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原来外国也有蟋蟀:小时候我真不知道
29385 次点击
21 个回复
秦全耀 于 2019-12-11 15:15:5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小时候,平民子弟家家穷逼诺维奇,根本就没什么可玩的,拍三角、弹球、抓拐、拽包儿。最有兴趣就是几个小伙伴们一起去逮蟋蟀,抓蝈蝈、扑蚂蚱,粘老流离(蜻蜓)捉土鳖。

    在六十年代,土鳖虫是一种名贵的中药,它属于甲虫类。因为此虫的体形很像鳖,而且生活在干土里,所以,我们就叫它“土鳖虫”。土鳖虫长到有拇指盖那么大就可以采集了。到了晚上,几个小伙伴打上电棒去抓土鳖,一边捉,还一边齐声喊着当时十分流行的一个顺口溜:“交道口,南大街。百货商场卖土鳖。一分两,二分仨。七十二个一毛八!”第二天,头一件事就是将土鳖卖到东四把角的永安堂药店。收土鳖也有讲究,带翅膀会飞的土鳖一律不收。

    捉土鳖可以挣钱,逮蟋蟀也不例外,而且投入产出比更合算。一堆土鳖满打满算卖不了毛八七,可拿蟋蟀覃子那么一覃,再往报纸筒里那么一放,最次的蟋蟀也能卖到一个五分钱。如果能捉到个“棺材头”、“大板牙”,一个能卖好几毛。

    家住东四牌楼,抓蟋蟀的地点就是出朝阳门外过东大桥不远的一片烂岗子,人们都管它叫日本坟地。抓到后第二天拿到隆福寺街上去卖。打击投机倒把割资本主义尾巴,常有人抓。一次没跑了,被抓进了蟾宫电影院票房里,一关就是老半天。

    六十年代东城只有两个甲级影院,一个大华,一个蟾宫。那时的蟾宫电影院对面是个专门卖蟋蟀的场所,人多时常聚集好几十个买主,人称“蟋蟀窝”。文革发生后蟾宫电影院被批蛤蟆宫抹黑工农兵,改名文革电影院,八十年代又改成了长虹影院。文革后,大华、明星、红楼几乎都改回了原名,唯独蟾宫黑不提白不提不许恢复本来面目。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近日一篇题为《中国传统文化对蟋蟀身体与战斗力关系的认识》的论文饱受网友吐槽。该论文刊登在核心期刊《自然辩证法通讯》中,文章主旨是“利用科学视角系统梳理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蟋蟀的身体与战斗力关系的认知”。网友的槽点并不在论文的主旨,而是论文“结语”部分对蟋蟀的一句骨骼清奇的定性:“蟋蟀是一种负载中华文化的民族昆虫”。

    “民族昆虫”,而且还是“负载中华文化的民族昆虫”,这种遣词造句,似乎在其他地方确实从未见过——既然有“民族昆虫”,是不是也应该有“民族哺乳动物”、“民族鸟类”、“民族鱼类”、“民族爬行动物”……呢?

    其实并不新鲜,半个世纪前老秦还真是这么认为的:蟋蟀和济公一样,中国独有。

    不要见笑,那时候的小伙伴几乎都是这种认识:蟋蟀是咱们民族的骄傲。外国只有“油胡庐”和尼赫鲁,都是不开牙的“三尾大扎枪”。

    直到1963年初,中国为了支持本.贝拉的阿尔及利亚独立运动公演了一部《阿尔及利亚的姑娘》的电影。这片子呗长两个多钟头,讲述了女英雄贾米拉不屈不饶反抗法国殖民者的斗争故事。

    虽然这部电影情节十分耐看,一点不比中国的《赵一曼》、《金玉姬》差。但给小伙伴们留下的印象却是非洲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再有:原来阿尔及利亚也有蟋蟀。

    这部电影是学校组织观看的,在蟾宫电影院。当开演半小时后片中出现了扺抗组织的在烂菜岗子秘密开会的场面。这时我们都惊呆了,片中出现了长达两分钟的蟋蟀叫……

    从此小伙伴们终于明白了一个真理,奔走相告:蟋蟀并不是中国只有。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1 15:27:08    跟帖回复:
   沙发
在网络上我并不经常回帖,可是lz在 这个帖子里面的表现之优秀,让我觉得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1 15:45:09    跟帖回复:
3
老邻居 呵呵,不知道棺材板 佬米兹不掐架为什么值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1 15:50:38    跟帖回复:
4
棺材头不是斗虫啊,也能卖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2 07:02:03    跟帖回复:
5
    论文“结语”部分对蟋蟀的一句骨骼清奇的定性:“蟋蟀是一种负载中华文化的民族昆虫”。

====================

卧槽,开眼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2 07:44:43    跟帖回复:
6
你想说什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2 08:02:39    跟帖回复:
7
2013年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说只有实行左翼红色制度的国家才会给退休者发退休金、退休工资!当时湖北武汉《长江日报》主办的“长江网”就发表过一篇它自己的评论员评论这个事的文章《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该有点儿知识储备》,原网址是:http://news.cjn.cn/cjsp/hc/qgl/201303/t2229512.htm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2 08:08:43    跟帖回复:
8
转至第5楼第 5 楼 东门吹牛 2019/12/12 7:02:03 的原帖:    论文“结语”部分对蟋蟀的一句骨骼清奇的定性:“蟋蟀是一种负载中华文化的民族昆虫”。

====================

卧槽,开眼了。。。。。。。。
这话貌似没错啊!老外会斗蛐蛐儿么?[偷笑]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2 08:23:38    跟帖回复:
9
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期,有的中国媒体竟然说只有中国才有“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种事!但其实当时不少国家就捐赠了款物给我国用于汶川的救灾!而且外国,尤其是西方国家,其民间的慈善组织多如牛毛,平时美国70%的“工薪族”每个月都会捐一点钱给某个,或某几个慈善组织(当然,美国的富人在做慈善方面也很积极,捐款给慈善组织会获得“税收减免”,美国的税收制度一直在促进其慈善活动的进行);西方国家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体系非常发达和庞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2 08:32:10    跟帖回复:
10
蟋蟀葫芦

水上勉



水上勉担任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常任理事,曾多次访问我国。早在一九六七年,他就发麦了《蟋蟀葫芦》,对老舍先生寄予深切的悼念之情。

豆瓣App
跟有趣的人一起刷小组


打开App
《蟋蟀葫芦》(水上勉回忆老舍的散文)

半夜的猫
2013-01-18 13:30:22
蟋蟀葫芦①
  
   文洁若译
 
    
  水上勉担任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常任理事,曾多次访问我国。……早在一九六七年,他就发麦了《蟋蟀葫芦》,对在十年浩劫初期被迫害致死的我国杰出的作家老舍先生寄予深切的悼念之情。——文洁若(选自《水上勉选集》前言)
  
  
   说实在的,和老舍先生会面,我想向他请教一下蟋蟀葫芦的事。
   附带提一下,大约一年以前,我应大分县教育委员会的邀请去讲演的时候,曾和木下修知事一道吃过饭。席间,这位知事把他访华时带回来的蟋蟀葫芦拿给我看。与其说是蟋蟀葫芦,毋宁说乍一看是个难以描绘的容器。在饭桌上,知事把那个容器摆在我和另一位客人面前,说道:“你们猜猜看这是干什么用的。”我拿在手里看了看,猜不出来。这个筒形的容器是用葫芦做成的,活象若狭的农民挂在腰上的烟具。打开盖子往里一看,窟窿相当深,仿佛是用凿子之类的工具掏成的,奇怪的是越往里面越深,几乎看不到底。
   “这是装什么的呀?”我问道。
   木下知事回答说,“装蟋蟀。是在北京的旧贷店弄到手的。……在中国,似乎是用来装蟋蟀,让它们相斗来解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2 08:32:23    跟帖回复:
11
转至第5楼第 5 楼 东门吹牛 2019/12/12 7:02:03  的原帖:    论文“结语”部分对蟋蟀的一句骨骼清奇的定性:“蟋蟀是一种负载中华文化的民族昆虫”。

====================

卧槽,开眼了。。。。。。。。
转至第8楼第 8 楼 血火大地 2019/12/12 8:08:43  的原帖:这话貌似没错啊!老外会斗蛐蛐儿么?[偷笑]
那么应该叫“民族娱乐活动”,而不该叫“民族昆虫”。倒是大熊猫、“长江江豚”和“娃娃鱼”(学名“中国大鲵”)可以称得上是“民族动物”,因为这些动物只有中国才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2 08:39:09    跟帖回复:
12
转至第5楼第 5 楼 东门吹牛 2019/12/12 7:02:03 的原帖:    论文“结语”部分对蟋蟀的一句骨骼清奇的定性:“蟋蟀是一种负载中华文化的民族昆虫”。

====================

卧槽,开眼了。。。。。。。。
可以选为“国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2 08:42:27    跟帖回复:
13
  “这是装什么的呀?”我问道。
   木下知事回答说,“装蟋蟀。是在北京的旧贷店弄到手的。……在中国,似乎是用来装蟋蟀,让它们相斗来解闷。”
   我和另一位客人看着那个奇特的容器,我们这还是初次听说中国有养蟋蟀的习惯。我揣摩着过去中国贵族的生活——他们把蟋蟀从罐里放出来,让它们相斗来解闷,或是放在葫芦里听它们叫。于是不免有所感慨。木下知事由于买这个蟋蟀葫芦而跟旧货铺的人有了交情,他把那个人对他说的话转告给我们。我对那个装蟋蟀的葫芦感到好生奇怪。难道蟋蟀还打架不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2 08:44:17    跟帖回复:
14
我毕恭毕敬地问道:“老舍先生,我看到过一个据说是从中国的旧货铺买来的葫芦。似乎是养蟋蟀用的,让它们相斗来解闷。中国是不是从前就有这样的习俗呢?”
   “有过的。”老舍先生通过翻译回答道,他的表情好象一瞬间略为严肃了。
   “蟋蟀是养雌的,还是养雄的?”
   “都养。”老舍先生微微一笑。
   “那么,今天……民间还有这个习俗吗?”
   “不,那是过去的事。您见到的罐子,恐怕也有年头了吧?”
   “老舍先生,我生在日本的若狭这个地方,小时候养蜘蛛玩过。蜘蛛天生好斗,打得可欢啦,看着挺有趣儿……蟋蟀也象蜘蛛那样好斗吗?”
   “好斗。中国的诸侯在近臣中设专人饲养蟋蟀,并且以斗蟋蟀取乐。”
   “用什么方式斗呢?”
   “铺上红毡子,从双方的罐里取出蟋蟀放在斗盆里……让它们张牙对咬……”
   我恍然大悟。这很象在若狭斗斑蛛的玩法。我们不铺红毡子,惯常的做法是让蜘蛛在一根树枝子上爬,或是把两只蜘蛛放进新巢里,让它们斗。我听着老舍先生的讲述,于是中国的诸侯们闲极无聊,借这样的游戏消磨光阴的那副样子就映现在我眼前。我想,诸侯们大概跟我小时候一样孤独。
   “这是一种孤独的游戏啊。”我说。“我小时候因为没有朋友,就跟蜘蛛玩,中国的诸侯谅必也是孤独的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2 08:46:40    跟帖回复:
15
斗蟋蟀,其乐无穷
人斗人,其乐无穷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原来外国也有蟋蟀:小时候我真不知道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