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烈华文集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百姓家史】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第三部
118570 次点击
91 个回复
烈华文集 于 2019-12-22 22:46:0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306)小土地出租
    至于赵懒王和他亲叔父赵世祥的恩怨就说来就话长了。早在上世纪30年代末,我父亲还在军中服役抗击日寇时,我爷爷购置了数百亩土地和十来处房产,期待他的独子早日解甲归田继承家业。抗战胜利后,父亲辞去军职退役经商,往来于西安、蒲城等地。西乡县土改前两年,父亲在县城里经商颇为成功,就把高土坝的土地房产赠送给他的堂弟张开祥,筒车坝的土地房产作为陪嫁送给了他的第四个养女我的四姐张福香和四姐夫岳天举,牧马河南岸上渡街的祖产由他的养子张万福和儿媳彭德秀夫妇继承,县城附近的土地房产分别赠予其他堂表兄弟。联合四队张家院子的房屋和附近的土地、山林,一部分作为陪嫁赠予五姐张福琴和五姐夫王泽生,剩下的分别赠予两个远房堂弟张开林和张开富。等到土地改革开始后,我父亲名下的不动产除了县城里察院街的花园洋房、南河坝的商贸货栈外,就只剩下联合五队傅家院子的三间瓦房、十来亩土地和一些山林了。
    父亲领着一帮伙计经营着县城里的货栈生意,无暇顾及农村的土地,就把傅家院子的房屋、土地、山林交给赵世祥打理收取一点儿象征性的租子。赵世祥读过私塾,勤奋能干,自己也有房产有土地,加上我们家的土地山林,农闲时自己打理,农忙时雇短工,很快就富裕起来,还担任了当地的保长。土改时,赵世祥被定为富裕中农(上中农)。赵世祥的哥哥,即赵懒王的父亲,游手好闲,嗜好赌博,还吸鸦片,很快就把分家时继承的家产败光了,不得不当雇工过日子。他既无房产也无土地,土改时定为雇农成份。赵世祥很重亲情,就把我父亲租给他的土地和房屋转租给赵懒王的父亲。但赵懒王一家蛮不讲理,从来没有交过租子,赵世祥每次去催讨,他们就耍横耍赖:要钱没有,要命拿去。这就结下了冤仇。
    父亲在县城里参加土改时,第一榜和第二榜都被公布为“地主资本家”,最后一榜却被定为“小土地出租”,相当于农村里的“上中农”,其原因除了当时的南下干部、西乡县县委书记兼土改工作团团长吴亮明对统战对象的大力维护外,也符合我家在傅家院子有土地房产出租的事实。1954年冬天,我们被迫从城里迁移到农村种地。不久,土地山林入了合作社,成为集体所有,傅家院子的三间瓦房却被赵懒王一家继续霸占着不肯归还。赵世祥觉得对不起我父亲,就经常去帮助讨要,这就得罪了他的亲侄儿赵懒王,以至于记恨到现在被他打断了肋骨。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第一部地址如下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0979404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第二部地址如下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2983222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2 22:58:08    跟帖回复:
   沙发
哥总是低着头,不是哥修养好,也不是哥低调,而是哥在找砖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3 08:14:23    跟帖回复:
3
楼主烈华和父亲在1966年和1967年间自力更生建修的土墙瓦房旧居坐落在秦岭南麓陕西省西乡县桑园镇火地沟村(这是网友“窗外的海风”发来的2010年的卫星地图)


下图是烈华1966年跟父亲一起建设的土墙瓦房,当年是全村最高档的住房,现在是最破旧的,已经闲置多年无人居住。(2014年10月31日从房后公路上拍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3 17:52:23    跟帖回复:
4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307)贫下中农
    姚业新的父亲老姚不是本地人,是上世纪1930年代末从西乡县南边的镇巴县跑过来的,没人知道他老家还有什么亲人。老姚初来的时候,带着一包金银细软,颇有点儿财大气粗,紧挨着张家院子西头建起了四间土坯墙木结构大瓦房。张家院子后面的半坡上,住着另一家雇农,人称“康老汉”。康老汉的妻子康冉氏把自己的妹妹嫁给老姚。姚冉氏一连串生下五男二女,姚业新排行老二。老姚先是跟康老汉一起给人打短工为生,但对农活却几乎是一窍不通。但是每隔一段时间,老姚会外出几日,回来时手里又会宽裕起来。康老汉多次在集体大田里干活谝闲传时说,他老婆的妹夫老姚是个“棒老二”(土匪),打家劫舍的干活。但兔子不吃窝边草,老姚从来没有在桑园乡范围内做过案劫过财。
    我离开武汉来到联合四队当农民后,在集体劳动中不止一次听见康老汉背着姚业新编排他爹老姚当“棒老二”的故事。老姚家里经常会有不三不四的陌生人来找他,通常都是半夜才来天不亮就拉上老姚一起离开。三五天后老姚回来,总是带着些银洋和细软,姚冉氏还曾经送给她姐姐康冉氏手镯、耳环等首饰。这天,老姚家里又来了三个陌生人。这一次,老姚把连襟康老汉也喊去他家喝酒吃肉。姚冉氏殷勤招待,穿得实在单薄,期间还坐在一个陌生人的大腿上彼此调情。老姚说他们是做大生意的,可以无本生利,希望康老汉也加入进去。康老汉拒绝了,说自己就是个种田的庄稼汉啥也不会,也没有出过门。临离开时,陌生人威胁康,不准把他们的事情说出去,否则就要他的命。康老汉一看就知道这是些什么人,从此就对老姚敬而远之了。
    土改时,老姚因为没有土地但有四间漂亮的瓦房,生活水平也胜过一般的雇农,被定为贫农成份。农村的家庭成份有四个等级:地主、富农、中农、贫农。每个等级又细分为恶霸地主和地主,不法富农和富农,上中农(富裕中农)和下中农,贫农和雇农。当时的阶级路线是“打击地主,孤立富农,团结中农,依靠贫农。”后来又改为“依靠贫下中农,打击地富反坏右,消灭农村自发的资本主义势力”,这里的贫下中农指的就是贫农、雇农和下中农。
    土改后,老姚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也就不再与其他棒老二频繁来往了。大概是在农村合作化前夕,老姚进城办事,天黑回家时,在荒无人烟的烟洞梁上(贾家河火车站铁桥和古元铺之间的一座山梁)被人打死,身上戳了许多刀。尸体还是康老汉帮忙抬回来的,估计是被仇家追杀,但一直没有破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4 08:23:19    跟帖回复:
5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308)七个子女
    老姚死后,姚冉氏带着7个孩子艰难度日,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滋润,丈夫给她留下的金银首饰也卖掉换钱了。老大姚青云,十五六岁时外出流浪,杳无音讯,直到1972年单身一人回家探亲住了几天,大家才知道他在河北石家庄入赘一个铁路工人家庭。此后又杳无音讯,再也没有回来过。老三送给西乡县城郊杨营公社一户姓杨的社员,偶尔回来看望母亲。老四姚业福,成年后当了兵,转业回来安排在县里肉联厂工作,娶妻王慧芳,有三个孩子。一女二男,乳名小薇、狗娃、虎娃。
    老五送给桑园公社八一大队一户姓孙的社员做养子,改名孙培武。孙培武的儿子小孙(名字我忘了)于1995年来新疆打工,刚来时从巩留县给家里写过一封信,此后音讯俱无。1997年我和秀儿回老家,孙培武找到我请我代为打听他儿子的下落。我返疆后请独山子公安局长李周才和审讯科科长戴健帮忙了解情况。数日后有了消息:小孙卷入一起抢劫案,共五人作案,却只抓住小孙一人。1年多没有抓住同案犯,小孙也就一直被拘押在巩留县看守所里,属于超期羁押。经过李局长和戴科长的交涉,帮忙办理了取保候审,小孙被释放回家。20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小孙现在怎么样了。
    老六姚业珍,嫁给桑园大队秦世荣为妻。丈夫去世后改嫁给我的朋友、联合四队的彭余前,看起来挺恩爱的。2014年11月4日,我和秀儿去看望彭余前,他们夫妻俩做了一大锅陕南特色饭“菜豆腐”,味道美极了,把我们老两口撑了个肚儿圆!(详见《今天的火地沟村真美!》一帖第50楼的解说和照片)。没有想到的是,2017年6月25日夜里,彭余前却盍然而逝,享年74岁。他的子女和孙子孙女们都在外地打工,得知噩耗后才赶回去处理丧事。我也微信转账300元给老家的亲友去彭家院子代为祭奠亡友。
    老七姚业芳,小名宝娃子,嫁给转业军人、桑园公社卫生院医生杨义德为妻,生下一个女儿。女儿不到两岁时,宝娃子在卫生院杨义德的宿舍里得了急病,很快就死了。没过几天,杨义德续娶家住卫生院附近的杨彩兰为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4 15:15:35    跟帖回复:
6
    这是烈华当年在这里当农民时相处最好的同龄朋友彭余前和他的后妻姚业珍。他是我们生产队里最有学问也最善良的青年社员。1966年,我在桑园公社联合大队第四生产队当记工员,许多农活的名称汉字我不会写,就是他教会我的。那时候,联合四队有三个生产小组:彭家院子、冉家院子和张家院子,从0岁到80岁共160多个社员,有时候分组劳动,有时候全队一起劳动。彭余前当过几年工人,见过世面也很有头脑。1962年因为农村形势胜过城市,为了吃个饱肚子他回到联合四队当了社员。
    现在(2014年11月4日),彭家院子只剩下他们俩了,其他人不是迁居就是外出打工了,只有他俩还守着土地种粮、种菜、种茶、种花,还养了两头大肥猪和一大群鸡鸭。彭余前已经当祖爷了,他有4个子女、6个孙子孙女和两个重孙女,都在浙江台州一带打工。今天,他们俩做了一大锅陕南特色饭“菜豆腐”,味道美极了,把我们老两口撑了个肚儿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4 23:48:05    跟帖回复:
7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309)姚母善良
    老二姚业新在合作化运动中特别积极,对那些不肯入社希望单干的农户大打出手,一时远近老少都惧怕。在讨论他的入党问题时,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一是说他对群众过于凶狠影响不好,二是说他父亲老姚有可能当过棒老二历史不清。就这样,他一直入不了党。他认为是当时的农业社支部书记王泽生阻挠他入党,就记恨了。大跃进吃食堂时王泽生被拔了白旗撤了职务,姚业新才入了党,并担任了公共食堂司务长。后来因多吃多占欺压社员民愤很大被双开,蔫吧了几年,
    老实姚业福参军、两个妹妹出嫁后,姚业新和姚冉氏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住在四间大瓦房里;因为是军属,颇受队里照顾,生活比一般社员好得多。我们修建新房期间,她让出两间瓦房隔成四个小间租给我们居住,其中一个小间做厨房和火塘,每月租金四斤食盐。剩下的两间瓦房的进深更长一些,隔成了一个大间和四个小间。大间做厨房和火塘,小间做卧室。姚冉氏年龄并不算大,比我母亲小得多,但她喜欢别人喊她“姚老太婆”。她为人不错,饭菜也做得很好吃。和我们住在一起时,常常邀请我们一起进餐。作为回报,我经常帮她砍柴火、挑水、干粗活。我们把新房建成后就搬走了。姚家母子俩住那么多房子,显得空荡荡的。
    文革运动风起云涌,高潮连着高潮,姚业新又重新活跃起来,积极参与造反夺权,并把曾经出租给我们住过的那四个小间腾出来作为联合大队的造反司令部。
    姚老太婆对儿子的所作所为非常看不惯,多次劝他要与人为善不要整人打人,但他就是不听,跟着造反司令赵懒王耀武扬威,带着几个打手给二曾兄弟当枪使,结下了不少梁子。造反夺权的汹涌潮流逐渐平息、各级革委会成立后,报复接踵而来。某天夜里,赵懒王被几个人用麻袋套头一阵乱棒殴打,断了一条腿,落下残疾。又过了若干年,懒王在贫病交加中去世,享年不到50岁。
    姚业新吓得不敢在家里住,跑到杨营公社躲在他三弟家里,直到农村里一切走上正轨恢复秩序才回到队里参加集体劳动。七十年代末,姚业新40岁的时候,入赘到联合五队吊楼子一个姓杨的寡妇家里。杨寡妇的几个儿子长大后根本瞧不起这个继父,张口就骂,伸手就打。姚业新在接近50岁的时候,喝老鼠药结果了自己的性命。
    八十年代中期,老四姚业福把老婆王慧芳和三个孩子接到城里居住,姚老太婆一个人守着四间大瓦房,日子过得凄凄惨惨。我的妻子经常去照顾她,有时候家里做了好吃的,还会请她和她姐姐康冉氏一起来家里吃饭。那时候康老汉也去世了。每次我回家度假,冉氏两姐妹见到我就夸我妻,说我妻是观世音菩萨下凡,救苦救难。某日,姚老太婆拎着大水壶到房后的水井去提水,脚下一个趔趄,头朝下扑进了水井。那井里的水很浅,顶多半米多深,七十多岁的姚老太婆愣是爬不起来。等到后来挑水的人来到井边,她已经溺毙多时,右手还紧紧攥着水壶的提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5 08:03:29    跟帖回复:
8
    下图中的这个老太太姓齐,是姚业新母亲姚老太婆的表妹,80多岁快90岁了,每月有近200元的养老金。现在这里(昔日的联合大队现在的火地沟村)60岁以上的老人都有养老金。我问她这里的村书记和村干部对老百姓怎么样?她赞不绝口,说是比起农业社人民公社那会儿把人往死里头逼的那些凶神恶煞的大队生产队干部,现在的书记和村干部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5 21:37:10    跟帖回复:
9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310)康老汉
     姚业新的姨父康老汉也是一位奇人。他和老伴康冉氏二人住在张家院子后面山坡上的三间草房里,无儿无女。康老汉曾经先后有过两个养子,但最终都被他赶出家门离他而去,两口子孤老终身,但都活了80多岁,无病无灾,也算是寿终正寝。康老汉虽然是个文盲,却极为聪明,能说会道。据我的观察,康老汉至少有五个第一:农活把式第一,热爱劳动第一,为人正直第一,爱惜老婆第一,讲荤段子第一。
     犁耙耕耖,养牛喂猪,伐木放排,筑窑烧炭,制种育苗,打谷扬场,孵卵养蚕,康老汉无所不能无所不精。他翻耕田地,犁沟笔直深浅恰当;他耙田耖地,平平整整土壤细碎;他养牛,毛色光亮,身强力壮;他养猪,出栏早出肉多;他养鸡鸭,产蛋量大……我刚进入联合四队当社员,对农活相当生疏,白有一把力气,做事笨拙,工分等级跟妇女相同,每天挣7分工。康老汉肯教我肯学,几天后我就成了生产队里的劳动主力,每天可挣10分工了。
     每天天不亮,其他社员还没起床呢,他已经下田了。等到生产队作业组长敲响上工的钟声,他已经至少干了1个小时。而且他干活快,质量高,他一个人干的活比两个全劳力干得还多,但仍然每天拿10分,并不比别人多拿1分。到了饭点,他扛上锄头就回家,到家就能吃饭,因为康冉氏从来不出工劳动挣工分,是专职家庭主妇,专门做饭料理家务。康老汉既非生产队干部,也没有劳动模范的称号,但他就是热爱集体热爱劳动,不计报酬不计荣辱。社员们在背后骂他“傻逼”,叫他“瞎老汉”。也许他从未听到过,或许听到了也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
     康老汉的眼睛很毒嘴巴也很毒。如若被他看到某个社员农活干得不到位,他就吹胡子瞪眼开口就骂:“你眼睛瞎了?把活路干成这个样子?”然后手把手地教对方怎样干活,直到对方学会了才罢。生产队里的规矩,每过10天要评定一次每个社员的工分等级。在这个时候,康老汉的提议最为精准,他说谁该拿几分就是几分,没人敢反驳。据我观察,他的提议符合实际,不偏不倚,非常公平。有康老汉在场,队里干部想给子女亲戚多评点工分也无机可乘,除非不让康老汉参加评工分的会议,而这样的机会总是有的。反正除了记工员,康老汉也不知道谁的标准是多少分,他从不关注也从不打听。有一次上面来的工作队组织生产队忆苦思甜,指定的诉苦人大倒苦水,解放前如何挨饿受冻水深火热,康老汉站起来反驳:“解放前比现在好多了!饿死人是因为合作化大炼钢铁吃食堂造成的!”因为他是雇农成份,性格又很倔,队里没人跟他较真。只是此后每逢忆苦思甜开大会,再也不让康老汉参加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6 08:58:40    跟帖回复:
10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桑园公社联合大队恢复为旧地名“桑园乡火地沟村”。从1958年至1976年的18年间,联合大队2600多人口一年到头勤奋劳作,社员们春节期间都要出工参加集体劳动,“过革命化春节”;所有田地都耕种,甚至毁林开荒以粮为纲,却依然饥肠辘辘衣不蔽体。人民公社时代,从联合大队村口到西乡县县城的几十华里路程,几乎都是由于毁林开荒大炼钢铁造成的荒山秃岭。联合大队在大跃进后、尤其是1973年陈永贵来到陕西号召修建大寨梯田后,森林也几乎绝迹,农民烧柴火都非常困难,不得不以农作物秸秆做燃料。现在是天翻地覆旧貌换新颜。现在火地沟村的1800多人口仅仅利用原来田地的一半就家家有余粮户户住新房,衣着靓丽满面红光。由于近20年的退耕还林,火地沟村终于重新郁郁葱葱起来。但是,仍然没有恢复到1957年以前的植被状态!现在的火地沟村,森林资源和野生动物资源很丰富。火地沟村的乡亲们经常给我们邮寄野猪肉等各种野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6 13:28:00    跟帖回复:
11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311)疼爱老婆
    说起康老汉疼爱老婆,那可是远近闻名。按照农业社的规定,所有社员,7岁以上就可以出勤劳动挣工分了,年龄最小的跟着混一天也能混个2分工。十二岁以上的社员则是强制性地必须参加集体劳动(学生上学期间除外,但寒暑假和周末必须出工),有病或有事1天以上必须向生产队长请假,作业组长可以批半天假。未准假的按旷工处理,不但要扣工分还要罚口粮。唯独康冉氏、姚冉氏姐妹俩是个例外,出工不出工的队长也不管她俩,大概是因为康老汉出工一人顶俩却只拿一个人的工分吧,也就没有哪个社员会跟他攀比。康老汉妻妹姚冉氏(姚老婆)偶尔会出工挣点工分,农忙时也会去自留地忙活,但是康冉氏(康老婆)从来不参加农业社里的任何集体劳动,也不种自留地,据说是康老汉担心把自己的漂亮媳妇累着了。康老婆的任务就是在家里做两顿饭(联合四队没人吃早餐)、养两头猪和一些鸡鸭。但是打猪草、碾谷米、磨面粉、煮饲料、挑水等需要出力气的活儿,康老汉大包大揽,绝对不会让老婆去做。
    但是这两姊妹却擅长女红,会纺线,会织布,会做衣服。康老汉在自留地里种点棉花,供给两姊妹织土布家用。康老汉和姚家子女们从来不缺衣服穿,虽然是土布,剪裁很合身,做工很精细。他们两家节省下来的布票、棉花票常常偷偷卖掉,换回煤油和盐巴。有时候康老婆午饭已经做好了而农业社还不到收工时间,她就会迈着三寸金莲一双小脚来到田间地头等着康老汉收工后一起回家。这时候,社员们常常起哄,要她唱个小曲儿。她也不推辞,站在地头亮起歌喉。你别说,虽然60多岁了,嗓音还蛮好听,她唱的《薅秧歌》声音高亢嘹亮,《十八摸》勾人魂魄,还有《宋大莲跳河》如泣如诉:“提起那宋老三,两口子卖大烟,一辈子没有儿,只养个女婵娟……”康老汉也停下锄头,笑眯眯地、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婆唱歌,听痴了。然后,不等作业组长下令收工,也不等她唱完,他背起老婆就往家走,把锄头把儿横着放在后背老婆屁股下当坐凳,身后响起一片哈哈大笑。
    低俗民歌《十八摸》不但康老婆会唱,康老汉也会唱,而且唱的绘声绘色,简直就是一部生动的启蒙新婚夫妻的活教材。十几岁的姑娘小子们简直百听不厌,无形中接受了难以启齿的性启蒙。每当工间休息时,小伙子们就缠着康老汉讲故事,姑娘们则假装坐得老远把头埋在膝盖下实则竖起耳朵听。康老汉的故事五花八门,公公和儿媳、大伯子和弟媳乱伦叫“爬灰”,嫂子和小叔子私通叫“吃锅渣”,甚至还有他本人年轻时逛窑子跟不同女人上床的故事。他的有些话语令人忍俊不禁却又准确精炼听后难忘。例如,“卵子(阴囊)不日逼屄死挡路”,“女人上下两张嘴,上嘴巴吃饭下嘴巴吃鸡”,“叫花子嫖婆娘,钱少怂多摆布大”,“新媳妇看见逑,又想又害怕” ……段子内容丰富多彩,包括啥时遗精、啥时月经、怎样手淫、交媾技巧、喜欢什么姿势……(此处省略500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7 00:20:18    跟帖回复:
12
这是烈华旧居门前竹林一角。这是1967年建房竣工后我和家父一起栽种的。门前竹林下面是小河,河对岸的山坡上是康老汉的三间草庐,房前也是竹林。我站在门口可以跟康老汉隔河对话,但是要想走到他家,下沟上坡的至少得20多分钟。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我也去了康老汉房屋旧址,发现那里荒草萋萋,也没有竹林,见不到一点儿房屋的痕迹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7 09:53:40    跟帖回复:
13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312)长工
    康老汉是正儿八经的雇农。整个桑园公社,没有一家姓康的,可以肯定康老汉绝非本地人。我很好奇,在给他当下手孵化蚕卵没有其他人在场时,我问过他祖籍何处。他说自己是四川通江县人,从小父母双亡,靠吃百家饭长大。六七岁时就开始打短工,四处流浪,哪里有活干就往哪里跑。十五六岁时来到西乡县,在张有禄家扛活,就再也没有离开过。
    通江县在西乡县南边接壤,那里人的方言口语和我们桑园公社的说话腔调几乎完全相同。直到现在,我老伴一说话,别人就能听出来,说她是四川人。实际上,整个汉中地区,除了洋县人讲话带关中口音外,其它各县都讲四川话。如果不是康老汉自己说出来,我还以为他是土生土长的火地沟人呢。
    康老汉一直在张有禄家扛活,因为能干、勤快、忠诚,当上了长工头儿。在张有禄的张罗下,娶妻康冉氏,两口子都住在王二沟张家大院里替张家干活,康老汉领工下地,康冉氏当丫鬟。土改时,张有禄被定为富农成份,土地房屋都分给家里的雇工和王二沟的佃户。但是康老汉拒不接受来自张有禄家的任何财产,和媳妇来到余家河即联合四队,在我家旧居对面原本属于我父亲的张家院子后面的山坡上自己动手建起三间草房。说起在张有禄家当长工的生活,康老汉眉飞色舞:顿顿有肉,年年新衣,工钱不少给,行动有自由。
    张有禄是我父亲的叔祖父,我叫叔祖爷。我父亲小时候有一次离家出走,就是跑到张有禄家放牛去了(详见《百岁老人自传》)。王二沟张家大院我去过,是一处很大的庄园,有大门,有照壁,有花园,雕梁画栋,应该是整个桑园公社最豪华的房屋。而且,张有禄有几百亩土地,大部分出租给附近的佃农,每年收取的租子很可观,家里还养着长工和丫鬟。这样的富户,土改时定为地主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他咋就只是个富农呢?
    原来,他的两个儿子张鸿福和张鸿寿,在西安上学期间参加了地下党,后来又进入解放军部队当了军官。土改时,大儿子回了一趟西乡县,张有禄的成份就成了富农,绝大部分土地房产被没收分了出去,但给他留下了6间瓦房和十来亩土地自己耕种。合作化后不久,老大张鸿福回来把父母接到天津去住,再也没有回来。
    老二张鸿寿解放初在西安工作,后来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误,被贬到西乡县当粮食局长,再后来被贬到距离县城很远的高川镇当粮站站长。不久,又被贬为普通职工,调回西乡县粮食局工作。他老婆叫侯万祥,比他小十七八岁,非常漂亮,也很能干,给他生了4个姑娘1个儿子。1972年,城镇居民也要上山下乡,侯婆带着五个孩子落户到联合二队,就住在王二沟张家大院土改时留给他家的六间瓦房里。侯婆常来我家里玩,还说我父亲是他老公的救命恩人。五个孩子陆续参加工作后,侯婆于1978年返回县城,初时住在粮食局分配的房子里,后来自己买地建起一座小楼。张鸿寿去世好些年了,侯婆还健在,现在应该快九十岁了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7 17:55:11    跟帖回复:
14
这里就是人民公社时代联合二队的地盘,旧地名“王二沟”,这些土地最初就是张有禄家的。现在种地不挣钱,农民外出打工,挣钱购买粮油肉食,大片大片的昔日良田已经撂荒几年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7 22:32:42    跟帖回复:
15
这里还是联合二队,即王二沟。在人民公社时代,像这样的小块田地也是要种两季庄稼的:一季水稻一季小麦,或者一季水稻一季土豆,或水稻和红薯,或水稻和油菜。但是社员们还是吃不饱穿不暖。而今,都不种粮食了,改茶园了。投入小,产出大。还有些小块土地,种天麻或木耳,经济效益也很好。最关键的一点,是农民终于可以自己决定种什么,而不是像过去那样计划种植,生产队里没有自主权,也就没有积极性。官僚主义害死人。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百姓家史】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第三部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