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姚纯阳77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学《了凡四训》者必读:南传和大乘,有很大不同
10381 次点击
43 个回复
姚纯阳77 于 2019-12-09 19:36: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佛教有南传和北传两大系,

    南传以泰国缅甸等国家的佛教为代表。

    北传以中国大乘佛教为代表。

    南传和北传的共同点是: 都承认善恶报应,因果报应和轮回。

    不同点之一是: 大乘佛教的经书里,有很多宣称念某种佛号,某种经文,某种咒语,就能让人“求什么得什么,只要是善愿都能满足”之类的经文。南传佛教不承认这些经文是佛陀所说。对其所说内容不认可。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9 19:48:11    跟帖回复:
   沙发
好ding支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9 19:50:14    跟帖回复:
3
云谷禅师来点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09 21:07:12    跟帖回复:
4
跟竹篮一样,都是编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4 14:25:57    跟帖回复:
5
    民国大师韦千里讲故事:见色不淫,桃花化为财运

    《知命识相五十年》这本书,作者韦千里,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是民国最著名的易学命理师之一,宋美龄,孔祥熙等名流都曾请其占卜推命。书里写了很多神奇的算命相面故事,十分有趣。

    韦千里讲述:见色不淫,桃花化为财运;另一人不听劝告,以身试法,被枪杀殒命

    选自:韦千里——《知命识相五十年》

    时间(1937-1945年),地点:上海

    现在老梁是老陈的上司了,他是汪精卫政-府的首领。被天一星说准了他的命相,有一天派人送给天一星白米十包,现金二千元表示谢意,并约他便饭。吃饭那天老梁并没有邀请政-府的要人,因为这是私人间的酬酢,而且对方足一个算命先生此事又是迷信之类,所以他只约了几位自己的亲信,大都是机要秘书,总务科长之类。当然,老梁的用意也希望能借此机会请天一星替这小群自己的心腹看看相,是不是六亲同运,最重要的请天一星看看对自己有没有冲克;因为那时抗战的地下军事人员正在上海展开暗杀汉奸,老梁深怕自己心腹中有问题,那就太危险了,所以在入度席之前,他曾嘱天一星替他留意今天一起吃饭的人,对他有无冲克。

    于是在吃饭的时候,天一星就对同席的各位相局和气色都留意细看一下。当中有一个姓杜先生,仪表十分出众,年纪大约三十出头,天一星问他说:“杜先生,你今年贵庚?”他答说:“三十四。”天一星又问一个姓萧的:“萧先生你的贵庚也差不多吗?”他答说:“我们两人同年,我比他大三个月。”接着他们两人就同天一星请教,最近这几年后运如何。天一星笑笑地说:“今天梁先生赏饭,各位又都是梁先生的亲信,我当然用不看说各位都是贵人相;但我们既然有此一面之缘也是不容易的事,所以我得看看各位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对各位之中有所贡献。”“对的,君子问祸不问福,我们这一班人,都是叨梁先生的洪福的,目前当然都不错。”有个黄先生这样说:不过,目前的时局对我们是不利,所以我们还是问问此后我们的安全第一问题。”“先生,你看得出这战事要到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呢?”另一个人这样问:“这战争到底对我们有利还是有害?”“看来总是有害的,战事那有对我们有益的道理呢?”

    天一星先生又笑笑地说:“那也不一定,凡是有利必有弊,战事所以之发生,原因由于双方都认定对自己有利的,所以才会爆发战争;但事实上大都是两败俱伤的。至于这场对于各位的利害问题,依我的看法,则是对各位有利的,我看各位的相,都是由这场战事而转好的。”这句话把在座诸人都说得好笑了,他们心中想他们都是一班小新贵,的确乃由抗战发生才有这机会跟着老梁参加这伪政-府,于是他们就关心问到战事的结局问题。”关于战事的结局如何我是不敢说的”天一星说:“但我从梁先生以及现在从各位的相局看,这战事要到八年之后才能结束的。至于如何结束。结束时对各位的情形如何,我也不知,到了那时,各位自然会明白的。”接着那位杜先生就问:“先生,刚才你曾特别问到我和萧先生的年龄,是否有什么特别事故?无论是好是坏,我们都希望你能不客气地指教,我们是问祸不问福的。”

    天一星又笑笑地说:“你们虽然要问祸,而我却是为你们二人说福。不过,福也有多种,有的是洪福,有的是清福,也还有是浊福的:洪福像梁先生这样是难得的,一般人大都是浊福的。”他看了杜先生和萧先生两眼之后又说:“我看你们两位特别喜欢的还有一种福:我想你们各位也许会晓得杜先生和萧先生有什么特别福的!”

    于是他们当中有的说他“食福”很好,也有的说他“衣福”很好,因为萧先生当时就穿着新裁的笔挺西装,也有一个说他俩还有一种福,但他不肯说出来,因为那福是许多人不知道的,而他本人也不愿意人们知道的。

    “对了,我说的杜先生和萧先生的特别福就是这福,是你年轻的人都喜欢的“艳福”,对吗?”天一星先生说了之后,大家都笑起来。而杜,萧两位呢,却也难免脸皮有些发红,笑嘻嘻地已在承认他自己的艳福了。

    “不过,”天一星先生说:“艳福分正与邪两种:正的艳福是妻贤妾美,而邪的艳福则是寻花问柳,到处风流,最重要的,正的艳福对财运有利,而邪福则对财运有害,甚至有其它灾祸,所以有艳福之人不能不谨慎了!”

    杜、萧两人肚子裹好似想问什么,而咀裹又说不出来样子,还是刚才说硗得他两位有特别福的那位先生就说:”那末,请教先生,他们两位到底是正还是邪呢?”

    天一星先生说:“我刚才特别问他俩的年龄,就是为了这事,如果他是正艳福,在命理上也就是正桃花,那就不用说什么了,就是因为他们两位都不是正福,同时是有灾祸的,所以我才特别要请他注意了。”

    那人又解释说:“但他似乎也很快乐,他的太太很大度量,不大管他,并没有什么麻烦之事发生过。”

    “是的,”天一星说:“在他三十四岁之前不会有什么麻烦,但明年起,他俩开始行眼运,在三十五至三十八岁这四年中,他必定有新的桃花运,如果不想避免也像过去一样的话,那灾祸便要立至的,如果今天肯接纳我的话,明年起,对新的艳遇,力求避免,那末,逢艳退避,见色不淫的结果,不特一切顺遂,还可能逢艳化财,官运财运都会享通的。”

    此时杜先生就开口问:“先生,你看我们两人是否因为是同年关系,所以都有这毛病?我们两人的情形是否以后都是一样的?肯避免的话,是否可以避免呢?”

    “如果肯避免,总是可以避免的。“天一星说:“不过,依你们的相局看,彼此却有不同之处,杜先生的艳福大都是飞来的艳福,是女人对他有意的:而萧先生的艳福则大都是招来的,是他对女人施展手腕的。”

    说到这裹,在座中各人都哈哈地笑起来,表示天一星这话又说对了。萧先生自己听了难免脸红耳赤觉得没趣。

    但天一星却又接着说:“那是没有办法的事,这是命相注定的了,没有办法的,各人有各人的不同艳福。在座各位之中,有的人很想有艳福,但不特一生得不到美人的垂青,就是自动地愿做美人的奴才也还没有福气的。”大家又大笑起来了,因为其中确有一个姓姜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大家都知道他是常常碰女人的钉子的。

    “他们两人还有什么不同的没有?”其中有人这样问。“以后你们两人同样都是灾祸的吗?老杜既然是飞来的艳福,那末他是否可以免于灾祸呢?”

    萧某又说:“我老是不肯避免的话,可能有何种的灾祸呢?不太严重吗?若是这一切都与命相关系的话,为什么又可以避免的呢?”

    天一星此时似乎正经地对他们解释其中的道理。他说:“本来飞来的艳福和招来的艳福是有不同的,招来的当然不如飞来的;如果一生只有一两次飞来的艳福,而能守住这艳福,那就一定属于贪色与好淫,而灾祸也就难免了。”他加重口气地说:“大家要知,艳福可以飞来,横祸当然也可以飞来,而且比其它横祸都严重。”

    “我们两人是否明年就有横祸?是旧事所引起的横祸,还是明年新事所引起的横祸?”萧某提出这个问题。

    “不是旧事,而是新事。”天一星说:“我不是说过的吗,你们两人的平安艳福只到今年为止了,明年以后,开始走眼运,就不可再有女人之事了。过去,你们两人都是从二十四岁起走桃花运,已经走十年了,对吗?”

    杜和萧两入,默默地想了一下,轻轻地点点头,表示天一星所说的并没有错。天一星就继续说:“我可以断定你们,这十年来,你们两人没有做好的事,除女色之外,其它的事都是不满意的。而且,你们两人也不曾做过足两年的事,都是几个月至多的也不过一年几个月就要变动的;因为你们差不多每两年就有一次艳遇。”

    “明年夏天起,如果再有艳遇之事,千万不可太随便了”天一星继续说:”在这四年中,就是从明年二十五岁至三十八岁,如果仍旧见色思淫的话,不管那艳福是招来的也好,飞来的也好,其所造成的灾祸,不仅破财而已,最少要伤害身体,要流血之事,甚至杀身之祸!”

    那天在宴会席上,天一星对杜某萧某两人所作的断语只此而已。他只是指出其利害,并不加以断言两人将来是如何,因为依他的看法,这灾祸是可以避的,但老不想避,那就只有任其发生灾祸了,轻的流血,重的杀身。

    第二年的春天,老梁到北平去和“临时政-府”的首要举行会议,他是代表南京的“维新政-府”的。他原是一个老风流人物,又曾是北洋政-府的政要,此次到了北平,又以新实的姿态出现,而”临时政-府”诸首要又大都是旧官僚军阀,于是若干天的会议之后,就是在花天酒地中酬酢了,老梁自己也想不到,竟然看中了一个二十一岁的妓女,在临时政-府诸政要的捧场之下,用八千元的身价把她赎出纳为小星了。纳妾的仪式就在故都举行。

    几天后,由北平一起坐日本的专机回到上海,老梁把她藏娇于上海北四川路底虹口花园附近的窦乐安路的金屋裹。这地方有几所花园洋楼,上等住宅,路上既有日本的海军陆战队站岗,而各新贵的住宅门口又有维新政-府的警-察把守,出入有保险汽车,再有保镳随从,这藏娇之地总算最安全没有了。

    老梁纳妾的喜讯一传出去,新实们当然要向他庆贺一下的。请客那天,老陈也由杭州赶到上海。触景生情,老陈想,自己和老梁的年纪差不多,他已有妻又纳妾,而自己自去年那位黑巿夫人卷逃之后,还是孤孤单单的。

    此时,老梁是老陈的上司,上行下效,老陈不久也婜了一个上海会乐里的妓女为外室。因为老陈元配在世,而且生了三个男孩,很有权力,老陈只好偷偷摸摸的在外窒藏娇,却不敢公开纳妾。

    南京到上海和杭州到上海的路程差不多,都只是几个钟头的火车可以到达的。所以老陈的外室也设在虹口区,为的是他们各家彼此可以照应,而她们之间也可以在老爷不在家时有伴,来来往往。

    凑巧的是,当时伪组织的上海特别巿巿长傅某被抗战的地下工作人员暗杀掉,上海特别巿政-府改组,南京维新政-府就派人参加。这上海特别巿政-府是成立于南京维新政-府之前,直属于日本军事机关的。所以到了此时一南京维新政-府才有机会派人参加。除由日本人同意派二三个上层的人参加外,也派几个科长级人员参加。而杜某和萧某二人,因为对上海社会颇熟悉,就被派来当科长了。

    这两位三十五岁的年轻小新贵,除巿政-府科长的职务外,为着各种便利,他俩就负责平时照顾虹口各区政要的公馆,以及每次接送南京和杭州两地的政要事宜。因此,杜某与萧某二人,就很自然的和政要的家眷有接触的机会了。

    那时候,虹口区内南京和杭州两地新贵的明暗外室约有二十家之多,家家都需要杜科长和萧科长的照顾,一时这两位科长便成为二十家的红人。很快的,他们两人便成为虹口区的姨太太们的忙人了。他俩日夕都在这群雌粥粥之中奔走,无形中,有点像小女人国的两个男子了。

    最初还是萧某向老陈的外室施展吊膀子的故技。老陈的外室小名紫萍,原系会乐里的妓女,老爷既然常在杭州,她独居虹口难免孤寂,于是一拍即合,萧某果然又走桃花运了。老萧虽然见色思淫,故态复萌,但他也不曾忘记天一星去年对他所说的话。

    但他又环顾当时的环境,当时暗杀风炽,老陈每次由杭州来上海必先打长途电话通知家裹,再出家裹电话通知老萧,由他带了保镳和汽车在火车站接他的。此事不会被老陈识破的。

    同时,他知道自己和老杜二人是虹囗区的一号红人,而平日和各家中的下人们也极其相好,而且,关于姨太太交男朋友之事,在上海单是一种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之事,就是被下人们看出,也不至于有什么的。这老萧的想法自认并没有错,在他的势力区内不至于有灾祸的。

    和老萧差不多是同时,老杜也果然又有飞来的艳福,而且同时飞来约有三个之多。三个女人是夏太太,周太太和梁太太。真想不到,这位梁太太就是老杜上司老梁由北平娶回来的爱妾。她原是苏州荡口地方地道的美女,自幼被父母卖给北平鸨母当妓女的。苏州是出美女的有名之区,而美女即不是出于苏州城裹,而是生于苏州西南面一个名为荡口的乡村一带。上海和北平,天津妓院裹的鸨母,每年都亲自到苏州来选拔美女作为养女的。当然,谁也都知道凡是来苏州卖女孩的,都是预备长大当妓女的,所以大都向荡口地区去选择。

    这位梁太太既系荡口的地道美女,又曾经鸨母的训练,再当过名妓的经验,当然在色艺各方面都是八面玲珑的;只要她心中有意,就让十个的老萧?也不能逃出她的迷魂计的。不过,现在却有一个特别的情形,那就是老萧这时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在她们群雌粥粥的心目中,因为她们的老爷都是五十岁以上的人,便成为一个年经的美男子了。所以,除了梁太太之外,还有两位也都是姨太太。

    而且,这两位夏太太和周太太,也都是堂子出身的名妓,同时也都是苏州人。因此,由于三星随月的关系,她们之间彼此既有顾忌,而老萧也弄得无所适从了。

    老萧本来是一个风流的人物,虽然他一向都是女人来垂青他,而他却也来者不拒,多多益善的。但此次情形即有些不同,因为她们都是彼此时常相见的太太们,而且也都住在虹口区附近的地方,在她们之间老萧的一点举动她们都会知道的,”人言可畏,此事若被人传到夏,周,梁三位大人知道,别的不敢说,科长的职务马上就要丢掉。因此,老萧不能不顾忌,虽然表面上不得不周旋于三星之间,却始终于不敢作进一步的尝试,和她们仍保留多少距离。

    有一天梁太太率性不客气的直接问老肃,何以对她若即老离?是否他喜欢夏太太不喜欢她?是否因为周太太对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老萧一时答不出话来。逼不得已,只好把从前算命天一星说的话说出来塞责了。他对梁太太说,因为去年梁公请客时,算命先生天一星,也就是前两年预言梁公会东山再起的人,说他今年有桃花运,但这桃花运是有危险的,所凶他不敢尝试了。但这话不能使梁太太相信,他认为这只是搪塞的话,一个男人不会因为相信命运的话而拒绝女色的。于是梁太太就要求老萧一道去算命,看看是否这样说。老萧当然不能不答应,就说要到天一星那裹去。

    然而,梁太太却另有意见;她说天一星未必可靠,同时,他既然替老萧看过了,当然要和从前的说一样。她主张到霞飞路张荧堂那裹去,因为,张荧堂是一个瞎子她认为瞎子比开眼的好,他是铁口直言的。

    于是老萧只好陪梁太太到张荧堂那裹去。老萧把畤辰八字交给梁太太,他自己预备不开口,只是听,梁太太把老萧的生辰报了之后,张荧堂就问:“小姐,这位先生他本人在这裹吗?他是你的什么人?”

    梁太太看一看老萧,笑一笑,她好像很得意地表示她之所以选择张荧堂,就因为他瞎子看不见人,他的推断命理就不至有何顾忌了。于是她就随口依她早就预备好了的答:“他本人不在这一裹;出门做生意去了。他是我的哥哥,想今年娶嫂嫂,看是否合宜。”

    张荧堂屈指在点算,仰起头来微笑地说:“不对的,令兄已经有了嫂嫂,而且有了两个儿子,今年不会娶亲的,你不要骗我。”他再坚定地说:“他既是上海人,今年并没有驿马,不会出门的。同时,他这个命也不是做生意的命,而是做官的命,目前官虽然不大,但他的权力却是很大的。他的情形如果像你所说的,那末他的八字就没有错,我就可以再说下去,否则就是八字错了。”

    此时老萧和梁太太相对一笑。梁太太笑笑地表示承认张荧堂的论断,说:“先生,你说的没有错,请你再说下去。

    “小姐,你用不看骗我的,我也无法骗你的,你来为的是替令兄看今年流年的运气,现在已经五月了,本年的事已经发生了不少,我只能就命理论断,说对了并没有什么希奇,说不对才算希奇。现在让我先把过去五个月的情形说一说,如果说对了,那末以后的七个月也会对的。”张荧堂特别问一句:小姐,你真的是他的妹妹而不是他的太太吗?他的太太也在这裹吗?

    “我是他妹妹,我的嫂嫂不在这裹,”梁太太说:“有什么话请你随便说,你只是照命理说的,是好说好,是坏说坏,没有什么关系的。”

    于是张荧堂说:“令兄几个月来正在走桃花运,看他的八字,显有拓合和争夺之象,似乎有两个以上的女人向他争夺。不过,截至目前,他还是徘徊两美之间未有所抉择。此事希望不要让你的嫂子知道,知道了,也要劝她不要加以干涉,反而有利,让他良心良知发现,可能脱离这桃花的劫煞的。因为走桃花运的人,心志难免胡涂,家花不比野花香,太太一干涉,反而把他迫上梁山了。”“那么,据你看,他是可能脱离这桃花运吗?如果不能的话会怎样呢?”梁太太问:”如果他能逃过这美人关,又有什么好呢?那两三个女人之中,是否都不会达到她们的目的呢?她们对他也有什么不利的呢?”

    张荧堂说:“今年是令兄交运脱运的流年,所以今年是难免有重要事情发生的,现在他碰到了妒合争夺的桃花,就是不利的现象,如果不慎,便有劫煞;如果能避去这劫煞,这桃花就会转化为财运的。”他又屈指扣算一下,说:“由昨天起,四十五天之内,将是他的重要关头,若能保持现状,不因女人之事损德,那就会有飞来的财运;如果有缺德之事,也就是见色思淫之类,那就有飞来横祸的,希望你想法告诉令兄,无论如何要渡过这四十五天。”

    老萧听了就对梁太太看看,眼色的表情是向她请求原谅,让他维持现状”乐而不淫”,看看四十五天之内有何好的变化。梁太太看见张荧堂说得这样确定,时间也在目前的月半之内,也就无话可说了。

    事也奇怪,就因为梁太太自己听了张荧堂的话受了感动,就决心把老萧放弃,让他免于不利之事而且又有财运好走,便主动地把算命的事告诉了夏太太和周太太,说是大家既是好朋友,也都对老萧好感,就当让他走好运。

    因为此事原是三个女人成为鼎立之势,各人有各人的办法,也有各人的顾忌,现在既然梁太太肯把此事说破了,夏太太和周太太当然没有话说,因为此事原不能说破,现在既经说破,大家就无所谓了,男人她们并不是没有见过的,何必一定要老萧呢。于是大家就决定不再与老萧来往了,老萧也乘此机会从此不再和她们混在一起了。说也奇怪,此事还没有一个月,老梁和老夏老周三人在南京接到有人的告密信,说老萧和三位姨太太有说不清白的事,老梁本是一个风流人物,从前在北洋政-府时代,姨太太偷人乃极平常之事,只要不把丑事闹出去,原无所谓的。但老夏和老周二人都不然,他俩决定对付老萧。

    过几天老梁回到上海,所目见和根据公馆裹的用人报告,老萧已不到公馆了,和姨太太并无什么不清白的事。有一天他见到老萧,就问老萧何以不常到公馆去?老萧也直说:“人言可畏,我要避嫌。”

    老梁说:“只要我相信你,何必避嫌?人言何必畏?”他说:“我记住去年天一星算命的话,我今年又有桃花运,而且是有不利的劫煞的,所以就是梁公肯相信我,也不能挡得住劫煞,因为这是灾祸,是旦夕难保的天灾人祸,谁也不能保证的。”

    这话却把老梁提醒了,因为在南京时老夏和老周会对他说过此事,而且当时他们两人曾说过,老梁度量大,不想对付老萧,而他两位决定对付老萧的。于是他当夜电话约夏周二位见面,问他对老萧之事有没有什么决定。他们二人说已经决定了,是买了一个法租界裹的流氓,预备绐老萧吃吃苦头,意思是要打伤他的身体,如毁容之类,最少也要使他进医院半年。

    老梁立即要夏周二人把此事暂押后两三星期,等他查明白了再行不迟,如果确有此事的话,干脆就把他干掉算了,何必拖坭带水呢。夏周二人当然要接纳老梁就话,通知凶手暂缓两三星期之后,等通知再决定。

    过两天一个晚上,老梁就和姨太太谈起夏太太和周太太为人之事。三句话说完,老梁有意的说到老萧身上来。老梁说,夏先生和周先生为了不放心他俩的太太年轻美貌,曾派有密探时常暗中看守他们的家;根据报告,老萧和两位太太过从甚密,似有暧昧之事,所以他们两位要想法对付老萧,就问姨太太,他们之间,到底有无可疑之处?梁太太一听见夏周两位要对付老萧,她知道所谓对付是很严重的事,即上海流氓所谓”白的进去,红的出来,”就是要暗杀的,于是她就对老梁说:”如果夏先生和周先生要对付萧科长的话,那末真是冤枉的事了,而算命的话也不灵的了,做好人也没有用了。

    这话当然引起老梁的注意,在追问之下,才明白老萧确然因怕有桃花运劫煞而不敢和她们三位姨太太往来的。老梁既然明白了这事,但因这话乃由自己的姨太太而来,当然不能使夏周二位相信,暂也不告诉他们二位。

    过几天老梁对老萧说,想把他再调南京去任科长。老萧毫无考虑就答应了。接着老萧连上海的家也一起般到南京去了。因为南京那裹的科长此不上上海特别巿科长的肥缺的,老萧竟然决心连家都带走,可以证明他确然是怕走桃花运的。老梁此时才把老萧和三位姨太太之间的真相告知夏周二人,不久他们一再细查,也明白了实情。

    老萧调任南京仅仅一个月,老梁把他介绍给江苏省长高冠吾,立即提升他为江苏省武进县县长。老萧的桃花转化为财运竟然就是这样间接的转变,真是妙不可言了。事后老梁和夏周二人谈起此事,也惊叹不已。因为如果当时老萧不调去南京的话,最少他要身受两刀,卧床半年的。

    至于杜某和陈太太发生暧昧之后,朝夕如漆如胶,毫无忌惮。当然不久传到老陈的耳朵。老陈因为去年既有黑巿夫人卷逃,现在又发生此事,心中特别不愿。那时他荣任浙江省政-府的财政厅长,为着安全,身边有保镖三人,保镖都是上海黑社会的帮中人物,素有义气之举的,他们也不征老陈的同意,商议对付杜某。当时上海的地下特务活动还是很活跃,暗杀之事时常发生。

    于是三位保镖就决定利用抗战的地下活动,来对付杜某。但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因杜某的地位还不够作为特务暗杀的目标;二因暗杀不慎,反而弄巧拙,于是他们就想一种办法,利用一次南京伪政-府和上海特别巿政-府新贵们在北四川路一家名叫“寿”馆的口本料店宴会时候,因为老杜那天也在那裹招待客人,在席散之前,他和几个巿政-府科长阶级的人员在寿馆日本菜馆而前准备送客之时,他们事前叫一人突然出现老杜身边,抛了一个假的手榴弹,这两个保镖这时就同那人开枪,实际他们不是向那人射击,而是向老杜射搫,老杜就应声倒地了。

    事后他们报告说,当时发现三个凶手,一个抛手榴弹作掩护,两个向他们开枪,他们也还击,老杜就在这纷乱之中击中太阳穴立地毙了的。因为是在夜裹,赴宴的人都是中国人没有日本人,被打死的又只是一个科长,人就都以为那三个凶手原是守在那裹等待席散行事的,当时刚好杜科长由裹面出来,可能被他们看错了而作为替死鬼的。于是这班新贵们,不特不去研究老杜的死因,而且还以为他作了替死鬼是他们的福气了。

    那天晚上在寿錧裹宴会的,老梁,老夏,老周和老陈四人也都在场。各人有惊无险之后就相率驱车到梁公馆去谈谈。而夏太太和陈太太这几个名妓出身的姨太太也都先后起到梁公馆来秋慰问她们的老爷来了。

    这几位汉奸新贵听取他们的保镖把在埸所见的情形报告之后,在此生死关头过了之后,接着又是他们所喜欢谈论的命运问题。

    头一个提到老杜今天死于非命的事,就是老梁。老梁说:”去年天一星命相倒曾说过小杜今年有危险,若能避过桃花运,那就会化为财运的,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听见他有什么桃色新闻,而会有此事呢?

    此时大家都没有话说,而陈太太坐在角落裹特别装做镇静的样子。倒是老陈开口说:“他到底有没有桃花运我们也不知道,明桃花倒不要紧。老是暗桃花,那就真正作孽的,这事只有小杜自己明白了,”

    关于小杜和老陈的姨太太不三不四的事,不特老陈自己知道,就是老夏老周也微有所闻的,所以他们听了老陈这话,也就表示同意,说是算命天一星说的话,明的事既然应验,那暗的事就恐怕也一定是有的,不会无的。

    接着他们很快地又谈到老萧身上去。”倒是老萧好,他肯听算命先生的话,”老周说:“既然相信命运就应当相信得澈底,不应该有的信有的不信,好的就信,不好的又不信。”

    “所以我说小杜一定有作孽的事,我们只看小萧的事情很具明显,他能逃过了桃花运,果然就化为财运了,不知小杜必定死于桃花劫裹的。”老夏也这样说,“据天一星后来又有一次对我说,萧县长将来还会有更好的财运,那是真正的财运而不是官运。”老梁说:”据说他的官运只到了县长为止,不能再高升为简任官了,但他的财运却是很大,将来会成巨富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4 14:32:40    跟帖回复:
6
了凡四训,无人讨论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4 14:33:34    跟帖回复:
7
    才子林庚白,算命能娶美女但横死

    博主按: 可惜啊,林庚白终究是没有真正通达正统命理学,恃才傲物,对古圣先贤“渡蚁还带君知否,阴德分明可回天”的教诲,不肯信受奉行。(渡蚁还带,是古代命理书里常见的两个积德行善改变命运的典故,我发的博文里有)

    一代才子林庚白,自己算命能娶白富美,但会横死

    古往今来的算命先生有很多,但是能算准的却不多,能为自己算命算准的就更少了。而林庚白就是这为数不多的人中的一个。

    林庚白是民国年间著名的诗人和政治家。他自幼父母双亡,由伯父及胞姐抚养成人。相传他4岁能作文,7岁能写诗,被视为“神童”。13岁时即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当时的最高学府,京师大学堂。1910年,他经汪精卫介绍加入同盟会,年仅14岁,是同盟会中年纪最小的会员。1911年武昌起义后,被推为众议院议员和非常国会秘书。1912年,16岁的他经柳亚子等人介绍,参加了著名的革命和文学团体南社。1913,他17岁,成为国会议员并兼任宪法起草委员会秘书长,与此同时,他还是北大俄文系教授。是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议员和大学教授。此后,他在政坛上时进时退,但在文坛上却一直享有极高声誉,是当时最著名的旧体诗人之一。他甚至自比于唐杜甫,曾言:“十年前郑孝胥,今人第一,余居第二。若近数年,则尚论今古之诗,当推余第一,杜甫第二,孝胥不足道矣”!出言虽然张狂,却也反映了他在文坛中的地位。

    但是,这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却一直精通并笃信命理之学,经常为别人算命。由于他算命奇准,当时的许多民国政要都去找他算命。据说他曾预言徐志摩会死于非命,后来徐志摩果然死于空难。同时,林庚白还多次为自己算命,得出的结果都一样:命中有一吉一凶。吉是指他能娶到才貌双全的妻子。果然,他最终与年龄比他小20岁的才女诗人林北丽结婚。林北丽是民国才女林徽因的堂妹,诗画琴棋样样精通,尤长于旧体诗,能娶到这样的妻子当然是大吉了。凶是指自己短寿,活不过五十岁。后来,凶相果然应验,而这种应验却是因算命而造成的。

    知道自己的命理后,林庚白整天过得提心吊胆。1937年,南京陷落,林庚白携妻子迁武汉、重庆。每次日军轰炸后,他都要将自己的八字重新推算一遍,希望能找到破解之法。林虽然精于算命,却不通面相。在重庆期间,林庚白碰到一位看相名家陶半梅,林庚白请他为自己看相。陶半梅看过之后认会他会死于非命,劝他到乡下暂避。事后,林庚白结合陶半梅的看法,又从自己八字里发现了一线“生机”:如果能到没有战争的南方去,或许能逃过一劫。于是,林庚白决定到英国治下的香港去避难。1941年12月1日,林庚白携妻女从重庆乘飞机赴香港,同时他还联系了爱国侨领陈嘉庚,准备在香港办一份报刊,宣传抗日。但是天有不测风云,12月8日,即林庚白到达香港仅一周后,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对美英宣战,随后侵占香港。

    其时林庚白虽然主张抗日,却只是一个立法委员,还不足以招来杀身之祸。但关键时刻,日军的情报竟然出错,误将林庚白立法委员和身份当成国民党中央委员,遂对他进行搜捕。12月19日下午,林庚白出门购买食品,被附近的日本宪兵发现,喝令林庚白停住接受检查,林庚白由于心里害怕,反而回身朝居所方向惊走,日军当即开枪,子弹从身后穿入击中心脏,林庚白当场毙命。一代才子诗人就这样命丧日军之手,年仅四十八岁,与他此前的推算刚好相合。

    民国著名命理学家韦千里《知命识相五十年》对此事有记载。韦千里和林庚白为同一时代的人:

    “再举一九四一年死于香港日军枪口之下的诗人林庚白来说。林原是一个闻名的精于算命的人,他算自己于那年有大凶,可能死于意外,于是抗战开始就由上海跑到内地去。由于他精于命理,自然对于自己的死于意外不能不担心。因为他是立法委员,在重庆住了一个时期,后来敌机时常空袭重庆,他就离开重庆。前一年他在重庆碰到友人业余看相名家陶半梅,他们俩本是相识的。有一天他就问陶半梅,明年是否难逃大厄。那时候,他的名著命书人鉴早已出名,知道林庚白的人,都知道他自己曾说明年四十八岁有大凶的;陶半梅当然不必客气也劝他务早一年避去乡下去住,尽尽人事,或者可以逃过大厄。他问陶半梅,从相上可否看出他死于意外是可种情形。

    陶半梅说:“恐怕身体难免要出血;所以我劝你要到没有战争的地方去住一年,纵然逃不过关囗,能够不出血,也是好的。”

    当时林庚白听了,就对陶半梅说:这样看来,你们看相似乎比我们算命的更真确些,我们算命的只有两种断法:不是寿终正寝,便是死于非命,却不能确定的看出身体要出血的。

    当时陶半梅也把清初看相说金圣叹死时身体不全之事告诉他,证明看相确有此高明之处。

    对于断死,看相确然有独到之处,诸如死于水厄、死于火厄之类,都可以从面貌上看出来的。

    我有个朋友的小姐,陶半梅说她将来要死于火厄。这位小姐当时正在大学化学系攻謓,她满不在乎,认为她既生时读化学,那末死于火也就是化学,死得更干净。

    相书上所说的死于火厄的,乃以眉发和脸色赤色为主,其实不尽然;那个小姐眉发和面色都不是赤色,主要的是体形属水,而心情属火。一般初学的人,若仅仅根据相书所说,那就大错特错了。所以尽信书不如无书,看相要能看出体型和心相才算到家。

    我的朋友也就是这位小姐的父亲,也会看相,他不懂心相与体型一致则吉,冲突则凶之理,以为他的女儿眉发面色并不尚赤,只是性急,不该断为死于火厄。当他把这理由问我时,我当然不会说你的小姐一定要死于火,只是说陶半梅总不至乱说的。他却也看出她的女孩是短命相。我问他根据什么?他说她是火烧性。我说火烧性的人只是俗说短命相,其实不一定短命。我就拿几位性情急躁他所相识的老人为例。他想想确有其事,就问我这是什么道理。

    我对他说,这几个性急的老人都是体型属火的人,所以性急正是长命的相。于是他渐有所悟,不久也明白他的女孩是水型的身体,火型的性情;便承认陶半梅所说的话原来是高深一层的相法。于是他怕起来了,他不想要她学化学,因为他以女儿曾说过既学化学,死于火也就是化学死。这话恐是谶语。但是,女儿没有听他的话,事实上她根本不相信陶半梅所说的话,自己也喜欢读化学。

    后来抗战发生,学校撤退到乡区。由于减少员工,各部门的管理都由各系学生分派担任。这位小姐就被派管理化学器材。有一天晚上,耍烧野鸭为肴,因为野鸭身上汗毛难拔又难刮,她就取了油墱进入化学器材储藏室去取酒精烧汗毛,想不到,一不慎,酒精看火,外面人只听见爆炸一声,器材室起火,小姐就立地烧死了。

    后来我们几个平日喜欢谈论命理的朋友,就把她的八字拿来研究,也略能发现她那年那月,可能死于火厄的理由。

    看相对于恶死特别看得准的理由,多半是心理感应上的经验。一般人对于冷酷或凶恶的脸孔都有敏感性的认识;而这种脸谱的人又大都不得其死;所以,由于累积的经验,便有若干种型的脸谱属于惨死的,这就成为一般人的通俗相术了。

    至于像体型与心相冲突属于死型之类,那不是可从一般的经验得来,要从内五行和外五行的精到研究才能发现的,这完全属于学理研究了。

    我们几个朋友,从几艘轮船遇难人中,找到二十余人的八字,研究他们死于水厄的理由。确然也能发现五行上应死于水的现象。

    有几个朋友于一九四九年,由上海撤退台湾的轮船遇险中遭难的,其中有两位是上海的有钱人。"

    林庚白人鉴神奇,中日战劫难随身

    南社诗怪林庚白,福建闽侯人,十余岁便负笈北京,热心政治,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曾加入京津同盟会。后发愤为诗,师事“江西诗派”陈石遗,才气艳发,思想新颖,有“中国一代诗人”之誉。现代著名作家曹聚仁在南社雅集时演讲,说到南社与辛亥革命之关系,认为辛亥革命乃是浪漫气氛很浓的政治运动,南社诗文就是龚自珍气氛的诗文,林庚白就是活着的龚自珍。南社发起者、著名诗人柳亚子点头为是,而林庚白却大不高兴:“我心目中尚且无李社,更何有龚定庵,未免太浅视我了。”时人自然皆指为诗狂。柳亚子与他订交三十余年,眼高于顶的柳亚子置评:“庚白的诗,理想瑰奇而魅力雄厚,虽余亦愧谢弗如。当代抱残守缺者,又足当其剑头一啖耶?”诗怪一生玩世不恭,游戏人间,犹如龚自珍所说的“亦痴亦黠”。但这位老兄潜心研究命理之术,甚喜占卜,自谓大有心得,著有《人鉴》一书,其中预言章士钊入阁、林白水横死、孙传芳入浙、廖仲恺死于非命,时人评曰“皆言之确凿如响斯应”。汪精卫走狗梅思平请林庚白排八字,梅思平为人卑污,诗怪对他并无好感,且当时上海正有某女法官因贪赃案发,喧腾报章,闹得满城风雨,林庚白便笑着对梅思平说:“照你的八字排来,你的命恰和某女法官一模一样。”梅大惭。

    袁世凯称帝,冠盖满京华,弹冠皆相庆。林庚白笑对友辈预言:“项城(袁世凯字)寿命将终,那些弹冠相庆者,徒以冰山为泰山,殊不知皎日既出,岂不尽失所恃么?”朋友闻言,自然追问其故,再曰:“项城命中,厥禄太多,禄可比之于食,肠胃有限,而所进过量,不能消化,积滞日久,必致胀死”。友辈均不信,庚白特撰一文,拟发表于刊物。友辈劝阻:“项城气焰方炽,安得攫其逆鳞以取祸耶?”林庚白答:“既如此,此文留待他年作证,姑且藏诸行箧。”不久,袁世凯果死,所书项城死去年月日,丝毫不爽。这时,人们大惊,以神视之,求推算者日众,林庚白应接不暇。林庚白后来专仰看相算命为生,摈绝诗文而不为。架上案头,尽是五行六甲之书;枕畔榻旁,全是玄机妙理之籍,几近汗牛充栋。

    1941年末,林庚白在重庆当立法委员,他为自己算命,深知不妥,有过不了年的恐慌。为避日机轰炸,千方百计携眷走避香港,以为如此可逃厄运。不料,抵港仅八日,即遇日军偷袭珍珠港,日军旋即进占九龙,一周后林庚白夫妇在尖沙咀设法渡海,一群日军开枪射击,诗怪胸部中弹,倒卧血泊而咽气。友人闻之均再三叹惜,谓其虽通命理,奈何昧于古训“劫数难逃”(见2009年第6期《书屋》——《名士轶事四则》一文)。笔者以为,也不尽然,看过《太上感应篇图说》者皆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4 14:36:26    跟帖回复:
8
了凡四训 是好书,流行不开,不是书不好,是受众有待提高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4 14:37:58    跟帖回复:
9
    国军将军回忆录:亲身经历的看相与命运的实录

    以下内容出自《陷都血泪录》,郭岐著,2005年7月第1版,第169页。

    1938年,国民党军官睢团长夫妇、营长郭岐、宗副官等一行四人,于南京兵败后,辗转来到上海,避居于法租界内,四处设法寻找机会逃离上海,归队继续抗日。四人中,睢团长一向非常相信星相之学,认为当此危机存亡之时,理当就近拜访命理大家袁树珊先生,以期得到指点,袁是民国时期最著名的两大易学命理名家“南袁北韦”之一。

    郭岐其时正当壮年,认为命运乃是自己奋斗创造而得之,算命看相,只不过是事后附会,没有意义。但其他三人坚持要前去一试,郭岐不便峻拒,只好一同前往。在为其他三人看完相后,袁树珊先生将郭岐双手仔细端详,继而略窥面相后,说:“郭先生是军人,到四十岁时可升少将师长。后在沙漠中作战,因此战失败,将有性命之忧。不过,您最后仍能顺利脱险归队,从此一帆风顺,后福可羡。”

    袁先生的断语,郭岐并不相信,认为预知未来乃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并没有放到心上。后来,四人顺利逃离上海,经香港到武汉归队,不时升调,果于四十岁时升为四十五师少将师长,戍守伊犁区精河县。1945年上半年,伊犁、塔城、阿尔泰三区叛乱。1945年下半年,三区的军队向精河、乌苏进攻。自9月3日起,不明国籍的飞机轰炸乌苏、精河,叛军以重炮、燃烧弹等不分昼夜集中攻击,四十五师兵力全部覆灭。战事发生之地,正是沙漠之中。因为缺水,郭岐渴至昏死,后为敌人救活,于战后交换战俘时,始又归队。

    后郭岐赴台,一生顺利,子女多有所成就。至此,袁树珊之言一一应验。郭岐晚年,回忆其事,甚是感慨,在其著作中辟专章以纪其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4 14:40:02    跟帖回复:
10
连载几个面相命理,人生有命的事,能证明 了凡四训 说人生有命运,是真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4 14:41:47    跟帖回复:
11
    大师是骗子?他说裴度会饿死,裴却做宰相,福寿全

    古书里经常引用的命运故事典故:“渡蚁还带”中的“还带”

    在中国的历史上,还有一个很著名的例子,就是唐朝的宰相裴度。不论官方画像,还是笔记戏剧小说,此人的法令纹极其深,腾蛇纹入口。年轻还没发迹的时候,面相师给他看相说,将来必定饿死。

    

    至于为什么最后没有饿死,故事的大概是这样的。

    裴度年轻的时候穷困潦倒,有一次在大街上看到一个看相的很准,就请他给看相。看相的先生说,你将来必定饿死。所以裴度每天郁郁寡欢,过了几天去寺院游玩散心,看到一个年轻妇女拜完佛以后,匆匆忙忙就走了,忘记了拿脚下的包袱。裴度急忙追了出去,没有追上。就拿着包袱等着那个妇女。等了一天还没有来。

    裴度打开包袱一看是一条名贵的玉带,别人都劝他说,你都等了这么久了。仁至义尽了,这条玉带你就拿着吧,你反正也很穷。裴度笑笑没有回答。

    后来终于等到了那个妇女,原来她的父亲被人冤枉陷害了,打入大牢。她求亲友帮忙,亲友给她这条珍贵的玉带让她拿去送礼疏通,救命用的啊!裴度把玉带还给了她,又谢拒了她给的钱财。

    裴度回到家以后,偶然又碰到了那个相师。这个相师看到裴度以后大吃一惊,问他最近有什么奇遇,裴度回答了他。  

    相师说:你还玉带积攒了阴德,这条腾蛇纹入口的面相,纹路改变了,不再入口,还变成了玉带纹,将来必定富贵不可限量,必定位列三公。

    裴度苦笑说:先生不要取笑了。

    相师说:七尺长身,不如一尺长脸;一尺长脸,不如三寸长的鼻子,三寸长的鼻子不如一点心。

    当年裴度就考中了进士,后来官至宰相,福寿双全,得善终。这就是裴度还带的故事。

    分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4 14:44:04    跟帖回复:
12
    连载几个面相命理,人生有命的事

,能证明 了凡四训 说人生有命运,是真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4 14:45:48    跟帖回复:
13
    代总统李宗仁回忆录:看相与命运的亲身经历

    《李宗仁回忆录》乃前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口述,唐德刚撰写,广西人民出版社1980年出版。李宗仁的父亲李培英是乡村私塾教师,思想新颖,一生反对封建迷信。受其父影响,李宗仁从不谈星相易占之类的“迷信”。李宗仁在口述历史时也有几件事令他大惑不解。

    《李宗仁回忆录》自述:“随后我营又分防到兴业县属的一个小镇叫做城隍圩驻扎。这一带是当时著名的六万大山匪穴的边缘。当地民团常有被土匪袭击缴械情事,我们来此亦负有剿匪的任务。此时边防军司令部设在玉林,我因公常到玉林城去。

    有一次,我和司令部里几位高级军官出去逛街。据他们说,这里有一位姓崔的星相家。我们的同事有请他看过相或算过命的,都说他十分灵验,所以他们意欲前去一访,请他看看相。我们原是无事逛街,因此一行六、七人便一同去了。没有请他看过相的人都请他看相。我因我父亲是最反对迷信的人,故此素不相信星相。

    等到大家都看完了,这位星相家早已对我频频注意,至是才说,要替我看一看。我因顾虑人家说我迷信,不甚愿意。他说,看你的相,比他们都好,看看不妨,并不收相金。加上朋友们的怂恿,我就让他看了。他首先就说:‘我看你先生的相,比你同来的朋友们都好多了!’他这话说得相当大胆,因为我们同去的司令部和本军里的几位高级军官,有位至少将的,我当时是少校,官阶最低。我说:‘在这里,我是阶级最低的啊!’‘没关系’他说:‘按相上来说,你明年要连升三级!’我说:‘那除非明年这里发瘟疫,把我这批朋友都害死了,我才有这机会连升三级!’大家哄堂一笑。他说:‘但是相上是应该如此的。’别人又接着问他:‘连升三级以后又怎样呢?’他说:‘鹏程万里,前途无疆。’他又说了许多奉承的话,最后他真的不收相金。

    在当时我仅以他为一江湖术士,信口恭维人,讨几文相金而已,根本未加注意。谁知翌年粤桂战争又起,我竟由营长而帮统,而统领,最后升任边防军司令,一年之内恰恰连升三级。

    民国十三年夏,我通电吁请陆荣廷下野息兵,亲率大军,直捣南宁。孙中山先生委我为广西绥靖督办时,这位崔某特地远道来南宁访我。当督办公署的总值日官、副官处长周祖晃向我报告说,我的一位朋友崔某来拜访。我接了名片一看,心中愕然,并不认识这位贵客,因我已经把这件事忘记了。总值日官见我发怔,便说:‘他说他在玉林替你看过相,说你要连升三级,故此特来道喜。’我这才仿佛想起有这件事,同时心中也觉得奇怪,何以如此碰巧。但是为避免议论说我们革命军人提倡迷信起见,我没有亲自接见他,只下了一张条子,叫军需处送他五百元,庶几使其不虚此行。

    我今日回思,仍觉此事奇怪,因为崔某所说我将来的事,如子息二人,父亲早死,母亲高寿等等,一一应验,诚属不可思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4 14:52:47    跟帖回复:
14
    连载几个面相命理,人生有命的事

    ,能证明 了凡四训 说人生有命运,是真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31 10:24:20    跟帖回复:
15

有兴趣的朋友,可看我博客和微博,或许会有帮助:

    新浪博客 (有同名微博):命运与生死轮回 http://blog.sina.com.cn/u/6678132020

    置顶的核心博文:一看就会预测命运神准妙术+改命大道,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8e0c35340102yufk.html

    此术是源于永乐大典《鬼谷子分定经》的一种预测命运奇术,原理深奥,但用法很简单容易,按照生辰八字的首尾两个字的组合分类,对号入座查看古人推算好的断语就可以查看一生命运,对一个人一生的家业根基,事业前程,财运,婚姻,子女,晚年归宿等等,都有简明扼要的预测断语,准确度很高。

    太极图一阴一阳,相反相成,有预测命运奇术,就有改善命运的大道。看我博客和围脖,里面都有呢。

    华夏祖先圣人们创立易经易学和术数,就是为君子谋趋吉避凶之道的,有些人算命后就灰心消极,那是误入岐途了。如果命运是不能改善的,圣人也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去创立易学和术数。命运是可以改善的,古圣先贤早就有改善命运的原理,方法,经验,成功实例。

  .

博文目录:

一看就会预测命运神准妙术+改命大…此博文包含图片(0/646)2020-07-19 22:51
用手机能看本博全部博文,无加密(0/146)2020-07-17 21:48
本博两篇核心博文(0/273)2020-07-15 00:44
西方科研成果倾向于神和灵魂真实存…(0/232)2020-06-26 06:23
常念北顶娘娘圣号,能消灾获福此博文包含图片(1/352)2020-06-26 05:43
解密北京最神秘的“北顶娘娘庙显灵”…此博文包含图片(1/438)2020-06-04 20:09
改善命运最好方法,快速增加福气福…(0/474)2020-04-28 17:21
不知生日时间也能预测命运简易方法此博文包含图片(0/225)2020-04-28 17:11
鬼谷子预测术简体字版和古版连载此博文包含图片(0/229)2020-04-28 17:09
看懂断语的方法;《命相真谛》连载此博文包含图片(0/174)2020-04-27 23:05
改命大道:《太上感应篇》普通话朗…(0/268)2020-04-27 23:03
有轮回转世吗?美国大型科研纪录片…此博文包含图片(0/461)2020-04-27 22:55
这世界果然是有鬼的,季羡林和杨绛…此博文包含图片(0/215)2020-04-27 22:52
震惊美国:能记起16次轮回转世的著…此博文包含图片(0/145)2020-04-27 22:49
改命大道:《文昌帝君阴骘文》讲义…此博文包含图片(0/134)2020-04-27 22:45
改造命运的经验:经典名著《了凡四…(0/104)2020-04-27 22:19
《太上感应篇图说》全本白话译文,…(0/74)2020-04-18 01:06
为何我生如此?人与人命运不同的原…此博文包含图片(0/254)2020-04-16 23:53
念救苦天尊和泰山娘娘圣号能往生道…此博文包含图片(0/212)2020-04-16 22:21
唐朝最奇事:女道士白日飞升数千人…此博文包含图片(0/216)2020-04-05 21:02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学《了凡四训》者必读:南传和大乘,有很大不同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