄,国人就是天生的狭窄思想,永远成不了气候。可这会儿又说春秋战国时期是新思想不断涌现的,更离奇的是,现在居然跟春秋战国时期一样,是最活跃时期。既然没有政治高压,有是思想发展最活跃时期,怎么会没新思想出现,还要你邓教授来大声呐喊?读一句悖一句。

    浑浑噩噩的说了一大通,邓教授又拉出儒家来打一顿,说天人合一、天道有常、五德终始等等是“封闭的、内部一片混沌的思维框架”。邓教授一再要求别人要有“深邃的,”令人信服,有理有据的论述,可放到自己身上,怎么只有让人蔑视的谩骂?

    究竟应该如何做,才能达到邓教授的要求?邓教授倒是说出了一句的顺通话:“精炼我们的思想武器,用一种经过现代学术训练的、锐利而轻灵的逻辑理..性*来刺穿现实的表层,揭示其内在的本质趋向。在这方面,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典范。”

    恩 恩,别急着说什么锐利而轻灵的逻辑之类的话,您邓教授看看您前面的话是不是“经过现代学术训练的、锐利而轻灵的逻辑理”。

    于是“以这种标准来衡量我们今天的学术思想,就会迫使我们克服中国人历来健忘的毛病,而认真研究和冷静分析我们的传统和历史,包括一个世纪以来我们被动挨打遭受屈辱的历史,不是停留于义愤和仇恨,而是找寻出规律和原因,不是沉浸于“要是当初不……,那将会……”的可笑假设,力求不要重蹈历史的覆辙。这样的学术研究本身就是思想的探讨和成长。也只有在对历史发展的思索中,哲学和深刻的思想才有可能形成,并对历史具有超越..性*,才能产生真正的“新”思想。”

    仔细读读上面的原话,不要说肉麻,凡是从哪个时代过来的中国人都会有“一轮红日照心间”的感觉。这都归功于马克思。

    且不管马克思这篇文章如何,就邓教授自己的逻辑来解读邓教授的用意:首先,你邓教授不是刚刚说学术要具有时代精神, 而马克思是什么时代的人,这篇文章又写于那个年代?其次,我们都知道,马克思是个历史唯物主义者,他分析,论述历史事件肯定是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而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只是众多哲学观点中的一个,不同观点大量存在,而历史唯物主义正确在哪儿?你必须先证明历史唯物主义的正确,才能证明他文章的正确。再者,用历史唯物主义解释或推测历史的发展,已经被证明其错误,笑话百出,邓教授如此推崇,经其所为典范,证据何在,用意何在?

    “恩格斯说,一个人要想获得哲学的修养,除了学习哲学史以外别无他法。那种自以为不读前人的著作,只凭一个晚上的冥思苦想就能构造出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的想法,只能是痴人说梦。”

    假定恩格斯说的正确,请问:一,写散文,小说或诗歌的文人是不是非得要“哲学的修养”?没有读过哲学史的文人多了去,难道古今中外那么多文学作品都是胡说八道?二,学习哲学史要不要专心致志?要,那算不算“陈腐”的研究,训诂古董?前面狠狠鞭挞了研究前人著作是“以学术的方式来藏匿思想,或借以自保。另一种是思想的狂躁和学术的浅薄导致的分裂。”后面又要人去读前人的著作,到底那种说法是你邓教授想要的?三,有谁不读前人的著作而一个晚上就构造出一个思想体系?举个例子啊,光空口谩骂就行?四,你前面骂研究经典,训诂,后面又骂了不读古人经典的行为,邓教授究竟想骂谁?

    总结一下邓教授的主要观点:

    一,没有新思想出现是因为有政治高压和文人的卑劣性。就中国而言,古往今来,不管什么朝代,政治高压不存在,只是文人的卑劣性导致。而我们中国文人概无例外,全都是苟且偷生的。

    二,当前中国所处的时代是思想最活跃的时代,跟春秋战国时代一样。

    三,只有具有哲学休养的人才能写出具有思想性的好文章。

    四,具有康德说的那种自律的文人才具有思想思想自由。

    五,传统文化是道德、政治的附庸,尤其是儒家学说。而外国进口的,从古希腊到德国古典哲学,再到马列思想都不是政治的附庸。

    六,历史唯物主义是指导我们出新思想的典范,要认真的研究学习。

    这六条,除一、六,邓教授都否定又肯定。

    回到前面,用邓教授的话做一个了结:“理论兴趣的消解使学者越来越“文人化”,甚至连作家、艺术家也纷纷疏离了艺术本身,而成为一群又一群靠时令散文、小品文逢场作秀的文人了。”

    什么叫学者,什么叫文人?学者与文人的界限在哪儿?学者不应该是文人?什么叫艺术,什么样的人称得上艺术家,学者还是文人?作家就不能写“时令散文”、“小品文”?时令散文和小品算不上艺术?那个规定的?什么样的散文能算艺术?

    邓教授您阁下是学者还是文人?您阁下的这篇文章算不算时令的?您这篇文章是散文还是小品文或是论文?不算,那么怎么会有那么多褒贬时令的话语?算,那么您也是逢场作秀的文人了?

    邓教授批判儒学可能是有道理的,从这句话可以看出他肯定不赞成孔老夫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看不惯时令散文和小品文,那么最好是自己也别写这样的“时令”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9:35:38    跟帖回复:
       沙发
    继续继续。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4:54:31    跟帖回复:
       第 3
    谢。
    老大,你说儒学有哪一点对现代社会是好的?——非常希望老大你提出一条来,那怕是一条也是好的。
    老大,怕就怕你一条也提不出,可就丢脸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思想与学问(学术)”-问邓晓芒教授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