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陈安庆:今天的中国名牌大学,教育里缺了什么?
1699 次点击
3 个回复
陈安庆 于 2019-12-27 14:15: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陈安庆: 今天的中国名牌大学,教育里缺了什么?

    原创: 陈安庆 南方传媒书院

    ◎作者:陈安庆

    ◎来源:南方传媒书院

    1

    在中国,貌似人人都有点名校崇拜,你问下乡下种田的,中国要什么大学?他肯定会回答北大清华。

    在对名牌大学的崇拜方面,中国家长和学生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名牌大学,已不再是学校本身,已经被升华为“成功”的代名词。

    看过很多高考复读生的独白,考上了985才明白,拼命读书才是最好的出路!这也许不对,因为高考只是人生的一段小旅程,未来的路长着呢,考进985的不一定未来一定成功,当年那些985的毕业生,后来可能在一个小民企里郁郁不得志。也有些三本院校生,后来功成名就事业有成。

    但是你也必须承认一个事实是,名校真的有光环,而且教育条件、师资、未来通道确实比二本、三本强很多倍!这是事实。

    

    你也得承认,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学历歧视。要进好单位,首先你得学历过关,三本院校生也不是不能进,相比那些名校生,在学历上,他们首先就输了。轮不到比拼实力的面试,简历筛选这关,人力资源专员扫一眼就会把你PASS了,你不能指望每一个单位都是开明的,通情达理给你机会的?学历鄙视链你承认它也好,不承认也好,它都存在那里。

    名校只意味着给你一条超级黄金跑道,你占尽了优势资源,至于你跑还是停,一切取决于你,此为你还要明白,本科阶段你只是暂时领先,如果不努力,不继续考一个更优秀的研究生,被你抛在屁股后的那些人,总有一天会超过你。三本学渣逆袭985,只要敢想,只要敢做!不是没有可能!

    学历也许不能改变命运了,但是在现在阶层固化的现实中,你有一个好文凭,至少在未来很多选择中,不会被用人单位的狗眼看人低欺负了!

    “上大学”“上好大学”已成为中国家庭的支配性观念,“要跳出农门,就要付出更多”的观念已深入人心。通过苦读改变个人和家庭命运的愿望,农村学生更强烈。

    每年放寒暑假,清华北大都有数不清组团来“朝圣”的学生,在大门口合影拍照,好像拍个照就真的读清华、北大了。有人认为所谓的“名校光环”都是人造的,谁会因毕业于名校就高看你一眼呢?

    

    在应聘的时候名校学生有点优势,真正开始工作,只有最能胜任的员工才会受到重用。如果是体制内单位、科研单位和教学单位,如果不是好大学出身,根本就不给你用工作业绩用数据说话的机会,门都不让你踏!

    2

    寒窗苦读十二载,学子们终于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天堂——大学。中国大学自诞生以来,一直受到国人的狂热追捧,“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既是这种狂热追捧的真实写照,大学空前繁荣,同时也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中国大学,自清末孕生以来,大学治理一直纠缠在中国与西方、传统与现代、保守与超越、集权与分权、计划与市场、借鉴与创新等“二元文化”的冲突中“摸着石头过河”。

    大学,在我们时代饱受时代精神糟粕的浸染,正在面临理念上与行动上的双重危机。

    卓越气质的式微,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大学在放弃精英教育的同时,也放逐了对德性与卓越的坚守。在理念上古典卓越精神正在失落,教育性上也逐渐式微,对人性的关注与追求日渐边缘。

    李约瑟难题与钱学森之问,是对中国大学人才培养质量的拷问。

    

    大学之忧,集中反映了国内外学界对当前大学的反思与批判,以及大学所面临的时代危机。

    今天,对于大学而言,既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为了满足时代的欲望,大学正在走向自我放逐。在中国,应试教育占据主导地位,升学成为学生学习的唯一目标和动力。许多刻苦努力的学生一旦升入大学,原来支撑他们勤奋学习的动力自然消失了。从中学的“高压”状态,突然切换到一种“失重”的状态,新的目标没有及时树立起来,大学生措手不及,没有学习的动力,也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于是随波逐流。

    大学正在变得越来越不像大学。大学的数量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却越来越难以令人满意。不管是在理念上还是实践中,均出现了很多令人担忧和质疑的倾向,面临崩溃的风险。

    大学教育试图生产的是批量的通用人,像螺丝钉一样没有个性,没有才华,但是容易管理,完全符合社会程序。教育,不再遵循见贤思齐的原则,不再向优秀看齐,而是向平庸看齐,开启比烂模式。上课时,不是发呆、睡觉、就是玩手机,课余生活只有吃零食、看剧、沉迷游戏。一边喝着“毒”鸡汤,一边喊着“咸鱼翻身之后还是咸鱼”。

    

    想努力却害怕拼尽全力也不如别人,于是选择放弃。意志慢慢消沉,颓废成了生活常态,越懒越丧,越丧越穷。

    大学直接为社会服务职能表现欠佳。“读大学无用论”或“读中国大学无用论”,还真不是无源之水、空穴来风,它的滋生和蔓延,既与上大学得不偿失的思想直接相关,更与大学自身在人才培养当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密切相联,大学如果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又如何去拯救社会?  

    3

    “学无所获”比“学而无用”更为糟糕,大学,需要重拾古典传统学术价值,重拾大学德性。

    大学的信任危机因人才培养质量而起,要重构“育人为本”“以教学为中心”“以学生为中心”的办学理念,大学是培养人才的地方,育人是大学之本,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是大学的派生职能,它们最终也必须服务于人才培养。

    大学的一切归根结底是为了人的发展,培养人才是大学最根本的责任,也是大学的存在之本和立足之本。

    

    去年北大校长念错别字,有人为他辩解,是学化学的工科生,应该得到谅解。那哈佛、耶鲁、剑桥、牛津等名校是怎么做的呢,为了培养大学生独立思考的习惯,工科生也要求强化人文通识教育。

    耶鲁大学第22任校长理查德·莱文则从微观的层面指出:“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

    耶鲁所要培养的领袖,就本科教育来说,核心是通识,也就是自由教育,这种教育所熏陶出来的批判性的独立思考能力,能够让人胜任任何职位,驾轻就熟地精通任何学科,并为终身学习打下基础。

    如今的中国大学甚至为了追求办学效益,急于争资源、争排名、忙升格等,重包装、少内涵建设,盲目追求眼球效应,缺乏长久规划,片面追求办学规模的扩大和生源数量的增加,注重学生的技术性教育,在人文素养和人格塑造上有所忽视。

    对高校的评价、对学者的评价过于注重物化与量化,以科研经费、论文数量、获奖情况等形式指标进行评价。

    学校和教师的评价体系存在一定的片面性,容易导致利己主义思想向大学教师群体渗透,导致学术向行政权力和经济资本寻租现象的发生,有的学者成为权力、金钱的附庸,丧失学术良知,对大学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中国大学对政府有较强的依赖性,大学内部管理多为行政化管理,且受“官本位”思想的影响,大学容易滋生官僚化现象,导致行政权力对学术权力的制约,影响大学的独立办学和自由治学。

    

    高校是一个塑造灵魂,培养具有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知识分子的摇篮。

    大学应该是一个拒绝诱惑、坚持操守,努力用精神、气质、理想主义,来呼唤社会良知,引导社会前行的精神家园。

    但目前的现状是,不少高校教师热衷政治,早已蜕变成“藤本植物”,目的在于攀上“官员”高枝,以谋取自己的“贵族化”。某些人中国知识分子的忧患意识、担当情怀,严重缺位,甚至连基本的人格都被踩在脚下。

    除了少数专注于三农问题、基层民主、乡村自治、农民工等问题的研究者,尚能一定程度上,接近和了解社会基层民众,余者绝大多数则受到体制的束缚,专注于沽名钓誉,埋头故纸堆。

    4

    高校学者们忙于应付职称功名,穷于务虚,且疲惫不堪。一股脑的专注于发表论文的数量,发表刊物的级别,这些量化管理的条条框框,主宰了知识分子的精神世界。

    使得这些当代文人,失去了对社会实际问题和民生疾苦的关注。

    更有甚者,文人中一心一意追名逐利,趋向上层、投靠财富、热衷名流的不在少数,与社会基层民生脱节,与公众利益背离,自身德行、内在精神与实际行为、言论剥离,面目虚伪,令人厌恶。

    长久以往,戚戚然于高校科研院所的职称名利得失,几乎忘却了知识分子的天职。难怪有人惊呼,中国的大学里充斥着一群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一味地追逐名利。

    鲁迅先生曾经说,中国人的官瘾实在太深,汉重孝廉有埋儿刻木,宋重理学有高帽破靴,清重帖括而有且夫,然则。总而言之:那魂灵就在做官——行官势,摆官腔,打官话。屈膝卑躬钻营打洞,把一切阻碍其做官者为仇寇,除之而后快。

    做官上瘾,在于官员手里的权力不受监督,导致腐败,而腐败又正好满足人性中的原始贪婪本性。升官是为了发财,一朝做官,便大肆敛财,陷入越上瘾,越依赖的恶性循环。为了做官就要示好,投机,媚态百出地迎合能够提拔他们的命里“贵人”。各行各业概莫能外,高校里的学者当中也不在少数。

    中国知识分子,历来有一种治国平天下的政治理想,一种与生俱来的忧国忧民的忧患意识。他们以儒家“入世”的积极态度,参与政治,关注民生,“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精神,彰显士人的家国情怀。

    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天下”有黎民百姓、大众社会之意,是一种普世情感,是针对天下苍生的。

    千百年来,传统士人在孔儒之道的引领下,以责无旁贷、自觉担当的气概,逐渐养育成就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与民族精神。

    “经邦济世”成为文化精英们,践行家国情怀的方式。力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现实世界的精神和行为。古代士大夫们的经邦济世精神和行为,为师,教化天下成为多人士人的梦想。

    

    北宋儒学大师张载著名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士人们的忧患意识还体现为潜心于学,力图以思想救世。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中国古代官僚和士大夫毕生追求的人生理想,士人精神与家国情怀,影响了中国政治和社会发展两千余年。

    传统士人以天下为己任,内蕴坦荡胸怀,天下、国家的视野。家国情怀是以“天下一体”为逻辑基础,以经邦济世为社会实践方式,追求“天下太平”的价值理想。

    将个人修身的意义上升到平天下的高度,将个人、家庭、国家、天下紧紧联系起来,个人已不再仅仅作为个体而独立存在,已超越单独的个体。在大一统的政权中,士人的忧国忧民之情,源于对国家、对百姓的挚爱之情,期望天下太平,百姓生活富足。

    世界名校之所以成为世界名校,因材施教的本科教育、自由独立的学术精神、开放包容的办学格局是共同特质。在这些大学内部,更为重要的是孕育出独立思考的精神品格。独立思考是创新的起点,也是尤为关键的一步。

    哈佛大学第28任校长德鲁·福斯特认为:“一所大学的精神所在,是它要特别对历史和未来负责,而不仅仅是对现在负责。一所大学关乎学问,影响终身的学问,将传统传承千年的学问,创造未来的学问。一所大学,既要回头看,也要向前看,其看的方法必须与大众当下所关心的或是所要求的相对立。”

    当前的中国大学精神重建应该超越世俗性、工具性和市场化,超拔于绝对物化的世界、享乐化的世俗生活,回归其为了人和社会的至善,担当起引领社会集体向善的责任。

    大学只有与现实社会密切联系,为社会提供科学与技术,为社会培养专业人才,为社会解决复杂问题,才能找到其自身存在的价值,才能从社会获取各种支持。

    注:本文系南方传媒书院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为国内知名媒体人——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陈安庆、中国第一代调查记者代表人物)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7 14:27:18    跟帖回复:
   沙发
不明觉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7 17:08:59    跟帖回复:
3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7 23:29:01    跟帖回复:
4
写的还是老生常谈。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陈安庆:今天的中国名牌大学,教育里缺了什么?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